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九章 荡气回肠

阎王谷主道:“年轻人说话果然有趣不过襟怀坦荡倒也不失古道侠风之气!实不相瞒诸位手中之酒乃是千年火灵芝酿醅而成一杯入体百病不染若能常年饮用便能脱胎换骨6地成仙可惜火灵芝乃海外奇珍实在得来不易要不然当多多奉上几杯以谢诸位对阎王谷多年盛情相待!”
大殿内人等听了阎王谷主一席话又见夏劲道饮下酒后安然无恙不由疑心大去转忧为喜虽失去许多金银财宝但却换来一杯奇珍佳酿也可谓有失有得了当下殿内之人纷纷举杯将杯中之酒饮尽!
阎王谷主道:“诸位既已饮下喜酒一杯足见心中冰释前嫌吾不胜欣慰既然如此就请诸位婚礼过后再走吧!何况一路车马劳顿也应当稍适休息!”说完拱了拱手带领马王爷和净尘道长一干人等出了大殿!
鲁有能见阎王谷主出了大殿连忙道:“小侠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夏劲道道:“我也不知道这个阎王谷主的武功高的出乎人之想象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话锋一转道:“前辈以你的江湖识见净尘道长等人可是甘愿委身阎王谷?”
鲁有能道:“看样子似乎不假习武之人毕生以追求武术最高境界为目标现在六大掌门好不容易遇上阎王谷主这样博通武学的奇人自然不肯离去了!”
沈二爷道:“你放什么狗臭屁!我问你你难道舍得你的娇妻爱子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去追求什么最高境界吗?”
鲁有能脸上一红道:“我自然舍不得难道他们是别有用心不成?”
沈二爷道:“什么难道而是肯定别有用心!”
鲁有能道:“这就奇怪了阎王谷主的所言所行怎么看也不象坏人?”
沈二爷道:“这就是你为什么是个下三滥的小蟊贼人家却是堂堂一代掌门了!”
鲁有能怒道:“说话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沈飞龙我敬你比我年长几岁才对你客气再三为何一再羞辱鲁某!我是个下三滥的小蟊贼不错但却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又错在哪里!”
沈二爷道:“鲁有能我敬你是条汉子才会坦诚直言咱们就事论事怎么是羞辱你呢!”
夏劲道连忙劝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动怒现在正需要同心协力共渡险关!”旁人也再三相劝鲁有能转怒为喜道:“沈二爷是我把话听反了但作贼的平时最忌讳人家说贼字我情急失态也是情有可原你可不能怪我!”
沈二爷众人听了鲁有能此语皆都大笑起来沈二爷道:“岂敢岂敢我若怪你岂非枉自尊大令人耻笑了!”
夏劲道道:“阎王谷主不知是何来历是善是恶神秘的很事情已然如此我们就索性留下来看看阎王谷主的新婚夫人是何模样?”
众人也别无他计当下都点了点头!这时夜幕已临殿内之人皆无睡意三三两两团坐一起高谈阔论唯求长夜快快过去!夏劲道看看这些人又望望殿外四座宝山不禁心涛澎湃思虑万千暗道:人生际遇当真奇妙难料自从游盛天带自己离开金家堡至今已有一年之久这一年来江湖动荡杀劫四起血雨腥风似永无止期但事情复杂综错纷纭渺茫要想理出一点却是茫然无措无从下手、、、、、、一时间所遇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皆都涌入脑海不由感慨万千难言胸中惆怅!
第二天早上阎王谷主率领六大掌门和游盛天人等来到大殿寒暄几句过后马王爷高声喊道:“恭
请教主夫人——!”只听的殿外鼓乐喧天数声礼炮过后有几个青年女子搀扶着一位风华绝代的中年妇人缓缓步入大殿。殿内之人齐齐出一声惊呼皆被这位中年妇人的绝代容颜所震为之倾倒!夏劲道不料阎王谷主的夫人竟然是如此美丽的一位妇人不由大为好笑一位奇丑无比一位却是美貌绝伦这两人做了夫妻岂非又是轰动武林的一件新闻!
