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边的小镇里,人们都睡得很早,所以当繁星高挂的时候整个小镇都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而小镇一角一个清幽的小院里却在此时亮起了昏黄的烛光。
    迟藿点起床头的蜡烛,这才松了一口气。
    “卡卢比!你吓死我了,你不睡觉,怎么跑到我房间里了?”
    迟藿本来就有黑暗恐惧症,但是又不能点着蜡烛睡觉,所以才一直和良辰系统聊天的,刚才那一下差点把魂都给吓跑了。
    “良辰,卡卢比进来了你怎么不吭一声?”
    “你不是早就把他判定成无威胁了吗?我的探查对他是免疫的。”
    良辰系统表示自己很无辜,并不想背锅。
    烛光下的卡卢比面容柔和,眉眼更加精致无辜了。
    “我听你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就想来问问,为什么睡不着?”
    卡卢比一直生活在黑暗幽深的地下,本来听觉就十分敏锐,再加上这古代的土房子又不讲究隔音,晚上这么安静,迟藿这边翻个身他都能听的很清楚。
    “我是有点睡不惯了,之前都有篝火……”
    迟藿的确不适应独自在黑暗中睡觉,向来都要开着小夜灯,前两天也是旁边有卡卢比,还点着篝火才算睡的安稳一些。
    卡卢比坐在床边,抬起手准确的摸到了迟藿的头。
    他记得之前在让他去睡觉的时候,迟藿有对他做过这样的动作。
    “你睡吧,我守着你。”
    卡卢比记得之前在沙漠里的时候,迟藿总是能很快入睡的,当时躺在地上都睡得那么香,没道理睡在床上又睡不着了,卡卢比想起当初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身边没有队友自己也会不敢睡,怕受到攻击,想来迟藿也很可能是因为身边没有人守着会害怕才不敢睡,所以他就过来想为她守夜。
    “你受着伤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迟藿轻轻推了推他,卡卢比反而顺势躺了下来。
    “那我陪你一起睡吧。”
    “宿主!据我所知,正经人是不能和不是恋人或者伴侣的异性睡在一起的,快拒绝他!”
    迟藿看着烛光下貌美如花的卡卢比沉默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宿主……”
    良辰系统被迟藿的沉默给打击到了,默默地关闭了自己的感知。
    迟藿其实也经历了激烈的心里挣扎。
    理智告诉她,她要和不懂这些的卡卢比科普一下,未婚男女不应该睡在一起,但是她真的害怕自己睡觉啊!!!
    古代的蜡烛很不安全的!点着睡觉很容易引发火灾的。
    最终,迟藿默默地吹熄了蜡烛,躺了下去。
    旁边卡卢比的气息很轻,轻的迟藿根本都感觉不到旁边有个人。
    她伸出手去,然后摸到了卡卢比的手臂。
    安心了!
    不过貌似有哪里不对?
    “卡卢比,我刚刚摸你你怎么没打我啊?”
    迟藿好奇的问。
    “在沙漠里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气息,以后不会再无意识的攻击你了。”
    “习惯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你牵着我走的第一天我就习惯了。”
    卡卢比轻轻虚握了一下自己的手,柔软的感觉似乎还残留着。
    卡卢比并不习惯压抑自己的意向,意识到自己想要牵迟藿的手时,他就立即伸出手握住迟藿搭在他另一只手臂上的手。
    拿过最多的就是笔的手上没有一丝茧,手指长长的,也肉肉的,手掌更是软软的,卡卢比像是在把玩什么珍宝似的在仔细揉捏迟藿的手指,然后自发的get到了十指相扣的技能,迟藿常年都是温热的手,很快就把卡卢比微凉的皮肤染上了自己的温度。
    扑通扑通!
    卡卢比伸出另一只手,摸到了迟藿的胸口。
    “你的心跳的好快。”
    迟藿立马打开了他贴在自己胸口的手。
    “卡,卡卢比!女孩子家的胸口不能随便乱摸的!”
    卡卢比在黑暗中疑惑的眨眨眼睛。
    “我以为你喜欢我碰你。”
    所以这充满耻度的对话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可她偏偏觉得自己无法反驳对方的话,于是就一个转身把自己缩进了被子里,拒绝和卡卢比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卡卢比轻轻挪动身子靠近裹着被子的迟藿,把手搭在被子上,他身量高大,很轻易就把缩成一团的迟藿圈在了怀里。
    “睡吧,我守着你。”
    迟藿动了动,只感觉自己被一股让人安心的气息整个包围起来,非常的舒服,于是就十分快速的扔掉了矜持和节操很快睡着了。
    卡卢比听着平缓下来的呼吸声,在黑夜中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低下头,靠在迟藿因为睡着而露出来的脸颊边,也慢慢的睡了过去。
    他生活在黑暗的地下,遵守的是物竞天择的法则,想要的东西,向来是用自己的利爪去争抢,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他也知道有的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隐藏和潜伏是必要的。
    所以他就没告诉迟藿,他其实很喜欢她的触碰。
    当然也喜欢触碰她。
    ………………
    第二天,迟藿决定要教卡卢比念三字经。
    一方面是为了让他学语言,另一方面三字经作为中国传统的启蒙教材,包括了天文地理,人伦义理,忠孝节义,很是适合给卡卢比科普用。
    于是他们所在的小院里就出现了朗朗的读书声。
    “人之初,性本善……。”
    “人之初,性本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人出生之初,禀性本身都是善良的,天性也都相差不多,只是后天所处的环境不同和所受教育不同,彼此的习性才形成了巨大的差别。”
    卡卢比表示理解。
    就像他和迟藿,一个在地下生活,一个在地上生活,性格就差了很多。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从小不好好教育,善良的本性就会变坏。为了使人不变坏,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要专心一致地去教育。”
    “所以怎么才算是好好的教育呢?”
    卡卢比问。
    “就是要教对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吧,就像昨天,你要知道,你作为一个成年男性是不能随便摸女孩子的。”
    迟藿趁机说教,却被站起来的卡卢比轻轻圈在怀里。
    迟藿瞬间红了脸。
    “可是我感觉你很喜欢,我这么做你不开心吗?既然喜欢,又为什么不能做?”
    卡卢比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子一样,说话直接的让迟藿无言以对。
    “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