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十章 迷云又起

    众人出了阎王谷那些前来阎王谷送金银珠宝之人又谢过夏劲道散去不提!这里只剩下夏劲道和游盛天、雷万春、净尘道长、毕棱冰、马占秋、米其风、青虚师太和峨嵋师太以及各派弟子铁蜘蛛和盖鸿图两人则各处一方徘徊不肯离去!
    夏劲道见状忙道:“盖庄主铁教主难道还有什么事不成?请过来说话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难得何必如此见外呢!”
    盖鸿图踌躇再三终于走过来向夏劲道抱拳一礼道:“夏小侠古道热肠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盖某好生感动从今愿追随小侠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夏劲道抱拳还礼道:“盖庄主如此看重我小混蛋不敢当不过说句老实话你能改恶向善我当真要恭喜你了!”
    盖鸿图道:“往日所作所为回想起来好生惭愧!名利二字害我匪浅如今山庄已毁盖某也无去处只想为武林正道略尽绵薄之力以免死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于九泉之下还望小侠成全盖某这个心愿!”
    夏劲道笑道:“盖庄主不是我小混蛋信不过你一来我还有许多事情未了这些事情不便旁人插手二来我年纪轻轻不敢立于人前不过我可以介绍你与六大掌门和游、雷二位大侠现在武林大乱福祸难测大家聚在一起有什么事也好互相照应!”说着转对游盛天等人道“游叔叔这位是鸿图山庄的盖庄主盖庄主曾经和六大门派有一场小小的误会不过一切都已过去了就不必再提盖庄主现在愿为武林正道助一臂之力还望大家能够接纳他!”
    盖鸿图听夏劲道此语不由感激莫名忙道:“哪里哪里盖某实在罪有应得小侠此语当真令我汗颜以对了!”
    游盛天净尘道长几人听得此人竟是传闻当中的鸿图山庄的庄主无不有些吃惊骇然游盛天道:“盖庄主世外高人今日愿为武林正道助一臂之力欢迎欢迎!”当下和盖鸿图一一介绍雷万春净尘道长等人知道!众人相继见礼之后夏劲道这才放下心来转目向铁蜘蛛处望去却见铁蜘蛛不知何时早已离去不由怔了一怔心中陡感一阵怅然他自己也不知何故不由好生奇怪!
    这时红日西坠山鸟归林惹人无限离愁别绪思乡之情众人一时皆都各怀心事沉默无语!待了半晌还是游盛天先道:“时已不早我们不宜在此地久留那个神秘剑客随时会来!”众人心头皆为一凛各自点头称是!夏劲道本来打算要将少林寺被焚之事和衍空和尚的阴谋告诉游盛天等人的听了游盛天此语心情不知怎的竟然为之惨然一时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游盛天见夏劲道表情奇怪不由问道:“劲道你什么呆还不快走!”
    夏劲道翟然一醒忙道:“哦游叔叔我没事你放心吧!”
    游盛天听他口气似是心不在焉不由皱了皱眉头道:“[劲道你似乎有无限心事不如说出来让游叔叔替你解忧也好!”
    夏劲道不知怎的听了游盛天这句话竟然大起反感淡淡的道:“我会有什么事谢谢你的关心!”心中暗道:我的心事你又焉会不知你故意隐瞒事情真相不知是何居心!转念一想以游盛天的为人当然不会是害自己他这样做一定是用心良苦了心中泛起一丝难言的苦楚当真复杂莫名!
    游盛天见片语之间夏劲道竟变的如此冷淡自己连称呼也由“游叔叔”改称“你”不由大惊失色忙道:“劲道你一定知道了什么事情而瞒着我、、、、、、”顿了一顿又道:“难道是那个小叫花子对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要信他!”他一时情急心切语气仓促凌厉大反常态!六大掌门以及雷万春和盖鸿图两人见游盛天忽然之间变的如此激动均是大吃了一惊!以游盛天沉稳刚毅的性格就是泰山崩于眼前也丝毫不会变色今日不知为了何事竟和夏劲道一个少年争吵起来!
    夏劲道心中更加反感暗道:当初是你要我找黄香的现在却又叫我不要相信黄香你出尔反尔口不对心叫我如何相信你口中道:“小叫花子并没有对我说什么不过她人对我很好你又让我怎么会不相信她!”这句话其实驴唇不对马嘴有点前后不搭调的意思夏劲道未加思索便信口说了出来话一出口心中立时大为后悔游盛天毕竟对自己恩深义重自己以这种口吻对他说话实在不应该但话已出口已无可挽回以他现在的处境是绝不可能向游盛天主动认错的!
