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五章 魔高一丈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从屋内传出道:“是什么事情竟会让龙木上人束手无策!”接着屋门一开走出**个佩剑之人!为一人白衣如雪丰姿秀长可惜面上五官仅剩监察、审辨二官看上去又是滑稽又是丑陋不堪。此人正是剑帝司空无畏他在少林寺惨败以后雄心受创就连剑匣也不要了而改为亲自佩剑。本来他在屋中早已觉但一来料想以龙木上人定然可以将寻衅之人击退他倘若即刻出去助战势必引天下武林耻笑;二来自打少林寺惨败以后个性收敛行事也颇为谨慎加之龙木上人和夏劲道乃是以内力相拼胜负未判待得司空无畏觉得有异出来之时龙木上人早已落败!
龙木上人嘴巴张了一张实在无法解释刚才奇异的情形只得用手指了指当院的那块门板司空无畏趋下台阶奔到那块门板之前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有何异样心中好生疑惑:龙木上人怎的被一块门板吓成这样连话都不会说了——?
夏劲道认出司空无畏又感好笑又与之可悲大声道:“剑帝不用看了是我夏劲道!”
司空无畏寻声望去这才看见对面屋顶之上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果然是夏劲道突然之间放声大笑了起来!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笑的极为古怪眉头一皱正待相询忽见司空无畏的弟子有一人喝了一声长剑出鞘飞身跃起凌空刺向夏劲道!这人正是司空无畏的关门弟子柳玉和他仗着家传踏雪无痕轻功了得剑法又尽得司空无畏真传是以想一举击败夏劲道但这种以下凌上的攻法实已是犯了武学的大忌!对手居高临下已尽得地势之利况且他不知道对手虚实便贸然进攻更加是险之又险了!若无必胜的把握是绝不会行此险招的以龙木上人一派宗师的身手都败在夏劲道手上虽然也是吃了点地势的亏但实乃夏劲道内力雄厚无可比拟之故!柳玉和只想建功无暇思索其中原因厉害这一剑刺的又快又狠人在剑后剑在人前是志在必得!
夏劲道认出这人是姓柳的少年情知此人虽然年纪和自己仿佛但却为人心狠手辣残忍无比梅花山大会倘若不是姓柳少年先自出手杀了心月无相教的几个弟子局面也不会弄到不可收拾以至血流成河、尸相枕籍的惨剧!心念电转决意将此人武功废了免得他恃武横行滥杀无辜当下喝了一声将手中锡杖贯注内力震出杖身横起砸向姓柳少年!
柳玉和喝了声:“来的好!”长剑在杖身一点就欲借立翻起他的目力也可算奇准轻功也算极佳但孰料对方的功力实在高出他想象之外锡杖蕴藏的力道就宛若一座小山峰一般他的长剑剑尖只在杖身上一点立时便被锡杖崩断当的一声脆响柳玉和骇得魂飞天外但已悔之晚矣他的身体还未待翻起已被锡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当胸柳玉和惨嚎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血染半天空情形惊人已极!锡杖威力惊人带着柳玉和的身体一直到了对面房顶这才落下扑通一声巨响接又向檐下滚落掉落之处正是柳玉和方才起身攻敌之处他的众位师兄齐一声喊伸手接住柳玉和一个人从柳玉和怀中取下锡杖当啷抛在地上!
司空无畏爱徒心切身体一旋到了柳玉和身旁低头一看“啊!”的一下竟然惊得叫出声来!但见柳玉和五官一起往外渗血骇人已极全身骨软如绵。他是武学的大行家情知这是散功之象虽然生命无虞但却武功尽失与平常人无二了!他这才知道龙木上人为何如是了这散功之说他也是仅闻其名一生从未见过夏劲道仅一根锡杖之力就将柳玉和废去武功而且不伤柳玉和一筋一骨内力之深厚固然无可怀疑运用之妙却是令人匪夷所思几近神鬼之能了!他虽然吃惊异常尚能保持一代剑帝之风范沉声道:“扶柳师弟进屋休息!”他的徒弟武学见识不够只道柳玉和已然死了不过却也不敢违拗当下将柳玉和抬进屋去!
司空无畏安排好柳玉和这才转对夏劲道道:“几日不见夏兄弟竟然练成了如此绝世神功相信普天之下再也没有谁是夏兄弟的对手当真要恭喜了!”说着向夏劲道抱拳一礼!
夏劲道见自己废了他徒弟的武功反而对自己行起礼来不知司空无畏打的什么主意口中道:“剑帝你的这个徒弟心性残忍杀人视如草介所以我帮你废了他的武功也省的他日后害人害己还望莫怪!”
