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三章 风云际会

鲁有能道:“铁帮主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铁飞龙道:“大帮主请讲!”
鲁有能道:“以铁帮主的江湖阅历当可看出我等此举绝不是卖弄风头要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铁飞龙怔了一怔重新又将鲁有能和夏劲道几人打量了一番终于点了点头道:“大帮主此举莫非另有深意——?”
鲁有能道:“不错本帮之所以取名擒龙帮就是为了要找一个人——”
铁飞龙道:“那这个人是大帮主的仇人了-?”
鲁有能道:“不是仇人也不是朋友是友非敌一时也难以明断!但其间利害想必铁帮主也能猜出几分!”
铁飞龙老江湖又哪能听不出鲁有能话中之意当下渭然长叹了一声道:“大帮主有如此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们这些武功低微的人自然不能跟在身边碍手碍脚了!”他满怀希望而来想不到遭遇竟是如此非但空欢喜一场连带庞二的性命也搭了进去心情当真悲凉已极!
鲁有能道:“铁帮主不必如此伤心——!”说着走到自己坐骑前伸手取下自己的大旗又走回铁飞龙面前道:“铁帮主要是信的过我就把这面大旗拿去!”说着将大旗双手捧到铁飞龙面前!
铁飞龙摇了摇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铁某今天算看透了大帮主如此厚礼铁某不敢领受!”说着走到夏劲道身旁揖身拜了三拜道:“夏副帮主宅心仁厚至诚至善铁某总算见识过了就让铁某带庞老二归去吧!”
夏劲道道:“吾不杀伯仁伯仁因吾而死我实在对不住庞前辈!”
铁飞龙道:“夏副帮主不必难过了庞老二听到这句话想来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夏劲道一时无语将怀中庞二尸身递给铁飞龙铁飞龙双手接过又弯腰对夏劲道施了一礼转身就走!
夏劲道想了一想扬声道:“铁帮主安排好庞前辈后事可径去找游盛天游大侠就说我小混蛋夏劲道说的——!”
铁飞龙慕然回大声道:“怎么游大侠不是、、、、、、他当真还活着——!”声音又是惊奇又是欢喜异常!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我只知道他尚在豫境具体在哪里并不知道相信你们很快会找到他的!——”
铁飞龙大喜过望看了夏劲道两眼忽然道:“小混蛋夏劲道、、、、、、难道你是金——”他一时过于惊骇竟然激动的说不下去心中忽然明白夏劲道为何问起金巨之时口气怪异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金巨失踪的义子君子剑客夏凌霜的儿子夏劲道——!”
铁飞龙怔了半晌忽然仰天大笑道:“我不管什么金巨也好金巨的义子也好总之你让我去找游盛天游大侠我相信你就是——”说到这里笑声突然嘎然而止看了夏劲道两眼道:“你说你是夏凌霜的儿子——”
夏劲道见铁飞龙问的古怪不知怎的心中突突大跳强打精神道:“铁帮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相信不成——?”
铁飞龙犹疑再三又道:“请恕铁某冒昧问一句夏副帮主的生母是谁?”
夏劲道见铁飞龙这两问一问比一问都令人觉得古怪异常心中惊骇莫名咬了咬牙关答道:“家母生下我的时候便因难产去世了!”一语未毕泪水已情不自禁溢满面颊!
铁飞龙看了夏劲道伤心欲绝的样子长叹一声道:“人人不为莫己为纵使英雄也泪垂——”
鲁有能见夏劲道忽然泪落不由骇了一跳趋到夏劲道身侧道:“傻瓜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就不要哭了!”铁飞龙叹罢又道:“副帮主对铁某人等有情有义铁某就是拼着得罪副帮主心中的话还是不能不说的——!”
夏劲道从方才金巨一事情知此人坦率耿直心肠无私也称得上一跳好汉遂定了定心神道:“铁帮主有话就直说吧——”
铁飞龙神色凝重说道:“昔日令尊夏凌霜与游盛天游大侠义结金兰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人所称道并誉为‘中原双璧’!游大侠为人谦和平易乐于近人做事严厉而有通融但求公允因此又被人称为‘中原一条龙’;令尊则是性情刚烈嫉恶如仇一言一行宛若秋水寒潭快刀利剑明澈无私田地凛然因此被人称为‘君子剑客’——!”