    果然游盛天闻听此言心情顿时为之一凉半晌方道:“劲道我知道你屡获奇遇武功境界已是深不可测你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需要人来保护你的小孩子了我恭喜你了!”他缓缓说来口气十分沉重显见痛心不已他对夏劲道视若己出关爱有加想不到现在竟连“叔侄”的情分也没有了饶是他如何铁骨铮铮的大侠客也有些把持不住!
    夏劲道也不由黯然心伤强自镇定道:“多谢你的饿夸奖——!”说至此处心中忽然一阵绞痛暗自苦笑道:武功高强又有何用自己竟然要与自己的生父为敌岂不是造化弄人一念至此只觉天旋地转险些晕倒好不容易支持住未倒下却又觉陷入天人交战之际当真痛苦难当!
    游盛天见夏劲道忽然面色苍白如纸晕眩欲倒不由大骇慌忙上前一步欲待相扶夏劲道怕被游盛天窥破心中秘密慌忙退后一步厉声叫道:“不用你来关心我——!”说到最后声音忽然哽咽两行英雄泪悄无声息流落面颊!
    这时红日已完全坠下山去天地间最后一缕光线也消失殆尽夜幕降临寒意陡浓虽已是仲春时节尤令人感到不能忍受。雷万春大叫道:“游大侠你们两个是怎么了久别重逢应当高兴才是为何闹得如此令人心寒?”
    游盛天回过神来道:“都怪我游盛天的不是现在连累大家险些要露宿荒野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走!”转对夏劲道道“劲道我们走吧!”以游盛天在武林中的名望和地位用如此口吻对夏劲道说话已接近于乞求了众人不由大为纳罕不知夏劲道和游盛天究竟有何渊源能令游盛天如此“屈尊绛贵’迁就于他?
    净尘道长终于不耐的道:“游大侠你何必如此一相情愿呢道不同不相为谋志不同不相为伍他虽然是代理少林的身份你也不该如此低三下四的求他!”
    夏劲道闻听此言十分气恼他少年心性一时不免流于偏狭当下也不求解释冷言答道:“我们的事不需旁人来管净尘道长你再多言休怪我手下无情!”
    夏劲道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骇了一跳雷万春“咦”了一声道:“小兄弟这绝不似你往常为人难道你受了什么刺激不成?”
    游盛天则是又惊又痛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夏劲道说出这种话来就算净尘道长能够看在大家的面子上不予追究但这等“目无尊长”“以下犯上”的行径倘若传扬出去又如何在武林正道立足自己又岂不是辜负义弟托孤之举要将夏劲道抚养成*人?他一时百感莫名嘴巴张了一张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净尘道长以一派掌门之尊如何受得了这种羞辱气的浑身抖厉声喝道:“好小子先前偷盗秘籍之事还未和你算清今日竟又当面侮辱贫道从今日起武当派和你誓不两立!”说完鼻中重重哼了一声不过先前在孟尝山庄之际他在夏劲道身上莫名其妙的便中了剧毒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却也不敢立时作这一句话出自他一派掌门之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有虎头蛇尾之嫌毫无志气!
    黑夜之中并无人出声取笑净尘道长四下里一片沉寂只有众人的一双眸子在一眨一眨这几人都是当今武林的绝顶高手内力修为登峰造极于黑夜当中视物如同白昼仿佛并无大碍!
    夏劲道冷冷道:“净尘道长你还以为你是一派掌门么恐怕现在是痴人说梦吧!”
    夏劲道此言一出众人更加惊骇异常净尘道长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不口中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动手么有游大侠等人在贫道量你不敢放肆!”
    游盛天则沉声喝道:“劲道你把话说清楚净尘道长好歹也是武林前辈你怎可如此无礼!”他不知夏劲道何以变的如此乖戾、怪诞不由又3气又恼口气也重了起来!
    夏劲道听了这句话只觉胸中清气下降浊气上升登时情塞智蒙也不欲解释鼻中哼了一声口中道:“我就是不说这件事你们迟早也会知道——”说着话锋一转又道:“我自己的事情都管不过来又何必管人家的闲事!”说完施展氤氲心法抛下游盛天人等远远离去!
