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七章 群魔乱舞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俗话说‘盐从咸处来醋打酸处来’!追根溯源这见事情还得从屠二当家的几人所中的蛊毒说起。蛊之为毒歹毒无伦泯灭天常兄弟成仇亲人反目实在有违人道丧尽天良!我曾得一位前辈传授异术对于天下各种毒物毒术均有破解之法惟独对于媚毒和蛊毒束手无策!我先前不小心曾中过一种媚毒差一点**而亡盖因媚毒乃潜合人之天性固不可剔除泛滥成灾不可抵挡!触类旁通推此及彼我想蛊毒之性相去无远盖因人乃万灵之长唯我独尊人之天性!换而言之人对自然万物曲尽其妙唯我享用对于人和人来讲就是要出人头地独占鏊尊但因能力不及或为感情所累或者其他原因自叹弗如甘居人下有之;蹶而待之伺机而起者亦有之;更有然物外潇洒之神仙!这种唯我独尊的天性也就是人的自私自利心理一旦为理智所不当小则丧身辱命大则祸乱天下生灵涂炭!所以圣人设教伦常文以载道亦在明心治世之苦诣!人的这种心理一旦被外物介入操控理智便回丧失殆尽做出常人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他自己更是浑然不觉浑然不知的事情来屠二当家的几人便是这样!”
夏劲道这一席话洋洋洒洒谈天论地广慧博言极尽他所知之能抉幽拮微穷通义理听得呼延守烈等人无不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呼延守烈道:“小兄弟言论恢弘智慧无极实在令人仰止钦佩万分!不过我自问和屠老二人等情同手足有衣同穿有饭同吃他没有和我反目成仇的理由哇!”说到这里忽的一顿大叫道“难道难道是为了那见事情不成、、、、、、!”声音激动已极引动内伤“哇”的又喷出一口鲜血在他前面案几之上溅将开来当真触目惊心!镖局中人一阵大乱齐声叫道:“大当家的、、、、、、!”夏劲道也高声叫道:“大镖头当心身体!”言下不胜恍惚!
呼延守烈见夏劲道颇为自责强自镇定下来又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这才对夏劲道言道:“小兄弟不要自责过甚!这见事情全怪我处置不当更被奸人所用非但辱及自身更要连累众家兄弟受害实在怨不得别人、、、、、、”言至此处忽的提高了声音道:“到银库取几张银票和十几两散碎银子来——!”
一为镖师应声而起出了大厅稍顷片刻便又回转进来一手捏着七八张银票另一手则提着一个碎花缎子的包袱一起递到夏劲道面前道:“小兄弟请收下!”
夏劲道这才明白呼延守烈方才那句话的意思连忙站起身形道:“大镖头你这又是何意——?”
呼延守烈强笑道:“大恩不言谢我知道这些黄白之物实在辱没小兄弟的铮铮侠骨真是好生惭愧!不过人在江湖走动吃饭穿衣结交朋友哪一处不要花费哪一处又不能太过小气了以免被人笑话还望小兄弟收下!”
夏劲道大笑道:“我小混蛋能的大镖头兄弟相称唯愿已足又复何求!至于这些银子乃是身外之物我小混蛋也不是贪财之人大镖头的美意我小混蛋只能心领了!”
杜言武忽的站起身形道:“小兄弟你嫌这些银子沾满了血腥味不成?不错!这些银子是沾满了血腥但全是镖局弟兄刀头舐血浪尖打滚辛辛苦苦挣回来的绝无半点肮脏龌龊你要还当我们是一家人就废话少说全部收下!”他双目圆翻瞪住夏劲道满脸不快之意!
夏劲道被杜言武一番话弄的哭笑不得连忙道:“好好杜镖头你不要生气我全部收下就是不过我小混蛋可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说着一手将面前镖师手中的银票接过看也不看揣到怀里又接过那个包袱对那个镖师拱手一礼道:“多谢!”
那个镖师道声:“不客气!”回转原位坐下!
杜言武这才转怒为喜双手抱拳对夏劲道行了一礼道:“小兄弟你是我们镖局的大恩人方才言语冲撞之处还望莫怪我老杜是个直性子说话从来不会拐弯绕角小兄弟是个高人想来定不会和我老杜一般见识!”