阎王谷主道:“吾想求一位证婚人以司礼仪不知哪位愿成*人之美?”
夏劲道应声道:“我小混蛋不才愿做谷主的证婚人!”说着挺身而出走到那位中年妇人面前躬身一礼道:“祝夫人青春永驻吉祥如意!”
中年妇人一见夏劲道不禁花容惨变颤声道:“是你、、、、、、你没事吧?!”
夏劲道听了中年妇人的声音也不由脱口而出叫道:“铁蜘蛛——心月无相教主!”心中念头电闪而过盖鸿图在阎王谷自己早该料到铁蜘蛛也会在阎王谷的想到这里吃惊更甚阎王谷主竟能在火海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盖鸿图和铁蜘蛛掳走这份武功简直匪夷所思!
阎王谷主道:“原来夫人和这位年轻人认识故人相逢可喜可贺!”
铁蜘蛛道:“谷主闲言少叙还是、、、、、、还是、、、、、、”说到这里面上忽然一红欲言又止。原来她想说还是举行婚礼要紧这样岂非是急做人妇叫人耻笑了!虽然她是别有用心这样的话却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阎王谷主道:“夫人吾看你表情古怪难道身体不舒服吗?”
铁蜘蛛道:“是的、、、、、、我忽然觉得十分心慌大概是有点紧张罢!不过稍做休息就会没事的!”
夏劲道见铁蜘蛛分明故意叉开话题不由大感奇怪他心中本来是有许多疑问要问铁蜘蛛的不过此情此景之下考虑再三还是忍了下去口中道:“夫人既然有所不适就请稍事休息待会再举行婚礼不迟!”
阎王谷主点了点头道:“夫人这位年轻人说的有理保重身体要紧还是回去休息吧!”
铁蜘蛛摇了摇头道:“谷主放心我的身体很好、、、、、、只怕误了吉时还是举行婚礼吧!”她踌躇再三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心情之复杂却是难以言表!
阎王谷主道:“什么吉时不吉时的吾不信那一套夫人身体要紧来人扶夫人回去休息!”
铁蜘蛛道:“过了这个时辰恐怕我会改变主意!”
铁蜘蛛此言一出群情哗然夏劲道也是大为奇怪不明铁蜘蛛何出此言难道她并非心甘情愿嫁给阎王谷主?
阎王谷主道:“夫人心意甚决吾又焉敢不从误了天公美意岂非罪过!好就请这位年轻人做证婚人主持婚礼!”
铁蜘蛛道:“你我二人乃天作之合天地为媒又要证婚人干什么?”
阎王谷主道:“吾一切听夫人的!”转对夏劲道道“年轻人多谢你玉成美意吾不胜感激不过夫人既已决定只好心领了!”
夏劲道道:“哪里哪里夫人说的极是天作之合自有天地为媒了祝谷主和夫人海枯石烂此情不渝!”说着退回鲁有能等人处心中却是更加奇怪!铁蜘蛛此语分明针对自己而言的其意自然是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了!这个女人真是奇怪连阎王谷主那样的怪人都知道要找一个证婚人来主持婚礼她却说不要有违常理也不知心里怎么想的!
这是马王爷道:“谷主没有证婚人婚礼如何开始?”
阎王谷主转对铁蜘蛛道:“是啊夫人现在怎么办?”
铁蜘蛛道:“天地作证你我当着大家的面饮下交杯酒就算拜过天地正式成为夫妻了!”
阎王谷主道:“好一切听夫人的!”
这时有一对青年男女各捧一个托盘每个托盘放着一只酒杯走到阎王谷主和铁蜘蛛面前阎王谷主道:“夫人——请!”说着伸手端起一只酒杯铁蜘蛛也不答言端起另一只酒杯仰脖便要喝下!这时忽由大殿外飞进一道光华恰巧将铁蜘蛛的酒杯击的粉碎杯中之酒在空中飞溅开一来宛若一朵鲜红的玫瑰煞是好看!这一下变故陡生殿内之人皆为惊骇!
