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晨曦和陆晨光六岁那年, 见到了他们传说中的大舅舅顾姜姜, 晨曦和晨光两个人是在听大舅舅的传说长大的。
    从他们记事开始, 妈妈嘴边就会经常挂着大舅舅,每次一提大舅舅, 爸爸就不开心一次。
    但是妈妈却仍然会给大舅舅打电话,可惜,大舅舅太忙了,每次电话都不超过三分钟就会被挂断。
    可是, 每次电话被挂断以后, 大舅舅就会特别的愧疚,从国外给他们寄回来超多的礼物, 作为给姐弟两人的赔偿。
    每次姐弟两人看着礼物的时候,有多高兴,自家爸爸的脸上就有多黑,所以, 陆晨曦和陆晨光两个小孩儿每次拿到礼品后, 就会悄悄的藏到床底下, 作为战利品。
    陆衍午休的时候, 刚躺下去,就发现自己身体下面有些不对劲,硌人的很, 他把床单一揭,就看到里面铺了厚厚的一层积木,不仅如此, 这些积木还被整整齐齐的铺了一床,甚至连厚度都是一样的。
    起码从外面来看,是丝毫看不出来的,这床有任何异常,但是躺下去就能知道了。
    陆衍黑着脸,把床单一把给扯了下来,“陆晨曦,陆晨光!”
    两个小孩儿正在客厅玩的不亦乐乎,听到自家爸爸叫他们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被爸爸发现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拔腿就跑,只是他们两个人和陆衍比起来都是小短腿,跑到了一半,脚下一空,两人就被陆衍给拎起来了。
    陆晨曦率先撇开责任,“爸,不是我做的,是晨光做的!”,陆晨曦是姐姐,比陆晨光要早出生半个小时,而陆晨光是弟弟,每次都是背锅的存在。
    陆晨光木着一张小脸,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爸爸,是我做的。”
    陆晨曦小花脸上一喜,接着就听到陆晨光继续,“爸爸,若是我不做,姐姐就要拿着妈妈的画笔来给我画乌龟王八蛋。”
    妈妈的画笔,是家里唯一不能动的东西。
    果然,陆晨光把话说完了以后,陆衍的脸色更黑了,原本拎着女儿的脖子,打算放下来的,这会却改变了主意。
    他一手拎着一个,牙齿磨的嚯嚯响,“你们长本事了啊!这玩意儿都藏到了床底下,还会互相挖坑,说,谁教你们的??”
    陆晨曦和陆晨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嫌弃,但是嘴里却异口同声的说道,“小舅舅教的!”
    在院子外帮忙搬东西的顾冬冬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抬头看了一眼日头,这大夏天的,不应该感冒了啊!
    安安看了一眼冬冬,“怎么,姜姜回来了,你就这般激动!”
    顾冬冬揉了揉鼻子,“姐,我咋觉得是有人在算计我呢??”,顾冬冬去年就大学毕业了,他读的是医学院,毕业以后,又跟着老师一块读了研究生,也在李老那里打手,这些年下来,京城小顾医生,早都打出了名号了。
    人人都夸李老收了一个好徒弟,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安安白了一眼自家弟弟,“有谁能算计你??”,自家弟弟这两年越来越精了,能把他算计到的,一个巴掌都数的出来,顾姜姜摸了摸鼻子,想了想也是,能算计他的人确实不多,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一眼外面的马路,“姐,你说姜姜怎么还没回来啊!”,两人原本是打算去机场接姜姜的,但是姜姜却一早就发话了,若是他们来接人,他就不回来了。
    所以,他们两个这才会站在这顾家门外的大马路沿旁边,安安可是连晨光和晨曦都瞒着的,就怕这俩孩子来了捣乱。
    安安也有些嘀咕,“估计快了吧!”,顿了顿,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姜姜这次回来待多久,可惜他是临时决定回来的,不然爸妈也能见他一面!”
    顾姜姜回来,是临时下的决定,连安安他们也是上午才接到的消息,至于顾卫强和孙老师两人趁着暑假的功夫,早都出去玩了。
    这两年,顾卫强和孙老师年纪大了以后,两人在事业上的心思也淡了一些,隔三差五就出去游山玩水,这不!前天顾卫强和孙老师才订好的票,说是去西南那边玩一趟,看看风景。
    前脚顾卫强他们才刚走,后脚安安就接到了姜姜要回来的消息,她也没给顾卫强和孙老师打电话,老两口刚出门还没玩尽兴,就回来多扫兴呀!
