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七章 英雄与红颜]

只见一个脸庞黝黑的汉子道:“咱们吃镖行这碗饭的一向和黑白两道井水不犯河水这次恐怕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了我老贺实在不明白大当家的何必要趟这趟浑水!”
那个姓邬的汉子道:“老贺你怎么这么糊涂大当家的接了武林盟主令咱们十三省镖局的弟兄又怎能袖手旁观!”
夏劲道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心中不由一惊:十三省镖局难道是中原镖局不成?看这十三人的身手定是中原镖局的人了!自己的父亲连中原镖局都给惊动了不知究竟意欲何为?一念至此心中忽的一阵刺痛不敢再往下想定了定心神又竖耳细听!
老贺道:“武林盟主令又怎么了!我老贺就不相信大当家要是不接难道天还要塌下来不成!”
一个一脸笑嘻嘻的如同弥勒佛的汉子道:“老贺你这只是气话而已武林盟主令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赏善罚恶——你如果不接岂不是自行认罪武林盟主一声令下就会把我们全部赶尽杀绝!”
老贺哼了一声道:“生平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公孙——你们也太过谨慎了自从金巨失踪以后还哪来什么武林盟主我看这武林盟主令一定有问题!”
姓公孙的汉子道:“正因为有问题所以要谨慎从事金巨和大当家的交情莫逆本来就说不清楚——”
老贺把眼一瞪喝道:“什么说不清楚金巨是金巨大当家的是大当家的有谁胆敢对大当家的说三道四我老贺一定扒了他的皮!”
姓公孙的汉子道:“我知道你扒皮老贺的外号不是喝醋的不过我来问你夏凌霜、司空无畏、金巨、梅三娘、衍空秃驴这五个人你扒得了谁的皮?”
夏劲道见这个公孙忽然又说到他的父亲头上不由心头大动更加小心留意惟恐错漏了一个字!
老贺呆了一呆似是不服又道:“我老贺纵横江湖二十几年又怕过谁来不过公孙你为何把这五个人连在一起我知你看人处世自有独到之处何不说来听听——!”
公孙道:“这个道理很简单这五人都是当年欲想当武林盟主之人现在夏凌霜海外习艺归来司空无畏重返中原金巨遁迹江湖梅三娘劫后重生衍空秃驴贼心未死这五人每一人都可能是未来的武林盟主不管现在武林盟主令在谁手里大当家的都要接下武林盟主令通知要不然就是可能和这五人当中任何一个作对你想老贺这五个人我们谁也得罪不起!”
老贺听了公孙汉子这番解释猛的一捶大腿愤声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这时另一个黄脸汉子接道:“公孙据我老邓所知夏、金、梅、司空无畏四人想当武林盟主还算有凭有据你何以把衍空秃驴也算了进去何况少林被焚之后除魔大会上所有人至今下落不明恐怕都已惨遭非命!”
公孙道:“老邓你有所不知少林被焚以后大当家的曾派弟兄去暗中察探少林寺乃是被事先埋好的数千吨炸药炸毁的这样耗费巨大人力物力的阴谋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能够做到的你想除了衍空秃驴还有谁?”
老邓想了想道:“公孙你虽然足智多谋但仅凭这猜测之言恐怕不能断定是衍空干的吧况且他再如何丧心病狂总不致于把自己的老窝也给炸了更何况还有许多疑问?”
公孙道:“仅凭这一点的确有所勉强但我还有其他的理由!十六年前夏、金、梅、司空四人都是名震江湖的青年楚骏人中龙凤!其中梅三娘凭了自己天下第一的美色和绝顶武功更是想当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盟主可惜夏、梅司空三人都败在金巨手下武林盟主之位就被金巨得去司空无畏负气携剑南下远至滇南蛮荒之地!夏、梅二人则联袂江湖所以当时江湖许多大小门派一来慑于两人武功二来贪涎梅三娘美色都拜倒在两人脚下俯称臣所以说金巨的武林盟主当的也是有名无实但夏、金、梅、司空四人武功本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轾任何两人联手第三人就会无计可施恰在这时衍空秃驴打起了匡扶正义除魔卫道的旗号率领七大门派和金巨联手对付夏、梅二人终于在梅花山逼的梅三娘跳崖自尽现在梅三娘劫后重生夏凌霜含垢忍耻终于学成绝世无双的剑法这两人要报仇衍空秃驴当其冲衍空秃驴为了自保想出这等灭绝人性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能的!”