夏劲道连忙还礼道:“杜镖头你再说下去分明是不把我小混蛋当自家兄弟了要说高人我比你还要矮半头又哪里算什么高人!”
杜言武一怔继尔哈哈大笑道:“小兄弟说话果然风趣要在平日有人要论评我老杜的身材那可要让他饱尝一顿老拳叫他知道人不可以貌取人的厉害、、、、、、!”他身形粗胖所以看上去总比同等身材的人要矮上半头平时最忌讳别人说他身材矮小不过他早已将夏劲道看作神童下凡一般顶礼膜拜尚嫌不够现在能得和夏劲道“相提并论”自然欢喜无限不以为忤了!
一场小笑话过去夏劲道和杜言武两人重又坐下呼延守烈道:“小兄弟你既以收下这点银子我也稍为安心!年轻人志在四方中原镖局不是你就久留的地方不过等你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我倘有三般气在拼死也要前往道贺!”
这番话无疑是在下逐客令一般同时又隐隐有生死诀别相见无期之意夏劲道不由觉得不祥连忙道:“大镖头何出此言我小混蛋就是要走也要亲眼看到大镖头伤好了才走、、、、、、!”
呼延守烈摇了摇头道:“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这笔帐我一定要亲手了解小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请放心这点小伤奈何不了我的!”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心意已决心中不由十分伤感暗道:他英雄一世名震江湖岂料晚景遭此罹劫身心之痛当真是难以言表了可见人生无常祸福难测了!口中道:“相聚随缘离散无常可惜我一介飘蓬浪子居无定所到时恐怕不能助大镖头一臂之力了、、、、、、!”
呼延守烈道:“有你这句话在就是对我最大的臂助了!按理说小兄弟已不是什么外人不过这见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似是有无限心事一般!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几乎忍不住张嘴就要问呼延守烈究竟是什么事但转念一想他既然心意已决断然不会再告诉自己所以还是忍了下来道:“既然如此大镖头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我一定办到!”
呼延守烈道:“多谢小兄弟的美意不过我的确没有要小兄弟帮忙的地方所以小兄弟就请上路吧我就不送了!”
夏劲道道:“不敢劳大镖头相送不过我一向无拘无束自在惯了老待在一个地方也确实憋闷的慌既然如此我小混蛋就告辞了!”说着站起身形对呼延守烈和众人行了一礼转身出了大厅径奔镖局门外走来!
夏劲道出了中原镖局只觉一阵惘然天地之大自己又要去向何方回头看了看中原镖局心下又是一阵感慨这一番经历更加觉得江湖险恶波诡云翳了心下暗道:呼延守烈听了自己一番话似是有所触动他所说的那件事不知和金巨有无关联不过他执意要赶走自己不要自己帮忙想来这件事不是关系重大便是凶险异常了!以中原镖局在江湖上的势力和呼延守烈的声望地位能够让呼延守烈说出‘亲手了解’这句话的人一定非同小可不知呼延守烈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看来他一定是怀疑此人就是下蛊之人了不过自己先前曾对呼延守烈说过是吴瞎子下的毒莫非他早已猜破吴瞎子的真实身份还是另有所指、、、、、、他左思右想终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由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此行是要向呼延守烈探听七大门派和金巨的消息的想不到一无所获自然难免大失所望!
夏劲道定了定心神决计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先找了一家饭店饱餐了一顿又买了一些干粮肉脯带上他本来打算购匹马代步的又觉未免有些太过招摇想了想也就作罢!然后出了洛阳城南门信步而行一路走了下来!这时年关刚过初春余寒尤盛路上行人稀少夏劲道只觉形单影只分外寂寞!忆起黄香和王彩雯二女相思乱意愁肠百结不由暗暗叹气心情更觉抑郁不畅愁怀难遣!
一连七八天过去夏劲道沿途打探消息对于七大门派的下落仍就一无所获他不由百思不得其解!少林寺被毁乃是轰动武林的大事怎么江湖之上毫无反应平静的有些反常隐隐约约之间觉得武林之中必将有大事生而且这件大事势必会天翻地覆惊神泣鬼日月寒心!
