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最边上有一个小镇,镇上的人依靠着绿洲主要以放牧为生,有一天镇上出现了两个带着黑纱斗笠,从歌兰朵大沙漠而来的客人。
    一男一女,模样看不真切,他们手牵着手,似乎是一对兄妹又似乎是一对恋人。
    男的不怎么出声,而女子说着流利的官话,出手大方,在镇上租了一个小院,之后女子又请了镇上唯一的大夫,那个男子似乎带着伤。
    他们两个在镇上一住就是半年。
    ………………
    “大夫,他的伤怎么样?眼睛能治好吗?”
    种着葡萄藤的土墙小院里,迟藿紧张的问面前这位镇上唯一的大夫。
    “他的伤大多都是皮外伤,之前用的药也非常好,好好休息就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他的眼睛……”
    大夫有些为难的对迟藿说。
    “他的眼睛被强烈的日光所伤太深,以我的医术恐怕是无能为力了,除非有什么灵丹妙药否则恢复的机会很渺茫。”
    “谢谢您。”
    迟藿送走大夫,皱着眉挠了挠头发。
    “良辰。”
    “我跟你说,他是能治,不过要用三生悬叶丹敷半年才能治好,你知道三生悬叶丹一枚多少点吗?二十点!一枚就二十点!就是十天敷一次,一个月就是六十点,六个月就是三百六十点,你已经在他身上多花了一百多点了,他又不能一直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你的点数都是在打水漂啊!”
    “良辰,他帮我拿到了救命的五百三十点啊,虽然表面上看是我救了他,可实际上没了他说不定我也会死在歌兰朵沙漠里,我花的点数都是我欠他的啊,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了,而且六个月我又不是只出不进,我们还是要继续进行吃播的不是?”
    迟藿轻轻舒了一口气。
    “就当是我分期付款还他的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并不方便,有了他最起码也能避免很多麻烦,等他眼睛好了,也适应了地上的生活之后再说别的吧。”
    “果然主播你还是需要赶紧提升自身实力,我这里有很多武功秘籍,主播等你赚够了点数就赶快兑换一两本看看吧!”
    迟藿同意的点头。
    “的确,提升自己实力很重要,来让我先看看都有什么武功。”
    列表在迟藿眼前展开,在接触到列表内的武功秘籍时迟藿愣了。
    “紫霞宫,太虚剑意,花间游,离经易道……”
    迟藿觉得自己貌似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的核心。
    “纯阳,万花……这里是剑三的世界。”
    “啊?什么剑三?”
    良辰系统倒是很懵,当初他到迟藿的世界的时候因为太着急,绑定了宿主之后只拷贝了最基础的资料,和有关吃播的一些信息什么的,有很多东西都不在他的了解范围之内。
    而千机匣,暴雨梨花针什么的几乎是每个武侠世界唐门的标配,所以当时迟藿也没有怀疑到剑三这个当初只玩了几个月,还只了解纯阳万花还有藏剑这三个门派的游戏。
    “没什么,这个世界貌似是以我之前世界的一个游戏作为背景,只可惜我没玩多久,知道的也不多,也没什么太大帮助。”
    良辰系统听迟藿这么说也就不再关注这个话题了,他更关心下一次的直播。
    “虽然直播放送不一定每天都要,但是主播每隔三天都要开启一次吃播间的,今天就是第三天,主播还是赶紧准备一下吧。”
    “我知道了。”
    迟藿点点头,决定一会儿去街上买些特色的小吃。
    这边小镇充满着独特的异域风情,也有自己的饮食文化,用来做吃播其实很有吸引人的点。
    “我的建议是主播多买很多吃的,然后锻炼自己的胃容量,我看大胃王吃播很吃香的。”
    良辰系统看迟藿似乎没什么计划的样子,觉得自己的主播还是要自己操心着帮忙的,于是就兴奋的和迟藿提建议。
    “嗯,听起来好像不错,但是现在貌似a□□r吃播也很火的。”
    “a□□r?”
    “就是直播吃东西的颅内声音,给听众以大脑按摩般的享受。”
    “……还有这样的。”
    “你不知道吗?我觉得你作为吃播系统应该对吃播很了解才对,不应该只觉得吃的越多就会越多人看呀。”
    迟藿的疑问让系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主播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没错!我就是生产出来的残次品,没有别的系统那么精密,连第一次投放地点都弄错了,害得主播差点死掉,资料也不全,也没办法帮助主播!……”
    “好了好了,先别激动。”
    迟藿听系统音都带出干扰磁声了,就连忙出声打断。
    “良辰,你听我说,我不觉得你不好,我反而很庆幸绑定我的是你而不是别的系统,别的系统也许很精密,但是肯定也很无趣,所以我更喜欢你,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你是我的伙伴吗?伙伴就是相互包容的啊,我也有缺点啊,长得不好看,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也挺让你操心的,所以啊咱们两个都有缺点,挺合适在一块的。”
    “真的?”
    “真的!”
    好不容易安抚好感觉要崩溃的非常情绪化的系统,卡卢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怎么不好好休息?”
    “这么久没回来,所以出来看看。”
    卡卢比走过来对迟藿说。
    “我的眼睛治不好了吗?”
    他很敏锐的感觉到大夫和迟藿两人之间刚刚的凝重气氛,再加上迟藿的气息停在院子里这么久没动,卡卢比就觉得自己的眼睛的问题让迟藿在为难。
    “不是,治得好,只是要久一些,半年才能彻底好起来。”
    “那你会陪着我吗?”
    卡卢比反问,那双明明应该是一片黑暗的眼睛却坚定的锁住了迟藿的气息。
    仰头看着站在自己前面高大的少年,迟藿笑着点了点头。
    “对呀,我毕竟还没有教会你地上的语言呢。一会儿要吃饭了,我现在要去外面买点吃的,你在家休息吧。”
    卡卢比感受着迟藿的气息渐渐远离,然后消失在自己的感觉范围之内。
    他躺在屋子里,睁着眼睛。
    其实刚刚有一句话他没有问出来。
    那就是
    如果你治好了我的眼睛,并教会了我说话,那个时候你会离开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