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吃播养活全家 > 63、番外 三

    郊外, 两道身影飞快的在树林里略过, 只留下两道残影和沙沙作响的树叶。
    陆小凤追了司空摘星一夜, 估计是司空摘星觉得累了, 或者是不想和陆小凤再你追我跑了, 只看他猛地一刹车,停住了。陆小凤趁机一跃翻到了司空摘星面前。
    “死猴子,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陆小鸡!你干嘛这么追着我跑?”
    司空摘星想要装傻, 被陆小凤一把按住肩膀。
    “你还装!瓶子呢?”
    “哎呀!陆小鸡,你干嘛下手这么重。”
    司空摘星嘴里抱怨着, 眼睛一转, 飞快的把什么东西扔上了天。
    “还给你!”
    说完司空摘星就想趁着陆小凤去接东西的时候逃跑,结果刚刚转身还没跑起来就被陆小凤用石块隔空点了穴。
    陆小凤捡起已经被压扁破掉的瓶子, 咬牙切齿的看着司空摘星,司空摘星连忙解释。
    “这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不小心一个手滑。”
    “东西也不是我的, 你要道歉就跟我一起去见迟姑娘吧。”
    陆小凤提着司空摘星的领子拖着就走,司空摘星就这么半个身体拖在地上摩擦。
    “陆小鸡!你干嘛多管闲事,那姑娘看着就不缺这些东西,这瓶子估计她们家都随便扔的哪里都是, 根本就不在意。”
    (迟藿:你说的倒是没错。)
    陆小凤不为所动, 依旧拉着司空摘星继续走。
    “东西或许在迟姑娘看来并不重要, 随手扔掉也有可能,可谁让你偏偏去偷,万一迟姑娘觉得受了委屈, 你觉得她家里会放过你?”
    司空摘星听了陆小凤的话后反映更是激烈。
    “那我回去道歉难道不是就自投罗网了。”
    “放心吧,迟姑娘脾气很好,通情达理很好说话的。”
    “……”司空摘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妥协了。
    “那好吧,我会去道歉的,不过你好歹是解开我的穴道啊,你这么拖着我,弄了我一身泥,我也不好去见人啊。”
    陆小凤这才终于停了下来给司空摘星解开穴道。
    “我给你解开,你可别一转眼就跑了。”
    司空摘星刚刚表示我都答应你了,你还不放心我嘛。
    “诶!那不是迟姑娘吗?”
    陆小凤下意识回头,再转过头来司空摘星就已经飞身出去好远了。
    “陆小鸡,我知道你讨好女人的本事江湖无人能及,所以道歉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陆小凤留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手里被压扁的透明瓶子,感受着它如羽毛般的重量,实在是猜不出它的材料到底是什么,想着这里离朱停那儿不远,倒不如去问问他,看能不能修补。
    结果,这个可怜的,跟着迟藿穿越时空而来的朔料瓶子,在经历过被马车压扁的可怜遭遇之后,又因为朱停和老婆吵架,葬身火炉。
    天色已晚,陆小凤这几天忙着追司空摘星都没好好休息过,于是打算先找个客栈睡一觉,然后再去花满楼那里找迟藿。
    然后在经历被接连三拨人打扰,一位绝世大美女下跪相求,他破门而逃的剧情之后,那位一身黑衣的美女拿出了一条极为普通的发带。
    在阳光下发带上闪过的极为熟悉的流光让陆小凤一眼就认出了这条发带是迟藿的。
    “那位姑娘说,‘陆小凤欠我很多钱,你把这个给他看,他就会跟你们走。’”
    上官丹凤的话让陆小凤又想起了那个葬身火焰里的朔料瓶子,他不由得心虚了几秒。
    “迟姑娘在你们那里?那花满楼呢?”
    “花公子自然也在。”
    假扮着上官丹凤的上官飞燕看着手中的发带,恨不得立马就扯烂撕碎。
    当时明明花满楼在听过她的请求之后是想要把身上的玉佩给自己的,结果又被那个女人给抢了先,弄得她没有一点靠近花满楼的机会。
    虽然最后的目的达到了,上官飞燕却觉得自己的女性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挫伤。
    “阿嚏!”
    迟藿揉了揉鼻子,觉得有点痒。然后就继续攻克自己面前的螃蟹。
    “少吃些蟹,毕竟性寒。”花满楼温柔的关心引来弹幕里一片花痴的嚎叫,迟藿看了一眼直播时间,发现可以结束了,就点了点头,把充斥着“男神嫁我”弹幕的直播间给关了。
    “把这只吃完就不吃了。”
    毕竟这里也就只能吃个螃蟹了,其他的也没什么可以吃的。她十分怀念在扬州城里的时光。走街串巷寻找直播素材的日子真的让她觉得非常充实了。
    虽然直播赚来的大部分点数都不是靠她吃的部分得到的。
    旁边的花满楼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
    “哈,枉我之前这么担心你们,你们却在这里吃螃蟹。”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陆小凤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两个可真是没良心。”
    陆小凤刚一坐下,迟藿就问他。
    “你见过上官丹凤了?长得好看吗?”