夏劲道天性醇良仁厚这番话乎于心口气也极为诚恳朴实孰不知却是犯下了武林大忌!要知插手别人帮内事务若非声高名重又得本帮本派的长老或是掌门人同意已属武林大忌武林中许多争端纠纷便由此而生!司空无畏方才迟迟没有从房内出来一大半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更何况龙木上人乃是西域武林人物他虽然和龙木上人有同进同退的盟约但也不敢冒天下武林之大不韪引誉攻身自陷囹圄!再说废去武功这一节就是本门的长老和掌门人也得裁决再三慎重而为到时还要集结本门各位师长所有弟子还免不了要邀请几位有交情的朋友作为见证虽然没有武林大会的隆重铺陈但也属各派头等中的大事别有一番名目!因为一个弟子如果不是犯下十恶不赦屡唆不改的重罪是断然不会被废去武功的。练武之人一旦被废去武功当真痛不欲生是痛苦得不能再痛苦之事岂不可慎重而为!还有一点也要稍为略述这种被废去武功几同于清理门户武林各门各派虽有正邪之分但门规教义却是大同小异无不把忠于本门本教毕生恪守做为头等要诣!一个弟子如果不是犯了这条重罪一般是不会被废去武功和清理门户的当然这种事情也是屡见不鲜但各门各派出了这种“数典忘宗”“离经叛道”“欺师灭祖”的不肖子弟是很不光彩很没面子的事也是不可容忍不可饶恕之事当然这种事情更不允许别人“代劳”了!如果别人代劳那就是犯下了大忌之中的大忌因为这样做岂非把本门武功贬于无物视本门为微介草木随意践踏一般那就是拼了本门上下所有性命也要跟这个“代劳”之人过不去的!这本来是武林中最平常的也是做人的一条规矩但夏劲道跟随游盛天长大游盛天乃是任侠使气豪放不羁不拘小节的一代大侠他带着夏劲道自小游侠四方对夏劲道的教诲一切都是身体力行以身作则不屑于言语之教夏劲道立志要做一个象游盛天这样光明磊落顶天立地的大侠客非但行事作法性格也受其影响颇深!但他只学到了游盛天的一身侠气对于游盛天行事但求公允的道理可没有学到当然这是因为他年纪太小的缘故。游盛天侠誉之名播于四域正邪两派都为敬重正是因为“公允”二字。即便是遇到十恶不赦之徒先教其改过如果再犯才会取其性命!这是说的一些江湖散客独行大盗如果是碰到武林各门各派中人为恶江湖祸害苍生事先也要通知其所属门派述说实情。所以正派中人固然赞赏其为人邪派中人除了憎恨之外一个“敬”却是不免!后来夏劲道拜于金巨膝下但义父义子之情疏疏离离非为美洽金巨非但不教他武功对于这些武林常识也不曾讲与他听过!金巨的弟子不知什么原因也是极为讨厌他见面之后不是不言不语就是避开!平时之际对于一些江湖规矩武林忌讳也曾偷听到一言半语终是不甚明了!现在夏劲道本着磊落之作风加之心性朴实明善无私这番不识轻重的话没想到给自己招来无穷后患!
司空无畏听了夏劲道这句话脸色阴沉之极!他乃一代剑帝之尊在武林中声高名重南下滇南蛮荒之地受尽凄凉漂泊之苦此番归来意在武林盟主之位没想到少林一战非但惨败而且容貌俱毁弄的三分不象人七分反象鬼声威并损!他以剑道立世扬名自以为穷极剑道之理却终又败在自己不明其所以的剑术之下虽然意消志创但却不以为耻今天岂料被一个口上无毛的小子当着自己的面废去徒弟武功不说还被对方堂堂正正的告诉给自己知道实在耻莫甚焉!饶是司空无畏是如何的一代高人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去当下怒极反笑“哈哈哈”声震天宇笑声忽又一顿沉声说道:“夏兄弟如此深明大义侠风俨然我司空无畏当真要代小徒说声谢谢了!”
夏劲道不知道他说的乃是反话笑道:“剑帝果然一代高人我小混蛋好生佩服!”
司空无畏听了这话更加恼羞成怒情知夏劲道武功虽然绝世但却是胸无城府当下笑道:“好说好说既然大家都是侠义中人夏兄弟何不下来一叙!——”
夏劲道不知是计当下从房上跃到院子中口中道:“正该如此我正有事要告知剑帝!”
司空无畏道:“夏兄弟只身一人么为何不见你那两位朋友?”
夏劲道知他说的乃是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不由神色一黯道:“实不相瞒离开鸿图山庄以后我们就分手了我现在也不知他们现在何处!”又想起黄香和王彩雯众女伤心起出神色更趋黯淡!
司空无畏突的大声笑道:“夏兄弟果然至情至性之人对朋友也如此挂怀委实难得——!”
龙木上人本来在一旁静听无语听了司空无畏这句话登时醒悟司空无畏意图趋近夏劲道笑道:“原来小兄弟和剑帝认识这就好商量了你不是要长生散人那封信么给你就是——”说着一只手往怀中伸去!
夏劲道怔了一怔虽然不知龙木上人何以转变如此之快却也未加怀疑笑道:“龙木上人既然痛快我自当把令徒和洞中仙也还给你——”
龙木上人道:“多谢多谢!”说话间已趋到夏劲道身侧突然面露狰狞叫道:“不用了——!”自怀中取出方才用过的如意佛手用力一抖但见一道黄光绕将开来登时将夏劲道上半身缠住!夏劲道情知上当氤氲心法立生反应飘身后退这时一点碧鸿径向夏劲道咽喉刺来趣味是司空无畏!司空无畏这一剑虽快夏劲道的氤氲身法更快这一剑竟刺了个空司空无畏想不到世间竟有这等奇妙的身法微微一愣夏劲道的身体已掠后半丈开外!