    众人只觉威风飒然情知夏劲道已经离去无不对其神妙绝伦的身法所慑黑暗当中净尘道长叹了口气道:“游大侠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不知可否见告?”
    游盛天不由大感为难沉吟良久终于道:“事到如今我又有何可隐瞒大家的——”说至此处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唉”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接道:“他就是金巨失踪的义子——!”
    “什么——!”六大掌门和雷万春盖鸿图皆都惊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想不到这个少年便是金巨在洛阳立下金风酒楼遍邀天下豪杰帮助寻找的饿螟蛉义子——!
    黑暗中游盛天苦笑了一声又道:“这个少年还有一个身份他就是我结拜义弟君子剑客夏凌霜的儿子这个你们恐怕绝对想不到!”
    净尘道长等人这回吃惊得当真无以形容净尘道长道:“什么。他是夏凌霜的儿子那就是梅三娘的儿子了!不可能夏凌霜怎么会有儿子梅三娘更不可能有儿子!”他又惊又骇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令人听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在问游盛天还是在自问自答其余之人心中所想也和净尘道长一样众人吃惊过甚竟无人再提及离开这荒野无边黑夜也仿佛早已不觉得!
    游盛天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个少年的身世已不重要——!”他缓缓说来心情之沉痛当真只有他自己方能明了游盛天顿了一顿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他之所以会失踪是因为我把他从金家堡带了出来!”
    这一回众人吃惊得当真笔墨也难以形容了游盛天所说这三件事一件比一件都要惊世骇俗恍若晴空霹雳一般简直令众人无所适从良久盖鸿图接道:“游大侠鸿图山庄——”说到这里声音忽然一沉原来他的鸿图山庄早已化为瓦砾灰飞烟灭此刻提及又哪能不自感羞愧难当顿了一顿又道:“盖某虽然久未涉足江湖但也知道游大侠和金巨是很要好的朋友而且听说当初也是游大侠送这个少年拜在金巨膝下作为义子的这件事天下皆知此番又为何、、、、、、这岂非有违常伦么?”
    游盛天沉默良久终于叹道:“我一生做事件件但求侠义公允四字虽无甚功德无量之事但也无甚差错恐怕这一件事当真是错了!这大侠二字从今以后大家切末再提!”游盛天是天下知名的大侠客侠义之名播于四域一生行侠仗义有口皆碑这一回如果不是受打击过甚又如何会说出这种话来其余之人除了盖鸿图是天下六大门派的掌门人雷万春则是江南霹雳堂的堂主这八人无不是当今武林风云人物如今却落得飘蓬一身孑然无助是何等的凄凉!众人听了游盛天此语无不恻然!只听盖鸿图吟道:“名高何足重?一心平常行!坐卧诵赤霞不惜毛与髓。满目沧浪者抱腹空伶音!但求孤阕城能与世人同!”世事难料福祸无常又有谁能掌握?盖鸿图颇负文采又予此体会切肤之痛此诗信口吟来当真是感慨良深!
    雷万春于黑夜当中突然奋声大笑:“哈哈哈——”笑罢道“好一个能与世人同!盖庄主好诗好诗!”他连赞两声又对游盛天道:“游大侠——”
    游盛天未等雷万春继续往下说接道:“雷堂主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说过的话又何时不会算数就请你体量我的心情这大侠二字还是不要再提了吧!”
    雷万春顿了一顿又道:“好我称呼你一声游兄这下想必你不会反对吧!”
    游盛天苦笑了一声道:“不敢当到时候我恐怕会负罪整个武林恐怕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雷万春大惊道:“游大——游兄你这是什么话你究竟做了什么错事为何如此自责过甚!——”顿了一顿又道:“难道是为了带走金巨义子那件事么不过金巨藏匿不出遁迹江湖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路道你何苦为了此事而耿耿于怀呢?”
    游盛天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雷堂主多谢你的关心不过不单是为了这件事此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说至此处话锋一转又道:“今日在阎王谷出现的神秘剑客想必大家都已看到了——!”
    众人齐声道:“不错——!”净尘道长又道:“怎么游施主你难道有什么现不成?”
    游盛天道:“不错这个神秘剑客一定和孟尝山庄刺杀顾伟通和黄花叠的是同一个人——!”
    当时在孟尝山庄顾伟通和黄花叠被刺杀的情形除了盖鸿图一人之外其余之人都是亲眼所见犹烙脑海净尘道长道:“游施主这个我们大家当然都知道你有什么话就直管说吧!”