众人听了公孙汉子的这番话皆都一阵缄默只闻的柴火出毕剥毕剥的响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显得分外清脆响亮!
夏劲道听公孙汉子叙说当年他父亲夏凌霜和金巨、梅三娘、司空无畏和七大门派的恩怨纠戈当真惊心动魄不过却也现公孙汉子的这段话中颇有含糊推敲之处心中暗道:如果当年自己的父亲和金巨作对又为何要把我送给金巨做义子金巨又如何肯认?这其间一定另有隐情!不过看这些人的表情大概都是相信了公孙汉子的话这个公孙倒和龙木上人的看法一致衍空秃驴的阴险狡诈残忍恶毒乃是自己亲眼所见看来这件事十有**是衍空秃驴干的了!
这时络腮胡子拣起一根树枝拨了拨火堆火光忽的一嘭闪耀立时明亮了许多络腮胡子看了夏劲道一眼笑道:“小哥你听我们说这些江湖上打打杀杀的事害不害怕?”
夏劲道笑道:“谢洪爷关心我权当听故事一般长些见识也是好的!”
络腮胡子道:“我看小哥到蛮机灵你说的不错人生在世难免有时会被奸人小人所害所以与人交往一定要看清楚对方的真面目你说对不对小哥?”
夏劲道情知他是有意试探自己心想此人倒是十分谨慎细心他们是中原镖局的人不知呼延守烈有没有对他们说起我不过还是小心的好!被他看出破绽也难免有一场纠缠自己看在呼延守烈的面子上也不能袖手不理此事自己还要找游盛天等人可是一点耽误不得!呼延守烈老谋深算,一定对衍空有所防范自己迟些再去通知他也不为过!打定主意随即傻兮兮一笑道:“多谢洪爷关心我认识的也就是王麻子、张二狗、孙七几个穷哥们大家都穷的叮当响谁算计谁!”
络腮胡子笑道:“对对是我多虑了象小哥这样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可比我们这些江湖人强多了!”说着叹了口气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吃饭活命有些事情明知危险也还是要做的!”一丝愁情锁住浓眉言语之间分外惆怅!
夏劲道笑道:“象洪爷这等好心的人我看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们的!”心道中原武林现在祸乱不休各大小门派不是失踪就是逃亡中原镖局在这种情况下接到武林盟主令的通知自然镖局上下人人思危惴惴不安了!
络腮胡子情知夏劲道是在安慰自己更加觉得这个少年人朴实可爱随即大笑道:“小哥说的实在有趣这世上哪有什么老天爷要说有这老天爷就是我们自己!”
夏劲道听了络腮胡子这句话心中忽的翟然有所领悟暗道:不错这世上的确没有什么老天爷即便是有也只能是每个人自己!心中一些悬而未决恩义两难的事情听了络腮胡子这句话竟觉迎刃而解再无羁绊心胸为之豁然开朗于今后所做之事顿时了然明确无怨无悔!
络腮胡子见夏劲道有些呆不由笑道:“喂小哥你怎么了在想些什么心事?”
夏劲道回过神来连忙笑道:“我哪有什么心事我听了洪爷刚才说过的话只觉有很深的道理一时不觉想得入迷让洪爷见笑了!”
络腮胡子见这个年轻人言语间颇具礼数又凡事懂得思考用脑颇不象普通农家的孩子不过却也并不在意笑道:“我的话哪有什么道理只不过是刀头舐血浪尖上打滚得来的经验教训罢了有时候你不为难人家人家却来为难你你不杀人人家便要杀你哪一件事不是要靠自己老天爷又哪里帮得上忙!”
夏劲道笑道:“洪爷说的极是!洪爷说的极是!”
这时那个姓邬的汉子对络腮胡子道:“老洪你说现在武林谁的武功最高?”
络腮胡子笑道:“谁的武功最高——总不是你霸王弓邬大力方才公孙不是已经说了五个了么——!”
邬大力摇了摇头道:“老洪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混蛋帮和擒龙帮这两个帮派莫名其妙就象一下子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据道上的朋友讲迄今为止只有这两个帮派还没有收到武林盟主令的通知而且这两个帮派在江湖上招摇撞世似乎无所忌惮依我老邬来看这两个帮派的帮主才是最厉害的人!”
