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八章 山穷水尽

    鲁有能等人见夏劲道少年老成沉稳干练更是大为心服遂都闭口无言跟在夏劲道后面继续向谷内进过了这一段山谷前面山谷更趋狭窄谷中小路蜿蜒如蛇延伸至谷中深处不知所终!
    夏劲道不料谷中如此幽邃难测此刻身临险境倘遭伏击后果实在难以预料回头望了一望但见身后之人惟恐落后拼命往前挤一时人喊马嘶喧闹异常!夏劲道不由心头好笑暗自摇头比起心月无相教纪律如铁言行划一这些人简直就是一盘散沙人心各异唯求自保无虞又如何不被阎王谷主趁虚而入玩弄于股掌之间一想到心月无相教不由想到心月无相教主铁蜘蛛隐隐约约觉得铁蜘蛛必和自己的身世大有干系!忆起鸿图山庄一役铁蜘蛛和盖鸿图均告失踪生死不知下落心情不由一阵惘然也不知是心痛还是怜悯不由自主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鲁有能等人见夏劲道忽然无端端的叹气以为他睹此阎王谷情势险恶要打退堂鼓不由慌的手足无措赛狸猫沈二爷叫道:“小侠你难道——!”言至此处又生怕冲撞了这位救命的小神仙忽的硬生生顿住他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在一个少年面前却变的畏畏尾起来不由自觉好生尴尬不过情势所逼也不算什么羞耻!众人更是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出尽等夏劲道如何话!
    夏劲道自然知晓沈二爷话中之意不由展颜笑道:“各位休要紧张除恶务尽——又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方才只因想起了一件伤心事所以才会叹气连累大家担心了!”
    众人听了夏劲道此言一颗心方才放回肚里红胡子钟二爷叫道:“只要小侠渡我们逃过此劫小侠的伤心事不要说一件就是十万件全包在我们这些人身上了我红胡子一马当先先替小侠摆平!”旁有一人应道:“小侠说的伤心事那当然只有心来医了再说凭你红胡子的那点看家本领连阎王谷的一个小鬼都对付不了如何又帮得上小侠的忙!”红胡子为之一塞支吾两下又大声道:“大家彼此彼此、、、、、、总之这件事过后我们定当以小侠马是瞻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众人也都一哄而应声起潮涌!
    夏劲道摆了摆手道:“我小混蛋无才无德只不过机缘巧合练了这么一点杂七杂八的三脚猫功夫不入高人法眼难登大雅之堂各位前辈既然如此看得起我小混蛋我小混蛋就拼了这一身血性之气捋捋阎王谷主的虎威——!”
    众人见夏劲道言语诙谐有趣不由哄堂大笑心情立时轻松下来!笑声过后夏劲道一马当先向谷中深处奔来约莫盏茶十分前面有一物阻住去路通体透明粗有合围突刺如刃直插上天高与谷顶平齐!
    夏劲道历奇无数却也不知此是何物遂问鲁有能道:“前辈这是什么东西?”
    鲁有能道:“小侠原来不知这乃是一个水晶石柱单凭这个水晶石柱便也可知阎王谷乃是钟灵毓秀之地可惜被阎王谷主这些恶人糟蹋了!”
    夏劲道听罢不由啧啧称赞这跟水晶石柱晶莹剔透令人越看越爱看遂不由自主驱马靠上前去情不自禁伸了一双手便要摸惊得鲁有能人等一阵大乱齐声叫道:“小侠——千万不可!”
    夏劲道收住双手扭头道:“为何——?”
    鲁有能道:“这根水晶石柱乃是阎王谷的圣物旁人千万亵渎不得小侠虽然武功盖世不过还是慎重一些的好!”
    夏劲道道:“多谢前辈提醒既是人家的圣物自然不能有失礼数君子有节不拂其隐这不知是哪个圣人说过的话小混蛋虽不是君子却也应当尽力效仿!”心中不由连叫两声可惜再看那根水晶石柱两眼只见那根水晶石柱通体出柔和已极的光辉素致淡雅似是在引诱自己上去拥抱一般不由更是恋恋不舍只觉这根水晶石柱似有灵性一般自己的全部身心不由自主的为之吸引宛若失魂落魄一般好在他定力异于常人一觉心性有异定了定心思立时便又清醒过来心中不由暗自好笑:夏劲道呀夏劲道你也太过纯粹仁爱了吧难道对一根石柱也产生感情了吗?想到这里将马头一拨绕过水晶石柱复又前行!
