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呼啸着,两个人围在火堆边。
    仗着尚不知名的少年看不见,迟藿直接从系统那里兑换出干粮拿出来和对方一起吃了。
    迟藿花了一点兑换了二十个容易保存的饼,抱着会很难吃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先忍着的打算。
    她又不是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冒冒然拿出来一堆美食,没招来别的猎食者,要是让身边的人怀疑了,那可就麻烦了。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干粮味道竟然不错,并不很硬,甚至算的上是咸香可口了。
    没看旁边的少年一会儿就吃掉了两个饼,而且看起来也只是吃了个小半饱。
    把水递给少年,迟藿把自己手中还没咬的另外一个饼送到他面前,他摇摇头没接。
    “不用了,刚刚那些已经足够维持我的活动了,再多吃会浪费的。”
    看着严肃的少年,迟藿莫名的觉得心酸。
    好吃的自己虽然供不起,但是这样的干粮还是能让对方吃饱的。迟藿把饼塞进少年手里对他说。
    “没关系的,咱们再走两天就能离开沙漠了,我带的干粮还是足够的,再说我也实在吃不了太多,还是你多吃点儿吧。”
    之前系统算的要走四五天是按照少年昏迷,迟藿带着对方走的进度算的,现在人醒了,这个时间自然最起码要对折了。
    少年愣住了,似乎对迟藿的态度很不解。
    他之前是生活在地下的跋汉族,地下资源匮乏,再加上又有宿敌一样的塔克族和跋汉族争夺水源,活下来本来就不容易,他的族群中没有老人,连孩子都很少。
    他们的生存条件注定了他们在老去之前就要死去,而幼童更是难以存活,只是为了延续繁衍下去,才会固定挑选出天资体质最好的孩子培养。
    只有有用的人会分配到能维持生命的资源,无用的人自然会被丢弃。
    谦让、包容、爱护,这些是他之前从未体会到的。
    他其实刚刚只打算吃一个饼的。
    甚至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向迟藿要水喝。
    只是这饼的味道太奇妙了,是他十八年都没有尝过的味道,所以才没忍住多吃了一个。而迟藿则非常自然的不仅和自己分享食物,还给了他水。
    她有自保的能力,自己实际上没有什么价值值得对方付出珍贵的食物和水的。
    迟藿的态度让他不解。
    少年在来到地面上后,就从遇见的第一个人身上感受到了自己并不理解,却也不讨厌的情绪。
    地面上的人都是这样吗?
    明明有着那么恐怖的恶魔存在,只一瞬间就刺瞎了自己的眼睛,热的时候能把自己的血液晒干,冷的时候能够把他的血液几乎都冻成冰。
    却还愿意把宝贵的水拿出来救他,给他食物,给他保暖的被子。
    少年用毛毡把自己裹紧,虽然眼神涣散,却还是凭借着对气息的感知弄清楚了旁边人的位置。
    突然间他很好奇,好奇对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儿的。
    虽然并没怎么和女性接触过,但是他觉得对方肯定和部落里的女人不同。
    他自小就跟着舍哎进行无休止的训练,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机会接触到什么女性,连母亲这个词汇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实际上他已经到了可以繁衍后代的年龄了。
    他又是族中最强的拓凡,所以生下来的后代必然也是有很强的潜力。本来打算要在抢夺到水源后,按照族里安排和一个女人生下后代的。
    他并没什么意见,只是因为他这次被诬陷侮辱了他们的神,被追杀驱逐,想来现在已经占据了水源的族群已经开始大肆繁衍了吧。
    平时他没有接触族里女性的机会,也不想接触,他对族中女人唯一的印象就是顺从沉默。
    而对面的女孩儿不同。
    她会轻轻的笑,也会用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声音和他说话。
    他知道对方不是跋汗族。
    因为没有一个跋汗族人能把语言说的这么轻柔快意。
    “我叫迟藿,你叫什么名字?”
    “卡卢比。”
    “卡卢比,你是一开始就看不见吗?”
    “不是的,我原本是生活在地下的跋汗族,是来到地面上被天空中的恶魔所刺瞎了眼睛。”
    迟藿愣了一下才理解了对方嘴里的恶魔是什么意思。
    “那不是恶魔,那是太阳。”
    “太阳?”
    卡卢比听到了自己之前从未接触过的新词。
    实际上他们语言里是没有太阳这个单词的,所以迟藿是用汉语说的。
    在跋汗族和塔克族生活的地底也是有微弱的光的。他们从来都以为那是光之神所赐予他们的奇迹。所以无论是跋汗族还是塔克族都是极为信奉尊崇光之神的,也因此,被污蔑为辱骂了神明的卡卢比才会受到那么惨烈的追杀,他也逼不得已才来到了地面上,再也不能回去了。
    “嗯,你应该是因为一直生活在地底,所以一来到地面上直接就接触这么强烈的光线伤到了眼睛,没关系的,等到咱们走出沙漠到了城镇,就能找人给你治好眼睛了。”
    迟藿想拍拍卡卢比的肩膀,却被对方迅疾的动作直接给钳住了手。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骨头不堪重负的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
    “疼!”
    卡卢比用比刚才还快的速度松开了迟藿的手,整个人显得很茫然不安。
    “对不起。”
    “算了,是我的锅,明知道你不喜欢别人靠近还去招你。”
    迟藿甩了甩自己手叹着气坐了下来。
    空气开始变得安静了。
    看着沉默着不说话的卡卢比,迟藿的嘴角带着些无奈上扬。
    “我来教你说地面上的语言吧,以后你在地面上生活是一定需要会交流的。”
    “好。”
    “先从名字开始吧,你的名字念‘卡卢比’。”
    “卡卢比。”
    少年说汉语的时候带着股浓浓的外国味,但是大体发音却是正确的。
    “对,卡卢比。”
    迟藿轻笑着重复,卡卢比也跟着重复。
    两个人一个教,一个学。
    不知不觉的,卡卢比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下来。
    整个人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柔和,那一头灰色的长发看起来柔顺极了。
    迟藿对于卡卢比超高的悟性表示赞赏,如果不是手上还残留着微微的疼痛,她估计又要上手了吧。
    没办法,她有一点轻微的皮肤饥渴症,再加上跑到沙漠里,身边就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想要通过肢体接触获得安全感的冲动就有些强烈了。
    迟藿默默地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果然长得好看的不能上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