    游盛天道:“我怀疑他是我的义弟夏凌霜!”
    黑夜当中只听众人呼吸急促显见心情紧张已极良久净尘道长方道:“不会吧他不是那个什么岛的白龙使么再则如果他真的是夏凌霜又为何要杀顾、黄二人据贫道所知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过节!”
    游盛天道:“至于夏凌霜为何要杀顾伟通和黄花叠这个恐怕是难以揭开了不过——”
    游盛天方说至此处忽被青虚师太止住道:“游施主且慢讲请听贫道一言!”
    游盛天道:“师太请讲!”
    青虚师太道:“据我所知神秘剑客那致命一剑是要刺杀黄花叠的顾伟通是为了救护黄花叠才一并被刺杀的大家仔细想一想当时的情形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青虚师太此言一出峨嵋师太米其风马占秋三人也跟着道:“不错我们也看的很清楚神秘剑客那一剑的确是用来置黄花叠于死地的!”
    净尘道长道:“黄先生虽然也是江湖中人但一向施医救人医德高尚有口皆碑可以说是济世神仙那神秘剑客不知与他有何冤仇竟然要置他于死地?”
    游盛天道:“不管怎样黄花叠是为武林正道而亡此等大义为山仰止我们一定要替他讨个公道!”
    雷万春接道:“当然如此不过神秘剑客行踪诡秘无从查找我们又一点线索也没有到底如何下手呢?”
    华山派掌门毕棱冰本来一直静听无语这时忽然道:“大家难道忘了黄花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么八年前武林盟主大选黄花叠曾携她参加只要我们找到她说不定能查到什么线索!”
    峨嵋师太跟着说道:“毕掌门说的不错那个小女孩聪明之极小小年纪医术已得回春之妙武林轰动被誉为天下无双!”
    游盛天忽然叹道:“天下无双又有何用梅三娘是昔日天下第一美女又落得如何下场!”
    游盛天此言一出净尘道长青虚师太峨嵋师太毕棱冰马占秋米其风六人心皆一沉净尘道长叹道:“唉事隔八载时至今日贫道这才觉这件事难道竟真的错了——我们当初的确不应该赶尽杀绝实在是有违侠义道济世救人的本诣!”他缓缓说来口气沉重已极显见颇有悔意!
    游盛天叹道:“净尘道长事已如此悔又何用!但愿这等事情不要重演!”顿了一顿又道:“对了方才我说到哪里了——?”
    这时夜空中忽然一声夜枭啼过恍若鬼哭众人不由浑身一凛这才现竟已时至深夜仲春之夜虽不比深秋时节霜高露重但也寒气甚浓众人衣衫已被湿透黑夜之中只闻众人齐齐出一声苦笑个个心情凄凉已极!夏劲道负气狂奔而走只觉心中如同万蚁啃噬一般痛苦难当!脑海当中则是一片空白麻木不真一时也不辨东南西北在茫茫夜海当中飞身疾驰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边晨光熹微长夜竟已过去这才翟然一醒只觉悲从衷来当真有些泣不成声放眼四望只见此身仍处茫然无人烟的旷野当中再也压抑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放声大哭!他心中悲愤苦楚本已太多此时一经泄出来便势如火山爆不可遏止这一哭直哭得泪水既干声嘶暗哑方才止住神志也逐渐清醒过来长叹了一声道:事情早已注定哭之又有何用!这岂非太没出息了!虽然是自我安慰但经历了这一夜的变故仍是觉得心态竟然苍老许多放眼红尘心如止水仿佛经历了一场沧桑巨变一般!
    这时红日东升霞光万道天地间一派生机盎然景象!夏劲道沐浴在晨光之中只觉身心俱清心性也恢复淳良无私本性细想昨夜经过心中颇为后悔心中暗道:无论如何自己也不应该如此对待游盛天父亲要对付游盛天人等自己更不能坐视不管!他主意打定心情却更加沉痛悲抑原来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神秘剑客就是他的父亲夏凌霜是以昨夜游盛天提及神秘剑客而且口气也似乎以神秘剑客为敌时突然之间心情激动不能自禁和游盛天突然翻脸了!试问他从小便立志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客现在却突然现字的生身父亲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又叫他如何适从任谁也难以选择了!相较之下父子天性他在理智蒙昧之下当然自觉不自觉的要站在他的父亲一边了!往事一幕一幕袭来一时不觉心乱如麻事情千综万错其间有太多的疑问饶令他是如何聪明之人也是茫然无措了!不过仅凭他的父亲夏凌霜从阎王谷主塔坦蒙珠手上劫走圣武令一节他已隐隐觉得武林当有天大的事情生!想到这里他一只手不由自主的向怀中的盟主令摸去岂料这一摸之下却不啻如石破天惊一般“啊呀”一声险些惊的呆若木鸡原来怀中空空如也武林盟主令竟已不知何时弄丢了!
