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夕这些年天南海北的做起了生意, 对于尸人的话题并不陌生, 但是了解的也不甚全面。
“洛道有毒尸泛滥, 一开始朝廷还派人去剿灭, 只是随着去的人的失踪, 渐渐的朝廷也不管了,所以很多人都宁愿绕道离开,李渡城如今也已经变成死城了。”
柳夕叹了一口气。
“我了解的不算多, 只知道当初天一教在李渡城做尸人实验,那里不仅有行尸走肉, 还有大毒尸, 这些年乌蒙贵一直没有停止过炼制毒尸,所以…”
柳夕的意思也很明白, 因为毒尸是杀不干净的,而人则会不断死去, 于是只能远离, 甚至习惯。
“如此,果然是先要解决源头问题。”
如果不把不断制造毒尸尸人的天一教给解决了,迟藿能救一次也还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
就在迟藿思考的时候, 高绛婷脸色很不好的进了房间。
“藿儿, 出事了。”
迟藿一愣,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高绛婷露出这样慌张的神色来。
“怎么了?”
“五大派掌门失踪了!”
原来就在迟藿和柳夕叙旧的这段时间里,高绛婷接到了七秀坊传来的消息。
七秀坊主叶芷青,藏剑山庄叶英, 纯阳派李忘生,万花谷东方宇轩,还有少林掌门玄正方丈,五位掌门都被天一教的乌蒙贵联合南诏势力掳走,就在刚刚安禄山叛乱平息不久,各大门派大批弟子出来保家卫国之际,真的是找了一个搞事情的好时机。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坏消息,有人在隐元会挂了天价绝杀令,悬赏乐神的命。”
高绛婷的话让迟藿有些惊讶。
“我还没想到过我能被人下追杀令呢。”
迟藿摇头晃脑的样子实在是不像是害怕,反倒是觉得有趣。
这气定神闲的模样旁边为她担心的高绛婷和柳夕都松了一口气以为她有应对之策。
其实这江湖上想要迟藿的命的人并不少,且不说现在已经准备退位事宜的唐玄宗李隆基,被自己坏了大事情的某些人怕不得也想要她死。
毕竟本来稳操胜券的事情却硬生生被自己给搞失败了,心理落差很定很大。
“小七已经带着一部分七秀弟子前去烛龙殿营救了,我现在要赶回七秀坊坐镇,藿儿,你有什么打算?”
迟藿想了想。
“我有事要往南疆一趟,卡卢比一直在我身边,我不会有事的。”
她又转头给了柳夕一封信。
“柳夕姐,帮我把这封信交给柳庄主好吗?”
柳夕接过信,并没有多问。
迟藿向来神秘,做事有自己的道理,她有事相求肯定是有原因的,不如照做。
迟藿也的确有自己的理由。
如今穆玛依假扮九天,九天内部心思浮动更是引起混乱,现在安禄山叛乱失败,想来这次掌门失踪也有九天叛徒的手笔。
九天的事情还是要九天自己来解决,迟藿上一次欲引九天叛徒出现,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令狐伤,她没那么大功夫再引对方出现了,不如把事情交给九天内部。
而这一次五大门派掌门失踪,九天大部分成员都会出现,到时候迟藿再和他们絮叨絮叨叛徒的事情也不迟。
迟藿倒是没太在意追杀令的事情,有良辰还有卡卢比在,不管对方来暗的还是来明的,自己都不害怕。
高绛婷当即就和迟藿他们告了别赶回江南,迟藿又在第二天和柳夕告了别。
迟藿直奔西南而去,一路上的确遭遇了很多杀手,只是那些杀手要不然被良辰提前发现,然后被卡卢比给放到,要不然就是被卡卢比直接发现然后被放倒。
因为他神出鬼没的身法还有无声无形之间就取人性命的刀法,很快就在杀手界,乃至江湖出名了。
杀手们都很抵触接杀掉迟藿的任务,因为没有哪个杀手愿意在被暗处的猎物给扼住咽喉。
就像是角色调换了个一样。
于是江湖上传说迟藿身边跟着一位在暗夜里出没的保护者。
在黑夜之中,再厉害的杀手也只能被玩弄在股掌之间,于是他们都尊称这位为夜帝。
据说夜帝使用的是一对弯刀,又是西域人长相,功法也和明教类似,疑似是明教中人。
陆危楼:???
