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娘子!包大人叫你过去, 黑衣人的事情有眉目了。”
    红衣的展昭找到正准备回家的迟藿, 神色严肃。
    “玉堂刚刚已经去叫你家郎君了。”
    “好, 这件事辛苦你们了。”
    元夕假刚过, 开封府就要处理她惹上的麻烦的确是挺累人的。当然迟藿就知道以包大人的办案速度, 等不了多久黑衣人的事情就会有眉目,到时候如果查到辽国王子身上,以包大人那种刚正不阿的性子, 即使皇帝想要息事宁人也怕是会被喷一脸唾沫星子。
    跟着展昭到了开封府,包大人, 公孙先生都在, 白玉堂和卡卢比也已经到了。
    迟藿走到卡卢比身边,对包大人行了一礼。
    “迟娘子不必多礼。”
    包大人摸着胡子, 看着很是威严,但其实你只要不是犯事被抓, 包大人还是很温和的。
    “那昨夜擅闯民宅的黑衣人已经查明了身份, 乃是那四方馆此次出使大宋的辽国王子身边的护卫。”
    公孙先生看着迟藿和卡卢比这一对小夫妻,想起今天那犯人有恃无恐的样子,有些担心他们惹上了不好解决的麻烦。
    “哦,那王子可真是嚣张, 竟然敢直接派身边人来。”
    迟藿的话让包大人他们知道, 他们并不是无意之间惹上辽国王子的。
    “前天, 我在家里抚琴,那辽国王子听见了琴音,就想买下我的琴, 我不愿意,他虽然暂时离开了。应该也是不甘心,想来这人也是为了那把琴来的吧。”
    啪!
    包大人一拍桌子,表示自己非常生气。
    “辽国来使,我大宋以礼相待,没想到对方竟然想欺我百姓,夺他人之物,如此有恃无恐,真是太过放肆!”
    包大人任职开封府尹已经有些年头了,在他的兢兢业业之下,开封府鲜少出现欺压百姓,夺人财宝的事情,因为包大人是出了名的只要你犯法,不管你和皇帝什么关系都要治你的罪的那种人,毕竟人家做御史的时候可是敢喷皇帝一脸唾沫的,皇帝都不敢随意惹他。
    而就连街上的小偷也因为勤劳的展昭大人而失了业,除了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凶杀案,或者上次那样的外地来的江湖采花贼,开封的治安真的挺好。
    最起码连公孙先生都快想不起来上一次处理擅闯民宅的案子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一个外国来的敢犯事,还犯事犯的如此嚣张,被抓了不先认罪,而是先拿辽人身份来压人。
    不知道咱们开封府最不怕的就是关系户吗!
    包大人和迟藿了解了前因后果,就准备下次上朝的时候和皇上上奏一下辽国越来越嚣张的态度问题。
    包大人向来爱民如子,自己孩子被欺负,果断不能忍!
    只是义愤填膺的包大人不知道,迟藿和卡卢比其实根本不怕那什么耶律王子。
    “耶律王子,上次你说听厌了宫里的曲子,这次教坊出了新曲子,王子觉得怎么样?”
    一位官员举杯向耶律王子敬酒。
    这是一场宫廷宴会,耶律王子看了眼上座的皇帝,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笑意来。
    “尚可,曲子不错,可惜乐器一般。”
    “耶律王子此言差矣,大乐署的乐器向来是官造,虽比不上我赠与你的那几张琴,但件件都是佳品,怎能说是一般。”
    许是这边的谈话吸引了皇帝的注意力,见皇帝说话耶律王子的笑意就更加隐晦了。
    “也是我失言了,官造的乐器的确不错,只是我见过更好的,所以一时间难以释怀。”
    席间坐在皇帝旁边的八贤王闻言,突然就想起了迟藿来。
    “哦?我听说王子的母妃是我大宋的贵女,嫁去辽国之时带着一把传世的名琴,可是那把琴?”