    这时谷中地势渐趋下陷人马前行十分困难夏劲道皱了皱眉头对鲁有能道:“前辈照这样下去我们还要走多久?”
    鲁有能苦笑道:“大概还需要一柱香时间吧他娘的我总觉得有些提心吊胆似乎觉得要有什么事生一般!”
    沈二爷道:“鲁有能你***少放狗臭屁!这条路我们少说也走上十几回了会有什么事生!再说有小侠在我们还怕什么!”
    鲁有能道:“沈二爷骂的好!不过说老实话我觉得这一路走来也太过寂静了与往年路上总有阎王谷的小鬼纠缠大不一样难道阎王谷内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沈二爷怔了一怔道:“说的也有道理其实我早就觉得阎王谷这一次有所古怪不要说现在武林已无盟主就说少林寺被焚七大门派神秘失踪阎王谷紧随其后便出生死簿要黑白两道均要献宝大有肆无忌惮之势说不定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夏劲道听到这里心中“咚”的一下连忙问道:“沈二爷你说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是何意思?”心中暗道:难道少林寺被焚是阎王谷的人干的不成?
    沈二爷摇了摇头道:“这个可说不准也许武林中这一连串的大事都是阎王谷在背后搞的鬼?也许阎王谷此番是趁火打劫也说不定?还有另一种可能我可不敢随便说出口只是心里想想罢了!”说到这里忽然面现紧张之色禁口不言!
    鲁有能等人急道:“沈飞龙现在是火燎屁股的时候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夏劲道道:“沈二爷既然不说自有他的道理大家就不要难为他了不过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们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沈二爷连忙点了点头道:“还是小侠明理想的周到不是我沈飞龙故意隐瞒大家一来多言惹祸沉默是金二来证据不足我也只是有所怀疑罢了还望大家见谅!”
    鲁有能人等听了夏劲道所言又听了沈飞龙的一番解释不由一阵沉默夏劲道此时对阎王谷愈觉感兴趣恨不得立时揭开其间秘密遂道:“大家就不要耽搁了天色愈来愈晚我们还是趁天黑之前赶到阎王谷要紧!”当下喝了一声催马前行众人也不再答言加紧赶路!
    下了这一段斜路地势又忽转平坦再行片刻前面忽然光芒耀眼亮如白昼奇彩瑰丽瑞气千条蔚为奇观美不胜收!行的近前原来是一座金山一座银山一座珠玉山还有一座山乃是奇玩异石堆积而成四座宝山相映生辉珠光宝气映的人眼花缭乱!
    夏劲道看的瞠目结舌半晌方才喘过气来心中暗道:拥有了这些宝物谈不上富可敌国也算的上富甲天下了!阎王谷主不知是何人物又有何通天手段竟能让人将金银珠宝乖乖双手奉上他要这么多的金银珠宝不知又是何居心?扭头望了望鲁有能等人只见其纷纷下马各将箱子解下不由大声道:“前辈你们要干什么?”
    鲁有能道:“舍财不舍命我们还是将珠宝奉上但求平安一时待小侠打败阎王谷主之后再取回也不迟!”
    夏劲道见这些人恁没志气不由气极反笑道:“反复无常分明是小人行径前辈这番举动岂非太令人可笑了!”
    鲁有能满面通红支吾半晌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小侠见笑了不过人随潮流草随风前面的人既然这样做了我们倘若不照做岂非格外惹人嫌疑!”
    夏劲道知道这些人还是信不过自己正所谓大限将近人心离散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奈何之事何况鲁有能说的也不是未尝没有道理自己少年心性唯逞意气用事还是小心谨慎一下的好遂点了点头道:“好吧就依前辈所言不过到时一旦打起来恐怕再无暇顾及这些身外之物了!”
    鲁有能怔了一怔道:“小侠说的极是不过这些东西本来就没有打算带回去倘若真的那样只有听之任之了!”
