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迟藿扶着额头坐起来, 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 表情是非常惊讶的。
“什么情况?穿越了?”
迟藿摸了摸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被面柔软丝滑, 应该是丝绸的。
“什么情况?”
迟藿看了看床下, 竟然没有鞋子。
没有鞋子是想把自己封印在床上吗?那就太天真了。
迟藿光着脚踩在地砖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要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
细微的谈话声传进了迟藿的耳朵里头。
“少爷,那位姑娘还没醒,你要过去看看吗?”
“竟然还没醒吗?”
“大夫说没什么大碍, 应该很快就醒过来了。”
吱呀~
门被推开,迟藿坐在床上, 看着门口穿着长衫的大约将近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伸出手。
“你好。”
“姑娘你醒了。”
迟藿点点头, 刚刚听到了谈话的声音,她就立马着急忙慌的坐回了床上, 不然自己就穿一身睡衣光着脚在走廊上和人相遇也是挺尴尬。
“姑娘没事就好,之前多亏了姑娘从天而降砸晕了歹徒, 让我有机会等到侍卫的到来, 不然恐怕我这一次凶多吉少了。”
青年冲着迟藿拱手鞠了一躬。
“在下花满庭。”
“系统升级错误,意识分离…已脱离宿主,哔哔哔!系统陷入休眠,需要宿主重新启动…直播系统剥离, 转换机械模式, 机械模式下原先直播位面无法定位将随机选定位面, 待系统意识恢复才能重新连接。”
一大串信息在迟藿脑海里头响起来,迟藿的表情一时间变得难以言喻。
竟然还是系统流?
“姑娘哪里不舒服吗?”
青年关心的问。
“没有没有。”
迟藿回过神来,连忙摆手。
“只是我想问, 我之前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东西?”
花满庭转身对身后跟着的小姑娘说。
“小环,姑娘之前换下来的衣服在哪里?”
“我放在衣柜里了。”
小环走到旁边的红漆木衣柜旁边拉开柜子,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放到迟藿旁边。
那是一件看起来就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齐腰襦裙。
“我之前竟然是穿着古装?难道是魂穿?说起来好像的确比之前瘦了不少。”
迟藿翻了翻衣服,然后发现衣服下面压着一个手机。
好吧,估计不是魂穿。
“这个盒子是姑娘救了我之后凭空掉在姑娘身边的。”
花满庭看着迟藿手里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手机,眼里的好奇很好的收了起来。
这样精巧的盒子他从未见过,不过这是别人的东西,他就是好奇也不会表达出来。
“谢谢你了。”
迟藿拿着手机对花满庭道谢。
“姑娘不必客气,要不是姑娘,恐怕我这一次也是要命丧黄泉了。”
“呵呵。”
迟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花满庭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自己也不好一直待在姑娘的房间里,所以就吩咐叫小环的姑娘好好照顾迟藿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刚走没多久就听下人汇报,说是六少爷来了。
“五哥!你没事吧?”
大厅里花满阙看见花满庭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五哥,我早就说过你不会武艺,等我回来了和你一起去,你偏不听。”
花满庭温和的笑了笑。
“我这不是没事吗,那批货物事关重要,我不能耽搁。”
“你幸好没事,不然你让我们怎么办?”
花满阙看着花满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自从五嫂生病去世后,五哥越来越淡泊了,本来就是个大忙人,现在成了孤家寡人,就更是化身工作狂。父亲好几次劝他续弦,他都忙的连见人家姑娘的时间都没有。
算算五嫂已经过世有四五年了,只希望五哥赶紧能再找一个合心意的夫人好好照顾他。
说起成亲,家里头七个兄弟,也就只有七童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还是回去再让媳妇儿多操点心吧。
卡卢比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树林里头。
“嗯!”
他的头一阵眩晕。
“呜哇!呜哇!”
这该死的身体!
卡卢比睁开眼睛和躺在地上的小娃娃对视。
“哇!”
我去!宿主呢!我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定位错了!
