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八章 否及泰来

  傍晚时分国公府之中,杨勇恭恭敬敬站在张守正面前说道:“世伯,今日无意中前往江陵城外,所见所闻触目惊心“。

  “哦,贤侄不妨说说。老夫久在洛阳,也不知家乡变化,不知是怎么个触目惊心“。张守正显然对这个话题,格外感兴趣。

  杨勇见状连忙问道:“世伯可还记得,南方洪灾“。

  “此事老夫略有耳闻,难道?“。张守正好似陷入沉思。

  杨勇看见张守正陷入沉思,立即说出心中请求:“侄儿恳请世伯知会江陵府,救济城外灾民“。

  “不是老夫不想,只是私开粮仓责任重大……“沉思许久张守正方才说到,刚说一半看着杨勇坚毅的目光,想想这事情也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

  再次沉思许久,在心中狠狠下定决心对着杨勇说道:“这天下灾情,老夫没办法管也管不到。不过这江陵府是老夫的家,老夫既然看到了,豁出去也要管。救灾如救火,不可耽误“。

  张守正说完对着门外大声喊道:“管家何在“。

  “老爷有何吩咐“。一位管家打扮的老者,从远外小跑过来。

  张守正看着管家吩咐道:“你快去给老夫备好马车“。

  “请老爷稍等,马上就好“。管家连忙领命,跑下去吩咐家丁准备马车

  等马车在府外停好,张守正对着旁边的杨勇说道:“勇儿,你可随老夫,一同前去江陵府衙“。

  “侄儿愿往……“杨勇说完,随张守正上了马车。

  一连数日刘盛、贾福、司马昭三人在灾民之中和宝儿玩耍,几人盘膝而坐。看着宝儿走远,贾福问道:“司马兄这几日我们只看见了宝儿的母亲,他父亲呢?“。

  “妾身福薄,年前夫君因病去世。夫家嫌弃我是灾星,便把我与宝儿逐出家门“。一位体态略微有些丰满,面容姣好的女子,从帐篷内缓缓走出来。看年纪大约二十多岁,手中拿着一杯水。话语间有丝丝伤感,好似无意中想起了往事。

  贾福看女子伤感连忙道歉:“在下孟浪,还请依依姐不要见怪“。

  “无妨,都是些往事。本欲打算带着宝儿返回娘家,不料天不遂人愿。半路突遇洪水,卷入灾民之中。这一路只是可怜我那宝儿,吃尽了苦头。前些月有幸遇见司马先生,自从得到先生的帮助后,到是让妾身这一路安心了很多“。催依依宽解到,语气中有丝丝解脱之意。

  司马昭听见催依依如此夸奖,不好意思的道:“在下所做之事,实在是不足挂齿,依依小姐过誉了。若是换成旁人见此等情况,断然不会袖手旁观“。

  “不知道依依姐的娘家在何处“。刘盛见司马昭和催依依彼此客套,连忙岔开话题。

  催依依听见刘盛的问话连忙回道:“娘家在长安,若有朝一日到长安一游。可问当地人催家在何处,妾身在催府恭候诸位大驾,以谢这些时日的恩情“。

  就在此时喧哗声响起,一队队披坚执锐的甲士跑了过来。渐渐灾民营地之中恢复秩序,一张张告示贴在各处,有识字的念道:江陵府衙公告,见灾民日益众多,秩序崩溃。灾民食不果腹,百姓凄苦,日久恐有生祸端。本府决定调兵维护秩序,大开粮仓救济灾民。

  欢呼声如海啸般传来,灾民营地之中如过年般兴高采烈,彼此之间纷纷奔走相告。一车车粮食和欢呼声一同进入灾民营地,一队队甲士搬运粮食。有厨子开始架设灶具熬粥,粥熬好后开始排队。在甲士的威慑之下,哄抢之事绝迹,一切井然有序。

  刘盛几人早已经被这场景,深深的震撼到了,司马昭感叹道:“官府没出面之时,一片乱糟糟。哄抢之事屡禁不止,老弱妇孺皆不得食。在看此时此景,还有谁敢出手抢夺,那妇孺口中的粥食,这才是我朝气象。甲士国之重器,在外抵御外辱扬我国威,在内披坚执锐威慑宵小,使百业安稳,老弱妇孺皆有所依“。

  “司马兄之言,正是我心中所叹。只是在下不明白,为何救济灾民一事,一直拖到今日。观此情此景,如此行径绝非仓促行动。已然朝中有人早有准备,实在是令人费解“。刘盛也感叹说到,见到如此情景心中又更加疑惑

  贾福听完也是一阵思索,也对着众人问道:“是啊,既然朝中早有人知道灾情,也早已经准备充足。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动,救人如救火,他们这是为何?“

  看着几人苦思,催依依淡然一笑开解道:“朝廷如何作为,可是我们这些升斗小民,能妄加猜测的吗?依妾身愚见,有道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顺其自然,随他去吧“。

  几人听后随即释然,宝儿突然跑了过来,天真的问道:“娘,你刚刚说什么嫁人“。

  众人听到宝儿天真的问话,突然一阵哄笑。宝儿被笑的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小声嘟囔道:“难道是宝儿听错了“。

  此时不远处的马路之上,一骑飞驰而来,带起阵阵灰尘。骑士放缓步伐,洪亮的声音响起:陛下驾崩,举国哀悼。三日内全国上下,禁止一切婚庆。

  话音一落,骑士再次催马扬鞭,绝尘而去。不多时又一骑到来,马上骑士大声喊道:新皇登基,为彰显陛下仁德。十日后大赦天下,除十恶不赦者之外,其余人等可各自归家,有亲友者,十日后可去大牢外等后。

  骑士在次飞驰而去,又一骑接着到来:“陛下有旨:眹听闻南方灾情日益严重,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即日起任命钦差大臣,奔赴江南统筹灾情“。

  一连三骑看的人眼花缭乱,接着雷鸣般的欢呼声响起。慢慢的人群中有明白人认为不妥,欢呼声渐渐减弱。虽然欢呼声减弱,但人们的脸上,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贾福听到这些一时之间头已经蒙了,百种滋味涌上心头,不可质疑的问:“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大赦天下……“

  “十日后大赦天下,我们那天可以去大牢外,等后贾叔归家“。刘盛想起这些日子的经历,也是不胜唏嘘。

  贾福两滴无声的泪滴落在地上,良久一叹:“这样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