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迟藿看了看面前四条眉毛的男子, 眨了眨眼睛把自己震惊的表情掩盖起来。
下意识的应了一下。
陆小凤坐下来, 然后就不拘小节的啃起来了猪耳朵。
他长得俊朗, 啃猪耳朵的时候算不上文雅, 也有一番爽快, 让人不经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小说里头写的那种潇洒的侠士吧。
“我去!这把cos的陆小凤我给两百分!”
“好帅好帅!”
“这是哪个coser,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注意过。”
弹幕疯狂刷起了屏, 迟藿默默地啃着猪耳朵,眼睛去瞟旁边的陆小凤。
手机虽然长得挺奇怪, 只是迟藿最近找了一个皮套给套上了, 外观上不眨眼睛,再加上手机屏幕也不大, 弹幕就更小,迟藿还挡在前面, 一般人离得远了也不会注意到, 所以迟藿才敢在街上明目张胆的直播。
不过要是有人坐在迟藿旁边,那就很大可能会被发现了。
而且陆小凤作为习武之人,眼力应该好,不会已经看见了弹幕了吧。
果然陆小凤没一会儿就注意到了迟藿摆在桌子上的手机, 最可怕的是他的视线竟然固定了下来。
“姑娘这个盒子很有意思啊, 上边还能变出不同的字出来, 我好像还看见了我的名字,而且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吗?。”
看来是看见了。
“哎呀!我还以为主播的设定里是不会跟我们互动的,这个coser是刚来不懂规矩?”
“对呀对呀!夸你长得好看!你长得好好看啊!请问你缺老婆吗?上过大学的那种。”
“陆小凤大人, 请允许我给你暖床!”
陆小凤看着屏幕里头变换多样的弹幕,新奇的猪耳朵都不吃了。
他笑出两个酒窝,对迟藿说。
“你这个盒子里的字的性格好像很奔放啊。它可以和人对话吗?”
迟藿忍住想要捂脸的动作,对陆小凤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陆小凤于是就看着手机问。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陆小凤的?”
陆小凤对弹幕的好奇不似作假,浑然他自己就是陆小凤一样的表现让观众们就开始怀疑了。
“咦!这难道不是故事,而是主播的设定。”
“胡子特征太明显。”
“一看你四条眉毛就知道你是陆小凤了!”
“屏幕好脏,让我舔舔!”
“怎么只有陆小凤,花满楼呢?花花在哪里?”
“有了陆小凤,那是不是以后我男神西门也会出现。”
“为叶孤城打call!”
陆小凤看着自己友人的名字出现在了弹幕里,就更加好奇了。
只是这个时候直播时间到了,直播间关闭,弹幕消失,迟藿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姑娘这个盒子可真是有趣。”
迟藿呵呵一笑。
“嗯,其实这是一个传讯器,里面的每一行字都是离我们很远的人发出来的,他们可以通过这个看到这里的情况,不过我们那边人性格比较开放一点,刚刚说的话应该都是在开玩笑,你不要介意。”
知道对方是陆小凤,基于对古龙大大笔下亲儿子的人品信任,再加上对方刚刚也已经发现了,所以迟藿就也不隐瞒,说了实话。
“我不介意,而且被夸好看我还是挺开心的。”
陆小凤又一笑,接受了迟藿的说法。
“只是有些好奇,这样神奇的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有一个朋友善于机关,可是在我看来就是累死他,也做不出来这样神奇的盒子来。”
“这个东西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做的,不过在我们那边还算容易买到。”
陆小凤听迟藿这么一说,眼睛一亮。
“那可否告知姑娘的家乡在何处?如果不方便告知的话,可以下一次也帮我捎带几个吗?”
到时候可以给花满楼他们一人一个,到时候比送信,让人传话可方便太多了。
就不给朱停了,容易被拆掉。
就在陆小凤算盘打的正响的时候,迟藿很遗憾的对陆小凤说。
“恐怕不行,我应该找不到回去的办法了。”
陆小凤对于不能有一个这么新奇好用的玩意儿表示有一丢丢的失望,不过也并不执着。
“对了,在下陆小凤,姑娘应该知道了,可我还不知道姑娘的名讳。”
“我叫迟藿,对了!”
迟藿突然想起来,既然这个世界是陆小凤传奇,那么就有花满楼,而花满庭又是花家老五,这么看…
“我想问你个事情,你认识花满庭花公子吗?”
陆小凤倒是稍稍有些惊讶。
“你认识花五哥?”
“那花满楼真的就是花满庭的弟弟了。”
她早就觉得花满庭的名字和花满楼的名字像兄弟了,结果还真的是。
“为什么我听你这话觉得你和花满楼更熟悉一些?”
