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禹,商有汤,周文武,称三王……”
    卡卢比拿着迟藿从街市上买的纸笔,一边背诵着三字经,一边在纸上写下迟藿交给他的字。
    “哥哥哥哥!你今天怎么不念人之初性本善了?”
    低矮的土墙上趴着几个挨着的小萝卜头,一眼看上去还以为迟藿家墙头长娃娃了。
    这些日子里迟藿基本做什么都带着卡卢比,和镇上的人交流也是带着他,所以一些简单的交流卡卢比已经能够听的懂了。
    “已经背过了。”
    他不太适应和小孩子们相处,因为感觉他们太柔软,而跋汉族里几乎是没有什么小孩子的,就算有也不存在天真可爱,更多的是担心生存。
    所以他虽然早就感觉到有人在偷听,却也没有吭声。
    “啊!可是我才背到玉不琢不成器。”
    “我才背到子不学断机杼。”
    一个大胆一点的小孩子先开口了,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七嘴八舌的说起来自己背到了哪里。
    卡卢比默默地坐在凳子上,并不说话。
    他其实很喜欢这种氛围,听着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觉得很安逸。
    “哟!墙上长娃娃了!”
    迟藿从屋子里出来,就看见墙头上挂满了小娃娃。
    “太危险了,快下来,我给你们开门。”
    “哇!”
    娃娃们一溜烟的窜下墙头,开心的到了院子里。
    院子被迟藿装饰的很清雅,往常小孩子们都是趴在墙头看,从来都没进来过,这次能进来,孩子们都很开心。
    只有一个最小的巴在墙上,估计是被哥哥姐姐们拽上去的,现在没人管他,他挂在墙上两条小腿没力气踩不到东西下不来了,小脸一皱就要哭了。
    两条有力的胳膊抱住他的腋下,一下子就把小娃娃从墙上带了下来。
    那时他还小,却一辈子都记着那个长得很好看,有一头漂亮灰色长发的哥哥把他从墙上解救出来的感觉。
    卡卢比把小娃娃放在地上,小家伙一踩到地就屁颠屁颠的躲到哥哥姐姐们身后,探出头有些害羞的看着卡卢比。
    迟藿莞尔一笑。
    “你们不是没背好,那咱们一起上课好不好。”
    朗朗的读书声从那个清晨开始就传遍了小院的各个角落。
    坐在孩子中间的卡卢比的气息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慢慢的柔和起来了。
    如果说他以前是黑夜里的一抹微不可闻的星光,那现在也可以是是春日里头的初阳。
    前者因为将光芒掩盖所以微不可闻,后者则是与自然万物融合,让你根本无法察觉。
    如果有高手在场就可以发现,院子里那个灰发青年的武功已经更上一层楼了。
    …………
    孩子们的年龄不同,程度也不一样,迟藿主要是教卡卢比,然后让卡卢比做自己的助教,教会大一点的孩子,学习能力强的孩子之后,再让他们教小一些的,学习能力弱的孩子。
    一方面卡卢比也能更快的熟悉语言,锻炼表达能力,另一方面这些孩子们也的确懂事的多了。
    同样的孩子们的父母也对迟藿和卡卢比表示了感谢。
    “多亏了你们,现在我家虎娃懂事多了,知道我们干活辛苦,现在都会主动找活干了。”
    “我家也是,现在都懂得照顾弟弟妹妹了。”
    迟藿拒绝了孩子父母送来的鸡蛋,果子。
    “我只在镇子上呆半年就要离开了,现在教他们也只是给他们启个蒙,再深我就教不了了。”
    “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也供不出来读书人,只要能明事理就行了。”
    孩子们的父母走了,孩子们却又都从门后走了出来,大部分小嘴撅着,似乎有些不乐意。
    “姐姐,我想要读书,然后做大官,就像你讲的故事里的那些人一样,为百姓们做事!”
    “姐姐!我想当大将军,保家卫国!”
    “我也要!”
    “我也想当!”