夏劲道乍见光华出现立时心头狂震:奴剑术——!心念未已由打大殿外飞进一人身落当场一袭白衣面纱遮面正是神秘持剑人!夏劲道看的真切不禁胸中气血翻涌惊骇欲绝!他早就怀疑神秘持剑人是他的父亲夏凌霜但此刻神秘持剑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是该不该上前相认!只觉脑海当中一派空白眼前也是一片茫然咫尺之遥却如天涯海角一般遥远起来!
阎王谷主道:“你果然来了!为何破坏吾之婚礼?”
持剑人道:“该来的总归要来塔坦蒙珠你不要怪我来的不是时候!”
大殿之人听持剑人道出阎王谷主的名字分明不是中土人氏一颗本已稍稍放下的心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现在异峰突起半路又杀出个神秘持剑人而且看样子来意非善展下去定是凶多吉少到时候城门失火难免殃及池鱼不由人人思危坐立难安起来!
夏劲道听了阎王谷主的名字心中暗道:这一定是了阎王谷主一定是离离岛的人而这个神秘持剑人必是自己的父亲夏凌霜无疑!一时心中惊喜交集却又悲痛万分心道:父亲父亲你说出海寻仙本为寻求剑术真谛却为何艺成归来非但骨肉不认反而残暴凶狠滥杀无辜呢?司马义于我有授艺之恩黄花叠顾伟通于我有救命之恩父子亲情天理昭彰又叫我如何选择、、、、、、一时间陷入天人交战之际痛苦难当!
阎王谷主道:“中原有句老话叫做君子弗为成*人之美!白龙使你是中原人为何要破坏吾之婚礼?”
持剑人道:“塔坦蒙珠你在中原大6作威作福享受多年大概早把岛主的使命丢到爪哇国了吧!”
阎王谷主道:“岛主圣训时不敢忘!多年来吾与马面人等均以灵芝酒为食倍极艰辛幸不辱命如今宝物齐备就在殿外即日便起运!”
持剑人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暗结妻室私纳大6之女置岛规于不顾色胆包天肆意妄为分明将岛主不放在眼里不臣贼心昭然若揭!”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夫人真心相爱岛主纯粹仁义天性博爱一定会成全塔坦蒙珠的!”
持剑人道:“真心相爱?大6女人心如蛇蝎但凭一语何足为信!”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看在岛主的份上吾不与你计较!不过你要向夫人道歉!”
持剑人道:“要我向这个女人道歉好——”说着转对铁蜘蛛道“你是不是和塔坦蒙珠真心相爱——?”
铁蜘蛛面无表情一言不恍似对持剑人的话闻而未闻!
持剑人又道:“你为何要嫁给塔坦蒙珠?”
铁蜘蛛仍旧一言不!
持剑人仰天一阵狂笑面巾为之突突跳动模样神秘诡异令人触目惊心!持剑人笑罢对阎王谷主道:“塔坦蒙珠你看如何这女人果对你真心无二为何不敢回答我的问话?”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不要辱人太甚!吾与夫人真心相爱天地作证!”
持剑人道:“天地作证?塔坦蒙珠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这分明是无理取闹你究竟想干什么?”
持剑人道:“塔坦蒙珠我看你现在还被这个女人蒙在鼓里!她是中原第一大魔教日月无相教的教主现在中原武林都要对付日月无相教她嫁给你分明是要借助你的力量来对抗中原武林!”
阎王谷主道:“吾不管什么魔教还是日月什么教吾也不管她是什么人吾只知道吾喜欢她!”
持剑人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不要倚仗岛主看重便来压我!吾所做一切会向岛主自行请罪不用你来管!”
持剑人道:“我身为白龙使自然有权代理岛主来处置你!塔坦蒙珠你还不认罪么?”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吾何罪之有?”
持剑人道:“你不听我的话便是怙乱凌上目无岛主这还不够么!”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岛主可不象你这样恃上凌下蛮不讲理!你的话不能代表岛主!”
持剑人喝道:“放肆!塔坦蒙珠你这分明是不把我白龙使放在眼里了!”
阎王谷主道:“不敢!”
持剑人冷笑道:“塔坦蒙珠你知道不敢就好!我问你无极圣武令在哪里?”