夏劲道从铁飞龙话语中弥其乃父当年丰采于悲痛中略感欣慰道:“铁帮主为何要对我说这些——?”
铁飞龙道:“这件事当然极为重要所以不能不提——”说着话锋一转道“令尊后来爱上了梅三娘梅三娘是个女飞贼是黑道大魔头梅慕松的女儿而令尊是天下知名的大侠客所以两人的恋情非但遭到所有正派武林人士的反对也遭到邪派武林的反对没梅慕松更与梅三娘断绝了父女关系而怒走天涯一去不返——!”
夏劲道心中愈迷惘道:“铁帮主我实在不知你说这些是何意思——?”
铁飞龙道:“请听铁某说下去后来终于生了十六年前的梅花山惨案七大门派和武林盟主金巨在梅花山断肠崖逼梅三娘跳崖自尽而亡令尊痛不欲生几至疯癫1这件事情天下皆知试想以令尊为人又怎会失节另娶——!”
夏劲道听了这话犹如五雷轰顶登时失魂落魄身体摇摇欲倒骇得鲁有能连忙扶住一迭连声道:“你怎么了——副帮主——你没事吧?”
夏劲道吸了口长气努力镇摄心神又问铁飞龙道:“铁帮主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
铁飞龙长叹道:“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莫问出处!铁某仅知道这么多了副帮主多多保重铁某人等告辞!”说着怀抱庞二尸大步走到自己坐骑前飞身上马吆喝一声那些人等俱都飞身上马但见人喊马嘶声嚣喧天不一会绝尘而去!
夏劲道目送铁飞龙人等离去口中兀自吟咏着那两句“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莫问出处来”!脑海当中忽的翟然一醒:铁飞龙这两句话分明是在劝慰自己不要为自己的身世烦恼他虽然没有直接点明自己但那一句“试想以令尊为人又怎会失节另娶”分明已是委婉的告诉自己夏凌霜可能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念至此当真心头泣血痛不欲生!但他历经磨难挫折打击意志早已磨练的坚定如铁加之这一年多经历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无不称得上刻骨铭心对于人生世事也已看得很开吉凶祸福谁能预料。人生无常谁又能掌握!名利如烟云人生如梦幻但人生又有太多的事又必须去面对、、、、、、想罢多时头脑反而愈加清醒心情也渐趋平静又将铁飞龙的话仔细回想一遍心道:铁飞龙既然称自己的父亲夏凌霜为“令尊”可见对自己的尊重他断然不会拿虚妄无稽之言来和自己开玩笑但又说“试想以令尊的为人又怎会失节另娶”岂非就是否认自己的父亲就是夏凌霜但他并未明白的告诉自己反而以“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莫问出处来”两句话来劝慰自己足见铁飞龙是何等的审慎恭谨尽量避免伤害到自己也许铁飞龙也只是心有怀疑而已并无真凭实据但总的说来仍是令人不得不相信他的话、、、、、、想到这里长叹一声道:“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莫问出处来!不错我夏劲道虽非英雄却又何必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想不开呢——!”貌似旷达实则心酸不已试问父子天性母子连心天下有谁又会对此无动于衷麻木不仁?纵使心如止水道法高深的得道高僧恐怕也未能免俗吧!鲁有能见夏劲道终于开口说话不由叹道:“请君试问东流水卿意与之谁短长——副帮主我们走吧!”
夏劲道听的出鲁有能关怀之意不由感动莫名点了点头道:“先前意昏志乖一时糊涂得罪多多还望大帮主莫怪!”
鲁有能笑道:“副帮主侠骨天生纯粹仁义我倘若为了这些许之事而耿耿与怀岂非是俗不可耐了——”
两人经此一事只觉彼此间谁都为了对方而改变了一些什么那种微妙的情怀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夏劲道更于鲁有能古怪之处现几分可爱对鲁有能的反感大大减少而变的心悦气和起来!
