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点点, 深林静谧, 橘黄的灯火驱逐了黑暗, 蓝凤凰醒过来的时候闻见了一股很香的味道。
    “你醒了。”
    迟藿端着碗走进来, 把肉羹放在蓝凤凰旁边的桌上。
    蓝凤凰被卡卢比给晕下了树, 一头栽倒在地,虽然是习武之人摔一下也没什么大碍,却也是昏迷了一段时间。
    “吃了东西就赶快走吧。”
    迟藿拿出调羹递给蓝凤凰。
    “好香。”
    蓝凤凰避开迟藿的逐客令不谈, 只是捧起饭碗来吃了起来。
    蓝凤凰是苗家女子,性格爽朗大方, 吃相算不上文雅, 却也不粗狂失礼。
    肉羹鲜香味美,蓝凤凰很喜欢, 不过一会儿就吃掉了大半。
    “大妹子,这肉羹好吃, 你是怎么做的。”
    蓝凤凰看迟藿好说话, 脾气看起来很温柔,就打定主意采用怀柔的手段。明明不过是和迟藿第一次见面,还交过手,此时蓝凤凰对着迟藿却像是对着隔壁邻居家经常结伴玩耍的妹子一样。
    “你喜欢?”
    迟藿挑了挑眉, 笑了。
    “那你的蛇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生前为你所驱使, 死后还能填饱你的肚子,让主人感到美味。”
    “什么!”
    蓝凤凰懵住。
    她的蛇都不是普通的蛇,身上都带着剧毒, 根本不能食用。
    “大妹子,你别骗我了,我的蛇身上都带着毒,吃下肚去,就是我这主人也得被毒死,你这肉羹根本就没毒。”
    “金银花,天麻…”
    迟藿陆续说了几味药材,蓝凤凰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来。原本她以为迟藿是在吓唬她,因为她的蛇毒性难除,所以并不觉得这肉羹真是她的蛇做的。但是现在她信了。
    那些蛇都是她花了大心思培育的,这次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迟藿,却没想到赔了夫人又折兵,嘴里鲜香的滋味还在,只是蓝凤凰的心里在滴血。
    “你既然醒了,也吃了东西,就赶紧走吧。”
    蓝凤凰看着迟藿有些疑惑。
    “你既然不想要被人打扰,为何不杀了我,放我回去,不怕我再带人来吗?此次派我来的可是日月神教的圣姑。”
    “你带,尽量带。”
    迟藿轻笑。
    “且不管我怕不怕,你能再找到我也算是很有本事了。”
    蓝凤凰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丛林之中,卡卢比熄灭了家里的烛火,只一手拿着灯笼抱着良辰小喵,走到迟藿身边。
    他早已经习惯在黑暗中视物,迟藿也因为练武耳聪目明,在黑暗中也不至于睁眼瞎。
    只是他还是习惯留着一抹光给迟藿,怕她在他走到她身边之前觉得不安。
    “咱们走吧。”
    话音刚落,两个人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竹屋之前。
    “啊!!!东方不败你这妖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哈哈哈!”
    任盈盈端着药,听着房间里任我行的嘶吼,心里很担心。
    自杀了东方不败,重新掌权日月神教以来,任我行的脾气越来越暴躁,稍有不如意就打杀下属,整天疑神疑鬼,纵然是内力支撑着,身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了下来。
    平一指说任我行在之前做教主之时就有些激进,已有走火入魔之势,现在情况加重到如此也是被囚在太湖下数十年的心魔作祟,寻常药物根本治不了,只能听天由命。
    任盈盈刚刚和令狐冲因为任我行的事情分道扬镳了,现在根本就接受不了自己才刚刚救回父亲,两个人不久就又要天人永隔。
    责令平一指无论如何也要想出办法来,平一指这才告诉任盈盈,上古传说之中有神器伏羲,其音可以净化万物之魔浊。
    “如果能以伏羲琴弹奏一曲菩提清心曲,估计教主还能有恢复的希望。”
    任盈盈也是抱着一丝希望派人去找寻伏羲琴的下落,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蛛丝马迹。
    此世伏羲琴主是一位不过双十芳华的少妇,据说当时在刘正风府上杀了曲洋的女人就是她。
    既然杀了日月教的长老,恐怕也是正道的人,任盈盈还没有把握能够请的动对方。
    只是到底是一丝希望,所以任盈盈就通知全国各地的教众寻找。
    “也不知道怎么样?”