    至于姜姜,反正是自家的孩子,没那么多讲究。
    两人说这话,十字路口处就过来了一一辆辆车子,而中间的一辆,正是顾姜姜坐着的,现在顾姜姜的身份可不一般,他在国际物理学上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不仅如此,他的算术能力超群,在国外别人需要计算机来算的数据,到了姜姜这里,他的脑袋甚至在某一时刻,比计算机更为精确。
    在物理方面,他更是做了超前的贡献出来,这次顾姜姜回国,华国甚至安排了将军出去接姜姜这个科研型人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陆衍,陆衍在看到名单的时候,脸都黑了一半,怎么??
    还让他去接情敌啊!
    走了这么多年,都不让他安生的情敌啊!
    怕是在做梦,向来以工作为重的陆衍,头一次生出了任性的心思,放了顾姜姜的鸽子不说,自给儿老早的回到家里,打算痛痛快快的睡个午觉,至于顾姜姜是谁!
    陆衍不认识!
    他绝对不认识!
    顾姜姜自然是知道这次华国是派了陆将军来接他,只是他下飞机没看到陆衍人,心里就有了数。
    他也不恼,脸色还是淡淡,看不出神色,却让来接他的人,心里都咯噔一跳,不禁有些埋怨,头儿也真是的,自己的小舅子也不来接,让他们这些外人来,还好这小舅子脾气好,不然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顾姜姜下车的第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安安,安安穿着一身桃红色的连衣裙,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子婉约温柔,这是和当姑娘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安安。
    不知道怎么的,顾姜姜的脚下的步子一顿,他眉宇间带着一抹释然,他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安安,是十多年前在破旧巷子口带他回家的顾安安,而不是现在眉目含笑,仿佛如同看待自家孩子归家一样的顾安安。
    她们两个截然不同,却又一模一样。
    阔别十年,顾安安终于又听到了顾姜姜喊的一声姐姐。
    安安眼睛一红,颤声,“姜姜,你刚喊我什么?”
    顾姜姜一字一顿,“姐!我回家了!”
    安安一拳头砸在了顾姜姜的胸口上,边哭边骂,“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家啊!”,这孩子一走就是十年,她结婚那年,姜姜没回来,她生晨曦和晨光的那一年,姜姜没回来,晨曦和晨光一岁的那年,姜姜没回来。
    安安盼啊盼!一年又一年,她马上就步入三十大关了,这孩子才姗姗来迟。
    她有无数次想要飞到国外,去亲自把姜姜给揪回来,但是却不行!
    姜姜去国外的那些年,名声大噪,他不是顾姜姜,而是国际知名物理学家顾姜姜,前面多了一个冠称,姜姜便不只是顾家的姜姜,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有心人监视着,那些人怕顾姜姜回国,怕他把不该带的知识和科研成果带回来华国。
    而今,经历过重重困难,顾姜姜终于回来了。
    安安贪婪多看着面前的这个曾经拽着她衣角的孩子,她才恍然发现,那个瘦小的少年,如今的个子已如此挺拔,仿佛悬崖旁边的松柏,笔直傲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少年已经闯出了一片天地,成为人人仰望的存在。
    顾姜姜眼睛也有些发红,压抑,“姐!我回来了!”,前一句是我回家了,后一句是我回来了,这两句明明相近的话,其中的意味却不一样,没人知道,顾姜姜这次回国到底在国外带来了多大的震动。
    或许陆衍知道,其实别看陆衍这会拗着脾气不去机场接顾姜姜回来,但是却步下了天罗地网,殚精竭虑的把顾姜姜回来却会遇到的一切情况都算了进去,他虽然在家,但是顾姜姜外面的情况,他却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安安又哭又笑,“回来就好!”
    旁边的顾冬冬眼眶也有些涩,不过关键时候,他要当起男子汉的责任,他抬手拍了拍顾姜姜的肩膀,“走!我们回家!”
    顾姜姜重重的点了点头,四目相对,这两个兄弟相隔多年再次见面,没有生疏,有的只是分外的思念和担心。
    顾姜姜对着身后的招了招手,从车上下来的的那些人都纷纷的离开了顾家门口,只是安安却知道,这些人明面上是离开了,实际却在暗地里面保护着顾姜姜,几人进了屋内,顾姜姜看着熟悉的院子,他脸上闪过一丝怀念,问道,“晨曦和晨光怎么没来??”
    他这么多年虽然没回来,但是对于顾晨曦和顾晨光的情况了解的可是一点都不少的。
    提起自己的一儿一女,安安脸上的神色也越发温柔起来,“这俩孩子太皮,我把他们两个撇在家里让陆衍带着,他们若是过来,你连个休息都休息不了!”,晨光和晨曦两个孩子性格也不知道像谁?
