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吃播养活全家 > 66、番外 六

    天气晴朗, 阳光灿烂, 紫禁城, 御花园中, 因为新帝刚刚上位不久, 本来就还未大婚,所以后宫妃嫔极少,御花园里除了来来往往的宫女内侍, 很少能看到主子们没事儿来闲逛。
    迟藿和小皇帝两个人在御花园的凉亭里乘凉,就这一会儿, 小皇帝就毫不客气的在迟藿的注视之下把冰镇葡萄(系统提供)吃了大半。
    “哎呀, 还是小姑姑会享受,这果品可比敬献上来的贡品还好。”
    “闭嘴少吃点吧, 吃这么多凉的也不怕闹肚子。”
    “知道小姑姑关心朕,朕会注意的。”
    面对对自己没有丝毫恭敬的迟藿, 小皇帝从来都不计较, 反而一向是挂着乖巧的笑容,恬着脸喊迟藿小姑姑。
    边上的侍卫宫女们从一开始的心惊疑惑,到现在已经习惯性视而不见了。
    本来迟藿在皇宫里想着能趁这次机会来几次品尝皇宫菜品的直播的,不过这御膳精致是精致, 也的确难得的好吃, 可是再怎么山珍海味, 也架不住你天天吃,吃的迟藿后来腻歪的不行,而小皇帝也的确如他自己所说, 穷的连好点的水果都吃不上了。
    这不是迟藿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甩开侍卫,准备关起门来吃点爽利的,小皇帝就下朝来寻迟藿玩了,好死不死被逮了个正着。
    “小姑姑,你说这新鲜果品也就算了,这宫中的冰都是有份额的,小姑姑你这么多冰是哪里来的?难不成你真的会传说中的袖里乾坤!”
    面对小皇帝纯良中带着好奇的目光,这些天被小皇帝陆续坑了好多回的迟藿表示,之前觉得这家伙是个二货的自己怕不是个瓜的。
    扯回小皇帝抓在手里翻来覆去看的袖子,在已经贡献出香皂,水泥,玻璃的制作工艺(系统提供)后,迟藿表示我已经彻底看穿你这个披着小奶狗皮的大灰狼了。
    明明都和系统确定好了没人监视,好不容易想自己一个人吃点水果都不行,要不是时代的局限性,迟藿还以为这家伙是在自己身上安装了什么监视器。
    在阴差阳错(?)从迟藿手中拿到好几个既能赚钱又能富国的方法之后,已经养成打秋风习惯的小皇帝表示自己真的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给你。”迟藿把一张纸拍在桌子上,小皇帝打开一看,是制冰的方法和注意事项,眼睛一下子亮了,像是看到了金元宝。
    “能让我一个人静静不?”
    守在凉亭外的侍卫觉得,全紫禁城,也就这位敢对小皇帝下逐客令了。
    “小姑姑难道就这么不待见我吗?真让人伤心,我决定我先回去哭一会儿。”
    小皇帝说完,端着还剩一半的冰镇葡萄就走了,那背影看着怎么有点溜之大吉的意味?
    “礼部侍郎,李长亭奉命拜见皇上。”
    李长亭,男,22岁,未婚,出身书香世家,家教严谨,为人正直,才华横溢,长相儒雅,科举时高中状元,入官场三年已经是户部侍郎,不可不谓之黄金单身汉。
    今日,皇帝突然于御花园凉亭中召见,皇帝不见踪影,倒是见到了一位穿着华美宫装的女子。
    宫中服装皆有定式,女子梳的是尚未出阁的少女发饰,身上穿的服饰也并非嫔妃制式,但是皇室一向难得贵女,除了太平王家貌似有位小郡主之外,并未听说有别的宗亲得女,而新皇并无姐妹。一时间李长亭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的女子,难得愣住了。
    “皇上回去了,并不在此。”
    看了眼面前的男子,迟藿站了起来,准备走人。
    “殿下小心。”
    迟藿刚站起来,一直被皇帝派来跟着迟藿的侍卫阿七,连忙出声提示,一反之前的木讷无言,害的迟藿多瞅了他两眼。
    李长亭反应过来,在迟藿要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连忙行礼。
    “恭送殿下。”
    皇帝胡闹,这群臣子也跟着胡闹,她跟皇室都没有一毛钱关系,是哪里来的殿下啊?
    迟藿摇了摇头,走远了。
    “李大人。”
    小皇帝的贴身内侍走了过来,笑眯眯的对他说。
    “皇上临时有事,就先走了,让我来通知李大人,李大人可久等了?”
