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一章 擒龙帮

    夏劲道只觉鲁有能这人实在不可理喻懒得与他答话索性把眼一闭看都不看鲁有能一眼!
    鲁有能见夏劲道忽然不理自己不禁有些悻悻然口中道:“你不必目高于顶我告诉你——你现在吃了我的‘爆胎异心丸’从今以后一切都要听我吩咐不可存有二心知道吗?”
    夏劲道心中一动:爆胎异心丸这个名字自己不知听谁说过怎么如此耳熟——?
    鲁有能接道:“你的毒功我已见过果然有点不同寻常但你切莫以为自己是个毒人就心存妄想这爆胎异心丸可不是毒药——”
    夏劲道情知鲁有能绝非危言耸听但也不惧鼻中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鲁有能见夏劲道如此强项软硬不吃当真有点又气又恼倏得从怀中取出一物道:“这件东西想必可以让你睁开眼了吧你若不看我可又收回去了!”
    夏劲道听鲁有能说的神秘其极实在忍不住好奇之心睁瞧一眼却见鲁有能手持一块形状奇古乌黑青的牌子可不正是他的武林盟主令夏劲道又惊又怒虎吼一声道:“原来是你——可恶还我盟主令!”猱身进击直取鲁有能!
    鲁有能道:“不必着恼——”说着眼中又射出先前那种奇异的光芒盯住夏劲道双眼!
    夏劲道只觉鲁有能的目光甚为古怪一盯住自己的双眼自己的手脚便仿佛被无形巨索捆住一般前进不能后退不得不由又气又恼又悲又愤心中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当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以目光制敌的本领可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了!他的氤氲身法除了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的飞行术自愧不如以外放眼天下可以说绝无敌手想不到现在与鲁有能仅隔三尺之遥却如上天入地一般艰难一颗心立时如坠万年冰窖一般一凉到底!
    鲁有能笑道:“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从今以后要乖乖听我说话定有你的好处!”
    夏劲道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盗取盟主令又有何用处?”
    鲁有能道:“你这人太过古板刻执盟主令乃天下至宝盟主信物号令武林莫敢不从呼风唤雨作威作福人生若次夫复何求!不过这样的宝物放在你这个大傻瓜身上岂不是可惜又可惜浪费又浪费我顺手取来一用又有何不可?”
    夏劲道道:“武林盟主令关系天下武林安危可不是用来作威作福的!”
    鲁有能道:“你还是少管闲事吧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说着转对沈二爷人等道“收拾收拾我们走吧!”
    沈二爷几人应了一声将皮箱重又弄回马背系好然后飞身上马鲁有能又对夏劲道道:“你呢你是步行还是骑马——”顿了一顿道“我倒忘了你的轻功好极自然不需骑马!”说着跳上自己的坐骑口中呼哨了一声似是得意之极!
    夏劲道此时真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不知可否见告?”
    鲁有能道:“江湖人物当然是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了!”说着策马领先向来时方向驰去沈二爷人等紧随其后夏劲道不由啧啧称奇那些黄金珠宝其重可知这些高头大马驮了这些仍然其势如飞当真称得上神品!夏劲道见识过云南大理段王府的四匹火龙驹也算对相马之术多少有些了解大凡上等的好马单不论脚力如何但观其外表就知是骏品了鲁有能几人的坐骑除了骨架高大以外毛色驳杂毫不起眼但脚力竟不在火龙驹之下自然令他有些吃惊非浅了心中更加惊骇鲁有能几人的来历想来绝非一般人物可言了当下不敢怠慢施展轻功跟定鲁有能几人一路行来!
    到了中午时分行至一个大镇鲁有能等人勒马慢行等的夏劲道赶上鲁有能道:“咱们正好在这里打尖吃饭顺便办一些事情夏少侠你说如何?”
    夏劲道心道:你既然早有安排为何还要问我!不过听鲁有能说话的语气并未把他当作阶下囚看待反到十分尊重他不由怔了一怔更加觉得鲁有能有些古怪之极口中道:“这样也好反正我的肚子也早已饿了!”
    鲁有能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进镇吧!”几人几了这座大镇但见大街两旁店铺林立大街之上也是叫卖杂耍一应俱有十分热闹寻了一家酒店鲁有能几人下马将马匹栓在店外的栓马桩上然后进店!