    皮的跟霸王一样,方圆几里,没人敢惹这俩孩子的。
    顾姜姜笑着把行李放着了院子里面,却还是单独垮了一个小包,“走吧!我去看看晨光和晨曦!”,这也就是意味着先去陆家咯。
    安安惊讶,“你不休息一会?” 她和冬冬可是故意把场合选在顾家的,就是想让姜姜亲切一些。
    顾姜姜摇了摇头,“我若是不去,晚点晨曦和晨光知道了,定然要闹腾的把房子都给揭开!”,这些年,他往家里打电话,多半都是晨曦和晨光两个人跟话痨一样在电话里面说的,顾姜姜对这俩孩子的性格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既然姜姜都说这话了,安安也不客气,直接领着姜姜去了陆家。
    他们来的刚刚好,陆衍正在教训家里的两个崽子,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不仅把积木铺满了整个床不说,还把安安出门前才磨的墨给洒满了一个客厅,现在整个地板都变成黑色的了。
    陆衍的额角抑制不住的跳动,若不是这俩熊孩子是自己生的,他绝对要把这俩孩子给丢到垃圾堆去!
    晨曦和晨光也知道自己做错了,老老实实的站在墙角,由着陆衍拿着戒尺抽着手心,晨光是个男孩子,他只是蹙着眉毛,咬着牙,倒吸一口气,就是不认错也不求饶。
    但是晨曦是女孩子,撒娇耍赖向来是她的强项,她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把自己被抽的红红的手心给故意递了出来,“爸爸,晨曦疼,晨曦好疼!”
    陆衍心一软,但是余光看到地板上全部是墨水的时候,又故意硬着心肠,“下次还捣乱吗?”
    晨曦抽了抽鼻子,小脸哭的跟花猫一样,“不!下次晨曦不跟弟弟一块玩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的弟弟挖坑。
    这两个都是自己的种,陆衍怎么会不明白晨曦话里面的意思,他的火气顿时一冒,又要拿着戒尺抽人的时候,晨曦哇的一声哭出来,边哭边跑,还是往门口口,刚好安安领着冬冬和姜姜两人回来。
    晨曦看着门口的人,忘记了哭泣,她盯着顾姜姜,喃喃,“哥哥,你好漂亮啊!”
    六岁的孩子,已经知道了美丑,晨曦长的好,她从小到大都知道,别人生气的时候,她只要笑一笑,别人一准就不生气。
    可是如今遇见了一个比她还长的好看的哥哥,晨曦抱着姜姜的腿,一路爬了上去,对着姜姜的脸,吧唧亲了一口,“哥哥,你真好看!”
    晨曦小脸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但是亲姜姜的时候,嘴角却咧着,露出一口的小奶牙,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水灵灵的,顾姜姜被晨曦这一亲,他心里也骤然一跳,他试探,“晨曦?”
    晨曦打了一个哭嗝,重重的点了点头。
    安安有些头疼,她上前去拽着晨曦下来,“晨曦,下来,大舅舅累了一天了,让大舅舅休息一会!”
    晨曦眨巴眨巴眼睛,不看安安,定定的望着姜姜,她不确定道,“你是大舅舅?”
    怀里抱着一个娇娇软软的小丫头,顾姜姜觉得心都柔软的一塌糊涂,他抬手点了点晨曦的鼻子,“怎么,不认识大舅舅了?”,这孩子在电话里面喊的别提有多亲热了。
    晨曦眼睛一亮,“大舅舅,晨曦好想你啊!”
    得!安安知道,晨曦把这话一说,今儿的一天,都别想从姜姜怀里下来了,没有哪个人能抵抗得住,晨曦乖巧撒娇的样子。
    果然,顾姜姜笑的温柔,“大舅舅也想晨曦!晨光呢?”
    晨曦蔫头巴脑的,“我和晨光犯错了,爸爸要揍我们,大舅舅,你救救我和晨光好不好!”
    姜姜抬头询问安安,安安耸了耸肩,她能怎么说??
    这俩孩子和陆衍天生不对头,从小到大,这俩孩子在她面前有多乖巧,在陆衍面前就有多捣蛋。
    把堂堂的陆将军,气的差点心肌梗塞,还不止一次那种!