    夏劲道见谈了这么半天也不见阎王谷有所动静不由好生奇怪问鲁有能道:“怎么还没有到阎王谷吗?”
    鲁有能道:“过了这四座宝山就是阎王谷的阎王殿往年阎王谷主就在殿内招待我们的!”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那好前辈将东西放好之后再来与我汇合小混蛋先行一步了!”说着施展氤氲身法从马背上一飘而起凌空越过四座宝山放眼所见但见一座巨大无比的石顶石柱的大殿盘踞谷中石柱之上彩灯高挂飞红倒悬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似是要办喜事一般夏劲道怔了一怔无暇思索凌空扑向对面的几根石柱双掌伸出打算要将石柱上的灯笼扯下来正在这时只听一声狂喝响起:“什么人竟敢在阎王谷放肆!”接着两道掌力如山而至击向夏劲道身体右侧!
    夏劲道头也不回左掌原势抓出将一根石柱上的灯笼扯了下来右掌一翻出一记劈空掌与那人的两道掌力击在一起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势若惊雷在空中炸将开来大殿中的人皆都惊立而起纷纷向外观望!
    夏劲道身形落地抖了抖手中的灯笼向偷袭自己之人望去但见那人一脸横肉相貌狰狞已极可不正是马王爷不由笑道:“马王爷别来无恙乎这天地虽大我们两人竟又碰在一起那可真是不巧不成书了!”
    马王爷业已看清夏劲道面目不由喝道:“好小子原来又是你!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口中虽然气势汹汹实则色厉内荏这小子以一掌敌自己双掌非但毫毛未损反尔喜笑颜开无事人一般他小小年纪内功竟有如此造诣岂非咄咄怪事?!
    夏劲道笑道:“马王爷休要信口胡诌难道不怕阎王谷主一怒之下拔了你的舌头就是三岁小孩也知道阎王谷这是要办喜事你却说出什么地狱无门这等不吉利的话岂非大煞风景不懂事理?”
    马王爷气的浑身抖喝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将灯笼扯下分明故意捣乱就是谷主知道也绝不会轻饶了你小子!”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什么绝不会是一定会!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彩灯高高照新人分外俏;彩灯照洞房龙凤俱呈祥’我将这串彩灯送给谷主做见面礼他欢喜都来不及又岂会怪罪于我!倒是你喜庆将临滥用武力又妄揣主意口出不祥我看谷主一定会责怪你的你可要小心一点了!”
    马王爷见这小子能言会道一席话说的自己简直快要晕头转向情知说不过他连忙见好就收道:“好借你小子吉言阎王谷永保太平谷主新婚之喜龙凤呈祥我还有事要忙你小子请自便吧!”说着转身就走!
    夏劲道道:“不劳费心你尽管去忙吧不过提醒一句管好自己的舌头!”说完笑嘻嘻步入石殿但见殿内不下千余之众皆都盯住自己不放惊异之情自是不用言表!
    这时鲁有能人等随后赶到大殿目睹此状不胜惊诧鲁有能道:“小侠生什么事情了这是为何?”
    夏劲道抖了抖手中的彩灯道:“全都因为这个我和这些人不熟还请前辈向这些人解释解释!”
    鲁有能众人虽不解夏劲道扯下彩灯意欲何为但见夏劲道言出有信真的敢捋阎王谷主的虎威自是大为心服随即上前与殿内众人解释一番!人有人朋兽有兽友一个屎壳郎仨臭虫大殿中的人有的和鲁有能人等是相交好友有的也曾相识更多的则是闻名未曾见面听了鲁有能等人的解释一个个喜上眉梢无不将夏劲道视作救命的天神下凡精神振奋异常!
    这时只听得鼓乐喧天礼炮齐鸣寻声望去由打大殿深处并排走进两列青年男女皆都披红挂彩只是双眼目光呆滞夏劲道觑的真切只见青年男子当中正是武当四小华山六小崆峒七杰泰山双剑青年女子当中有青城叶彩云三女和峨嵋五尼心中不由又惊又愤看来孟尝山庄的血案阎王谷主一定是元凶魁了这时鲁有能业已看清武当四子几人不由惊得魂飞天外急忙附在夏劲道耳边低声言道:“小侠看来事情似乎不妙想不到武当四子竟也投在阎王谷门下难道阎王谷便是传说当中的武库不成?”
