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卡卢比期待的表情, 迟藿咽了口口水, 舀起一勺汤喝进嘴里。
    又酸又辣的味道在舌尖爆开, 让迟藿瞬间想皱起来眉头, 只是硬生生忍住了。
    “还可以, 只是下一次不要放那么多醋和辣椒。”
    迟藿又夹起来一片肉,放进嘴里嚼了半天,都没能咽下去。
    “嗯, 下次可以少炒一会儿。”
    卡卢比坐下来夹了一筷子菜放进自己嘴里。
    他紧皱的眉头说明他刚刚是没尝过就把菜给端上来了。
    迟藿看着他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没关系,下一次会进步的。”
    “做菜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 都是慢慢变好的。”
    靠着卡卢比, 迟藿笑嘻嘻的安慰对方。
    “下一次咱们可以一起做饭。”
    “好。”
    一个月的时间流逝的很快,这天就是琴艺比试的约定时间。
    皇帝做见证人, 八贤王还有包大人都在场,其他不太熟悉的官员略过不说, 迟藿目光和刘掌乐相撞, 她便礼貌的点了点头当做是打了个招呼。
    耶律王子很有自信,看着迟藿的目光饱含着蔑视,样子十分讨打。
    一边的卡卢比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眼里头有一丝冷光飞快闪过。
    比赛是两方奏琴, 分别弹奏不同的曲子, 谁的琴音能压过对方, 那谁就胜出了。
    其实就是看谁能把谁给带跑偏而已。
    “我大宋是礼仪之邦,客人远道而来,请先。”
    迟藿落落大方的对耶律王子说, 面上丝毫看不出她其实是那个受了委屈被逼比试的一方。
    在外人看来迟藿确实是委屈了,但实际上迟藿只不过是想以耶律王子作为磨刀石,来磨练自己的琴技而已。
    一年的时间练习能不能让她拜托过去技巧的限制,就看今天的发挥了。
    希望耶律王子的琴技不会让她失望。
    “哼。”
    耶律王子冷哼一声,命人拿出自己的琴。
    “绿漪!”
    八贤王一眼就认出来这把琴就是当年从大宋带去辽国的绿漪琴。
    只是没想到耶律王子竟然会把绿漪给再次带到宋朝来。
    迟藿倒是不惊讶,只笑着,也不说自己要换琴。
    她面前摆着一把司乐署最常见的琴,看上去处于很不利的地位。
    “皇上!这是否太不公平了。”
    八贤王站出来说话了。
    皇帝也有些犹豫,倒是迟藿并不慌张。
    “无碍,这琴很好。”
    “你以为一把普通的琴能赢我,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耶律王子高傲的扬起自己的头。
    “今天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倒是好意思说,明明自己仗着绿漪琴欺负迟藿,想必迟藿如果提出要换自己的琴,他估计又要说那琴是赌注,不能换了。
    这明晃晃欺负人的作弊行为,让迟藿的笑意更加加深了一些。
    如此她也就不和他再客气了。
    比赛开始,耶律王子先弹,迟藿后和。
    耶律王子的琴艺的确不错,曲子大气又不失雅致,指法精巧,听的人心驰神往。
    迟藿在前奏过后跟上,一开始指法略为生涩了些,耶律王子就更加轻视,手下的琴弦拨动的花样就更加繁多了。
    迟藿跟的有些吃力,虽然勉强能跟上,但是额头上沁出的汗说明她并不轻松。
    八贤王和皇帝都有些着急,倒是看卡卢比一派气定神闲,十分信任迟藿的样子。
    就看场中迟藿的手指翻飞,竟然慢慢追上了耶律王子的节奏。
    “这姑娘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升了。”
    “可是耶律王子依旧占上风,曲子快要结束了,恐怕她是要输。”
    耶律王子虽然也惊讶于迟藿的天赋,但并不担心迟藿能赢。
    纵使天资再好,在这场上她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压过他。
    就在他觉得自己稳操胜券的时候,迟藿突然抬起头对他一笑,抚琴的速度突然提高超出了他一拍。
    然而接下来的情景就很是让人想要捧腹大笑了。
    就看迟藿利用自己快了半步的速度,琴音一转就直接换了一个曲子。
    抚琴的手几乎画出残影。
    那曲子曲风十分清奇,节奏明快,场上纵使是音乐造诣再深厚的人也没听过这样节奏的曲子。
    让人忍不住想跟着耸肩抖腿是怎么回事!