塔坦蒙珠高大的身躯为之一震殿内之人均都看在眼里不由又惊又奇这位阎王谷主向来不愠不火不气不躁令人不知他心里在想写什么也不知他是脾气秉性如此还是心有城府阴沉难测现在听了持剑人这句话居然身躯一震可见惊异之情实难形容了!
塔坦蒙珠沉默了好大一会工夫道:“白龙使圣武令乃是本岛至高无上的圣物你问此何故?”
持剑人道:“我要你将圣武令交给我——!”
塔坦蒙珠道:“圣武令不能公然现世岛主没有对白龙使说么?”
持剑人道:“殿内之人在我看来皆是一具死尸尔何足为虑——!”言语虽淡却是杀气冲天令人不寒而粟!
大殿千余人等闻言皆都不胜惊怒有一人叫道:“何方妖人口出狂言——!”他话音未落但见持剑人手中长剑脱鞘飞出化作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向那人击去那人惨叫一声胸口被那道光华洞穿一个大洞死尸仆地而倒却无鲜血流出那道光华自那人背后穿过掠上半空划了一道漂亮的圆弧重又飞回持剑人剑鞘之内情形离奇恐怖骇异绝伦!人群皆被那到光华无边威力所慑殿内一时沉寂无声宁静可怕!夏劲道看在眼里不由惊骇欲绝一时悲痛万分心如死灰就算持剑人现在揭下面纱承认是他的父亲夏凌霜他也不敢认了!
塔坦蒙珠道:“白龙使你为何无缘无故杀人本岛的武功只在健身自娱而已你难道不知?”
持剑人道:“是他自己找死于我何干!塔坦蒙珠我再问你一句圣武令在哪里?”
塔坦蒙珠道:“白龙使你滥杀无辜残狠恶毒吾不能将圣武令交给你!”
持剑人道:“那你怎样才肯将圣武令交给我?”
塔坦蒙珠道:“吾除非得到岛主亲自通知!”
持剑人道:“现在事情紧急来不及请示岛主!”
阎王谷主道:“总之吾不能将圣武令交给你!”
持剑人冷笑了一声道:“塔坦蒙珠你非要逼我出手不成?”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实在欺人太甚!吾难道怕你不成?”
持剑人道:“好!塔坦蒙珠你非要逼我出手了——!”说到此处身形突然一滑掠到铁蜘蛛背后左手一探反扣住铁蜘蛛的喉咙这一变故实在出人意料铁蜘蛛猝不及防一下被他拿个正着!
阎王谷主道:“白龙使你好计谋!你不要伤了夫人吾现在就将圣武令交给你——!”
铁蜘蛛忽然道:“塔坦蒙珠我现在和你一刀两断是生是死与你毫无关系!”声音冰冷之极殿内之人闻言皆都吃惊异常!
阎王谷主身躯猛的一震道:“夫人你何出此言?”
铁蜘蛛道:“白龙使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日月无相教的教主我嫁给你也并不是真心喜欢你而是要利用你!”
持剑人道:“怎么样塔坦蒙珠这个女人自己都承认了可见我并非危言耸听欺骗于你!”
阎王谷主沉默许久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拿住这个女人不放?”
持剑人道:“塔坦蒙珠你想要耍花招还不到火候快把圣武令拿出来!”
铁蜘蛛道:“我已说过再和你毫无关系塔坦蒙珠你就是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
阎王谷主道:“中原有句老话千里有缘来相逢你我相遇毕竟缘分一场你不感激我我也不会怪你就权当你是陌生人好了!”他忽然将“吾”字改称“我”字足见心中之波动是何等剧烈了说到最后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伤心还是无奈!
铁蜘蛛道:“陌生人?难道陌生人是个坏人你也要救吗?”
阎王谷主道:“在我们眼里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
铁蜘蛛道:“塔坦蒙珠你真傻、、、、、、!”言至此处忽然两颗眼泪溢出滴落面颊再也无语!
