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六章 天不遂人愿

座上众人全部应了一声:“谨遵大当家的谕示!”
呼延守烈又对夏劲道道:“小朋友我看你头脑聪明又整日游历江湖必定见识丰富异于常人不知对对去年江湖上连续生的几件大事有何看法也好让我一新耳目集思广益?”
夏劲道心道:他这分明是在试探我不知居心何在?口中道:“大镖头有所不知我身无所长到处流浪对于一些事情只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而已至于寻根究源一来无心知道二来也不好向人打听招人猜疑俗话说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为强出头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
呼延守烈没有试探出夏劲道未免有点大失所望不过夏劲道处事稳重机敏言语非凡更加料定这个少年必定大有来历夏劲道既然不说也不好意思再问旋即一笑道:“小朋友言语诙谐机智实在有趣一席谈话妙语连珠恍若天外来音真是得益匪浅!”
夏劲道道:“大镖头过奖了我只是坦诚直言心里面想什么口中就说什么还望不要见笑!”
呼延守烈道:“小朋友少年英雄奇人异能能得相识人生大幸!我亦是坦诚直言心里面想什么口中就说什么还望不要叫笑!”
夏劲道不由笑道:“大镖头何出此言?”心中暗道:他步步紧逼还是打听自己的底细不过却又不露声色不显汤不露水的当真老辣已极!
呼延守烈道:“小朋友在门前轻轻巧巧的将一个弟兄打败不是身怀异能又是什么就不要自谦了!”
夏劲道心中暗道:来了来了武林中人最重名分声望为了一己之名一派之名拼上性命也再所不惜不过他面上和颜悦色的却又不象怀有恶意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不到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泄露身份打定主意遂道:“区区雕虫小技用来防身而已我只是侥幸胜了一招全赖那位兄弟大意还让大镖头叫笑了!”
呼延守烈道:“哎——我早已说过小朋友不要过于自谦了大家都是练武之人现在又难得意气相投不如就此切磋一番一来交流武学二来深助友谊一举两得岂不美哉!小朋友意下如何?”
夏劲道心道:原来呼延守烈是想籍自己的动作身手看出自己的武功师承不过这回你恐怕又不能如愿了!旋即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道:“我练的只是一套轻灵的小玩意而已难入大雅贻笑大方大镖头既然执意相请我也只好不弃献丑了——!”说着站起身形向座上众人抱拳施了一礼道:“不知哪位镖头不吝赐教几招!”
一位精悍矮壮的镖师站起来道:“我来陪小朋友过上两招请——!”说着领先步出大厅到院中站定身形!
呼延守烈众人相继离座呼延守烈道:“小朋友请——!”夏劲道点了点头跟随众人走出大厅呼延守烈众人廊下石阶之上一字排开站定身行夏劲道走到院中和那个镖师对面而立间隔三尺!
这时日已西斜两人身影长长曳地那个镖师道:“在下顾之凯还望小朋友手下留情!”
夏劲道笑道:“顾镖头言重了是你手下留情才对!我早已说过我练的只是一套轻灵的身法而已打人的本领却是不济你尽管出手便是打的到我我就算是输了!”
顾之凯情知夏劲道不是在说笑不由一脸郑重之色了点头道:“如此顾某就不客气了!”脚步前移双拳一前一后“白猿献果”式径朝夏劲道胸前打来双拳带起风声功力甚是不弱!
夏劲道赞道:“好拳法!”施展氤氲身法身体往后一退避开顾之凯两拳!他现在功力通神已能克制住身体不随拳风任意飘荡这一退之间拿捏的恰到好处与普通的轻功身法仿佛量呼延守烈等人也不会看出来!
顾之凯双拳打空也不由赞了一声:“果然好轻功!”夏劲道既不反击他自可放心施展当下喝了一声身形展动使出一套“二郎担山拳”来!这套拳法讲求的是“二郎担山力无边双臂一摇赛钢鞭下盘金刚一样坚不周山也要颠倒颠”!属于外家长拳的一种套路顾之凯在这套拳法上浸淫了大半生也尽其妙处现在全力施为但见拳若雨重冰雹身形进退腾挪之际双脚踏的水磨石地面“咚咚”作响下盘功夫之稳当真罕见异常!