    进了屋,地面上的墨水黑乎乎的,衬着白色的地板,格外惹眼,安安倒吸了一口气,“陆晨曦,陆晨光,你们是不是把爷爷送给妈妈的那一方砚台给打了??”,她走的时候,砚台里面还磨着墨,来不及收起来。
    晨曦不吭气儿,害怕的往姜姜怀里缩了缩,她嗅了嗅鼻子,大舅舅身上可真好闻!
    姜姜立马,“姐,孩子还小,别吓着她了!”
    安安呵呵!
    能把晨曦给吓着,那是不可能的。
    陆衍给晨光洗了一把脸出来后,一眼就看到自家宝贝女儿挂在顾姜姜身上,他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黑了,“陆晨曦,回来!”
    晨曦趴在姜姜怀里,偷偷的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打量着自家爸爸,果断,“我不!爸爸坏!会揍晨曦,大舅舅好,对晨曦好!”
    陆衍,“……”
    不愧是自家的外甥女,顾姜姜心里那个喜欢啊!他劝说,“姐夫,孩子还小,你不能太野蛮,吓着孩子了!”,当他喊出姐夫两个字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一愣,顾姜姜自己也一楞,他自嘲,原来姐夫两个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喊出口。
    陆衍和安安对视了一眼,他脸色稍微好看了几分,“孩子不能惯着!”,刚说完,原本被他拎在手里的晨光,蹬了蹬小短腿,跳了下来,以逃跑的速度嗖的一下子窜到了姜姜的怀里,虎头虎脑的陆晨光张开胳膊,“大舅舅抱!”
    陆衍的脸色更黑了!!!
    这俩孩子确定是自己的种吗???
    顾姜姜准备蹲下身子抱晨光的时候,却被冬冬给拦着了,冬冬故意,“怎么?大舅舅回来了,就不要小舅舅了??”
    陆晨光眼珠子咕噜噜转一圈,立马转移了方向,吭哧吭哧的爬到了顾冬冬身上,他老气横秋,“大舅舅瘦,他抱不动我,小舅舅力气大,你抱我!”
    顾冬冬快要被气死了,感情这孩子来自己怀里,是心疼大舅舅抱不动啊!
    陆衍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安安却有些哭笑不得,“都进屋来!别杵在门口!”,晨曦和晨光如愿以偿的到了舅舅怀里,晨曦乖巧的跟小棉袄一样,不停的趴在姜姜的耳朵旁边说着悄悄话,姜姜这一颗心啊!简直就是父爱泛滥,一顿饭下来,两个人亲热的不得了。
    到最后演变成了,姜姜在哪里,晨曦就在哪里,哪怕是睡觉都要抱着姜姜睡!
    陆衍心酸的不行,他作为亲爸爸,都没这么好的待遇。
    安安却乐得自在,这俩孩子难带的很,如今晨曦缠着姜姜,晨光缠着冬冬,她总算是轻松了一会,这才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眼见着安安也去忙活了,陆衍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委屈极了,好不容易有点私人空间,结果安安却成了工作狂人。
    自从前些年在国际上一举夺冠后,安安就成了炙手可热的设计师。
    陆衍进屋的时候,安安正埋头苦干,他一把从背后抱着了安安,安安惊呼一声,却被陆衍打横抱了起来,“快放我下来!”
    陆衍不答应,只是把唇贴了上去,把安安剩下的话给堵了一个严严实实,不多会,安安就被吻的七荤八素的,她勉强还有一丝清醒,“唔……放开……孩子们马上就回来了!”
    陆衍却不依,只是蛮横的撕开了安安的衣服,他低声,“孩子和舅舅出去玩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自从有了两个孩子以后,他都快给憋成了和尚了!
    安安还要说些什么,嘴巴再次被堵上了,下身也跟着一热,满屋春色。
    姜姜在陆家住了三天,就接到了杰出人物的采访报道,他想了想,还是接下了这个采访,这天姜姜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英气逼人。
    十多年的时间,让曾经的一个害羞,拘谨,自卑,压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光芒万丈的优秀青年,更是到了需要大家仰望的地步。
    姜姜出场以后,场下的观众顿时一片热闹的掌声,主持人说道,“顾教授,你很受大家的欢迎!”,顾教授是大家对于姜姜的敬称,实在是他太年轻了,不管怎么称呼都不合适。
    顾姜姜含笑的点了点头,“我很荣幸!”
    主持人,“我想大家都很好奇一件事情!”
    顾姜姜做了一个询问的动作。
    主持人继续,“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回国?”
    顾姜姜沉吟了一瞬间,他接过话筒,面对镜头,“我不想骗大家,为国家出力是一方面,更大层面的是我的私人原因!”