    早有店家的伙计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几位客官欢迎欢迎请坐请坐!”说着领几人到临窗的一张大桌坐下他何等眼力一望便知这几人是江湖豪客怎敢怠慢!
    鲁有能道:“小二挑一些简单的饭食上来越快越好我们还要赶路!”
    这伙计本以为眼前这几人定是大主顾听了鲁有能这句话不禁拉下脸来悻悻然道:“本店有上好的女儿红保证众位客官喝上了瘾——”
    鲁有能道:“我们有事在身不能饮酒!”
    这个伙计兀自有点不死心又道:“本镇虽比不上名都大邑但所产‘煎扒青鱼头尾’‘琥珀冬瓜’也算的上风味一绝——”
    红胡子钟爷还未等店伙计说完把桌子一拍瞪眼喝道:“你再罗嗦小心饱尝一顿老拳!”
    那伙计见他如凶神恶煞一般哪敢再吱声连忙一溜烟跑了开去沈二爷人等一阵大笑鲁有能对夏劲道道:“实在不好意思本应当盛情款待你一下的但现在事情紧急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办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夏劲道见他对自己愈客气不由好生奇怪口中道:“行走江湖哪有太多讲究糊饱肚子也就知足了!”心中暗道:他们现在拥有无数财宝却不似奢侈极欲之人当真令人费解!
    鲁有能道:“你如此通明大义可见我没有选错人不过你放心日后我一定请你吃一顿人间极品天上瑶池方有的珍馐美味水6大餐!”
    夏劲道情知鲁有能乃是异人一时也不以为奇不过对于他口中的‘通明大义’一句却是颇为恍惑心中暗道:他说话好生奇怪但凭一顿饭而已怎么说出‘通明大义’四字来岂非言过其实口中道:“这倒不敢奢求我只盼你早早把爆胎异心丸的解药给我就已感激不尽了!”
    鲁有能瞅了瞅夏劲道忽然一笑道:“只要你对我永无二心终生无违爆胎异心丸便永远不会作你又要解药做什么?”
    夏劲道见他笑的古怪不由一怔道:“你笑什么——”心中暗道:这样一来我岂非一辈子都要受制于你你到是想的臭美!以自己现在的武功虽不敢说盖世无敌又如何肯听命于你这个三只手的梁上君子小偷!
    鲁有能道:“我笑了么我何时笑了——”
    夏劲道情知鲁有能有时会莫名其妙当下也懒得和他斗嘴游目四望胡乱打量一番!
    这时那伙计上了一大盘热气腾腾的包子又提了一大壶白开水过来道:“你们不是要快么这个最快——!”说着转身欲走!
    鲁有能道:“小二且慢行——!”
    那伙计回过头来道:“怎么——有什么不满意吗?”
    鲁有能口中呼哨了一声沈二爷连忙从身上取出一物抛给那伙计!
    那伙计接在手中及至看清瞪得眼珠子险些都要掉了出来原来手中乃是一锭黄澄澄的金子成色十足少说也有二十两!
    鲁有能道:“小二我们不熟悉这里的情况请你对老板说一声帮我们买一匹好马回来再买一些结实的白布和笔墨那剩下的钱就全都归你了!”
    “什么——你——你说什么!”那伙计连问两遍声音都有些结结巴巴简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及至回过味来脸上立时乐得笑开了花这锭金子少说也抵二三百两银子买上一匹好马也至多百把两银子至于白布和纸墨又能花几个小钱剩下的百把两他就是再干十年八载恐怕也挣不了这么多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好事会轮到自己头上一迭连声的道:“哎呦几位大爷方才小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瞧我这双——狗眼一匹好马白布笔墨是吗?这等跑腿的小事我自然手到擒来几位大爷慢慢享用酒店的老板乃是我娘家表舅不用与他吱声——我一会就给大爷把事情办妥!”说着两腿生风一般跑了出去!
    鲁有能出手如此豪阔登时引的其他食客纷纷侧目红胡子钟爷瞪目喝道:“看你个呆鸟——有***什么好看的!”那些食客见他如此凶恶无不的暗害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瞧!
    鲁有能皱了皱眉头道:“钟爷见怪不怪你何必这么大的火快吃饭吧!”
    钟爷讪讪一笑不好意思道:“我到忘了夏少侠在座怎好出言如此粗鲁!”说着对夏劲道又道“还望少侠莫怪!”