夏劲道见顾之凯拳法如此威猛霸烈简直可与游盛天教给自己的霸王拳相媲美不禁有些心痒难熬但自己有言在先倘若出尔反尔非但引人笑话更会招致怀疑当下随着顾之凯拳势变化而变化身形连连后退!
呼延守烈等人在石阶之上看得真切见夏劲道每每以毫厘之差躲过顾之凯的拳头一击虽然令人心惊肉跳却始终有惊无险也不由暗暗称奇!
顾之凯更是有些心焦气躁自己成名多年现在竟然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都制不住传扬开去岂不叫人耻笑!当下虎吼了一声加紧攻势但求一举击倒夏劲道不多时他一套二郎担山拳法打完却仍旧连夏劲道的衣襟都没粘到一星半点不由臊得面红耳赤身形一收向夏劲道一抱拳道:“小朋友身法果然了得顾某输的心服口服!”
夏劲道收住身形见此人倒也豪爽干脆心中也是大为折服笑道:“哪里哪里顾镖头没有输我小混蛋也没有赢就算扯了个平手吧!”
众人见夏劲道十分滑稽有趣诚实有信不由哄的一笑!呼延守烈笑道:“大家都看到了小朋友果然奇人奇技单凭这一手轻功就已叫人称羡不已!”顿了一顿道“好了时候不早切磋就到此为止中原镖局能够得到小朋友这样的少年英雄作为朋友援为臂助咱们应该好好庆祝一番!”他口中说来心底却暗自奇怪夏劲道的身法也不算什么出奇不过以自己的阅历却也看不出究竟属于哪一门哪一派不由更加觉得夏劲道有点高深莫测!
众人齐声应道:“大当家说的是咱们应该好好庆祝一番!”这时天色渐晚众人相继进入大厅坐下不多会儿工夫有几个人手提食盒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有一个正是蓬莱酒仙居酒楼的伙计李太李太一眼瞅见夏劲道竟也在座显然吃惊不小不过却也没有多话几人放下食盒又打旁间厢房抬出五张八仙桌到大厅中央摆好然后将食盒内碗筷饭菜取出放到桌子上退了下去!
夏劲道见这些饭菜鸡鸭鱼肉俱全热气腾腾香味扑鼻不禁馋涎欲滴心道自己倘若矫揉造作恐令呼延守烈有所怀疑当下装作不客气的样子伸手撕下一只鸡腿虎口一张咬了一口边嚼边道:“既然大家都是自家人我可就不客气了!”
众人见夏劲道一付十足馋相不由哄堂大笑气氛立时显得更加融洽无间呼延守烈笑道:“江湖儿女正该如此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才痛快!”说这起身到内堂抱了两坛子酒回来坐下又道:“谪仙李白有诗曰‘莫使金樽空对月会须一饮三百杯’咱们这些江湖中人粗俗庸浊自然比不上谪仙的神风仙骨却也当尽力效仿!”说着一掌将一个酒坛的泥封拍去先在自己面前大碗倒了满满一下随后递给东厢挨坐之人那人道:“我比不得大当家气吞牛斗的海量这等上好的女儿红恐怕是无福消受了!”说着在碗中浅浅倒了一下又递给下一个人这样一圈转下来因为碗筷齐好所以夏劲道面前没有碗也没有倒酒!
这时大厅内酒香四溢气味醇芳无比夏劲道虽不常饮酒一闻也知是上好的佳酿这时呼延守烈道:“仓促之下照顾不周就请小朋友用我这一碗吧!”说着用手端起酒碗用力一甩那碗酒平平飞到夏劲道面前竟然一滴未洒!夏劲道故作吃惊的样子连忙双手接住口中道:“大镖头这如何使得——!”他本待客气两句但呼延守烈露了这一手极上乘的“隔空送物”内功分明是在试探自己自称流浪儿倘若礼节备至不慌不乱恐怕会引呼延守烈更加怀疑当下嘴巴张了几张装作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将那碗酒放下!
