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大的光子投射屏上, 一颗灰蒙蒙之中隐约可见碧蓝的星球静静地停留着。
    “粒子扫描开始。”
    白色的光缓慢的扫过投射的影像资料, 研究所的所有人都把心给提到了嗓子眼。
    扫描的白光下移的很缓慢, 偌大的研究所里头上百个研究人员都屏息凝视, 看着旁边数据获取量从0%到了1%再到5%, 直到白光变红,发出警报,展示出了这次扫描的失败。
    数据获取不足百分之15%, 根本不足以修复地球数据资料。
    研究人员失望的准备收拾整理这一次的实验数据。
    “咦?”
    研究所里头带头做本次实验的实验组长整理着这次获取的仅仅只有5%的数据,想着一会儿可以去看看那个最近在星际上超级火的神秘吃播。
    他可是忠实粉丝, 一期都不错过的。
    那个主播的全息环境做的简直是太美了, 虽然作为一个研究人员他需要客观,但是他在心里认为, 那个主播所构建出来的世界,应该就是最接近地球的了。
    他还空闲的时候把那个主播做吃播的时候所展示出来的影像数据做成了一段数据地貌, 想着这次如果能够成功, 还能对比一下是不是差的很多呢。
    他这么想着,调出来本次整理得到的碎片资料,突然爆发出惊讶的声音。
    “你们快过来!我有新发现!”
    青山妩媚,江水缠绵, 苍天辽阔, 白云悠然。
    苍鹰鸣唳, 白鳍高歌。
    船舟停泊在这一片绝佳的景色之中,江上弥漫着水烟,袅袅如同仙境。
    清透的酒液洇洇的流入陶瓷酒杯, 迟藿和卡卢比举杯相碰。
    似乎把观者真实的拉进了远古的地球之中。
    “怎么能这么优雅,看的我都变得文艺了。”
    “看过迟藿主播的画面,就再也看不下那些辣眼睛的复古虚拟影像了。”
    “当初离开地球时,曾经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地球照片资料,研究所前不久将照片上尚还能扫描清晰的区域地势复原,发现和主播所直播出来的影像符合程度高达99%。”
    星际航程开始时,当时已经成为人间炼狱的地球的大气层被灰色的阴翳所遮盖了,所以留下来的照片能够作为研究分析资料的可行性很小。
    只是到了现今,有了粒子还原扫描技术,也只能得到很小的一些碎片,要想把地球的地貌完全还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迟藿的直播影像给了他们新的希望。
    在多处碎片对比之下,直播间中的山水几乎可以说是完全还原了地球华夏部分地区真实的地貌。
    国家科技研究所十分激动的表示,如果迟藿主播有能力还原地球地貌环境,那么直播间中出现的所有生物很大可能都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直播间展示的意义早已经远远超出了美食。
    迟藿将杯中的佳酿一饮而尽,拿出琴来,坐在船舷之上伴着风声,水声,鹰鸣,鱀啼,随性的拨弄琴弦。
    一声两声还不成调子,只是琴音清灵,伴着迟藿外泄的内力把江水震出丝丝涟漪来。
    有所感应的白鳍豚都纷纷停下嬉戏,一个一个如同浮圆探出水面。
    此起彼伏的豚歌渐渐连成一片,震得空气中都仿佛变成了水面,荡起丝丝波纹。
    不知何时天上鹰鸣,远山猿啼加入进来,谱成一曲壮丽的自然之歌。
    白鳍豚确实有灵性,不过几天就和迟藿玩熟悉了,迟藿和卡卢比要上岸离开的时候,小家伙们都依依不舍。
    大鱼在江中腾跃,清亮的叫声似乎是在送别。
    江上经常会起雾,水烟朦胧了大鱼的身形,恍惚间如同看见了一副神话里才会出现的景色。
    陆路多是爬山,翻越一座又一座山脉,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直到迟藿看到了山林里头晃过的黑白相间的颜色,这才发现自己和卡卢比已经进入了四川境内了。
