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卢比提起鱼篓,扶了扶斗笠,轻声对迟藿说。
    “咱们回家吧。”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离开了,中年男子这才回过神来,对两个人说。
    “我明日回开封,小娘子要想学琴需得去开封,我这有一枚玉佩作为信物,届时你二人要来,可拿着玉佩去开封府寻我。”
    中年男子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来,递交给卡卢比。
    “多谢。”
    那玉佩一看就不凡,竟然还是龙形雕刻,若非皇家无人能用,这样一来中年男子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看卡卢比接过了玉佩,但依旧不卑不亢,旁边的迟藿也面不改色,只浅浅笑着,看着并不因为他的身份而觉有异,既不惶恐,也不巴结,这让中年男子对两人更加喜欢了些。
    “小哥身手很好,不知师出何门?”
    “在外行走,师门不便透露。”
    卡卢比对中年男子微微一颔首。
    “若无意外,两日后我们就会去开封,那时就劳烦你替迟迟引荐名师了。”
    …………
    “真是有意思的小夫妻啊,年纪轻轻便活的如此逍遥自在,令人艳羡。”
    中年男子捋了捋长须,侧过脸来嘱咐侍卫。
    “明日回京,你去吩咐人在城门处等着,若是见了他们,就把他们引来见我。”
    侍卫恭敬的应了,中年男子提着鱼篓,笑的开怀,带着侍卫往早已有大厨等着的驿站去了。
    ……
    卡卢比后来钓上来的鱼个头确实太大了,家里没有那么大可以用来清蒸的锅,所以只能鱼头做成剁椒鱼头,鱼身做成酸菜鱼片汤。
    卡卢比拿着菜刀,须臾间就把虹鲤剔骨去刺,片成了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鱼片了。
    迟藿调理了鱼头,鱼身,又把完整剥离的鱼皮下锅汆了,烫软后捞出来仔细切了,和萝卜丝拌在一起,撒上香葱芝麻,最后淋上酱汁,做了一道凉菜。
    一家子吃完了饭,迟藿和卡卢比也没什么特别好收拾的东西,一个挨着一个的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看着小院里头栽的杨柳上挂着的红日一点点的从树梢沉到树干,最后完全消失,蓝墨色在空气中渐渐晕染开来,呼吸中都带上了凉气。
    “想来那位介绍的乐师,应该是一个很有本事的。”
    迟藿靠在卡卢比臂弯里头玩着他的手指头。
    “自从开始不断的在时空中跳跃,时间就变得没有什么意义了,要不是有你陪着,恐怕我现在都要无聊到疯了。”
    卡卢比闭着眼睛,翻过身来搂住迟藿。
    “我在。”
    迟藿吃吃的笑了两声,抬眼看着卡卢比精致天怒人怨的脸庞,轻轻的亲了一下他。
    “那你会不会怪我去学琴,少了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卡卢比睁开赤色的眼眸,看着迟藿亮晶晶的眼睛。
    她偏要先亲他一下再问这个问题,卡卢比还能怎么回答。
    “你开心就好。”
    “喵!”
    宿主!!!
    良辰小喵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扑到了迟藿的怀里。
    摸着瑟瑟发抖的小喵,迟藿连忙问发生了什么。
    “我本来想研究一下普通的猫的行为习惯,可是那只猫一见我就舔我,还一直往我身上骑……”
    “喵~”
    小院墙头不知道何时跳上来一只大个的狸花,对着迟藿怀里的小喵发出极为幽怨的低吟。
    迟藿不停抖动着肩膀,忍着笑意忍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卡卢比也勾起嘴角,先顺了顺迟藿的背,然后侧身捡起一粒小土块,土块打在狸花猫的身上,虽然没有什么伤害,但是的确也疼了,狸花猫只好跳下墙去,放弃了迟藿怀里那一只城里最漂亮的小喵。
    “喵!”
    宿主,我要升级!我要变成人类!
    “好好好,我会尽快给你升级的。”
    迟藿安抚着良辰小喵,坐起来和卡卢比一起回了屋子里。
    房子里的烛火亮起,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之中,散发着温暖的光。
    两天后,迟藿和卡卢比退了租住了有半月的院子,背着只装了一两件衣服的包裹,朝着开封进发。
    “走路多没意思,咱们比比轻功吧!”
    迟藿敢提出和卡卢比比试轻功的原因主要是明教轻功在山间悬崖峭壁之处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在平地间优势就没有这么明显了,而且这段路距离并不算远,稍稍比一下也不会费多大力气。
    “好。”
    卡卢比双手抱胸,姿态十分淡然,似乎不太相信迟藿能赢得了自己。
    “你可不能放水,咱们先说好,你要是赢了,那你就可以让我做一件事,要是我赢了,你就只能吃三天的白水煮面条。”
    迟藿很了解卡卢比,毕竟胜了的赌注在他眼里应该没有那么必要,而且他平时从不会拒绝迟藿,要是说他输了就让他替迟藿做一件事,那对他也没什么损失。
    只有白水面条是他的软肋。
    偶尔吃一顿还好,要是让他三天只吃不甜不辣的白水面条,他肯定不愿意。
    果然,卡卢比一听输了要吃三天的白水面条,立马凝起了神色。
    “准备好了吗,那咱们就开始吧,我数到三,咱们就开始了。”
    卡卢比点点头,等着迟藿开口。
    迟藿转过头,盯着前面的路。
    “一……”
    卡卢比暗暗蓄力。
    “三!”
    迟藿抢先一步跃起,原地只留下渐渐散开的气劲。
    卡卢比呆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紧追其后。
    估计是白水面条的威胁太过了,迟藿没过多久就被卡卢比追上了。
    卡卢比拉着迟藿的手往上一提,带着她踏上飞燕的背,又飞高了一段。
    迟藿输了也不觉得沮丧,被卡卢比抓着在天上飞,笑的倒是挺开心。
    就是后来中间突然加入的白衣少年心情很复杂。
    他来开封逛逛,顺便想要再找那臭猫比试一下,半路上看见有两个人在比试轻功,看功法和内力都不弱,他仗着近日轻功有所长进,也半路加进去试图和这两位比一下。
    前一段还好,都是在树上借力,接下来的画面就让他没法接受了。
    因为那两个人竟然不需要借力在空中不断腾跃。
    他见过的轻功最好之流,例如展昭,也不过是能一跃四五丈,但接下来还是需要不断借力的。
    看着越来越高,越来越远的两个人,他觉得他们应该是会飞,不然就是他学了十几年假轻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