呼延守烈笑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正所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们这些人过的是浪尖打滚刀头舐血的日子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愁明日忧小兄弟如若不饮岂不大煞风景!”
夏劲道本待推辞不饮的不料被呼延守烈一言勾起愁肠暗道:不错人生易过悲愁能令人迅衰老既然人生在世不得意那么就不如酩酊一醉忘却烦忧呼延守烈一介老者尚能如此豁达豪气逼人自己一个反尔郁郁困顿不能自拔相比之下真是有失男儿本色了!想到这里随即大声笑道:“大镖头说的好我就放胆陪大家一醉!”说着双手端起大碗一干而尽!
呼延守烈大笑道:“好!当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换旧人!小兄弟能有此豪气可喜可贺!”说着将酒坛举到半空轻轻一侧但见酒如银练一样注如口中一气竟将坛中之酒悉数饮尽!
这时有人起身燃上牛油大烛厅内亮如白昼众人碗盏交错猜拳行令闹的不可开交!呼延守烈喝了那半坛女儿红酒力微酣对夏劲道道:“小兄弟我们这些人放浪形骸不拘礼节还望不要见笑!”
夏劲道笑道:“大镖头说哪里话来这等慷慨豪放之气我羡慕都还来不及又怎敢取笑!”
呼延守烈摇了摇头道:“慷慨豪放?小兄弟此言差矣!醉生梦死而已何谈慷慨豪放之言?”语音甚是苍凉竟似有无限恨事?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也不知呼延守烈又在试探还是酒醉有感而口中道:“大镖头名震八方手创中原镖局事业如日中天人所称颂人生若得如此复又何憾!?”
呼延守烈道:“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小兄弟年少志高正是来日方长前途不可限量大概不能体会个中暗昧!”
夏劲道心里不由一阵恻然前尘往事恩爱情仇瞬间涌上心头强颜笑道:“是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大镖头英雄一世想不到也有憾事介怀不能释然吗?”心中暗道:不知他的憾事是什么他言语间郁闷满怀倒不似假装!
呼延守烈道:“小兄弟妙语慧言令人如沐春风愁怀尽扫我与小兄弟当真一见如故来来咱们再干几碗不醉不休!”说着用手拍去另一酒坛的泥封先喝了一气然后双手一抛将酒坛抛到夏劲道面前!
夏劲道双手接住酒坛也被呼延守烈豪气所折当下道:“好!好!大镖头既然如此看重我小混蛋我就开怀一饮陪大镖头一醉方休!”说着将那坛酒放到桌上口凑到酒坛边上用力一吸坛内之酒源源不断酒练一般被他吸到口中入肚!这还是他和游盛天去滇南之时在白乐天家和白乐天学的饮酒方法他现在功力通神自然不惧区区酒力!
在座众人见夏劲道小小年纪酒量非但惊人已极喝酒的方法也是精彩万分引人入胜不由哄然叫好!呼延守烈也大笑道:“素闻饮酒有鲸吞虹饮之法想不到小兄弟竟然身怀如此妙技真令我等大开眼界!”
夏劲道一气吸进多半坛酒方才住口道:“真是痛快大镖头还要不要饮?”
呼延守烈大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想我当年一坛女儿红一杆霸王枪游侠江湖快意恩仇何等快事!岂料弹指光阴一瞬便至知命之年今日难得碰上小兄弟这样海量之人岂能错过!”说到这里银髯几张当真怒不可威豪迈已极!复又转身至内堂抱了一坛女儿红来一掌拍去泥封昂便饮!
镖局众人连忙叫道:“大当家的小心身体!”呼延守烈顾自摇了摇头又饮了半坛这才道:“想我当年酒量仅以一碗之差败给酒仙司令钱不花老儿虽不敢称天下第一却也称得上天下第二如今在小兄弟面前又岂能服老认输!”