    陆小凤没好气的把迟藿面前的螃蟹盘子拿到自己面前。
    “丹凤公主举止优雅,国色天香,看起来可比你高贵端庄多了。”
    “切,就她还高贵?欺负我没见识吗?”
    迟藿表示陆小凤见识少,就上官飞燕那样的,漂亮是漂亮,可绝对是够不上高贵这一说的,毕竟没那气质。
    一直以为迟藿出身不一般的陆小凤和花满楼则以为迟藿之前在家定是经常接触身居高位的人,所以这是一方面对上官丹凤的小国公主身份表示不屑,同时也是女孩子正常会有的小小嫉妒心。
    两个人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笑笑就过去了。
    既然陆小凤已经顺着计划跳了进来,那么下一步自然就是要让陆小凤顺着他们的计划走。
    所以很快上官丹凤就把陆小凤他们请了过去,讲述了他们的委屈,并请陆小凤为他们讨一个公道。
    带着独孤一鹤,闫铁珊,还有霍休是带着已经覆灭的金鹏王朝的巨大宝藏的旧臣的巨大秘密,陆小凤和花满楼带着迟藿离开了大金鹏王的别院。
    “本该是王的人,现在却落魄到如此地步,的确让人唏嘘啊。”
    陆小凤在马车上感叹着,显然之前上官丹凤的装穷却是达到了效果。
    “这有什么值得感叹的吗?成王败寇,任何一个王朝的覆灭都是有其原因的,大金鹏王室必定是搜刮民脂民膏,导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的穷奢极欲之辈。”
    迟藿如此定论让陆小凤和花满楼觉得不解。
    “难道你很了解大金鹏朝?不然怎么如此肯定?”
    迟藿一笑,表示你们毕竟还年轻,很傻很天真。
    “首先,假设大金鹏朝是外敌入侵导致灭亡,那么国库如此丰厚的国家,如果吏治清明,必定是国富民强,外敌入侵必然有所顾忌,然而外敌来犯之际,如果王室有担当,有胆色,那为何不倾尽国库财力抵御外侵,保家卫国?”
    听着迟藿侃侃而谈,陆小凤脸上的笑越来越淡,而花满楼一直微微扇动的扇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合了起来。
    “同理,假设大金鹏朝是内乱导致灭亡的,如果吏治清明,国库丰厚,那么百姓也就不可能起反叛之心,只有快要饿死朝不保夕的百姓们才会愿意举起武器推翻政权,这样的国家,百姓尚不能饱餐,国库却这么丰盈,必定是搜刮民脂民膏导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灭亡了又有什么可惜的?”
    迟藿最后对大金鹏朝的王室想要讨回公道的做法做了一个总结。
    “国家灭亡这么久,带着巨大的宝藏来到中原,不知道以其为敲门砖,向朝廷借兵,借朝廷力量复国,我可以说是他们没有胆色,财不敢露白,可是按你们的说法,往日旧臣尚知道利用现有财富创造更多的财富,他们王室却只知到坐吃山空,没钱了就找人去向往日旧臣讨债,这就是毫无疑问的蠢。连安抚旧部联合力量,谋而后定,都不知道,复个屁的国,还不就是没钱花了,想要钱吗?”
    迟藿一口气说了个爽,可陆小凤看着迟藿却觉得背后发凉。
    花满楼的声音也有些喑哑。
    “你说的很对,不过你是怎么想到的?”
    “啊?这不是稍微一想就能明白的吗?看问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我这不是怕你们被骗了嘛,帮你们分析一下子。”
    经历过六七年历史老师和政治老师□□的文科生·迟藿表示多背点书,你会发现自己看问题的角度会变得不一样。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变得有些沉默,之前他以为迟藿说起丹凤公主时候的那种不屑大部分是因为女孩子正常的嫉妒心理,现在看来,迟藿却是对整个大金鹏王朝都表示蔑视。
    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平易近人,善良活泼,但是刚刚她说话时身上那种指点江山的,来自于阶级顶层的藐视感却提醒了他们迟藿的不同。
    陆小凤:越来越不敢好奇迟藿的身份了。
    迟藿:呵,我可是**的接班人,你们这群封·建渣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暴力老奶奶的地雷,比哈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