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六章 惊天巨变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此刻已经完全神智失常是非好坏一概认不清了不忍心他听了洞中仙的话糊里糊涂的死在自己浑身巨毒之下是以劝阻道:“剑帝洞中仙说的一点不错我的确是个毒人浑身巨毒无比你还是撤剑吧咱们互不相欠!”
司空无畏嘻嘻一笑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们大家合了伙来骗我一个人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这时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齐声骇叫道:“师父住手你杀不得那小子你看这是什么——!”声音慌促骇厉显见吃惊之极!
原来玉壶子和洞中仙在几人围攻之下终是吃不消。司空无畏的这几个弟子每个都抵得上一派掌门人玉壶子和洞中仙两人仅靠一点功力不足的毒掌支撑自保都尚成问题又怎能击退敌人几招过后已是危险重重情急之中玉壶子就地一滚抓起夏劲道卷住二人和苏布喇嘛的大旗弹身跃起将大旗在自己身上和洞中仙身上一披大旗之上“擒龙帮副帮主夏劲道”九个大字醒目异常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晓得其中厉害登时住手不攻骇得齐声大叫起来!他们虽然不知擒龙帮究竟是何名堂但夏劲道的武功乃是他们亲眼所见夏劲道是副帮主那擒龙帮的大帮主又不知如何厉害了!几人瞧了“擒龙帮副帮主夏劲道”九个大字自然是又惊又骇神魂出窍了!
洞中仙惊魂稍定喘了口气道:“师兄还是你机灵要不咱们师兄弟今天非得死在这几个狗东西剑下不可!”他惊魂已定余怒未息喝道:“你们几个狗东西仗了是剑帝的弟子又仗了人多竟敢如此欺负你家爷爷!~你爷爷我本是好心相劝你们几个狗东西的师傅剑帝更是个狗东西竟然连你家爷爷也要杀了!狗东西——!”他越说越有气欺身进步到了剑帝的几个弟子面前抡圆了手掌给了几人一人一个耳光!但听啪啪几声脆响几人的半边脸登时高高肿起又青又紫!洞中仙先前受了辱骂又险些丧命在几人剑下此时缓了过来自然不遗余力要狠狠出出心中这口恶气了!
剑帝的几个弟子正自惊慌失措之际又是猝不及防登时着了洞中仙的道几人不由大怒方要动手——这时玉壶子已赶了上来将大旗在洞中仙身前一挡喝道:“睁大了你们的狗眼瞧清楚了!你们胆敢动我们师兄弟一根寒毛擒龙帮帮主定会扒了你们的狗皮!”剑帝的几个弟子又惊又怒但那杆大旗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威力几人竟不敢动手齐齐向后退了一步!洞中仙哈哈大笑只觉这件事实乃毕生最为得意最为痛快之事!若在平时自己的师父长生散人也要对剑帝敬惧三分更不要说动剑帝的门人那是想也不赶想的事他有了大旗作为护身法宝登时再无忌惮跟进一步一阵拳打脚踢将几人好一顿痛打!剑帝的几个弟子早已蒙头转向竟然不知四散躲避反尔退缩成一团又不敢还手当真是狼狈不堪好笑非常!可怜剑帝司空无畏一世声名竟在这悦来客栈的小小院落之内丧失殆尽!龙木上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饶他如何见多识广却也从未见过这等奇事那玉壶子和洞中仙手中的大旗不知是什么东西何以如此厉害剑帝的几个弟子竟然毫不还手竟似甘心情愿挨洞中仙的打!
夏劲道见玉壶子和洞中仙竟然拿了那杆大旗作为护身符又见剑帝的几个弟子竟然甘心受殴登时恍然大悟:剑帝的几个弟子被自己的武功所慑又看了大旗上所写的字自然会恐惧万端了难怪鲁有能非要拉自己做他擒龙帮的副帮主分明是想借自己的武功来震慑住武林中人他自己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这一招借刀杀人暗渡陈仓的一箭双雕之计当真只有鲁有能这个古古怪怪的人才会想得出来了、、、、、、夏劲道虽然不知鲁有能昨夜将大旗掷还给他究竟是何用意但看了剑帝几个弟子狼狈万分的惨状越想越觉好笑最后实在忍不住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司空无畏见夏劲道哈哈大笑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笑的奇怪止住笑声道:“剑帝你笑什么——?”
司空无畏止住笑声道:“剑帝你笑什么——?”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说了这句情知司空无畏在他自己认为绝不可能的事情接连打击之下早已心力交瘁神志受创过甚现在又见了自己的弟子这等窝囊废物竟被玉壶子洞中仙这等邪教末流中人侮辱一世威名丧失殆尽纵使他肝脑涂地也已无回天之术绝望之中万念俱灰登时陷入走火入魔之境了!夏劲道想罢多时心中不由一阵慨然司空无畏落此悲惨下场虽有别人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如果他不是过于自重妒忌成性容不下别人又奸诈阴险残忍恶毒失意之时不思进退不思克制节让反而狂性大丧心病狂猜忌苛察怀疑一切又怎会落此下场!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道:“剑帝住手吧!”