夏劲道弥其风采暗赞呼延守烈能孚众望人心所归果真当今豪杰之士虽然不知他对金巨之事如何看待但仅此一节便足以令人心折景仰之至一时不由豪气大道:“大镖头果然人如其名英雄盖世!我小混蛋佩服的五体投地!”当下俯下身去依法施为将剩下的半坛酒喝的一滴不剩!
众人见两人对饮俱是气冲牛斗豪气干云呼延守烈是雄风不减当年老当益壮夏劲道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英豪!不由看得眉飞色舞连连叫好!
一个时辰已过众人都已酒足饭饱外面有人进来将残席撤下复又沏上香茗众人兴致正浓也无睡意三对三两对两的海阔天空兴致勃勃的谈论起来!夏劲道从未一下喝过这么多酒只觉双颊烧脚步轻浮好在尚无大碍不由得心中好笑看了看呼延守烈只见他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不由佩服得紧!
呼延守烈看了看夏劲道说道:“小兄弟我的为人你也看到了大家既已一见如故就应当推心置腹不可隐瞒小兄弟以为如何?”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这个自然!”心中暗道:看来他还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不过说的也是况且纸里包不住火自己的身份迟早被他知道不如趁此机会告诉他免得以后尴尬不好做人!欲要如实相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不由大感左右为难!
呼延守烈道:“小兄弟识见异于常人又急公好义我心中有一事委决不下想要小兄弟帮忙拿个主意还望坦诚直言不可徇私!”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不是要自己说出身世来历不由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口中道:“大镖头既然如此信得过我小混蛋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呼延守烈点了点头道:“我一生自问光明磊落逢善不欺遇恶不怕理义分明诚道守信所以蒙江湖同道和朋友赏脸得以开创中原镖局侥幸时日混到现在!不料天不遂人愿竟然老来多难相识朋友当中有一人失德叛道天下衔恨我不敢称误交匪类落井下石行不仁不义之举却又不能置之不理袖手旁观一时觉得进退两难夜不成寐饮食难安委实不能释然!不知小兄弟有何高见还望见告?”
这时众人听了呼延守烈此话各自止住谈话均都向夏劲道脸上望来个个肃穆郑重已极!
夏劲道听了呼延守烈之话情知他所说之人必是金巨无疑不由心头怦怦大跳暗道:不错进一步便是同流合污天下为敌;退一步更是有失正义良心难安孰轻孰重是进是退个中艰难惟有亲身经历之人自知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金巨对自己虽说刻薄寡恩但毕竟尚有养育之恩现在他身败名裂天下为敌又将自己和黄香推下断魂崖心狠手辣情义何存!但若与他为敌又觉于心不忍岂不是恩义两难?呼延守烈拿此事问自己当真是苦心人碰着苦心人黑心窝瓜两个堆了!不过呼延守烈竟拿如此重大的事来问自己这个仅有言语之交的年轻人若不是的确信得过自己便是酒后失言草率大意再则就是心存试探了!现在这些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正所谓一言既出天下倾危岂不慎重!不过自己若问呼延守烈事情原委再陈说利害晓以情理一来这是常人之理俗不可耐呼延守烈恐不爱听也是答非所问再不就是推脱不言不表意见这样岂非难孚人望衍言自毁!答与不答都恐令呼延守烈有所怀疑这可如何是好?苦思良久忽的忆起在少林寺塔林之际明空大师劝解持剑人的一番话佛理至深亦正亦玄奥妙无穷正好用来回答呼延守烈随即道:“欲退复进欲进复退进退不能决非进非退故执惑也!佛言‘惑’者魔也魔者心病也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更当系铃人大镖头之事还要全靠自己主张我小混蛋恐怕帮不上什么忙这一番话也纯属废话而已大镖头还望不要见笑!”
呼延守烈听罢不由大笑道:“小兄弟之言蕴涵无上哲理奥妙无穷实在是帮了我的大忙佩服佩服!”众人见夏劲道之言果然异于常人哲理至深铭鼎之言都是钦佩万分!
夏劲道心中暗道:惭愧惭愧剽窃之言如何受得这等夸奖口中道:“大镖头见笑了过奖过奖我只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那里知道什么道理哲理!”