    夏劲道这一惊非同小可额头冷汗不由冒出却是浑然不觉百毒真经和盟主令这两件都是天下至宝百毒真经在鸿图山庄被黄香收在白展凤送给他的那口箱子里而武林盟主令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他一直收在身上夏劲道努力回想所经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无论巨细苦席良久却是一无所获最后终于长叹一声道:“当真是苍天误我我负苍生矣!从今日起天下武林大祸岂非因我一人而起!”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响起道:“子奚哭之悲也!子奚哭之悲也!”
    夏劲道心头狂震寻声望去只见有七八匹高头大马不知何时趋近自己身侧三丈之内领的中年汉子可不是妙手三郎鲁有能!身后是沈二爷钟爷佟爷谢爷等人!夏劲道看清来人面目心中暗自苦笑一声:原来他们是一伙的想来早有预谋可笑自己被人家骗的胡天黑地却是浑然不知!鲁有能几人虽是一些二三流的角色可是行踪神秘其极仍令夏劲道有些心怀戒备口中说道:“原来是鲁前辈几人不知你方才说什么?”
    鲁有能道:“我说你为何哭的如此伤心呢?眼睛都哭肿了那可不大好看!”鲁有能此言一出身后沈二爷人等跟着放声大笑嘻嘻哈哈取笑之情表露无遗!鲁有能脸上虽然一本正经不过这一句话却与年龄举止不附颇为轻佻令人大为反感!不过夏劲道却不愿与这等人一般见识当下淡淡说了一句:“人生不如意事十常**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众位如若有事尽请自便!”不快之意也是表露无遗!他这时心事如潮自是不愿有人打搅只盼鲁有能几人听了这句快快离去!
    鲁有能忽然一笑口中道:“夏少侠武功盖世人又长的好自然是不屑于和我们这些草莽之徒为伍了!”
    沈二爷人等笑得更加厉害显然这一回纯粹为鲁有能引起并不是取笑夏劲道了!
    夏劲道也已看出鲁有能有些古怪不由怔了一怔心中暗道:即便要夸奖自己也不是这么夸奖法!什么叫“武功盖世人又长的好”岂非叫人恶心!不过他历经惊涛骇浪所遇异人奇事无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口中道:“鲁前辈误解我的意思了这天下既大又非我一人独有鲁前辈去留自便又与我何干!”
    鲁有能道:“你这句话可是口不对心什么叫去留自便?这样一来要走要留岂非都是要尊你吩咐我们为什么又要听你的话?”
    夏劲道见鲁有能一会称呼自己为“夏少侠”一会却又直呼“你”一时也究竟弄不清他到底如何看待自己。不过这一句话胡搅蛮缠的意味十足心中笑道:先前去阎王谷之时你们对我必恭必敬唯命是从如今大劫重生却又说什么为何要听我的话岂非反复无常十足的小人可见人情如是了!不过他性情敦厚不喜与人在口头上斤斤计较何况人家也许本就是骗计他一时竟觉无言以对只得呆立当场!
    鲁有能忽然又一笑道:“夏少侠不必着恼我只是个玩笑话切莫当真!我见你大清早孤零零一个人呆在这里又愁眉不展似有无限心事我们也算朋友一场所以特地哄你开心——”说着飘身下马径直向夏劲道走来!
    夏劲道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一步口中道:“你要干什么——?”心中暗道:鲁有能说话圆滑已极他能有这样“好心”却叫自己不敢相信!
    却见鲁有能忽然止步一脸不快道:“你这岂非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只想和你亲近亲近难道我会害你不成!——怎么如此不近人情!”言下似乎十分着恼!
