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纯阳剑尊 > 章2580 末运根源

尹济老祖瞪他一眼,随即颓然道:“也是!凌冲双神合道,如今只有功德佛与自在天魔能压他一头,老道却是不成了!”空桑佛笑道:“道友何必自寻烦恼?若是凌冲有入魔之忧,功德佛必会出手。此一量劫尚有功德佛与青帝护持,还不至于重蹈其他量劫覆辙!”
尹济老祖叹息道:“我近来静中参悟,常自感到一股大恐惧、大破灭意境袭来,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道友难道毫无所觉么?”空桑佛叹道:“我怎会毫无所觉?原本以为此一量劫的根本大患仍是古神之流,想不到另有一股危机爆发,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凌冲尽早寻到先天道德元胎,能够将危机消弭于无形!”
火祖愕然道:“甚么危机?”尹济老祖到:“关乎此一量劫生死存亡之危机!我只能算到此危机非在量劫之中,而是自混沌中来。”空桑佛叹道:“成住坏空,此乃宇宙循环之至理,纵然神通无量如功德佛,倘若缘法已去,亦是无可奈何,但此一量劫生出先天太极大道,便有一线生机,我等便可顺势而为!”
尹济老祖冷笑道:“为了这先天道德元胎,不但凌冲要绞尽脑汁,我等也要不得安生呢!”空桑佛笑道:“快了!只要凌冲得了先天元胎,真正大道圆满,此一量劫便可安安稳稳的过去,我等便有无量清静岁月可享!”
尹济老祖笑道:“但愿如此!”两位老祖打哑谜,火祖却是摸不着头脑,其不擅推演之道,又不好意思张口询问,只得做个闷葫芦。三位老祖又自回归万鬼魔碑之中,早有方有德前来迎接。
空桑佛道:“吾等受了凌道友之托,会坐镇在此,候其归来,你不必忧虑!”方有德笑道:“有三位在此,吾亦无忧矣!”兜率元灵早就拉着万鬼元灵小声呵护,毕竟方才太素强抢魔碑,万鬼元灵受惊不小。
太初与太素联袂退走,遁出数十万里之外。太初默默推算片刻,道:“阿罗什那厮不会耽搁太久,已回去玄阴魔界,我等可联手再去杀个来回!”
太素未现元身,只是一面大旗招展,淡淡说道:“凌冲既已算到我会盗取万鬼魔碑,必有后手,事不可为,且放过这一遭。”太初冷笑道:“先天五太中最精擅推演的便是太极之道,凌冲修成太极图,倒是如虎添翼!道友欲往何处,我陪你同行!”好容易得了太素这个盟友,自是要趁热打铁。
太素道:“听闻太始也已出世,与我一般,得了契合本身的先天元胎,你与太极俱差了一枚先天元胎,才得圆满。”太初大喜道:“你知道先天福德元胎的下落?”
太素冷笑道:“那等先天妙物,自从孕育之始便自晦自藏,非是修炼相同大道,绝难感知。你要寻先天福德元胎,还要靠你自家机缘!不过既然你我结盟,索性带你去见识一件物事,也好让你明白不可在虚度光阴,须得在大劫到来之前,修成通天法力!”
太初心头一动,道:“我早已感应到一股劫运笼盖此一量劫,却非出自我等古神,难不成你知道劫运的源头不成?”太素冷笑道:“非是劫运,而是末运!那末运源头便在混沌海深处,我也是偶然遇上,索性带你去瞧瞧!”
太初思忖片刻,道:“既然如此,我去将仙帝唤来,三人同去。若是仙帝瞧见末运源头,以那厮贪生怕死的性子,定会与我等联手!”太素道:“随你便是!”
太初祭起先天一炁鼎,发出一道先天一炁,直扑九天仙阙。过得半月,忽然仙光大放,一尊神人遥遥而来,正是仙帝,只是身后并无浑天与九穹仙君两个。
仙帝遥见那面太素混冥旗,心头便是一凛,拱手笑道:“朕当太初道友有何事相召,原来竟是太素道友出世,真是可喜可贺!”太素大道如夜中之烛,耀目分明,仙帝自不会认错。
太素淡淡说道:“你便是此一量劫仙帝?倒是一表人才!我见过四位仙帝,可惜无有一个能逃脱那灭世大劫,俱都化为灰灰!”仙帝忖道:“见过四任仙帝?那便是历经四大量劫,只是不知这太素是否诓骗于朕!”说道:“两位道友见召,不知有何事商议?”
太初道:“我与太素道友结盟,欲请仙帝做个见证!”仙帝怫然道:“以朕身份,实不该与两位道友见面。若只是做个见证,又何必邀朕前来?”
太初道:“陛下不必着恼,还有一事,陛下可曾感应到此一量劫将有灭世大劫临头?”仙帝又是一凛,淡淡说道:“朕自然知道,还知那大劫非是劫运引发,而是由末运生出,不知对也不对?”
太素道:“你能算到这一点,足见此一量劫之仙帝非是酒囊饭袋之辈!我苦心孤诣度过四次大劫,只为能超脱而去,岂肯殁于此一量劫?请仙帝来,是要带你等去瞧瞧那末运根源,坚定你等道心。只有见了那末运之源,才会明白甚么争权夺利、诛杀古神、护持大道,皆是虚妄!”
仙帝再也作势不得,讶然道:“道友竟知道那末运根源在何处么?”太素道:“多说无益,亲见便知!”仙帝自忖道行不输那两个,怡然无惧,当下三人纵起遁光,直扑混沌海而去。
须臾之间已至混沌海中,仙帝道:“这混沌海朕也来过不下百次,从未听闻甚么末运根源。”太素道:“机缘未至罢了,今日机缘成熟,正可相见!”
太素当头引路,仙帝与太初俱是一头雾水,只是紧随其后。混沌海何其广大,内中空间层层叠叠,就算合道之辈,亦难探索分明。太素却如识途老马,只是闷声赶路。
仙帝留意到其越走越深,竟是往混沌海中心之处而去,忖道:“混沌海当无宇宙时空之分,为何朕会生出前往中心之感?难道真有甚么物事在左右朕之元神?”越是赶路,越是一股深重浓稠的末运之感笼盖心头,譬如虫豸之辈,面对天雷闪电,只能缩紧头颅或是钻入泥中保命,绝无反击的余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