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花园里有一处水榭, 风景晴和, 而皇帝就把迟藿和卡卢比带来到了这边, 身边还跟着八贤王。
“这次朕心知是委屈了两位, 辽国皇帝是个明理之人, 辽宋之间的盟约虽应该不会因此出现太大问题,可是朕也得考虑满朝文武的意见。”
赵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有心改革,只是宋朝的皇帝不似明清, 皇权达到了顶端,很多事情上还是受各种因素钳制。
他还得考虑百姓, 毕竟要是他哪里做的不对, 悠悠众口一人一句都能说的他夜不能眠。
“民女明白。”
迟藿点头表示理解。
没关系,她本来也不准备靠你们给自己撑腰。
“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和朕提, 朕也会请司乐署技艺最好的刘司乐去教你,还有一个月时间, 未必不能赢了耶律王子。”
作为一个皇帝, 赵祯算是挺憋屈的了。能为迟藿他们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很不容易。
“多谢皇上。”
“这件事朕有不对之处,只希望你们不要埋怨朕就好了,你们且先回家去,今日我就让刘司乐去找你们, 他之前和耶律王子曾经切磋过琴艺, 想来也能给你们一些有用的情报。”
赵祯又叹了一口气, 看起来还真的因为这事儿很闹心,他让迟藿和卡卢比退下了,八贤王也顺势告退了。
“这次, 迟小娘可有把握?”
八贤王比皇帝接触迟藿多一些,当初他第一次听迟藿弹琴,对于今天她的发挥有一些疑问。
“早先我见你抚琴,境界水平比今日要高出一些,今天的曲子似乎并没有发挥全部实力。”
“之前的曲子我是练了好些年的,今天的曲子我不过练了两天而已,指法还没有学全。”
迟藿为八贤王解惑,心想其实还有更有趣的你没见过而已。
“那琴虽好可也会受到技艺的影响,我特意选了这首曲子,是为了稍微掩盖一些锋芒。”
“可即使你说了那琴非你家传人不能使用,耶律王子也依旧咄咄相逼,非要得到那琴不可。”
八贤王见过不少各形各色的人,对于人的贪婪之心也很了解。
“人心险恶,即使宝物不能为自己所用,也想要据为己有,宁愿使其蒙尘。”
八贤王摸着胡子叹了一口气,又转而安慰迟藿。
“刘司乐是司乐署里现在的掌乐,想来也能给你不少建议,再加上还有吴老的帮助,这次未必会输。”
“嗯,我并不担心。”
迟藿一直以来因为想要提升琴艺,所以并未展示过真正的实力,当初虽然杨逸飞没有教过迟藿,可是却也和迟藿提过一些以内力灌入琴音的法门,到那时候琴音就不是琴音了,那耶律王子有命觊觎别人家的宝物,可不一定有命拿。
八贤王觉得迟藿很有信心,也松了一口气,派人将他们俩送出了宫,嘱咐迟藿要好好练习。
“宿主,为何要这么麻烦答应比琴艺。”
良辰小喵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还不是因为吴老,我一方面是想让他把接下来的技艺传授完毕,提升自己也成全他的遗憾,另一方面,那耶律王子不是在琴艺方面特别骄傲吗,要打击一个人,当然还是要从对方的长处入手啦。”
迟藿说到这儿和卡卢比对视一笑。
“刘大人。”
迟藿对皇帝派来的掌乐行了一礼,招呼他坐下。
“迟娘子不必多礼。”
刘司乐是一个约摸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看着很温厚平和。
“这一次麻烦刘大人了。”
迟藿的确很想知道耶律王子的水平的,想有一个大致的心理准备。
“在这之前我想请问迟娘子一个问题,迟娘子的琴先生是哪位?”
迟藿倒是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前段时间承蒙吴江吴老先生指点。”
“怪不得。”
刘司乐恍然大悟。
“是那位,怪不得我今日看迟娘子的指法熟悉,说来也奇了。”
刘司乐进入司乐署时不过五六岁,那时吴老先生还是掌乐官,虽然吴老先生并没有教过他,可他从小耳濡目染,对他的指法技巧都很是熟悉。所以他才看出来一些别人都看不太出来的信息。
“那耶律王子的指法也和吴老先生的指法有几分相似。”
迟藿看起来像是很惊讶的样子。
“作为一个乐官,很公正的来说,耶律王子的琴艺绝佳,论技法迟娘子略逊一筹。不过迟娘子毕竟只是之前和吴老先生学了一段时间,肯定比不过耶律王子已经长达二十几年的积累,能到这个水平已经是资质罕见了。”
“学了二十几年吗?”