司空无畏也学着夏劲道的样子长叹一声道:“剑帝住手吧!”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虽然走火入魔但手中长剑仍是抵住自己的喉咙不放司空无畏武功未失自己也不敢伸手夺拿他的宝剑一时竟觉无计可施!
这时洞中仙和玉壶子也已觉司空无畏走火入魔洞中仙收住拳脚喝道:“狗东西看在你们的师傅走火入魔的份上爷爷放你们一马!”玉壶子道:“师弟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也消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们走吧!”洞中仙道:“师兄说的是!”两人飞身上了房顶玉壶子道:“夏劲道多谢你这杆大旗的救命之恩还给你——!”说着旗杆在房顶上用力一戳大旗随风舒展开来“擒龙帮副帮主夏劲道”几个大字夺人二目!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又冲着夏劲道遥遥一揖然后转身大笑而去!
龙木上人望着大旗上所书“擒龙帮副帮主夏劲道”九个大字实在惊奇万分竟然呆若木雕泥塑也不知心里再想些什么!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听洞中仙说自己师父竟然陷入了走火入魔这个习武之人最为忌讳的惨境皆都相顾大骇几人师徒情深不顾一切扑到司空无畏身旁大叫道:“师父——”岂料几人方叫了这两个字竟然扑通普通相继跌倒在地情形突兀离奇石阶上站立的十几个小喇嘛皆都惊叫了起来。龙木上人从大旗上收回目光一望之下也不由骇然失色道:“夏少侠他们——!”他吃惊过甚竟然说不下去!
夏劲道苦笑一声道:“他们中毒了龙木上人你看我和剑帝脚下!”
司空无畏也苦笑一声道:“他们中毒了龙木上人你看我和剑帝脚下!”
龙木上人见了司空无畏这等情形情知司空无畏已经是走火入魔不可救药了心下一阵恻然口中道:“南无阿弥波罗密——!”双目往夏劲道和司空无畏脚下一望但见两人脚下周围三尺的青石地面皆已变成黑黪黪一片令人触目惊心恐怖异常!一望即知是无比厉害的巨毒!原来夏劲道的血液顺着司空无畏的剑身滴到地上他是名副其实的毒人血液中的毒性之巨可想而知血液刚滴到地上之时颜色还是鲜红旁人自然不会引起注意现在时间过了恁久毒性四下弥漫开来血液颜色也已变黑自然令人一见而为之胆丧!司空无畏功力深厚尚能支撑到现在他的几个弟子功力不足以克制毒性自然一脚跌倒在地!
龙木上人是武学的大行家对于毒掌、毒功也是颇有了解但所谓的毒掌、毒功也只是和气功一样也就是和各门派的内功一样但只是一种真气而已象夏劲道浑身巨毒已不是一般的毒功而是传说当中的毒人!龙木上人一念未已对夏劲道不由平添三分惧意更增三分敬意!如果他一下手便施展这等旷世罕见的毒功伤人今天所有之人将一无幸免了!他此番入中原武林原想还要炫耀自己喇嘛教的密宗心法和大手印功夫扬威中原武林此时不由意念全消心若止水决计此番归去打坐参禅再不提武功一事!
夏劲道见龙木上人沉思不语连忙道:“龙木上人请你帮忙引开剑帝!”
司空无畏道:“龙木上人请你帮忙引开剑帝!”
龙木上人怔了怔道:“夏少侠剑帝已经走火入魔万一伤到你怎么办倒不如等他毒跌倒了——”
夏劲道苦笑道:“等到剑帝毒跌倒他的几个弟子恐怕就不行了——!”
龙木上人这才知道夏劲道意欲救人连忙道:“好贫僧设法引开剑帝就是——!”他口中如是一时却也无法可想他毕竟是个出家人又是西域喇嘛教的大掌教脑筋本不及俗世红尘男女灵活善变对于一些智诈小巧的伎俩更是一无所知更何况象走火入魔这种情况亦是平生仅见这一下可是难为坏了这位龙木上人只觉这件事比方才败在夏劲道手上还要令己引以为羞难堪万分!想了半天忽然瞥见房顶屋檐上的那杆大旗脑海当中灵光一闪口中道了声:“南无阿弥菠萝蜜真是佛祖有眼!”施展轻功将大旗拔下靠近司空无畏道:“剑帝你不是要杀夏劲道么——?”
司空无畏扭头看了看龙木上人有瞅了瞅那杆大旗满脸疑惑之色道:“你这个人说的一点不错我的确要杀夏劲道不过你又是谁怎么知道我要杀夏劲道呢?”
