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四 魔 人 神

    屋中烛光融融鲁有能和夏劲道相视无语这种情形当真奇特而微妙。良久鲁有能终于道:“你不必过于吃惊我早已说过你随时可以离去!”
    夏劲道强自笑道:“既然如此前辈又何必再三提醒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的!”心中吟咏着鲁有能那诗“彩袖殷勤捧玉钟为君拼却醉颜红。今宵胜把银灯照犹疑相逢是梦中”只觉诗中充满无限深情又蕴寓无限悲伤离别之意一时心中充满无限惆怅抑郁之感!
    鲁有能笑道:“人生苦短欢乐无多为何尽说些伤感无趣话题!我能结识夏英雄这样至情至性的人就算此行无成也了无遗憾了!”
    夏劲道道:“我早已说过我并非什么英雄前辈不必再三抬爱!”
    鲁有能笑道:“好我答应你就是那我们就以朋友相称如何你不必再喊我前辈听来让人倍觉疏远——”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就依前辈之见吧我们的确也可算是朋友了!”
    鲁有能道:“夏大英雄快人快语我也就有话直说了!”
    鲁有能说完这句话两人不约而同对望了一眼都是有些啼笑皆非原来两人既以朋友论称但一个人仍呼另一个人“前辈”另一个人照旧称一个人“英雄”岂非是不伦不类贻笑大方!
    夏劲道强忍笑意道:“——请讲!”
    鲁有能在夏劲道目光注视之下终于有些不太自然忽的把头别过一旁呆了好半晌才又转回头来道:“我且问你武林盟主令为何在你身上?”
    夏劲道想不到他扭回头去想了半天竟然向自己问起这个问题怔了一怔不由好生为难道:“这个——”
    鲁有能笑道:“你不必为难你既然不愿回答就不要回答——”顿了一顿又道:“我只是奇怪武林盟主令乃天下至宝盟主信物一旦拥有便会尊荣无极万人景仰何以你仅只偷藏在身岂非暴殄天物!”
    夏劲道见他不再追问自己盟主令来由不禁如释重负叹了口气笑道:“天下至宝尊荣无极仅乃一席虚名而已、、、、、、”一语未毕心中忽的怦然一动暗道:鲁有能这句话岂非问的好没道理?他焉能不知金巨在梅花山大会之所以会声败名裂以至潜迹江湖不知所终正是因为武林盟主令佚亡的缘故!现在七大门派和天下各路群豪都在寻找金巨和武林盟主令的下落其中觊觎武林盟主之位的大有人在自己又如何敢轻易将盟主令现世岂非会引起无边浩劫杀伐干戈!
    鲁有能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淡泊名利实在难能可贵——”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夏劲道听了鲁有能这句话心中立时大为明白暗道:不错鲁有能是的确不知道其中利害了!自己虽然不稀罕什么武林盟主之位但也并非只是“淡泊名利”而已以鲁有能的为人岂会听不出自己实属推脱之言!而且还说自己“难能可贵”看来他是的确不知了不过鲁有能如果连这件事的关系利害都不知道又岂非奇怪的很?以他的聪明智慧而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何况他本就是冲自己身上的武林盟主令而来的、、、、、、一念至此脑海当中忽然灵光一闪暗道是了!除非鲁有能根本不知道武林盟主令乃是“武林盟主令”他口中的“武林盟主令”“武林盟主”一类的话也只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学来的更何况他还亲口答应将武林盟主令用完之后还给自己武林盟主令乃武林盟主信物关系天下武林安危岂是随便拿来用用用完之后又还的?这更加可见鲁有能口中的“武林盟主令”并非武林盟主令了!而且鲁有能其志也不在武林盟主之位、、、、、、继尔又联想到鲁有能几人的种种异于常人的古怪行为又想到“擒龙帮”三个字心中霍然一切都明白了: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二人不就是离离岛派来中原大6寻找“龙虎辟水行”也就是武林盟主令的苍龙使么!