    李长亭连忙推辞。
    “多谢公公传话,我并无久等,只是刚刚怕是冲撞了贵人,不知道刚刚那位殿下是…”
    就看这位跟着皇帝有不少年的贴身内侍依旧笑眯眯的。
    “大人到时候还是去问皇上吧,我可不敢轻言。”
    两人离开御花园,准备去见皇帝的时候,恰好碰见了大内总管王公公。
    王公公是先帝的贴身内侍,后来先帝驾崩之后,虽然依旧担任着大内总管,可贴身内侍的工作却被一直跟着皇帝的许公公给顶替了,王公公之前一直自诩是皇帝心腹,奈何现在被打入“冷宫”所以他便对徐公公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徐公公也是老油条了,面对王公公挑刺的目光,那张带笑的脸从未变过,轻松应付过后,就继续带着李长亭往皇帝所在的大殿走去。
    “皇上,李大人来了。”
    御书房内,小皇帝正和心腹大臣,也就是户部尚书花满庭在讨论怎么赚钱的事情,听说李长亭来了,就先暂停讨论,把人叫了进来。
    “礼部侍郎拜见皇上。”
    李长亭先对皇帝行礼,然后又对花满庭行下属礼。
    “花大人好。”
    “咳,李爱卿,朕这次传你来,主要也没什么事儿。”
    皇帝轻咳一声,看了看懵住的李长亭,又看了看花满庭,只觉得可惜非常。李长亭的确不错,可是和花满庭相比却又差了一截。(皇帝看脸。)
    只是没办法的事是花满庭虽然现在单身,可是是丧偶,已经有了原配。他虽然喜欢他,可也是没听说过哪个一婚的皇家公主愿意配二婚的臣子的,现在又不是乱世,皇室还是要面子的不说,估计迟藿就更不愿意了,本来就不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勉强在自己洗脑之下对他变得真有点疼爱晚辈的意味,没看现在都主动给他赚钱的方子了嘛。
    要是迟藿一气之下跑了,那他可真是人财两空了。
    回到皇帝给自己安排的宫殿,迟藿关上门飞自我了,并不知道小皇帝在给自己拉皮条。
    迟藿在非常非常高级的拨床上躺下,也不管身上的衣服会不会被弄皱。
    虽说迟藿来到紫禁城有一段时间了,但实际上迟藿的存在还是非常隐秘的,不是皇帝的心腹是不知道她的存在的,所以迟藿身边也就跟着个阿七,并没有什么侍女跟着。
    也多亏了这样,不然迟藿真的会直接走的。
    皇帝再有意思也没有用。
    “小姑姑。”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把即将要入睡的迟藿给一下子叫醒了。
    当时迟藿是恨不得脱了鞋扔他的。
    这孩子还真是不能让她消停会儿了。
    “又怎么了?”迟藿坐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小皇帝心虚的笑着,坐到了迟藿对面。
    “小姑姑之前给的都是好东西,可是这都是需要时间才能拿到收益的,侄儿我现在急需要用钱啊。”
    “我记得,我是告诉了你大金鹏王朝宝藏的事情了吧,你不是派人去守株待兔去了吗?”
    且不说闫铁珊,光说霍休的那份财宝都可以直接把国库给填满的差不多了,小皇帝不可能这么快就挥霍完了。
    “对呀,我还特别封了那个仅剩的大金鹏王室血脉为县主了。”
    “你拿了人家的钱,要是再什么都不给,是会让人说的。那那些钱呢?你不该用这么快吧。”
    面对迟藿的问题,小皇帝不好意思的抠抠脸,点了点头。
    “边界战事吃紧不说,振灾也要花去不少,虽然没用完,却也剩不了多少。那些人能见死不救,我却不行。”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迟藿又想起那天板着脸对自己说,请她教他救世良方的少年。
    “我听说先帝杀伐果决,压得藩王数十年不敢有异动,也不知道怎么教出来如此心软的你。”
    和小皇帝对视,迟藿非常严肃的说。
    “我虽然不了解,但是在我的认知里,皇帝这个位子并不好做,得到了多少,你就要失去多少,你有做皇帝的智慧,却还没有做皇帝的心性。”
    听了迟藿这一番话,小皇帝撩开龙袍就想给迟藿跪下。被迟藿一把揪住耳朵。
    “你想干嘛?想让我折寿吗?”
    虽然迟藿不信这些,可是看一个大小伙子要跪自己,迟藿也是觉得非常别扭的。
    “诶呦,小姑姑,我这不是想让你教我嘛,先皇专治,即位前从不让我接触朝政,我也不想的。”
    小皇帝最起码一米八的个子,被一米六出头的迟藿揪着耳朵的画面非常搞笑,冲淡了刚刚严肃的气氛。
    “你个败家子儿,光知道开源,不知道节流有什么用,那些吸血鬼只会知道你手里头还有钱,国库里还有钱,想尽办法的掏空你。”
    迟藿不了解朝政,可是电视剧小说这些不太靠谱的不说,正儿八经的历史分析她倒是看了也不少,这个时候倒也是可以给小皇帝出出歪主意的。
    松开小皇帝的耳朵,迟藿长出一口气,动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怎么用过的脑子。
    “我不是很了解,也没接触过朝政,到时候给你提几个建议,你去跟你的心腹大臣们商量,别告诉我你连心腹都没有。”
    “知道了,那小姑姑,你知道那里还能弄到钱吗?”
    就跟掉在钱眼里了一眼,小皇帝这是真把迟藿当做是摇钱树了。不过要说钱,陆小凤传奇里头除了大金鹏朝,迟藿记得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巨额财富的描写。
    “好像知道一个地方特别有钱,而且拿他们的钱,还不用心虚的。”
    “哪里?”
    “平南王府。”
    如果没错的话,平南王是想造反的,而且他们手中还有巨额财富用来收买朝臣,后来还引出来绣花大盗的故事来。
    正思考的时候小皇帝皱起来的脸吸引了迟藿的注意。
    “你这什么表情?”
    “不行啊,平南王叔平时不接触朝政,对外表现的非常老实,但其实朝中自有一股势力,我没理由下刀啊。”
    “相信我,很快就有了。”
    ……
    “对了,小姑姑,你看今天那个李长亭怎么样?”
    被迟藿赶出来的小皇帝依旧看起来心情很好,只是在回寝宫的路上,脸上的笑慢慢消失了。
    他继位以来,异族萌动不说,向来老实的藩王也蠢蠢欲动,可偏偏先帝仙逝之前一改之前的英明神武,任人唯亲,放任大臣,导致之前铁桶一样的朝廷满是漏洞。
    死了倒是一了百了,留了一大片烂摊子给自己收拾,最后只给了一个记录着着钦天监预测的锦囊,让他去寻找有缘人。
    有缘人是找到了,奈何是留不久。
    想起迟藿最后说的,她最多只能留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小皇帝就忍不住想要叹气。
    “有个小姑姑,感觉还挺好的。”
    “要是真的就更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