    这“亲近”二字夏劲道听的清清楚楚虽觉十分刺耳但鲁有能这一句话听来却是情由衷不似搀假他性情敦厚朴实人家好心对己自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忙道:“你又误会了我怎么会认为你要害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鲁有能转怒为喜道:“是么这样就好我们这些人在你眼中虽然是些二三流的角色却也不是一文钱不值的主俗话说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我们几人此番前来一为答谢相助之恩二来想和少侠结个朋友还望能够答应!”
    鲁有能能言会道这一番话令得夏劲道戒心大去当下说道:“我可没有前辈口中说的这么好这相助之恩更是无从谈起!要说阎王谷的事全赖阎王谷主并非恶人这个恩德我可不敢擅专!”心中暗道:这个鲁有能当真厉害竟然处处料准自己的心念不过看他的样子又并非心怀恶意不知他究竟是何来历?
    鲁有能道:“施恩不图报当真侠士风范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恩我们还是要报的!”说着扭回头去跟沈二爷几人打了声招呼沈二爷等人滚鞍下马又从马背上解下几口大皮箱提到夏劲道和鲁有能二人中间放到地上箱子甚为沉重鼓鼓囊囊的里面看样子塞满了东西!及至箱子打开但见珠光宝气四射映得人眼花缭乱!乃是一箱黄金一箱白银和三箱珍珠玛瑙翡翠玉石!
    夏劲道这才恍然大悟这才知道当时在石殿鲁有能等人何以失踪的缘故心中又觉好气又觉好笑:那等情形之下竟还不忘混水摸鱼当真是贼性难改了!
    鲁有能面带得色的道:“阎王谷主再厉害也绝对想不到我会在太岁头上动土敢打他的主意这叫做有胆有识足见我们几人的过人之处了吧!”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前辈的这等胆识我可实在不敢恭维!”
    鲁有能气道:“你年纪轻轻怎的却是如此古板刻执难道就不会说一句讨人喜欢的话——?”
    夏劲道见鲁有能这句话说的极为奇怪不由道:“前辈你这一句话说的好没道理志不同不两立我又为什么要讨你喜欢简直岂有此理!”
    鲁有能道:“是么我这样说过吗?哦我倒忘了以你的为人又怎么肯附和别人算我说错了你夏少侠品性高洁实在多有得罪!”
    夏劲道见他转弯转的好快不由好笑道:“前辈你也不必如此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鲁有能道:“你老说你不是这个意思要么就是别人误会你的意思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说来我听听——”
    夏劲道为之一塞道:“这个——”舌头动了几动却是无言以答心中竟觉一片茫然暗问自己道:不错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鲁有能道:“这个就是了答不上来了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在世上走一遭唯名利二字矣!这钱财啊是越多越好你就是天大的英雄难道不要吃饭穿衣——?”
    夏劲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在教训自己不过自己却也无可辩驳呆了好半晌方才道:“前辈说的很对倘若没有别的话说请恕我不便奉陪告辞了!”说着转身拔腿就走!
    鲁有能呆了一呆连忙喝道:“回来——”
    夏劲道只觉鲁有能话中竟似有无形磁力一般不由自主的回头道:“哦——不知前辈又有何指教?”
    鲁有能忽然又是一笑道:“指教不敢当不过你当真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劲道怔了一怔道:“不明白还望前辈明示!”
    鲁有能道:“你可真是健忘我不是说过是来答谢你的相助之恩的吗这些东西其实你也有一份的这样吧随你高兴你要取多少便取多少我们绝不反对!”
    夏劲道终于明白心中暗道:这些人果然有意思他们取了这些金银珠宝不要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就是知道又到哪里去找他们口中道:“前辈果然义气中人不过这些东西我一来不便携带二来阎王谷的事并非我的功劳前辈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鲁有能道:“这个不是理由其实你根本不想交我们这几个朋友!”
    夏劲道道:“当然不是我一向独来独往惯了!”
    鲁有能道:“酒对知己饮诗向会人吟!人生哪一处不需要朋友流浪江湖漂泊在外倘若无朋友相伴岂不寂寞的要死——!”
    夏劲道闻言心中一片惨然自己的处境可不正是如此口中却道:“是么我并不觉得——!”
    鲁有能道:“这就怪了就是神仙也还有‘牡丹思凡’‘七仙女配牛郎’难道你是个断绝了七情六欲不食人间烟火气的人么?”
    夏劲道见鲁有能似乎要和自己纠缠个没完没了不由大感不耐口中道:“前辈说的不错我就是这样的人——!”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但这些伤心欲绝之事自然不便与鲁有能这等不相干的人提及心道:你再是如何不识趣之人听了这句也该离开了吧!
