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一楼人声鼎沸, 二楼的角落却寂静的可怕。
    “小白脸?”
    迟藿看了看身边的卡卢比, 没忍住笑了。
    “是挺白的。”
    卡卢比之前十八年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 不接触阳光的他肤色很白, 刚到地上的时候, 他的肤色是惨白色的,慢慢的因为接触到了阳光,再加上迟藿养的好, 肤色虽然依旧很白,确是那种莹润的很健康的白。
    卡卢比瞥了那男人一眼, 并没有理对方。
    “现在是什么剧情?”
    “难道是有人来找茬了?流氓调戏女主角的戏码吗?”
    直播间的观众很是兴奋。
    “吃播还能顺带看一发剧情也是值了。”
    “卡卢比快上!揍他。”
    迟藿看了眼直播间里头起哄的弹幕, 并没说话,只是继续吃东西。
    看迟藿和卡卢比都无视了自己, 那男子也是闲的慌,非要上前去撩拨。
    “小娘子, 我看这小白脸肯定不行, 你别是夜夜独守空闺…”
    话音未落,兰摧玉折和净世破魔击同时击中了男子,男子撞破了客栈的墙壁直接摔到了楼下去。
    本来就在看戏的二楼客人们登时该吃饭的吃饭,该喝水的喝水。
    在观众们一片叫好声里头, 迟藿关闭了直播间, 拿出一锭金子放在桌子上, 对店小二说。
    “这钱拿去修墙。”
    迟藿说完就拉着卡卢比走了。
    她离开了客栈,心里却还憋着气。
    不行!卡卢比要是不行!她还用喝那什么奇奇怪怪的汤吗!
    卡卢比看着迟藿又羞又气的,都不跟他走在一块儿了, 只眼角含笑默默地跟在迟藿身后。
    也是之前他闹她闹得有些过分了,她本来就没有消气,今天又被不长眼的上来撩火,估计要和他冷战一炷香,要不然就是半个时辰,不能再多了。
    果不其然,迟藿和卡卢比走到城外,行到一片竹林,竹林里小溪水潺潺流动,竹林里风清气爽,迟藿待了一会儿就消了气,拿出琴来,坐在溪水边,看了卡卢比一眼。
    卡卢比也在旁边坐下,闭目养神。
    伴着溪水潺潺的流动,如同鸣泉一样的琴音,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琴声像是那滴落在冰泉里头的珠玉,在水面上泛起圈圈涟漪,余音袅袅。鸟鸣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整个竹林中只有琴声不绝于耳。
    卡卢比睁开眼睛,捡起一颗石子。
    石子咻的一声破开空气,最后穿过竹林,击中了目标。
    林中飞鸟惊起。
    一声闷哼响起,迟藿也停下弹琴的手。
    “是谁?”
    一位身后背着一把琴,精神矍铄的老人捂着胸口走出来,身边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路过,你这人也太过分了,竟然打我爷爷。”
    卡卢比没说话。
    如果只是路过,那何必特意隐匿起来。
    “也怪小老儿,听这位夫人琴声入迷,想要靠近些欣赏,没想到打扰了两位。”
    “无碍。”
    迟藿抱起琴,对那老人微微俯身,表示歉意。
    “那我们先行一步了,请您自便。”
    “请留步!”
    那老人连忙叫住迟藿。
    “夫人手里的琴可是伏羲?”
    迟藿一愣。
    她的琴是结合现代和未来技术做出来的,她尚未取过名字,这老人又是因为什么觉得这是伏羲琴呢?
    “上古传说中伏羲琴是以玉石加天丝制作而成,泛白芒,其琴音宁静祥和,可清万物之秽。”
    那老人看着迟藿手里的琴十分激动。
    “据说前人无数次尝试制作伏羲琴,却没有一人能够成功,没想到我竟然能够有幸得以相见。”
    显然迟藿的沉默被认为是默认了,那老人就认定迟藿的琴就是伏羲。
    “这琴其实不是伏羲,是你认错了。”
    老人笑呵呵的,估计是以为迟藿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伏羲琴现世,所以也不说别的,只是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册锦帛。
    “我厚着脸皮求夫人一件事。”
    他把锦帛递来。
    “这是我根据东汉蔡邕遗留下来的曲子改编而来的,只请夫人以伏羲弹奏一曲,让我一饱耳福。”
    迟藿接过锦帛打开来看,的确是张琴谱。只是那调子怎么看怎么熟悉。
    “笑傲江湖?”