呼延守烈道:“小兄弟就不必自谦了能说出此等言语的绝非常人小兄弟日后必定前途海量我这里先向你祝贺了!”
夏劲道忙道:“岂敢岂敢劳大镖头如此费心小混蛋实在感到有所不安日后但有吩咐尽管开口!”
呼延守烈道:“小兄弟太客气了你能留下来做我们中原镖局的证人就已经是帮了我们天大的忙了!”
夏劲道道:“我小混蛋虽然艺不惊人但也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道理何况这等下三滥的下毒手段实在无耻之极怎不叫人义愤填膺仗义而行!”
镖局众人也齐声道:“不错少林寺非但欺人太甚而且手段如此卑鄙无耻我们一定要向少林讨回公道!”
呼延守烈道:“公道一定是要讨回的关键在于如何讨法——”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好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去睡吧一切等二当家的回来了再作计议!”
众人应了一声相继散去回转各自屋中睡觉呼延守烈起身领夏劲道到厅外一间厢房燃上桌面蜡烛又寒暄几句随后告别也回转自己屋内睡去了!
夏劲道翻身倒在床榻之上这时酒力有些作头脑昏沉却无睡意只觉寂寞难安愁怅满怀此时这刻更加思念黄香和王彩雯二女起来永夜难消倘有良人做伴慰藉愁怀该是何等美不胜收不由蔚然长叹一声:“黄香彩雯师姊你们现在又在哪里可也同我一样相思刻骨不能自拔么?”烛光融融当中二女如花笑靥翩翩倩影召之即来挥之不去不由更加惆怅忆起二女对自己的柔情似水无微不致百倍关爱心中又溢起一丝幸福温暖刻骨铭心难以言表!一时在床榻之上翻来倒去直到一颗蜡烛燃尽方才睡去睡梦中兀自牵着二女的纤纤玉手不肯放开!这当真是英雄多寂寞何得解语花?解语花若得复又何咨差!
第二天一早醒来洗漱过后到会客厅内吃过早饭然后便是畅谈坐等屠青海的消息饶是如此一连五天过去到了第六天早饭过后终于外面有人来报神色慌张之极口不成声道:“大当家、、、、、、的大、、、、、、大事不、、、、、、不好屠二当家的回、、、、、、回来了、、、、、、但一见面就打伤了好几个弟兄另外几个弟兄拦住他现在还在打呢——!”
呼延守烈大吃一惊喝道:“有这等事——!”长啸一声身形从案几之后掠起直向镖局门外冲去!众镖师也是人慌马乱跟在呼延守烈后面向外便冲夏劲道紧随其后欲要一观究竟!
众人冲到镖局门外但见石阶之下大街之上斗的正狠有几个人仰翻在地口吐鲜血情状惨不忍睹!夏劲道一眼认得当中几人正是屠青海等不由大为奇怪屠青海押了镖之后回来何以反戈一击自相残杀起来!
呼延守烈大喝一声:“屠老二你给我住手旁人退下!”他勃然作当真声如虎威!
那几个守门的镖局中人见呼延守烈出来了连忙撤下扶起几个受伤之人退到石阶之旁!
屠青海六人收住身形均向石阶之上望来!众人一见无不大吃一惊险些骇了一跳!只见屠青海六人两眼出瓦蓝瓦蓝的光芒双眉也变成黄金一般的颜色情形又骇异又恐怖!夏劲道看得真切连忙对呼延守烈道:“大镖头屠二当家的相必蛊毒作千万小心!”呼延守烈情知有异点了点头跃下石阶大声道:“屠老二你怎么了?难道连自家兄弟也不认得了么!”
屠青海也不答话嘻嘻出一声怪笑身形展动十指萁张径向呼延守烈咽喉掐来这一变故当真骇人心弦始料未及!众人不由出一声惊呼!
呼延守烈好在早有准备双掌一探扣住屠青海双腕颤声道:“屠老二你连我也要打吗?”他和屠青海兄弟多年想不到屠青海一言不竟下如此致命杀手怎不又惊又痛!
