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开元盛世,此时的扬州十分繁华,街上西域的面孔并不少,所以卡卢比的灰发赤眸也并没有很显眼。
一路走来,两人漫无目的游览,只要是看到了好风景就多停留一些日子,看看风景。
离开沙漠小镇之前,迟藿对卡卢比说,如果半年后,他还执意跟着她,那么她就带他离开。
卡卢比答应了,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会改变主意。
一路上的景色的确很美,华山残雪也的确很壮丽。
卡卢比见到了许多他想象不到的美景,又加上是和迟藿一起,所以心情一直都很好。
所以碰见了有人对自己呼救的时候,他好心的出手了。
迟藿去买小吃了,卡卢比要站在原地等,所以即使不是很想要和粉色衣服的姑娘说话,他也并没有走开。
“看招式,少侠是明教中人?刚刚多谢少侠相助了,不然我还真的被那流氓占去了便宜。”
粉衣姑娘看着五官精致动人的卡卢比,想着他刚刚一招就把那个她打不过的无赖给打进了河里的身姿,不由得心生仰慕。
“我是忆盈楼弟子杨秀仪,不知道少侠怎么称呼?”
“卡卢比!”
迟藿买完小吃回来了,看到他旁边不远处站了一个粉衣姑娘愣了一下。
“这位姑娘是?”
“哦,我刚才被一个无赖纠缠,多亏了这位少侠救了我。”
杨秀仪看着算是秀美可爱的迟藿,登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敢问两位是兄妹吗?”
“不是……”
迟藿刚想解释。
“我是她的男人。”
卡卢比抢过话头。
杨秀仪一颗芳心直接碎成了渣渣。
“秀仪!你怎么还在这儿,大娘的生辰宴会要开始了,这两位是?”
一个稍稍年长些的女子走了过来,一身水蓝色衣裙,显得端庄漂亮。
“刚刚有个无赖生事,多亏了这位少侠相救。”
杨秀仪和师姐解释道。
“我是忆盈楼弟子,孙曼,多谢少侠相助,要是有空,正巧我们忆盈楼的公孙大娘今日生辰,两位不妨跟我们去忆盈楼,必定是好酒好菜相待,还能看见难得的歌舞。”
孙曼十分直爽,正巧了,迟藿对于七秀坊还是很感兴趣的,虽然七秀坊现在还是忆盈楼,但是也不耽误她想去凑个热闹。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正巧,不用发愁今天的吃播了,古代宴会能看的多了去了。
迟藿和卡卢比两人并肩走着,跟着孙曼还有杨秀仪进了忆盈楼。
此时宴会还没开始,孙曼就在外间席位给两人找了两个位置。
没多久酒席开始,迟藿也就把直播给打开了。
忆盈楼的酒菜虽然没有后世的那么丰富多彩,但是也还算是精美雅致,口味也不错,最主要的是能够被请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些文人雅客,酒席之上作诗高歌,很是风雅。
直播间的观众也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弹幕都快把画面覆盖住了。
席位是围着水而立,水中建有一个莲花舞台。浮一个酒杯在流水之上,流在谁那,谁就得作诗一首,或者上台表演一次才艺。
按照小说的套路,这杯子自然是不可能不流到迟藿身边的。
迟藿拿起杯子,自知自己实在做不出来诗,也不想“借用”,于是就在旁边诸多年轻姑娘们的调笑中,带着卡卢比上了建在水中的莲花台上。
迟藿搬了台边的古筝一架,让卡卢比在旁边为自己敲鼓打拍子。
清雅的琴声响起,琴艺算是中规中矩,但是调子却实在惊艳。
尤其是在鼓声响起的时候,那一声声震动的不止是水中的涟漪,还有心中的音弦。
你若非知道天地的广博,就无法理解方寸之地的美好。
你若非了解人世间的深沉,就不会感到单纯的可贵。
你若非经历年老的恬淡,就不觉少年的活泼轻快。
你若非旁观一次又一次的离别,就不知道此时欢聚的难得。
以小见大,迟藿用自己生在二十一世纪所感受到的那么多东西,演奏了一曲此时此刻此地的乐曲。
也不枉费她古筝学了那么多年,虽然一开始有些生疏,但是很快就找到了感觉。
不知何时,一抹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台上,她纤纤素手拨弄着箜篌,很快加入进了乐曲之中。
远处笛声响起,一个黄衣青年手持玉笛轻和。
最后一身华服的女子飞到台上,拿着宝剑舞了起来。
妙舞神扬扬,如此而已。
这是一场绝佳的视听盛宴。
在场的人们即使过了很多年,也还是能记起当时的那个罕见的画面。
毕竟,琴魔高绛婷弹奏箜篌,心剑叶英吹笛,公孙二娘剑舞的画面一生也就只能得见这一次了。
况且,这也是那位传奇人物在世间留下来的不多的痕迹。
“这曲子谱得实在是好,新颖脱俗,高绛婷佩服。”
公孙盈舞毕,看了迟藿一眼就又飞身离开了舞台,高绛婷则走过来打招呼。
“我之前闲暇之时谱写的,也是献丑了。”
迟藿轻轻一笑。
其实她这首曲子是讨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音乐风格和古代迥异的巧,结合流行现代的曲子自然让人耳目一新。
“姑娘谦虚了,还请跟我来上座。”
高绛婷领着迟藿和卡卢比直接走到最上首的席位。
“主播好厉害!刚刚用的乐器是什么?还有蓝衣的小姐姐,她弹得是什么?好漂亮啊!”