其实能和卡卢比交手的人不过是接单杀手的十之一二。
因为良辰带着两个人时空跳跃,直接从西北跳跃到了洛道的李渡城。
这段时间,那些杀手还以为迟藿和卡卢比依旧在北方,所以根本就没有碰到。
明明应该是山清水秀的绝佳山水,此时却被阴沉沉的阴云所笼罩,阴气冲天,不见日光。
良辰趴在卡卢比背上,卡卢比背着她,护着旁边的迟藿沿着已经杂草丛生的道路往前走。
目光所触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路边徘徊。
他的样子丑极了,背后还背着一口大棺材,像是幽灵一样在这片道路上走来走去,若是一般人看见他,怕是要吓晕过去了。
不过迟藿和卡卢比都知道这个人没什么恶意,因为他虽然面貌丑陋,但是看起来并不是先天造成的,而且身上也没什么杀气。
良辰也不害怕,反而在路过的时候和那人对视了。
“两位请留步,前面是尸人泛滥的李渡城,很危险,你们还带着孩子,不如改道离开吧。”
他的声音很难听,嘶哑的声音沙沙的,甚至不像是人类的音色。
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善意的。
他看着良辰,努力的扯出来一个微笑,却将自己本来就可怖的脸弄得更加狰狞。
良辰回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大叔,你背的是什么啊?”
就看那男子摸了摸身后的棺材盖子,棺材里的东西似乎是活的,撞击着棺材,发出诡异的响声。
“这里面是我的内人。”
良辰很明显的从那张可怕的脸上看出了温柔的表情。
“我叫慕容追风,当初我们一家都感染了尸毒,我没有失去神智,成了半人半尸,而我的妻子却成了尸人,为了不让她出来伤害别人,我只能用棺材把她关起来。”
迟藿和卡卢比对视一眼,皆从两个人眼里头看出了怜悯。
“大叔,其实我们要去李渡城是为了检查城里头的尸人情况,你就让我们进去吧。我爹娘的武功很高的,肯定不会受伤的。”
良辰劝守着路不让他们进去的慕容追风,奈何慕容追风死活不肯让他们进去。
在听到良辰说迟藿和卡卢比的武功高的时候,他眼里闪过一道带着希冀的光,可是在目光触及良辰时,那光又泯灭了。
“不行,里面太危险了。”
他应该很久没有见过小孩子了,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布娃娃递给了良辰。
“送给你,你快劝劝你爹娘,离开这里吧。”
良辰接过小娃娃。
娃娃时间应该很久了,布料有些发黄,但是依旧能看出来保管的很好。
“大叔,这布娃娃是你孩子的吗?”
良辰接过抱在怀里,一派天真的问。
“不是,是一个现在应该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儿之前给我的。这是她变成尸人的母亲给她做的。”
“那那个女孩儿现在在哪里?又怎么样了?”
良辰又问。
慕容追风被良辰的问题拉进了回忆里,然后就给他们讲了一个温暖又悲戚的故事。
李渡城变成了一座死城,几乎所有人都变成了尸人,而其中有一个女孩幸免于难,不过一个才几岁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怎么可能在遍布尸人的李渡城活下来呢?
幸运的是小女孩的父母都还有神智,他们骗她,说是要玩一个捉迷藏,让她躲过了尸人。
每晚,已经变成尸人的父母就会和还是正常人的女儿相聚,像以往一样,父亲给她讲故事,母亲给她缝布娃娃。
直到尸毒渐渐入侵他们的大脑,他们的神智渐渐离他们远去。
女孩儿的母亲在彻底失去神智之前找到了慕容追风,拜托他去找女孩儿,让她离开李渡城。
而当慕容追风找到女孩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在玩捉迷藏,而这个布娃娃就是她送慕容追风的礼物。
“那个女孩叫小邪子,后来有人把她和幸存下来的村民都转移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慕容追风叹了一口气。
卡卢比看着他,突然问出了一个让他有些猝不及防的问题。
“那你的孩子呢?”