鲁有能几人定是离离岛之人而且身份比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两人要高出许多要不然也不会打出什么“擒龙帮”的旗号!鲁有能口中的武林盟主令实则就是龙虎辟水行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一乐:这就是鲁有能口中的所谓“慧根”吧鲁有能大概料不到自己一言之失竟被我夏劲道识破他的身份当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了!不过幸亏我早就认识了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二人知道武林盟主令乃是龙虎辟水行否则如何以这番“独出心裁”另辟天地的想法来识破鲁有能身份、、、、、、一时倍觉得意忽又一阵惊痛袭上心头啊呀险些叫出声来!阎王谷主身上的圣武令看上去和武林盟主令一模一样鲁有能竟然知道的一丝不差那阎王谷主一定也是离离岛之人无疑!鲁有能一定知道白龙使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夏凌霜从阎王谷主手中夺走了圣武令这次行走江湖的目的就是要抓住自己的父亲夏凌霜要回圣武令了鲁有能一定不知自己和白龙使的父子关系要不然绝不会找自己做帮手了、、、、、想到这里心中当真悲痛莫名:这可真是冥冥自有天注定人亦伤心岂奈何!一方面是自己的父亲虽则这个父亲令自己引以为耻痛恶欲绝但父子天性岂又是说绝就绝的!另一方鲁有能武功之高要杀自己简直易如反掌但相识至今情意相投惺惺相惜大有互相引为知己相识恨晚之感自己武功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愿下手、、、、、、想到这里当真心乱如麻陷入天人交战之际痛苦难当牙关紧咬竟然吱吱咬出出响来!
    鲁有能见夏劲道长思不语英眉紧锁脸色忽阴忽阳到了最后竟然牙关咬的作响显见痛苦异常终于忍不住叫道:“副帮主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掌摸上夏劲道的额头道:“果然有些烫莫不是谈了这么多话着了风寒——”
    被这样一只手掌一摸纵然百炼精钢也要化为绕指柔夏劲道绝望的闭上一双虎目不敢再看鲁有能手掌分毫心中一时也说不清对鲁有能是喜欢黑是讨厌是敬重还是痛恨努力镇摄住心神大声道:“不要紧——”说了半句竟然说不下去不要紧不要紧什么什么不要紧?心中连问自己三声不由一阵惘然!
    鲁有能见夏劲道闭上眼睛不由笑道:“不要紧——什么不要紧我知道你夏大英雄乃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过还是躺下休息要紧!”说着一双手搀住夏劲道扶其上榻!
    夏劲道猛吸了一口气心道:自己怎的如此糊涂!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自己早晚也要为了父亲之事和他闹翻如果再这样下去岂非误人误己!当下身子一晃挣脱鲁有能的怀抱双眼倏的睁开盯住鲁有能面庞大声道:“前辈我有一事请教不知当讲不当讲?”
    鲁有能对他一腔关切不料竟被甩开双手而且听来语气非美不由心忽的一凉低下头去也不看夏劲道淡淡的道:“想必副帮主一切都已知道了不知道要对我说什么?”
    夏劲道看了鲁有能这番神态不知怎的一腔怒气皆都化为流水千言万语竟似没了一句呆了半晌忽然纵声长笑震得屋顶簌簌作响笑罢朗声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前辈要找的白龙使的儿子夏劲道便是——!”一语未毕扑身掠到门口拽开屋门飞身而去!“我就是前辈要找的白龙使的儿子夏劲道便是!”
    人已远去语声余音袅袅兀自鸣响鲁有能抬起一张脸来忽的两颗泪珠滴落面颊!这时一阵夜风由打房门吹进来势甚疾烛光晃了几晃终于熄灭屋内顿时一片黑暗!夏劲道飞身掠上屋顶展开氤氲身法瞬间便掠至这个村镇之外这才身形落地一时心情悲凉已极当真想放声痛哭一场!可又欲哭无泪抬头望去残月西斜满天繁星闪烁四周荒野寂寥无声已是深夜时分!
