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教似乎变化不是很大, 只是当初的教主魔刹罗如今已经变成了曲云。
    而现今的魔刹罗虽然被救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怀愧疚, 并没有和曲云他们回到五毒教。
    艾黎看着迟藿和卡卢比总觉得他们是来报复的。所以格外的戒备。
    “艾黎长老, 小藿没有恶意, 我和阿亮,还有那么多尸人都是多亏了小藿才得以恢复了正常。”
    曲云为艾黎解释。
    艾黎虽然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却放松了一些。曲云这才想起来问迟藿来找的原因。
    “小藿, 你们…”
    曲云以为迟藿之前消失在烛龙殿之后,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消失一样, 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不过话还没有问出来, 良辰就走出来。
    “叔叔说要给我做笛子的!”
    良辰笑嘻嘻的对曲云身边的孙飞亮说。
    “对,我记得, 一会儿就给你做。”
    孙飞亮浅笑着回答。
    孙飞亮和良辰交流良好,可是曲云却不觉得迟藿和卡卢比只为了这一件事才过来一趟的。
    “咱们先进去吧。”
    曲云领着他们走进了寨子, 看着寨子里洋溢着的幸福氛围, 曲云浅浅的叹了一口气。
    “多亏了小藿。若不是你,我恐怕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大家这么幸福的模样。”
    “我只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了。”
    迟藿和卡卢比相视一笑。
    “最起码不想要自己后悔。”
    孙飞亮带着良辰去做笛子了,而迟藿和卡卢比则和曲云说起了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其实我是要把尸人的解药配方给你的,虽然不如我之前用的效果, 但是这是一开始的配方还有改良过程, 我想对你们之后会有帮助。”
    迟藿拿出一本装订成册的书递给曲云。
    “毕竟尸典还在, 没有人能确定尸人会彻底消失,谁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还会出现乌蒙贵那样的人,所以还是先准备着有备无患吧。”
    曲云接过书籍, 浅浅的翻了几页,被里头的内容给惊住了。
    她研究尸典因为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能看不出这些东西的价值。
    这些研究成果根本不像是十几二十年能够做出来的。
    “小藿,当初你消失这么久,到底去了哪里?”
    迟藿耸了耸肩。
    “我去了很多地方,因为当初在乌蒙贵开辟出的地宫之中看到了他对尸人的研究,我就知道他估计所图甚哒,怕之后会生灵涂炭,就多关注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曲云看着迟藿。
    二十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变了。
    她和孙飞亮遭逢巨变,从七秀到五毒。
    杨逸飞接任长歌门,高绛婷化身琴魔,叶英修炼心剑目盲。
    唯有她和卡卢比一如往昔。
    “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了,阿亮和唐书雁还有尸人淋了雨洗去了毒素,可我是因为同时修炼七秀和五毒的功法才变成女童模样的,为何我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曲云当时只顾着高兴了,事后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事实上,曲云恢复正常还真的和那场雨没有关系,而是迟藿让良辰找到了一样可以解决她体内两种极阴功法融合的能量,在当时趁乱注入她的体内。
    还顺便给她换了一套成人版的衣服,不然当时她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爆衫了。
    不过这件事说起来就有些麻烦了,所以迟藿就故作神秘的晃了晃脑袋。
    “当然是因为那场神奇的雨了,这场雨可是我辗转寻觅了很久才得到的,自然效果显著。”
    曲云看着迟藿娇俏的样子,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
    温婉美丽的她恍惚依旧是当年那个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昭秀。
    “你都是做娘亲的人了,良辰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孩子气。”
    迟藿被说小孩子气也不生气,只是转身挽住卡卢比。
    “没关系,卡卢比不会嫌弃的。”
    曲云看着被迟藿抱住胳膊的卡卢比轻轻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清浅温柔的笑容来。
    “真好。”
    曲云不由的感叹。
    这么多年,身边认识的人的感情似乎都不怎么顺利。
    唯有迟藿和卡卢比,一往情深,从未改变。
    为了庆祝同伴的回归和尸人的消失,晚上寨子里举办了盛大的篝火晚会。
    载歌载舞,欢声笑语。
    良辰坐在篝火边,穿着寨子里的居民送的蓝色蜡染布裙,带着曲云送的银饰,拿着孙飞亮送她的笛子,嘟嘟嘟的吹了半天,一开始还不成调子,后来就能吹出好听的曲子了。
    轻快的乐声在朦胧的夜色里传出很远。
    第二天曲云准备给迟藿他们送行,同时也准备了一些礼物。
    那是寨子里所有的人一同的心意。
    只是礼物还没能送出去,就发现迟藿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
    曲云依靠着孙飞亮,有些怅然。
    “阿亮,你说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孙飞亮安慰曲云道。
    “无论能不能再见,我们都会永远记着他们,并且想念他们。”
    “你看!滚滚!”
    迟藿一家正在竹林里吃东西。
    还是难得的一家三口都出镜的吃播。
    吃到一半,一个黑白相间的团子就突然强势入镜,巴巴的看着良辰手里头的苹果。
    那可怜的样子萌翻了一众星际观众。
    他们纷纷问这是什么物种。
    “这是我们的国宝。”
    迟藿笑眯眯的回答。
    “是一个明明能靠实力,却偏偏爱以卖萌为生的神奇物种。”
    兜兜转转几个世纪,到底还是让星际观众们见识了一把什么才是真正的国宝。
    从西南一路向前,迟藿他们回到了扬州。
    虽然一路上也偶尔会出现一些不速之客,但是也并没有太影响他们游玩的兴致。
    大约过了一个月左右,迟藿和卡卢比带着良辰,出现在了扬州城。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么么哒,今天更新有点少,明天多更点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