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府门口, 各门派的弟子穿着不同的衣服, 光看那样子就少说有十几个不同的江湖门派, 想来茶馆里那人应该是没说大话, 看这人拥挤的样子最起码得有千余人。
门口刘府的门卫在查看请柬, 迟藿和卡卢比直接轻功飞到了主屋房顶之上。
“我敬你昔日也是一位大侠,今日你也金盆洗手了,如果你愿意一月之内杀了魔教的魔头曲洋, 那你和魔教之人来往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我们五岳剑派就既往不咎, 如何。”
屋里头一个声音极为张扬, 明明是劝导的话,却偏偏听出一股威逼的意味来。
“曲兄虽是魔教中人, 但我二人以音乐相交,结为好友, 我知他不是那穷凶极恶之人, 我并不想对他出手。”
刘正风的话语听起来很平静坚定。
旁人就劝。
“刘兄不要因小失大,你和曲洋是朋友,那你和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如果你下不去手,那就让我来, 杀了曲洋, 我们一如既往。”
“岳掌门说的不错。”
“音乐是不会骗人的, 我和曲兄来往,互为知己,我绝不能看着他被杀。”
听到这儿, 迟藿也不由的感叹一声难得,刘正风对曲洋这个朋友真的是没话说了。
“那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刘正风,你看是曲洋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
迟藿搬开瓦片看到屋里头一位夫人还有几个孩子都被人用刀剑架着,应该就是刘正风的家人了。
“孩子,你怕死吗?”
刘正风看着自己的长子这么问。
那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看着自己的父亲。还未长开却能看到俊朗轮廓的少年闭上了眼睛。
“不怕。”
迟藿没忍住皱起来了眉头。
她不是很能理解刘正风,为了一个朋友,宁愿牺牲自己的孩子。
还是在事情并不是毫无转圜余地的情况下。
毕竟即使暂时答应下来要去杀了曲洋,也不是说就一定要这么做,毕竟又不是没有时间没有变通的余地。
然而孩子的生死却已经在眼前了。
“我再问你一遍!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嵩山派的人拿剑抵住孩子的心窝,又问了刘正风一次,看着刘正风依旧沉默,他手下用力便要把剑刺进去。
“叮!”
一枚瓦片击中了拿剑的手,把剑击落在地。
“大人之间的事情,把无辜的小孩子牵扯进来那就不好了。”
迟藿和卡卢比跃下房顶。
迟藿款款走进屋内,看着一群如临大敌,纷纷拔出武器来的武林人士笑了出来。
这不笑不要紧,一笑就更让他们紧张了。
本来迟藿身边一个灰发赤眸的卡卢比看起来就不像是正经(?)的江湖人士,这一笑就更像是魔教妖女了。
迟藿表示她就是礼貌性笑一下而已。
迟藿拍了拍刘正风大儿子的肩膀,那时卡卢比已经出手把挟持着刘正风夫人和幼子的人给缴械了。
“带着你娘还有弟弟去房间里休息一下。”
“娘!”
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迟藿,迟藿对他笑了笑。
“去吧,保护好自己的娘亲和弟弟。”
少年扶着自己的娘亲,拉着幼弟离开了这剑拔弩张的环境,没有人敢阻止。
在金大师的武侠世界里头,越往后武功就失传的越多,江湖的素质就会下降一些。
到了笑傲江湖,已经是明代了,天龙八部就不必说了,射雕神雕也不说,就连离得最近的倚天屠龙记里,八大派围攻光明顶里随便拉出来一个叫的上名字的角色,怕都能比这屋里聚集着大半个江湖的武力值要高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迟藿敢嚣张的原因。
就她和卡卢比这魔幻化的武功,这一屋子的人都不是对手。
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意义上的。
“你这妖女是从哪里来的!为何要阻拦我五岳剑派做事!”