其实迟藿对于这些并不惊讶,她那天夜探四方馆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辽国作为游牧民族组建的国家,有自己特有的乐器,其实耶律王子犯不着对宋朝的琴执念这么深,除非有其他外界的影响。
那影响就是来自耶律王子的母妃。
“据说这位耶律王子的母妃是先帝时送去辽国和亲的贵女,那位贵女据说很是喜爱音律,尤为擅琴,当时嫁去辽国之时还带着传世名琴绿漪琴作为陪嫁。”
刘司乐告诉迟藿了一些在他看来迟藿并不清楚的信息。
而事实上迟藿早就知道了。
当年吴先生教的第一个徒弟应该就是那位和亲的贵女,吴先生还没教完她,她就因为皇命嫁到了辽国,之后生下了王子,又把当初从吴先生这儿学到的东西交给自己儿子。
那天在四方馆,迟藿听到了耶律王子说,他这次来其实是他母妃要找一个人把绿漪琴还给他的,只是他并不愿意,想要把琴据为己有而已。
迟藿已经确定了那个原本的琴主人应该是吴先生才对。
“既然迟娘子有吴老先生指导,想来迟娘子也不需要我来教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我得告诉迟娘子,耶律王子的指法虽然娴熟,但是似乎没有学完,有一部分的指法没有之前的精巧,和之前指法的衔接也略有瑕疵。”
刘掌乐能做到掌乐也是很有真材实料的,最起码眼力很厉害,三言两语交代了耶律王子的深浅就功成身退了。
“卡卢比,你说这次我再去见吴老先生,他应该不会把我拒之门外了吧?”
迟藿托腮问抱着小猫的卡卢比。
卡卢比看着迟藿,眼睛里都是温和的光彩。
“不会。”
第二天,卡卢比带着良辰小喵去开封府串门去了,而迟藿则去找吴老先生。
“你怎么又来了!”
一见迟藿,吴老先生就想下意识关门。
“您先别着急,我和您说您这次一定得帮我!”
迟藿一把抵住门。
“我和辽国王子在皇上的见证之下做了约定,一个月之后进行琴艺比赛,若是他赢了我就把琴给他,要是他输了,那他就不再纠缠了。”
迟藿可怜巴巴的看着吴老先生。
“您不会忍心看着我的琴落到辽国人手里吧。”
吴老先生没说话,只是没再拦着迟藿进门了。
“那王子怎么样?”
坐下来,拿出之前一直用的琴摆好,迟藿正襟危坐等着吴老先生训话。
“学琴二十多年,技艺高超,应该比我厉害。”
“哼,那是他本来活的就比你久,你学琴多久?他学了多久。你现在还没二十岁,之前基础还算牢固,但也不过□□年而已。”
吴老先生难得的维护让迟藿还是挺高兴的。
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
迟藿瞅着吴老先生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开口。
“据说那王子的指法和您的有几分相似…”
吴老先生呆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消化了这个事情,眼里的神色变得很复杂。
“他的母妃据说是带着绿漪琴嫁去辽国和亲的大宋贵女。”
“我知道了。”
吴老先生收起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那你还不赶快努力!不好好学习,到时候琴给别人抢走也不能怪谁!”
迟藿被吴老先生训的直缩脖子,只能拼命的开始学习。
因为只有一个月,吴老先生就把本来就繁重的功课压缩的更加繁重,纵使是半个练武之人,迟藿回家的时候也总是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所以做饭的人就变成了卡卢比。
“所以这是什么?”
迟藿看着面前装在盘子里奇形怪状的东西问卡卢比。
良辰小喵早就跑去找展昭去搭伙吃饭了,所以就留下迟藿一个人面对卡卢比的黑暗料理。
“炖鱼汤,炒肉片,烧青菜。”
迟藿看着红色的鱼汤,白色的炒肉片,几乎要成糊糊的烧青菜,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
如果自己直播吃这些的话,那估计就是用生命在诠释想要火的不容易吧。
明明之前洗菜做的还不错,面条揉的也很劲道,刀功简直完美的,谁知道卡卢比一接触炒锅就变异了。
迟藿看着挺期待的卡卢比,心里浮现出一句话。
简直是灾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晚安,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