    耶律王子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那绿漪琴,是比绿漪琴更好的。”
    八贤王听到这心中不详的预感更甚。
    绿漪琴早年他也见过,琴内有铭文曰“桐梓合精”,音色华美,是汉朝梁王赠司马相如的传世名琴,和绿漪琴水平相当的琴他见过几把,而比绿漪琴更好的琴,他只见过一把。
    “哦?”
    皇帝听了也很好奇。
    “那是一把怎样的琴?”
    耶律王子计划成功了一大半,面上却更不肯放松,满满的都是遗憾之色。
    “可惜我当时只听其仙音,未见其真身,那琴的主人太过宝贝,竟不肯让我一窥。”
    “奈何我着实心痒,都说大宋皇帝英明威严,百姓拥戴,必定能让我得偿所愿。”
    赵祯听完笑了。
    “这有何难,不过是想看,且让那琴主人带着琴来,也好让我们都见见那比绿漪琴更胜的稀世之宝。”
    皇帝作为权利的最顶端,有的时候并不太明白中下层的权利倾轧。
    耶律王子说是看看,可是大部分官员都清楚,这琴看了之后恐怕就要换一个主人了。
    “皇上,今日有些晚了,这大晚上的把人叫来却是有些不方便吧。”
    就在皇上准备下旨让人把人请来时,八贤王突然开口。
    赵祯一愣,也笑了。
    “王叔说的对,的确有些晚了,那就等明日,再请那位主人带琴来一观吧。”
    赵祯是个很温厚宽和的皇者,有时候晚上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传膳,因为宫内规定,有些事情一开先例就要成为惯例,他传一次夜宵,那么之后御膳房的人必须每夜都要值班侯着,他心仁善,不忍心劳民伤财,所以宁愿饿着。
    也是这样的好性格,所以即使有官员触怒了他,他也最多贬谪对方,从来不杀。
    耶律王子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碍于开口的人是八贤王,而且皇帝也这么说了,他再咄咄相逼也不好看。
    也只能再等等了。
    晚宴结束之后,大臣还有耶律王子都离开了,而皇上将八贤王留了下来。
    “皇叔,今天席间你神色有异,可是有什么事情不对?”
    当初经历狸猫换太子一事,赵祯从小是被八贤王还有狄娘娘抚养长大的,虽然最后阴差阳错的被先皇认了回去,也依旧和八贤王有着深厚的父子情谊。
    “不瞒皇上,那耶律王子所说的稀世名琴,我前不久得幸见过一次,只是我答应了小友,替他们保守秘密,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也很是惊讶耶律王子竟然会机缘巧合之下听到了琴音,对其产生兴趣。”
    “耶律王子来到大宋,和大晟署,教坊,还有各乐司来往频繁,朕听说他的音律造诣极高,能以琴音辩琴并不意外,据说他很是高傲,对一般的乐谱乐器并不感兴趣,他今日在宴会上如此表现,想要借着朕看琴,想必那琴的确有其惊人之处。”
    八贤王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何止是惊人,那琴着实像是天上之物,以仙灵之气造化而成,那绿漪焦尾再好也是出自凡人之手,与之相比也逊色许多。”
    “哦?”
