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五章 一年新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夏劲道一觉幽幽醒来揉了揉醒松睡眼不由暗自好笑;你倒是睡得安乐活得潇洒随遇而处置之泰然这等詹然淡泊的性子倒不如出家做和尚说不定能成为一代高僧名垂千古!笑罢之后惆怅转来无边寂寞涌上心头说不尽的苦辣酸甜忆起身世未明恩仇未报又忆起黄香、王彩雯二女的脉脉柔情此生不弃不由百感交集更加难耐不安!思念良久唏嘘慨然不胜言表最后终于安下心来自语道:男儿须当凌云志落魄时节放歌行不屈不挠勿自弃敢哭敢笑自英豪!你长吁短叹隳志自毁又哪里有半点男子汉的气概!与其坐以待毙固守外援不如奋起一搏寻得一线生机呢!
    当下紧锁眉头搅尽脑汁冥思苦想不过说要寻得一线生机却又谈何容易!过了许久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忆起当外面有东西撞击大钟时虽然被大钟隔挡并没有直接撞击到自己身体但自己还是被震得四肢乏力百骸欲散痛苦难当的情形冥冥中好似悟到了一些什么道理继尔又想到这大概就是内家掌力诸如“劈空掌”“霹雳斩”一类武功的武学原理想明白了这些道理一时不由欣喜若狂自言自语道:是了是了自己的内力虽然颇有火候但只是不到如何挥而已倘若找到这样一种方法能够将内力挥体外自己再抓紧时间修炼内功到时候一定能够冲出大钟重见光明!
    说练就练事不宜迟夏劲道双腿盘膝坐地决计先从氤氲心法开始练起在自己所学的武功当中于氤氲心法最熟悉而且氤氲心法的效用神奇无私体会也最为深刻当下口念氤氲心法的口诀曰:“一入太极走灵神奇经八脉俱氤氲无阴无阳无生死百会气海是吾门!”抱元守一气沉丹田功行一小周天之后只觉灵境澄空心如止水逐渐进入浑然忘我的内功境界!功行三十六小周天一大周天之后夏劲道停功散气却觉和先前感觉没什么两样内功修为似乎毫无进展怔了一怔不由有些灰心丧气继尔又想道:内功修炼本自要扎扎实实循序渐进经年累月方能有所成效似自己这样急于求成想要一蹴而就非但于事无补恐怕反而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自己体内虽说真气充盈内力深雄但氤氲功力、百毒真气这两种内力乃是巫氏五位师傅和司马义灌注于自己体内的还有七彩罗刹毒功也是自己用吸毒**从长生散人身上吸来的这几种内力可以说并非自己切身修炼能在体内不肆虐为毒戕伐自身已是天大幸事(他不知这乃是黄花叠用梅花神剑为他打开心窍和气海、血海、神府三穴心窍已通气、血、神三元归位的缘故不过他能想通了这层道理差不多已深入武学和医学的堂奥了)要想随心所欲持为己用又谈何容易!
    叹罢多时忽又想起张之雄和罗汉僧比武之时鹰九扬曾说过“返璞归真收随心陷于须臾妙自天成”四句话可惜自己当时急于拦住张之雄等人没有心思听鹰九扬详加解释不过鹰九扬说过这四句话乃武人追求的最高境界非大智大勇、大圣大贤之人不能达到看来四句话必有深意!他沉吟再三越想越觉这四句话意蕴深远奥妙无穷不由得全神贯注仔细琢磨起来他陷入修习武学之妙境一时也不觉时日之推移腹中之饥饿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夏劲道忽的一拍大腿大叫道:是了是了!原来他现“返璞归真收随心陷于须臾妙自天成”四句后三句的意思都好理解关键在于“返璞归真”一句他根据自己对武学的认识和亲历实战大致领会了此句的要义!所谓“返璞归真”璞乃是含有玉的石头也指没有雕琢的美玉在这里引申到武学方面的意思则是无论再好的武功和内功都未免有其不足之处甚至是鄙败之处而人们练武的本意乃是强身健体防身自卫并不是恃武生是争求名利既然本意美好无暇那么当人武学修为达到以上目的之后就应当返回到原来的状态也就是没有习武之时的状况上所谓“归真”就是这个意思了!但这种“返璞归真”的意思并不是要习武者废去武功而是要练武者的修为境界从“有”返回到“无”的状态亦即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这种情况不同于修习气功者的散功状况因为“功”虽散但毕竟仍存于气功者本人体内)从无到有从不会武功到武功登峰造极有的练武之人穷其一生尚不能达到这种境界再从“有”到“无”从武功登峰造极再退回到“不会”武功不但有点异想天开的味道其中艰难亦可想而知!