    夏劲道定了定心神道:“我看不象这些人看上去神志皆失宛若行尸走肉一般说不定阎王谷主真的如你所说会制作蛊尸邪术!”
    鲁有能更加惊恐道:“这下怎么办我们恐怕不是阎王谷主的对手!”
    夏劲道道:“不要惊慌我们静观其变随机行事!”
    鲁有能人等见夏劲道沉稳如山渊停狱峙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这时两列青年男女全部走进大厅分列两厢在大殿众人对面停了下来沉声喊道:“恭迎谷主——!”声音诡异之极幽咽凄恻听的人浑身起粟难受已极!
    夏劲道这下可真惊的灵魂出窍武当四子等人竟能开口说话不知道是真死还是假死孟尝山庄惨变生在顷刻之间当时一片火海自己虽未曾看清料想也绝不会有人幸免于难更不要说全身而退了武当四子等人倘若没死那六大掌门就更不会死了何以不见净尘道长几人?!他心中疑云大起当真百言难叙其一!
    喊声已过由打大殿外又走进一队人领先一柄十三曲桃木五色罗伞执伞之人正是马王爷伞下站立之人身高过丈一袭红袍面貌古怪难以形容唯有一双巨眼翻出眶外忽闪忽闪精芒四射好不吓人!
    夏劲道见了阎王谷主这幅尊容简直笑的要死心道:但凭他的这幅尊容简直可与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二人媲美了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两人的眼珠深陷进眼窝子阎王谷主的眼珠则是突出眶外三人谁都丑的可以不知这位阎王谷主的娇妻又是怎样的一个母夜叉了!夏劲道强忍心头笑意又往阎王谷主身后之人望去这一下非但他就连大殿所有之人皆都惊骇绝伦个个惊叫出声大殿之内一时乱作一团!
    原来阎王谷主身后跟有九人依次是武当净尘道长华山派掌门毕棱冰泰山掌门马占秋峨嵋掌门峨嵋师太崆峒掌门米其风青城掌门青虚师太中原一条龙游盛天江南霹雳堂霹雳火王雷万春鸿图山庄庄主盖鸿图这九人中的前八人据传都在孟尝山庄惨变中丧生如今却在阎王谷中出现如何不令人惊骇莫名!夏劲道只觉两耳嗡嗡作响头都大了脑海当中一片空白简直不该相信自己的眼睛!
    阎王谷主见殿内之人惶恐难安连忙言道:“诸位且请安静听吾一言!”声音如同闷雷滚过大殿之内风声大作人群皆被阎王谷主威势所慑立刻安静了下来!
    夏劲道见这位阎王谷主竟能出气成风内力之雄简直深不可测不由心头暗道:这可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不知以自己现在的功力能否敌的过他?不过听他之言好似并无恶意自己还是稍安毋躁静观其变再作打算!
    阎王谷主见人们安静下来又道:“中原有句老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诸位既以来到阎王谷何不宾主同乐共享美妙时光总之无拘无束便是!”顿了一顿又道:“中原还有句老话叫做不强人所难如有人不愿留下来喝吾一杯喜酒的话尽请尊便吾绝不阻拦!”
    人们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哪敢动弹半分!夏劲道见阎王谷主开口中原闭口中原的不由心中一动:难道他不是中原人士看他相貌古怪和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二人如出一辙颇有渊源难道阎王谷主也是离离岛的人?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一紧如果真的如此仅凭离离岛的飞行、奴剑二术自己便会束手无策甘拜下风要想制住阎王谷主解救游盛天等人又谈何容易!暗自苦笑了一下紧锁眉头急思对策!
    阎王谷主道:“既然无人离去想必诸位都已同意吾荣幸之至万分感激!不过尚有一事决定以后再上筵席不迟!”顿了一顿道“吾十府阎君已有九选尚缺轮回一职想在诸位当中选出一人还请诸位再等待片刻!”
