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精致的亭台水榭此时像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 莲池里头的荷花荷叶无一幸免, 水台之上杯盘狼藉。
    迟藿慢悠悠的转着毛笔, 就看原本已经咽了气的阎铁珊咳嗽了一声。原本没了呼吸的人又开始喘气了。
    迟藿走过去拿着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阎铁珊嘴里, 就看那濒死的人的呼吸渐渐平稳, 最后挣开了眼睛。
    迟藿这活死人的手段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阎铁珊活了过来,自然是一切都好说了。
    而作为阎铁珊的总管的霍天青的神色却晦涩不明。
    阎铁珊告诉陆小凤,那丹凤公主和所谓的大金鹏王所说是他们几个不愿意复国的说法是假的。
    “我们曾找过王子, 是他自己贪图享受不愿意复国的。”
    阎铁珊的话不像是作假,那就有可能是丹凤公主和大金鹏王在说谎。
    陆小凤被变得更加麻烦的事件弄得不停叹气。
    “提醒你一句, 霍天青有问题, 不过既然西门吹雪来了,想来之后应该也没有需要我们再帮忙的了。”
    迟藿看着被剃掉胡子的陆小凤忍着笑说。
    “我觉得你没有胡子的样子还不错。”
    陆小凤又叹了一口气。
    “没有胡子的陆小凤就不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了。”
    他苦笑着说, 没有问迟藿是怎么救回阎铁珊的。只是离开了阎铁珊的家,一行人到了陆小凤他们下榻的客栈。
    “良辰, 还记得我吗?”
    花满楼问坐在卡卢比怀里的良辰。
    一般孩子的记性差, 可是良辰可不会忘记这个如沐春风的男子。
    “啊。”
    花满楼。
    得到了良辰的回应,花满楼笑的很温柔,卡卢比就把良辰放到了花满楼怀里。
    花满楼摘下丹凤公主归还了的玉佩逗良辰玩。
    卡卢只顾着对迟藿,总会让人有一种花满楼才是良辰的亲爹的错觉。
    “说起来, 你们可真的是姗姗来迟, 要不是我又请了西门吹雪, 怕今天我和花满楼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陆小凤开玩笑似的吐槽。
    “总不会那么惨,最多就是被赶出去而已。”
    花满楼毫不犹豫的戳穿陆小凤。
    陆小凤哂笑。
    “说吧,想知道什么?还是想让我们帮什么忙?”
    陆小凤听迟藿这么说了露出得逞的笑来, 虽然被花满楼拆台,但好歹是达成了目的不是,于是就问迟藿。
    “你知道青衣楼楼主是吗?”
    他如今怀疑事情所有的推手其实是青衣楼的楼主,只要知道青衣楼楼主的身份,那就可以把谜团解开大半了。
    “知道啊。”
    迟藿的话音刚落,两枚细小的针穿过纸窗冲着迟藿和花满楼怀里的良辰而来。
    “叮。”
    卡卢比拿一双筷子挡下了这两根毒针。
    身影消失再出现时,就抓住了偷袭的上官飞燕。
    “你是谁?!”
    陆小凤看着跪在地上的美女,心里感叹着真是蛇蝎美人。
    “她是上官飞燕。”
    花满楼凭着气息认出来了上官飞燕。
    这时这个长得极美的女人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看着陆小凤和花满楼,也没能阻止掉坐在座位上喝茶的迟藿说。
    “青衣楼主是霍休。”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没死掉的阎铁珊,独孤一鹤和陆小凤一起去了青衣楼找霍休对峙。
    霍休本来想把他们困住,却因为朱停在机关上做了手脚而困住了自己。
    大金鹏朝最后的血脉丹凤公主和十三代大金鹏王也被他和上官飞燕联合杀掉了。
    大金鹏朝的复国也就像是被风化的石头,变成了沙粒被风一吹就消散不见了。
    究其根本,其实也不过是对财宝的争夺罢了。
    事情结束的很快,大家就各回各家了。
    说是要让花满楼帮忙带孩子,其实也是在开玩笑,良辰又不是真的普通的孩子,要是还把她扔给花满楼,估计她能无聊死。
    “良辰,你现在已经和我重新建立了联系,那直播间里的世界呢?”