    鲁有能道:“那你一定是遇到天大的麻烦了我可不相信天生会有这种人不如说来听听或许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夏劲道瞪大了眼睛打量了鲁有能一番真想不到天底下还会有这种不知羞臊之人口中道:“我不要你的帮忙我的忙你也帮不了!”
    鲁有能摇了摇头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三人行必有我师你的事还没有说与我听又怎知我一定帮不上你的忙?”
    夏劲道简直被鲁有能弄得哭笑不得但人家确是一番好意自己一不能动手赶走人家二也不能决然离去只得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请你帮忙!”
    鲁有能道:“听你这话还不是不可救药之人还知道人家对你关心这样吧我们就结伴同行你遇到什么麻烦我也好替你分担一些就算是还了你这个人情!”
    夏劲道见说来说去竟好似成了自己有求于他一般当真是无可奈何了想了想道:“难道前辈人等竟然无事可做吗?我可不敢耽误你们的时间!”心中暗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凭你们的武功竟然大言不惭简直可笑之极!
    鲁有能道:“钱虽能通神但也不是万能之物同样的道理武功再高也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我们几人武功虽然不济相信有些事情还是帮得上忙的你就不要推脱了!”
    夏劲道闻言几乎骇了一跳心头怦然一动:这个鲁有能处处料准自己的心事定非简单人物对了还有一件事自己怎的竟然忘记了那武林盟主令和无极圣武令任谁也难以分辨开来何以鲁有能竟然认的以他二三流的角色岂非咄咄怪事当下决定一试口中道:“鲁前辈我的仇人很多你们和我在一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鲁有能道:“你怎么会有仇人以你现在的武功可以说罕有对手又有谁敢与少侠为敌呢?”
    夏劲道道:“那依前辈看来当今武林以谁的武功最高呢?”
    鲁有能道:“这个问题大家谁都知道你为何明知故问呢?”
    夏劲道道:“前辈这句话好生奇怪什么叫做明知故问呢难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么?”
    鲁有能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艺无止境武功没有所谓的最高也没有什么天下第一你叫我如何回答你?”
    夏劲道道:“前辈既然不肯明说那我就说两个人物出来不知前辈怎么看法?”顿了一顿道:“阎王谷主和武库之主这两人究竟谁厉害?”
    鲁有能看了夏劲道几眼目光中突然射出一种极为奇异的光芒同时一声大笑径直向夏劲道靠了过来——
    夏劲道大吃一惊情知有异欲待后退不料鲁有能的目光竟似有无形的吸力一般手脚仿佛被捆住一样动弹不得!
    鲁有能走到夏劲道面前一手捏开夏劲道的嘴巴一手手指一弹将一物弹入夏劲道喉咙里目光旋又恢复如初纵身往后一退离夏劲道三尺之处站定。沈二爷几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夏劲道手脚恢复行动只觉入口之物又腥又涩也不知是何物他现在自负武功了得却不料竟被鲁有能偷袭得手心情当真又惊又痛以他的个性更加不会求饶当下鼻中重哼了一声怒视鲁有能也不言!
    鲁有能笑道:“要你做朋友你不肯非要做这阶下囚当真是人自轻贱岂奈何了——!”
    夏劲道又哼一声更不答话对他的嘲笑装作一幅置若罔闻的样子!
    鲁有能道:“阶下囚我还没有见过象你这样的你倒威风的紧那这样吧你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大叫三声‘饶我狗命’‘饶我狗命’‘饶我狗命’我就放你一马!”
    夏劲道实在按捺不住厉声喝道:“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落在你手自无话说为何要羞辱于人!”
    鲁有能道:“我还以为你变哑巴了你不是不说话么?”
    夏劲道情知中了他的激将法不由一塞恨恨瞪了鲁有能一眼心道:这个人实在有些古怪不知他究竟要打什么主意?
    鲁有能道:“你分明是个大傻瓜哪里是什么大丈夫就凭你那点小小的心眼还想和我逗真是不自量力!”
    夏劲道恨道:“你若非用邪术我岂会败在你的手上!”
    鲁有能道:“这就怪了两国相争胜者为王谁又规定不许用什么手段取胜我说你是个傻瓜你还不相信!”
    夏劲道怔了一怔道:“总之我不服——”
    鲁有能笑道:“服不服是你自己的事其实我也不想用强是你迫我如此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