这一日正行之间忽听的身后马蹄声响如惊雷震彻大地夏劲道不由心头暗惊回头观瞧但见数百匹骏马风驰电掣而来其势若排山倒海蔚为壮观!夏劲道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马帮连忙侧身闪到路旁说时迟那时快这群马帮转眼便奔至夏劲道为一人瞧了夏劲道一眼突然口中出一声尖利的稍音接着双手一勒马缰坐下骏马前蹄人立而起仰天一声长嘶登时止住其势突兀险绝骑术当真精彩绝伦!领之人停住余下之人也如势而为全部停了下来!
夏劲道看了看为马上之人但见此人一脸横肉双目凶光四射一看绝非善类!不过他现在功力通玄自然不惧当下和那人四目相对丝毫不让!
那人微微吃了一惊:这小子竟然不惧自己胆子可是不小!当下喝了一声道:“喂小子你身上披的大氅倒是一件宝贝不知是如何得来的?!”
夏劲道心中暗自冷笑了一声原来他是看上了这件火狐大氅口中道:“披在我身上当然是我之物与你何干!”
那人闻言一阵狂笑道:“你小小年纪竟然身怀奇宝我看非偷即盗!”
夏劲道不欲和他纠缠鼻中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那人又是一怔旋即放声狂笑忽的又吹了一声口哨只见他手下众人各驱坐骑四下散将开来将夏劲道团团围住!那人喝道:“小子我马王爷看上的东西又岂会让它跑了!你还是乖乖奉上我马王爷倘若高了兴说不定饶你不死!”
夏劲道闻听此言情知这些人定是杀人越货的强盗无疑这些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打劫自己肆无忌惮气焰当真嚣张之极!心中暗哼了一声今日你们犯在小爷我的手上也是煞星照命活该倒霉!不过猫吃耗子还得戏耍够了才行当下道:“啊原来你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名震江湖英勇神武如龙似虎闻名不见面的马王爷失敬!失敬!”
马王爷哈哈狂笑道:“想不到你小子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好看在你小子这条舌头的份上老子就饶你不死!”
夏劲道道:“听说马王爷有三只眼另一只眼我怎未看到?”
夏劲道此言一出马上之人无不哈哈大笑暗道这小子真是痴的可以!马王爷笑罢道:“哪有的事那只不过是神话传说罢了!不过我这两只眼的马王爷可比那三只眼的马王爷还要厉害!”
夏劲道道:“哦你恐怕是在吹牛我可不信两只眼的马王爷比三只眼的马王爷还要吓人!”
马王爷把眼一瞪喝道:“什么!你小子不相信?好老子就证明给你看看也让你们年轻人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说着口中嘘了一声旁边一人应声抽出腰间佩刀递给马王爷马王爷接刀在手一手执刀柄一手捏住刀尖喝了声:“小子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说着一力竟将这柄钢刀刀尖碰刀柄揪了个圆圈!
夏劲道心中大吃一惊:正所谓刚极易折这柄单刀不是纯钢打造也差不了多少他竟能反其性而为令钢刀弯而不折这等内力也可算是旷古罕闻了怪不得他如此嚣张不过却也不惧面上不动声色口中道:“妙极妙极!这等功夫可真是妙极!”
马王爷一阵得意功力一撤钢刀复原然后递给手下口中道:“小子这回你心服口服了吧还不快把大氅脱给老子!”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身体单薄瘦弱没有了这件宝贝护身便要冻死左右是个死你还是杀了我抢了这件宝贝去吧我可不能落个怕死的恶名!”
马王爷把眼一瞪喝道:“你小子当真不怕死?!”
夏劲道道:“不怕!”
马王爷道:“你小子傻兮兮的想要死在老子手下美的你!老子偏不自己亲自动手——”说着喝了一声“来人上前把这小子给我人头落地抢回宝贝!”
一人应了一声策马上前抽刀在手径向夏劲道脖子砍来钢刀掠空有声夏劲道见这人刀法无招无式但却凌厉异常快捷凶狠一招足以致命心中不由怒火万丈口中道:“想要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觑的真切待到钢刀掠到自己脖颈之际一个藏头缩颈躲了开去!那人一刀砍空情知不妙惊叫一声:“不好!”夏劲道喝道:“好是不好不过晚了!”手掌往上一翻擒住那人手腕用力一扯那人惨叫一声被夏劲道硬生生扯下马来这一下群情哗变一阵大乱!