陆小凤也是觉得迟藿身上充斥着满满的谜团了。
“你这么说也没错了,只不过我是听说过花满楼而已。”
迟藿挠挠头解释道,这就让陆小凤就更奇怪了。
花家七个儿子个个出色,都享有盛名,因为最年轻,花满楼算是里头最显山不漏水的,迟藿听过花满楼的事情,会比对已然成名已久的花五哥了解的更多?
就在陆小凤思考的时候,一个人和迟藿擦肩而过,就看迟藿出手迅疾,在陆小凤和那个小偷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住了小偷拿着迟藿手机的手。
我的天!
迟藿自己也懵了。
就在迟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偷一个闪身,夺过手机就跑了。
迟藿这下是真的慌了。
“完蛋了!”
她没了手机该怎么直播啊!而且刚刚到账还没捂热的两百点就这样飞了!
“迟姑娘莫急,我认识他,我去帮你把东西要回来。”
陆小凤追着那个小偷已经消失的身影飞奔而去。
“找到了以后我会去花五哥那里找你的!”
看着陆小凤的身影也消失了,迟藿无奈的只能先回去等消息了。
然而一整天,迟藿都没有等到陆小凤,反而是花满庭先回来了。
“迟姑娘。”
花满庭上午回到的别苑,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来见迟藿了。
“花公子有事吗?”
“只是这一次去巡视商铺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很适合你的发钗,所以想拿来送给你。”
花满庭拿出一个檀香木盒子,打开来,里头的蝴蝶发钗很是精巧雅致。
迟藿觉得有些话还是要早些说明白才行。
“花公子,这发钗不能收,其实我本来想要今天和你告辞的,在府上叨扰了这么久,我也是很过意不去。”
“迟姑娘言重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必这么客气。”
花满庭微笑的看着迟藿,语气很是温和,如果是一般的姑娘,估计很容易就会被这样性格温厚,样貌俊朗,身家不菲的男人打动的。
“况且我很喜欢迟姑娘,如果迟姑娘愿意住在这里一辈子,我会非常高兴的。”
花满庭看着迟藿,隐晦的表达出来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在她身上看到一丝羞怯的表情,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迟藿非但没表露出一丝娇羞,似乎还有些为难。
“这么说其实不太好,但是我觉得我需要和花公子说明白比较好。”
迟藿叹了一口气。
“我听说花公子之前成过亲,只是不幸夫人仙逝了。”
其实在古代,续弦和原配的待遇相同,如果男方是一个长相不佳,年龄太大,处境落魄,或者有原配留下的孩子,也许还有姑娘介意,可是花满庭和原配并没有孩子,以花满庭的条件,就算是千金小姐也不会介意去做续弦的。
他也没想过迟藿会介意。
“你介意?”
迟藿用非常非常真诚的目光看着他回答。
“我非常非常介意。”
不要说她歧视再婚,她只是感情洁癖严重而已。
花满庭和他原配妻子感情如何她不了解,只是死去的人总是会在活着的人心里留下痕迹,并且会逐渐美化,这一点活着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的。
迟藿其实对喜欢的人占有欲很强很强,不能忍受对方心里有别的人存在,她这么要求着自己的另一半,她也会这么要求自己。
一颗心只爱一个人。
花满庭笑容未变,只是眼睛里的温情慢慢消失了。
他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看迟藿如此坚决,就放弃了心里的绮念,只把她当做救命恩人来看了。
他一个掌控着大半个国家布匹生意的成功人士,还不至于没有一个小姑娘有当断则断的魄力。
他甚至挺感谢迟藿的坦诚和直白,在他还没有投入更多感情的时候。
“少爷!陆小凤少爷带着朋友来拜访了,说是要找迟姑娘。”
小环低头走过来说。
迟藿眼睛一亮,想着肯定是自己的手机找回来了。
“如此,那我就就先去见陆小凤了。”
花满庭对迟藿点点头。
“迟姑娘自便就是。”
姿态依旧温和,却不再有多余的亲切了。
迟藿对花满庭一笑,就去找陆小凤了。
“迟姑娘,你可知道为了要回来你的盒子,我可是累的不轻啊。”
陆小凤昨天为了追司空摘星,两个人跑了一天一夜,那死猴子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修炼轻功去了,长进不少,一时半会儿还追不上他,最后还是碰见了做完任务准备回江南的卡卢比,请他出手才要回了迟藿的东西。
“你的东西。”
一只手伸到了迟藿面前,那是一只白皙修长像是雕刻工艺品的手,上面放着迟藿的手机。
迟藿抬头望进了一双赤色的眼眸之中。
一眼万年。
作者有话要说:  哟哟哟!看不上结过婚的花满庭却看上了带着孩子的单亲爸爸,迟迟的脸估计在接下来的几章里头都是肿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