    回想方才情景情不自禁的苦笑一声暗道:自己本来是想要向鲁有能请教奴剑术的不料话到口边舌头竟然不听使唤当真有些莫名其妙!其实说着莫名其妙他心下也是清楚的很之所以要告诉鲁有能真相乃是希望鲁有能能够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过白龙使也就是自己的父亲1想到这里不由苦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当真造化弄人想不到自己竟被人用来作为帮手要来对付自己的生身之父!这也可算是天下奇闻千古难寻了!虽然强自解嘲但心头兀自如被大山所压沉恸万分!忽的一个念头掠过不由叫到:“哎呀——不好!”原来他想到鲁有能曾经说过和自己联手都恐怕打不过自己的父亲夏凌霜奴剑术的绝世威力他早已领教过情知鲁有能所言绝非危言耸听!鲁有能虽然曾经暗算过他但也算对他有情有义更加再三说过让他随时可以离去否则以鲁有能那目光制籽的本领他焉会脱出其掌握更何况还有鲁有能以手抚住他额头那一摸还有那句“还是躺下休息要紧”只因这一言一行夏劲道对鲁有能的万丈干戈自此消亡殆尽化为倾心喜爱终生相许的铁血柔情!一时心情又是欢喜又是悲伤痛苦难道了!
    这时突然东南方向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黑夜当中本已传音甚远加之现在夏劲道功力通玄是以声音一旦传将过来虽然正值神伤之际也是立刻觉如此深夜走动。必是武林人物夏劲道一念未已旋即凝神细听!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师兄那边一团红光闪闪的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
    夏劲道听了这句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身上的这件火狐裘也算是异宝于黑夜当中熠熠放光远处望来可不就是红光闪闪?
    另一个声音接道:“师弟我听人说地底下埋有宝藏地上就会出奇彩异光难不成那里埋着什么宝贝不如我们前去看看!”
    前面那个声音道:“走就依师兄之见如果真有宝贝那是最好不过!”
    夏劲道听了两人这一问一答当真好笑得险些迭倒一跤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邪里邪气的可不正是他先前要找的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两人黑夜赶路定有要事自己何不如此、、、、、、打定主意身形巍然不动静等二人赶来!
    须臾之间两个夜行人的身影已到达近切夏劲道见两人赶来施展氤氲身法掠地而走隔了三四丈距离便在原地停顿一下然后又掠地而走!这一下引得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好奇心大盛施展轻功加追赶!玉壶子道:“师弟想不到这个东西还回动快莫让他跑了!”洞中仙道:“师兄这个东西看上去轻飘飘的你猜是何物?”玉壶子道:“谁知道总不是妖狐鬼怪抓住它再说!”
    夏劲道听了两人对话心中更加好笑!三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跑了大概有半个时辰之久夏劲道的轻功比洞中仙、玉壶子高出千万倍二人如何追得上早已累的气喘内嘘嘘上步不接下步洞中仙道:“师兄这个东西好象故意在戏弄我们说不定真是什么妖狐鬼怪呢!”玉壶子心中也是毛故作镇定叱道:“不要胡说!不过反正总也追不到它不如回去吧!”说话间两人掉转身形扭头又往回赶!
    夏劲道本要打算籍此套听出两人为了何事黑夜赶路岂料两人竟然守口如瓶竟然只字不提又如何肯放过二人当下口中故意出一声怪叫掉头反过来追赶玉壶子和洞中仙!
    这一下玉壶子和洞中仙当真吓的惊魂出窍惨叫了一声:“妈呀!”不敢回头再看一眼玩了命一般飞奔而逃!夏劲道看两人直奔那座村镇而逃心中不由一动忖道店中那些喇嘛虽未谋面想来定是龙木上人无疑另一个极丑的人虽然不知是谁但定然绝非一般!莫非玉壶子和洞中仙是专门赶来会见龙木上人和那个极丑的人要不然事情怎会如此凑巧?那一定是有极重要的事情要谈!一念至此不敢怠慢跟在玉壶子和洞中仙两人身后也向村镇而来!他本来打算抓住两儿女一问究竟的一来二人未必会说实话二来两人就算说实话也未必知道全部情况所以改了主意看两人究竟要搞什么鬼!
