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吃播养活全家 > 65、番外 五

    华服少年可怜巴巴的看着迟藿, 像是在指望迟藿帮他, 看起来完全没有作为男人应该保护女孩子的想法。
    “快把你衣服脱下来, 这料子看起来不错, 应该值个几两银子。”
    流氓看着华服少年, 一口痰啐到地上。
    “看着挺肥,身上竟然没带钱,真是晦气。”
    “大哥, 有个小娘子在。”旁边的狗腿子发现了站在华服少年身后的迟藿,眼睛一亮, 十分猥琐的向带头的大哥汇报。那人这才注意到迟藿, 上下打量了迟藿一眼,看出这姑娘的衣着也是不凡, 心里高兴,想着这是买一送一啊。
    就是可惜了, 姑娘长得水灵是水灵, 毕竟是在天子脚下,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本来就是不打算在京城久呆,也是想着走之前打劫个王公贵族, 然后就拿着银子跑了, 到时候就是想抓他们也不好找人。
    这帮人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所以对迟藿倒是比对之前的华服少年客气多了。
    “诶,恕我眼拙,没看见您。”
    那人倒是假作恭敬的对迟藿作了个揖, 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一看就是没打什么好主意。
    “不过既然遇见了,我们也不对您多做为难,您给些银子,我就放了你们两位。”
    少年一听立马转向迟藿,眼里的光在急切的询问着迟藿。
    你有钱没?
    迟藿抽搐着嘴角,嘴里冒出呵呵两声。
    “好吧,我给你们钱。”
    话音刚落,就看华服少年和几个流氓都眼睛放光,看的一直守在附近房顶上保护主子的侍卫们想要捂脸。
    主子被抢钱不说,靠一个小姑娘出钱脱身还这么兴奋,是不是哪里不对?
    可惜侍卫们看着这让人无语的一幕,只要没有伤到主子的危险,他们也只能袖手旁观,毕竟这是主子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违抗。
    流氓们很是兴奋的围了过来,迟藿笑嘻嘻的。
    流氓头子刚想伸手拿钱,突然被一块金灿灿的重物砸到了脸,只感觉鼻子一阵酸痛,眼泪鼻涕登时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只能捂着脸倒在地上哀嚎。
    “给你们钱,你们也要有这个命接的住。”
    迟藿赏了这三个流氓一人一块金砖,享受到了一把拿钱砸人的爽快,瞅了一眼愣在当场的少年,摇了摇头,直接走出了巷子。
    “阿七。”少年出声,身边随即出现一个侍卫。
    “主子,可要我处理了这些人?”
    “嗯,顺便把金砖收起来放进我的小金库里吧。”
    这一块金砖看起来分量不轻,三块加起来就是一笔意外得来的小金库了。
    开森!
    少年说完就步履轻快的去追离开的迟藿了,留下有着洁癖却碍于命令只能去捡那地上还沾着鼻血和鼻涕的金砖的侍卫。
    “小二,我要一壶碧螺春,再帮我添一副碗筷来。”
    迟藿找了一家酒楼,挑了二楼临街靠窗的包间,菜刚送上桌,她直播都打开了,就看刚刚巷子里的那个少年毫不客气的推开了门,一屁股坐在了迟藿对面的凳子上,还不忘再和小二点壶茶。
    小二哥犹豫了一下,看少年锦衣华服气质不凡,迟藿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就动作麻溜的给他上了茶添了碗筷。
    “呦~主播,这又是哪家小哥哥?”
    “和之前陆男神花男神完全不同的类型。”
    “好嫩的贵气美少年,好想咬一口,流口水?”
    无视这群发花痴的观众,迟藿看着对面已经开吃的少年很是无奈。
    “你在干什么?这是我点的菜,我记得我没有要请你吃饭吧?刚刚那群流氓不是被我砸晕了,你怎么不赶紧回家去?”
    迟藿对少年说着话,同时也用一两句话带出了两人刚刚的遭遇,算是给弹幕中不停询问的观众们一个解释。果然迟藿这么一说,弹幕里的观众们就自行get到了剧情,知道是迟藿刚刚救了这个美少年,顿时弹幕里一片哟哟哟的调侃声。
    “可是我没钱,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穷的。”
    少年简直不要更理直气壮。最近西北边境异族有动静,需要加强军备不说,地方又传来消息,说今年粮食收成不好,怕是要闹饥荒。
    他是真的很穷。
    “没钱?我之前砸晕那群流氓的金砖我可不相信你没拿?”
    少年嘿嘿一笑,明显有些心虚,迟藿伸出手来,少年立马戒备。
    “你要干嘛?”