夏劲道见这个邬大力竟然说到自己头上不由好笑心中暗道:这个问题我夏劲道可以给你们答案!第一混蛋帮的帮主就是我而武林盟主令的是自己的父亲无论做什么做父亲的又岂会通知儿子!第二擒龙帮的帮主乃是鲁有能自己的父亲躲他走还来不及又怎肯自投罗网让鲁有能白白抓住!好笑过后却又一阵悲酸涌上心头这等荒唐离奇却又残酷无情的事实即便叫圣人神仙也难以委决不下更何况他仅是个十七岁的大男孩子!
络腮胡子道:“老邓武林中人讲的是一刀一枪的真功夫这两个帮派趁着武林大乱之际搞些惊世骇俗荧惑人心的名堂捞些小名小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邬大力又摇了摇头道:“我看不象要说这个混蛋帮还可以现在武林大乱祸害迫在眉睫人人都求自保苟且偏安一隅惟恐大祸落到自己头上来这个混蛋帮却招摇撞世不知死活的确是混蛋的可以但这个擒龙帮却不同了一闻其名便有几分杀气不知要擒什么龙!”
夏劲道见这个邬大力言语中将自己混蛋帮骂得一文不值不觉微微有气转念却又心焦起来情知赵威人等为了营救自己四处奔波求助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找什么人帮忙、、、、、、他心中牵挂赵威人等安危不由一呆他天性散淡澹泊只想做一个和游盛天一样的大侠从未想过开帮立派之事加这一年来沧桑巨变千重苦难对于江湖生活早已厌倦只盼早日了结自己的恩爱情仇之后便退出江湖永不言武!岂料赵威人等实在崇侠尚义竟将混蛋帮当作了板上钉钉雷打不动的事情当真叫他难以解脱开了!
络腮胡子道:“老邬中原好汉每人都是条龙他擒得过来么!这等荒唐之事理他做甚你不要疑神疑鬼自乱阵脚!”
邬大力怔了一怔道:“我只怕咱们中原镖局也象孟尝山庄和少林寺一样胡里糊涂的遭了暗算到最后还不知道是谁在咱们背后捅了一刀子!”
这时姓公孙的汉子道:“老洪老邬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正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没有擒虎艺不上景阳冈这两个帮派一定大有来头绝非等闲!”
络腮胡子大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咱们中原镖局纵横江湖几十年岂会被几个魑魅魍魉鬼鬼祟祟的妖魔邪道吓倒!”
夏劲道见这个络腮胡子一笑之间豪气勃神威凛凛也不由为此人胆识所折大为佩服心中暗道:这个姓洪的汉子虽然不知他将要对付的可能是他想也想不到的事情但仅凭这一腔正气便可称得上大大的英雄!难怪中原镖局屹立江湖数十年不倒于此可见一斑!
另外十二个人听了络腮胡子的话也无不热血沸腾漏*点振奋齐声喝道:“不错咱们中原镖局怕过谁来天王老子也不怕!”
漏*点过后众人又是一阵沉默!虽然豪气已已但前途实是凶险万端未可预料!还是络腮胡子笑道:“咱们大家也不必过于紧张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吃镖行这碗饭的一向和黑白两道素无过节这次武林盟主令虽然破天荒的通知到我们中原镖局头上来料也无甚大碍!”
一个面上一条刀疤的汉子道:“都怪大当家的误交匪类要不、、、、、、”
挨着刀疤汉子的一人截口道:“古般若你说话小心点大当家的什么时候看错过人!”
古般若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怪大当家的只怪金巨这厮遁迹江湖做了缩头乌龟害得大当家的替他背这口黑锅!”
挨着他的那人喝道:“什么黑锅!为朋友两肋插刀万死不辞、、、、、、!”
络腮胡子见两人吵了起来道:“古般若侯君武你们两个不要争了这件事等见到大当家的再说!”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别有一种威严令人油然心服!
古般若和侯君武两人见络腮胡子话连忙闭了嘴各自瞪了一眼仍是忿忿不平!
夏劲道听这两人言语间似乎金巨并不是个十足的大恶人心下不由一阵愕然暗道:莫非金巨在石室杀人也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隐情么?奇怪他是武林盟主武林盟主令为何却在明空大师手里——他心中翻来覆去的想这个问题只觉当真奇怪无比!