两人上了马鲁有能又将大旗插好笑对夏劲道道:“想不到我堂堂擒龙帮大帮主的旗号竟被人视之如草介反不及人家一言一行足以服人当真是‘一言之褒荣于华胄一心之诚胜于珠玉’我今天算是见识过了!”
夏劲道道:“既然如此何不丢了省的累赘!”
鲁有能笑道:“那可不行岂不闻‘人人谮之吾愈爱之人人弃之吾愈蔽之’如果自己都不懂得自珍自爱又怎会怨别人不识荆兰呢!”
夏劲道心道:此人妙语连珠聪慧狡黠委实不可多得只是不知其究竟意欲何为?要不然引为知己实乃人生快事、、、、、、想到这里不知怎的竟有一丝遗憾之感口中道:“大帮主的道理多如恒河沙数我可不敢多多领教了——!”
鲁有能道:“道理人人都会懂得但做事情又另当别论了——”
夏劲道忽的记起一事道:“听了大帮主此言我请教大帮主一个问题还望不吝赐教!”
鲁有能看了夏劲道一眼笑道:“你这个人身上奇怪的事情很多想必提的问题也是很奇怪我可不敢贸然答应你要不一向好为人师忽被学生问倒岂不窘死——”
夏劲道想不到鲁有能会推脱虽然情知鲁有能一向爱开玩笑也是不由一怔口中道:“这个——”一时没了下文竟觉无言以对!
鲁有能笑道:“你不要这个了那个了——看在你如此老实的份上说来听听也无妨——”话锋一转又道:“你这个人当真笨的可以我只说不敢贸然答应你却并不是说不答应你你怎么竟然听不出来害得自己和别人两下都要为难幸好我可不象你夏大英雄死要面子——”
夏劲道脸一红道:“大帮主教训的是我就直说了——请问大帮主如果一个人武功与机智两样都是绝顶你说他要做好事还是要做坏事?”这个问题还是长生散人问赵威之时他偷听到的这个问题看似荒诞实则蕴涵的道理极深所以他一直记在心里!
鲁有能脸色忽转凝重似乎也觉得这个问题十分奇怪沉吟再三道:“你说他要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副帮主?”
夏劲道从未见过鲁有能如此庄重脸色又见他想了半天反来问自己不由感到极为好笑心道:我面前就有一个武功机智双绝顶的人相处恁久都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更不要说他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强忍笑意道:“恕我愚昧还请大帮主明示!”
鲁有能笑道:“我倒险些忘记了聪明人都觉得十分困难的问题傻瓜又如何地得上来!”顿了一顿又道:“我并不是取消你你可知道我刚才问你其实也是大有道理的——”
夏劲道怔道:“——大有道理?什么道理?”
鲁有能道:“正所谓言为心声一个人如果有所问必然心有所系心虑凝结才有一问我刚才反问与你你却茫然无所指岂不奇怪?由此可知这个问题并非你自己所想出来的定是听别人提过——”
夏劲道对于他前面的一番话何以推出自己这个问题是听别人提过的道理虽然不大懂但也是由衷心折大为佩服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个问题的确是我听别人说过的!”
鲁有能笑道:“非但如此我还知道那个人必有所答而且多半还是说做坏事!”
夏劲道见鲁有能旦旦而言仿佛亲眼所见一般不由瞠目结舌——
鲁有能笑道:“你不必如此惊讶!你既然向我请教我当然要把道理说给你听——”说到这里停了一停道“不如我们到前面找一家客栈住下我再详细告诉你如何?”
夏劲道这才觉天色将晚想不到自己失魂落魄当中过于关注竟然不觉时光流逝连累别人也要陪自己在大路上消受风霜之苦连忙点头道:“大帮主如不提醒我到忘了真是不好意思!”几人催马疾驰直至夜幕降临才到一座村镇家家户户掌灯闭户鸡犬安宁一派太平祥和景象!