    夏劲道悟出“返璞归真”的道理又仔细慎重考虑再三觉得无甚纰漏决计一试不料一旦付诸行动却如无中生有再造天地一般又岂是难于上青天之难可比!不由得苦笑一阵暗道:怪不得鹰九扬难般神乎其神郑重其是了!象这等独辟蹊径另起炉灶的本领非武学大宗师莫为了!自己一个毛头小子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那还不是自讨苦吃!这样也行不通只好再从练习内功开始了假以时日说不定能有有突破!
    夏劲道安下心来又开始修炼氤氲心法这一次他心无旁骛克静循取自觉比上次大有不同体内真气开始有所萌动逐渐由丹田循游入任督二脉上归至头顶百会穴在由百会穴遍行十二正经五脏六腑全身百骸只觉筋骨柔和百关调畅夏劲道不由大喜过望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了!当下依法施为功行一大周天之后只觉体内真气充盈周游六虚变幻灵动舒畅自如耳目头脑也比先前聪敏异!夏劲道初登堂奥便得神髓不由欢欣鼓舞精神百倍!余下来的时间里累了便酩酊大睡醒来之后便刻苦修炼如此一来倒也不觉寂寞!
    这一回当夏劲道功行六大周天三十小周天之后忽觉头顶百会穴腹下气海穴两处冥冥中似有两股火苗升起接着恍似被雷电一击二穴大开体外气流由打二穴冲入体内和本身真气汇集融合顷刻间冲盈激荡起来势若排山倒海漫流奔突不可遏止!还未待夏劲道明白过来身体连同大钟已经冲天而起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夏劲道只觉脚下一片光明立时惊喜若狂情知大功告成当下长啸一声双臂一振将大钟震上半天空自己斜身一瓢身形落地大钟落地之后又是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夏劲道只觉体内真气周游六虚变动不巨念之所至灵动异常加之体内体外真气畅通交和融会自如大有生生不息永不调歇之妙不由惊喜交集百感莫名!放眼望去只见昔日气势雄浑巍峨高大的大雄宝殿竟已化成一片废墟砖瓦覆地梁檩横杂其间势若一座山丘满目疮痍不胜凄凉!再瞧广场之上弹坑弥布残肢断骸血迹班驳更是恐怖异常!夏劲道这才知道少林寺竟遭如斯浩劫怪不得迟迟不见鹰九扬等人来救自己了一念至此不由心急如焚也不知道鹰九扬、明空大师等人究竟如何了是死是伤是吉是凶一概不知!当下施展氤氲身法急出少林寺下山而来!
    下了山之后夏劲道心中只觉一片茫然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天地之大要想找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一样谈何容易!想了一想决定还是去洛阳为好洛阳乃“九朝故都”中原富庶之地三教九流龙蛇汇萃无所不纳消息灵通四海之言!自己失踪之时金巨还曾派了大师兄吴庭芳在洛阳开了一个“金风楼”广罗群雄探查消息当下取道洛阳不日便到!
    夏劲道进了洛阳城但见人如潮车如龙一片繁华欣荣景象!他多日不履人烟邑所这时忽被勾起饥肠饿火只觉辘辘难忍强自按捺循着记忆径奔金风酒楼而来!行不多时便到金风酒楼楼还是记忆中的那座楼只不过“金风酒楼”的匾额却已不见上悬一块“蓬莱酒仙居”五字大匾将之替代!夏劲道情知是金巨身败名裂之后再已无人肯来捧他“武林盟主”的场哪还不关门大吉!相隔几个月的时间竟已物是人非夏劲道不由感慨万千踌躇再三本欲离去终究受不了菜肴飘香酒气醉人的诱惑也顾不得囊中无钱挺身迈步进入“蓬莱酒仙居”酒楼!