夏劲道这才知道人心狡诈恶毒不由暗骂自己愚蠢竟然不加防备而自落敌手!这一次若不是氤氲心法的神效在两大绝顶高手的突然致命合击之下自己安有命在!他一念未了却觉身子一紧身法竟然一滞原来龙木上人见夏劲道手中提了洞中仙和苏布身法还闪退如风武功之高旷世罕见情知今天如被夏劲道逃了去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急使“金刚坠”钉住双足屹立不动!他的下盘功夫也真的罕见这一力地下青石皆被震碎双腿腿肚以下深陷地下竟好象真的钉在了那里仿佛。他的如意佛手锁链乃是黄金丝缠就柔韧无比这样一来锁链拉紧登时将夏劲道拉住龙木上人一阵狂喜大叫道:“剑帝杀了这小子!被他缓过手来后果不堪设想!”
司空无畏和龙木上人一般心思都对夏劲道神鬼莫测的武功又羡又妒!夏劲道竟然在两人合击之下逃脱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一剑刺空吃惊过甚竟然停手不攻如果一剑不中再二剑夏劲道当真便要伤在他的剑下了!吃了龙木上人这一喝司空无畏登时清醒情知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被夏劲道逃了出去非但声名扫地遭人耻笑暂且不顾惹上这样一个煞神作为仇人岂不是上天下地也无路可逃了!他先前还是想杀夏劲道而已现在则是非杀夏劲道不可了!当下运剑如风一道碧光掠起又朝夏劲道刺去!
夏劲道目眦皆裂愤声骂道:“剑帝好卑鄙无耻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害小爷!”他双臂被如意佛手连身缠住手腕一抖将大旗砸向龙木上人同时脚步一滑横移三尺避开司空无畏一剑!
龙木上人见大旗裹住洞中仙和苏布如山一般向自己砸来不由骇得面无人色夏劲道双臂被缚仅有手腕之里还如此神勇他双腿不能移动连忙大叫道:“来人救——我们!”他本想说救他自己忽觉不对所以说了个“我们——”!
玉壶子和一个喇嘛同时叫了声:“上人莫慌!”飞身上前凌空将大旗抱住但夏劲道掷出的力量实在太大两人“哎呦”叫了一声竟被撞晕过去四个人抱在一起咕咚摔在地上另几个没有受伤的喇嘛慌忙上前救起院内登时乱成一片!
司空无畏第二剑又刺了个空不由又羞又恨叫道:“你的武功太过高强怪不得别人如何对你!”他杀心狂炽竟然说出这等话来也可算丧尽礼义廉耻一代剑帝之名也全然不顾了!当下挥剑狂攻舞起一团碧光将夏劲道罩住!
夏劲道一边施展氤氲身法闪避一边道:“剑帝好不要脸你如果不杀小爷便是龙木上人的龟孙子!”他情知司空无畏剑法了得如果被他一招一式施展开来自己虽有氤氲心法护体恐怕时间一长也难免有所闪失!司空无畏的剑身通体碧光一看就知是一把切金断玉的宝剑哪敢让剑光碰到身体一丝半毫是以出言激怒司空无畏!高手相争最忌心浮气躁心性浮动剑法自是大受影响司空无畏吃夏劲道这一骂果然暴跳如雷叫道:“小子我若不杀你就是你的龟孙子便是!”他自成名以来往往一招便将敌人击败从未费过如此力气眼见几招过去却连夏劲道的衣襟都没粘到一下又吃夏劲道这一骂岂有不怒之理!
夏劲道听的司空无畏如此回答情知对方上当喝道:“呸!我哪有象你这样的孙子!”司空无畏更加大怒手中剑狂挥乱砍也忘了什么剑法不剑法一柄长剑当作了切菜刀来用只求一击得中将这可恶的小子剁成两半!
龙木上人看出情形有异连忙高声叫道:“剑帝小心上当!”夏劲道大怒顺脚挑起一块青石板踢向龙木上人叫道:“谁要你多嘴!带毛秃驴——”那块青石板有二寸来厚两块方砖大小龙木上人不能躲闪只得功运全身但听“砰”的一声那块青石板正中他的胸口却被龙木上人以内力震的粉碎但龙木上人也是身体一晃胸口烫他见夏劲道未尽全力之下尚如此威不可挡心神一凛登时不敢言语!
司空无畏见夏劲道在自己全力进攻之下还能分心对付龙木上人虽然知道上了夏劲道的当但也忌惮这小子武功何其了得当下沉声喝道:“上人你将这小子拉向自己身旁咱们两人合力将他毙了!”他见夏劲道的身法古怪之极明明看到一剑刺中却总是被夏劲道莫名其妙的闪了开去好在自己的碧泓秋水是一柄宝剑夏劲道的双手又被缚住不能夺拿他的长剑要不仅此一来就要落于下风!司空无畏瞧出其中厉害惟恐迟则生变决意战决是以想出这个办法提醒龙木上人!