鲁有能叹道:“是亦当如此也——!”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只觉鲁有能这句话颇为古怪欲待相问又不知鲁有能会说出什么希奇古怪的话来令自己反而难堪只得忍了下去!
几人缓马进了村镇村镇中央有一个悦来客栈店门两侧悬挂两串迎客灯灯火通明几人翻身下马早有伙计迎了上来鲁有能道:“小心照料必有重赏!”伙计察言观色情知几人非同寻常人物哪敢怠慢沈二爷几人把皮箱卸下伙计牵了马由打旁门进入牵去马厩不提!
几人进了店门店堂之上烛光四照亮如白昼有几个客人正在进晚膳。掌柜的见有客人进门连忙从柜台后奔出迎上前来笑道:“几位客官是先用餐还是住下!”
鲁有能道:“住店——不过上一个人的饭菜端到客房即可——!”
掌柜的怔了一怔似是极为奇怪却还是笑脸答道:“好好——”
鲁有能道:“奇怪怎么就你掌柜的一个人伙计们都到哪里去了?”
掌柜的脸一苦道:“小店可不敢怠慢几位客官实在事出有因还望客官暂待片刻请多多包涵!”
鲁有能道:“事出有因——究竟什么事?”
掌柜的一张脸更加苦的难看赔笑道:“客官圣明干我们这一行的凡是客人都是大爷小的又怎敢说大爷的不是!”
这时一个伙计蹬蹬从店堂后面跑了进来大声道:“掌柜掌柜还有酒没有?”
掌柜的扭回头去瞪了这个伙计一眼骂道:“酒多的是!张三你可给我侍侯好了那几位大爷要是不满意闹将起来我砸折你的狗腿!”
张三一张脸比哭都要难看道:“李四他们还好那个人虽然奇丑可也是还是个俗人我张三伺候的一群喇嘛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掌柜的骇了一跳忙道:“小声点我的祖宗你不要命了!”
张三吐了吐舌头道:“***喇嘛不修行念佛却还饮酒作乐真是活见鬼!”
掌柜的道:“你小子知道什么西域喇嘛教向来不戒酒色快去免得让人疑心!”
张三点了点头从、柜台后面抱了两坛酒又匆匆而去!掌柜的转回头又赔笑道:“几位客官全看见了小的也实在没有办法这又脱不开身要不我亲自领几位到客房去!”
夏劲道不由暗皱眉头心道:喇嘛教难道是西域龙木上人?奇怪少林寺被焚何独龙木上人会安然无恙想不到竟又在此出现自己一定要觅个究竟!
鲁有能笑道:“掌柜我们也是明理之人那些人既然如此凶恶自是不能得罪这样吧你告诉我们房间我们自己去好了再准备些酒菜——”
掌柜的大喜连声道:“多谢了多谢了!”转身从厨房弄了两样精致的小菜一盘点心和一壶酒用托盘托好走出来道:“不知哪位客官要用——?”
夏劲道伸手接过道:“是我!”
掌柜的道:“北面的上房都被客人占满了所以只好委屈几位客官住东厢房了东厢房有六间几位客官可请自择——”
鲁有能道:“多谢——”领先穿过店堂向后院走去沈二爷几人跟在鲁有能身后夏劲道排在最后!几人到了后院后院四角灯笼高挑天井上方星空灿烂夏劲道目睹此情此景忽的忆起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也是这样的一座客栈自己和王彩雯成就恩爱忆起王彩雯的柔情似水娇楚呻吟不禁心旌摇荡如今情景依稀芳踪难觅不由黯然神伤惆怅满怀!
忽听鲁有能的声音道:“副帮主何故站在那里愣还不进屋来!”夏劲道翟然一醒这才觉鲁有能几人以进了东厢房。这时北面客房突然传出一阵爆笑声也不知是为何事开心声音十分刺耳!夏劲道飞身进屋将酒菜放到桌上只见烛光突突跳跃忽的爆开一个大大的灯花心中不由一怔暗道:今夜莫非哟事生不成不知是吉是凶?