夏劲道见铁蜘蛛泪湿双颊心中忽觉象被针刺了一下浑身打个冷战头脑清醒异常暗道:就算持剑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夏凌霜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如此作恶!挟持一个女人实非侠义中人所为自己如不阻止岂不有负天理良心枉为人子!当下挺身而出喝道:“谷主且慢!”
阎王谷主正要取圣武令交给持剑人忽见夏劲道走了出;来忙道:“原来是你年轻人你有何话讲?”
夏劲道道:“实不相瞒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二人是我的好朋友不过他们二人并未和我提起过谷主日后相见我一定要狠狠骂他们两句!”心道:自己抬出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一来可以消除阎王谷主的误解免得他意气用事把事情越搞越大二来也好让持剑人有所忌惮不敢肆意伤人!他偷眼睃去果见持剑人扼住铁蜘蛛的手微微一抖瞅个正着心中不由暗自冷笑!
马王爷听夏劲道道出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这两个名字惊得哇的一声险些叫出来心道:这小子果然有点邪门竟能和两位苍龙使扯上关系听他口气交情还非同一般真是不可思议!他心中纳闷已极不过又不好问是真是假只好揣着个闷葫芦扎在那里呆呆瞅着夏劲道一眼不眨!
阎王谷主道:“原来是两位苍龙使的好朋友我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夏劲道道:“好说好说不用客气——!”接着转对持剑人道“白龙使你可认得我小混蛋么?!”他竭作镇定实则内心狂风骇浪心涛汹涌要不是历经劫难早已磨练的性定如铁恐怕早已不能自禁!
持剑人双目精光电射显然惊骇异常口中道:“小子原来是你段王府被你跑掉想不到今日自己撞上门来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夏劲道见他不认自己不禁伤心欲绝强打精神道:“你要抓我尽管来好了不过先放了铁蜘蛛再说!”
持剑人道:“放了她?小子你以为我会听你的话?”
夏劲道道:“你听不听我的话不要紧总之你先放了铁蜘蛛我任你处置!”
持剑人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付天生的侠义心肠!不过你本是我囊中之物却来和我讨价还价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铁蜘蛛道:“年轻人我和你毫无关系不值得你拿性命来换!”
夏劲道道:“夫人不用担心我只不过和这位白龙使有一点小过节他不会杀了我的——”说着转对持剑人道“你说对吗白龙使?”
持剑人道:“小子我杀你毫不足惜!趁我现在心意未决你快滚到一边少管闲事!”
夏劲道道:“这件事我一定要管!白龙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持剑人大喝道:“你是什么东西不用你来教训我——!”说着转对阎王谷主道“塔坦蒙珠快把圣武令交给我否则我杀了她!”说着手上稍稍用力铁蜘蛛登时粉面涨紫一阵剧咳!
阎王谷主见状大惊叫道:“白龙使你不要伤她我把圣武令交给你!”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形状奇古的乌黑青的牌子夏劲道乍见那块牌子不由心头大震这块牌子和他身上的武林盟主令看上去一模一样!他正自惊骇之间忽听的铁蜘蛛出一声极为惨厉的尖叫他扭回头去却见铁蜘蛛面无人色晕倒在持剑人怀中!这时大殿之人皆都拜伏于地齐声称道:“参见盟主!盟主金安千秋同岁!”声震大殿!
夏劲道从未见过这等阵势一时惊得目瞪口呆!阎王谷主也是不名所以纳罕之极——只听的持剑人狂笑一声单手拎起铁蜘蛛望阎王谷主怀中一塞迫得阎王谷主连忙伸双手接住持剑人则一把夺过阎王谷主手中的圣武令又出一声狂笑身体腾空而起掠出大殿而去他的身法快的无可形容殿内之人如见鬼魅一般惊骇欲绝!
这时铁蜘蛛已经醒转过来尖叫一声挣脱了阎王谷主的怀抱叫道:“塔坦蒙珠武林盟主令为何在你手中?!”
阎王谷主道:“什么武林盟主令?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铁蜘蛛道:“就是那块牌子!”
阎王谷主道:“那是圣武令不是盟主令你看错了中原武林的盟主令早已佚亡你难道不知?”
