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令狐冲, 兄台好身手, 江湖相见就是有缘, 敬你一杯。”
    令狐冲拎着酒壶畅饮了一大口, 卡卢比看了他一眼。
    青年看着意气风发, 但是眉宇间凝结着丝丝忧愁,一看就知道是心中有郁结。
    卡卢比拿起茶杯意思意思举了一下。
    令狐冲笑了笑。
    “仪琳,咱们走吧。”
    “是!掌门。”
    一行人离开了客栈, 在一众秀美的身形当中,令狐冲的背影看起来即豪迈又孤寂。
    客栈中的江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去上嵩山参加五岳剑派的合并大会了。
    “感情这个事情吧, 向来最折磨人了。”
    迟藿对卡卢比感叹道。
    令狐冲对任盈盈有好感, 但是任盈盈毕竟是日月教的圣姑,他看不惯任我行, 于是离开了。
    此时,从小长大的家把他驱逐, 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小师妹嫁了人, 之前生死与共的红颜知己任盈盈也因为和他立场不同而分道扬镳,他在江湖中茕茕孑立,内心恐怕也是凄苦吧。
    “若是心坚定,便一点儿都不折磨。”
    卡卢比握住迟藿的手。
    “那是当然, 咱们两个可是两情相悦啊。”
    迟藿把钱放在桌子上, 和卡卢比走出客栈。
    还没有到中午, 此时天气还不算热,阳光倒是很充沛。
    “我记得我好久没有和你比过轻功了。”
    迟藿看着雄壮的嵩山,对卡卢比挑眉。
    “这是在山地。”
    其意义就是卡卢比自己比较有优势。
    “你说的不错诶, 这是山地,我比较吃亏。”
    “那咱们可以不用比,我带你。”
    卡卢比揽住迟藿的腰,脚下一个用力,两人就离开地面,原地的气劲停留了许久才散去。
    两个人遛了一圈嵩山,下山之时倒是遇见了渣男家暴的戏码。
    林平之的剑差一点儿就要捅进岳灵珊身体里了,被迟藿用石头给打了下来。
    “你们是谁!”
    林平之此时已经目盲,眼睛上绑着布条。
    岳灵珊本以为难逃一劫,却又觉得莫名的轻松。
    父亲岳不群变了,大师兄离开,林平之也变了,她早已因为短时间里大变的人生而不堪重负。
    “谁家的闺女都不是平白给你糟蹋的,就是她家人对不起你,她自己却是无辜的,你既然不爱她,不如离开,何必斩草除根。”
    “哼!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林平之对着岳灵珊恶狠狠的说,然后就拾起来自己的剑转身离开了,那背影秀气的都有些过分了。
    “我该怎么办?”
    岳灵珊身体瘫软在地,伏在地上失声痛哭。
    林平之刚刚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她,把她心里头最后的一点希望都给泯灭掉了。
    迟藿蹲下来,用手把她头上挽发的发簪抽下来,将她的妇人发髻改成少女髻。
    “如果人生不堪,那就别回头看,江湖之大,去哪里重新开始都可以。我刚刚看你的武功挺不错的,想来在哪里都能过得很好。”
    迟藿刚刚和卡卢比围观了一波大会的比武。
    岳灵珊的表现她都看了,知道这是一个很要强,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
    她未必对令狐冲没有情谊,只是如今这般情势,令狐冲的安慰,只是让她更加伤心而已。
    她知道自己早不是令狐冲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师妹,如今令狐冲对她的心未变,她却觉得自己不再值得了。
    所以才出剑伤了令狐冲吧。
    想让他离她远一些。
    岳灵珊最后做什么决定迟藿并不清楚,倒是离开的时候遇见了令狐冲和任盈盈。
    “又见面了。”
    令狐冲对着两个人一拱手,笑意爽朗,看起来开阔了一些。
    虽然在比武大会上他被岳灵珊刺伤,但是不管怎么样,任盈盈来找他,两个人破镜重圆就是好事。
    “既然如此有缘,不如我请你们去喝酒如何?”
    令狐冲拱手邀请。
    两个人相视一眼没有拒绝,一行四人就找了一家酒肆。
    卡卢比和迟藿都不怎么说话,令狐冲毫不在意,自顾自找着话题。
    “听说夫人是江湖上传说的伏羲琴主?”
    任盈盈的话一出,令狐冲就微微皱起了眉头,只是情绪很浅,很快就消失了,令狐冲不待两人回答,就想把话题转移开。
    他和两人相交并不是因为伏羲琴,只是觉得两个人之间气氛好,卡卢比又武功高强所以才起了结交之心。他知道两个人就是江湖上最近传言里身怀伏羲琴的人,只是并不打算问这个话题,免得让两人不舒服,坏了气氛。
    可偏偏任盈盈就是为了伏羲琴来的。
    “我是不是,圣姑难道不是很清楚吗?”
    迟藿微微一笑。
    “我现在这么出名,还不是得多亏了你的推波助澜。”
    任盈盈并不否认,只是有些担心的看向令狐冲,担心他不高兴。
    “我父亲现在已经病入膏肓,继续要伏羲琴治疗,我也是救父心切。”
    任盈盈没有否认,只是把自己的不得已说了出来,为自己的手段打上了柔光滤镜。
    她原先的想法是,迟藿和卡卢比武功高强,光靠他们肯定不够,如果动员了整个江湖倒是还有可能。届时只要能抢到伏羲琴,不论是谁,肯定都会两败俱伤,他们只要密切关注等着坐收渔利就是了。
    谁先到令狐冲会插过来一脚。
    “我不会救任我行的。”
    迟藿拒绝的很彻底。
    “你父亲的病是自己导致的,他之前害了的人太多,我不喜欢他,所以我不会救他的。”
    当日四人算是不欢而散了,只是任盈盈并不死心,后来又策划了几次计划但是都不等迟藿和卡卢比破解令狐冲就为此和任盈盈闹翻了。
    主要是任盈盈后面的手段有些激烈,令狐冲一开始还耐不住任盈盈的恳求去求过一两次,只是他并不喜欢勉强别人,迟藿不答应他就渐渐放弃了,本来想陪着任盈盈去找找别的办法,结果两人在这件事情上发生了分歧,令狐冲发现了任盈盈的计划,并不能接受。
    这一拖就等到了任我行去世的消息。
    任盈盈因为令狐冲的阻拦而心灰意冷,也不再纠缠迟藿和卡卢比了,回了日月教,令狐冲则隐居了。
    而迟藿和卡卢比本来是想赶回四川看滚滚的,结果半路又被人拦住了。
    任盈盈因为任我行的病重去世心灰意冷,心有怨怼,江湖上有关伏羲琴的消息越传越夸张。
    于是到底有一伙人就围住了迟藿和卡卢比。
    面前的江湖人很多,水平也参差不齐,倒是人非常多。
    迟藿懒得和这些自诩正义的江湖人扯皮。
    你们不是相见试一下那所谓的伏羲琴吗?那就让你们好好看看!
    迟藿拿出琴来,第一次用了它其中的装置,将范围调得最小,强度调到最大。
    先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雷电劈在地上,就足以把很多人劈成潇洒哥了。
    而后一场巨大的冰雹打的一群武林人鼻青脸肿。
    卡卢比撑着雨伞和迟藿两个人突然消失的事情更是吓得这群江湖人说是神仙显灵。
    后来有人笑话他们说,伏羲琴是上古神器,怎么也轮不到他们觊觎。
    作者有话要说:  结果这个世界还是没能看成滚滚呐!
    下个世界我要暂时分开男女主,毕竟马上要到双十一了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