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猴子!”
    陆小凤狂追着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一边笑话陆小凤一边狂奔。
    “死小鸡, 你抓不到我!”
    陆小凤一个加速, 抓到了司空摘星的肩膀, 司空摘星叫了一声, 脱了外套又跑了。
    陆小凤气的把衣服扔在地上。
    “这个死猴子,上哪里闭关提升轻功去了。”
    他追了这么久,都从山东追到江苏了还没抓到, 也不知道迟藿等没等急,毕竟那个盒子看起来对迟藿还是挺重要的。
    不过陆小凤也是有点疑惑的, 明明迟藿当时抓住了司空摘星, 看那手法应该武功不低,为何后来一愣神还是让司空摘星得手了呢?
    “陆小凤。”
    有人叫了陆小凤一声, 他扭头一看就看到了一身飘逸黑衣,灰发赤眸的卡卢比。
    “良辰她爹!”
    陆小凤表情一下子就亮了。
    自从那日他和卡卢比喝了一次酒, 发现卡卢比已经完全失忆了之后, 他就带他去认识了花满楼,还送了他五百两银子。
    因为他连名字都忘记了,只记得女儿的名字,所以陆小凤就叫他良辰她爹。
    据花满楼说卡卢比最近在做赏金猎人,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陆小凤, 还你的银子。”
    卡卢比刚刚做完任务领了银子, 正巧碰见陆小凤,就想把陆小凤之前借给自己的银子还给他。
    “银子可以不用还,你帮我抓住前面那个死猴子, 从他身上拿到一个皮套黑盒子就行了。”
    卡卢比闻言点了点头,运起轻功,顷刻间就不见了身影。
    陆小凤留在原地往天上眺望。
    “良辰她爹的轻功无论看几次都觉得不可思议呀。”
    “死猴子,你这下跑不掉了吧!”
    没过一会儿,卡卢比就逮住司空摘星,回到了陆小凤待的原地。
    “死小鸡!你让夜帝来抓我!这不公平!”
    司空摘星不甘心的叫嚣。
    卡卢比做赏金猎人,两个月官府里的大半通缉犯通通落网,大多是已经在逃很多年,武功深不可测的案犯。因为总是一身黑衣,神出鬼没,所以很快江湖上就送他称号为夜帝。
    陆小凤不上他的当。
    “轻功可以以后再比,你拿了人家姑娘的东西可是要赶快还的。”
    说着,他就从司空摘星身上搜出来了迟藿的手机。
    旁边的卡卢比突然变了神色。
    那东西他看着十分眼熟。
    放了司空摘星,陆小凤正准备去找迟藿。
    “这次多谢良辰她爹你了,你任务做完,是要回花满楼那里接良辰吧。”
    “先不回去。”
    “阿嚏!”
    鲜花小楼里头,正窝在花神怀里看花花的良辰打了一个喷嚏。
    “良辰可是着凉了?”
    花满楼摸了摸良辰的小手,就把她抱回了屋里头。
    好不容易放了一会儿风的良辰欲哭无泪。
    宿主!你快回来!我宁愿变成猫,自由自在的也比做一个只能在床上爬的人类好!
    就在良辰感叹自己失去自由的悲惨人生的时候,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响起来。
    一个妙龄的女子出现在了小楼里头。
    她的目标就是花满楼。
    场景再次转换到陆小凤这边,卡卢比说自己先不回去接良辰的时候,陆小凤以为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你要去哪里?还有任务?”
    卡卢比看了一眼陆小凤手里的手机。
    “我和你一起去把东西物归原主。”
    于是就这样出现了上一章,和迟藿一眼万年的画面。
    迟藿和卡卢比对视良久,陆小凤在一边都觉出不对劲了,迟藿才红着脸扭过了头。
    “谢谢你。”
    “嗯。”
    卡卢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迟藿,一秒都挪不开。
    难道不应该谢谢我吗?
    陆小凤吐槽。
    人的缘分就是奇妙啊,自己认识的两个人竟然一见面就一见钟情了,也是难得。
    陆小凤觉得撮合一下也没什么。
    “这次多亏了良辰她爹,不然我估计还得再迟一些才能把东西要回来。”
    迟藿突然抬起头盯住了陆小凤。
    旁边的卡卢比也盯住了陆小凤。
    陆小凤觉得突然压力山大。
    “良辰她爹?他有…孩子了。”
    迟藿觉得自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几乎在滴血。于是就下意识忽略了良辰这个名字带来的熟悉感。
    陆小凤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貌似说了不该说的话。
    “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我去找花五哥说说话。”
    陆小凤跑了,迟藿捏着手机的手关节都已经泛白了。
    “你有孩子了,那孩子的母亲?”