铁蜘蛛怔了一怔沉默片刻突然出一声凄厉的大笑状极疯狂笑声过后却又泪落尘埃自言自语道:“不错盟主令早已佚亡盟主令早已佚亡、、、、、、”声音凄恻幽咽猝不忍闻!
阎王谷主见铁蜘蛛如此悲伤连忙劝道:“夫——你不要如此难过圣武令我迟早会讨回来的白龙使如此欺侮于你我一定找他算帐!”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过了许久铁蜘蛛平静下来道:“塔坦蒙珠是我连累你了谢谢你!”
阎王谷主道:“你不用谢我其实我救你们来阎王谷也是别有用心的不过现在圣武令被白龙使抢走我也无法回去向岛主复命——!”说到这里又转对净尘道长等人道:“九位阎君现在我们之间的承诺一笔勾销你们可以走了——!”
净尘道长等人由面无生机忽转喜笑颜开九人向阎王谷主齐施一礼净尘道长道:“谷主如此大义深令我等汗颜我等回去交代一些后事再来向谷主复命!”
阎王谷主道:“不必了白龙使诡计多端要找回圣武令不知要到何年何月!”说着扬声对殿内拜倒之人道:“各位朋友请起吧那是圣武令并非盟主令你们误会了——!”
殿内之人皆都惊立而起不胜惊诧!
夏劲道看了看净尘道长游盛天九人又看了看殿内的立起人等心中忽然一动暗道:这些人都分辨不出盟主令和圣武令何以鲁有能竟能认得而且对自己说得煞有介事——想到这里回头望去不由面色一呆原来鲁有能和沈二爷一伙人等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了!他呆呆的怔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暗道:鲁有能如此神秘看来一定大有来头日后自己一定要揭开他的真面目以泻被骗之愤!自己如此好心对他们一伙他却来欺骗自己简直岂有此理!——一念至此心又怦然大动:净尘道长等人原来是被阎王谷主救来阎王谷的那孟尝山庄和少林寺被焚一定不是阎王谷主干的了难道是心月无相教干的?不过心月无相教群龙无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恐怕没有铁蜘蛛的命令张舵主等人绝不敢擅作主张!、、、、、、心中疑云滚滚却是毫无头绪思索半天只得作罢!
这时游盛天走到夏劲道面前道:“劲道一别半载你长高了也长大了看上去也懂事了我很欣慰!”
夏劲道心头一阵激动哽咽道:“游叔叔我还以为你——”说至此处忽然泪涌眼眶再也说不下去!
游盛天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劲道我这不是很好么不要难过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方要说话这时雷万春大步奔了过来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侠肝义胆拯危济难我雷万春果然没有看错你!”
夏劲道脸上一红道:“雷大侠过奖了!”说着向雷万春施了一礼!
雷万春脸色一板道:“小子你再和我如此客气不要怪我生气了——!”旋即放声大笑样子豪迈已极!
这时净尘道长毕棱冰马占秋峨嵋师太米其风青虚师太六人一齐围了过来净尘道长道:“哈小混蛋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他身脱囹圄心情高兴之极一时将出家人古板刻执的风范忘的一干二净这番喜笑颜开的样子看上去可亲多了!
还未待夏劲道答话青虚师太急道:“臭小子彩雯那个贱妮子呢你不是一直和她在一起吗?怎么难道她怕见我躲起来了么?”她一脸慌急之色爱徒情深溢于言表!
夏劲道心头一酸道:“师太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他本待将事情经过解释一番岂料方说到“不过”两个字却被青虚师太厉声截住道:“不过什么!我青城派百年清誉毁于你手贫道姑且不论你现在竟对彩雯贱妮始乱终弃分明卑鄙下流的无耻之徒!”
游盛天见青虚师太怒忙劝道:“师太切莫动怒这其间定有下情劲道绝不是这样的孩子!”雷万春也跟着道:“不错青虚师太现在哪有工夫论及这些鸡毛蒜皮之事咱们还是商量一下该何去何从!”