    赵祯看八贤王都这么说,心中的好奇更甚了。
    “皇叔这么说也让朕很是好奇。”
    赵祯看八贤王眉间依旧有担忧之色,一想也明白了八贤王的顾虑。
    “皇叔放心,说是观琴,那就是观琴,朕堂堂大宋皇帝,还不至于夺自己百姓的宝贝,朕还会告诫大臣们不要起夺宝之心。”
    八贤王听赵祯如此许诺了,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皇帝是这么想的,也会这么做,大臣们有了皇帝的命令也不会太过出格,有他和包拯护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只是那辽国的耶律王子就不好说了。
    夜色已晚,八贤王也不好再多留打扰皇帝休息,就告退回了南清宫。
    “王爷,今天…”
    总管在门口迎接八贤王,同时也把今天迟藿送来的消息和八贤王说了。
    “什么!他竟然派人动手了。”
    八贤王心道糟糕,他虽然觉得耶律王子不可能只是想看琴,但是已经得到了皇帝的许诺,他也放下了一些心来。
    却没想到这耶律王子如此大胆,竟然敢派护卫去夜探,若他能在进宫前得到消息,今天他肯定要多和皇上商量一下的。
    “事到如今,只希望明天能够平安无事,明日一早,你就去通知开封府尹包大人,让他明天和我一同入宫。”
    八王爷毕竟古道热肠,也颇喜欢迟藿和卡卢比这两个小辈,遇见了这事儿,他第一反应还是能帮则帮,总不能放任被异族欺负。
    一大清早,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迟藿和卡卢比就被拍门声给吵醒了。
    “迟娘子,你可算开门了。”
    八贤王家的侍从看见迟藿终于开了门这才松了口气。
    “王爷让我和你们说,辽国的耶律王子说动了皇上要你们带着琴去宫里一观,王爷已经通知了包大人,到时候一同进宫,嘱咐你们莫要慌张,也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有他和包大人在,定会尽力护着你们。”
    卡卢比是高手这件事他们都知道,那战斗力要是飙升起来,估计皇宫里的护卫都得跪,更何况迟藿也不是个拖后腿的,八贤王也是担心这两个人要是被激怒了,连个能上前拉架的人都没有。
    “多谢王爷苦心了,我知道分寸的。”
    迟藿点头表示明白八贤王的苦心和顾虑。
    其实她和卡卢比昨天晚上已经去过一次四方馆了。
    本来今天那耶律王子应该突发急病,然后被送回辽国治疗的,只是她听到一些事情,所以临时改变了想法。
    没过多久门再次被拍响。
    皇宫派人来请了。
    御花园中,皇帝坐在最上首,除了八贤王,包大人,还有耶律王子,周围都是些乐官。
    迟藿和卡卢比被引进御花园,面见圣上。
    包大人被八贤王叫来时心情并不很好,他本来是想趁着下一次上朝参对方一本,只是没等到下次上朝,这耶律王子就已经提前搬出皇帝来了。
    “民女迟藿和夫君卡卢比,见过皇上。”
    “免礼平身。”
    赵祯看着款款而来的迟藿,还有抱着琴匣跟在其后的卡卢比,虽然有些惊讶于卡卢比的异族外貌,但是也不由感叹这两个人气息和谐,看着就是一对佳偶。
    毕竟生长在宋朝的赵祯皇帝并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情侣款。
    情侣款的发带,情侣款的衣服,情侣款的鞋子,一身都是情侣款的迟藿和卡卢比站在一块儿,绝对不会有人觉得两人不是情侣。
    皇帝看着两个人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次召见你们主要是因为耶律王子说你有一把传世名琴,朕和司乐各署的官员都很好奇,不知道你们能否让大家饱一饱眼福,见见这稀世之宝。”
    迟藿点了点头,卡卢比将琴匣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琴架之上。
    打开琴匣,那把融合了未来,现代,还有古代智慧的琴就这样显露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下。
    场上一片吸气的声音。
    耶律王子眼睛里的狂热几乎要掩盖不住。
    阳光下,那琴折射出华丽的流光,看花了观众的眼睛。
    耶律王子失态的站了起来,离席走来,想要伸手去摸那琴。
    “王子请远离。”
    迟藿笑着说,但是手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阻拦动作,卡卢比也没有。
    耶律王子摸到琴竟然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着跌倒在地。
    “耶律王子!来人,传太医!”
    辽国的王子不能在大宋出事,不然两国邦交估计就要完蛋,皇帝自然很紧张。
    “皇上不用紧张,王子并无大碍。”
    迟藿的话刚刚说完,耶律王子就自己站了起来,皇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耶律王子的头发就跟刚刚被雷劈过了一样,都竖了起来,不少人都看着他在憋笑,连询问他是否有碍的皇上都眼带笑意。
    “刚刚是怎么回事?”