夏劲道眉头一皱暗叫糟糕!连忙挑起一块青石又向龙木上人踢去迫他不敢把自己拉向身侧这一招果然奏效龙木上人被他的内力吓怕了不敢硬挡高大的身躯急切间往下一俯堪堪避过那块青石但慌忙之间手中锁链非但没有收拢反而被夏劲道趁机用力又带出半丈险些脱手飞出骇得龙木上人大叫了一声双手死命攥住索端手腕一翻将锁链在手腕关尺之处绕了一圈这样一来除非夏劲道将他双腕拉断否则再难脱身后退!
司空无畏将也骇了一大跳暗骂龙木上人脓包但也知龙木上人已尽全力却也不敢出声责骂手中剑法一变织起一道剑幕封住夏劲道所有变化谨防夏劲道俟机攻击龙木上人!但饶此一来剑法上的威力自是大打折扣!
夏劲道将如意佛手的锁链又挣出半丈回旋的余地大为开阔但那如意佛手实在精巧无比被夏劲道猛力一挣那只佛手扣住黄金链愈扣愈紧夏劲道只觉双臂疼痛欲断也不由骇了一跳破口骂道:“好两个不要脸的龟孙子!”情知今天绝非善了之局当下不求攻敌只求自保施展氤氲身法拖着如意佛手飞来荡去!宛若打秋千一般!
但见一团碧光一团红光一道黄光在院内翻来滚去蔚为奇观!这一场好斗也算是武林中一绝!时间一长龙木上人最为痛苦难耐他拉着夏劲道就仿佛牵着一块来回飞舞的千斤巨石一般如何忍受得了手腕上鲜血淋淋如意佛手锁链深陷肉内当真令人触目惊心!本来象这种用链状武器的人一般都在链尾装有挽手用以套在腕上一来便于离二来也为舒适三来更为安全象常见的武器流星锤、流星抓十三环链子飞锤等等!但龙木上人的如意佛手乃是他用来作为暗器而用加之自忖今生今世也未必用的着所以打造如意佛手的时候只注重美观、精巧对于这挽手一类的粗枝末节却是忽略不计没成想今天他被如意佛手救了一命现在却又深受其害又不能撒手这份痛苦真是难以言表!
司空无畏也是越来越惊凛异常夏劲道的身法就宛若鬼魅一般快的不可形容他的剑法纵使绝世无双却连一招都用不上他还要防备夏劲道俟机攻击龙木上人是以只能和夏劲道正面对敌夏劲道的身形往左他便跟着往左夏劲道的身形往右他也只好相继往右他的剑法天下第一无人能及不过轻功身法比起夏劲道的氤氲身法可是相差太远如此左支右绌当真狼狈不堪一张脸本已难看的不得了现在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
夏劲道忍住双臂巨痛故作无事一般不是出言谩骂就是纵声大笑存心扰乱司空无畏心神司空无畏手中宝剑威力了得剑锋破空生啸他不敢进身攻敌只好展开游斗身法消耗司空无畏功力一心只盼龙木上人坚持不住自己挣脱锁链束缚是去是留就全在自己说了算了!只觉这一战比自己在嵩山少林寺大战四大金刚还要惊险万端!那一战自己虽然胜了可还有三分侥幸可占如今情形却是一丝便宜也没有只有仗恃氤氲身法的奇妙神效与司空无畏周旋!
又斗片刻龙木上人已是声如牛喘高大的身躯突突直抖心中之悲凉伤痛实是无可形容!他万里迢迢由西藏赶来中原一为给自己的徒弟蒙侠木格里报仇二也是为了炫耀西域喇嘛教的武功扬威中原武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他帮司空无畏登上武林盟主之位而司空无畏则帮助他取得少林寺"达摩易筋经”!没成想天不作美时运乖蹇少林寺一战司空无畏就遭惨败今天又遇上这样一个神勇无敌的小子性命堪虞野心勃勃之下却要一无建树而亡当真有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意味!
夏劲道看得真切情知龙木上人再也坚持不了多久心中大喜对司空无畏喝道:“剑帝龟孙子你的同伴已经不行了还不弃剑投降!”司空无畏气得几欲疯道:“今天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剑法又是一变剑尖恍若挽着千斤重物一般竟然动转不灵不过剑身绿光更盛剑芒闪烁族有二尺来长当真骇人已极!他先前的剑法则是快若闪电奔雷疾如暴风骤雨令人不辨其剑法究竟如何现在则是一招一式动作缓慢之极教人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又象是醉翁舞剑又象是教人练剑!不过剑法虽然平平无奇威力却是大盛从前剑锋破空生啸客房的门窗所及之处皆被剑气摧毁一时咣当扑通之声不绝于耳!
夏劲道情知这乃是“隔物传功”的绝顶内功和自己用大旗卷住玉壶子三人用门板反震龙木上人的方法大同小异!不过这种隔物传功的本领虽然厉害但也有其最大不足之处最为耗竭内力即便伤人也要自伤!夏劲道见司空无畏竟然使出这种自戕的剑法情知他要和自己拼命也不由神色一凝旋即放慢身法以慢对慢司空无畏的剑势指到那里便跟到那里!