    夏劲道方入酒楼立时便有一个伙计迎了上来热情道:“客官您好请——”说着引夏劲道到大厅北面一张桌子坐下然后又道:“客官您要吃些什么尽管吩咐马上伺候!”夏劲道经历吴瞎子之事后情知世道险恶人心叵测看了看楼内坐上众客大都是俗人商贾之流不由略略放心但蓬莱仙居酒楼的老板既然敢接手金风酒楼料定不是寻常人物当下决计一试道:“小子初出茅庐不谙世道只因囊中羞涩又闻此楼有白吃不要钱困难济资川的美誉所以斗胆而来还望莫怪!”
    那个伙计怔了怔仔细打量夏劲道一阵只见他满面风尘胡须虬结实在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流浪少年只不过背上一件狐裘大氅毛色溜光水滑红如烈火一看就知道是件价值不菲的异物但穿在这个少年身上却有点不伦不类滑稽异常的感觉!他看不出这少年是何来头连忙赔笑道:“客官大概弄错了吧本店从未有过这样的规矩!”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道:“是么我也奇怪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看来是我听错了既然如此就请贵店赊食一顿酒菜小子感激不尽!”心道:这里明明是金风酒楼纵然换了规矩又焉有不知的道理这个伙计故意推脱其间必有缘由!
    伙计脸色一变口气也变得不善起来道:“我看客官伶牙利齿随机应变又哪里象是初出茅庐的样子不过要人赊食酒菜那还要看主人高不高兴才是客官要的如此理直气壮倒象是在命令一般!对不住请移驾别过你这种客官本店恕不招待!”
    夏劲道想不到自己故做老练却仍是经验不足竟被这个伙计看出破绽连忙道:“是吗我生性耿介出言莽撞多有得罪!不过说句俗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我和贵酒楼有缘看在这个缘字份上还是赊食一顿吧请高抬贵手如何?”心中暗道:这番话说的未免太没志气枉自己身负绝世武功竟为了区区一顿酒菜如此低三下四的真是一文皆无英雄也哭啊!
    伙计冷笑道:“缘字份上?我看这番话好象是和尚说的不过你如果真的是个和尚布施一顿饭菜也是结个善缘!可惜你不是你这分明是胡搅蛮缠你走不走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夏劲道听了这句话不由大怒转念一想这个伙计执意要赶走自己分明心中有鬼要不然也无须如此大张声势口中道:“人人皆有恻隐之心我饿的实在难受还是让我吃过再走吧这样——你记在帐上我日后定当厚谢!”
    两人争执不下楼内客人皆都停下杯箸纷纷向两人望来!伙计道:“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识抬举影响各位大爷的雅兴!你若再不走非要让我们动手请你出去不成!”扭头扬声叫道:“来人哪——!”应声跑来五六个伙计高矮胖受不一一人道:“怎么了?生什么事?”先前那个伙计一指夏劲道道:“这小子要吃白食咱们动手把他哄出去!”几个伙计齐声喝了一下摩拳擦掌就要来抬夏劲道!
    夏劲道哪里将他们放在眼里不过却也不愿多生事端连忙道:“众位众位切莫动手听我明言!”几个伙计见他言语古怪不由又骇又疑连忙停手一齐盯住夏劲道看他有何“明言”要讲!夏劲道道:“诸位不瞒实说我半年前得了一场怪病病好了之后就再也无人能动我的身体否则的话那人就要倒大霉——!”眼见众人被自己吓住不由大为得意!一个伙计道:“倒什么霉你分明是吓人!”夏劲道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道:“唉你若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有言在先可不是我存心想害众位只能愿你们自找倒霉请动手吧——!”