    耶律王子脸色不善的看着迟藿和卡卢比。迟藿也不看他面色不改的对着皇帝解释。
    “这把琴是我们家的家传宝贝,此琴有灵,只有拥有我家族血脉的人能够使用,否则就无法触摸。”
    赵祯只觉得稀奇。
    “荒谬!一把琴而已,怎么可能会择主。”
    一个司乐署的官员站起来,迟藿默默地给他让路。
    一副你要是不信那就自己试一试的样子。
    “啊!”
    一声惨叫,又多了一个扫把头。
    看着那个官员的惨样,耶律王子才后知后觉的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才明白刚刚听到的笑声是怎么回事了。
    “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良琴有灵,也是有趣。”
    皇帝抚掌大笑,看起来是信了迟藿灵琴择主的说法。
    其实只是迟藿启动了琴里头的防御模式而已。
    “如此说来,这琴就只能是你们家人才能使用了,那就劳烦你为我们抚琴一曲,让我们见识一下这灵琴的妙音。”
    迟藿点头,坐在琴凳之上,手按在琴弦上,果然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
    清雅的琴音响起来,澄澈空明的直传到人的心里。迟藿选的是一首当朝还算有名的曲子,本来是吴老头勒令她拿来练手的,此时主要是迟藿不想太过显眼,这首曲子她练的一般,后半部分的指法吴老头都没有教完,此时拿来敷衍了事也正好。
    一曲弹罢,所有人都自动的鼓掌。
    司乐署的主管看着迟藿,愣了愣神,只觉得这技法十分熟悉。
    “哼!就你这般的技艺也配拥有这样的琴!”
    耶律王子并不死心。
    “皇上,我一见这琴就如同被摄去了心魄,愿意用金银换这把琴,回国之后,也必定劝父皇延长两国盟约。”
    “这…”
    赵祯犹豫了一下,到底是记着自己对八贤王的承诺。
    “这琴并不是朕的,王子应该去和此琴主人交涉,若是迟娘子不愿意,王子就不要勉强了,毕竟即使王子得到了这把琴也不能用。”
    皇帝说的也的确在理,即使得到了这把琴,并不能使用也是没什么意义的。
    但是耶律王子依旧咄咄逼人。
    “如果我能得到这把琴,我愿意回国之后劝父皇减少宋国对我大辽的岁供。”
    这下皇帝沉默了良久。
    自从先皇和辽国签订了盟约,大宋每年都要给辽国送去不少的钱财和布帛,即使对于富足的大宋也是一大笔开支。
    一把琴的价值和让国家蒙羞的岁供,两相比较,着实很难让赵祯取舍。
    他毕竟是皇帝,即使体恤百姓,在面对国家层面的问题时,他不得不犹豫。
    “皇上!既然耶律王子喜欢,一把琴而已,为了两国邦交,我们大不了在其他地方补偿就是了。”
    “皇上,您可不能因为一时顾忌而影响了两国邦交啊。”
    “皇上!我大宋向来是礼仪之邦,怎可做那慷他人之慨的事情来,岂不让我大宋子民心寒吗!”
    就在赵祯犹豫不决的时候,几名官员站起来说了自己的看法,他们纷纷表示两国的邦交最重要。
    说的倒是轻巧,只不过是一把琴?!合着不是你们家的宝贝你不心疼。
    包大人看皇上有所动摇,大义凛然的站了起来开始义正言辞的反驳。
    两方各执一词,吵的不可开交,只是包大人毕竟是做过御史的,那口才怎么能是一般官员能招架得住的,主张以琴求和的几名官员眼看都被喷的狗血淋头的时候,耶律王子又开始作妖了。
    “皇上,既然你如此为难,不如我们两方各退一步,就由我和这位迟娘子以琴艺比试,若是我胜了,这琴就归我了,若是迟娘子胜了,我刚刚所说的劝父皇减少岁供的话依旧有效。”
    “皇上!”