这时约有二更天时分长夜漫漫无边黑暗笼罩着天地一切愈使人觉得这长夜似乎永无休止!突然听的东南方向一阵马蹄声传来马蹄声疾如暴风骤雨黑夜当中尤其惊心动魄!络腮胡子等人相顾大骇正迟疑之际已隐约看得两匹快马一前一后飞一样向这边驰将过来领先马上之人遥遥喊道:“前面客商赶快逃命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络腮胡子等人听了这句话皆都腾身站起络腮胡子喝了一声单手一提夏劲道的脖领将夏劲道腾空送到马背之上又上前一步手掌一挥马缰如刀切断急急喝了一声道:“小哥逃命去吧!”
夏劲道只觉这络腮胡子膂力极其沉雄一提一送之间将自己稳稳当当送到马背之上这手功夫委实了得感激他好心却也勒马不走道:“我走了洪爷你们怎么办不如我留在这里我一个穷小子倒好应付!”心道听那人喊得甚是慌促迫切不知道遇上了什么惊险之事自己和呼延守烈也算有过一段交情不如留下来看看究竟何事不用自己帮忙最好不过如果用得着自己帮忙那是非出手不可了!
络腮胡子大笑道:“小哥好一付侠义心肠你虽然是个穷小子但仅凭这一句话便足以令无数英雄好汉汗颜失色了!只可惜咱们相逢短暂各有前程要不定当好好盘桓几天交个朋友!”
这时候那两匹马已经冲了过来火光照耀之下但见马上二人衣衫破烂不堪似是伤痕累累前面之人紫红脸膛一柄青铜剑上血迹斑斑后面之人身材极长极瘦坐在马背上明显比普通人要高出三四头面色惨白煞眉倒攒极是凶恶一身白衣浴满血迹手持一柄单刀两人显是经历了一场凶杀恶斗又被仇家一路追杀至此!
但见两人齐声喝道:“还不快逃等死不成!”马不停蹄就要掠过夏劲道等人!
络腮胡子眼光一瞥忽然大叫道:“武当巨子张巨山黑白双煞古风行!”
那两人忽的勒住坐骑紫红脸膛之人回头大叫道:“九头狮子洪天宝霸王弓邬大力智弥勒公孙错原来是中原镖局的朋友!”
夏劲道也已认出古风行那个手持青铜剑的人自然可知是心月无相教的张舵主了心下不由一阵慨然!和张舵主一别乃是在少林寺山脚和古风行一别则是在云南相距足有一年光景了想不到今日竟又在此相见人生际遇当真奇妙无比你想要见的人总是遇不到找不着偏偏另有一些人和事你想要避开都办不到!夏劲道惟恐两人认出自己慌忙把头扎到胸前好在络腮胡子等人都在注视张古二人也无人注意到他这奇怪的举动!
络腮胡子洪天宝道:“张巨山你怎会和古风行搞在一起难道不怕有污武当声誉!”原来张巨山乃是武当的俗家弟子是已故武当掌门紫微道长的开山大弟子论辈分现任武当掌门静尘道长都要称其师兄世称武当巨子!古风行则是人见人恨的黑道巨枭洪天宝心中奇怪是以有此一问!
夏劲道听了洪天宝此言心中不由一怔暗道:听洪天宝语气似乎不知道张巨山加入心月无相教的事情要说先前心月无相教人人都蒙着脸令人无从识其庐山真面目但高手名家仅凭一招半式端倪已可知其出身来历更何况张巨山手中青铜剑未换显是其惯用兵器可见他先前蒙着脸并非是要隐藏其真实身份了!想到这里心中忽的一动又想起张巨山护送他和王彩雯去少林寺之时和七大门派武当四子等人那一战张巨山正是用了武当的正宗太极剑法将武当四子的长剑震断的后来在鸿图山庄出尘道长也曾施展太极剑法出尘道长那是武当派第一用剑高手但显见功力尚在张巨山之下他当时就怀疑张巨山必和武当派大有干系记忆之深犹烙脑海现在听了洪天宝之言登时明了心中暗暗奇怪张巨山既是武当派之人而且武功可算武当第一高手何以甘愿委身心月无相教之下当一位舵主而且梅三娘要对付七大门派报仇雪恨张巨山这样做岂不是欺师灭祖是武林中人最为不齿的无耻之徒?!
古风行本来背着脸听了洪天宝这句话扭过头来冷笑道:“久闻九头狮子洪天宝性如烈火刚正不阿不容龌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他口中虽然称赞洪天宝而且措辞得体但语气分明不善心下已是着恼!
