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二十九章 王可欣

  “谁说不是,佛家气度。非我等凡夫俗子,难望其背“。柴誉听到刘盛的话,也感叹到。

  听到此话,刘盛、贾福好似才反应过来,连忙行礼:“草民刘盛、贾福拜见殿下“。

  柴誉见两人行礼,连忙去扶对着两人说道:“若非大朝典礼,你们都无需如此。孤在东宫就长期听见王安、杨勇对你二人赞不绝口。今日有缘遇见两位,不胜荣幸“。

  “王安、杨勇二人对草民多有缪赞,实在是愧不敢当“。刘盛听后,连忙谦虚的说到。

  柴誉看着贾福感慨道:“想不到贾福居然是表姐的堂兄,如果细细算来。我也应该称呼你一声兄长,天下之大无巧不成书“

  “草民不敢“。贾福听柴誉的话,连忙诚惶诚恐到。

  王可欣看着贾福惶恐的样子,没好气的对着柴誉说道:“柴誉,是不是一段时间不见。你成太子后,变的格外威风了?“。

  “表姐,我错了、错了还不行“柴誉夸张似的求饶到,柴誉看着王可欣不开心的表情,连忙搬救兵似的对着贾福讨好的说道:“福哥,你就行行好。帮我劝下表姐,要是表姐不高兴。我母后就会不高兴,我母后不高兴我就惨了……“。

  看着柴誉滑稽的样子,一下子把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严,破坏的无影无踪。贾福看到这样的情况,对太子这个身份在无恐惧,一瞬间本性暴露。对着柴誉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问道:“嗯,你分析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这到底为什么呢?“。

  “你是表姐的堂哥,我母后是表姐的亲姨母。我、王安、杨勇、表姐我们四人,都是一同在母后膝下长大。其中表姐最讨母后欢心,这样说你明白了吧“。柴誉看着贾福疑惑的表情,连忙一一解释。

  听到柴誉的解释,贾福露出恍然大悟般的神色,喃喃自语:“刚刚看太子还很有威严,为何现在感觉判若两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因为格外珍惜,所以卑微。其实这不算卑微,只是因为爱到了极致。当然此爱,非彼爱“。刘盛听到贾福自言自语的问话,连忙解释到。

  柴誉听见刘盛说的这番话,心中十分赞同。和王可欣对视一眼,笑意出现在脸上。一股浓浓的亲情,无声的笼罩下来。

  贾福看着柴誉和王可欣两人,突然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山下渐渐消失的人群。王可欣、刘盛、柴誉顺着贾福的目光,往山下看。眼前浮现刚刚那些和尚告辞的一幕,心中感慨万千。

  柴誉看着下面的人群,好似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些僧人为灾民一事,都能如此行事。孤贵为一国储君,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灾民流离失所。可这治国良方,又在何处。难道这世道,真到了不得不变之时“

  “不错,殿下若想以后有一番作为,只能变法图强“。王安带着杨勇不知何时,从山下已经走了过来。

  柴誉转过身,对着王安一字一句的说道:“变什么法“

  “昔年张国公所说之法,先重新丈量全国土地田亩,在实行青苗法“。王安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柴誉,同样用着重音一字一句的回答到。

  柴誉听后一阵苦笑,对着王安苦涩的说道:“变法何其之难“。

  “不变法也好,那就请殿下好好看着,这些山下的灾民。当有一天你看习惯了,心也就不会再疼了“。王安走过去看着山下的人群,背对着柴誉一字一顿的说到。

  柴誉听完王安的话,突然像被激怒的狮子。一时之间热血上涌,对着王安、王可欣、杨勇、贾福、刘盛五人豪气的说道:“孤是储君,又岂能甘于这些僧人之后“。

  “殿下若有吩咐,杨勇万死不辞“。杨勇拜服的说到。

  王安看着柴誉,语气淡淡的说道:“愿殿下能记住,今日说的这番话“。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们两人居然没一点长进。谈起这些就如斗鸡一般,如果下次再这样。当心我禀告姨母,让你们看看当今皇后的手段。还有你杨勇,下次在起哄,我就让姨母把你们全部禁足“。王可欣看着,柴誉和王安两人如斗鸡。杨勇的表现在她眼中,完全就是在添油加醋,没好气的对着三人训斥到。

  刘盛看着王可欣,如同大姐大般,训斥着这三人。想到昔日江陵城外她施粥的样子,心中对王可欣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柴誉、王安听到王可欣的训斥,连忙承认错误齐声说道:“表姐,我们错了“。

  “可欣姐,我也错了“杨勇也连忙老老实实的对着王可欣承认错误。

  王可欣满意的点点头,表示对他们的肯定。走到贾福的面前,讨好似的对着三人介绍道:“隆重的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堂哥“。

  “什么?这、这……“王安听到王可欣这样说,几乎有些不可置信。

  杨勇到是豁达,对着王安说道:“王安你就认命吧,别这么夸张“。

  王安看着几人,目光一一扫过。无奈的叹口气,对着贾福有气无力的道:“福哥“。

  “你不用管她,我们各交各的,或者喊名字更好“。贾福看着王安,连忙说到。

  王安夸张似的舒了口气,对着贾福说道:“这样最好、最好,要不然会憋死我的“。

  “其实我也舒了口气,你知道吗?我可爱的表弟王安“。柴誉夸张似的,拍了拍王安的肩膀说到。

  王安只感觉浑身上下不舒服,对着柴誉郑重的说道:“殿下还是叫我王安的好“。

  几人一番打闹后,感觉彼此之间拉近了不少距离。柴誉郑重的把锁拿出,给佛堂上锁。

  刘盛看着佛堂锁好后感叹道:“今日过后,下次给佛堂开锁的,又会是谁“。

  “也许是新主持“贾福想起那我背负行囊的老主持,若有所思的说到。

  王可欣看着这空旷的山顶,一阵感叹:“这偌大的佛觉寺,不知还要过多久,才能听到众僧的佛音。愿天下安泰,彼时此等僧人也能少些劳苦“。

  “孤为东宫储君,岂能落于他们之后“。柴誉看着佛堂大门说到,语气之间满是不服。

  王安看着柴誉再次说道:“唯有变法,方能让百姓安泰,国家富强“。

  刘盛在心中喃喃自语道“变法、变法“,随后陷入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