司空无畏想不到夏劲道年纪轻轻竟然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不由双目贯赤额角青筋暴起!要知武功最难企及的境界乃是举重若轻要使力而不见力劲而不见用劲;似拙实巧看似笨拙普通实则蕴藏极精妙的变化;以小胜大就是要用一点极小的力量击败对方的千斤重力!每一个武学名家练到最后都是向这境界致力!现在他的剑法看似平平无奇实则蕴涵有千变万化而且剑身贯注内力夏劲道倘若再用极快的身法来应付他这极慢的剑法就等于夏劲道亲自撞到他的宝剑上了!想不到夏劲道居然懂得这个道理如何不令他又惊又怕!这种隔物传功的本领最为耗竭内力如果在内力将尽之前还杀不掉对方自己这方就等于是自取灭亡!到时被对方反击仅用一支手指的力量就可以将己杀死!司空无畏知道其中厉害虽有宝剑护身也不敢贸然收回内力改用平常剑法否则被夏劲道乘势反攻他纵然肋生双翅也难以逃脱性命!其实他现在回头也不算晚但他身负一代剑帝之名个性偏执斗狠又极为自重过于自大是无论如何也回不了这个头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败在一个口上无毛的年轻小子手下的耻辱!是以兀自咬牙苦撑嘴角破裂鲜血迸流看上去真的活象一只恶鬼了!
夏劲道情知再照样下去司空无畏便要内力耗尽被他自己活活累死他天性仁厚良善怜惜司空无畏一身威名武功得来不易恻隐之心大起厉声喝道:“剑帝你弃剑投降吧我们无冤无仇我不杀你就是!”他本是好心加之四大金刚和庞二之死对他也有很大影响四大金刚和庞二之死虽然各有其因并不是全因为败在他武功之下但此二事他一直引咎自责不能免怀是以这次劝慰司空无畏直接将“我不杀你”说了出来!孰不知这次情形和四大金刚和庞二之事又有不同这又非他所料了!
龙木上人早已被夏劲道的武功吓的不知所属听了这句话再无斗志将手中锁链一抛珍逾性命的如意佛手也不要了长叹一声道:“小侠高义义薄云天我龙木上人倘再不知羞耻当真要坠十八层地狱永不生了!”
夏劲道见龙木上人罢手悔叹身体自然停住笑道:“上人言重了我——”他一个“我”字甫一出口眼前忽觉碧锋一闪司空无畏的长剑以抵住他的咽喉这一下突变猝起防不胜防夏劲道不由大惊失色望着司空无畏竟然说不出话来!
龙木上人也是大吃了一惊叫道:“剑帝你——”说了个“你”字却又无言只得大摇其头连叹不止!
司空无畏仰天一声狂笑也不知是得意还是悲伤笑声过后盯住夏劲道道:“夏兄弟你以为要杀你单只是妒你武功了得么?”
夏劲道见司空无畏忽又称自己为“夏兄弟”只道司空无畏疯了厉声道:“呸!我落在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手里要杀便杀何必多说废话!”
司空无畏又是一声狂笑道:“好骨气!好骨气!夏兄弟你比你那脓包软蛋的父亲可强多了!——”
夏劲道心头狂震情知司空无畏清醒的很他虽然对他的父亲夏凌霜深以为耻而且已决计今生今世都不要理会有关他父亲之事但听了司空无畏这句话竟是不能自抑愤声喝道:“司空无畏你把话说清楚否则小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心中暗恨自己真是愚蠢之极竟然对欲置己欲死地的人也会大慈悲!这一句话满腔悲愤又壮怀激烈听的龙木上人等人无不心下恻然垂头不语!
司空无畏道:“夏兄弟你放心你方才大慈悲饶我一条性命我自然不能过于绝情绝义当然要成全你做个明白鬼!”司空无畏这句话听得在场之人无不毛骨悚然魂飞丧胆实在想不到一代剑帝心性竟然如此恶毒阴险这样的话竟然也说的出口众人惊骇之余无不心寒!
夏劲道心头泣血纵声大笑!他现在生死悬于一线居然尚有心情笑而且笑得甚是欢畅尽意并非做作又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夏劲道于这一笑当中所有恩爱情仇红尘眷恋皆一扫而空生死也旋即置之度外笑罢对司空无畏道:“你有屁快放但求给小爷一个痛快!”这一句话豪迈慷慨悲壮之中竟有无比威严场内众人无不被他一身傲骨所折!
司空无畏道:“夏兄弟你可知我这一付非人非鬼的尊容可是拜谁所赐么?”他的语气极为平静和缓仿佛在说故事一般和夏劲道怒冲冠之势截然相反不过司空无畏越是如此令旁人却愈加不寒而粟不知道他究竟要用什么残忍的手段来对付夏劲道了!龙木上人在一旁阴沉着一张大脸不言不语那十几个小喇嘛本和夏劲道无深仇大恨又情知夏劲道方才对己手下留情要不岂有命在?一时竟不忍心再看下去双目一阖皆都低声诵起《斑鸩婆罗阿无心经》来仿佛要替夏劲道度一般嗡嗡喑喑之声缭绕低旋院内别有一番肃穆庄严气氛!夏劲道道:“怎么这难道也是你剑帝要杀小爷的原因么!”