张巨山摆手止住古风行对洪天宝道:“我们两人现在都在心月无相教麾下效命!洪天宝赶快逃命吧迟了就来不及了!”他虽然未对洪天宝直接说明原因但言外之意已是告诉洪天宝他已和古风行是一条道上的人以他武当巨子的身份尚且不顾欺师灭祖的不赦恶名古风行如何更加不需要引人褒贬这一句话一石三鼎既将古风行开脱又将自己陈说列罪以明磊落心怀无愧天地三来警醒洪天宝眼下情形实是危急万分容不得半点耽搁!
洪天宝也是老江湖如何听不出张巨山话中分量怔了一怔旋即放声大笑道:“罢了罢了这年头奇人怪事多如牛毛我洪天宝又算老几自顾尚且不暇又哪里管得了别人闲事——!”说着浓眉一竖厉声喝道:“但不知什么人如此穷凶极恶难道是索命的阎罗王不成?”
古风行冷笑道:“怎么你洪天宝莫非要打抱不平我古风行也要逃避之人相信你洪天宝也不例外!”他也是好心相劝只因生性怪癖说出话来总让人听着不太舒服!
张巨山皱了皱眉头道:“古兄你少说点气话不行——洪天宝我们已尽仁义之心你若不相信就留在这里好了!”
洪天宝情知张古二人绝非危言耸听但他性如烈火刚正不阿怎肯退却大笑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洪天宝拼了九头狮子的外号不要呀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霸道穷凶极恶!”
张巨山和古风行对视一眼情知洪天宝不肯逃跑但正所谓英雄相惜两人是走是留也不禁大费踌躇起来!
正在这时由打张巨山和古风行来路方向传来一阵“唧唧”“咯咯”的声音先是清晰可辨后来则响成一片不可胜数如同万鼠磨牙出的声音在这黑夜当中显得说不出的诡异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张巨山大惊失色叫道:“来了!想不到如此之快洪天宝快走吧!”
洪天宝也是又惊又骇口中道:“这是什么东西——?”顿了一顿道:“张巨山古风行你们带这位小哥先走一步我们人多留下来抵挡一阵!”说着猛力在夏劲道马屁股上击了一掌那马负痛不过“唏溜——”暴叫一声驮了夏劲道便跑!
张巨山和古风行这才注意到夏劲道张巨山道:“洪天宝这个年轻人是谁?”他见洪天宝似乎对这个年轻人甚为关切不由大为奇怪!
洪天宝道:“一个串亲的穷小子在我们这歇了一会你们快走吧!”
古风行哈哈大笑道:“好一个洪天宝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穷小子竟也如此义气!这些怪物本是我们招来的又如何让你一人担当!”说着翻身下马走到洪天宝等人处!
张巨山长叹一声道:“当真老天不平事到如今只有一死相拼了只可惜我们还没有通知教主!”说着也翻身下马!
古风行跺足叫道:“张兄这如何使得!我一人留在这里就行了你带了小哥走吧一定要将消息通知教主!”
张巨山摇了摇头道:“古兄你难道忘了滇南之际游盛天说过什么他说来时三十六去时十八双若有一人竟定是不还乡!古兄就是真的去了我张巨山也一定亲眼看到你咽了气!”
古风行脸色更加惨白深深“嗨——”了一声再也说不出来!夏劲道被马驮出三四丈距离心道:洪天宝等人如此义烈自己怎能不管!心月无相教主让张巨山保护自己虽然不知居心如何但也算有恩自己现在张巨山有难大丈夫恩怨分明就更加要管了!当下用手提了两个包袱大叫一声装作不稳从马背上咕嗵摔到地上将怀中所抱火狐裘胡乱在装衣物的包袱当中一塞然后将两个包袱打个结绑在一起在身上一前一后捆好又从地摸了两把泥土把脸涂了然后装作痛得呲呀咧嘴的样子一步步挨回到张巨山等人处!
洪天宝一眼瞅见夏劲道不由大叫道:“小哥——你怎的又回来了!”
张巨山等人也觉奇怪一齐盯住夏劲道!
夏劲道道:“我被马给颠了下来不过这一跤却把我摔明白了洪爷对我这么好我再不济洪爷人等打伤了我包扎一下伤口也是做的到的!”
洪天宝跺足叫道:“你真是——”他对夏劲道又气又爱惜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张巨山大笑道:“年轻人你真有意思怪不得洪天宝对你格外垂青够义气!”