    夏劲道见鲁有能等人实在有意思连忙笑道:“钟爷性格豪爽不知遮拦比那些拿腔作势扭捏之辈强多了我怎敢见怪!”
    钟爷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们还是吃饭吧夏少侠请!”
    夏劲道也不客气动手捏了一个包子塞到口中咬了一口边嚼边道:“大家都请吧!”
    鲁有能笑道:“我们不吃你还是快吃吧!”
    “什么!”夏劲道惊得险些喷饭怪不得鲁有能要要一些简单的饭食原来是用来打自己的自己还以为——真是大错特错他一时气起也不再理会鲁有能加之这些包子味道鲜美十分可口别有一番风味当下虎口大张风卷残云一般将一大盘包子悉数吞到腹中又喝了大半壶开水然后一抹嘴叹道:“可惜可惜——!”
    鲁有能奇道:“可惜什么?”
    夏劲道道:“我可惜这些美味的包子全被我一人享用你们是没法尝到了岂不是可惜么!”
    鲁有能笑道:“原来如此——”
    夏劲道道:“我到险些忘了你们吃惯了山珍海味珍馐佳肴又哪里会看得上这些普普通通的包子我这岂不是枉自替古人担忧可笑可笑!”
    鲁有能道:“原来如此!”
    夏劲道见他连道两个原来如此不由一怔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原来如此!”
    鲁有能笑道:“原来你是生气了就是这么个原来如此!”
    夏劲道被他窥破心事不由脸一红口中道:“我何时生气了我岂会生你这个卑鄙无耻一味偷人东西的小人之气简直笑话!”
    沈二爷人等一阵大乱齐声道:“你敢侮辱——不可无礼!”
    鲁有能摆了摆手道:“不要喧哗夏少侠乃当今武林大大的英雄今日不惜折节与我们这些二三流人物同桌共座当然心有不甘了他要生气也自有他的道理——”说着又对夏劲道道“我说的对不对——?”
    夏劲道明知他在取笑自己但情知说不过他只得哼了一声不再答话!这时忽听店外响起两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一个声音道:“师弟想不到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竟也有什么大大的英雄好大的口气咱们要不要见识见识?”另一个声音道:“师兄那是自然了咱们所过之处岂能容这等人存在瞧瞧是什么鸟人在此撒野!”随着声音未落由打呆内外走进身穿粉红色罗袍面色黄白不男不女的两个怪人店内登时一阵大乱!
    夏劲道一眼便认出这两人乃是长生教的玉壶子、洞中仙不由气得好笑:你们这两个怪物怎的还未滚回西域去竟又在此撒野岂不是自找倒霉——心念未甫本待现身转念一想还是看鲁有能如何应付说不定籍此能看出他的一些来历打定主意遂把头扎到胸前不理会眼前这一切!
    玉壶子、洞中仙两人径直走到鲁有能等人这张大桌前两人互相瞅了几眼突然出一声邪里邪气的怪笑玉壶子道:“看几位的相貌打扮方才说话的必定是你们不知哪位是大大的英雄站出来让咱家瞧瞧!”
    鲁有能端坐不动道:“原来二位还会相面巧的很在下也略通此术就与二位相上一面如何?”
    玉壶子没有听清鲁有能说话的意思转对洞中仙道:“师弟他可说什么你听清了么?”
    洞中仙忙道:“师兄他说他会相面要给咱俩相一面!”
    玉壶子又出一声邪笑道:“好那你就给咱家相上一面若是相的准咱家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鲁有能道:“我看二位印堂暗悬针隐现鱼尾带煞定有霉运临头若不改恶从善恐怕大大不吉!”
    玉壶子和洞中仙两人见鲁有能说的煞有介事不禁将信将疑对望了一眼玉壶子又道:“你说的一半对一半错这样吧你再给我们两人相一下这回若是相准了——”说着从身上兜囊当中取出一锭白银放到桌上道“这顿饭我请客!”
    鲁有能道:“好我就破例再给二位相上一相!”顿了一顿道“前程多风波命途多舛恶归去咸自乐踅足不可测欲待归去也怎道岂奈何——”
    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大吃一惊神色顿时转为恭谨齐对鲁有能躬腰施了一礼道:“多谢高人指点迷津方才多有冲撞之处还望莫与我们这等蒙昧未化之人一般见识!”说着转身匆匆离店而去!