龙木上人道:“剑帝你看清这大旗写的字了——我就是夏劲道你来杀我好了!”
司空无畏道:“你骗人你是夏劲道?——”说着扭回头去又看了看夏劲道道“那他又是谁他才是我要杀的夏劲道!”
龙木上人摇了摇头道:“他既然是夏劲道你为何不杀他——?”
司空无畏一怔一脸迷惘之色道:“不错他既然是夏劲道我为何不杀他——!”忽然哈哈一声狂笑笑声一顿恶狠狠盯住夏劲道道:“你说你究竟是谁——你胆敢骗我我就一剑将你的喉咙刺个大洞!”
夏劲道见他目露凶光也不知道他下一步究竟要如何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心下一片惨然:可怜自己空有一身绝世武功竟然连一个疯子也对付不了——忽又记起黄香和鲁有能脸上不由浮现一丝苦笑假使二人有一人在自己身边一定会有办法对付司空无畏黄香和鲁有能把自己骂的一点不错自己的确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傻瓜!
龙木上人见这个方法骗不了司空无畏也不由大骇情急当中忽然瞥见夏劲道身上的如意佛手不由大叫道:“夏少侠贫僧真是个傻瓜怎的竟把这事情忘了——”身形一晃到了地上的如意佛手锁链跟前弯腰拾起用力一抖他对于运用如意佛手的各种技法烂熟于胸这一抖力量用的恰到好处只见那只如意佛手五指一张将扣住的锁链撒了开来龙木上人往回轻轻一带收回如意佛手放到怀中龙木上人长出了一口气道:“夏少侠你双臂解开就好贫僧再想别的方法引开剑帝!”
夏劲道双臂早已痛的麻木不觉连忙暗中调息气血舒通筋骨经脉不消片刻双臂恢复如初气血畅通无阻心中不由大喜但也不敢贸然夺拿司空无畏的宝剑心中不由焦急万分!司空无畏见夏劲道不回答脸现不耐之色恶声道:“你快说你究竟是谁——?”
夏劲道拼了和司空无畏同归于尽之心一边功运双掌一边道:“不错我就是夏劲道——!”
司空无畏忽然哈哈大笑道:“你骗人他才是夏劲道夏劲道休走——!”手中长剑当啷落地转身张开双臂就冲龙木上人扑去连他的宝剑碧泓秋水依然不要了!
龙木上人见司空无畏来势凶猛连忙闪身后退将大旗往司空无畏怀中一送喝道:“我不是夏劲道我是龙木上人!”
司空无畏双掌抓住大旗身形一停忽然哈哈大笑道:“不错!你们都不是夏劲道我才是夏劲道你们看这大旗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么哈哈!”忽然间又大摇其头一脸迷离之色道:“我是夏劲道那谁是司空无畏司空无畏是谁——!”先自声音尚为平静后来终于疯狂的大叫起来:“我是谁?我是谁?谁是夏劲道?谁是司空无畏?”喊的声竭力嘶当真痛苦异常突然间将大旗在肩上一扛腾空掠起大叫道:“梅三娘梅三娘我夏劲道找你来了!”身形在空中闪了几闪已是踪迹不见!
夏劲道见了司空无畏身法不由一怔他先前一场恶斗内力已是耗竭将尽又受了自己百毒真气和七彩罗刹毒功的巨毒非但安然无恙内力反倒有增无减岂非咄咄怪事!夏劲道死里逃生也无暇考虑伸手摸了摸咽喉剑伤伤口本不太深这时已开始痊结虽然疼痛不免但已是庆幸不已。当下施展吸毒**将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救醒又将地面残毒消灭干净免得伤及店家这等普通百姓!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清醒过来不见了司空无畏身影齐声骇叫道:“师父——师父!——”样子慌张之极!
夏劲道道:“你们不要慌剑帝去找一个叫梅三娘的人去了不过梅三娘是谁?”他见司空无畏走火入魔之际还对这个叫梅三娘的女人念念不忘可谓情深刻骨铭心肺腑!而且先前司空无畏曾说过这个叫梅三娘的女人就是为了他父亲夏凌霜跳崖身死的那个女人如果照铁飞龙的看法他父亲夏凌霜不可能失节另娶那他的身世就必然和这个叫梅三娘的女人有极大关系!除非夏凌霜真的不是他亲生父亲但如果这个跳崖的梅三娘真的是他的母亲的话在他看来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因为司空无畏的话里已清楚明白的告诉了他梅三娘也想不到夏凌霜会有他这样的一个儿子连想也想不到当然更不可能是他的母亲了何况梅三娘当时已经跳崖身亡!夏劲道虽然对他的身世痛苦已历经了百千浩劫此时想起来已不是那么痛苦难当但心中的那份难言的悲酸和凄楚终究不能免怀毕竟骨肉亲情虽圣人也不免吗!所以心中一闪过这个念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希望能多知道一些关于这个梅三娘的事情!岂料他这忍不住一问在他看来本属无谓之举无关紧要的却是拂开天上云千里捧出波心月一轮!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见夏劲道问起梅三娘是谁哪敢不答一个弟子道:“梅三娘就是心月无相教的教主铁蜘蛛也就是十六年前为了夏凌霜跳崖的那个女人!”