旁边众人也不由大笑起来不知怎的被这个傻里傻气的年轻人这么一来顿时平添无限勇气!
这时那奇怪的声音已来至众人十几丈距离开外火光照耀之下极目可辨乃是四五十个人只是双眼出瓦蓝瓦蓝的光芒远远看来就似数十点鬼火在跃动骇人之极夺人心魄!夏劲道看得真切心中不由大骇情知这些人都中了蛊毒他在中原镖局见过屠青海等人中了蛊毒的情形两眼也是出瓦蓝瓦蓝的光辉那等奇特骇异的模样毕生也难以忘记是以一望便知心中暗道:这么多的蛊人不知从何而来难道是除魔大会上的人?心中一个疑窦起处第二三个疑窦接至而来:这些蛊人如果是除魔大会上的人那少林被焚一定就是衍空秃驴早已预谋好的计划了他武林盟主当不成便将除魔大会之上群雄全部置于死地当真是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不知这衍空秃驴为何如此仇视心月无相教为了对付心月无相教竟不惜搭上数百人的性命看来长生散人口中说的那个人定是衍空秃驴无疑了也难怪鲁有能这样的奇人也要听到长生散人的问题觉得非同小可了!这个衍空秃驴实乃当今武林的巨奸枭恶当真是恶贯满盈百死不足以辞余辜!想到这里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这时那些蛊人又近了些口中出的唧唧咯咯声令人头皮炸邬大力第一个忍不住喝了声:“何方妖孽装神弄鬼!”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他天生神力箭法也是奇准这一箭带着呜呜的风声正中一个蛊人的肩头那个蛊人出哇的一声怪叫仰面向后跌倒在地!邬大力大喜道:“这个方法有效!”身形一塌右脚后退一尺用了一招“犀牛抱月”之式抽箭搭弦嗖的一声连三箭又将三个蛊人射翻在地!但这三个蛊人方自倒下先前中箭的那个已从地上跃起口中出哇啦哇啦的怪叫身形竟然加直向这边扑过来火光中看得真切邬大力的箭支已将他右肩射穿但这人却似浑然不觉毫不畏痛一般情形当真恐怖骇人!
邬大力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些人如此凶顽不化他方才手下留情并未取其要害旨在将这些人骇退而已现在情形紧急无暇细想方要抽箭搭弦又要再射却被张巨山一把拦住道:“这些人不知怎的个个顽不畏死还是节省弓箭要紧!”
众人听了张巨山这句话这才知道事情异乎寻常不由大骇!洪天宝道:“张巨山这些究竟是什么人——?”还未待张巨山回答扒皮老贺喝了一声道:“凶狠之人我贺昌见得多了就让我来领教领教!”身形跃出直向那人迎去!洪天宝众人情知今天绝非善了之局各各凝神戒备随时以防不测!
夏劲道见扒皮老贺不知蛊人厉害恐怕凶多吉少眉头一皱俯下身去拣了一段小小的柴枝二指一弹从洪天宝等人缝中射了出去这一下觑得奇准正中贺昌腿弯之处力道也是恰到好处用的也不是打穴手法料旁人绝计看不出来!贺昌这时奔跑之际忽觉腿弯一软不由一个趔趄扑通仰面摔倒!洪天宝大惊失色叫了声:“老贺——”双臂一振双足在地上一点弹身掠起扑至贺昌之处方要弯身去扶贺昌户觉腿弯一软也是一个趔趄扑通仰面摔倒!
夏劲道用了同样的方法击倒洪天宝随即将张巨山等人左右一分大叫道:“洪爷洪爷你怎么了——”拔足奔向洪天宝贺昌两人他虽然用了普通的身法但全身提满百毒真气双掌蓄势待只要蛊人伤害洪贺二人便也顾不得许多了!
这一下变故始料未及张巨山等人不由一阵大乱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义气竟肯拼了性命去救洪天宝1这时那个蛊人已然欺进洪天宝贺昌身侧怪吼了一声竟然一把将肩头之箭扯了下来俯身便用这支箭戳向贺昌和洪天宝!
众人从未见过这种刚顽凶狠的打法不由又惊又怒!邬大力二目圆翻大喝一声三支连弩箭电射而出他的箭法神乎其技一支恰好击中那个蛊人手中之箭另两支则正中那个蛊人胸膛穿心而过那个蛊人怪叫一声仰天摔倒!