    阎王谷主此言一出殿内之人不知是福是祸不由更加不安不过却也无人敢吱声答言!夏劲道心道:原来游盛天等人是被他掳来做什么十府阎君不知阎王谷主居心何在?当下挺身而出大声言道:“此言谬也!”大殿之人早知这个少年身怀异能现在见夏劲道出面干涉不由精神一振!
    马王爷一见夏劲道不由恨道:“好小子你又要捣乱不成?”转对阎王谷主道“谷主扯下柱上灯笼的正是这小子还说什么‘彩灯高高照新人分外俏彩灯照洞房龙凤俱呈祥’一类的鬼话我看他分明图谋不轨存心捣乱!”
    夏劲道一抖手中的灯笼笑道:“彩灯高高照新人分外俏彩灯照洞房龙凤俱呈祥连三岁儿童都知道是吉祥话你马王爷怎么却说成是鬼话呢?真是马嘴里吐不出狗牙!”
    阎王谷主点了点头道:“不错年轻人你说的话我很喜欢不知你方才一语又是何解?”
    夏劲道道:“你方才已经说过不强人所难现在你又一相情愿要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挑选一人做什么十府阎君这岂非自相矛盾!”
    阎王谷主摇了摇头道:“一相情愿自相矛盾怎么会呢?吾之所言他们都没有反对就表示同意了!”
    夏劲道不知他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道:“依你之言那怎样才算是不同意呢?”
    阎王谷主道:“很简单只要将吾打败就算是不同意!”
    夏劲道简直好笑透顶道:“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这分明又是强人所难别人为什么要和你打?”
    阎王谷主道:“为什么要和我打?打败了我就可以做十府阎君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夏劲道这回气得简直要死再和他争论下去恐怕没完没了话锋一转道:“照你这么说你身后的九人都是打败了你才当上十府阎君的吗?”
    阎王谷主道:“年轻人果然聪明你说的一点没错九位阎君正是将吾打败才心甘情愿留下来做我十府阎君的!”
    这一下非但夏劲道不摸头脑其余之人也是不辨东西南北一派糊涂!阎王谷主既然不是六大掌门人的对手净尘道长九人既已打败阎王谷主净尘道长等人断无留下来做阎王谷主的十府阎君的道理!而且还是“心甘情愿”难道十府阎君比各派的百年基业还要来的重要?再说稍通武学之人都知道这位阎王谷主的功力实在已是惊世骇俗净尘道长九人联手恐怕也不可能将其击败不过阎王谷主言之凿凿倒不象是在说谎夏劲道愣了好大一会又道:“如果别人被你打败又怎样?”
    阎王谷主道:“这怎么会!我如果打败了别人十府阎君的人选岂非都要落空你是个聪明人怎么问这种糊涂话?”
    夏劲道这回实在忍不住失声大笑道:“这么说你是故意被人打败的果然高明!不过这些人为何又会心甘情愿留下来呢?恐怕你又耍了什么手段吧?”
    阎王谷主道:“这又有什么可笑的!我武功高出九位阎君许多却甘愿败在他们手下他们不心甘情愿留下来又哪里会成!”
    夏劲道道:“这又是什么道理还请解释!”
    阎王谷主道:“一般人习武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打斗时打赢对方所以一生追求的习武最高境界就是天下无敌孰不知无敌非易有敌更难!求胜固为重要求败更加可贵!求胜的武学精彩求败的技艺却更加巧妙!求败之时非但结果要输给对方而且每一招每一式都要输给对方运筹帷幄料敌于先以无为胜有为岂非又是一层境界妙不可言!”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夏劲道听了阎王谷主这一番“微言大义”不由觉得当真妙不可言!不错一个人自身的武功修为却有天下无敌之时譬如金巨但天下无敌却是多少血战、多少伤生换来的啊!象阎王谷主一心求败话虽说的轻松实又何易!天下武学少则上百种多则上千种要想败在每一人手下势必要精通每一人的武学家数和招式而每一种武学则又深奥晦涩有时需要习武者穷其一生都不能全然领会而阎王谷主却败在六大掌门和游盛天九人手下这九人的武学几乎已囊括天下武学之大成阎王谷主当真异人真是虽败尤荣有敌胜无敌令人心折了难怪九人会心甘情愿留下来、、、、、、继尔又想道自己在大钟里面领悟的“返璞归真收随心陷于须臾妙自天成”四句武学箴言返璞归真从有到无则是说的内力修为和阎王谷主的有敌无敌岂非殊途同归异曲同工之妙?!他一时陷于武学心得的无上妙境不由眉飞色舞恍若只身世外天地间只有自己一人一般手脚不由自主的比划起来!