这时沈二爷道:“大帮主既然和副帮主有事要商谈我们去隔壁住好了!”
鲁有能点了点头道:“也好一切小心——”
沈二爷钟爷佟爷龚爷花爷六人应了声是转身出门去隔壁房间了。鲁有能掩上屋门对夏劲道皱了皱眉头道:“北面屋里的人当真讨厌的很扰的四下不得安宁!”
夏劲道道:“何必跟那等人一般见识大帮主还是坐下休息吧。”
鲁有能点了点头往床榻上坐下来道:“你快吃吧你不是还要问那个问题么吃饱以后我告诉你——”
夏劲道在桌前坐下忽觉此等情形委实好笑忍了一人终究还是忍不住不由笑出声来!
鲁有能奇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值得你好笑的——”
夏劲道看了鲁有能一眼道:“我只是奇怪大帮主人等何以不饮不食圣人曰‘食色性也’色字可免、、、、、、”
鲁有能忽然把脸一板冷冷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人都有一些各自的习惯我的习惯就是这样!”
夏劲道话还未说完就碰了一个软钉子不禁有些悻悻然不过心中更觉好笑:他分明是言而不实这样的习惯我可是从未听说过也罢人家既然不说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当下摇了摇头低头一阵大嚼狼吞虎咽一般!
鲁有能见夏劲道不说话忽又面露笑容道:“刚才我语气太过重了一些还望副帮主不要生气!”
夏劲道将一块点心抛到口中边嚼边道:“我怎么敢生大帮主的气呢!大帮主又何必跟我道歉岂不是太过委屈自己了么?”
鲁有能见了夏劲道这付吃相不由笑的更欢道:“夏副帮主乃当今洒脱不俗凡出尘的大英雄我委屈一下又什么要紧的!”
夏劲道见了鲁有能神貌如此恰然又如此言语不由好笑道:“大帮主能屈能伸这才谓之为大丈夫我夏劲道与之相比何当汗颜!不过这委屈一句还请大帮主收回听来让人当真觉得如同小女子之言了!”
鲁有能瞅了瞅夏劲道笑道:“是吗我倒情愿化作一个小女子与夏大英雄成就一对神仙伴侣游侠四方笑傲江湖!该是何等幸福之事!”
夏劲道见鲁有能越说越离谱不由骇了一跳连忙正色道:“大帮主言笑了——!”低下头去顾自吃饭心道:鲁有能这人当真荒诞不经这样的话竟也说得出口又哪里有半点中年男子的气概!
鲁有能笑道:“我只是和副帮主开个玩笑而已我是说以副帮主的侠风傲骨相貌堂堂不知要倾倒天下多少绝色女子为之垂青渴慕相交呢你可不要误会!”
夏劲道哪敢再理鲁有能一口气将饭菜吃完最后端起那壶酒道:“鲁前辈先前你虽然从我身上取走了武林盟主令后来又给我服下了什么爆胎异心丸但我知道你乃当世奇人此举必有深意所以并不怨恨于你!”
鲁有能见夏劲道忽出此言不由一怔继尔笑道:“怎么难道这是要跟我算帐么副帮主——”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非也一来得识前辈这样的奇人实乃三生有幸二来我还要向前辈请教白天未尽之问题所以想籍此一壶酒和前辈对酌一番以显亲近之情!”
鲁有能皱了
皱眉头道:“原来如此、、、、、、不过同处一室连床夜话这还不够亲近么那个问题我自然会讲给你听这酒还是免了吧?”
夏劲道又摇了摇头道:“这可不行前辈难道忘了这‘亲近’二字可是前辈亲口对我说的我是真心诚意向前辈敬酒的还请前辈达成我这个心愿!”
鲁有能道:“想不到天底下竟还有你这种执拗之人不过说老实话我可不会饮酒只怕不胜酒力醉倒了惹夏副帮主笑话!”
夏劲道见他口气有所松动不由大喜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敢勉强那就请前辈小饮一口、、、、、、我不胜感激!”
鲁有能笑道:“你这人既然如此缠头想要不答应你都很难看来我只有满足夏副帮主这个大心愿你才肯放过我了——”说着把手一伸道:“拿来——!”