夏劲道身形一掠跃上那人的坐骑同时用力一抖将那人抛上半空马帮之人想不到他小小年纪膂力竟如此惊人竟然将同伴单臂抛到半天空无不骇然出声慌忙上前接住!夏劲道趁此间隙双腿一夹掉转马头突围而去!马王爷气的哇哇怪叫情知被这小子戏弄口中出一声口哨领着手下紧紧追赶!
夏劲道策马狂奔回头望去只见马王爷众人离自己仅有一箭之地不由暗暗叫苦:这些人都是杀人如麻的大盗个个顽不畏死不过自己却也不能将他们都杀了这可如何是好!再说这个马王爷的功力也称的上惊世骇俗单打独斗尚有几分胜算倘若这些人蜂拥而上后果定然凶多吉少还是三十六计跑为上策!当下一拨马头下了正道落荒而走!这一招果然奏效再回头望去只见马王爷一干人等追到他下道之处便不在追赶在原地停了片刻似是在商量该何去何从然后又沿着官道疾驰而去!
夏劲道这才长出一口气看了看马王爷等人去方向脑际忽然灵光一闪暗道:自己正愁打探不着江湖人的下落马王爷这些人行程如此匆忙显然是要去赶赴什么聚会自己正好跟踪前往说不定柳暗花明别有所得!这些人虽恶以自己现在的武功料也无妨!当下回转马头又上了官道沿途打探消息好在马王爷一干人等声势招摇却也不至于追丢了目标!又走了五六天光景这时沿途所见江湖人物竟然多了起来而且一个个带箱携辎看情形似乎是要给什么人前去送礼一般夏劲道实在忍耐不住好奇遂驱马靠近一个中年人道:“这位前辈冒昧打听一下您这是要去往何方还有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的?”
这个中年汉子扭头瞅了瞅夏劲道眉目表情似是颇为奇怪半晌方道:“小子看你也绝非一般少年定然有些来历!”
夏劲道道:“我哪里有什么来历!前辈你这回可看走眼了我只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一点识见没有还望您多多指教!”
中年汉子见这个少年对自己颇为恭敬不由大为得意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指点你一二。这年头的少年人象你这样尚能尊敬前辈的倒是不多见了你象武当四子、青城四女、崆峒七杰、华山六小、峨嵋五尼、泰山双侠虽然都是出自名门大派但却以自傲目中无人七大门派育人如此足见德废教弛痿败丧门自然在所难免了!”
夏劲道听了心中不由一动心中暗道:奇怪武当四子等人分明在一年前孟尝山庄浩劫中丧生怎么听他的口气似乎不久前见过武当四子等人难道他们竟然死而复生了这绝对不可能记得自己和王彩雯离开孟尝山庄仅有半柱香时间孟尝山庄便遭灭顶之灾如此突如其来的浩劫相信就是是大罗金仙也插翅难逃、、、、、、会不会是这个人看错了自己还是问清楚再下结论他定下心来口中道:“前辈请恕我直言晚辈哪能和武当四子等人相提并论前辈太过抬爱晚辈了!”
中年汉子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看你比他们强多了不过你小子倒有自知之明论武艺你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论人品他们可就是黄鼠狼放屁——顶风还要臭出八百里!”
夏劲道差点笑的从马背上跌下来口中道:“前辈说话可真是风趣——”话锋一转紧接着又道:“怎么前辈难道见过他们么?!”
中年汉子不疑夏劲道是在试探自然毫不防范口中道:“岂止见过前些天我和他们还交过手呢哼!要不是最后他们亮出——!”说到这里忽的看了夏劲道一眼嘴巴紧闭不复再言!
夏劲道虽然只听了半截话但已是不亚于晴天霹雳一般要不是他定力早已异于常人早就惊叫出声了心中暗道:武当四子等人既然没死那游盛天游叔叔和雷万春等人想必就更是大难逃生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狂喜万分面上不声色口中道:“前辈怎么不往下说了晚辈正听得津津有味呢这些人既然如此不知道尊敬前辈前辈正应该好好教训他们一顿才是!”
中年汉子见夏劲道果然一幅初出茅庐的样子不知避嫌更加没有半点疑心点了点头道:“小子说的不错我本来是要教训这群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们的岂料他们最后竟然亮出了至尊无极圣武令所以只得放了他们!”
夏劲道心中更加惊骇异常口中道:“前辈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什么圣武令又是何物?!”