    大殿上众人见夏劲道自顾自手舞足蹈起来皆都“咦”了一声惊讶的难以形容!
    马王爷叫道:“臭小子疯疯癜癜的耍什么鬼画符!”扬手一记掌力出但听“砰”的一声巨响那道掌力正击到夏劲道身上夏劲道这才翟然一醒笑道:“怎么马王爷你要给我搔痒么?”
    众人见夏劲道生受了马王爷的劈空掌力身体非但纹丝不动竟还能立即开口说话好似没事人一般不由又惊又奇:这是哪门子的武功!?
    马王爷更是惊的非同小可他早知道这小子绝非寻常却没料到竟然如此邪门不由喝道:“小子想挨打吗?老子成全你!”右手将所持十三曲桃木罗伞用力一顿喀的一声竟然将罗伞插入地面数尺之深大殿地面皆用方石漫成足见其功力深厚!大殿上“呀”的一声惊呼鲁有能等人不禁暗自替夏劲道担心!
    夏劲道方才一瞬间领悟武学无上心法将马王爷的一道掌力轻而易举化去不由精神振奋异常信心大增口中笑道:“怎么要动真格的吗?尽管放马过来我要是还手就不算好汉!”
    马王爷猛喝一声提足十成功力双掌接连出十几道掌力但见这些掌力击到夏劲道身上却如泥牛入海波澜不惊无声无息情形奇特已极!马王爷十几道掌力出功力已耗去大半头上汗落如雨!
    阎王谷主道:“别自不量力了你不是人家的对手为何还要丢人现眼不知羞耻!”
    马王爷连忙住手喘息道:“这、、、、、、这小子是人是、、、、、、鬼?”
    夏劲道笑道:“我自然是人了不过马王爷您怎么住手了我这正舒服的紧呢!”说罢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又打了一个哈欠一幅懒洋洋的样子引的殿上之人再也忍耐不住皆都大笑起来!
    阎王谷主道:“年轻人你用的什么功夫真是奇妙!”
    夏劲道道:“我的功夫和你一样都是以无为胜有为怎么样?”
    阎王谷主道:“年轻人果然聪明竟能从吾方才一语领会出至高无上的武学真谛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吾还要高明许多当真是后生可畏!”
    夏劲道于阎王谷主方才一语自是得益匪浅可也并非全然如他所言当下也懒得和阎王谷主理辩口中道:“我看你也是世外奇人不如听我一劝九位阎君失踪多日他们的弟子和家人甚是挂念你就放了他们岂非功德无量!”
    阎王谷主道:“吾费尽许多心思才找到十府阎君的人选岂能听你一言就轻轻巧巧的放了他们!”
    夏劲道道:“那你怎样才肯放人?”
    阎王谷主道:“只要你留下来做轮回阎君之职吾就放了他们!”
    夏劲道道:“好我答应你!”
    阎王谷主道:“你可是心甘情愿别无他想?!”
    夏劲道道:“自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阎王谷主道:“你休想骗吾红口白牙到时候你翻脸不认帐吃亏的还不是吾!”
    夏劲道道:“我的性命捏在你的手里我怎么敢不认帐!”
    阎王谷主道:“中原有句老话叫做三思而后行吾还是考虑考虑再作答复!”
    夏劲道想不到阎王谷主糊涂的可以精明的也可以条件是他提出来的反说自己要考虑考虑怕吃了亏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好笑透顶!
    阎王谷主想了半天道:“午吾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不行!”
    夏劲道道:“怎么不行?”
    阎王谷主道:“你一个人换九个人吾大大的吃亏了自然不行!”
    夏劲道见骗不了他只得作罢口中道:“那就可惜了你的十府阎君恐怕暂时要悬缺一职了!”
    阎王谷主道:“中原有句老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况阎王谷乃世外桃源钟灵毓秀之地自然会有有识之士愿做十府阎君!”