    “还给我啊,我本来是不打算要了,既然你都跟上来了,那就还给我吧。”
    少年一脸的不敢置信,或许是他的表情太过明显,弹幕都纷纷帮他添上了画外音。
    “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小气的壕。”
    “我以为你会拿金砖砸人眼都不眨,从不回头看的女孩儿。”
    说实话,金子这种东西对于拥有系统的迟藿来说那还真不如街上一碗汤圆的,可是这个少年是真把她当做是冤大头了吗?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想跟着蹭吃蹭喝。
    少年十分委屈的眨眼。
    “你误会我了,我真没拿,不信你搜身。”
    迟藿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理这个少年,继续吃东西了。
    “哟哟,这次拿的应该是御姐和小奶狗剧本吧。”
    “少年可爱,想…”
    见迟藿不理他,少年偏要凑过来说话。
    “你是谁?叫什么啊?我在京城从小长大,怎么没见过你啊?你是哪家的姑娘?为什么这么有钱?”
    “我叫迟藿,刚刚才来京城,不是哪家的姑娘,因为现在全家就只有我一个人,钱是我自己赚的。还有你是谁啊?上来就查人户口。”
    面对迟藿的打量,少年挥开折扇故作潇洒。
    “我叫尹匡。”
    “哟哟哟!和着不是御姐和小奶狗啊,原来是霸道君王爱上我,主播,老梗啦。”
    “这名字,简直就是和探照灯一样明显。”
    “小奶狗,我也想装作不知道你身份的样子,可惜我不能对不起我这些年看过的电视剧。”
    瞅着飘过去的弹幕,迟藿的眼神明显出现了漂移。
    奈何长在红旗下的迟藿对于面前的封~建头头并没有一点儿敬畏感,所以也只漂移了几秒就回复了正常了。
    “你好像对我的名字有什么看法。”
    迟藿对着少年呵呵一笑。
    “你以后还是换个名字吧,太明显了。”
    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看着继续吃东西的迟藿,房顶上的侍卫们陷入了纠结之中。所以主子的身份是被直接揭穿了吧,简直毫无敬畏啊。他们要不要下去把那姑娘按住,表现一下自己主子所剩不多的威严啊?
    “诶?这么明显的吗?!”
    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迟藿拿出一小块金子放在桌上。站起来就准备走。少年也没拦她,任她走出了包间。
    “诶!客官,你还没付账呢。”
    就在迟藿准备踏出酒楼门槛的时候,店小二拦住了迟藿,迟藿和慢悠悠下楼的少年对视了一眼,得到了一个装傻的笑容。
    迟藿又给了店小二一小块金子。
    “别走这么快!等等我。”
    少年追着迟藿跑,迟藿也很无奈。
    “干嘛呀!?你到底。”
    绕了好几个圈子都没甩掉对方,迟藿最后只能停下来。
    “请你教我怎么赚钱吧!”
    看着面前奇葩的少年君王,迟藿想转身就走。
    “家传秘方,不外传。”
    “小姑姑!!!”
    迟藿感觉自己腿上一沉,就多了一个腿部挂件。就看少年仰着脸看着迟藿,认亲认得飞快。
    “以后你就是我爹他妹,我的亲小姑了,小姑姑,请你不要大意的教侄子怎么赚钱吧,当然作为小姑姑,红包零花钱什么的千万不要小气啊!”
    少年,你有羞耻心这种东西吗?不是说帝王什么的都超级爱面子的吗?
    少年君王表示,当你发现你已经穷的连龙椅都快要卖掉填补空虚到极点的国库的时候,脸这种东西早就可以拿去当做球踢了。
    所以最后,迟藿就被突然出现的侍卫们绑走了。
    “你到底是多缺钱啊。”迟藿看着面前穿着龙袍,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少年君王,一脸黑线。
    “非常缺,非常缺。”没看他出去微服私访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吗?
    那你也不能因为缺钱,就直接把她给绑架到皇宫里来啊,真的不怕她是什么危险人物吗?小心她先砍死你再炸了皇宫啊!
    “好吧,我知道谁那里有钱,我告诉你怎么空手套白狼,你可要放我走。”
    虽然可以用系统直接瞬移离开,但是面对这个地方明面上拥有最高统治权的人,她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为好。所以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大金鹏王室,对不起了。
    可惜貌似迟藿表现的太积极了,导致了小皇帝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颗摇钱树,明显是不可能轻易放她走的。
    “小姑姑,咱俩谁跟谁,这就是你家,怎么能用放这个字呢?这样吧,小姑姑,朕手底下有一票长得帅,有才华,人品好,还有钱的男人,要不你挑挑,朕给你赐婚。”
    皇帝看着迟藿沉默不语,只用非常无语的目光盯着自己,就连忙摆手。
    “小姑姑,这可不行,虽然朕知道朕长得还算可以,有权有势,但是你既然都是我小姑姑了,怎么能乱了伦理呢?”
    她可以让他滚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暴力老奶奶的地雷,笔芯。
    逗比皇帝出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