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风呼啸而过,气温越来越低,迟藿兑换了柴火和火折子,点燃起了篝火。
    听着远处的隐隐传来的狼嚎,迟藿有些不安的呼叫系统。
    “良辰,有什么方便防身的东西吗?”
    “我打开系统可兑换列表给你挑选。”
    迟藿就看眼前缓缓展开一张半透明的可兑换清单。
    之前迟藿就知道了这里是一个科技落后的地方,连车辆都没有出现,只是看着系统给出的列表,迟藿发现这里估计是个武侠世界。
    “暴雨梨花针,千机匣。”
    迟藿看着列表里最前面的两个武器,喃喃的念出声。
    “这些都是我选出来你可以使用的,杀伤力也是最大的武器。”
    千机匣需要五十点,暴雨梨花针一百点。
    都不便宜啊。
    “附近恐怕有狼群要靠近,到时候主播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会有危险,千机匣需要技巧和力气,我推荐暴雨梨花针,系统会免费给你更新一次,应该可以支撑宿主安全走出沙漠。”
    “主播要是嫌贵,你完全可以现在就空间跳跃离开的,这样你还没有在无关的人身上浪费太多点数,你已经因为给对方换水还有包扎伤口花了十几点了。”
    系统的声音带着劝诱样的语气。
    的确,为了保证安全暴雨梨花针是一定要兑换的。
    再加上这一路上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救一个人会花费的点数是肯定要超过迟藿购买绑定卷轴的点数的,而且很大程度得不到回报,迟藿的做法在系统看来是完全不值得的。
    “兑换暴雨梨花针吧,这里应该是一个武侠世界,我早晚都是需要买一些东西来防身的。”
    迟藿拿着从系统那里兑换出来的毛毡裹住自己和那个至今还没有清醒的少年。
    她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一直没有精力和心思仔细观察自己救下来的少年,此时在这个静谧而又不能安眠的夜晚,她这才开始仔细端详对方。
    他有一头浅灰色的长发,皮肤苍白的就像是终日不见天日生活在古堡中的吸血鬼王子。
    既然是王子那么自然是受到上苍眷顾的长相。
    眼睛闭着看不到,可是就这样看着对方的脸,迟藿只觉得对方真的是长得太漂亮精致了。
    少年身量修长却不瘦弱,这一点可以从他露出来的胸膛上没有一丝赘肉的八块腹肌看出来。
    少年靠在沙堆上,和迟藿一样裹在毛毡里,两人依偎在一起,少女被称的很是娇小。
    因为一路上被迟藿喂了许多盐水,少年刚见面时皲裂的嘴唇已经变得润泽饱满起来了。
    迟藿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嘴唇,对貌似因为迟藿执意要救对方而有一点生气的系统说。
    “我的初吻给了这样一个美少年,怎么都是我赚大了呢。”
    “本来以为我这一潭死水一样的人生会一直无趣到底呢,没想到第一天就遇见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这都是要谢谢你啦。”
    “你知道就好,以后还会经历很多有趣的世界呢,你可别总是这么心软,不然要是死了,我到时候也得沉睡了。”
    “我知道。”
    迟藿深吸一口气看着头顶漫天的星辰。
    “这边的星空好美。”
    迟藿仰望浩瀚星空,因为周围一望无垠毫无遮蔽物的大沙漠,星空之下的迟藿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宇宙之中。
    这是她不曾见过的美景。
    在她正欣赏星空的时候,突然一阵大力从旁边传来,幸而周围都是柔软的沙地,迟藿被推倒在地也没感觉到多疼。
    只是压在身上的人是在是不轻。
    迟藿看到了自己救下的少年的眼睛。
    那是一双赤色的血瞳。
    配着他本就精致到有些妖异的脸庞,迟藿只想到一个词语。
    惊心动魄。
    只可惜那双血色的眼眸此时是涣散的。
    少年虽然钳制着迟藿,可是他的目光却总是不能和迟藿的眼神对上。
    他说的话迟藿也是一句都听不懂。
    “狼群在迅速靠近,周围已经不安全了,看他这么不识好歹,主播,拿出暴雨梨花针干掉他,然后我就能带你直接空间跳跃离开了。”
    系统撺掇迟藿动手,迟藿一边忍受着少年用力抓着自己手臂的疼,一边咬着牙和系统交流。
    “别闹了,你能翻译对方的话吗?”
    “翻译器需要二十点,主播,与其浪费点数,不如直接干掉他吧。”
    “兑换!”
    “主播你真是当家不知油盐贵。”
    系统虽然不情愿的吐槽,但是还是给迟藿换了可以翻译对方语言的翻译器。
    然而迟藿还没说话,对方似乎感觉到迟藿没有威胁,就直接放开了迟藿。
    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站起来的动作有些不稳,但还是很快的站定摆出防御的姿势。
    他感觉到了危险。
    狼嚎越来越近了。
    当第一只狼出现的时候,没过两息,两个人就已经被半包围了。
    “站在我身后。”
    一个冷冽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来,迟藿愣了两秒才发现,说话的人是那个少年。
    “站在我身后。”
    少年明明看不见,刚刚还对迟藿表现出了攻击性,这个时候却在面对狼群的时候对迟藿说。
    站在我身后。
    很有趣不是吗?
    和狼群对峙太久并不利于两人,因为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攻击性,周围的狼群暂时还在观望。
    可是一旦确定两人并没有太大威胁的时候,狼群就会一拥而上。
    迟藿拿出暴雨梨花针,趁这个间隙,按照系统的说明对着头狼按下了暴雨梨花针的机关。
    仿佛是下了一场流星雨,蓝色的流光瞬间爆发。
    头狼和周围的几条狼都瞬间爆出一大团血雾。
    失去了头领和好几条健壮的狼,狼群很是识相的快速退走了。
    少年经历了刚刚的剑拔弩张,处于虚弱状态的身体根本撑不住,直接跪在了沙子上。
    “你还好吧?”
    “你是跋汗族人!”
    听到熟悉的语言,少年显示出了惊喜,疑惑还有戒备的表情。
    “我不是,我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能说你的语言罢了。”
    “你又救了我。”
    少年的眼神是涣散的,他的目光游离着,似乎想要确定迟藿的位置。
    “对呀,我救了你两次,可刚刚你一醒过来就攻击我。”
    “我只是不习惯和别人靠的这么近,因为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突然出现攻击。”
    少年的解释让迟藿无奈的耸耸肩。
    没办法,在荒芜的大沙漠里,想要跟唯一活着的人类靠近一些寻找安全感的自己有错吗?可是因为条件反射才攻击的少年也没错。
    说实话刚刚在对方显示出攻击趋向的时候,迟藿想过,用翻译器和对方解释清楚就和对方分道扬镳的。
    可是当少年刚刚紧绷着身体对迟藿说,站在我身后的时候,迟藿就不可抵抗的心软了下来。
    还是离开了沙漠,到了城镇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