司空无畏道:“夏兄弟先不要生气听我慢慢讲来——夏兄弟大概不知你那抛却父子亲情漂泊海外寻访剑仙的父亲已经回来了而且还习得绝世无双的剑术实不相瞒我这幅面孔便是拜他所赐!”
夏劲道早已知道他虽然痛恨自己父亲夏凌霜是个杀人恶魔深以为耻没想到司空无畏乃是伤在自己的父亲剑下却也着实快慰当下大笑道:“原来剑帝是要子代父过象你这样卑鄙无耻这人何当如此痛快痛快!”
司空无畏听了这话竟也不恼道:“向来父债子偿也是未尝不可!不过夏兄弟你先不要得意听我把话说完就是!”
夏劲道怔了一怔大笑道:“剑帝原来是怕了你一定是怕我父亲找你报仇!”
司空无畏听了这句竟然大怒喝道:“放屁!你以为你父亲是个什么东西?我司空无畏会怕他不成!十六年前他是个舍妻求活的脓包软蛋十六年后却是个藏头缩尾的乌龟王八蛋我会怕他简直天大的笑话!”他口中说出如许粗话显见怒气之深了!
夏劲道虽然深恨他的父亲却也忍受不了这等骂父的奇耻大辱双目仿佛要喷出火来厉声喝道:“住口!不许你污辱我父亲!”
司空无畏手中长剑一紧登时将夏劲道喉咙皮肤刺破一丝鲜血顺着剑锋淌下鲜血湛红剑身碧绿红绿相映又是美丽之极又是恐怖骇人!只见司空无畏大声道:“梅三娘梅三娘你大概不会想到夏凌霜这个一丝血性也没有的脓包软蛋竟然生了这样一个铁血魅奇豪骨铮铮的儿子吧!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不是——”声音忽转低沉道“我早就说过夏凌霜有什么好我司空无畏又哪里比不上他枉你对他痴心一片还为他殉情跳崖、、、、、、”说到最后显然伤心已极双目间泪光莹烁显是动了真情!夏劲道听了司空无畏这几句话心头登时激起千层巨浪这番话他已是听三个人对他讲过!第一个人就是他和王彩雯在贤武镇客栈遇到的蒙面怪人;第二个就是铁叉帮的帮主铁飞龙;第三个就是眼前的司空无畏了!后两件事只不过时日之隔第一件则是将近一年之久了但这三件事都和他心中最隐秘也就是他的身世有关是以脑海当中立即把这三件事联系了起来!蒙面怪人是以讲故事的口吻对他而言铁飞龙是已忠告的口吻劝慰于他司空无畏则是自言自语并没有对他讲话!三人的话都是隐晦不明但有一件事却是共同的那就是夏凌霜一个心爱的女人跳崖而亡虽然他不能肯定那个跳崖的女人就是他的母亲!司空无畏和蒙面怪人的口吻一致都承认夏凌霜是他的父亲但也有不同之处蒙面怪人根本未提及他的母亲是谁只是跟他讲了一个故事而已而且还说他的父亲夏凌霜似乎对那个跳崖的女人有所误会怀疑那个女人对他不忠有失节之嫌。至于铁飞龙则连夏凌霜是否真是他的亲生父亲也有所怀疑事情千综万错复杂离奇令他难辨真伪到了最后一腔幽愤满怀痛苦竟然化为一种无奈的自嘲之情:谁是父亲?谁是母亲?此身何来?难道竟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忽的记起铁飞龙赠给自己的那两句话“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莫问出处来”!沉吟再三当真感慨万千脸上浮起一丝难言的苦笑:自己虽不是什么英雄但铁飞龙是把自己当英雄看了!不过英雄便当真要不问出处了么?古往今来千秋江山如画英雄豪杰无可计数其中不乏出身暇渍者或出身草莽或家世寒微或苟且讳晦唯一身侠骨、一腔正气浩然天地千古称颂但这些人的心中便真的不计出处了然坦荡一无挂碍么?
司空无畏眼中泪光隐去恢复平静又对夏劲道道:“方才我一时想起一段旧情让夏兄弟见笑了!不过我已答应你做个明白鬼自然要对你说清楚杀你的原因了!”
夏劲道此际已不作他想反而出奇平静冷冷的道:“多谢你的好心愿闻其详!”
司空无畏道:“我要杀你自有杀你的理由也好让你无怨无悔!令尊学成绝世无双的剑术归来以我司空无畏看来天底下绝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那种剑术的威力他念着十六年前的一场旧怨现在要杀尽七大门派和江湖中所有之人没有谁能阻挡得了!你和他父子天性武功又这般了得势必要站到令尊一边为祸江湖我正是本着夏兄弟方才废去小徒武功的苦旨行事免得夏兄弟日后害人害己这还要多谢夏兄弟的提醒了!”说着转对龙木上人道“龙木上人你说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龙木上人脸色忽阴忽晴心情也极为难平犹疑道:“剑帝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方才已饶我们性命这样做岂非恩、、、、、、”说到这里心中忽的一颤竟然说不下去了!