夏劲道听了这话恍若醍醐灌顶刹那之间仿佛一切都明白了难怪在鸿图之时司空无畏要救铁蜘蛛记得在梅花山绝顶之时铁蜘蛛就曾说过她自己是个断魂崖下的未亡人!想到这里夏劲道心中更加有些惘然不解何以这个梅三娘对他格外关照?非但派张舵主和岳护法等人保护过他自己而且在鸿图山庄和阎王谷梅三娘对他的一切古怪言行看起来都是蕴藏着无限的关切和深情一念至此不由暗自苦笑了一下心道:既然梅三娘不是自己的母亲难道仅因为当年和自己父亲的一段恋情才会对己爱屋及乌的吗?不过照道理来说梅三娘应该更加恨自己的父亲的!不过孟尝山装的血案梅三娘否认是心月无相教所为依照少林被焚这件事来说当属确实而且在梅花山大会梅三娘杀了龙木上人的徒弟木格里和另一个不知姓名的江湖人氏也只是因为木格里和这个江湖人氏对他出言侮辱称其“妖魅”至于梅花山大会终致无可收拾的惨剧乃是因为司空无畏的弟子姓柳少年先行杀了心月无相教的几个教徒可见梅三娘其人诚如她自己所言不是一个滥开杀戒之人!但孟尝山庄和少林被焚俱是顷刻之间便遭灭顶之灾情形事故如出一辙天底下除了梅三娘以外还有谁会对七大门派和江湖各帮派有如此深仇大恨!要说是自己的父亲似乎也不可能奴剑术的威力无坚不摧天下无人能敌父亲纵使和七大门派有仇也跟本不用费如此力气和周章、、、、、、夏劲道沉思至此虽然心中仍有许多疑团未解但却是暗暗长出了一口气至少他现在相信孟尝山庄血案和少林寺被焚与他父亲夏凌霜可能无关虽然他不能饶恕他的父亲夏凌霜杀人的恶行更何况司马义与他有授艺之恩今天如果不是百毒真气护体的神效迫得司空无畏那致命一剑迟迟不敢刺下自己恐怕真就命丧这悦来客栈了!还有顾伟通和黄花叠更是因为救护自己而死这三人都可以说对他有再生之德救命之恩但夏劲道有了上面的那个猜测至少知道他的父亲夏凌霜不是一个万恶不赦天地不容的巨奸恶魔或许他希望他的父亲夏凌霜能够改恶向善不再杀人、、、、、、龙木上人见夏劲道沉思不语不由道:“夏少侠夏少侠——”
夏劲道回过神来见龙木上人一脸相询之色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也是又惊又疑又骇连忙笑道:“多谢龙木上人关心——”又转对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道“你们走吧剑帝走火入魔你们追上他也好照顾——!”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如逢大赦有两人奔进客房搀出柳玉和一人从地上拣起司空无畏的宝剑碧泓秋水几人匆匆离店而去!
龙木上人道:“南无阿弥波罗密夏少侠宅心仁厚天性良善实乃武林中人之福!”他这句有感而倒也不是出于对夏劲道有所恭维不过心中却实在对夏劲道奇怪不已这个少年武功有如神鬼之能却不是执狠好斗欲出风头之人心性更是城府皆无坦率无邪丝毫不知遮拦不知他究竟意欲何为!
夏劲道道:“龙木上人过奖了——”说着话锋一转道“请问龙木上人长生散人的那封信不知在哪里?”
龙木上人自无推脱遮掩之理从怀中取出一个信笺递给夏劲道道:“夏少侠专为此信而来想见这封信对夏少侠十分重要幸好贫僧还未拆开来看!”口中如是说俩心中却是暗叫惭愧他没有拆开里看也不是什么“幸好”更不是他不想看而是还没有时间看而已!不过他虽然是出家人对于俗家所谓的面子话场面话人情话却也是不能免!
夏劲道接信在手摇了摇头笑道:“这封信不只对我一个人重要对所有的武林中人都一样重要!”
“哦——!”龙木上人见夏劲道说的如此关系重大不禁又骇又疑!
夏劲道道:“总之我们先看过长生散人这封信再说!”说着将信撕去取出信纸乃是一张桃花笺上面写着一个血色大字“退”夺人二目骇人心魄!