    三人前后相衔刚赶到村口只听几声健马长嘶由村中传出在黑夜当中尤其惊心动魄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齐喝了一声窜身上了村顶踏瓦而走!夏劲道呆了一呆正打算要不要跟上屋顶但只此一来恐怕玉壶子和洞中仙便会觉察出身后岁追乃是人行事定会加倍谨慎自己恐怕不易得知真相了——这这样略一迟疑之际七八匹高头大马已由村中奔出马头上大旗飞舞虽是黑夜当中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夏劲道更是一呆暗道:这显然是鲁有能几人了不过以鲁有能游戏江湖的为人断不会在黑夜中动身赶路莫非有人盗马、、、、、、他正自心念未了马上为之人已将一杆大旗于黑夜当中凌空掷了过来夏劲道慌忙伸手接住却是不由自主骇了一大跳:两下相距足有三四十丈距离此人仅已膂力就将大旗掷了过来若说是天神神力大旗却无破空之声更好象小孩家互相抛掷东西闹着玩一般这又是哪门子的功夫、、、、、、惊骇之于却忽的明白此人必是鲁有能无疑了!要不然也不会籍火狐裘认出自己他黑夜动身显然与天大的事情生向自己投掷这杆大旗也不知为了和自己表示一刀两断从此再无牵连还是要自己同去帮忙助他一臂之力!一时心中千难万难困惑难当抬眼望去鲁有能几人早已驰远不由咬了咬牙关道:鲁有能自己的事我又何必管他我也管不了!还是先料理眼前之事再说!当下将大旗往肩上一扛飞身上房一阵夜风吹过不由身心俱凉一心只盼鲁有能此番不是去对付自己的父亲夏凌霜!他不想再见到鲁有能却更加不想见到自己那个嗜杀成性残忍恶毒如魔头的父亲!虽然他知道早晚有父子相见的一天而且也不知道见面以后结局会如何但他宁愿这一天会晚来一些而且是晚到不能再晚也许是宁愿毕生不会再有相见的那一天!不要说父子不见就是你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你的现在只不过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而已一切都忙完了自会见面自会见面!一时间心头泣血欲哭无泪唯盼长夜就此永驻天地万物一切都不在去也不再来!
    这时忽听一个声音传来道:“苏布喇嘛我们师兄弟不会骗你吧你瞧那个东西不是站在屋顶上么!”
    另一个声音接道:“果然待本法师一看是何方妖物!”声音浑厚悠长远远传将过来绵绵不绝显见内力不同凡响!
    夏劲道翟然一醒情知玉壶子和洞中仙果然是来会见龙木上人而且约了帮手返回头来抓他他正自悲伤已极忽然被人打扰这一下其愤何极当下怪叫了一声将肩上大旗一抖展开施展氤氲身法直向玉壶子三人掠去!
    玉壶子三人见一团火红的身影举着一片白晃晃的东西之向自己扑来不由大骇但夏劲道的氤氲身法实在快的不可思议那个喇嘛话音刚落夏劲道便已扑到三人面前三人连个御敌反攻的念头都还未起已被夏劲道大旗一卷卷在其中裹的严严实实!三人惨叫一声欲待挣开却觉大旗犹如铁筒一般竟然丝毫不由挣脱!
    夏劲道自打少林寺突出大钟之困以后自己内力境界迥异平常体内真力一经出便有无数气流由打全身各处进入体内无穷无尽生生不息立时便有无所不能毁灭一切之感好在这种感觉随念即止当真神奇灵异妙不可言!现在牛刀小试效果神奇如斯不禁仰天长笑豪气万丈!
    玉壶子听出夏劲道笑声不由又羞又骇厉声叫道:“小子是你夏劲道我他妈早该料到是你快放我们仨出去!”
    那个喇嘛惊奇万端不料武功造化竟有此者一时竟然忘了害怕跟着叫道:“何方妖孽快放本法师出去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洞中仙又急又气骂道:“苏布你他妈不要命了!不要连累我们师兄弟也赔上性命就是到了阴曹地府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苏布喇嘛吃他一骂登时醒悟脸色一呆也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夏劲道听了三人在里面叫骂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口中道:“玉壶子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有事向你请教!”
