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二十五章 佛家慈悲心

  次日清晨几人都在沉睡,贾福醒来看着旁边的刘盛好像在沉思什么,对着他问出昨天的疑惑。语气很低,唯恐打扰到,周边还是熟睡的几人:“盛哥儿你说什么是佛?什么是道?为什么这些和尚,以及明逸那牛鼻子老道都是一样的心肠?“

  “你不是还没见过这些和尚,怎么就能说和明逸道长一样的心肠?“刘盛也用极低的语气,对着贾福问到。

  贾福不假思索的回答刘盛的问题:“你昨天又不是没听他们说过,你感觉这些和尚心肠不好?“。

  “这一转眼没想到都这个时辰了,诸位还没睡好吗?“杨勇从美梦中醒来,对着还在熟睡的几人,大声说道。说完看了看帐外的阳光,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几人被吵醒,王安有些不乐意的,对着杨勇说道:“扰人清梦“。

  三人迷迷糊糊,司马昭看着帐篷中的场景,突然问道:“老人家呢?“。

  这时几人才反应过来,贾福刚刚的问题被打断,有点不乐意的说道:“你们起来的太晚,别人早就醒了“。

  “难道是出去了?“杨勇疑惑的问到,还挠了挠头。

  刘盛看着这几人,一个个坐起来,东倒西歪没样子,无可奈何的说道:“都醒了,就去洗漱,回去等朝廷公布科举成绩“。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司马昭夸张的拍了拍,自己刚刚睡醒的脑袋。

  五人连忙起床一阵洗漱,打算回帐篷的时候。发现旁边一个帐篷,传来一丝熟悉的声音。

  “大师为我这点老毛病,给你添麻烦了“。

  “出家人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老施主不用挂怀“。

  “如此就有劳大师……“

  几人连忙停住脚步,贾福走到帐篷前掀开一丝缝隙。其余几人连忙走过去偷偷看,一种做贼的心态从心中升起。

  帐篷中昨日的老者趴在地上的草席之上,上身没穿衣服,背上插着几根针。一个人盘膝在老者旁,手中从一边,抽出一根根针,看着穴位插上去。由于是背对着几人,只能看到背影。

  几人看到这情况连忙在外等待,贾福转过头指着帐篷中的背影小声对着他们说:“这一定是一个老和尚“。

  “赞同……“杨勇听到贾福说是和尚,连忙仔细朝帐篷中细看一会,转头附和到。

  刘盛、王安、司马昭三人,往里面也仔细辨认一下,点点头表示赞同。

  治疗结束后,贾福几人走进去,发现那人果然是一个年纪颇大的僧人。光着头慈眉善目,身穿朴素僧衣,从体型看显得有些富态。

  “原来是你们来了,怎么不在多睡会“老者听到脚步声,转过头发现是刘盛几人,连忙关切的问到。此时僧人从老者身上,抽掉最后一根针。

  司马昭听见老者的问话,连忙用温和的语气回答道:“有劳老丈挂怀,只是如此好的时光,又怎能在昏睡中浪费“

  “老朽现在不便起身,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老者看着他们,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岂敢岂敢……“几人客气完,王安、杨勇连忙走向僧人,对着他行礼道:“晚辈王安、杨勇见过大师“。

  “原来是两位施主,许久不见可还安好“。僧人不等王安、杨勇回答,对着刘盛、司马昭、贾福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静心见过诸位“。

  “大师有礼“刘盛三人,连忙回礼说到。

  王安对着静心和尚疑惑的问道:“听说大师许多年前就以不出寺院?今日为何又在这里“。

  “那施主为何又在这里?“静心和尚答非所问的对着王安问到。

  杨勇听到静心和尚的问话,连忙回答道:“昨日和这些好友一同出游,不想天色已晚城门落锁。不得已之下本想去贵寺借宿一夜,却没想到,走到这里时,见到了这位心善的老者“。

  静心和尚听见杨勇的解释,对着他们也解释道:“半月前寺中弟子,发现南方逃难而来的灾民,有向城外汇聚的迹象。贫僧等几人商议,决定帮助灾民,将他们安顿在此处。只可惜寺中大部分人手已经南下,如今还在山中的弟子,仅余千人。人手缺少,我佛慈悲,我等又岂能束手旁观“。

  老者此时已经穿好衣服站起来,对静心和尚一礼:“若非大师等人慈悲为怀,我等灾民不知还要多受多少苦楚“。

  “老丈多礼,这本就是我等出家人,应该做的“。静心和尚连忙还礼到。

  刘盛看着静心和尚,心中浮现出明逸道长的身影,一阵感叹对着他敬佩的说道:“我观大师年岁只怕不少于八十,如此高龄还能行此等善事,在下佩服“。

  “实不相瞒,贫僧年岁以八十有八“。静心和尚淡然的回答到。

  几人听后肃然起敬,贾福感叹道:“观大师如此年岁,还能如此行径。在想想自己以前所作所为,实在是让小子惭愧“。

  “贫僧所作所为不算什么,反倒是有一位白衣女施主,天生菩萨心肠,到是让贫僧好生羡慕。善恶由心生,佛魔一念间,我观施主几人,皆有慈悲心“静心和尚看着几人,谦虚着缓缓的说到。

  司马昭听静心和尚说一位白衣女施主,眼前浮现出一道倩影。貌美如花菩萨心肠,一袭白衣宛如观音降世。一时之间,双眼好似痴迷。

  王安看着司马昭,笑问道:“司马大才子,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哦,没什么“。听到王安的问话,司马昭仿佛从梦中清醒一般。定了定心神,对着静心和尚问道:“昨夜我听老丈说,贵寺过几日就要南下救灾,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不错,如今洪水肆掠,南方成一片泽国。见人间如此惨剧,我辈中人岂能袖手旁观。半年前我寺中弟子断断续续,以有两千余人赶赴南方。一月前若不是这些灾民,流落在洛阳城外,还需调养。今日我寺中,应该以空无一人“静心和尚对着众人解释到,自己却陷入沉思。心中下一个决定,趁现在还能走动,应该随着弟子们一同南下。虽然自己老迈,但这并不能,成为阻止自己的理由。

  司马昭对静心和尚行一礼:“我本是南方人,一路见灾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心中凄苦难耐。今日得知贵寺,天下何其之幸“。

  “苦海无边,万千红尘。岂因劳苦,不行慈悲“。静心大师双目流露出慈悲之意,一声感叹,随后又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