龙木上人看得真切脸色不由大变骇然叫道:“退——长生散人这是什么意思?”
夏劲道看了这个退字已将心中猜测证实心头不由怦怦大跳道:“不管长生散人居心如何他必定已有惊人现或许他也只是猜测并不肯定——!”
龙木上人想了想道:“莫非长生散人已经现焚毁少林寺的凶手不成——?”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也说不准不过这总归是祸不是福!龙木上人依你看焚毁少林寺的凶手究竟是什么人?”
龙木上人道:“夏少侠实不相瞒贫僧这次来中原一是为了给劣徒木格里报仇二是想借此行炫耀自己喇嘛教的密宗心法和大手印功夫后来遇到了剑帝司空无畏他许诺贫僧只要在除魔大会上助他登上武林盟主之位他就帮助贫僧报仇还会胁迫少林将‘达摩易筋经’给贫僧参阅贫僧一来报仇心切二来为‘达摩易筋经’所惑所以就答应了他。孰料天不遂人愿少林一战司空无畏非但登上武林盟主的计划落空还被毁了容颜、、、、、、”说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又道:“贫僧当时就有所醒悟正所谓邪不胜正其用心邪恶者必遭报应贫僧为劣徒报仇本属正大光明之事又何必借助他人的力量呢而且令尊是要对付七大门派和中原武林中人贫僧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少林寺所以就和司空无畏对了还有司空无畏的几个朋友是什么云南大理段王府的四位总管当时就离开了少林寺岂料我们刚至山脚山上便传来地动山摇般的爆炸声火海冲天将天空都映红了我们暗叫庆幸不已又哪敢再返回少林寺查看究竟——!”
夏劲道听龙木上人诉说事情经历不由连连点头!他早已料到龙木上人是要帮助司空无畏当上武林盟主原因究竟不清楚现在听了龙木商人的解释不由对司空无畏为人更为不齿!司空无畏明知木格了乃是被铁蜘蛛所杀而铁蜘蛛乃是他念念不忘的心中情人梅三娘他为了要当武林盟主竟然用欺骗的手段拉拢龙木上人无论是真是假都是个不仁不义的卑鄙小人难怪在梅花山大会黄香一见司空无畏就对自己说其不是好人也难怪司空无畏至今还誓死不悟梅三娘不喜欢他的原因!试问天底下又有哪个女人肯把终身托付给一个不仁不义只知有己自私自利的卑鄙小人、、、、、、想到这里夏劲道心中忽然一动:照这个道理来说他的父亲夏凌霜至少在梅三娘的心目中应该是一个有仁有义可以托付终身之人难道这个梅三娘当真做了对不起他父亲的事才会跳崖自杀的?但如果真的如此这件事又为何与七大门派扯上干系?他的父亲更加没有为了梅三娘要对付七大门派和江湖中人的理由!但依照司马义临死前说过的话他的父亲夏凌霜是要司马义帮助共同对付金巨换句话说他的父亲夏凌霜对付的人就是金巨这样做恐怕不单单是为了武林盟主令因为如果只为了武林盟主令要对付金巨这绝不是他的父亲夏凌霜出海访寻剑仙的原因武林盟主令的秘密只是他父亲夏凌霜找到离离岛以后离离岛主教给其奴剑术和飞行术就是让其寻回武林盟主令的!换句话说他的父亲夏凌霜出海寻访剑仙可能就是因为要对付金巨而这个武林盟主金巨却是他的父亲夏凌霜转托游盛天之手让自己的儿子认作义父的人而且夏劲道明明记得在段王府之时他的父亲非但不认他这个儿子反而说是金巨派来抓他的、、、、、、想到这里夏劲道心头忽然一阵狂跳难道夏凌霜真的不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他的亲生父亲又是谁?夏劲道一时心乱如麻虽然一颗心早已痛苦麻木不觉但仍是有些不能自抑暗自叹了口气又对龙木上人道:“龙木上人照你这么说少林被焚当真是无从查找凶手了——!”
龙木上人摇了摇头道:“也不尽然贫僧初入中原武林所知甚少不过据常理推断做下如此滔天大恶之人一要和七大门派和江湖各帮派有深仇大恨二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试想少林乃中原武林泰山北斗高手如云树大高深等闲之人怎能将数吨火药和炸弹事先埋伏好而不被现——!”
夏劲道道:“哦我明白了龙木上人的意思是这件事可能是少林寺中人干的!”心中暗道:不错自己怎的没有想到这个道理衍空秃驴非但阴险恶毒残忍奸诈而且心思缜密无人能及这件事十有**是这个秃驴所为!
龙木上人又摇了摇头道:“出家人不敢妄打诳语试想少林乃是最大的苦主非但增侣弟子惨遭罹难千年宝刹佛门圣地也化为灰烬——!”说到这里双目合什打了个佛号道:“南无阿弥波罗密实乃佛门不幸!”