    玉壶子连忙道:“夏劲道你是当今奇人神仙在世自然不能要我们这些俗人的性命你有什么事快说吧!”
    夏劲道道:“我来问你你找龙木上人究竟为了何事?”
    玉壶子道:“什么事都没有大家都是西域武林人士特地来叙同乡之谊联络感情而已!”
    夏劲道哼了一声道:“联络感情——我可不信!玉壶子你不肯说实话不要怪我给你吃点苦头尝尝——!”
    玉壶子连忙道:“休要动手——我们告诉你就是!”
    夏劲道道:“我们——玉壶子你想串通你的师弟一起来骗我是不是看来我非要让你们尝尝吸毒**的厉害了——!”
    玉壶子和洞中仙早已见识过夏劲道吸毒**的厉害他们的师父长生散人在少林寺山脚的无名山谷与夏劲道那一战即被夏劲道用吸毒**吸去大半功力至今都不能复原!他们两人的功力倘被夏劲道试以吸毒**多年苦修岂不将付诸东流痛不欲生!玉壶子连忙讨饶道:“夏劲道你高抬贵手我告诉你就是我们是奉家师之命前来送一封信给龙木上人和司空无畏的!”
    夏劲道闻言大吃一惊忖道:想不到司空无畏竟和龙木上人在一起为何两人都会安然无恙离开少林寺?看来两人早有勾结而龙木上人也并不独独是为了报徒弟之仇而入中原的长生散人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知龙木上人和司空无畏竟然如此郑重其是的写在书信里面看来长生散人也并非自己所想仅是个贪淫好色之徒而已!梅花山大会和少林除魔大会武林各派齐集长生散人独独没有参加得以保全实力虽然在鸿图山庄一役折损弟子无数但也因为王彩雯在鸿图山庄他是想从盖鸿图手中抢走王彩雯用王彩雯来胁迫自己就范岂料天不遂人愿没料到自己竟也在鸿图山庄诡计才没有得逞但仅以如此亦可见长生散人城府之深了所以他向赵威提出的那个问题才是会令鲁有能这样的不世奇人都引以为重而鲁有能也正是为了这个问题才起了和自己诀别之意的自己更是因为了这个问题才识破鲁有能身份的虽然不知长生散人向赵威提出这个问题究竟是何居心但从他四处网罗武林各派投入其长生教之事看来他大概是想以这个问题让各派领悟其心智是何等高深从而对他臣服至于他写在书信上的内容想必也就是这个问题了不过好在被自己偷听到这个问题要不然连自己都认为是荒谬绝伦的问题赵威等人就更加不当回事告诉自己了!一幕幕想来又是惊心动魄又是侥幸不已!
    玉壶子、洞中仙、苏布喇嘛三人在里面见夏劲道不知何故竟久久没了声响玉壶子和洞中仙不禁有些沉不住气焦躁不安起来!苏布喇嘛以为夏劲道定是害怕了不由大为得意忍不住叫道:“快放本法师出去惹得本法师高兴定会在师傅面前替你求情饶你不死!”
    玉壶子忍不住骂道:“带毛秃驴你别乱喊乱叫行不行惹恼了他咱们三人的性命现在就得魂归极乐!”
    洞中仙也骂道:“苏布喇嘛你***动不动脑筋你师傅龙木上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他妈救不了你这找死的蠢货!”
    苏布喇嘛被骂的火起叫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非但两次辱骂本法师三番——”一时情急竟将“两次三番”这个词分了开来顿了顿道“还敢侮辱洒家师傅年惹的火起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先将你们二人毙于掌下!”
    玉壶子忙道:“法师莫恼我们也是情急无奈口不择言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应该齐心协力同进同退共思退敌之策!”
    洞中仙道:“师兄何必跟他说好话他的大手印厉害咱们的七彩罗刹功也不是吃素的与其受辱不如同归于尽!”
    苏布喇嘛情知两人说的都是实情连满转过脸来笑道:“好好本法师认错还不行吗不过这铁筒一般如何退敌之策?”
