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的风景很好,温柔的绿柳像是一团又一团的绿烟笼罩住了整个古城。
从俯瞰的角度看过去,鳞次栉比的房屋配着烟柳,风景很是温柔,让人觉得十分的赏心悦目。
不知道何时,这城郊的河中出现了一种虹鲤,肉质极为鲜嫩,引得不少饕客前来想尝个新鲜,但是虹鲤很难捕捉,城里最厉害的钓翁,每日也只能得个一两尾,若是来的迟了,那就只能抱憾而归了。
不过要是对自己的钓鱼技术有信心,试一试在河边垂钓,运气好说不定还能钓上一尾来。
就在这杨柳依依的河岸边上,两三个钓客在垂钓,其中一个蓄着美须的中年男子,身边跟着几个带着刀的随身侍卫,看起来非富即贵,可是虹鲤可不会看人面子,中年男子坐在河边半晌,颗粒无收,而另一边一个带着斗笠看不清楚模样的高大青年已经钓上了两条虹鲤来了。
“卡卢比!”
迟藿跑过去,一下拍到了卡卢比的肩膀。
本来要咬勾的鱼一下子被吓跑了。
卡卢比放下鱼竿,也不生气钓鱼被打扰,只是对迟藿微微一笑,放下了鱼竿。
“啊呀。”
迟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吓跑了卡卢比的鱼,连忙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一下。
“都跑了,你现在安静也没有用。”
“啊,那你今天没有钓到鱼啊?”
卡卢比掂起鱼篓,里头两尾嫣红的鲤鱼正活蹦乱跳的拍打着鱼篓。
“可以一尾清蒸,一尾红烧。”
迟藿开心的拍手,给了卡卢比一个大大的拥抱,卡卢比微笑着牵住迟藿,准备回到两个人暂时居住的地方。
“两位请留步!”
中年男子的一个侍卫叫住了他们。
“我们主子尤其喜欢虹鲤,为了虹鲤还专门亲自来了一趟,如果吃不到那将会成为我们主子很大的一个遗憾,希望两位能够让一尾虹鲤给我们,我们愿意出比市面上高十倍的价钱!”
“喵!”不行!我也要吃,一条鱼不够。
良辰小喵趴在卡卢比肩上,发出能够萌化人心的幼猫叫声。
一红一蓝的异色双瞳,看起来像是两颗珍贵的宝石。
可惜除了迟藿没人能听懂良辰小喵的话。
这一次穿越后,迟藿又给系统升了一次级,良辰小喵就拥有了味觉,可以吃东西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猫型身体的影响,小喵尤其喜欢吃鱼。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们不缺钱。”
卡卢比也是喵家人,喜欢吃鱼,这边的虹鲤尤其得他的喜欢,即使已经吃了几次,尝过鲜了,也依旧不想要把自己到手的鱼让给别人。
“这……”
侍卫十分为难,但是现在是微服,又不是在京城,不能显示出身份,况且就算是显露出身份,这里离开封这么近,以势压人的消息传出去了,以后出门都要小心汴京城里的百姓戳他们脊梁骨。
看侍卫交涉无效,中年男子就亲自走了过来。
走近了之后,迟藿才发现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身贵气,看起来应该不是一般的富户高官。
“两位是城中居住的百姓?”
“不是,我们只是暂时居住在这里的游客。”
“我今日坐在河岸边垂钓了一整个下午都没见半条虹鲤的影子,倒是小哥好运气。”
“嗯,估计是吧。”
想起卡卢比那自学成才的钓鱼技术,迟藿只觉得除了天赋技能加运气之外也没别的解释了。
“我也是来城中游玩的,平日里我都在开封城里,鲜少有能出门的时候,也是忙里偷闲才空出了两天来,只是着实运气不好,可我又确实嘴馋这虹鲤,两位若是能割爱,条件可以任两位随意提。”
“不用了,我们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卡卢比态度坚决,中年男子也不好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离开了。
“主子”
侍卫走过来。
“都是属下无用。”
“唉。”
男子摸着胡子长叹一声。
“也是我运气不好,和这锦鲤无缘啊!不过那小哥也着实小气,明明钓上两尾却一尾都不愿意让出。”
旁边的钓客听了,就和中年男子解释,他是这城里的百姓,经常来这里垂钓,所以也知道些卡卢比的事情。
“那位小哥来这垂钓也有十天了,每天都最少能钓上两尾虹鲤,多少达官显贵都想和他买,但是都被他拒绝了,他和他的小媳妇不缺吃不缺穿,钓这虹鲤也是为了尝个鲜,我还没见谁能够能从他手里拿到虹鲤过的。”
“是人都会有弱点,我偏不信了。”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对身边的侍卫嘀咕了几句话,侍卫点头领命。
…………
迟藿做了两条鱼,一条清蒸,一条红烧。
卡卢比和良辰小喵都吃的很开心。
良辰小喵吃完鱼,添干净自己的爪子,转头对吃完饭坐在凳子上晒月亮的卡卢比喵了一声。
“嗯,明天还去。”
路过的迟藿知道,这是两个约定好第二天还去钓鱼的意思。
“迟迟,你明天还去学琴吗?”
迟藿看着躺在竹椅上的卡卢比,忍不住走过去,挤在旁边,靠在他怀里,和他一起晒月亮。
“不去了,那楼里的琴师技艺一般。”
“那明天陪我一起去钓鱼吧,有你在说不定能多钓上来两尾。”
“我什么时候还能给你加成钓鱼成功率了?”
迟藿指尖缠着卡卢比在月光下闪着润泽光芒的灰发,带着笑意问他。
卡卢比伸出大手,顺着迟藿的长发轻轻抚摸。
“有你在我做什么都能做的更好些。”
“因为想让你对我更加着迷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