“又长见识了。”
无视了直播间里密密麻麻的弹幕,迟藿被请到了上座,旁边坐着一个白衣少年。
“你的技巧限制了你的意境。”
他貌似也精通乐器,一下子就点出了要害。
“在下杨逸飞,姑娘刚刚的乐曲的确动人心弦。”
“过奖了。”
迟藿和对方客套了两句,卡卢比就在旁边散发了许多负面情绪,迟藿只好不好意思的笑笑,停止了和杨逸飞的讨论。
然而目光在扫过黄衣青年时愣了一下。
他举止十分优雅,见迟藿赶过来,就微微对迟藿一笑。
皮肤白皙的青年额角上有着红色的梅花印记。
庄花美如画,诚不欺我。
这场宴会来值了。
吃完宴,迟藿带着又被填饱的肚子还有口袋和卡卢比离开了忆盈楼。
高绛婷约迟藿第二天见面,迟藿欣然同意了。
接下来接连七天,迟藿都去忆盈楼和高绛婷还有杨逸飞见面。
在迟藿发现自己被掏空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三个人在忆盈楼里一起,虽然只有七天,但也算是结识了两个人知音。
迟藿也不是专业音乐人,作品也就只有那一首还算可以的曲子罢了,多亏了语音弹幕的存在,其中一大部分是广大观众老爷们倾情奉献的星际乐曲改编而来的。
也算是作高绛婷和杨逸飞这些日子给星际人民提供古乐器素材的报酬吧。
自此忆盈楼每次登台演出所用乐曲都是这些日子里三个人整理出来的。
从那以后忆盈楼歌舞更是被世人追捧,没有人不感叹,曲感天地,妙舞飞扬。
七天后,迟藿要和卡卢比离开扬州了。
高绛婷和杨逸飞前来送行。
迟藿临行前对高绛婷说。
“你要小心康雪烛。”
迟藿言尽于此,然后就带着卡卢比翩然离开了。
多年之后,高绛婷才恍然理解迟藿这句话的含义。
对于迟藿神秘的身份背景更是好奇了。
下一站他们就往杭州去了。
杭州西湖景美,迟藿很喜欢游客不多的西湖,就决定在西湖边上多住些日子。
客栈鱼龙混杂,迟藿不喜,就租下了一方小宅院。收拾收拾准备住上个十天半月。
隔壁人家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很可爱,许是家里人忙,没人看顾,但她都是静静的坐在门前的大树下自己玩。
懂事的让人心酸。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迟藿蹲着问小姑娘。
“我叫叶琦菲。”
迟藿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自己刚刚租下的小院,也是感叹自己的运气。
她对别的门派了解不深,但是对于万花藏剑还是知道一些的。
“琦菲!”
“娘!”
迟藿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妇人挎着竹篮走了过来。
她长得很漂亮,但是生活的艰难却让她美丽的容貌有了一层忧郁的光,她看着迟藿,觉得她十分面生。
“我是来西湖玩的旅客,这些日子里都会住在隔壁。”
迟藿和妇人解释。
“还没问夫人怎么称呼?”
“我夫家姓叶,我姓柳。”
…………
迟藿很快就和叶绮菲成为了好朋友,柳夕忙的时候她就会自己找事情做。
她很喜欢来隔壁串门,尤其喜欢被卡卢比抱在怀里。
小家伙似乎很依赖卡卢比。
柳夕知道了,表情是悲伤的。
“琦菲的爹整天都在忙于钻研武学,很少和琦菲亲近……”
“柳夕姐,听我一句劝,有的时候不要总是只看着一个人,你想想琦菲,你的女儿还小,就已经这么懂事了,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事,因为懂事一般都是被逼出来的。”
迟藿知道现在柳夕的状态并不好,可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迟藿多劝也不好,况且她本来也没那么多时间来帮柳夕,只能另辟蹊径。
“柳夕姐,我有一个东西要给你。”
离开前迟藿给了柳夕一个方子。
上面写着肥皂的制作方法。
“你做这个拿去卖钱,比你绣东西快多了,还省时省力。”
“这不会太贵重了吗?”
柳夕有些迟疑。
“就当是我送给琦菲的生辰礼物吧。”
迟藿如此说到。
她的本意是让柳夕不那么辛苦,过的好一些,说不定之后就能避免一场惨剧了。
至于最后柳夕最后被伤透了心,如何变成女强人,奋发向上成为一方首富,那就是迟藿不知道的事情了。
离开杭州,迟藿和卡卢比一路再往南去,想去苗疆看看。
迟藿这个时候离经易道也算是小有所成,开始练习太素九针了。
一路上一边给人治病练习一边往大理苗疆那边走。
一路上也遇见过强盗小偷,但是奈何卡卢比太过强大,迟藿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派不上用场,连加血都用不上。
越往南走,风景就越美,景色就越研丽。
大理蝴蝶泉的确美,苗疆的虫也的确是多。
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大自然的道理向来深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