    任盈盈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在说伏羲琴的事,还是又想起了现在回去做恒山派掌门的令狐冲。
    “报!圣姑,蓝凤凰求见。”
    “请她去前厅。”
    任盈盈撇开自己纷繁的思绪,先去见了蓝凤凰。
    蓝凤凰站在前厅当中,见到任盈盈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圣姑。”
    “怎样?可有消息?”
    任盈盈问。
    “消息是有,不过算不上好消息。”
    蓝凤凰有些为难的说。
    “我见到了传说的那位伏羲琴主,只是…”
    “只是如何?”
    任盈盈连忙追问。
    “只是我刚露脸就被捉住了,不但我被捉住,连我的宝贝蛇都被抓去做了蛇羹。圣姑,伏羲琴主武功不低,还对毒术很了解,而且身边的相好武功更是诡秘,如同鬼神一样让人根本没法招架。”
    “他们武功真有这么高强?”
    任盈盈还是有些怀疑。
    当世她见过的武功最强就是东方不败了,而面对东方不败,他们最起码还是有能招架上一招半式的能力的。蓝凤凰虽然不会说谎话骗她,可她却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我连他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就被打晕了。”
    任盈盈听蓝凤凰说完忍不住皱起来眉头。
    “看来那传言是真的了。”
    任盈盈说。
    “据说当时曲洋一招就被击毙,我当时还以为是那些名门正派以讹传讹的。”
    “武功高强是真的,但是脾气确实也好,看着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只是他们放我离开前说他们并不会一直待在原地,这次找他们就很不容易了,下一次不知道还要花多大的力气。”
    任盈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伏羲琴难寻,父亲的身体渐渐衰败,自己和令狐冲分开,恐难再续前缘。
    明明已经解决了东方不败,但是生活却依旧晦涩不明。
    茶馆之中,说书先生在台上讲着江湖轶事,下面的江湖人都将目光投向角落里头的两个人。
    “就说那上古神器伏羲琴,是伏羲大神用天丝和神玉所制成,可以净化万物,控制风云变幻,谁得到了伏羲琴就能获得鬼神一样的力量,武功大增,就能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迟藿倒了一杯茶喝,听着说书先生讲这不知道怎么魔改过的故事。
    你说一个伏羲琴,就算是上古神器,那和一统江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倚天屠龙记剑。
    江湖人的最大野望就是一统江湖,倚天屠龙剑好歹也是神兵利器,和武功江湖沾点边,一把琴也能被有心人赋予这样沾不上边的意义,迟藿也是醉了。
    这里是登封城,因为近日嵩山派要举行五派合一大会,选举出五岳剑派的盟主,所以登封城中江湖人非常多。
    就是说这客栈里头,天山派,青城派的弟子就不少,另一个角落里头还能看见一个大男人带着一群尼姑。
    想来应该就是现任恒山派掌门的令狐冲和恒山派弟子了。
    一个客栈人心思各异,终于有人先忍不住出了头,一拍桌子,站起来走向迟藿和卡卢比的方向。
    “都说拿着伏羲琴的是一个少妇,身边跟着一个白发红眼的相好的,是不是就是说你们!识相点就交出伏羲琴!”
    卡卢比眼都没有抬一下,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等回过神来,就看到那个满身戾气的大汉就已经半截身子嵌进了墙里头。
    迟藿在这个世界里头弹琴从不避讳,见过她有琴的人不少,再加上卡卢比标志性的外貌,所以很容易就能被认出来。
    平时在山水之间还不明显,到了鱼龙混杂的城镇里头自然会有一些不长眼睛的来找麻烦。
    江湖上谁家有好点的药,厉害点的兵器都容易被觊觎,别说是传说中的伏羲琴了。
    也不知道是被谁冠上了一统江湖,千秋万载的帽子,弄得现在跟全江湖大寻宝一样,几乎人人都在寻找伏羲琴,似乎哪怕你只是一个阿猫阿狗,得到一把琴就能变成天下主宰似的。
    说实话难道不是有这个时间好好的练一练武功更加实在一些吗?
    也正是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努力,反而去走邪魔外道才导致现在江湖上的乌烟瘴气吧。
    卡卢比一出手,客栈里头原本想要跟着冒头的江湖人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只有一个人举着酒壶来到了迟藿和卡卢比跟前。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新一章,第二章你们还是明天再看吧,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