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岛常年花开不败, 迟藿他们到的时候, 远远的就看到了岛上被灿烂的桃花包围着。
“你们此路舟车劳顿, 我已经让哑仆收拾好了房间给你们。”
黄药师带着黄蓉, 旁边还跟着带着女儿的曲灵风, 还有陆乘风的儿子陆冠华再一边就是林熙带着林乐,一群人就在码头等着他们,一下船, 作为主人的黄药师就上前招呼两个人。
而林熙则和林乐则走到了迟藿身边,林乐站到卡卢比旁边, 卡卢比抬手摸了摸林乐的头发。
孩子长的快, 不过两个月就长高了一些。
“劳烦你了。”迟藿对黄药师道谢。黄药师点点头并不多说什么客套话。
目光触及两人身后的孩子们。
良辰他熟悉,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宝贝疙瘩, 八岁之时就能和他在文学武功上有来有往,又有这一对强悍的父母教导, 怕再长大一些, 江湖上就再没有人能够直面其锋芒了。
小姑娘李莫愁模样长的讨人喜欢,看着也挺机灵,据说根骨也是上佳,若是给自己做徒弟他也欢喜。
而那个半大的少年, 资质不算差, 但是别说是良辰, 就是和李莫愁比起来也稍逊一些。倒是看起来心思活泛,眉宇之间也透着一股坚定和强韧,想来心性不弱, 若是好好教导也是个好苗子。
知道欧阳克身份的黄药师幸灾乐祸的想。
幸亏是带出来了,这样的孩子跟着卡卢比,总比跟着欧阳锋更有前途一些。
“多日不见,黄岛主气色更胜往昔。”
良辰牵着李莫愁,对着黄药师甜甜一笑。
“良辰小友亦是。”
“这是小莫愁。”
“黄叔叔好。”
小莫愁礼貌的对黄药师作揖,看起来可爱极了。
“蓉儿一直很想你,如今又来了一个小妹妹,就要辛苦良辰带着妹妹们了。”
“这没什么。”
良辰说完就拉着小莫愁去找黄蓉了,再加上曲灵风的女儿曲灼华,良辰带着几个小姑娘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见过黄前辈。”
欧阳克彬彬有礼的对黄药师行礼。
“尚可。”
黄药师点点头,指着旁边的陆冠华说。
“这是我徒弟曲灵风,还有另一个徒弟陆乘风的儿子陆冠华。乘风在外有事,还没有回来。”
就看曲灵风和一个俊朗的少年上前来对着迟藿和卡卢比行礼。
“见过两位前辈。”
“和蓉儿一起的女孩儿是我另一个徒弟曲灵风的闺女曲灼华,如今桃花岛上热闹了不少,你们两个带着孩子想住多久都可以。”
“那就叨扰了,林熙和林乐这段时间也多亏了你照顾。这些东西就算是给晚辈们的见面礼了。”
迟藿拿出出海前准备好的礼物给了黄药师。
里头是一些疗伤圣药和精细的小玩意儿。
黄药师也不推脱,高兴的收下了。
一行人离开了码头,走进了桃林之中。
于是桃花岛之中住下了天南海北这样的一群孩子。
他们的人生原本不应该这么早的就出现交错,但是有时候也可以期待一下交错的人生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三年就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例如越来越喜欢缠着林乐的黄蓉,还有习惯带孩子的欧阳克,和良辰还有黄蓉学的越来越精明莫愁。
还有即将带着良辰离开的迟藿和卡卢比。
良辰已经十二岁了,依旧还是个小女孩,可却变得娇俏了许多,初现风华,只是因为内里还是一个实际上无性别的系统,所以完全没有性别意识,经常一个人干翻联手的欧阳克林乐还有陆冠华。成为了岛上一霸。
“这三年太过叨扰了。”
一家三口站在来时的码头对着来送别的人告辞。
三年的时光过的很快,仿佛稍纵即逝。毕竟是待的时间最长的时空,即使迟藿和卡卢比已经习惯了分离,也会觉得不舍。
“莫愁记得,以后每年要去终南山一趟看看你姨姨,给你一个有趣的提示,有空去古墓里头摆着石棺的房间里头看看,最后一个棺材里有秘密。”
已经快要八岁的小莫愁含泪点头。
她这些年留在桃花岛上,但是每年迟藿和卡卢比都会带着她去一趟终南山见一见古墓派掌门。
一开始对方还冷着脸,后来就还是让带着各种各样礼物的莫愁进古墓里住上几天。
莫愁所学的很杂,有迟藿教的,黄药师教的,还有古墓派的一些功夫,虽然都说杂而不精,但是莫愁天赋很好,以后成就绝不会低。
“克儿也是,你离家三年,如今功夫也算小有所成,也该回去见见你叔父了,这几年都是书信来往,好歹也让他看看你现在如何了。”
“是。”
欧阳克对着卡卢比和迟藿深深的鞠了一躬。
“小熙。”
迟藿叫了一声正在发呆的林熙。
她似乎有些恍惚。
“师父,一定要走吗?”