    就看那老人眼睛一亮。
    “甚妙,甚妙!此曲叫做笑傲江湖是再合适不过了,多谢夫人赠名。”
    迟藿心虚的咳嗽了一下,也明白了面前老人的身份。
    应该就是日月神教里头的长老曲洋了。
    说起日月神教,就不得不想起来明教,一想起来明教,迟藿就忍不住看向卡卢比。
    “幸好不是倚天屠龙记。”
    迟藿心想。
    她和卡卢比对视一眼,迟藿点点头答应了曲洋的请求,她坐下来,把曲谱摊开,弹起了这首几乎响彻了自己整个初中的曲子。
    没办法,谁让她们学校那个时候课间的铃声是这个呢。
    所以迟藿几乎都没看谱子,就弹完了一曲。
    笑傲江湖全曲可以用一首诗来概括,即大气又快意。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迟藿把曲谱还给曲洋。
    “曲子很好。”
    “多谢夫人了,伏羲琴果真不凡,夫人音律造诣更是登峰造极。”
    曲洋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看着迟藿的眼里闪着光。
    “这曲子我是我和我一位老友一同改进,至今不过修改了大半,没想到夫人竟然看着这残篇就能补全全曲,却全曲意境超然,浑然一体,曲洋拜服。”
    迟藿一惊。
    她刚刚就看了前面,托三年如一日的课间操音乐洗脑的功劳,后面的部分她是靠着自己的记忆弹出来的,根本没想到这曲子还没完成。
    真是被迫装了一次高人。
    “不知道夫人姓名,等我见到老友后,方便向他提起来,这曲谱流传下去,也该有夫人的名字。”
    迟藿很方,总不能说这曲子就是你和刘正风作的和她其实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她拉了一把卡卢比,他立即会意,两个人同时甩着大轻功跑了,只留下曲洋和他孙女曲非烟在原地目瞪口呆。
    “爷爷!那两个人会飞!”
    “莫不是神仙显灵了。”
    “幸好,幸好,刚刚真是迷之尴尬。”
    迟藿抱着琴松了一口气。
    “刚刚为什么要走?”
    卡卢比接过迟藿的琴,一边帮她整理了头发一边问。
    “那曲子根本不是我补全的呀,其实这个世界在我之前的世界里头有记载,刚刚那个人就是日月神教的长老曲洋,那曲子其实应该是他和一位敌对势力的好朋友刘正风在死前谱完的。”
    卡卢比点头表示了解了。
    “那这个故事在讲什么?”
    “嗯,讲一个少年在江湖复杂的势力间的争斗中成长为一代大侠的事。”
    迟藿言简意赅的把一篇武侠巨作缩略成了一句话。
    卡卢比听过就放在一边了,因为他并不太感兴趣。
    他更喜欢和迟藿一起游山玩水,或者找一个地方定居下来,悠闲度日。
    只是迟藿没想到和曲洋的再次见面会来的这么快。
    那天两个人来到衡阳城里,在茶馆里头听说了城里头的大事件。
    “你们听说了吗?刘大侠今天金盆洗手,今天光是来的武林人都快有千余人了吧。”
    “那可不是,刘大侠本来就在江湖上享有盛望,朋友众多。”
    “金盆洗手?”
    卡卢比对这个词还是有些陌生的。
    “就是放弃了之前从事的行业的意思。”
    迟藿托着下巴对卡卢比说。
    “如果我没记错,今天就该是曲洋和刘正风的葬身之日了吧。”
    而且迟藿还记得曲洋好歹留下了孙女曲非烟,而刘正风则满门被血洗了。
    当时看小说的时候迟藿就吐槽过。
    一个嵩山剑派,行事也没比他口中的魔教好多少,动不动就杀人全家这种事情难道不是黑道专利吗?
    还有一起去的武林正道,也是没法说,要么是作壁上观,要么是打不过,阻止不能。
    在迟藿看来,这一整个江湖都是大写的一言难尽。
    “走,咱们也去看看。”
    迟藿觉得可以去凑个热闹,救些人。
    可能是上个世界太/安逸了,弄得迟藿总想搞事情。
    那就搞事情咯。
    反正有卡卢比和系统在。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真心觉得武林不好混,毕竟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灭门。
    第二章估计会有些晚,你们可以先睡,然后第二天起来再看。
    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