    耶律王子一着不慎,只能手忙脚乱的被迟藿带着走,之前绿漪琴的音色华美,在先天上就比迟藿那把普通的琴有优势,可是现在再好听的音色也架不住凌乱的手指头跟不上节奏。
    迟藿弹得很开心,到后期时更是用上了内力,本来还端着礼仪没好意思抖腿的皇帝和八贤王也彻底沦陷了,完全控制不住桌子下面的腿。
    再看包大人虽然面上看着八风不动,其实仔细观察,他摸胡子的频率和节奏挺像的。
    “承让了!”
    迟藿对着耶律王子一拱手。
    “久闻耶律王子精通音律,琴艺高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还输了,迟藿这把刀补的很痛。
    尤其是迟藿用了普通的琴,而耶律王子用的是绿漪的情况下。
    虽然后来迟藿也有用内力作弊,不过大家都不知道不是。
    而且迟藿内力主要是冲着耶律王子去的,受到了最大冲击的耶律王子估计以后再弹琴,无论弹什么曲子,到最后可能都会变成最炫民族风吧。
    虽然场上的司乐们之后也经历过长达半年,听什么弹什么曲子脑海里都不由自主的浮现那魔性的旋律,但是好歹也靠着时间和意志挺了过来。
    就是耶律王子,琴之一道算是毁了。
    “王子!宫中急报!”
    耶律王子并不想这么善罢甘休,还想闹什么幺蛾子的时候就看一个辽国侍卫过来给了他一封信。
    “什么!”
    耶律王子看完信大惊,竟然也不想着在迟藿这里找回场子了,直接和皇上告辞,准备赶回辽国了。
    只是车队刚刚进入辽国境内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绿漪琴不知道怎么回事消失不见了。
    开封城内,迟藿捧着一把琴放在吴老先生面前。
    “物归原主了。”
    迟藿这样说。
    吴老先生摸着绿漪,潸然泪下。
    “李宁前辈说,这琴当年是您送给她的,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如果我不把琴送给她就好了,她也不会被看中选去辽国和亲了。”
    他叹息着,把琴装进琴匣之中,放回了屋子里。
    “这次来,我还有一件事,就是来和先生告辞的。”
    “走就走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好教你的了。”
    吴老先生看着迟藿叹息了一口气。
    迟藿和卡卢比之前偷偷去过一次辽国皇宫,见到了当时那位和亲的贵女,现在的辽国皇妃。
    她不过五十岁的年纪,却已经如同腐朽的枯木,看着即将不久于人世了。
    在她那里,他们知道了,耶律王子出使的原意其实是她想要让耶律王子把绿漪琴带回大宋,还给吴老先生。
    只是耶律王子有自己的想法,他并不愿意将这把琴交出去,甚至还想着再带一把稀世名琴回去。
    只是没想到遇见了迟藿,直接毁了他的琴道。
    想必以后用再好的琴也只能弹出一个调这件事足够让他崩溃了。
    虽然迟藿不知道的是卡卢比还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将一股内力打入他的体内。
    卡卢比内力可不是迟藿的离经易道,带着治愈性,只会持续的破坏对方的内府。
    想来后半生也只会是久病缠身,缠绵病榻了。
    都说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江湖也是,客栈作为各种事件的发生地,自然是什么人都能碰见了。
    就像现在,一对小夫妻坐在一起,点了一桌子菜,男的不怎么说话只吃东西,可那女的不光吃,还说。
    “这是卤猪耳朵,把猪耳朵小火烘烤一会儿,用小刀刮去毛发,用卤汤卤上一个小时入味,切的薄薄的,一口咬进嘴里,嘎吱嘎吱的脆,又香又辣,和馒头堪称绝配。”
    一个大汉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猪耳朵,一脸懵。
    这猪耳朵有这么好吃?
    “这腰片汤腰片用白酒去腥再和枸杞一起炖煮,鲜香味美,补肾益气,卡卢比!你不能喝,这是我要喝的。”
    迟藿夺过汤碗,卡卢比和她对视,用眼睛表示疑惑。
    “诶,小娘子长得这么可人,可惜了,可惜了。”
    一个坐在窗边的男人叹息着摇头。
    那男人长相一般,容貌粗狂,看着倒是挺阳刚。
    “竟然便宜了一个小白脸。”
    等等!小白脸说谁?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花了一些时间修改了一下前几章内容,所以今天(明天?),我会加更把今天(明天?)的更新补上的。
    么么哒!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