刚刚良辰问到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慕容追风孩子的东西时,慕容追风明显恍惚了。
慕容追风遥望他身后的李渡城。
“他在那里面。”
“所以大叔现在是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孩子吗?”
慕容追风摇了摇头,看着良辰和自己对视的漂亮眼睛。
从那眼睛里头他没有看到丝毫恐惧的情绪。
“我在找人。”
“找谁?”
呕哑的声音和清甜的女童声在阴沉的李渡城废墟前一来一去的响起,神奇的驱散了一些恐怖的气氛。
“找一个能杀了无常鬼的人。”
“无常鬼是谁?”
“一个毒尸。”
“然后呢?你为什么要找人杀了他?”
“因为他是我儿子。”
因为是他的儿子,所以他才不能看着他变成尸人害人性命。只是他到底下不去手,所以终日徘徊在这里,寻找武功高强的侠士,帮他去城里杀掉那个已经变成无常鬼的孩子。
“其实现在来的人很少的,你只要在这里告诫路人就好了,让他们远离李渡城不久可以了,没必要非要让人杀了无常鬼的。”
良辰劝到。
“而且说不定那一天有了能够恢复毒尸的药,那个时候要是无常鬼死了,你儿子不也回不来了。”
慕容追风苦笑一声。
“会有那一天吗?”
“一定会的,而且就在不久之后。”
良辰的话很坚定,坚定的让慕容追风不由的开始相信。
由于他的好意,迟藿和卡卢比也就歇了进入李渡城的打算,转而向他问一些问题。
慕容追风守在李渡城很久了,久到他很清楚城里尸人的状况。
所以迟藿和卡卢比虽然是没有进入这个阴沉可怕的李渡城但也得到了很多情报。
和慕容追风聊了很久,天都开始慢慢的要暗下来了,他们于是就和对方告辞离开了。
离开之前迟藿给了他一根看起来很坚韧的绳子,对慕容追风说。
“有时候也不是不能把你妻子放出来,现在很少有人经过这里,我给你一条龙筋绳可以绑住她,如果遇见了能够驱散阴云的雨天,就把她放出来看看太阳,然后你们可以一起去看看你们的儿子。”
慕容追风看着这奇怪的一家三口离开,莫名的记住了这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迟藿和卡卢比带着良辰离开了李渡城,千万云南大理。
在那里此时聚集着大批前去营救五大掌门的江湖侠士。
在那里迟藿和卡卢比遇见了熟人。
应该说是陌生而又熟悉的两个人。
“小藿。”
一个和良辰差不多大的女孩叫住了迟藿。
她穿着蜡染的蓝色棉布衣裙,身上带着苗家女儿经常戴着的银饰,坐在一个巨大毒尸的肩膀之上,用当年那个少女常呼唤迟藿的语气,呼唤着她。
“曲云姐。”
迟藿看着她和他。
“还有小阿亮。”
“好久不见。”
她也用当初在忆盈楼里呼唤那个经常给她们伴舞的柔美女子,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少年的语气。
一如既往。
“我听长老说过,当年你是在被乌蒙贵抓去做毒尸实验,逃脱之后消失了踪影的。”
曲云坐在如今变成了德夯的孙飞亮身上,一边前进,一边和迟藿聊天。
“这些年我也在关注你的行踪,只是一直都没有消息,没想到再见时,你连女儿都这么大了。”
曲云看着迟藿牵着的良辰,面露欢喜。
“她长得可真好看。”
连德夯也同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送给你。”
曲云从手上褪下来一只精致的银手环递给良辰。
“这就算是曲云姨姨送的见面礼。”
良辰笑嘻嘻的道了谢。丝毫不在意曲云和她差不多大的外形。
“谢谢曲云姨姨。”
“等回去之后我给良辰做一个笛子吹。”
德夯难得开口,当初在七秀坊时迟藿对他很好,是难得的不把他对曲云的爱慕当做是小孩子的喜欢的人,两个人相处的也很愉快。
如今看迟藿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他也不由的感叹时移世易。
他当初为了师姐毅然投身炼毒池,一开始是失去了全部记忆,连话都不会说的,不过这些年由于五毒教对尸典的研究的突破,他也渐渐找回了神智。
现在师姐依旧在找着能让他恢复正常的办法,可是他并不奢求,只希望自己能一直陪着师姐就好了。
“谢谢阿亮叔叔,叔叔好温柔。”
曲云和孙飞亮把迟藿当做是普通的孩子来看,看着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对着异常的他们如常的态度,他们恍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什么都没有改变的时候。
“对了,小藿怎么会来这里?”