夏劲道恰好赶到贺昌、洪天宝此时也已跃起两人对视一眼均自大为诧异洪天宝一眼瞥见夏劲道大骇叫道:“小哥你来干什么这里危险快回去!”洪天宝这句话话音未落贺昌已是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洪天宝蓦然回头也是骇得魂飞天外!原来那个倒下去的蛊人竟然又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他被两箭穿心而过胸前露着箭尾背后吐出箭簇看来着实恐怖绝伦!贺昌人称“扒皮老贺”自谓心狠手辣不让阎罗什么样凶狠险恶的人没有见过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离奇骇绝之事不由肝胆皆丧竟然呆若木机不知如何是好了!
洪天宝天生侠义威猛眼前之事虽然乎他想象之外但一惊之下立时回过神来双掌用了十成功力用了一招“双推掌”的绝技连封带架直向那个蛊人击去!
这时张巨山等人也已看见这等骇异绝伦之事再也顾不得许多拼命赶来救援众人刚到一处那四五十个怪人也已赶到将众人团团包围当中!
洪天宝双掌击出有推墙倒桓的威力那个蛊人被他击中哇的一声身形如抛绣球一般斜飞出几丈开外方才落地!这一回却不知死了没有!洪天宝虽然一击得中但心中余悸尤存情知这人中了致命箭伤才会如此要不然后果如何实是不可预料不由豪气顿消对张巨山惨然笑道:“张巨山都怪我洪天宝要逞什么英雄好汉现在连累你也要搭上性命!”张巨山此时到也镇定如常道:“洪天宝你不必自责这件事情早晚我们都要面对!”古风行叫道:“还说这等废话杀了出去再说!”说着单刀一摆就要突围!张巨山连忙一把拉住古风行叫道:“古兄不求攻敌唯求自保!”古风行翟然一醒止住身形仰天长叹几声甚为苍凉悲切也不知他在叹息什么!
洪天宝皱了皱眉头道:“张巨山这些究竟是什么人我洪天宝总不能做个糊涂鬼!”他一连三问张巨山却始终不答!古风行道:“洪天宝你还是省下心来琢磨如何逃命吧!你难道不知这等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洪天宝翟然一惊心道:不错世上有这等邪魔外道在世传扬开来不知又有多少人为了除魔卫道而葬送性命!当下真是怒不可遏却又无计可施!这些人如此顽不畏死又怎能贴身近战而且寡不敌众一拼之下必死无疑!死不足惜只是糊里糊涂的送了性命岂不是天下之人最为心寒之事!众人都已明了眼下情形是以严阵以待只等这些怪人攻上来全力将其击退!
这时那堆篝火正烧到旺处火舌飞卷腾焰冲天柴枝毕剥劈啪之声响成一片时间已至半夜子时!
火光映照之下只见这些怪人僧俗道皆有双眉带金两眼瓦蓝情形看上去诡异之极!只是这些怪人围住夏劲道等人却也不动手进攻口中也不再出唧唧咯咯之声!
双方僵持片刻张巨山、洪天宝等人已看出情形有异不过却是不明所以夏劲道心中明白不由暗自好笑!这些蛊人既然骇惧他的毒功他也就放心大胆泰然处之静观其变!心中暗道:衍空秃驴真个心毒如蛇蝎如此歹毒灭绝人伦之事也做的出来!还有那个吴瞎子也是残忍恶毒之极日后叫自己遇到定要为武林除害!想到这里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蛊人现其中并无武当静尘道长等人心下不由略略一安不过这些人中了蛊毒之后非但六亲不认而且力大无穷他现在自知武功绝世但自忖也无把握一击之下将这些蛊人全部制住而且也无破解蛊毒之法一时究竟如何令他不由大为挠头!
张巨山看了半天不由怔道:“奇怪这些人分明是来追杀我们的为何呆着不动古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古风行也是大为奇怪摇了摇头道:“我古风行一生经历险恶骇异之事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情形!”洪天宝等人诧异之极这些怪人凶恶狠绝此时反而为何不动手了!洪天宝道:“张巨山我看这些人非人非鬼一定是中了邪术你们究竟是如何惹上这些人的!”张巨山愣了半天终于道:“既然大家都是生死一条线上的人了我也就无可隐瞒了——!”顿了一顿道“实不相瞒我和古兄是奉了教主之命前去少林寺查探少林被焚的真实情况这些人就是在少林寺现的但当时仅是一个怪人而已我和古兄以二敌一方逃得下山来!”他口中淡淡道来但已令人隐隐感到当时凶险万端之势!