良辰很方。
上个世界的时候他在升级,离开世界的时候刚刚因为升级出现了一些误差,导致他的意识和迟藿灵魂里的系统本体脱离。
时空跳跃也突然变得不稳定起来。
本来只要他跟在迟藿身边,迟藿清醒后他再次和系统本体连接上就可以了。
结果定位错了人,现在他失去了系统本体,只有意识,那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娃娃,什么都做不了。
要了命了,只希望卡卢比能尽快找到迟藿了。
卡卢比和良辰对视了几秒,把小娃娃抱在怀里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良辰觉得和卡卢比在一起只能算是有些方,但是和一个失去记忆的卡卢比在一块儿,而且自己又不能开口说话的时候。
那就是要完了。
更可怕的是卡卢比都失忆了,那体质还没有卡卢比好的迟藿现在怕不是成了傻子了。
因为卡卢比替自己承受了大部分时空乱流冲击,只是失去了一部分技记忆的迟藿表示自己很好。
不但不傻,还能套一下话。
迟藿在小环嘴里套出了现在是大庆四年,这里是花家在山东的花家别苑。
穿越了,身体应该还是自己的,貌似被绑定了系统,可是只是一开始出了一次声,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这都三天了,迟藿还是处在很茫然的状态里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去哪里。
迟藿在房间里发着呆,越想越迷茫的时候,那个一直黑着屏的手机终于打开了。
然而一打开就是一个直播间一样的界面,手机貌似开着自拍模式,屏幕上映照着自己清秀的脸。
良久有两条弹幕在屏幕上方飘过。
“古代主题?”
“吃的东西呢?”
迟藿终于发现了直播系统,而另一边卡卢比抱着良辰走了一段时间,走出树林,来到了一条热闹的小镇街道之中。
异常的发色眸色给他带来了一些路人的关注,更多的是姑娘们对于他冷峻精致容貌的感叹。
要不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恐怕早就有不少姑娘往他怀里塞手帕香囊了。
青年虽然身量很高,只是看起来很清瘦,神情又有些恍惚,怀里头抱着的孩子不过一岁的样子,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
这样的组合自然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一个男人飞快的从卡卢比旁边跑过,伸出手就把孩子给抢走了。
卡卢比楞楞的看着空空的怀抱,一点儿动作都没有似乎是傻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卡卢比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那个孩子又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因为迷茫,所以并没有对孩子被抢这件事有什么感触。
“哇!”
孩子的哭声响彻街道,非常凄惨,只是没人能听懂其中包含的悲愤。
卡卢比你这个混蛋!快救我啊!
在卡卢比还没有思考好自己要不要去追的时候,一个人从人群中飞身而出,直接拦住了抢孩子的人。
“抢钱我能理解,抢人家孩子就不好了吧。”
男人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男人看对方是个会武功的,知道这单成不了了,把孩子一扔,趁着对方去抱孩子的时候跑了。
有着两撇小胡子的男子抱着孩子走回卡卢比旁边,把良辰放回他的怀里。
“你的女儿很可爱,这小镇里鱼龙混杂,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
男子看卡卢比抱着孩子神情依旧恍惚,又摸了摸胡子,自动脑补了一大段悲伤的爱情故事。
卡卢比看着不是中原人,而这孩子看着虽然和他一样皮肤白皙,五官深邃,但是轮廓还是很柔和的,孩子的母亲应该是一个中原人。
估计是两个人相遇相爱,却又因为种种原因分离了吧。
“想想你的妻子,不管怎样都要振作起来。”
“妻子?”
卡卢比终于说了话。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女子形象。
看不清楚样貌,只能听见她柔柔的对着自己笑。
“要好好照顾良辰啊。”
那身影消失的很快,卡卢比不由的抱紧了怀里的孩子。
“我叫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不知道。”
陆小凤眨了眨眼睛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那你总不会也忘记自己女儿的名字了吧。”
卡卢比愣了一下。
“她叫良辰。”
“倒是个很好的名字,你要是不介意,我就和你交个朋友,请你喝酒怎么样?”
“嗯。”
两个人说着话,没注意到卡卢比怀里的小家伙扭动了几下之后震惊的表情。
什么!
我怎么变成母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哇咔咔!分开男女主成就g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