夏劲道怔了一怔也觉得龙木上人说的大有道理心想衍空秃驴再怎么心狠手辣总不能武林盟主当不成一气之下把自己的老巢给毁了这件事当真令人匪疑难测!抬头看了看天日这才觉已是下午时分刚才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决斗竟然不觉时日之既晚遂对龙木上人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不过龙木上人以后行动要小心才是!”
龙木上人道:“夏少侠也要多保重不过——”说到这里却又欲言又止一脸迟疑之色望着夏劲道——
夏劲道笑道:“龙木上人何必见外有话请讲!”
龙木上人道:“夏少侠既然如此说贫僧就不妨直言——”略一沉吟道“据贫僧在少林寺所见令尊大人似乎与七大门派和中原各武林中人有极大的干戈何以夏少侠你——”说到这里一脸疑惑不解之**言又止!
夏劲道最怕别人提及这个问题苦笑了一下道:“龙木上人恕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倘若继续留在中原的话日后或许就会知道!”
龙木上人知他必有难言苦衷自然不便追问不休双手合什道:“南无阿弥波罗密贫僧今日得遇夏少侠这样当世奇人幸仗夏少侠手下留情得以苟活性命自当归去劣徒报仇之事也就不提了!”
夏劲道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龙木上人能有次想实在是中原武林和西域武林之大幸!不过我可以告诉上人令徒木格里在梅花山大会只因出言侮辱谩骂对方才会惹祸上身惨遭非命的!”
龙木上人脸色一阵惨然道:“劣徒木格里一向骄横自满不知天高地厚贫僧非但未加管束反而任其肆纵终致惹来杀身大祸实乃贫僧之罪过也南无阿弥波罗密!”
夏劲道道:“龙木上人不必自责过甚现在江湖动乱异常稍有差池便会引祸淫身日后行动定要小心才是!”顿了顿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
龙木上人点了点头道:“夏少侠请恕贫僧多嘴你武功高强定会有人嫉妒为人又过于憨厚朴实心无城府还望不要太过锋芒毕露为好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实难预料!”
夏劲道笑道:“多谢龙木上人好心我日后行事定当谨慎小心!”说着向龙木上人一拱手道:“告辞了——!”随即转身而至前面店房之内决计向掌柜的要些干粮连夜赶路心道:鲁有能出手豪绰大方自己此时身无分文借了鲁有能的名头料那掌柜的不敢推脱!
掌柜的和几个伙计正躲在柜台之后簌簌抖几人一见夏劲道出现登时如见凶神恶煞一般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掌柜的连忙从柜台之后转身出来迎住夏劲道作了个揖道:“客官小店招待不周实在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夏劲道见掌柜的如此客气只道他害怕再在店中闹事心中不由好笑口中道:“掌柜今天打扰你生意了实在过意不去——!”欲待向这个掌柜的索要干粮毕竟年少脸嫩竟然有些羞于启齿!
掌柜的一脸笑容连声道:“不妨事不妨事小店全赖你这位贵人照应才有财源滚滚紫气东升!”
夏劲道只道这掌柜说的乃是反话他为人憨厚朴实本来以为掌柜的定会兴师问罪自己也好拉下脸来借机耍横现在见这掌柜的又是作揖又是笑脸竟觉无计可施!
这时只见掌柜的扭回头去瞪了几个伙计一眼骂道:“你们几个不长眼的东西还不赶快端上酒菜这位客官贵人忙了一天早就饿了!”
几个伙计慌慌张张的应了声是奔进厨房不一会将碗盏杯碟都端到靠近夏劲道的一张桌子上摆好夏劲道一见那些酒菜都还冒着热气再瞧店内并无别的客人显见都是为己预先准备好的不由大感诧异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已饿了先糊饱肚子再看这掌柜的究竟要搞什么鬼当下也不答话大马金刀的在桌前一坐碗箸齐举风卷残云一般不一会酒足饭饱看了看屋外天色已快要黑将下来不由暗暗心焦盘算如何向这掌柜的开口!
掌柜的见夏劲道酒足饭饱赔笑道:“客官果真豪杰之士英雄气概实非我们这等俗人可比——”说着顿了一顿道:“客官是要再住一宿还是连夜赶路?”