    夏劲道想不到鲁有能谈笑间非但免去一场干戈更令玉壶子和洞中仙对其恭而敬之礼拜诚服不禁觉得鲁有能实在有点高深莫测抬头笑道:“你到好大的本事不战而屈人之兵实在佩服!”
    鲁有能道:“这恐怕不是你的真心话吧你分明是想要看我的笑话以为我不知道么——”
    夏劲道脸一红忙道::“岂敢岂敢!”心道:他的眼光当真厉害之极自己什么都瞒不过他这到和黄香有点相似黄香聪明绝顶机智百出倘有黄香在我身边虽不敢断言此身绝不会落在他手但只凭心智而言实在难分轩轾孰优孰劣我可大有斟酌了!想起黄香又念及王彩雯芳踪难觅自己又无暇分身去找一时万千烦恼不可名状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唉——”
    鲁有能道:“好端端的怎么叹起气来?”
    夏劲道道:“没什么喜怒哀乐人之常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鲁有能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夏劲道把眼一瞪道:“你知道什么?”
    鲁有能忽然一笑道:“为情销磨为情苦铁血柔肠侠客骨!你夏少侠乃是大大的英雄当然是想自己的红颜知己佳人良伴了——”
    夏劲道又被他说中心事不由脸色红口中道:“你说错了我想的可不是这些我——”欲待解释又觉无从说起心中暗道:他武功独特文采也是好极出口成章妙语连珠看来定非自己所想的是所谓梁上君子三只手之流!一念至此忽的一醒:鲁有能来历神秘为人又古古怪怪说话有时口气粗豪侠气逼人有时却又纤声细气轻浮无佻以他方才这句话自己本当大为反感才是何以竟会对他由衷赞赏起来还不要说他曾经暗算自己、、、、、、简直好没道理!
    鲁有能忽然看了夏劲道两眼吟道:“芳草碧无涯连绵到海角。惜无慧人识付与丹青描红尘嚣嚣逐猎猎风霜刀。可怜乐山诗真有几人晓?虽无松柏节愿与天地老、、、、、、”声音清越悠扬店内登时群情耸动纷纷扭头观望!
    夏劲道不知鲁有能何以吟起诗来以他现在沉稳谨慎的性格自然大为反感!不过鲁有能这诗淑质无华意趣高洁他虽然不大懂得解诗曲附但也听的懂诗中大意:那芳翠碧绿的小草淑质无华谵雅朴实天涯海角无处不在随处可见但却没有真正欣赏爱惜的人物丹青画笔绘于图上口诵心咏永远不忘!不要说大自然的风霜雨雪残酷无情凛冽如刀一岁一枯荣本是生命的轮回又岂可怨叹悲伤自怜但那世间人们刈割攀折无情践踏却是不堪忍受彻骨心寒可怜白乐山的咏草诗流传千古人所称颂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知晓诗中的真谛小草虽然没有松柏不畏严寒岁苦永不凋落青春永驻的志操节守却愿以与天地争的生命力以示虽然普通但却不俗的情操!夏劲道揣摩良久越觉意味隽永感触良深!也不知鲁有能是以诗喻人还是有感而但不管如何仅凭这诗诗者的风采就足以使人倾倒想罢多时口中道:“酒对知己饮诗向会人吟这句话不是前辈亲口说过的么可惜我不通文墨诗词歌赋更是一窍不通不能与前辈曲相附和实在有违前辈雅兴!”
    鲁有能道:“你听不懂最好!我也并非要你听懂——”顿了一顿忽然一笑道:“我劝你不必自寻烦恼一切稍安毋躁该来的总要来该跑的留不了相信你很快就会和你的心中那个她见面的!”
    夏劲道见他说的把握十足怔了一怔心中暗道:莫非他当真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口中道:“是么但愿如此!”
    鲁有能道:“什么但愿如此是一定如此!到时候我一定要见识一见能让夏少侠割舍不下的是如何的美人!”
    夏劲道见鲁有能说话虽然轻浮无佻但也不算下流无耻情知要和他斗嘴自己决计不是对手只的哼了一声闭口不言!
    鲁有能道:“你这人专用鼻子和人说话的么我知道你恼我但你放心我可没有一星半点伤害你的意思——”
    夏劲道听了鲁有能这句话脑际忽然灵光一闪看着鲁有能的脸仰天一阵大笑:“哈哈哈——”
    鲁有能怔了一怔奇道:“你笑什么疯疯癫癫的惹人笑话——”
    夏劲道道:“我不是疯了我是明白了只要我对你永无二心爆胎异心丸便永远不会作我又何苦与你朝夕相伴寸步不离呢——!”说着抱拳施了一礼道:“多谢高人指点迷津——!”旋即施展氤氲身法穿窗而去!