司空无畏道:“龙木上人收起你那一幅出家人的心肠吧我们这样做正是本了除恶扬善普度众生之旨又何疚之有!”
“这——”龙木上人脸色更加犹疑却是为之语塞答不上来!
夏劲道大笑道:“龙木上人不必为难我来替你回答——!”他生死置之度外除非天降奇迹否则情知绝难活命是以毫无惧意这一笑当真欢畅淋漓豪气干云!
司空无畏一怔道:“怎么你难道疯了不成?!”
夏劲道道:“呸!小爷清醒的很你才疯子十足!你不要拿这一番假仁假义卑鄙龌龊的言语来蛊惑人心!你怕龙木上人见了你这残忍恶毒阴险狡诈的本来面目不肯帮你登上武林盟主之位所以才装出这样一幅悲天悯人行侠仗义的样子来骗他!”
司空无畏眼中凶光一闪而逝道:“龙木上人你休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他这分明是挑拨离间!”
龙木上人又是一阵迟疑道:“剑帝既已答应让他明明白白上路又何不让他把话说完再动手要不他怨气不散化为厉鬼将永世不得生岂不有违上苍好生之得南无阿弥波罗密!”说着双手打了个佛号合什胸前!
司空无畏怔了一怔道:“好就让这小子把话说完反正他也逃不掉我答应你就是龙木上人!”
夏劲道大笑道:“四大皆空空不逾实!佛祖有好生之德皆因众生本善无上心智慧如海慈悲为怀朴渡众生。龙木上人辟以鬼神之说待得生死轮回投胎转世我再与你结个来生缘吧!”
龙木上人不由肃然起敬道:“小侠虽不是我佛门中人但这番话空灵曼妙深切佛理意境新颖开阔玲珑别致当受贫僧一拜!”说着双手合什向夏劲道行了一礼!
司空无畏大为不耐道:“小子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龙木上人你又和他罗嗦什么岂有此理!”
夏劲道道:“好——你既然让我说我就说说不妨!第一你妒忌我的武功想要杀我这是真的;第二你的徒弟被我当面废去武功你不堪受辱所以对我起了杀心这也是真的;第三你败在我父亲剑下想要父债子偿杀我泻恨这也是真的;第四我念你一身武功声名得来不易所以好心放过你你却恩将仇报这更是真的;第五你一心想当武林盟主自以为杀了我之后论武功再也没有谁是你的对手而我的父亲因与七大门派和江湖中人为敌所以武林盟主之位非你莫属!这五个都是你要杀我的原因我说的对不对剑帝?”
司空无畏被夏劲道这番话说得张嘴结舌不禁恼羞成怒好半天才道:“你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舌头长在你的嘴里我又岂奈你何!”
夏劲道道:“你分明被我说中还要强辞狡辩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
司空无畏道:“好!索性让你说个痛快也免得死后怨我!”他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也不知是丧心病狂还是神智错乱竟好象人家死在他手上非但应该而且还要感谢他一样!
龙木上人脸色更加阴晴不定那十几个小喇嘛诵经之声则又大了一些!玉壶子、洞中仙也已清醒过来呆立无语也不知心中再想些什么。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则站在石阶之上盯住夏劲道目光中满是怨毒之色!
夏劲道道:“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剑帝我要告诉你的是除了我和我父亲夏凌霜之外至少还有五个人你不是敌手!”
司空无畏双目精光暴射显见凛骇异常厉声道:“我不相信——这绝对不可能!”
夏劲道笑道:“这又可能你又要相信反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就将这五个人的姓名告诉你免得你日后冤死在他们手上也显我有好生之德!不过你可要记清楚了我方才饶你一命现在又指点你一条生路总共加在一起是两条命来生你可要好好报答与我!”
司空无畏被夏劲道这番话气得如中疯魔厉声道:“好好!夏兄弟你果然是个大善人我来生不但要好好报答你今生今世也要在清明鬼节之时为你烧柱香洒点纸钱以铭记你的大恩大德!”
夏劲道听了司空无畏这句话情知他已丧失理智接近神经错乱了如果再不加克制迷失心窍就要陷入“走火入魔”这个习武之人最为忌讳的惨境了!一个人一旦陷入走火入魔之境虽然武功不失但心塞智蒙神经错乱一会明白起来好象天地万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会无所不能一会糊涂起来却又疑神疑鬼疑天疑地疑万物所有就连他自己是谁也都不知道了那当真是比死还要悲惨万分之事!夏劲道天性仁慈良善但今天生死关头别无选择司空无畏又是如此一个奸诈阴险残忍恶毒的巨奸而且司空无畏个性偏执乖戾心胸狭窄妒忌成性容不下武功比他高强之人日后也难保别人受其所害所以狠了狠心道:“剑帝你可记清楚了这五个人有三个人是你认识的有一个要想当武林盟主你可知道我说的是谁了么——!”他故意隐而不说料到司空无畏必被激怒司空无畏如果再不加克制怒火攻心登时便要陷入走火入魔之境了!