屠青海又是一声怪笑双臂一挣竟然挣脱呼延守烈掌握呼延守烈大惊失色他功力本在屠青海之上现在情知情形古怪更是用了十成的功力扣住屠青海双腕不料竟被屠青海挣脱不由骇然叫道:“屠老二你——!”还未待他说完屠青海已是一脚踢出正中呼延守烈的胸膛这一脚力量当真有雷霆万钧之力竟然将呼延守烈偌大的身躯踢得倒飞回石阶之上众人骇得惨叫一声连忙扶住呼延守烈呼延守烈站稳身形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
有人怒吼一声便要跃下石阶对付屠青海呼延守烈连忙喝道:“不要莽撞!你们绝不是他的对手!”又扬声对屠青海道:“我呼延守烈纵横一生想不到今日竟败在自己兄弟脚下真是惭愧!屠老二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将出来尽管提将出来我全部答应但求不要再伤镖局弟兄!”言语激动万分却又义烈无比当真豪气干云!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伤在屠青海脚下却仍以兄弟相称丝毫不以责怪这等义气实在叫人敬重不已连忙道:“大镖头屠二当家的现在魔性大实在不能理喻!为今之计只能强行将他们制住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呼延守烈道:“小兄弟奇人异能我早已心服已久!你有何办法尽管施展出来不必忌讳于世俗愚见但求不要伤了他们几位!”夏劲道笑道:“有大镖头这句话我小混蛋定当鼎力而行以报厚望!”说着跳下石阶落到屠青海面前!一时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都紧紧盯着夏劲道看他如何对付屠青海六人!
夏劲道也拿捏不准屠青海六人所中蛊毒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司马义的百毒真经上面也没有记载破解之法决定还是慎重而为见机行事当下对屠青海一抱拳大声笑道:“屠二当家的还认的我小混蛋么?仅数日之别屠二当家的武功进境突飞猛进登峰造极实在可喜可贺!”
屠青海双目直勾勾盯住夏劲道面上肌肉一阵痉挛显见内心激动已极过了良久方才嘻嘻一声怪笑却不说话情形当真骇异已极!另外五个人也跟着屠青海出一声怪笑声如夜枭悲啼令人毛骨悚然浑身起粟!镖局中人不由一阵大乱呼延守烈连忙叫道:“小兄弟小心!——”
夏劲道见过的骇异险恶之事多了自然不怕回头笑道:“大镖头且请放心屠二当家的还记得我只是不知为何不说话待我再问他一问!”说着回过头来向屠青海靠近一步笑道:“屠二当家的再仔细认认我是小混蛋你难道忘了么?”
谁料夏劲道靠前一步屠青海面露骇异之色跟着向后退了一步仍是直勾勾盯住夏劲道一言不另外五个人也齐齐后退一步情形看起来又古怪又好笑!夏劲道心中一动脚步不停又向前一步屠青海六人竟也跟着向后又退一步!夏劲道心中不由恍然大悟:难道屠青海六人身中的蛊虫竟也害怕自己的百毒真气?!连忙回头对呼延守烈大叫道:“大镖头屠二当家的被蛊毒荧惑了心窍现在不能说话不过看样子还认得我我现在把他们拖住你们快取绳索来将他们捆住!”
呼延守烈连忙喝道:“快取绳索!”有人飞身进了镖局顷刻取了一捆儿臂粗的绳索回来有几个人上前将绳索抖开然后一齐跃下石阶扑到夏劲道身旁一人道:“小兄弟怎么办?现在屠二当家的武功如此厉害!”
还未待夏劲道答话只见屠青海六人把目光一齐对准那条绳索瞅了一会又看了看夏劲道突然口中出一声怪叫撒腿便跑!夏劲道连忙大喝道:“不要跑屠二当家的我们是要帮你不是要抓你!”他本是好言解释岂料屠青海听了一个‘抓你’跑的更快!夏劲道无暇思索迫得使处氤氲身法迅若一抹轻烟追上屠青海六人然后围住六人团团直转屠青海六人跑的虽快却始终冲不出夏劲道的包围急得哇哇怪叫!