    鲁有能一时呆若木鸡自言自语道:“原来他是个聪明傻瓜想不到自己一时说漏了嘴唉真是可恼!”夏劲道在大街上落定身形旋即向路人打探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的去向他正苦于无法查到江湖人的一些消息却不料玉壶子和洞中仙竟然在此出现又焉肯放过这个机会好在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行藏怪异令人过目难忘立时有人指明二人去向夏劲道向那人道了声谢随即一路赶来!
    岂料他沿着大路追赶一连五六天过去玉壶子和洞中仙却如石沉大海一般踪迹杳无夏劲道不禁有些奇怪:以自己的轻功而言绝对没有追不上的道理难道是追错了路径不成、、、、、随即又摇了摇头向自己指点玉壶子和洞中仙二人去向的那人绝对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二人一看便知不是好人人见人恶说不定是自己粗心大意一时疏忽也说不准!当下鼓起精神继续沿途追将下来一路上一边打听一边留心观察路上可有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又赶了三天这时正值半晌时分西北天空突然升起一朵斗大的七彩烟花碧空丽日之下绚烂瑰丽弥久不散!正是长生教的独门信号夏劲道登时精神大振施展氤氲身法向七彩烟花之处疾掠烟花升起处距大6不过十几里路光景以他现在的武功造诣当真一眨眼便到!
    只见前面荒地处一群奇彩异服之人正将一伙人包围当中当中人等皆都骑马僧俗皆有领一人紫红色脸膛手执两管判官笔正在怒声叫骂!夏劲道一眼认出正是小燕子赵威人等不由又惊又喜想来他们为救明空大师四处搬取救兵现在要赶回少林寺不知何故被长生教截拦于此!长生教领之人正是长生散人星宿海他身旁盘着那条雪花大蟒血盆大口怪信连翻十分骇人!赵威等人的坐骑皆都浑身突突直抖不时出唏溜溜的低喑声恐慌不安!
    夏劲道本待现身却又料及恐怕吓跑长生散人再则长生散人身旁也未瞧见玉壶子和洞中仙的身影决定暂忍片刻看看长生散人要搞什么鬼打定主意瞧了瞧四周也遮身之物索性匍匐在地屏耳细听!
    只听长生散人道:“现在中原武林大乱群龙无你们正好投早我长生教门下包你们前途无量享尽人间极乐!”
    夏劲道听了暗自好笑:原来他在鸿图山庄折了不少徒子徒孙仍是贼心不死现在四处招兵买马欲图东山再起当真好笑之极!
    只听赵威怒声骂道:“作你妈的春秋大梦!也不打听打听大爷人等的来头!”
    长生散人道:“哦你们是什么来头说来听听!”
    赵威道:“这些师傅俱是少林高僧至于我们乃是混蛋帮的开山大弟子哪一个不比你什么小小的长生教强过百倍千倍赶快让开道路大爷人等有事在身懒得听你罗嗦!”
    夏劲道听了赵威此语不禁啼笑皆非想不到他竟然抬出混蛋帮的名头来唬人少林寺乃武林泰山北斗天下第一大门派也还可以这混蛋帮当时洛阳大街上自己虽不是游戏之言但也算是有心无意事过之后也就忘到爪哇国去了从未当真想不到赵威等人却是铭记于心铭鼎不忘这份情怀实在令人油然生敬!不过这混蛋帮无人知无人晓岂可与少林寺相提并论长生散人连少林寺的帐都不买又岂会惧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混蛋帮”!
    只听长生散人桀桀一声怪笑道:“少林寺我还略有耳闻这混蛋帮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的么不知贵帮何处安窑里柜帮主又是哪位高人?”
    赵威道:“不许你亵渎少林声威至于我们的帮址在洛阳金风酒楼帮主乃是神龙见不见尾英勇神武盖世无双的小混蛋!”
    夏劲道听了赵威这句实在哭笑不得他不知长生散人何等厉害要想吓退长生散人谈何容易且听长生散人如何说——
    只听长生散人“咦”了一声似是甚为奇怪沉默了一会方道:“这金风酒楼到是听说过不过金风酒楼何时成立了混蛋帮我怎么从不知道?”