中年汉子叹了口气道:“你既已踏上这条不归路到时候自然便会知晓!”
夏劲道大吃一惊道:“什么不归路前辈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中年汉子道:“这是通往阎王谷的路不是不归路又是什么!你小子瞎头瞎脑的撞到鬼门关来了还不知道只盼你小子命大还要老天开眼但愿能躲过此劫!”
夏劲道这回当真吃惊的险些气都喘不过来了口中道:“阎王谷鬼门关前辈还望你高抬贵手救晚辈一救!”心中暗道:世上竟然还有这种耸人听闻的鬼地方那自己当真可要闯它一闯开开眼界了!
中年汉子苦笑道:“我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如何帮得了你你看看路上这些人带箱携辎里面不是金球银实便是奇珍异宝都是要送给阎王谷主的买命钱那还要看谷主他老人家高不高兴否则便会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言谈语际竟然对那个阎王谷主十分忌惮!
夏劲道心中暗道:他不怕得罪七大门派反尔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阎王谷主怕的要命足见阎王谷主是如何凶恶之人了!不过听他口气似乎阎王谷主倒和马王爷差不了多少不知两人有没有关系口中道:“前辈我看这些人似乎都是乖乖自己要去送上门的难道不会跑吗?”
中年汉子又是一声苦笑道:“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天下虽大阎王谷的勾魂使者却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人人都有妻儿老小自己跑了倒是爽快亲人朋友却要代你受过还是消财免灾的好!”
夏劲道道:“听前辈如此说来阎王谷主就无人能制了?”
中年汉子不由面现惧色容急道:“小子休要口不择言!难道要连累别人也要跟你受过不成——!”
夏劲道笑道:“横竖难免一死反正性命又不自己手中掌握到不如说个痛快岂止要说到时见了阎王谷主我还要痛痛快快的骂他一顿呢!”
中年汉子急道:“你不要命了你疯了不成——还好这里不是阎王谷要不然上刀山下油锅都尚嫌不够!”
夏劲道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该死的活不了该活的死不了前辈何必如此害怕呢!”
中年汉子闻言怔了一怔思索良久道:“你小子果然有胆识当真英雄出于少年!在下‘妙手三郎’鲁有能请教小侠尊名?”
夏劲道听了此人绰号心中不由暗暗好笑:原来是个袖理乾坤梁上君子怪不得要对阎王谷主怕的要命!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个阎王谷主定是个黑吃黑的坐寨大王了口中道:“我叫夏劲道无名小卒鲁前辈不知阎王谷主长的什么样你见过没有?”
鲁有能摇了摇头道:“阎王谷一向被武林中人视为万恶之源只因这一次武林正道俱隳武林盟主金巨和七大门派皆都佚亡天下不知所踪阎王谷主便伺机难本来阎王谷只收黑道上的钱的这一次却是勒令武林黑白两道的人物都要向阎王谷缴纳买命钱至于阎王谷主的庐山真面目更是无人见过!”
夏劲道笑道:“原来是个藏头缩尾的家伙我看也厉害不到哪去!”心中暗道:奇怪听他话中的意思七大门派当真凭空消失了不成?那么多的人总不能无声无息的就在江湖上失踪了不知衍空秃驴又在搞什么鬼花样?
鲁有能道:“你对阎王谷主一而再的出言不敬我看你这条小命算是丢定了!”
夏劲道道:“是吗我这人唯一的长处就是不怕死阎王谷主他要杀我就尽管来好了!”
鲁有能瞪大了眼睛仔细瞅了瞅夏劲道却始终看不出这个少年有何过人之处不由好笑道:“你当真不怕死除非你是阎王谷的人?”
两人边谈边行又走出十几里路光景这时路上的江湖人物愈加多了起来个个面带戚颜死气沉沉夏劲道心中不由暗暗好笑却也惊异阎王谷主有何通天手段竟然令得这些人乖乖自己送上门来又对鲁有能道:“前辈阎王谷主不知有何厉害手段你们竟然甘愿被他驱使俯称臣?”
鲁有能道:“好吧反正此去凶多吉少我也就尽我所知告诉你就是——”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阎王谷主的武功据说已是通玄入化已成6上神仙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什么掌心雷稍剑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手下众门人更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还有更吓人的听说阎王谷主会一种上古失传的蛊尸术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或是死后不久的人制成一具蛊尸任他驱使——!”