夏劲道见这掌柜问的奇怪不由答道:“连夜赶路——”
掌柜的连忙又斥了几个伙计一声有一个伙计随即冲出店门之外另两个伙计提了两个包袱放到桌上打将开来但见其中一个包袱里放着一套外衣一套衬里衣裤一双靴子一双袜子在这衣物上面压着十锭黄澄澄的金子另一个包袱里则是上好新鲜的肉脯夏劲道眉头一皱正觉奇怪要问这掌柜只听店门外传来一声唏溜溜马嘶随即向外望去但见先前冲出店门的那个伙计牵着一匹青色大马停在店门口夏劲道一见这匹马登时恍然大悟这匹青色大马正是鲁有能十几天前给他买的坐骑心下不由好笑原来鲁有能早已料到自己必然返回悦来客栈早已事先安排好了怪不得这个掌柜的对他如此客气瞧了瞧包袱当中的衣物心想这个鲁有能真是心细如竟连这等琐碎的生活小节贴身亵衣也给预备好了当真与女人毫无二致了!
夏劲道摇了摇头暗笑鲁有能实无男子气概随即将包袱打好一手提了站起身来道:“多谢掌柜——!”
掌柜的一脸笑容道:“哪里哪里客官说哪里话来这全是小店分内之事——!”说着话锋一转又道:“客官的那几位朋友说有事先走一步待客官醒来让我们把马和这些盘缠衣食给您打点好客官可否满意——!”
夏劲道不欲多加耽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很好很好!”大步出了店门飞身上马双腿一夹催马冲出这座村镇!
及至到了村口夏劲道竟觉胸中一阵惘然实不知何去何从这时天色已近昏沉头顶暮鸦阵阵飞过啼声嘎嘎愈引人寂寥惆怅之怀!夏劲道叹了口气摸了摸鲁有能留给自己的两个包袱不知怎的心中顿时如涌春潮浑身暖融融的想起鲁有能的一喜一怒一言一行一时不由呆了!良久一阵晚风拂面而过夏劲道翟然一醒不由好笑暗道这鲁有能知道了自己是白龙使的儿子不知心中该作何想若说他对我好何以要给自己服下什么爆胎异心丸虽然他说不是什么毒药但一听这个名字就绝不是什么好路道若说他对自己不好这衣物这金子还有昨晚他将大旗掷还给自己却又是为了什么?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天地万物寂籁无声!夏劲道不敢耽搁催马控辔而行沿着大路一路驰将下来心道:如今之计自己还是想方设法找到游盛天等人长生散人在给龙木上人的信中虽然没有明言究竟何事但他的现必定惊人之极游盛天人等不知现在江湖情形恐怕会遭不测!一时心急如焚不过却也知道急也无用天下之大自己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要找到游盛天人等谈何容易!忽的想起鲁有能来他弄出个擒龙帮的名堂虽然有点惊世骇俗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妙处却是自己亲眼所见说成自己也要学他这手妙计怪招!
黑夜当中马不能行快夏劲道在马背上将这一年多的经历一幕幕细细想过一会高兴一会痛苦一会豪气万丈一会却又感慨良深!行了约莫一个时辰左右前面大路之旁忽现熊熊火光火光当中隐约可见十几个人席地而坐正在大声交谈!夏劲道心中不由大喜这些人如果不是错过宿头的商旅必是江湖人物无疑!自己正好趁此探听一下江湖上的消息当下一勒马缰打算靠上前驱孰料他的坐骑虽然脚力尚算不错但却是未经训练的普通农户饲养的耕马自然畏惧火光夏劲道这一催非但驻足不前反而唏溜溜出一声暴叫!
夏劲道距那些人有七八丈距离但见那些人听到了马叫之声皆都腾身跳起一个人喊道:“什么人!休再靠前要不休怪大爷不客气了!”声音遥遥传过来竟然清晰无比显见是一流的好手接着又听到哧哧的弓弦绷劲之音!
夏劲道低头斥骂了坐骑一句:“畜生!”好在他江湖阅历已算丰富随即大声道:“大爷手下留情小的乃是过路之人!”说着跳下马来牵马而行到了这些人近前大声说道:“小的这匹马畏惧火光惊扰了几位大爷实在抱歉还望大爷莫怪!”说着转身在马肚上狠狠擂了一拳骂道:“畜生都怪你!”那马吃了一拳登时又出一声嘶鸣跳跃不止!
这些人一看即知这匹马乃是普通农户的耕马又见夏劲道是个模样老实的年轻人戒惧之心大去一个豹头环眼络腮胡子的汉子道:“老邬把弓收起来吧是我们多心了!”他身旁姓邬的汉子应了一声左手托弓右臂松劲将弓弦上扣的三支箭卸下装入背后箭囊之中!
夏劲道看了姓邬的汉子露了这一手卸弓的本领心中不由暗暗叫好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瞧这张弓铜臂铁胎三尺阔狭少说也要八百斤的力量这姓邬之人竟然蓄劲不又如此轻轻松松的将箭卸下当真是力大无穷天生神力!再瞧了瞧这些人个个虎背熊腰精壮彪悍头部太阳穴高高坟起俱是内外兼修的一流高手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连忙收住眼神暗道自己还是小心行事万一被这些人瞧出破绽定会引来干戈!