夏劲道正被鲁有能一席话说的好笑之极这一下没有醒过神来怔了一怔道:“什么拿来——”
鲁有能道:“当然是酒了——”接着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非但是个傻瓜而且还是个呆头鹅又傻又呆我实在看不出你有什么好了!”
夏劲道虽然被他笑骂但不知怎的却极为欢喜连忙将酒壶双手奉上口中道:“我的确是又傻又呆但这一点心意却是真的!”
鲁有能接过酒壶道:“想不到你还会替自己开脱——”说着双手将酒壶捧到口边小心翼翼呷了一哭一口酒入肚立刻咳了起来!
夏劲道连忙从鲁有能手中取下酒壶道:“前辈你没事吧?”心中暗道:惭愧他果然不胜酒力自己还以为他欺骗自己呢不过一个大男人连一口酒的酒量都不能胜任更何况他还出身富贵岂不是好笑之极!
鲁有能止住咳声摇了摇头道:“我实在不胜酒力恐怕不能陪副帮主再饮了——”
夏劲道笑道:“前辈的酒量果然还要锻炼锻炼才行不过既然喝了第一口就有酒力不适之感那恐怕还要再喝一口压一压酒气才会清醒了!”
鲁有能将信将疑道:“喝酒还有这样的说法么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夏劲道道:“我怎么敢欺骗前辈大帮主!”说着又将酒壶递到鲁有能面前。
鲁有能伸手取过仰脖又喝了第二口岂料这一次比上一次咳得更加厉害眼泪险些流出情知上当不由骂道:“想不到你居然也会骗人是不是想讨打!”说着扬起一只手掌就往夏劲道胸脯打来!
夏劲道想不到鲁有能居然会使出这种小儿女姿态来不由更加好笑道:“我已说过前辈的酒量果然还要锻炼锻炼才行怎么会是欺骗前辈呢前辈自己没有听出来怎么反怪别人!”瞧了瞧烛光当中鲁有能一只手掌洁白粉嫩柔弱无骨莹然如玉生辉素致淡雅柔和已极只觉不知在哪里见过一般呆了一呆身体竟然不愿挪动分毫似乎不听大脑指使任由鲁有能打来!
鲁有能忽然将手轻轻收回笑道:“你分明是愿意挨打你现在学得如此狡猾我可不能再上当了!”
夏劲道回过神来兀自觉得鲁有能的手掌委实美妙绝伦上苍造物果然神奇无比而且手掌所出的光辉自己昔日定然见过只觉十分熟悉又似十分陌生十分近切却又似十分遥远努力回想终究想不起来只得作罢口中道:“前辈高抬贵手实乃我之造化多谢手下留情!”
鲁有能轻轻一笑看了夏劲道两眼忽然吟道:“彩袖殷勤捧玉钟为君拼却醉颜红。今宵胜把银灯照犹疑相逢是梦中——”此情此景共此烛光笑语嘻微饶令夏劲道是如何风雅不谙不懂解诗附会之人也不由不被鲁有能此诗感染心道:此人文心曲妙才思敏捷当真令人折服自己披的这件火狐裘可不就是‘彩袖’么自己两次奉酒虽然心有别属却也称得上‘殷勤’二字、、、、、、此人因情因景即兴成诗奇人无异也!、、、、、、推敲再三忽的翟然一醒哎呀险些叫出声来心头突突一阵大跳暗道:原来他虽然不知自己第二次劝酒是在骗他但他心底里其实也是愿意饮这第二口酒的!‘为君拼却醉颜红’这个‘拼’字不就表露无遗了么明知自己不胜酒力却还要强饮不是拼么为什么要拼皆因为君而这分明是在告诉自己无论自己是不是在骗他他都要饮这第二口酒了可笑自己还以为得计引人家上当了呢!一时只觉此诗中当真有豪气万丈之情但后面两句分明又寓满惆怅悱恻之意‘今宵胜把银灯照犹疑相逢是梦中’一个‘胜’字一个‘梦’字此情此景并非梦境既言其梦足见诗者心中彷徨失落伤感凄切之情夏劲道并非木讷无情之人情知鲁有能是在叹息伤感和自己不料竟会如此亲近生情当然这里的‘情’乃是指友情亲近之情而并非男欢女爱之情的情了但又因终究要和自己分手是已伤感今宵犹疑是一梦罢了、、、、、、想到这里夏劲道不禁暗自解嘲一笑:心道: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相处时日自己非但不记‘盟主令’‘异心丸’之恨反尔对鲁有能心生敬服而不知不觉和他亲近了许多连他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此际也是听来赏心悦耳不再生厌、、、、、、一时心情复杂莫名微妙无比强自笑道:“我只顾沉溺前辈诗境当中不能自拔倒把前辈冷落了实在惭愧!”