夏劲道听了心头狂震不由喝道:“有这等事——!”
鲁有能骇了一大跳连忙道:“你这么大声做甚被阎王谷的人听到可就惨了——!”说着四下扫视一眼见无人注意这才长出一口气又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也不能自己找死啊!”
夏劲道不由暗笑自己失态口中道:“我只是太过惊异罢了前辈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被阎王谷的人现我绝不会连累前辈!”心中暗道:这就是了倘若真的如他所说那武当四子等人一定是被阎王谷主制成蛊尸了那个吴瞎子想必也就是阎王谷的人了那孟尝山庄和少林寺被焚不用说就就是阎王谷主干的了!想到这里不由暗咬牙根眼前怒火万丈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一定要手刃阎王谷主为游盛天游叔叔等人报仇!
鲁有能并未觉夏劲道神色有异顾自摇了摇头道:“阎王谷主又哪会象你这样讲道理总之你少说话就算是万事大吉了要不到时候连累大家都要跟你受害——!”
夏劲道这才知道事情利害连忙道:“多谢前辈提醒晚辈经验不足见识不到真是罪过!”
鲁有能道:“其实你也不必自责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就算你不乱讲话到时也由不了我们还不是生死难料!”
夏劲道道:“阎王谷既然如此可恶到时候我们大家索性拼了这么多人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区区阎王谷?”
鲁有能道:“就算我们这些人联手也未必打得过阎王谷主一人何况还有他手下那些人呢!再说我对自己这点家底身手还有自知之明但求平安哪还敢生事!”
夏劲道道:“前辈说的也是我们人再多也只是一盘散沙联手对敌讲究互相配合互相照顾进退得宜尾兼顾到时候恐怕非但于事无补反尔会弄巧成拙这可怎么办?”
鲁有能看了他一眼道:“什么怎么办?你真的打算要大闹阎王谷!你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癞蛤蟆打立正——想要一手遮天!”
夏劲道笑道:“我既不是神也不是圣更不是什么癞蛤蟆不过阎王谷主如此可恶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好叫他从今以后不敢再小看了天下人!”
鲁有能他言之凿凿不似故弄玄虚这才觉得这个少年果然有点不同寻常忙道:“原来小侠身怀奇技异能我当真是有眼不识金厢玉小侠如果真的能对付阎王谷主岂非就是我们的大恩人了——失敬失敬!”他口中虽然如此说来心底里可是不太相信这个少年有什么本领能对付得了阎王谷主!
夏劲道道:“前辈太客气了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对付阎王谷主阎王谷主的武功真的如前辈说的那么厉害吗?”
鲁有能道:“其实我也是听别人传说并未亲眼见过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好再说那至尊无极圣武令可是我亲眼得见的绝对错不了!”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道:“至尊无极圣武令到底是何物?又和阎王谷主有何干系?”
鲁有能道:“武林中素来秘传有‘武库’之说据传武库所藏武功秘籍比少林寺藏经阁还要多除此之外还有经史子集歧黄药典兵农土著星占筮术总之包罗万有无所不纳至尊无极圣武令便是武库之主的信物武当四子等人身为七大门派弟子竟然亮出至尊无极圣武令又在阎王谷的地界上出现不看在武库之主的份上看在阎王谷主的份上我也只能饶了他们!”
夏劲道心中暗道:此行当真是大长见识天下之大当真是无奇不有了!口中道:“如前辈所说武库之主和阎王谷主哪一个更厉害?”
鲁有能道:“这我哪里知道不过想来阎王谷主还是厉害一些吧!”
夏劲道道:“阎王谷主厉害?那金巨呢?”
鲁有能道:“金巨武功天下第一不过阎王谷主更是不世出的奇人两人孰优孰劣我不敢妄加评论!”
夏劲道道:“照你这么说两人的本领应该是差不了太多这就好办了!”心中暗道:以自己现在的武功只应该在金巨之上只要阎王谷主的武功不是出奇的不可想象到时候见机行事说不定还有几分胜算!
鲁有能见这个少年说话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道:“什么这就好办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劲道道:“总之这一回有好戏看了我一定要把阎王谷搅个天翻地覆!”