    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齐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苏布喇嘛呆了一呆也不由暗骂自己愚蠢!
    夏劲道见大旗里面三人吵的不可开交不由好笑之极待的三人吵完口中道:“苏布喇嘛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苏布喇嘛道:“本法师不知道!”
    夏劲道道:“你记得少林除魔大会之上有一人被神秘剑客击落大钟罩住之事么?”
    苏布喇嘛大惊失色这件事情当时震惊大会上所有之人又焉何不知口中道:“本法师当然知道这又与你何干?”
    夏劲道笑道:“当然与我有关因为那个人就是我!”
    苏布喇嘛这一下惊的非同小可奴剑术无坚不摧的绝世威力就连剑帝司空无畏也在其下毁容而退天下武林人士皆为之丧胆心寒可谓是谈虎色变之势!此人听来谈笑自若浑然不当回事也难怪玉壶子和洞中仙对此人怕的要命了!恐怕就是自己的师傅龙木上人来了也无济于事他本待指望能拖延一些时候师傅龙木上人见己久不归去前来救援这一下登时死了心绝望的长叹一声道:“我既然落在你的手中自然无话可说你有什么话就直管问吧!”他肝胆皆丧一时连称呼也改了足见其心之悲凉了!
    夏劲道道:“少林被焚何独你们和司空无畏逃脱劫难其余之人呢?”
    苏布喇嘛道:“施主当时被罩在大钟里面是以不知!这全赖我佛保佑当时剑帝和持剑人一战毁容而败我师傅也因为佛门清净地变为杀伐屠场而心寒是以和剑帝一起离开少林岂料竟因此逃脱劫难又哪敢在顾及其余!”
    夏劲道情知苏布喇嘛说的不尽不实但也绝非全部虚讹心道:少林寺被焚莫不是天灾不成可惜自己没有亲眼得见当时情形不过若说天灾却也不能相信早不巧晚不巧偏在各派齐集少林召开除魔大会的时候生岂非令人匪夷所思除魔大会要对付的是心月无相教而心月无相教主铁蜘蛛当时在阎王谷这件事断然不会是心月无相教所为了、、、、、、心念电转又问道:“司空无畏和持剑人一战毁容而败这件事是真是假?”心中暗道:莫非悦来客栈的伙计张三说的那个极丑的人便是司空无畏不成?
    苏布喇嘛道:“我为何要骗施主剑帝被持剑人毁去了双耳一鼻!”
    夏劲道证实了心中猜测当下不由一阵慨然暗道司空无畏长的玉树临风飘飘然神仙风骨此番重返中原野心勃勃意欲一举登上武林盟主宝座岂料盟主当不成还遭毁容奇耻也不知心中作何感想!本来要想当武林盟主也无可非议只因司空无畏心胸狭窄嫉妒成性容不下武功比自己高强的人这一点自己在鸿图山庄之时就有所觉他一定是艳羡奴剑术的神奇强自出头要和对方比剑才会落此下场想到这里口中道:“如果司空无畏不强行比剑也不会落此下场——”话锋一转道“不过司空无畏有没有说出持剑人的姓名?”
    苏布喇嘛听他料得一丝不差竟如亲眼所见一般心中委实觉得神奇万端惊惧之中又平添几分敬意答道:“施主说的一丝不差本来持剑人先打算对付七大门派的但剑帝非要与之比剑才会遭此惨败不过他却也未说出持剑人的姓名!”
    夏劲道点了点头已知以司空无畏的偏执自大的性格败在别人剑下自然不愿再提及此事本来他是想印证一下持剑人究竟是不是他的父亲夏凌霜的虽然他心中早已确信无疑但终归是猜测而已当下叹了口气又道:“大理段王府的四位总管一向和司空无畏在一起不知现在可在此处?”
    苏布喇嘛情知瞒不过他只得实话实说道:“上官虹四儿女内的确和我们一同下山但下山之后大家就相互告辞了我们现在并无通音信!”
    夏劲到情知再也问不出什么来又对玉壶子和洞中仙道:“玉壶子那封信现在何处?”