    赵威道:“你以为你是谁诸葛亮么回去打听清楚了再来否则我们帮主出马定杀的你小小的长生教片甲不存哭爹哭妈!”
    长生散人又一声怪笑道:“好大的口气!你不怕本散人一怒之下你们的性命便要全部葬送此地么?”
    赵威大笑道:“怕死不是一条好汉!堂堂混蛋帮开山大弟子岂会怕你们这些区区邪教妖人——!”
    夏劲道听了赵威这句话不由大惊身形一旋而起欲待相救岂料长生散人便未如他所想立下杀手反而仰天一阵大笑!夏劲道怔了一怔情知长生散人此举古怪必然还有下情连忙匍身伏倒听长生散人有何话讲!
    长生散人笑罢道:“骂的好!本散人最欣赏硬骨头的人念你年少无知不加责怪!我来问你武功何谓正邪?”
    赵威怔了一怔和旁人交换一下目光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长生散人道:“你别管问照直回答!”
    赵威道:“光明正大就是正旁门左道就是邪!”
    长生散人道:“答的好!我再来问你学了正派武功做坏事和学了旁门左道的邪派武功做坏事有何不同?”
    赵威道:“当然没有不同这两种人都该杀!”
    长生散人道:“答的好!我再来问你武功与机智哪个厉害?”
    赵威道:“当然是机智昔日诸葛武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便是明证!”
    长生散人道:“答的好!那何谓善恶呢?”
    赵威道:“做好事就是善做坏事就是恶!”
    长生散人道:“如果一个人武功与机智两样都是绝顶你说他要做好事还是做坏事?”
    长生散人此语一问非但赵威人等难以回答就连夏劲道也是暗吃一惊不知长生散人指的是谁——
    赵威迟疑片刻喝道:“我怎么知道他要做坏事还是做好事你说他做什么?”
    长生散人道:“当然是做坏事!”
    赵威奇道:“你说的如此肯定我倒不敢相信难道他不会做好事么?”
    长生散人道:“本散人不与你斗嘴相信贵帮帮主也是个英雄人物回去把本散人的这个问题说与他听看他如何回答与你!”
    夏劲道听至此处情知长生散人必有所指可惜长生散人没有说将出来实在令人着恼当下长身站起哈哈大笑道:“不用多费周章本帮主正在此处长生散人别来无恙乎?”
    夏劲道神人天降声若霹雳赵威人等一阵狂喜奋臂呐喊!长生散人则是惊的神魂出窍面如土色口中道:“小子原来是你——!”他话未说完那条雪花大蟒也已认出夏劲道骇的怪喉一声身躯一盘而开恶风陡起巨尾一圈圈住长生散人和其余长生教弟子托了便走但见飞沙走石风声大作片刻工夫便绝尘而去声势骇人之极!
    夏劲道怔了一怔道:“这畜生倒是机灵的很——!”他本待问清长生散人口中所指之人究竟是谁岂料天不遂人愿不由连叹惋惜这时赵威人等已从惊骇中清醒过来纷纷下马过来和夏劲道见礼!
    众人久别重逢喜悦之情自不必说寒暄一阵夏劲道又和那些少林寺的僧人见过礼那些僧人也都双手合什还礼为的那个僧人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施主行侠仗义佛祖保佑播得善果定有善报!”
    夏劲道认出这个和尚便是那日在陕境吴瞎子点心铺手短箭之人情知此人在少林辈分不低连忙道:“多谢大师夸奖我与少林寺有一段渊源自当出手相助!但请大师法号?”
    那个僧人道:“贫僧法号悟能这些师兄弟均是能字辈弟子少林能结得施主这段善缘实是佛祖保佑阿弥陀佛!”
    夏劲道见悟能和尚不问究竟笃诚有礼果然出家人淡泊脱尘风范不由好生钦敬念及少林被焚不由一阵慨然口中道:“大师我有一件事告诉大师还望自持!”
    悟能道:“阿弥陀佛施主请讲!”
    夏劲道道:“少林寺罹难全寺被焚全体僧众也都不知下落失踪已有两个月之久了!”
    众僧登时惊得木雕泥塑一般悟能悲声道:“我早已料定少林终归会有今天、、、、、、今天果然来了、、、、、、!”
    夏劲道忙道:“大师何出此言不知可否见告?”
    悟能面色更加沉重道:“此事有关少林声威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施主还请见谅!”