    “哦”,主持人来了兴趣,“方便告诉我们私人原因是什么吗?”
    姜姜一双琉璃一样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他目光灼灼的盯着镜头,“国内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重要到值得我放弃一切回来!”,他在国外奋斗了十年,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他回国就意味着放弃在国外的一切,从头开始。
    “我能知道那人是谁吗?”,主持人继续问道。
    顾姜姜颔首,“国际知名设计师顾安安!”
    在场一片哗然,安安和姜姜的关系,对外并没有公布,不仅如此,还捂的严严实实的。
    “顾安安顾大师是你姐姐?”,主持人连番追问。
    提起顾安安三个字,顾姜姜的眼里闪过一丝骄傲,他点了点头,“对!顾安安是我的姐姐!是她!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是她!给了我救赎!是她!供我读书,也是她,教导我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顾姜姜说完,他眼眶也不禁有些湿润。
    “你们姐弟两人可真优秀!”,主持人倒是没想到不过一个采访,竟然挖出了这么大的秘密,她羡慕道,“真羡慕你们的姐弟情!”
    顿了顿,主持人继续,“顾大师对你很重要?”
    顾姜姜重重的点了点头,“比命还重要!”
    电视机前,安安看着如同天上的星子般闪耀的青年,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她眼里有自豪,有骄傲,欣慰,还有一切复杂说不出来的情绪。
    安安抓着陆衍的衣领子,磕磕巴巴,“衍哥!我从不后悔收留姜姜!”,无论他是怎么样的姜姜,都是顾安安的弟弟,一辈子的弟弟!
    陆衍抬手温柔的给安安擦了擦泪,“我知道,你把姜姜教导的很优秀!”,可以说,姜姜会有今天的存在,安安绝对功不可没。
    而今,姜姜回来了,对于华国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安安红着眼睛摇了摇头,“我哪有那么重要!”,姜姜会有今天,是他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陆衍动了动唇,正要说些什么,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陆衍连忙开门,惊讶,“爸妈,你们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顾卫强唬着一张脸,“我们若是不回来,岂不是要错过姜姜回国了!”
    孙老师也跟着,“就是!姜姜回国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瞒的这么紧,若不是我们看新闻听到了消息,指不定还被瞒在鼓里面!”
    安安揉了揉眼睛,连忙道,“这不是想着您老两口刚出门,想让你们玩个舒服吗?”
    说着,她也跟着接过了行李,屋内听到动静的晨曦和晨光两人,看到外公和外婆就往他们身上扑。
    晨曦是个鬼机灵,趴在孙老师的脖子上,撒娇,“外婆,晨曦好想你啊!”
    孙老师脸上的褶皱子也加深了几分,她碰了碰晨曦的脸,“外婆在外面也想晨曦,想的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安安翻了个白眼,她都不知道一想清正严肃的孙老师竟然会有如此和蔼的时候,尤其是对待晨曦的时候,脾气好的不像话,仿佛她就跟捡来的一样。
    安安看了一眼热热闹闹的屋内,心里柔软的不像话,她拨通了另外一头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便接通了,她说,“姜姜,爸妈回来了,我们等你回家吃饭!”
    姜姜刚接受完采访,到了后台,就接到了安安的电话,听到电话另外一头的声音,他哑嘴角压抑不住的上翘,“好!我马上回来!”
    挂电话之前,耳边传来了一阵不真切的声音,“大舅舅,你快回来!晨曦好想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谢谢小仙女们的支持啊!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千言万语,化作一句,伊伊爱你们,是你们的支持,让伊伊一路坚持到完结!真的,太感谢大家了,鞠躬!鞠躬!再鞠躬!
    爱泥萌!
    隔壁新文已开:
    《穿成七零福气包》
    一觉醒来,阮绵绵穿越了,带着两亩空间田,一大片果园,来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成为老阮家继六个哥哥后的宝贝疙瘩
    开启爹宠娘爱哥哥疼,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道路
    某天
    她往河边一站,鱼儿往怀里蹦
    她往山里一站,野鸡飞到头顶上
    她往后院一站,那株枯死的果树结果啦
    人人都说,老阮家那小闺女啊!
    是个天生的好运人
    只有绵绵知道
    她不过是头顶上顶着个福气光环
    金光闪闪
    绵绵坐在院墙上晃荡着小腿儿,歪着头,浓浓的糯米音,“喏,你这么倒霉,允你摸摸!”
    白起琛看着墙头上娇滴滴的小姑娘笑的一脸宠溺,哑着嗓音,“我所有的好运都攒着为了遇见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