“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现在你已经完全能够独立了,无论以后的路怎么走,你记得随心就好,开心最重要。”
林熙含泪点了点头,旁边几乎已经成长为大人的林乐扶着她。
“阿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很好,一定能好好的照顾你的。”
迟藿这一次离开,其实最放心不下的不是几个孩子,而是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林熙。
她穿越而来不久就遇见了他们,虽说那时能相伴相靠,可是现在就要留她一个人了。
“嗯。”
林熙努力笑了笑,明明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依旧很美,美的如同二十岁的花季少女。
“如此,各位保重。”
迟藿和卡卢比坐上了离开桃花岛的船,也踏上了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的旅途。
四起的烽烟遮盖了天空的颜色,潼关城门之下堆满了将士们的尸体。
远处似乎有胡琴悠扬的悲鸣传来。
数十万的天策军并大唐将士,此时不过剩下八千。
“曹将军!潼关守不住了,咱们撤退吧。”
那是一位唐军战士,他看着城下自己曾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此刻倒在地上,连曝尸荒野,连一处埋骨之地都没有。
铁骨铮铮的汉子第一次说出了退缩的话。
他老了,也心软了,不想看着剩下的孩子们再继续送死。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将军。
几乎是老泪纵横。
曹雪阳叹了一口气,站在领军台上。
“将士们!如今大唐陷入危机,潼关眼看守不住了,我曹雪阳不强求大家留在这里送死,但是必须有人留下来断后。”
曹雪阳深吸一口气。
“你们谁愿意留下陪我断后!愿意留下的站起来。”
“将军!你还是先撤退吧,我留下断后。”
曹雪阳摇了摇头,看向台下,这一看,从来不流眼泪的女将军红了眼眶。
八千将士站起来的十之八/九。
“强子!你奶奶个腿!拉老子站起来!”
那是一个断了腿的天策将士,他对着独自站起来的兄弟痛骂。
“我天策只有战死的兵!反正我也也不一定能活下去,我宁愿陪曹将军断后!”
“安静!”
曹雪阳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着的。
“我知道兄弟们的心,但是我们不能都死在这儿!是父子的,父亲留下!是兄弟的哥哥留下,健康的离开受了伤的的留下。”
“哈哈哈!强子,你就看着吧,我就是腿断了,也能比你多杀几个狼牙军。”
断了腿的士兵笑得夸张,他旁边的人红着眼,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你个混蛋!”
曹雪阳转过身,对旁边一直以来支持他们的万花谷弟子鞠了一躬。
“万花的情义我天策铭记于心,如今潼关被破在即,请你们跟着将士们撤离潼关。”
儒雅的黑衣的青年一笑。
“我们早在出谷的那一刻就再也不是万花弟子了,如今我们也是着军队的一份子,要留下来断后怎么能不算我们一份呢?”
谁都知道这是一场必死的战争。
争着留下来的人却很多。
曹雪阳看着朱剑秋带兵撤退的背影,看着身后陪着自己的八百名将士。
有老,有弱,有病,有残。
而自己即将和他们一起伴随着烽烟打完人生中最后的一场战役。
“将士们,请饮。”
曹雪阳捧着一碗酒一饮而尽,士兵们同样一饮而尽。粗瓷的碗摔在地上,接二连三的发出清脆的响声。
“长河落日东都城,铁马戍边将军坟,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长.枪独守大唐魂!”
“长.枪独守大唐魂!”
铁马金戈的声音从曹雪阳的身后传来。
狼牙军已经逼近城下。
曹雪阳拿起自己的枪,大喝一声。
“将士们!”
“迎敌!”
如果注定要死,那便让她死的再慢一些,为撤退的兄弟们再多争取一些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第二更,么么哒,可以明天再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