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乾终于把魔刹罗身体里的蛊给拔除了, 此时两个人也走出了烛龙殿, 迟藿看到了魔刹罗, 还记得她当初欺负他们俩的事。
“话说当初我说的话都成真了吧, 果然你当初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迟藿对和方乾站在一处魔刹罗说。
魔刹罗像是想起来了迟藿, 看着她和卡卢比,散发出来的气息很是不善。
她到底不喜欢这个女子,因为她证明着自己的错误。
而这个错误让五毒教受了重创, 让自己的女儿受伤。
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重要的人。
迟藿怼了魔刹罗一句,也不再多说, 而是拿出一封信扔给方乾。
“这里头有很重要的情报, 关于你们九个人的,请你之后好好看看。”
方乾皱了皱眉, 把信收了起来。
九天之中迟藿已经通知了其中资历比较老的两位了,剩下的应该就不需要迟藿再插手了。
那么现在就该解决自己最开始想要回来解决的问题了。
烛龙殿外, 迟藿抱着琴缓缓坐下, 手指拨动琴弦,发出似乎能够涤荡灵魂的声音。
已经被唐门机关困住的乌蒙贵醒了过来,看着迟藿目光仿佛淬了毒。
闭着眼睛的叶英转过身来,对着迟藿缓缓微笑, 连李承恩都觉得这缥缈的乐神似乎是穿透了时间的浓雾传来的。
带着熟悉的调子。
“还记得那天初见, 我弹得那首曲子, 恍惚间还是昨天。”
“我还记得那天天很蓝。”
迟藿看着天,轻轻叹了一句,拨动琴弦, 琴体发出璀璨的光芒,灰蒙蒙的天迅速被乌云所覆盖,绵延到看不到的远方。
“要下雨了?”
叶英感受风云的变换,抬起手仿佛摸到了湿润的空气。
“嗯,下雨了。”
话音刚落,淅淅沥沥的雨丝就从空中降落了下来。
李承恩看着前方弹琴的迟藿,并不清楚她要做什么。
卡卢比走到迟藿身边,拿出一把伞,缓缓撑开。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出现,一道金色的光芒直直的冲天而去,没入云中消失不见。
金色的雷光在乌云中闪动,以头顶的乌云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流动,把乌云染成了金色。
琴声越来越快,雨也越下越大。
“书雁!”
“阿亮!”
两声惊呼传来,就看到原本皮肤是紫绿色的唐书雁,还有巨大的德夯两个人如同被雨水冲刷掉色了一般渐渐恢复了正常人的肤色。
小邪子也一样,褪去了所有的毒素,慢慢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少女。
而原本身形巨大的德夯像是瘪了气的气球一样,慢慢的瘦了下去,渐渐的恢复成了当初那个风度翩翩,清瘦的青年模样。
“阿亮!”
雨水模糊了曲云的视线,她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恢复成俊美青年的孙飞亮,笑了起来。
“师姐。”
孙飞亮激动的抱起曲云,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迟藿看了一眼良辰,良辰点了点头。
“啊!”
曲云一声惊叫,发现自己原本女童一般的手脚竟然开始快速生长变大。
被青年抱着的女童转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窈窕婀娜的女郎。
“师姐!你变回来了。”
孙飞亮惊喜的看着恢复原样的曲云,曲云和他对视。
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阿亮,真的是太好了。”
曲云曾想过很多次,如果自己没有变成女童,如果孙飞亮没有变成德夯,她就绝对不会再错过了。
原本她以为即使有能让阿亮变回人类的办法,自己也不太可能变回原样,和孙飞亮在一起。
幸而上苍垂怜,她到底还有能够得到幸福的机会。
唐书雁看着自己重新恢复白皙的手指,感觉到两道温热的水流划过脸颊。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哭了。”
她楞楞的说。
“我竟然哭了。”
她的眼泪疯狂的涌出,却又抑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我会哭了!我又会哭了!”
塔纳一族,无生无死,无痛无泪。
而她今天终于变回了普通人,流下了新生的眼泪。
“怎么可能!?”
乌蒙贵瞪大了眼睛,似乎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怎么可能会恢复!”
那可是他一生的心血,却被一场大雨化作了乌有。
“是神迹吗?”