一上来就把迟藿定义为反派了,嵩山派果然是泼脏水的一把好手。
“妖女不敢当,我只是看不过你拿孩子开刀的做法,想来五岳剑派是这样的作风,那所谓的武林正道也是很可怕。”
“这位夫人言重了,我们只不过是为了让刘兄表个态而已,并不会真的伤害他的家人。”
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出来和稀泥,迟藿打量了他两眼,那洞悉一般的目光让岳不群觉得很不舒服。
“我可不觉得你们是在开玩笑。”
迟藿摇了摇头。
“不过我只是不想看无辜的人受害,如果你们是要处理刘正风和曲洋的事情,那我是不想干涉的。”
“既然来了,曲洋你为何不下来解释清楚?”
迟藿扬声说着,就看果然屋顶一阵声响,曲洋跳下屋顶,走进了屋内。
“曲兄。”
“刘贤弟。”
迟藿环视四周,笑道。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好说了。”
迟藿瞬间出手,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干掉了曲洋。
眼看着曲洋倒地不起没了气息,所有人都在感叹事态变化之快。
曲洋毕竟是日月教的长老,虽然醉心音律,但是武功也不低,而迟藿能瞬息取了对方性命,武功之高,怕不是他们可以招架的。
就在屋内江湖人对迟藿表现得又怕又敬的时候。只有刘正风抱着曲洋的身体悲痛不已。
“曲兄!”
估计儿子死了刘正风都不会这么悲痛。
迟藿摇了摇头,对还没反应过来的所以江湖人说。
“现在魔教妖人已死,你们为什么还不走?还想找人家家人的麻烦?”
没人说话,迟藿干脆捡起地上的一把剑,一剑捅进地上曲洋尸体的心窝里。
得,这下肯定死透了。
确认曲洋已经死透了,不想惹事的例如岳不群就主动告辞带着弟子离开了,还想惹事的例如嵩山剑派的人碍于刚刚迟藿和卡卢比表现出来的武力值,也只能离开了。
很快,场中就只剩下悲痛欲绝的刘正风了。
迟藿没说话,只是拿出来一支笔,在手里转了两下。
就看曲洋就神奇般的活了,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迟藿作为一名修炼离经易道的医者,很了解捅人哪里,用什么样的力度死得最快,同样也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还能把人救得回来。
“多谢夫人和公子相救!”
在刘正风还懵圈的时候,曲洋就已经爬起来和两个人道谢了。
其实这都是刚刚在屋顶上商量好的。
刚刚迟藿和卡卢比听了一会儿,曲洋就也来了,他感动于刘正风的维护,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营救他。
“你若是想帮忙,就得痛上一痛,少不了挨上一剑,只是我能保证你性命无虞,你愿不愿意?”
“刘贤弟待我一片赤诚,我自然愿意。”
曲洋见过迟藿和卡卢比“飞”,又知道迟藿手里有着上古神器“伏羲琴”,自然相信她有这个能力。
于是迟藿就帮曲洋在一众武林正道里演了一场戏。
由于刘正风的不知情,所以表现得很是悲痛,让这场戏看起来格外的真实。
“刘贤弟,不仅救了你我,还补全了咱们的曲谱,取名为笑傲江湖。”
曲洋拿出锦帛,递给刘正风看。
“这,这真是绝了!”
刘正风的夸赞并没有让迟藿觉得开心,而是有一种在听他们俩夸自己的感觉。
毕竟这曲子是他们俩谱的。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江湖人暂时也不会来找刘正风的麻烦,趁这段时间,你们赶紧收拾一下带上家人找个地方隐居去吧,江湖水深,还是少趟这趟浑水。”
“多谢夫人劝告。少时我便带着家人找一处远离江湖的地方安居下来。”
刘正风深深的对迟藿鞠了一躬。
若不是迟藿出现,看嵩山剑派这来势汹汹的样子,他怕是连一个孩子传人都保不住了。
迟藿和卡卢比准备离开的时候。
曲洋又叫住了两人,又拿出了一份曲谱准备送给迟藿。
“这曲子也有夫人的一份。”
“不用了,我早已记住了。”
迟藿和卡卢比离开了刘府,留下两个乐痴在感叹。
“那位夫人真是为乐道奇才。”
他们嘴里的乐道奇才其实只不过是被三年如一日的课间操音乐铃声给熏陶出来的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好晚了,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