镖局众人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灵幻玄妙莫测的身法就连呼延守烈也惊得目瞪口呆想要高声喝彩都喝彩不出来!但见夏劲道围住屠青海六人快得令人目眩神摇已分不清是真人还是身影!屠青海六人怪叫连声身形连连后退最后被夏劲道迫到一堆双手抱头动也不敢动弹半分!
夏劲道连忙叫道:“快来人——!”手执绳索几人跃上前去绳索一抖将屠青海六人套住然后交错几圈将六人捆住!夏劲道这才长出一口气身形顿住走回石阶之前对呼延守烈道:“大镖头方才情急心切不得已冒犯屠二当家的还望莫怪!”
呼延守烈回过神来听的夏劲道此话不由大笑道:“小兄弟忒过客气了要不是你一臂之助今天倒不知要如何收拾了!哈哈、、、、、、”笑声未歇引动内伤突又一阵剧咳数口鲜血喷出!镖局众人不由一阵大乱夏劲道忙道:“大镖头小心身体——!”呼延守烈摇了摇头强打精神道:“这点小伤死不了人!我倒是担心屠老二他们、、、、、、!”
夏劲道道:“屠二当家的虽被蛊毒荧惑心窍但看起来天良还未丧尽只要我们找到施蛊之人、、、、、、!”他话还未说完只听得身后屠青海六人出一声怪叫连忙回头观看但见捆住屠青海六人的绳索竟在一瞬间悉数为六人崩断镖局中人一阵大乱屠青海六人崩断绳索之后又一声怪叫身形腾起掠上大街两旁的屋顶顷刻间逃的无影无踪!
夏劲道怔了一怔想不到事情异峰突变节外生枝当真出人意料也不禁有些无可奈何!呼延守烈面色更加苍白悲声道:“想不到我中原镖局今日竟遭此变故兄弟成敌何其痛也——!”夏劲道道:“大镖头不要过于悲伤天灾**在所难免还是保重身体要紧来日方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呼延守烈摇了摇头道:“我已老矣恐怕年迈体衰精力不济了!”他老来遭此打击自然伤心欲绝竟有一蹶不振之势!夏劲道也是暗自伤感口中道:“先不说这些了还是先回去疗伤要紧!”呼延守烈点了点头众人又回转客厅!
众人落座个个面上死气沉沉心事重重还是呼延守烈强自笑道:“众家兄弟不必如此胜败乃兵家常事、、、、、、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同心协力众志成城外人想要动我们中原镖局又谈何容易!”说到‘谈何容易’声音忽转低黯显然他自己也是信心不足!
杜言五接道:“大当家的说的甚是我们自当誓死保卫镖局不过这一回事情太过神秘古怪敌暗我明恐怕无从防范!”
一位何姓镖师道:“杜言武你这番话未免太没志气!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大家拼了性命我不信世上还有比我们这一行的人不怕死的!”
杜言武大怒道:“何之章你说话给我小心点!我杜言武不怕死!老子身上的十三条刀疤就是明证你要不要再看看!”说着忽的站起身形就要动手脱衣言行粗豪已极虽然不尚节仪此时此际却是奋武扬威威风凛凛令人又是好笑有是钦佩!
呼延守烈眼见两人要起争执连忙道:“杜言武你给我坐下说话都已年过四旬的人了性情为何还是如此暴躁!”
杜言武瞪了何之章一眼忿忿不平的坐下!
呼延守烈接道:“杜言武何之章两人说的都未尝没有道理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有摸个大概清楚你们只岂不是自乱阵脚又岂不会让小兄弟笑话——”说着转对夏劲道道“小兄弟不知你对这件事情有何看法还望不吝赐教!”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重创之下尤能镇定如常剖析义理威服有加心中好生佩服连忙道:“岂敢大当家的太过客气了!我小混蛋在大当家的面前岂敢言教只不过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当之处还望莫怪!”
呼延守烈笑道:“小兄弟你今天乃是我们中原镖局的大恩人你这样说又岂非太客气了有话但讲无妨!”
众人也齐声道:“是啊小兄弟请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