洪天宝听了不由默默无语沉吟片刻又道:“张巨山你说的教主可是梅三娘你为何自毁名节投在他的脚下任凭驱使难道不怕天下耻笑!”
张巨山惨然笑道:“这件事没得解释不过你洪天宝倘若活到武林盟主大会那天或许多少能够知道一些!”
洪天宝听张巨山之言心中似乎有无限苦楚也不由骇然顿了顿道:“好我洪天宝一定活到武林盟主大会那天一定亲眼看看究竟何事令你武当巨子冒天下之大不韪身受天下武林唾弃之耻!”这句话说的慷慨义烈貌似责难张巨山欺师灭祖的不齿行径实也是称赞其磊落胸怀和凡过人的勇气!
张巨山面色更加惨然道:“多谢你洪天宝相惜之德你肯听我这个欺师灭祖之徒讲话以你九头狮子的为人我张巨山已是感激不尽!”说着长叹一声又道:“宝剑堪怜惜何寄?浮生谁为证三生!师傅你老人家在天有灵就请保佑徒弟以手中之剑诛奸除恶重振武当!”声音慷慨悲凉在这半夜时分委实令人卒不忍闻顿生人世多艰处身何难之感!
夏劲道听了洪天宝、张巨山对答心中也不由恻然心道:洪天宝称张巨山为武当巨子想来张巨山在武当派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不错以张巨山这等身份竟肯屈身心月无相教心中的那份孤独苦楚该是何等的沉重和无奈了究竟为什么那自然是又不能对别人说的了因为忍辱负重也好欺师灭祖也罢本就是不能用言语来表白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自己想要报恩但那罪魁祸却是自己的父亲救命之恩不报岂不枉生天地之间但父子成仇又叫人如何忍受、、、、、、!心中翻来覆去心如乱麻当真凄苦难言!
这时刀疤脸的古般若沉不住气叫道:“老洪咱们总不能困死在这里他们既然不动咱们索性一拼冲出去好了!”
洪天宝一皱眉头道:“还是看看在说一来这些人俱被邪术所迷受人控制利用若将其杀伤不是英雄所为二来以张巨子和古大侠二人合力尚难敌一个怪人我们又怎能以卵击石!”洪天宝听了张巨山那句剖心肺腑之言也是感触良深现在对二人改称“张巨子”和“古大侠”态度明显有所好转对二人也礼敬多了!
张巨山尤可点了点头道:“不错兵书所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不明对方虚实不可莽撞行动!”古风行听了洪天宝之言却是一阵愕然随即欢喜无限!要知洪天宝的九头狮子外号皆因其性如烈火刚正不阿的性格得来当真是不容龌龊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一生虽不行侠仗义但如果遇到品行不端卑鄙无耻之人小到小偷小摸淫盗采花大到离经叛道数典忘祖不管黑道白道一概照管乃是属于侠非侠一类人物所以武林黑道白道人物都忌他三分却又对其甚为警钟声名甚重在中原镖局位列地三把金交椅是中原镖局三大当家之一排在老幺!古风行乃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和其弟古风顷人称黑白双煞做下大案无数在江湖上臭名昭著人见人恶!古风行自打其弟古风顷命丧滇南异土他乡断指起誓重新做人之后头一次被人称赞是游盛天这一次又被洪天宝称作大侠情知要九头狮子一句品评比要了洪天宝的脑袋还要难而且洪天宝并不知古风行断指之事如何不叫古风行得了宝贝一般!正所谓一言之褒荣于华胄睚眦之恨彻骨伤寒!
夏劲道也被洪天宝一句不是英雄所为感染不由对洪天宝佩服之至只觉做人理当如此武功高强不可足谓有仁有义才是英雄本色!心下也不由犯难要想制住这些蛊人又不伤其性命恐难办到!如果施展百毒真气一来不知这些蛊人能否抵抗住自己的绝世奇毒二来肯定要伤到张巨山洪天宝这些人不由踌躇难决!
正在这时只见黑夜当中“嗤嗤”破空声响几十道细若游丝但却灿烂已极的光芒闪烁空中美丽的景象无可形容!
夏劲道心中大叫道:梅花神剑这是黄香——!一时心中又是恐惧又是欢喜!正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绝情反复缘为何?红尘自有痴情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