鲁有能瞪大了眼睛叫道:“你八成是死到临头了吓得胡言乱语吧?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就是现在长出三头六臂我也不信!”
夏劲道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我和阎王谷主有一段过节这回非要弄个明明白白不可!”
鲁有能道:“你和阎王谷主认都不认识又如何会有过节?再说你当真要和阎王谷主有过节又岂会还在我面前吹牛皮吹的天都塌下来了!”
夏劲道见他对阎王谷主当真怕到骨头里了情知别人也和他差不了多少心中暗道:自己倘若不露两手功夫去除这些人的恐惧心理到时候这些人在阎王谷主的淫威之下说不定还要帮着阎王谷主反过来对付自己岂不是天大的麻烦打定主意遂道:“前辈麻烦你把这些人能叫过来的都叫到前辈这里来!”
鲁有能道:“你要做甚?这些人都各怀心事又哪有心思听你胡扯!”
夏劲道道:“前辈只管叫你一定不会大失所望!”
鲁有能狐疑再三还是扬声道:“各位同道朋友请借一步到我妙手三郎鲁有能这边说话!”
周围有人大声接道:“妙手三郎都快到鬼门关了你还能放什么鸟屁!走走咱们大家去看看他要耍什么狗臭把戏!”言语虽不雅却是十分爽快此人一应另有数十人跟着响应一齐圈马都朝夏劲道和鲁有能围了过来!
鲁有能一抱拳道:“哎呦赛狸猫沈二爷红胡子钟爷草上飞佟爷九尾狐谢爷失敬失敬多谢赏脸还有各位不知名的朋友我妙手三郎向诸位问好了!”
一人喝道:“好你个屁!鲁有能你有话快讲有屁快放我们可都烦着呢!”
鲁有能道:“我能有什么屁放!是这位小侠有事要和大家说!”说着一手一指身旁的夏劲道!
夏劲道强忍住心头好笑一抱拳道:“各位前辈晚辈这厢有礼了!”
这些人一齐打量了夏劲道一眼一人道:“小侠?!鲁有能我看你是越活越出息了竟和一个小娃娃论起交情来!对不住我可没这个闲工夫陪你们二位干耗!”
鲁有能忙道:“沈二爷你别走!我妙手三郎是没出息了可咱们乌鸦落在黑猪背——谁也别笑话谁我和你咱们都怕阎王谷主不是还有钟爷佟爷谢爷还有各位朋友咱们不都是这样吗?咱们要是不怕阎王谷主干吗又憋气又窝火外带舍家撇业的跑到这来受这份活罪?可是你怕我怕大家怕惟独这个小兄弟不怕!你们说就冲这一点我能不尊称人家一声小侠吗?我妙手三郎活这么大今天才明白——今天才知道这才是人物!”说到这里伸手将胸脯拍的啪啪作响又似是觉得冤枉又似是在称赞夏劲道!
这些人本待散去见鲁有能又叫又嚷又拍胸脯这才觉得这个少年果然有点与众不同不同一般!他们这些人个个带箱携辎这个少年却是两手空空看上去十分扎眼难道这个少年果真如鲁有能所说竟然不怕阎王谷主?一人咳了一声道:“小子但问是哪一条道上的朋友?”
夏劲道道:“哪一条道都不是我专走自己的道!”心中暗道:这些人都是黑道上的人物非盗即匪吃硬不吃软自己还要唬住他们才行!
那人嘿了一声道:“原来是独行侠——小小年纪胆识不小!想来必有过人之处不知你有何话要对我们大家讲?”
夏劲道道:“我这人专吃官字加草饭东西南北尽皆通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一次要请诸位前辈帮个忙——!”
那人道:“好一幅菩萨心肠你要管闲事就照直说但请露两手让我们大家瞧瞧再答应你也不迟!”
夏劲道正是他说这句话当下点了点头道:“好我就献丑了!区区小技难入法眼还望不要见笑!”说着将两只手掌伸到半空!
众人一见不由莫名所以互相瞅了一眼方才那人又道:“怎么自己要给自己鼓——”他“掌”字尚未出口突然“哇”的惊叫了一声立时止住骇得大气都不敢出!原来须臾之间夏劲道的两只手掌一只变的漆黑如墨一只却变的七彩斑斓两只手掌相映生辉情形看上去又是美丽又是恐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毒功而且每一种都是巨毒无比!夏劲道小小年纪竟然身怀如此不世毒功运用之妙更是惊世骇俗令人匪夷所思这些人无不骇得毛骨悚然哪里还敢出半点声音!