    本来是想要直播一下国宝滚滚的,让星际观众感受一下黑白团子的魅力,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熊猫是独居动物,又号称竹林隐士,平时见到成年滚滚挺容易,但小滚滚就不那么常见了。
    而且现在是四五月份,是一年中难得的繁衍好时节,迟藿和卡卢比有一次无意中撞见了两只熊猫在做羞羞的事情,结果本来就闪电侠的滚滚就立马丛林惊鸟,劳燕分飞了。
    滚滚本来就繁衍困难。
    四舍五入就等于迟藿和卡卢比害死了一个大熊猫。
    于是迟藿和卡卢比在一处山清水秀之地砍了一些竹子,在山间建了一栋竹屋,也不刻意去寻滚滚了。
    在山林之中两人过着隐居一样的生活,迟藿和卡卢比没事儿自己种种菜,钓钓鱼虾,过着归园田居的生活。
    倒是有一天卡卢比和迟藿在河边钓鱼的时候会遇见一些“醉饮翁”。
    “卡卢比你看!我又钓上来一只虾,一会儿可以做椒盐虾吃。”
    迟藿捏着一只胖乎乎的虾子在卡卢比面前晃,身后的灌木丛里头突然发出嘻嘻索索的声音来。
    一只刚刚成年不久的滚滚钻了出来,用它那一双明亮的黑眼睛和迟藿对视了三秒钟,然后自顾自走到河边,趴下来就开始喝水。
    一开始还老老实实的趴着喝,没一会儿就躺下了,给旁观的迟藿和卡卢比展示了什么叫喝水的一百种姿势。
    连迟藿和卡卢比走的时候都没见它想挪个地方。
    熊猫喜饮水,钓鱼的时候遇见一只是常事,运气好还能遇到母熊猫带着小滚滚一起过来。
    芝麻汤圆的小家伙不认生,遇到过两次钓鱼的迟藿和卡卢比之后在母亲的默认之下靠近过来,在确认迟藿和卡卢比没有攻击的趋势时甚至会抱住两人的腿去要吃的。
    小熊猫比较可爱,可是它妈妈就没有那么亲人了,更多是在旁边看着,过一会儿就会提醒小家伙回去。
    直到迟藿也给了它一个苹果,它就原意走过来让迟藿摸了。
    摸着国宝的毛,迟藿对卡卢比感叹道。
    “果然我还是习惯滚滚卖萌为生,最近见多了自力更生的滚滚,我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两个人在山中呆了好几个月,最后还是没能给星际观众展示滚滚的样子。
    因为遇见了不速之客。
    苗族装扮的女子身上带着精致的银饰,笑声爽朗。
    如果她没有一开始就对迟藿和卡卢比放毒就好了。
    “到底是我先找着了伏羲琴。”
    迟藿拿出拿出驱虫药粉,以掌风驱散周围的毒蛇。
    “你是谁?”
    女子站在树上,声音甜美绵软。
    “人家是五仙教教主蓝凤凰,奉日月神教的圣姑之命来寻找伏羲琴。”
    “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伏羲琴在我手上?”
    蓝凤凰看毒蛇奈何不了迟藿,也不着急,倒是笑嘻嘻的和迟藿说起了话来。
    “人家是奉圣姑之命来寻伏羲琴给任教主治病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圣姑好不容易找到任教主,又打败了东方不败夺回日月神教,可平一指说任教主现在得了魔障病,难以治疗,如果有伏羲琴的话才可以勉强一试。人家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找到你们的踪迹的。”
    “那你白费力气了。”
    迟藿话音刚落,蓝凤凰就被卡卢比从树上给晕了下来。
    卡卢比刚刚去山上摘些果子,回来就看到有人想欺负自己媳妇,自然就稳准狠的出了手。
    “没事吧?”
    “没事儿。今天晚上还能炖蛇羹给你尝尝。”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太晚了,抱歉啊,么么哒,明天晚上我给你们更新六千补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