鲁有能笑道:“既然如此副帮主当以酒谢罪了!”说着把手中酒壶递还夏劲道!
夏劲道伸手接过酒壶笑道:“那是自然——”说着将酒壶倾到头顶没上方虎口贲张一气流注饮完壶中之酒将酒壶往桌上重重一放接道:“接下来该请教大帮主那个问题了——”
这时屋外更鼓之声传来已是二更天时分鲁有能笑道:“时间溜的好快好现在我们言归正传——”
夏劲道见鲁有能一句“我们”流露自然亲切无比不由自主心情一漾实难言诵连忙镇摄心神听鲁有能说下去——
只见鲁有能正色道:“这个问题可以从两方面推敲我先说第一个方面:古天竺国有一本名为《斑鸩心经》的书里面专讲辩谬、析难等学问我侥幸读过此书所以我知道这个问题并非你所想出也并非胡乱揣测——”略略顿了一下道“我们先说这个问题本身这个问题其实有两句问题我们先来看后面这个问题:他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这好比说他是要吃荤还是要吃素一样别人又如何知道!可能这个人自己都还没作出决定呢!所以这个问题让人觉得无从回答疑惑难决但《墨经》说‘或谓之牛或谓之非牛是争彼也是不俱当不俱当必或不当’也就说这个问题二者必择其一:他不是做坏事就是做好事。这个问题是你提出来问我的我反问于你你却两个都不回答岂非奇怪由此可知这个问题不是你想出来的定是听别人提及!”
夏劲道虽然不知道鲁有能口中的《什么心经》《什么墨经》究竟是何书对于鲁有能分析的一番道理也如云山雾罩不知所云之感但还是对鲁有能佩服的五体投地口中道:“前辈智慧群胸罗万有可惜我读的书不多不大懂得其中真谛实在惭愧!”
鲁有能笑道:“你先不要给我戴高帽子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说着忽然叹了口气又道:“其实说句老实话我心中也和你一样同样疑惑不堪呢!”
夏劲道听出鲁有能话中有异不禁呆了一呆道:“前辈何出此言?”
鲁有能叹道:“人生在意不衬意怜堪命运翻尤人!我是说你如果不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恐怕我至今还不能郑重其是呢!”忽又一笑道“当然这又是一回事了我们还是先来谈你的这个问题吧——”
夏劲道听鲁有能言语中竟似也充满犹疑难决之事遂不敢打叉静听鲁有能说下去!
鲁有能道:“我们再来看如果一个人武功与机智同样绝顶这句话但不论武功与机智孰强孰劣的问题这个问题本已经博大精深实难辨析。武功与机智双绝顶就更加令人疑惑实在费解了!这个问题也只是猜测而已是确凿无讹的——”说着看了看夏劲道一眼笑道:“你的武功已是很不错这个道理想必明白吧——”
夏劲道笑道:“我虽然愚笨但艺无止境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鲁有能笑道:“夏大英雄不必如此自慊你能懂得这个道理谁又敢说你愚笨呢!”
夏劲道见鲁有能又开起玩笑来也不由笑道:“我面前不就坐着一人么在前辈的眼里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傻瓜!”