    “好!你们有梦想很好,只要一直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就会有成功的希望。”
    迟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七八个孩子,如此说到。
    回忆起那一天,已经成为大官的孩子们都会想起那天难得和煦的日光,不远处站着的长发哥哥笑着,背着光的姐姐看不真切她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她散发出来的温柔气息。
    从那天开始,迟藿讲课的内容就不再只仅限于三字经了,天文地理,历史政/治各个方面,能够找得到资料的领域,迟藿都会延伸了去讲。
    孩子们未必能记得多少知识,更重要的是迟藿教给他们的辩证去看待问题,还有深入思考学习的方法。
    “曰江河,曰淮济。”
    “今天我们吃烩羊肉。”
    “此四渎,水之际。”
    迟藿在厨房里做菜,旁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架不住观众老爷们的好奇,迟藿走出去给他们看了看外面的场景。
    巨大的葡萄藤下,孩子们排排坐的很整齐,异口同声的的童声很有感染力,不着急下地的大人们都会站在门口听一会儿,看能不能分辨出自家孩子的声音。
    卡卢比坐在最前面,风吹起他的发丝,似乎感受到了迟藿的气息,他转过头来,嘴角轻轻勾出一抹微笑来。
    “以前古地球都是这样学习上课的吗?现在都变成全息模拟教学了。”
    “这就是古代的传承方式吗?突然觉得那些古装电视剧拍的都太失真了,不如来看主播的直播。”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你不是一个人。”
    “舔屏小哥哥,笑的太温柔了!”
    “主播,三字经已经整理完毕,在星际间开始发行,研究所将会把百分之八十的收益分给主播,主播可以告知星网账户吗?”
    “你可以把收益都变成礼物刷给我。”
    “好了,看都看了,还是要回归吃播主题的。”
    迟藿重新回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饭。
    …………
    半年的时光一晃而逝,卡卢比的眼睛治好了,也是到了要分离的时刻了。
    这天,迟藿替卡卢比解下绑了很久的白色绷带,看着他赤若红莲的眸子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卡卢比一把抱住了迟藿,第一次笑出了声。
    那是慵懒中带着磁性的,十分勾人的笑声。
    “迟迟,我看见你了。”
    迟藿拿出来一个长长的布包递给了卡卢比,卡卢比解开缠绕着的灰色棉布。
    一对青红的弯刀在黑夜里闪烁着莹润的光芒。
    “这是给我的?”
    “嗯,以后你无论在哪里,都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不是吗?”
    卡卢比似乎察觉到了不寻常,他用他那双美得惊心动魄的眼眸看着迟藿。
    “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我不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我有我要去的地方,你自然也有你要去的地方,总会有分开的那天的。”
    迟藿低下头不去看那双漂亮的眼睛轻声回答。
    “可是你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卡卢比搂住迟藿。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不会分开的了,毕竟我们都已经同床共枕那么长时间了,按照你们地上的说法,你应该就是我的妻子伴侣了。”
    听到这儿迟藿有些惊讶,她还以为卡卢比一直不知道同床共枕的含义呢,毕竟一直以来他爬床都爬的太自觉了。
    “或者说还缺少一个仪式?把你我彻底绑在一起的仪式。”
    迟藿心里咯噔一下,抬起头看着卡卢比,还以为他知道了些什么。
    “什么仪式?”
    “就是床上打架,我打赢你就可以了吧。”
    “哈?”
    迟藿一头雾水。
    “就是我前些日子去喀什家送东西的时候,听到的,喀什好像在床上打他的老婆,他老婆一直在求饶,叫他轻一点……”
    迟藿一把捂住卡卢比的嘴,着急的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行了行了!你都听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时候听力太好也是个烦恼,卡卢比就是听力太好了,弄得迟藿现在很烦恼。
    “好吧,其实我觉得我应该和你讲实话。”
    迟藿轻轻呼出一口气。
    “我不是此间世界的人,我是要离开的,我需要辗转在各个世界,做一个时空流浪者,你觉得你能接受陪我一起过每隔一年就要换一个世界的生活吗?”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无论去哪里都可以。”
    卡卢比其实早就发觉了迟藿的与众不同。
    外人不清楚,可是他一直和迟藿生活在一起,他听力也极其敏锐,有些事情只是她不说,他就不问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