    包大人还想再说,被皇帝制止了。
    “那就按照耶律王子的话来办吧,一月后王子归国前夕,就让迟娘子和你比试一场。”
    “多谢皇上。”
    耶律王子看着迟藿,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来。
    迟藿报以微笑,那不慌不忙的样子,仿佛处在暴风雨漩涡中心的不是她一样。
    她是想过耶律王子并不会碰不了琴而轻易放弃,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样无耻,果然不能以自己的上限去揣测别人的下限。
    竟然以辽国来压人,逼得明明是占理的迟藿处在了不利的地位上。按理说琴本来就是人家的,人家不愿意让就不愿意了,你非得要和人家比试,让人拿那么贵重的东西做赌注。简直是流氓行径。
    虽然在迟藿看来比试并没有什么,皇帝还算是有良心,知道耶律王子肯定是琴艺高于迟藿才会提出比试,所以给出一个月的期限,让迟藿临时抱佛脚。
    只是迟藿看得明白的是这个耶律王子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
    瞧瞧他说的什么。
    我肯定回国之后劝父皇减少岁供。
    那只是劝啊!人家辽国皇帝听不听还不一定呢。
    皇帝和官员们未必不明白,只是如果不表一个态度,耶律王子回国不说好话简单,怕的就是怂恿辽国皇帝撕毁盟约。
    皇帝可能不怕打仗,但是官员们怕,满朝文武,武官的地位都快低到尘埃里头去了,试问文官能打的有几个?
    不瞎指挥把军队带到沟里头就不错了。
    就在赵匡胤因为自己陈桥兵变而忌惮武官开始,宋朝就在重文轻武的畸形发展了,开放的商业政策让宋朝成为了华夏最光辉的一段历史之一,文化,经济空前发展,但是重文轻武同时也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迟藿管不到那么远,她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离开的期限可能是永远,所以只能专注于当下。
    她其实还挺开心,毕竟倒是有理由去找吴老头继续学完所有的课程了。
    想来这一次,吴老头不会再把她拒之门外了。
    而这一次比琴,迟藿决定要教教这位耶律王子,做人不能太嚣张。
    作者有话要说:  我已经对网络绝望了,只希望明天能好一些,大家晚安。
    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小小幽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1 06:58:38
    鬼马星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1 19:46:57
    "柒沫雪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1 23:53:30
    风言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22:47:18
    旗木皮卡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3 19:23:08
    读者“菲菲”,灌溉营养液+102017-10-28 20:50:43
    读者“柳慕湮”,灌溉营养液+12017-10-28 18:13:42
    读者“半夏”,灌溉营养液+12017-10-28 14:02:15
    读者“my蜗牛”,灌溉营养液+12017-10-28 13:35:26
    读者“儒漠”,灌溉营养液+32017-10-28 13:20:36
    读者“兔子”,灌溉营养液+12017-10-28 10:45:29
    读者“影下826”,灌溉营养液+12017-10-28 02:08:40
    读者“悟芽”,灌溉营养液+102017-10-28 01:23:16
    读者“伊伊咿咿咿”,灌溉营养液+52017-10-28 00:55:15
    读者“伊伊咿咿咿”,灌溉营养液+22017-10-28 00:53:19
    读者“凉宝”,灌溉营养液+302017-10-27 20:52:33
    读者“作者大人请更新”,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20:44:16
    读者“么小咪”,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18:28:13
    读者“婷”,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12:53:40
    读者“淇奈”,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09:52:10
    读者“莫默墨”,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08:13:57
    读者“沐木子”,灌溉营养液+102017-10-27 08:07:13
    读者“一曲清酒”,灌溉营养液+102017-10-27 01:51:24
    读者“半夏”,灌溉营养液+12017-10-27 00:41:53
    读者“bai3玉e”,灌溉营养液+32017-10-26 12:32:46
    读者“一只云舒”,灌溉营养液+12017-10-26 10:14:20
    读者“璃醨饕鬄”,灌溉营养液+52017-10-26 08:21:09
    读者“桃夭”,灌溉营养液+102017-10-26 06:25:59
    读者“孟期颐”,灌溉营养液+32017-10-26 01:45:27
    读者“伊伊咿咿咿”,灌溉营养液+12017-10-25 20:44:11
    读者“醉醉”,灌溉营养液+202017-10-25 20:22:45