李承恩抬起手接住雨水喃喃自语。
叶英听见了,轻轻的勾起嘴角,这样回答。
“是慈悲。”
所有人都看着雨中撑着伞,雨水打在两人头顶的透明结界之中,形成了一片雨帘。
苗寨中,正在抵抗毒尸的五毒弟子渐渐力不从心。
但是听着远处村庄里头新生儿降生的哭号,他握紧了自己的虫笛。
他看着面前的毒尸,忍着几乎要喷涌而出的眼泪。
这个袭击村子的毒尸,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小时候的欢笑依旧清晰,此时却只能由他亲手让他解脱。
那就让他们同归于尽吧。
来生还做兄弟,只是别再有尸人了。
“滴答。”
五毒弟子以为是自己的泪水。
“滴答滴答。”
突然下起的雨在树叶上拍打着,雨中似乎有缥缈的琴声传来。
面前的毒尸突然停下了攻击。
无神的眼睛渐渐恢复了神采。
“阿树。”
那是五毒弟子时隔多年听到的伙伴的呼唤。
在新生儿的呼唤中,重新回归了。
雨还在下,乌云却渐渐消失了。
李渡城外,慕容追风拿着剑和无常鬼战斗。
不远处,一个被龙筋绳牢牢绑住的女尸人在不断嘶吼挣扎着。
他决定要带着妻子见儿子最后一面。
然后他亲自杀了自己的儿子。
他心情很复杂,难过却又坚定。
他吃力的和无常鬼打着。
连不知何时降下的大雨都忽略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无常鬼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他的剑立马就要砍掉无常鬼的头时。
一只秀鞋砸到了他的头上。
“混蛋慕容追风!你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他愣住了,转身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她因为被绑住动弹不了,所以只能蹬着腿把绣鞋甩过来,她的容貌变回了原来的美丽,看见他回头时,露出了一个更像是在哭的笑容来。
“爹。”
他僵住,缓缓转身,就看见自己的孩子哭着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抬起手,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死寂的李渡城,慢慢出现了哭声,笑声,呼喊声。
李渡城活了过来。
在第一缕光照到地面的时候,被毒素弄得寸草不生的地面渐渐长出嫩绿的草叶,枯树抽出新枝,浑浊的江河重新变的清澈。
烛龙殿外被洗涤一新,所有人看着太阳拨开云雾,照亮了世间。
“姑娘的大恩大德我唐门铭记于心!”
唐老太太对着迟藿深深的鞠了一躬,还没弯下腰就被一股气劲托住。
抬头一看,良辰笑嘻嘻的收回了手。
唐老太太被她如此年幼就能气劲外露的内功(?)震住了。
方乾在旁边摸着胡子没说话,但是这份恩情还是记下了。
而魔刹罗的心情就更复杂了。
虽然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不是心情复杂的。
不过这跟迟藿他们就都没什么关系了。
“小邪子!过来,我们带你回去找爹娘。”
迟藿对小邪子招招手。
小姑娘拨开人群飞奔而来,怀里还抱着那个已经有些破旧的布娃娃。
“诸位,再会。”
迟藿对所有人轻轻颔首。
四个人的声音就瞬间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我的女儿!你们见到我女儿小邪子了吗?”
一个女人在李渡城里飞奔,在各个角落里叫着自己女儿的名字。问着自己遇到了的所有人。
“小露!你找到了吗?”
何弃我找到自己的妻子,夫妻两个都十分着急。
“那孩子躲到哪里去了!”
刚刚空间跳跃到角落里头的迟藿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对正在焦急的寻找着自己捉迷藏藏起来的夫妻。
“去吧。”
迟藿轻轻推了推小邪子。
她点了点头,飞快的跑出去。
“爹!娘!”
看着她投进自己爹娘的怀里,高兴的拿着自己的布娃娃给文露看。
“咱们走吧。”
迟藿转身和卡卢比说。
他牵着良辰,笑着点了点头。
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李渡城。
而今天的李渡城,充满了各种重逢和团聚的喜悦。
曲云和孙飞亮刚刚回到五毒教,然后得知所有的毒尸全部恢复了正常的消息。
迎接他们的长老和圣使们看着曲云和孙飞亮惊讶的同时也更加高兴。
“太好了!真是女娲大神保佑!”
长老艾黎看着恢复了正常的曲云和孙飞亮,想着重新回到寨子里的弟子们,激动的老泪纵横。
然后他就看到了突然出现的迟藿和卡卢比。
他立马就戒备了起来。
在这些年里他经常会回想起那天擅闯的男子,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留下诅咒又突然消失的女子。
“是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晚安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