司空无畏忽然哈哈狂笑道:“五个人有三个是我认识的有一个要想当武林盟主不可能不可能——!”
夏劲道道:“怎么不可能你再想想看你若实在想不出我再告诉你!”
司空无畏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让我想想看!如果我剑帝连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有三个武功比我高强还有一个想要抢我的盟主都不知道岂不是很没面子的事你说对不对夏兄弟?”
夏劲道道:“你说的很对那当然是极没面子的事!”
司空无畏想了半天摇了摇头道:“我实在想不出还是请夏兄弟告诉我吧!”
夏劲道道:“那好先说你第一个认识的人少林寺方丈衍空和尚!”
司空无畏纵声狂笑道:“衍空秃驴的武功还不及他的师弟明空秃驴又哪是我剑帝的对手我早知道你是在骗我想乘机逃命——!”笑声忽然一止厉声喝道:“去死吧——你!”手中长剑一挺便要刺进夏劲道喉咙——!
夏劲道想不到司空无畏意志坚强如斯竟然在半疯癫的状态下抵住心魔的侵扰而免陷于走火入魔之灾不由双目一闭万念俱灰引颈待死!
就在这时玉壶子和洞中仙齐声叫道:“剑帝住手你杀他不得——!”
司空无畏倏的住手但长剑又已刺入夏劲道喉咙半分颈部皮肉本极脆薄这一剑虽然不足以致命却足以骇人心魄之极!夏劲道颈部鲜血溢出登时将司空无畏的长剑上半身染的通红!司空无畏恍似视而不见突然一声狂笑却又嘎然而止回头盯住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恶狠狠的道:“你们说说看我为何杀他不得——?”他双目当中凶光毕露加之先前咬牙苦撑之时嘴角迸裂下颌血迹至今未干此时看来当真如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众人无不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玉壶子和洞中仙被司空无畏凶态所慑都骇了一大跳玉壶子大叫道:“剑帝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可不是要救这小子!——”
司空无畏道:“你叫我不要杀他分明是替他求情!你们俩原来和他是同党好——待我杀了他之后再来送你们上西天!”
洞中仙连忙大叫道:“剑帝这小子是个毒人浑身巨毒无比你一剑刺下去这小子毒血四射咱们大家大家都得跟着完蛋!”他说的本是实情却不知司空无畏此时神志混淆不清已是半疯半傻怎听的别人一言半语!
司空无畏大笑道:“你个不男不女的狗东西和这小子一样说胡话来骗我什么他妈三个人我认识一个想要抢我的盟主宝座还有什么毒人全是骗人!我不相信!”
洞中仙和玉壶子两人本就对老天所赐爹娘所生的这幅皮囊自惭于人十分自卑现在竟被司空无畏斥为狗东西饶是如何不济却也受不了这等奇耻大辱!两人对望一眼情知司空无畏已是神志不清快要走火入魔决计将司空无畏引到走火入魔的万劫不复之境何况司空无畏疯疯癫癫的把他们二人认作夏劲道的同党司空无畏杀了夏劲道之后势必还要前来杀他们二人司空无畏武功高强如何得脱!还有夏劲道身上毒性之巨就连雪域灵蟒也俯称臣见面便逃两人亲体实感左右都是一死两人心意相通为求自保打定主意先将司空无畏逼到走火入魔再说洞中仙旋即扬声道:“剑帝你既然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问你——你怕不怕死?”
司空无畏怒喝一声道:“放屁!我是一代剑帝岂会怕死——”忽又哈哈大笑笑声一止又道:“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见我用了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对付这小子看不起我了是不是——!”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觉司空无畏情形有异不由相顾大骇但他们在司空无畏积威之下一时也不敢出言提醒司空无畏呆呆的不知如何是好!
洞中仙道:“剑帝我们当然看得起你不过你用手指蘸一下剑身的血渍放到口中尝一尝我们就更加看得起你了——你敢不敢?”
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大惊失色情知洞中仙是要引司空无畏上当一个人叫道:“师父且莫听洞中仙的鬼话他是要害你!”另几个弟子长剑出鞘跃下台阶就来对付玉壶子洞中仙二人其中一人骂道:“你们两个狗东西找死不成——!”长剑快若闪电径刺玉壶子和洞中仙两人双目玉壶子和洞中仙大骇退身闪避同时攻出一记毒掌他们的七彩罗刹毒功虽有三四成功力但也非同小可但见七彩毒烟弥漫当空立时将二人身影隐没不见!司空无畏的几个弟子忌惮二人毒功也不敢过于逼近几人身形游走四散将玉壶子洞中仙包围住几柄长剑织成一道剑网将玉壶子洞中仙裹在当中!龙木上人识的长生教的七彩罗刹毒功连忙叫道:“不要念了闭住呼吸小心中毒!”那十几个小喇嘛被师傅提醒连忙止住〈〈斑诺婆罗阿无心经〉〉不念闭了呼吸跳到四周石阶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