    “星际位面已经重新连接了,简易版直播系统取消。”
    迟藿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头还是挺不舍的,因为她对现代的观众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又想起来自己之前失忆的时候掐着点直播挣点数,倒是有些怀念。
    三个人找了花满楼的小楼旁边的小院住下,看着良辰慢慢的一点点长大。
    小孩子几乎一天一个样儿,迟藿热衷于给良辰打扮,虽然良辰十分抗拒甜美的公主装。
    这让迟藿觉得很可惜。
    而陆小凤是个浪子,四处漂泊,也难得见到他,只是等他需要帮忙的时候,他肯定是会找上门来的。
    这期间迟藿和卡卢比没少托他的福出名。
    活死人医白骨的神医迟藿。
    身法诡秘武功深不可测的夜帝卡卢比。
    幸而卡卢比使得是双刀,在剑道盛行的江湖里不会总是有人上门邀请比剑,还是以生死相博的那种。
    只是一年之后两个人就突然消失在了江湖里头,只留了一张纸条给朋友。
    “我们回家去了,保重,勿念。”
    那时去找人的陆小凤扑了一个空,突然想起来第一次遇见迟藿的时候她所说的话。
    她那个神秘而遥远的故乡。
    最后喝光了迟藿留下来的美酒,抹抹嘴,继续探案去了。
    至于后来总是有人找不到迟藿治病所以让陆小凤总是被追着问迟藿和卡卢比的去处,甚至因此掺和进各种麻烦什么的,那就是陆小凤自己需要去解决的事了。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被朋友坑了。
    而说是回家的迟藿和卡卢比则是开启了新的旅程而已。
    华山之巅,有五个人几乎同时爬上了山顶。
    “大家轻功都很不错,我们几个应该算是并列第一到达山顶的吧。”
    此时还算是年轻的洪七公拿着打狗棒,笑呵呵的说。
    王重阳赞同,周伯通也跟着师兄附和,欧阳锋冷哼一声,黄药师没说话。
    然而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有人先他们一步到达了山顶。
    就看到一男一女坐在地上,支起篝火在烤肉,奇异的香味飘了老远,引得比轻功爬了半天山的五个人都感到了饿。
    这一男一女就是迟藿和卡卢比了。
    迟藿拿出辣椒粉和孜然撒在羊肉串上,火舌舔过羊肉,迸发出绝佳的肉香,就更勾人了。
    “不知两位是何时到的华山山顶?”
    王重阳彬彬有礼的拱手问。
    “就在刚刚,一炷香之前吧。”
    迟藿回答。
    “之前并没有看见两位。”
    黄药师过目不忘,如果之前见过他们俩,以卡卢比的样貌,他绝对不会没有印象。
    “我们也没见你们呀。”
    迟藿的回答让他们都以为他们俩其实是提前上山的,所以才比他们快,不过想来武功应该也不错才对。
    而事实上迟藿和卡卢比就是一炷香之前到的华山脚下,然后花了两分钟上来的。
    主要是迟藿准备在华山顶进行吃播而已。
    五个人里头比较放松的应该就是欧阳锋了,毕竟卡卢比看样子是西域人,和他多多少少也沾点关系。
    “小娘子这羊肉烤的真香!”
    洪七公则早就忍不住流口水了,都把比武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只想着怎么能弄到烤串尝尝了。
    而且迟藿不仅烤了羊肉串,还有蔬菜串,菌菇串,脚边还放着两罐酱料,这姿态像极了过来郊游的。
    “相遇就是缘分,要是不介意可以坐下来一起尝尝。”
    迟藿大方的邀请几个人一起烧烤,拿出自己还没烤的材料分给几个人,让他们自己烤。
    几个人稍稍思考一下,在洪七公的催促下也坐了下来。
    他们几个除了洪七公和周伯通都算是精通医理,食物有没有问题还是能看出来的。
    就是戒心最重的欧阳锋都在小心翼翼的试探之后敞开了肚子开始吃。
    于是在比出天下第一之前,未来的五绝就先坐在一起撸了一顿串。
    “妹子的酱料坐做的可真是好!让人回味无穷。”
    洪七公吃的满面红光,不停的对迟藿夸赞。
    毕竟是系统出品,完美品质自然没得挑剔。
    吃完了东西几个人该比武还是要比武的。
    对此迟藿和卡卢比就不参与了,收拾好东西对几个人告辞了。然后运起轻功直接离开了华山山顶。
    看着两个人不过片刻就隐匿在山脚的身影,五个人都沉默了。
    华山比武,出名的不仅有五绝,还有两个在华山山顶烧烤的两个过路之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突然有点事情,加更先欠着,明天给你们日万补偿,后天我也尽量日万。
    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