鲁有能更是骇的魂不附体半晌才回过神来叫道:“小子原来你是个毒人怪不得你不怕死——!”心中不由暗自庆幸好在自己对他还算客气要不惹的他火起不要说给自己一掌就是一个手指头自己就要魂归地府了阿弥陀佛!
夏劲道收回毒功双掌复原一抱拳道:“各位前辈见笑了——!”
这些人对他又竟敬又怕一迭连声的道:“哪里哪里!”
鲁有能道:“诸位这才方见我妙手三郎所言不讹实不相瞒小侠就是冲阎王谷来的咱们可算是碰上大救星了——!”
这些人听了鲁有能之言无不欣喜若狂宛若溺水之人正在绝望的时候突然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一般有人叫道:“这可真是喜从天降好我们就以小侠马是瞻!”另有一人接道:“阎王谷主又要银子又要命老子早就恨透他太过霸道了!今日有小侠替咱们出头咱们大家和阎王谷拼了!”这一下人声鼎沸一传十十传百差不多所有道上的江湖人物都知道了大家一个个都停下马来向这边观望!
鲁有能道:“小侠咱们走吧!”他面上得意洋洋因为是他先和夏劲道攀上交情的自然引以为耀!众人也一哄而应不由分说众星捧月一般拥了夏劲道便走!夏劲道本欲推脱但这些人早已将他视作救命的神仙一般哪里肯听他半点解释!
夏劲道等人在前面走后面6续有人跟上浩浩荡荡的向阎王谷奔去!
一连五六天过去前面终于出现莽莽无际的山谷地带山势并不高但上面光秃秃的怪石嶙峋一点生机皆无给人一种死气沉沉和不祥的感觉!夏劲道历险无数自然不惧鼻中哼了一声领头便向谷口奔去!鲁有能等人见夏劲道果然豪气冲天无不精神大振催马紧随其后!
进了谷口夏劲道只觉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中人欲呕!定睛细看但见谷中道路上布满了森森白骨有人骨也有兽骨腥臭之气正是这些骨头散出来的。望了望两边谷壁屹立如刀左边谷壁上是“阎王谷”三个大字右边是“万劫不复”四个大字均是由人头骷髅串联而成狰狞险恶胆小之人一望便会为之夺魄吓个半死!夏劲道看罢心中不由暗自冷笑:阎王谷主这分明是故弄玄虚旨在先声夺人难怪这些人都要对阎王谷主怕的无以形容了不过这比起滇南的原始森林可是小巫见大巫!这等恶毒伎俩若不破之实在难消心头恶气打定主意遂对鲁有能道:“前辈请借兵器一用!”
鲁有能对他此刻是言听计从奉若神童一般不敢怠慢他自己并无兵器遂向旁人借了一柄单刀递给夏劲道!余下之人不知夏劲道意欲何为一个个大气不敢出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瞧着!
夏劲道接刀在手施展氤氲身法从马背上一飘而起众人见他的身体轻飘飘宛若一朵红云浮在当空轻灵曼妙言语实在不能形容不由齐齐出一声惊呼!
夏劲道凌空飞至左侧谷壁单刀一挥将人头骷髅劈的七零八落扫荡无遗然后运刀如笔石屑纷落如雨刻了“毋作恶”三个大字于谷壁之上然后返身又到右侧谷壁单刀连挑带打将人头骷髅系数拍进谷壁之中“万劫不复”四个大字此刻已变成了“正义永存”最后飞回马背之上将钢刀还给鲁有能!
这些人吃惊得眼珠子险些都要瞪掉了几疑夏劲道已不是凡间人物这番飞来飞去信手挥洒宛若游戏一般哪里还是什么武功可言分明是神术无异了!这些人大眼瞪小眼最后齐声喊道:“小侠无敌!”“正义永存!”“小侠无敌!”“毋作恶正义永存!”声音此起彼伏震彻山谷!
夏劲道见群情鼓舞如斯也不由精神百倍信心大增定了一定心神遂振臂高呼道:“大家休要激动小心阎王谷有所防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