曲云的消息并没有很灵通,对于迟藿在边关做出的壮举并不清楚,还以为迟藿依旧是那个没什么武功的女孩子。
虽然身边有卡卢比,但是带着孩子来这里,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自然是来报仇的。”
迟藿这么回答。
乌蒙贵当初抓了她,这笔账还是要算算的。
而对于迟藿当初被掳走差点被乌蒙贵做了毒尸实验,卡卢比怒而闯进五毒教的事情,曲云当初已经听长老艾黎说过了。
“长老不止一次和我说,当初你走之前留下的诅咒灵验了,几年后我娘失踪,乌蒙贵叛教,尸人霍乱。”
曲云知道其实现在五毒的境况和迟藿的关系不大,只是当初的确两个人在他们那里受了委屈。
“你的留下的话其实是警示,不过当时我娘他们没有人在意而已。我知道其实如果我娘肯再深究,说不定就不会酿成如今的惨剧了。”
曲云叹了一口气。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要替他们给你道个歉,也要谢谢你。”
迟藿闻言笑着对曲云说。
“现在道谢为时尚早。”
她看着已然和当初那个俊秀少年迥然不同的孙飞亮。
“等到你觉得自己很幸福快乐的时候,再和我道谢也不迟。”
迟藿和卡卢比跟着五毒教来到了困着五大派掌门的烛龙殿门前。
那时门前已经聚集了大批前来的各门派弟子,而曲云这次来一则是听说自己的母亲其实是被乌蒙贵所囚禁,二来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东方宇轩也被暗算抓来。
自己的两个亲人都被抓,她自然要出手。
迟藿和卡卢比穿着披风,遮挡身形,迟藿有意看向纯阳派那边。
就看为首的除了一位身宽体胖的笑面道士以外,还有一个清冷的道姑。
她长得很美,迟藿就多看了几眼。
“怎么了?”
卡卢比背着良辰,牵住迟藿的手关心的问。
迟藿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
“没事。”
几派弟子营救掌门,几位掌门悉数被救出来。这个过程迟藿和卡卢比并没有怎么参与,主要是因为曲云吩咐五毒教弟子多照顾迟藿她们。
也因为有了五毒弟子的掩护,李承恩这才没有发现再次失踪的乐神现在竟然已经混进了他们的救援队伍里头。
几位掌门被关押的地方各不相同,但是好歹算是救了出来。
救纯阳派掌门李忘生之时,已经离开纯阳很多年的谢云流还出来怒刷了一把存在感。
于是最后,大家就站在一道大门前,只要打开门就能见到烛龙殿副本的最终boss乌蒙贵了。
只是这道门尤其坚固,废了好大的劲,最后还是靠着几位掌门把内力灌注在孙飞亮的身上,让他撞开的。
打开门,找到乌蒙贵时,五毒教前教主魔刹罗和方乾已经在了。
曲云上前认亲。
乌蒙贵再开嘲讽,戳起了曲云的心窝子,对孙飞亮说。
“想不到当初那个俊美的小子,现在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曲云气急,混战开始。
乌蒙贵不知道为什么武功大涨,孙飞亮曲云皆不是对手。
而方乾还要为魔刹罗祛除身上的蛊毒,无暇分心。
而这个时候唐门的唐老太太和塔纳族首领唐书雁赶来加入了混战。
乌蒙贵看人越来越多,冷哼一声。
让他的女儿玛索替他阻挡。
“小邪子,咱们走!”