    读者“汐焱”,灌溉营养液+202017-10-25 17:57:00
    读者“爱吃苹果的猫”,灌溉营养液+12017-10-25 14:35:32
    读者“莫沫”,灌溉营养液+12017-10-25 14:10:44
    读者“卿本佳人”,灌溉营养液+102017-10-25 12:50:56
    读者“糖小糖”,灌溉营养液+52017-10-25 09:26:41
    读者“小兔子乖乖”,灌溉营养液+12017-10-25 08:51:42
    读者“婷”,灌溉营养液+12017-10-24 23:42:46
    读者“云笑靥”,灌溉营养液+102017-10-24 22:57:12
    读者“萧萧落木”,灌溉营养液+132017-10-24 20:18:30
    读者“雪梅”,灌溉营养液+452017-10-24 18:02:06
    读者“夏意”,灌溉营养液+32017-10-24 12:20:55
    读者“cynthia王”,灌溉营养液+102017-10-24 09:15:55
    读者“岁繁”,灌溉营养液+202017-10-24 01:36:26
    读者“南宫慕夏”,灌溉营养液+102017-10-24 01:17:59
    读者“小鬼”,灌溉营养液+202017-10-24 01:07:57
    读者“一杯小酒”,灌溉营养液+12017-10-23 23:44:36
    读者“兔子”,灌溉营养液+12017-10-23 23:13:16
    读者“旗木皮卡丘”,灌溉营养液+302017-10-23 19:18:38
    读者“冰儿”,灌溉营养液+102017-10-23 19:00:26
    读者“阴着阴着坏的小h”,灌溉营养液+12017-10-23 17:40:13
    读者“秋狸”,灌溉营养液+22017-10-23 12:58:43
    读者“漫璐璐”,灌溉营养液+102017-10-23 10:02:19
    读者“曌曌莫莫”,灌溉营养液+702017-10-23 09:52:42
    读者“悟芽”,灌溉营养液+102017-10-23 09:48:47
    读者“明珠”,灌溉营养液+12017-10-23 09:02:47
    读者“魔法师的兔斯基”,灌溉营养液+202017-10-23 07:22:53
    读者“cynthia王”,灌溉营养液+52017-10-23 00:08:38
    读者“半夏”,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23:51:31
    读者“轩辕舞”,灌溉营养液+52017-10-22 23:41:41
    读者“南宫湘儿”,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23:29:13
    读者“慕月”,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22:24:21
    读者“一往情深”,灌溉营养液+102017-10-22 22:09:42
    读者“锦瑟诉华年”,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22:00:50
    读者“烟雨江南”,灌溉营养液+252017-10-22 08:38:24
    读者“chenlifen_fanny”,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06:35:09
    读者“听枫追云”,灌溉营养液+202017-10-22 01:45:10
    读者“半夏”,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00:25:50
    读者“长乐未央”,灌溉营养液+602017-10-22 00:04:02
    读者“my蜗牛”,灌溉营养液+12017-10-22 00:02:23
    读者“兔子”,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23:57:15
    读者“婷”,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22:51:57
    读者“若诗”,灌溉营养液+102017-10-21 22:16:18
    读者“一杯小酒”,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11:02:24
    读者“亭子的婷”,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09:07:27
    读者“呐红づ狠刺眼”,灌溉营养液+92017-10-21 09:06:18
    读者“chenlifen_fanny”,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06:27:43
    读者“sunny”,灌溉营养液+22017-10-21 00:40:22
    读者“北北”,灌溉营养液+12017-10-21 00:32:39
    读者“╰内些尐甜蜜”,灌溉营养液+12017-10-20 23:42:20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10-20 23:25:24
    读者“cynthia王”,灌溉营养液+102017-10-20 23:21:56
    读者“锦瑟诉华年”,灌溉营养液+12017-10-20 23:02:42
    读者“松露”,灌溉营养液+12017-10-20 22:51:02
    读者“兔子”,灌溉营养液+32017-10-20 21:36:54
    读者“悟芽”,灌溉营养液+102017-10-20 13:08: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