净尘道长毕棱冰马占秋峨嵋师太米其风也一齐相劝青虚师太余怒未息瞪了夏劲道一眼道:“臭小子你若不把彩雯贱妮找回来贫道和你没完——!”说到最后脸色不由一红原来她身为一代掌门之尊如此口径无异于江湖泼皮无赖了何况夏劲道乃是个晚辈她念徒心切一时失言好在众人也没觉连忙闭口不言借机下台!
夏劲道心中暗自好笑情知这件事情一时也解释不清楚连忙道:“多谢师太宽宏大量——!”说着转对盖鸿图叫道“盖庄主你还认得我么那天坏了你的好事实在不好意思!”
盖鸿图对夏劲道一见便觉头疼的很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小侠真会说笑我哪能不认得你——!”
夏劲道笑道:“这句话倒不似你盖庄主往常口吻怎么样你的鸿图山庄化为飞灰心疼了吧?”
盖鸿图面现悲颜道:“心疼到不觉得盖某咎由自取又怪得谁来小侠不要再取笑了!”
夏劲道道:“盖庄主鸿图大志当世奇人定能重建山庄威耀武林不过你现在不想当武林盟主了吧?”
盖鸿图不好意思笑道:“多谢小侠吉言!盖某往常坐井观天枉自尊大此番遭遇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敢再想当什么武林盟主!”他这几句倒是真心话情由衷听来十分感人!
夏劲道道:“盖庄主也不必过于伤感我本来还想要讨教庄主的战尸拳的我看就算了吧——!”
盖鸿图道:“哪里哪里!”
这时铁蜘蛛走到夏劲道面前道:“年轻人你可真姓夏么?”双目盯住夏劲道面庞样子看上去极为激动!
夏劲道怔了一怔暗道:铁蜘蛛为何如此问我?好生奇怪!他隐隐约约觉得铁蜘蛛必和自己大有干系要不然也不会派张舵主和岳护法保护自己还有在鸿图山庄自己报出真名实姓之时铁蜘蛛两度出极为惨厉的尖叫至今尤烙脑海深不敢忘现在被铁蜘蛛如次一问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铁蜘蛛见夏劲道不回答连忙道:“啊年轻人怪我太唐突了不好意思谢谢你方才救我——!”
夏劲道见铁蜘蛛突然转移话题虽然更加奇怪不过却觉如释重负忙道:“夫人不用谢我先前夫人曾派张舵主和岳护法保护我我还未曾谢过夫人呢!”说着向铁蜘蛛躬身施了一礼!
铁蜘蛛大为激动忙待伸手去扶却又忽然缩回脸色不由更是尴尬口中道:“是么我倒忘了!”
夏劲道见铁蜘蛛行止古怪不由更为不解口中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夫人如果有什么事用的着我尽请吩咐!”
铁蜘蛛面色忽转平淡冷冷道:“年轻人恩义分明实在难得我不要你报答我咱们一报还一报就算扯平了!”
夏劲道忽遭冷遇不由一怔暗道:自己本是好心她何以如此不近人情不要自己报答也就算了为何要给自己一个冷面孔真是奇怪?口中道:“那时我被人误会夫人的确是帮了我的大忙的这个恩情无论如何我也要报的!”
铁蜘蛛面色更趋冷淡道:“你怎么如此罗嗦难道你要强迫我接受吗?简直岂有此理!”
夏劲道见铁蜘蛛似乎对自己的“好心”大起“疑心”恐怕再说下去反尔弄巧成拙不好解释连忙改口道:“既然如此请代我问候张舵主和岳护法就说我小混蛋向他们问好了!”
铁蜘蛛面色稍霁点了点头看了夏劲道几眼欲言又止!
夏劲道道:“夫人还有什么话要问我定当知无不言!”
铁蜘蛛道:“我哪里有话要问小小年纪便学会察言观色当真令人讨厌!”
夏劲道又碰了个软钉子只得悻悻然作罢暗道:她分明心口不一——自己好心问她却反尔迁怒于我令人莫名其妙!口中道:“夫人既然没有话讲我就告退了!”说完转身走回游盛天等人处!