迟藿一惊,这才注意到乌蒙贵身边跟着的那个已然不再是普通人的少女。
“铮!”
琴音响起,音波挡住了乌蒙贵的去路。
“乐神!”
李承恩一声大喊直接让迟藿掉马了。
于是迟藿就不再矫情,直接现身拦在乌蒙贵和小邪子面前,摘下了自己的斗篷帽子。
“是你!”
乌蒙贵显然还记得迟藿这个当初差一点毁了他计划的女人。
“是我。”
迟藿抱着自己的琴,对着乌蒙贵冷笑。
“小邪子!这是你的娃娃吗?”
良辰趁着大人们针锋相对的时候,从怀里拿出那个布娃娃对乌蒙贵旁边的少女问道。
就看面无表情的小邪子的脸上渐渐出现了迷茫的表情。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接那个布娃娃。
“那孩子身上有剧毒!”
曲云连忙提醒。
就看泛着青色的手从白嫩的小手里接过那个布娃娃。
并没有碰到良辰。
“小邪子!杀了他们!”
乌蒙贵对小邪子下命令。
小邪子是他千辛万苦练出来的毒神,绝不能让她恢复自己的意志。
“小邪子,你父母在李渡城里等着你回去。”
迟藿如此对小邪子说。让她再一次停了下来,无视了乌蒙贵的命令。
乌蒙贵大怒,直接准备出手。
“当年你侥幸逃走,如今偏要回来,找死!”
他武功诡秘,连唐老太太出手都只能轻伤,根本拦不住。
李承恩和叶英同时出手,铁枪和剑气同时攻向乌蒙贵。
李承恩是因为知道迟藿是力挽大唐颓势的人,所以绝不想她出意外,而叶英则是念及年少时候的交游之情。
李承恩也是有些紧张过度,忘记了迟藿把安禄山炸上天的光辉事迹。
不过李承恩和叶英刚刚给孙飞亮传功让他打开了石门,此时功力不如全盛时期,这一出手很可能被乌蒙贵躲过去。
迟藿依旧很危险。
“咚!”
巨大的碰撞声在空气里荡起,乌蒙贵往后推了十来步。
迟藿面前的空气中荡起金色的波纹,渐渐归于平静。
而迟藿旁边没人注意的良辰手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武器,对着乌蒙贵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道蓝光发出,就听一阵雷电噼里啪啦的声音。
乌蒙贵全身焦黑,顶着一个爆炸头晕了过去。
“阿爹!”
玛索连忙上前查看。
迟藿看着乌蒙贵笑的灿烂。
“我回来可不是找死。”
烛龙殿一站,天一教全军覆没。
可是毒神小邪子成了一个问题。
她心智不全,如果放任,被有心之人控制,那后果会变得很严重。
然而她又满身是毒,很难安置。
就在大家讨论小邪子的时候。迟藿表示大家稍安勿躁。
“我有办法,请大家先等一下。”
迟藿一开口,毕竟是怼翻乌蒙贵的存在,所有人都给面子的安静了下来。
然后迟藿就在众目睽睽之中走到了窝在角落里说话的唐老太太和唐书雁。
“书雁,和我回去吧!”
唐老太太对着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可怜孙女说。
“奶奶,我如今这幅样子,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唐书雁摇了摇头。
“听说你是塔纳族的首领?”
这时候迟藿走过去硬生生拆散了人家祖孙的悲惨氛围。
“你有事?”
唐书雁面露戒备。
迟藿并不介意对方的警戒。
“你既然是首领,那么一定会知道塔纳之中有哪些是想要重新变成人类的了?”
唐书雁冷哼一声但还是回答了迟藿的问题。
“塔纳一族,没有不想重新变成人类的。”
迟藿点了点头。
“那我就知道了,如此也方便了许多。”
“你什么意思?”
唐老太太察觉到了迟藿话里头的深意,有些不可置信的激动。
“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应该变得更美好才行。”
迟藿看着灰蒙蒙的天。
“这一天,我也等了好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补偿给大家啦。
么么哒,大家早点睡吧。
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