这时为的络腮胡子道:“小哥一个人夜行赶路胆子可是不小啊也不怕遇上强盗土匪么——?”双目炯炯盯住夏劲道不放!
夏劲道知他存心试探当即装出一付难过的样子道:“大爷有所不知小的家境贫寒只有这一件皮衣护身只因这一次出来走亲戚所以穿出来风光风光现在多亏大爷提醒我脱下便是!”说着一手松了马缰便要脱火狐裘岂料那马一被松了缰绳一声嘶鸣扭头便跑出数尺之远夏劲道大叫一声身形一纵扑上前去一把抓住马缰骂道:“畜生你想要丢下我一个人孤伶伶不管么枉我一片苦心把你养到现在竟然忘恩负义还好我跑得快!”
那些人见夏劲道傻头傻脑的竟骂一匹马忘恩负义一时不由大笑起来络腮胡子见这个少年一纵之间虽然有些伶俐却是全然不会武功的样子一点疑心烟消云散笑道:“小哥何必跟一个畜生怄气!”
夏劲道将马牵回装作余怒未息的样子又狠狠踢了那马两脚这才对络腮胡子道:“大爷请搭把手——”说着将马缰向络腮胡子一递!
络腮胡子道:“你要干什么——”怔了一怔也不知要不要接夏劲道的马缰。
夏劲道道:“大爷帮我牵住这马我将这皮衣脱了!”
络腮胡子知他用意不由大为好笑只觉这个年轻人实在有趣自己本是试他他却当真了口中道:“小哥不要脱了这里又没有强盗土匪再说夜寒露重冻着身体怎么办?”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大爷好心提醒小的又怎敢不听!”心道反正自己早晚也要脱了这件火狐裘一来天日渐暖已是穿不着二来诚如龙木上人所言自己要小心谨慎从事穿了这见火狐裘太过招摇引人注目正好趁了这个机会说部定能从这些人身上探听到一些江湖消息!
络腮胡子笑道:“小哥脾气挺犟倒和我们这些人有些相似好我答应你就是!”说着转身从火堆上取了一根粗大的枯枝轻轻一抖火焰扑的一下全部熄灭然后再往地上一插深有一尺道路经年碾压坚实异常这络腮胡子的一手内力也是了得络腮胡子道:“小哥模拟将马栓在这里吧也正好在此休息一番一个人连夜赶路岂不又寂寞又辛苦!”
夏劲道正有此意心中不由大喜忙道:“多谢大爷了不过你这是什么功夫真是厉害小的可从来没有见过就让小的用锤来钉也要费好大力气!”说着牵了马栓在那根枯枝上又脱了火狐裘翻了过来一团往怀中一抱!
络腮胡子见这个年轻人甚是朴实憨厚不由十分喜爱道:“小哥都是出门在外之人有缘相聚也算朋友一场来不要客气在火堆前烤烤驱驱寒气!”说着伸手拉了夏劲道在火堆前坐下火光之中看的真切众人瞧了夏劲道一身衣服打扮皆都笑出声来!
夏劲道低头瞧了瞧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他这身衣服已有半年之久没有洗换非但油腻不堪而且破破烂烂连脚上的靴子也快破的露出脚趾平时有火狐裘护住倒也无伤大雅现在火狐裘脱了自然原形毕露和一个讨饭的叫花子毫无二致!夏劲道想起包袱中鲁有能给自己准备的衣物不知怎的脸上忽的一红!
这时络腮胡子道:“小哥相貌奇伟仪表堂堂倘若能寻师拜艺学的一两招武功日后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说着眼睛盯住夏劲道此语分明有收夏劲道为徒之意旁边众人也明白络腮胡子的意思是以一齐盯住夏劲道看他如何回答!
夏劲道又如何听不出来眨了眨眼睛道:“我们这些农家子弟只会弄田种地便了又舞刀弄枪的做什么江湖上打打杀杀的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众人见夏劲道婉言拒绝不由暗叫可惜络腮胡子心中也是颇为惋惜皱了皱眉头道:“我看小小哥年纪虽轻到是懂得不少道理学武也不一定要打打杀杀至少能够强身健体!”
夏劲道见他似乎有点疑心正要思考该如何回答只听一人大声道:“老洪人各有志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再说我们现在哪有心思论及这个!”络腮胡子一怔旋即大笑道:“不错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看小哥相貌多福就是不用习武也必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夏劲道忙道:“多谢洪爷抬爱小的可担当不起我只想早点讨个老婆生个一男半女平平安安过生活!”心中暗道:哪有心思论及这个不知是为了何事这些人个个武功高强定然大有来头!
络腮胡子等人见夏劲道答的好笑情知这少年是朴实无邪之人言语之间再也无甚忌惮又大声交谈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