游盛天几人已向阎王谷主话别见夏劲道回来游盛天道:“劲道我们走吧!”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正有许多事情要告诉游叔叔雷大侠和六位掌门的不过这里不便细谈咱们还是路上说吧!”
这时马王爷见夏劲道要走连忙叫道:“小子慢行一步两位苍龙使现在哪里可否见告?”
夏劲道扭头看了看马王爷笑道:“山不转水转你们迟早会碰头的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马王爷呆了一呆正要再问却被阎王谷主拦住道:“年轻人见到两位苍龙使代塔坦蒙珠问好多谢了!”
夏劲道笑道:“大家朋友一场这点小事勿需客气!只要谷主不再弄些鬼玩意来吓唬大家一切都好说!”
阎王谷主道:“区区小技难逃年轻人慧眼好从今日起阎王谷就重整旗鼓改换门庭随时欢迎大家来做客!”
夏劲道大笑道:“你答应的倒是好快!”
阎王谷主道:“中原有句老话听人劝吃饱饭嘛!”
游盛天等人闻言也都放声大笑夏劲道道:“塔坦蒙珠你既然这样给我面子见了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我一定替你美言几句说你中原多年矢志不移一心向岛本色未变难能可贵!”
阎王谷主道:“多谢多谢不过这娶亲的事还有那些死尸、烂骨、骷髅就不要说给二位使者听了还望口下留情!”
夏劲道听了笑得简直打跌那些拿了金银珠宝的人也都恍然大悟哭笑不得!不过以阎王谷主的武功就是明抢又岂可奈何!何况人家又把赖以活命的火灵芝酒拿来给自己吃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两不相当了!再说自己如果不做亏心事岂怕鬼叫门》如果不是胆小怕事岂会上这天大的一当!总的说来失中有得因祸转福此番归去再不必提心吊胆度时日又得延年益寿心情也是其乐融融难以言表!当下这些人纷纷都把感激的目光投向夏劲道异口同声道:“多谢小侠行侠仗义功德无量!”声震大殿!
夏劲道吓了一大跳连忙道:“大家不用谢我全赖阎王谷主并非天生恶人要谢还是谢他!”
这些人又齐声向阎王谷主谢过!
阎王谷主连连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样子好笑之极!
夏劲道忽的记起一事遂对阎王谷主道:“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阎王谷主道:“你是二位苍龙使的好友我自然信的过你尽管讲来我知无不言!”
夏劲道道:“多谢——”顿了一顿道:“白龙使的奴剑术不知如何才能对付?”
游盛天雷万春和净尘道长等六大掌门皆都面现凝重之色要知窥伺人家的绝招秘术已是武林大忌更不要说当面向人家求教破解之术了游盛天暗道:劲道这孩子怎么如此不知轻重!本待阻拦为时已晚一颗心忐忑不安暗替夏劲道担心!
阎王谷主道:“你天赋异禀钟灵毓秀先前从我的话中悟出上乘武学境界已见一斑我虽然未与你交手但知你的本领绝非在我之下不过要想对付奴剑术恐怕还办不到!”
夏劲道道:“愿请指教!”
阎王谷主道:“奴剑术乃是以心灵的力量将剑出纵横天地没月渚日唯念所使!其间奥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乃是本岛历代岛主餐虹饮霞傲啸烟波推移日月横流沧海穷极智慧有所感悟而无求所得正所谓天赐神术凡人岂可觊觎妄谈以窥其秘!”
夏劲道笑道:“你说的这样神乎其神令人只能恭尔敬之肃然于心不敢求攀了照你说来奴剑术根本无法破解了!”
阎王谷主道:“天下万物有生有灭各有定数非人力所能及!奴剑术杀气太重虽无办法破解不过倒并不是无人能治!”
夏劲道道:“是谁?”
阎王谷主道:“当然是本岛岛主了!”
夏劲道叹了口气道:“关山万重沧海茫茫其间何止十万八千里!”
阎王谷主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联络岛主的办法相信白龙使为祸中原武林的日子不会太久!”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但愿如你所言既然如此我们就告辞了后会有期!”说着对阎王谷主抱拳一礼!
阎王谷主道:“后会有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