    玉壶子连忙答道:“我已经交给龙木上人了信在他的手里!”
    夏劲道笑道:“好现在我们一齐去见龙木上人如果你没偏我的话到时我自会放你们出来!”说着用力一提将三人裹在里面如同包袱一样提在手中直奔悦来客栈!那玉壶子和洞中仙、苏布喇嘛此刻身体悬空骇得魂飞天外哪敢在分神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出半丝分毫!这时满天繁星渐隐东方天空出鱼肚白之色眼看就要大亮。夏劲道一夜未眠却是丝毫不觉困意心中慨叹再三这一夜的变化事故真有历历幢幢恍若来世之感心中思虑脚步不停眨眼间就已到了悦来客栈房顶上空。
    但见院内十几个小喇嘛正在慌慌的走来走去显然正在翘以待玉壶子三人归来!夏劲道不见司空无畏和龙木上人的身影想来二人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兀自在房内高睡不起心道:倘若不给司空无畏和龙木上人一个下马威此番之事必不能顺利得手当下从大旗内揪出玉壶子向院内掷下同时喝道:“不用等了你们的朋友来了!”
    那十几个小喇嘛正自等的火急火燎突听房上与人说话无不喜出望外也不辨情由齐声道:“回来了就好——!”及至觉情形有异玉壶子已经结结实实的摔落当院!本来夏劲道用的力道并不大但玉壶子早已惊骇过甚又吃这一摔连救命两个字都未得及出口竟然闭过气去!这十几个小喇嘛认出落地之人竟然是玉壶子无不大吃一惊有几人立即上前救起玉壶子其余之人则是一声喊各摇手中锡杖飞身上房前来对付夏劲道!
    夏劲道见这些小喇嘛应变迅也不由赞了声好他不欲以内力伤人当下抓紧手中大旗用了一招“霸王开山脚”单腿起处正蹬在为那个喇嘛的左腿膝盖骨上!那个喇嘛过于托大是以虽然飞身上房来抓夏劲道也并未运功防身以备敌人会“先下手为强”这一下立时吃了大亏他正自堪堪飞上屋顶双足尚未踏稳屋瓦忽被夏劲道踢中膝盖骨立时便承受不住上身前倾脸朝下倒了下来手中锡杖脱手正倒在夏劲道怀内身体正担在屋檐之上跌的头破血流惨叫了一声跌落地下!
    夏劲道一招得手心中大喜左手抓起这个喇嘛的锡杖单臂舞动带起一股劲风又向后面扑上的几个喇嘛扫去!这几个喇嘛紧随为喇嘛的身后岂料眨眼之间同伴竟从房上跌了下去还将手中锡杖拱手“送”人各自心中纳罕之际对方已然舞动禅杖如泰山压顶一般扫来大骇之下迫得各举锡杖举火烧天式护住头顶!以硬碰硬本来他们如果分散上房也不会被夏劲道“轻易”如此一举击退但因仗恃人多又情急心切未加思量便一簇而上反到弄巧成拙!那锡杖长有八尺分量也是格外沉重被夏劲道舞将开来尽将几人罩于杖风之下!几个喇嘛身在空中无法闪避这一下硬碰硬但听的当当几声巨响皆被夏劲道震落于地户口迸裂双臂脱臼手中锡杖再拿捏不住当啷啷坠于当院但兀自强立不倒双目射出怨毒的目光盯住夏劲道!这时候红日冉冉升上东方天空天已完全大亮。店东、掌柜和伙计听得兵器交鸣之声情知后院打了起来除了自认倒霉哪敢前来阻拦!
    那几个救起玉壶子的喇嘛还未弄醒玉壶子就见自己的同门已全被夏劲道从房上击落了下来而且还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见夏劲道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而已一手提着一个用一杆大旗卷成的包袱也不知里面裹的什么东西一手拄着一根锡杖立在屋顶之上神威凛凛有如飞将军一般一时间惊奇过甚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间突听“砰”“砰”两声巨响北面一间客房的两扇屋门脱枢飞起一前一后直向夏劲道击来破空有声劲道沉重竟然如同两块铁板仿佛跟着一条高大的红色身影从屋内扑出也直奔夏劲道而来!