    “我不记得了。”
    “哦。”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卡卢比看着迟藿突然开口说。
    “那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迟藿猛的抬起头,艰难的控制住自己想要点头的**,什么话也没说,和卡卢比对视着的眼睛快速的蓄满了泪水,最后什么也没说,就跑了。
    卡卢比看人都跑了,就追啊,这通追上了,迟藿又伤心又生气,一怒之下原本遗忘但是身体记住了的武功就使了出来。
    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这边陆小凤去找花满庭,还没说两句话,花满庭就收到了信鸽传来的花满楼还有良辰突然消失的消息。
    陆小凤就急忙去找卡卢比,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跑到了城外,就看到卡卢比和迟藿刚刚还一见钟情呢,一这会儿就打的不可开交了。
    而且还是那种他不太好插手的级别。
    “别打了!良辰和花满楼不见了!”
    卡卢比没什么反应,倒是迟藿听见了一愣,疏忽间被卡卢比抓住手抱在了怀里,死活不松手了。
    “你还是人吗?你孩子都出事了,你还有心思泡我!”
    迟藿气的脸都红了。
    “她不会有事的。”
    卡卢比非常笃定的说。
    迟藿冷哼一声,踩了卡卢比一脚。从他怀里头脱身。走到陆小凤面前说。
    “或许我知道花满楼在哪里。”
    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很在意那个叫良辰的孩子,难道是因为太喜欢她爹了?
    迟藿偷看了一眼卡卢比,被敏锐的卡卢比发现了,对迟藿显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吓到了一边从没见过卡卢比笑的陆小凤。
    迟藿扭过头,心想花满楼失踪的事件纵观陆小凤传奇全书,也只有大金鹏朝这一个案子里出现过,目标锁定自然好找。
    自己就帮这个人把孩子找回来,然后就不再见他,一个连自己孩子都不在意的人,且不论孩子他妈跟他感情如何,总不会更珍视自己的。
    事实上的确更珍视迟藿的卡卢比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迟藿在理智上判了死刑,他只是很想和迟藿在一起,连良辰都抛之脑后,就想一直陪着她。
    仿佛天生注定,他就应该陪着她一样。
    “对了,迟姑娘,你武功很高嘛,竟然能和夜帝打的不分上下。”
    陆小凤赶到的时候卡卢比其实是让着迟藿的。
    但是因为卡卢比平时就没有使出过全力,所以陆小凤就觉得两个人武功不相上下。
    而且迟藿的轻功看着和卡卢比的轻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就有意思了。
    迟藿听了陆小凤的话,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劲。
    对呀!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武林高手的。
    刚刚是,之前抓司空摘星的时候也是。
    难道是直播系统给的福利?
    看着迟藿迷茫的神情,陆小凤又问。
    “也许,迟姑娘是不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陆小凤的问题让迟藿陷入了深思,然后陆小凤又说。
    “夜帝也一样,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只是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母亲是谁也不知道,甚至是不是他的都不一定呢。”
    迟藿一听,扭头看了看卡卢比,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是要先看看那个孩子才行。
    “良辰,你饿不饿?”
    花满楼抱着良辰,用手去摸她的肚子。
    “呀!”
    不饿!
    良辰不开心的把自己埋进花满楼怀里。
    虽然她想出来玩,可是那个女人一看就图谋不轨,花满楼人不错,自己要保护他不要被骗才行。
    那个叫上官飞燕的女子自从来到鲜花小楼,就各种装小清新,试图给花满楼留下清醒不做作的印象,奈何良辰死活黏着花满楼。
    气氛稍微想要变粉的时候,良辰就大嚎几声破坏气氛,虽然成功阻止了花满楼对上官飞燕产生情愫,但是花满楼是一个老好人,在上官飞燕的恳求下,还是答应了和她走一趟。
    本来是想把良辰放在隔壁人家寄养,可是眼看着上官飞燕在私底下都对自己产生杀气了,良辰还不傻,怕上官飞燕趁花满楼不在拐回来干掉自己,就死活黏着花满楼。
    于是就和花满楼一起被请到了一座庄园里头,等着陆小凤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