    赵威在一旁叫道:“大师你怎么如此迂腐现在都是火烧屁股的时候了——”
    夏劲道止住赵威道:“赵威不可无礼!”
    赵威忿忿道:“岂有此理!我们奉了帮主之命为你们少林东奔西走却连个知情的面子都不给——!”
    悟能面现羞愧之色犹疑再三终于还是摇头道:“阿弥陀佛贫僧实在愧对众位施主了!”
    夏劲道情知悟能必有难言之隐以他的个性当然不会在深问下去想了想道:“大师不知有何打算?”
    悟能道:“贫僧打算约会武当、青城、峨嵋、华山、崆峒六派希望六派念在都是武林同道同忾连理的情分上帮少林查出凶手!”
    夏劲道心中暗道:先前武当六派丢了镇派之宝拳剑秘芨少林坐视不理令六派气愤填膺恼怒万端此事恐怕说的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欲待直言相告却又觉于心不忍想了想道:“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步可走了不过少林乃武林泰山北斗竟然遭此浩劫凶手定是穷凶极恶奸诈无极之徒大师人等路上千万小心!还有一件事请转告净尘道长等人——”
    悟能未及夏劲道把话说完已是大惊道:“净尘道长众人不是——”
    夏劲道道:“此事说来话长但总之他们六派掌门尚在人间本来这件事我可以直接告诉他们的但因为一时疏忽竟然忘记了!”说到“疏忽”二字心中忽觉一阵痛楚袭来暗道:这件事可不是“疏忽”那么简单只恐怕游盛天等人皆要因此而误会自己了、、、、、、
    悟能从夏劲道一现身便吓退长生散人情知夏劲道乃是异人而且夏劲道言谈举止敦厚恭谨自然对夏劲道的话深信不疑遂道:“施主请讲贫僧一定如实转告净尘道长!”
    夏劲道道:“这件事说来大有冒犯但此非常时期我已无可避讳、、、、、、”
    悟能见夏劲道说的如此郑重其是情知这件事定然关系重大忙道:“施主但讲无妨——!”
    夏劲道道:“你们一定要提防贵寺方丈衍空可惜明空大师不知、、、、、、不然我一定亲自向他禀明这件事!”
    饶是悟能如何定力高深闻听此言也不能自持面色惨白如纸呆了半晌长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一言不领着众僧人而去!
    赵威忙道:“帮主为何不拦住他们悟能和尚必然知道一些事情——?”
    夏劲道道:“少林被焚已是奇耻大辱而且他听说衍空和尚又有问题又哪能不会伤心欲绝万念俱灰若再相诘岂非雪上加霜我实在觉得于心不忍!”
    赵威道:“帮主说的也是不过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敢一把火烧了少林寺呢?”
    夏劲道道:“除非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一天谁也说不准现在武林大乱杀机四伏局势诡异复杂异常!”
    赵威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夏劲道苦笑道:“你问我我也是毫无主意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赵威道:“总之帮主到哪里我们便跟到哪里誓死不离左右!”
    夏劲道心中更添一份愁苦口中道:“我身如飘蓬行止不定你们跟着我只会受尽奔波劳苦有何益处!”
    赵威人等见夏劲道此语分明有诀别之意无不大骇赵威道:“帮主何出此言我等自愿追随帮主岂会嫌弃那些碌碌风霜莽莽红尘之苦!”
    夏劲道一时心乱如麻口中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这点本领不足以开帮立派我尚有自知之明再则我性喜散淡古板刻执不善为人也不愿纠缠一些凡尘俗务、、、、、、”
    赵威人等正要说话只见七八匹快马正向这边飞驰而来马头上旗帆招展十分惹人注目这些马来势奇快转眼便奔到夏劲道等人前为一人大叫道:“副帮主原来你在这里让我们一路好找——!”
    夏劲道一听此人的声音不由暗暗叫苦不迭:他真是冤魂不散、、、、、、这下可如何是好?口中道:“原来是鲁前辈——”话说了半截便被那几杆大旗吸引住目光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来人正是鲁有能和沈二爷人等鲁有能见夏劲道吃惊益得意道:“吃惊做甚!难道你不识字么?”
    原来几杆大旗上都写有字体鲁有能马背上大旗所书是“擒龙帮帮主鲁有能”他旁边一匹乃是空骑大旗上书“擒龙帮副帮主夏劲道”沈二爷人等大旗则是“一入擒龙帮黄金万两”“黑白两道俱来报道”“至高武学唯我独尊”!