    夏劲道道:“但愿你不是痴人说梦!”
    阎王谷主道:“痴人说梦怎么会九位阎君便是明证!”
    夏劲道道:“你休要掩耳盗铃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别人九位阎君分明被你邪术荧惑了心智所以才会任你摆布!”
    阎王谷主道:“年轻人说话要三思吾已说过九位阎君是甘心情愿留下来的如果不信一问便知!”
    夏劲道哪里肯信遂扬声问道:“净尘道长你们可是心甘情愿留下来的?”
    净尘道长九人齐声答道:“自然!”
    石破天惊一般夏劲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半天又道:“那你们还认不认得我小混蛋!”
    净尘道长九人齐声答道:“不认得!”
    夏劲道见九人异口同声否认不由啼笑皆非暗道:自己这可真是强做好人费力讨人嫌一无是处了夏劲道呀夏劲道你还是收起你的侠义心肠吧人家并不领情呢!一时间只觉世间万物人事并非自己所想的那样心情复杂莫名!
    阎王谷主道:“怎么样年轻人吾并无骗你吧!”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我少不更事出言莽撞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心中暗道:难道这九人都害了失心疯不成这件事必定大有蹊跷自己还是观察一阵再做打算!
    阎王谷主道:“今天是吾大喜之日岂会怪罪你一个年轻人!”
    夏劲道怔了一怔实在弄不懂阎王谷主是何人物口中道:“那我就多谢了!”
    阎王谷主道:“选轮回阎君一事这位年轻人既然表示反对吾主随客便再也不提!”停了一停又道:“时日不早多有怠慢略备薄酒一杯还望诸位笑纳!”
    马王爷道:“谷主火灵芝得来不易还是、、、、、、”
    阎王谷主道:“今天是吾大喜之日岂能有失待客之道上酒!”
    这时由打大殿外面走进数百个身着黑衣之人各自手托一只托盘托盘内放着几只酒杯不大一会将酒杯全部分给大殿上的人又退了出去!夏劲道瞅了瞅杯中之酒其色如血鲜红无比异香淡淡若有若无他喝酒虽然不多却也知道这是难得的佳酿举杯便要一饮而尽却被鲁有能偷偷扯了一下衣襟低声道:“小侠小心酒中有毒!”
    夏劲道心中暗自好笑:只要不是媚毒我夏劲道便不怕口中道:“前辈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有我小混蛋在包管平安无事!”说着仰脖一饮而进只觉入体温润和畅不燥不烈韵味悠长回味无穷不由赞道:“好酒好酒可惜只须饮一杯不能一醉真是憾事!”
    马王爷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这酒乃是千年圣物火灵芝酿制而成你们带来的那些破铜烂铁连一滴酒都不值!”
    大殿之上又是一声惊呼夏劲道笑道:“马王爷你吹牛也太离谱了吧!你们讹了大家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分明做贼心虚想赖一杯酒敷衍了事糊弄大家不成!”
    马王爷冷笑道:“糊弄大家?要说糊弄别人也还说的过去你小子分文未带却抢先得了便宜难道也糊弄你不成!”
    夏劲道为之一怔心道:他说的也有道理难道阎王谷名声虽恶但却另有别情不成口中道:“你的话我可不能相信你在路上抢我的衣服分明不是好人!”
    阎王谷主闻言鼻中哼了一声大殿中恍若打了个霹雳一般道:“马面是否真有此事?”
    马王爷狠狠瞪了夏劲道一眼连忙回答道:“确有其事!”
    阎王谷主道:“你难道忘了礼义廉耻四个字吗好端端的为何要做强盗?”声音愈加沉重显然已经动怒!
    马王爷吓的体如筛糠哆哆嗦嗦的道:“马面知错只是因为马面见谷主对夫人十分喜爱所以想送一件礼物给夫人讨夫人喜欢、、、、、、所以才妄动愚念以后再也不敢了!”
    阎王谷主道:“既已知错为何还不赔礼道歉!”
    马王爷心有不甘却又不敢抗命在原地待了好半天才不情愿的走到夏劲道面前拱手施了一礼然后一言又退了回去!
    夏劲道笑道:“马王爷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不过我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件事就算扯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