    夏劲道认出红色身影正是龙木上人那两扇门板正是被他以深厚的内力击震而出当真有穿墙破石之威力而且纵然前面两扇门板均被夏劲道躲过也难逃龙木上人紧随其后的杀手!夏劲道如果硬接则正中龙木上人下怀龙木上人再往门板上面加上一掌岂有夏劲道命在!
    夏劲道虽然赞叹龙木上人内力深厚但也恼恨此人过于狠毒心道:你一个出家人不念好生之德反下此重手欲取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性命好在换了是我如果别人焉有命在!于是决意要龙木上人吃点苦头当下不闪不避抬起一腿正踢在第一块门板之上他现在功力深厚何极那块门板被他用腿接住非但没有伤及分毫反而被他借力用力加大了力道反撞向第二块门板——
    这时只听玉壶子的声音叫道:“龙木上人手下留情令徒和我的师弟还在他的手里!”原来他恰巧这时苏醒过来看见龙木上人显然意欲将夏劲道一举击毙恐怕殃及洞中仙和苏布喇嘛二人是以提醒!
    龙木上人听了玉壶子之言心中已是一惊加之第一块门板此时已被夏劲道一腿反踢了回来就更加大吃了一惊!这个少年全身未移半分仅以一腿之力就将自己全力震出的门板踢了回来功力之高当然是在自己之上了但那块门板乃是极普通的木料所做按理说不碎成四分五裂才怪、、、、、、那两扇被龙木上人震出的门板去势沉重如铁板现在却被夏劲道真的“化”为铁板反撞了回来倘若那两扇门板被夏劲道卸力接住以后再出来倘若那门板当真是铁铸的这二者如居其一以龙木上人一派宗师的身份就算拼着给夏劲道震伤也要冒险一搏但现在的情形实乃他一生当中仅所未见的怪事不过好在他是一派宗师一觉古怪登时便有所防范扬手向身后出一道金光灿灿的锁链其尤如一只人手这件武器乃是龙木上人秘不示人的心爱之物名曰“如意佛手”那只金手掌当真如人手一般灵巧曲张勾拿抓挠无所不能形神兼备而且掌腹中空设有极精妙的机关端的是厉害无比这一次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就连他的弟子们也还不知他有这件法宝!但见那只如意佛手恰巧钉在龙木上人背后屋檐的廊柱之上龙木上人借着如意佛手的锁链飞一般向后退开!这时空中的第二块门板被夏劲道反踢回来的门板倒撞回来“砰”的一声四分五裂碎屑乱溅第一块门板余势未衰直向院内飞来吓的众喇嘛慌忙四散闪开门板整个拍在当院青石之上哐当一声巨响竟然丝毫未损!
    龙木上人身形落地骇得面如金纸额头冷汗冒出他虽然见机的快但也知是对方手下留情之故否则全力一击自己安有命在!一时一派宗师兼之出家人的风范俱都丧失殆尽他惊骇过甚望着房顶上的夏劲道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夏劲道见龙木上人呆不由好笑道:“龙木上人你把长生散人的那封信交给我我把洞中仙和苏布喇嘛还给你怎么样两不相当一拍两散大家各忙各的去!”
    龙木上人惊魂稍定口中道:“洞中仙和苏布在哪里——?”
    玉壶子连忙趋到龙木上人近前道:“两人在那小子提着的大旗包袱里面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上人快想办法营救!”
    龙木上人这才明白向夏劲道手中所提包裹望去果然长短有如人形隐约可辨有两个人裹在其中他知道了洞中仙和苏布喇嘛两人的下落却更加害怕得无以形容洞中仙和苏布喇嘛两人加起来至少也有三百来斤重夏劲道一直提在手里轻若无物一般莫不是天生神力?他一时无计可施忽的将一肚子怒气倾数泻到玉壶子身上厉声骂道:“都是你们三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偏要去寻什么宝这下可如何是好!”
    玉壶子被他斥骂身体抖成一个哪敢吱半点声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