    夏劲道见自己不知何时又成了什么“擒龙帮”的副帮主当真哭笑不得正要说话赵威早已怒声喝道:“你有能——你有什么能?屎壳郎打喷嚏——好大的口气!堂堂混蛋帮面前岂容你等如此撒野——!”
    鲁有能似从未听过这种话呆了一呆转对夏劲道道:“他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夏劲道强忍笑意道:“没什么他说前辈这种做法太过惊世骇俗了——!”
    鲁有能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岂不闻不鸣则已一鸣则天下惊成大事定要用非常手段么!”
    赵威见夏劲道对他口称前辈不敢放肆低低对夏劲道道:“帮主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连那句歇后语都听不懂还要拉你做他们的副帮主?”
    夏劲道也是不明所以口中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老缠着我不过这几人身份神秘武功独特连我也中了他的暗算——!”
    赵威对他奉若神明一般想不到竟遭了鲁有能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暗算当真骇了一大跳!
    鲁有能道:“当此武林大乱之际有志之人自当奋而起有所作为惩恶扬善造福武林副帮主你说对不对——!”
    夏劲道道:“不敢当我可没有前辈的雄心大志!我只想过潇洒自在无拘无束的日子!”
    鲁有能道:“以副帮主的武功人品就是当武林盟主也不为过岂可如此轻言堕落!”
    夏劲道听了鲁有能这句话一时心乱如麻口中道:“武林盟主有什么好我可不稀罕!”
    鲁有能道:“这就奇怪了人人都想当武林盟主为何你却不想我可不能相信!”
    夏劲道气往上涌不欲和他纠缠口中道:“信不信由你总之你再提武林盟主之事我就会消失在你面前——!”
    鲁有能笑道:“好好我不提副帮主如此志气小小的鲁有能怎敢违逆——”顿了一顿又道:“你吃了我的爆胎异心丸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找的到你你还是乖乖跟我在一起最好!”
    夏劲道对鲁有能实在无可奈何只得道:“我既已落在你手自然任你处置——”说着转身对赵威人等道“大家现在不必跟着我了还是散了吧路上千万小心多多保重!”
    赵威人等齐声大叫道:“帮主我们不走——!”
    夏劲道道:“人生聚散随缘何必强求呢!洛阳街上只乃意气相投便倾心而交何等快事大家对我小混蛋的情义我会铭记于心永生不忘——!”说到最后情由衷声音哽咽眼圈竟然隐隐红!
    赵威人等也是眼圈红无不恻然赵威道:“帮主我们一定多请些朋友相助前来救你——!”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不用了现今武林云翳波诡鬼魅横行不是你我年轻人的天下好了话说到这里吧你们走吧!”
    这时鲁有能忽然道:“他们不能走——”
    赵威喝道:“我们走与不走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谁就是天王老子小爷也不怕大不了一死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夏劲道止住赵威道:“他们为何走不得你要的是我我留下来就是了——!”
    鲁有能道:“他们一走你自会伺机逃跑你打的鬼主意以为我不知道么——?”
    夏劲道道:“此言差矣!我小混蛋虽不敢自称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过的话又何时不曾算数你多虑了!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会为我小混蛋掉脑袋我小混蛋又何尝不会为朋友两肋插刀——!”
    鲁有能道:“好一个两肋插刀江湖朋友义字当头我今天算是见识过了你让他们走吧——”
    夏劲道对赵威人等一抱拳道:“大家走吧路上小心!”
    赵威人等齐声道:“帮主保重我们一定会来救你!”说着掉转马头呦喝一声绝尘而去!
    夏劲道以目相送直到再也望不见赵威人等背影这才收回目光渭然长叹一声心中一阵慨然他历经劫难为人处事自认为谵泊甘散随遇而安波澜不惊想不到朋友而去的离情别绪仍是不能免怀自然唯以一声长叹舒心中悲痛苦闷之情了!
    鲁有能道:“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于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这是白乐天〈〈赋得古草原送别〉〉一诗的下半阕此时移来应情应景最为贴切不过——”顿了一顿又道:“我实在看不出你这人究竟有什么好处竟然还有这些舍生忘死的朋友——”
    夏劲道此时无暇欣赏他的文采道:“擒龙帮大帮主属下何去何从还请大帮主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