鲁有能忽然正色道:“好了开个玩笑接下来继续那个问题——”轻轻咳了一声道“现在我们把这个问题连起来回答:先假定有这样一个武功机智双绝的人那么你如果回答他这个人做好事那么他可能说这个人会做坏事反之他就会说这个人做好事可是你如果说这个人又做坏事又做好事他就会说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所以无论你怎么回答也答不对——”
夏劲道道:“前辈说的果然有道理但你如何知道这个人说的是做坏事呢?”
鲁有能道:“这又是一个问题了我们先谈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荒诞不经实则蕴意深奥!因为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明知这个问题如此‘荒唐’但还是提了出来所以他必定是有所指换句话说他是告诉我们可能有这样一个人但也仅只可能而已他自己也是不敢肯定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得知他是说有这么一个人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不错当时我听了这个问题也立即怀疑这个人是有指而的但一来不知说的是谁后来又觉得这个问题希奇古怪仅当笑料罢了!”
鲁有能笑道:“不错我早就说你是个聪明傻瓜你没有经过象我这样一番分析推导乍一听这个问题便立即觉得此人这个问题是有指而这便是佛家所说的‘慧根’道家的‘琴心’了但后来只因被心中的黠思杂念所惑而不复能辨了这也就是所谓的‘迷津’‘心魔’了!”
夏劲道听鲁有能娓娓道来当真有混沌窦开醍醐灌顶之感口中道:“前辈说的一点错但你又怎知提出问题之人回说这个武功机智双绝的人做坏事呢?
鲁有能笑道:“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这也就是我先前为何说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推敲的原因了!”
夏劲道对于鲁有能缜密无比的才思逛闻博记的学识精彻入理的分析当真佩服的无以复加口中道:“愿闻其详!——”
鲁有能道:“上面所说的这些都是针对这个问题本身而谈的其实我们还可以与世事常情的角度来看所谓‘言语抉幽必责其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人评论一个人如果所说的话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甚至荒谬怪诞不知其所以云那他必然是指责另一个人有见不得人的事隐即暗也不光明者不光明还不是坏事是什么?”
夏劲道抚掌大笑道:“妙极妙极前辈这番分析实在精彩绝伦!”
鲁有能白了夏劲道一眼道:“你这人怎么如此容易得意忘形——”
夏劲道连忙敛态道:“我一时忘情不能自抑惹前辈见笑了!”
鲁有能道:“你这样高兴想必已猜到那个人是谁了?”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以我现在遇到的人来说就数前辈的武功最高了——!”
鲁有能笑道:“我的那种武功只不过是一种小把戏罢了怎比得撒谎能够副帮主的绝世神功——”
夏劲道知道他不肯明说也就不再追问又道:“那依前辈之见此人会是谁呢?”
鲁有能笑道:“我这个虽然有一点小聪明但却从不去想无谓之事何况我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
夏劲道笑道:“说的也是听说前辈是为了找一个人不知这人是谁?”
鲁有能道:“这个人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不过这个人与副帮主也大有干系——”
夏劲道奇道:“这个人与我也有关系——怎么会呢?”
鲁有能道:“副帮主怎么忘了大家现在都是擒龙帮的人了我要找的人自然和你也有关系了!”
夏劲道心中恍然大悟口中道:“这个理由未免有些勉强难道我非要帮助前辈不成——?”
鲁有能忽然叹了口气道:“这一件事对于副帮主来说却是勉为其难了不过我早已说过爆胎异心丸并非毒药副帮主自然可以随时离去!至于盟主令我用过以后自然也会还给副帮主!”
夏劲道见鲁有能似有无限伤感之意心中也不由一阵慨然以鲁有能这样的不世奇人如果不是亲眼得见谁又会知道他竟也有不快之事可见七情六欲人人都不免了口中道:“以前辈的武功智慧要办一件事岂不是手到擒来我这等又傻又呆的人又出得了什么力——!”
鲁有能道:“你不用安慰我我只是担心而已恐怕你我联手都打不过那个人!”
夏劲道这一惊非同小可呆呆的望着鲁有能嘴巴张了一张竟然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