    几个伙计对望了一眼觉得这种事还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好一人对先前那个伙计道:“李太我看这小子言语古怪疯疯癫癫的也实在可怜你就拣几样便宜的饭菜让他填饱肚子也算做件善事!”说着和另几个伙计散开各自忙活去了!这个叫李太的伙计连叫几声没有拦住气道:“好你个胡言你说的倒是轻松我李太也是端人碗受人管这件事情要被呼延大爷知道岂不又要挨骂一顿!”夏劲道方才听了胡言的那句话气得险些鼻子都歪了暗道:我说的是真有其事司马义的百毒真气其毒无比连长生散人的雪域灵蛇也要臣服于地规规矩矩的我不想害你们怎么反说我疯疯癫癫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过那人也是一番好心他自是气得无可奈何之际忽听的这个叫李太的伙计嘴中说到呼延大爷心中不由一动:呼延大爷难道是中原镖局的大当家呼延守烈不成!忆起在大雄宝殿偷听衍空和吴瞎子谈话时曾讲到呼延守烈和金巨是刎颈之交而中原镖局的总局正是在洛阳看来李太口中的呼延大爷必是呼延守烈无疑不过金巨现在身败名裂成为武林公敌人人喊打呼延守烈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接手金风酒楼不知用意何在——想到这里对李太道:“原来贵酒楼的老板是呼延大爷还望转告一声就说我谢谢他了!”
    李太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耳朵倒是尖的很不过还是少打听少操心的好!”说着转身到厨内取了几样小菜和数个馒头端给夏劲道夏劲道道声:“谢了!”也不客气一阵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将小菜和馒头悉数入肚一丝不剩然后将盘筷一推起身离了蓬莱酒仙居酒楼走到大街之上向人打听了中原镖局的地址径奔中原镖局而来一边走一边想自己虽和呼延守烈素不相识但呼延守烈既以仁义忠信之名享于江湖料他不可能自恃身份不肯和自己这个毛头小子见面二来自己和中原镖局的二当家屠青海也算有一面之交到时把屠青海之事相告呼延守烈自会和自己见面!中原镖局乃是天下第一大镖局耳目自然灵通的很到时相机行事一定能打探得一些江湖上的消息!
    行不多时便到中原镖局但见两尊铜狮狰目怒吼蹲列青石石阶两旁青石石阶之上左右分插十三杆威武旗迎风劲舞猎猎作响!铜钉朱漆大门左右分列十几个彪形大汉各执兵刃站得笔直威风凛凛!夏劲道看罢不由暗赞:果然不愧中原第一大镖局果然够气派!抖了抖精神飞步踏上青石台阶还未待他站稳身形当先两名大汉早已把他拦住一个大汉道:“什么人报上名来!”口气生硬之极显然未把夏劲道放在眼里!
    夏劲道一抱拳道:“我乃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只慕呼延镖头英名特来拜访!”心道:若是直言相告恐怕引起呼延守烈疑心还谨慎行事为妙!
    那人道:“无名小卒?口气倒不小!你何德何能大镖头声高名重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吗?”
    夏劲道道:“我知道呼延大镖头贵人事忙但无论如何我也要见上他一面还请通告一声!”
    那人把眼一瞪还道:“你小子怎么如此罗嗦快走否则对你不客气!”
    夏劲道心想:要不给他点厉害瞧瞧料他绝不会去通告呼延守烈口中道:“哦对我不客气!呼延镖头平日就是这样教你们对待客人的吗?”
    那人登时火起喝道:“不用你来教训大爷!”身形趋前一步左掌带起风声径抓夏劲道胸前衣襟!夏劲道嘻嘻一笑道:“要抓我么恐怕不那么容易!”身形不躲不闪迎着那人的手掌直撞过来!那人见夏劲道身法古怪不由怔了一怔喝道:“找死不成?!”掌法不变照势抓出!岂料他的手掌刚刚触及夏劲道衣襟夏劲道的身体竟似轻不受力一般恍若一张薄纸随他的掌风往后一荡竟然一掌抓空他这才知道这小子确实有点邪门脸色变了一变右手单刀旋即攻出一招“拦腰斩带”向夏劲道腰际扫来!夏劲道笑道:“好狠!怎么要拼命么?”觑的真切身形往空中一跳右足踏出恰巧踏在那人的刀尖之上那人惯经阵仗倒也不乱喝道:“好轻功!”刀势回收岂料夏劲道竟似粘在他的刀尖上一般竟随着刀尖一起移动稳若磐石轻如鹅毛他这才大骇失声叫道:“小子你是人是鬼?!”
    夏劲道笑道:“怎么你的眼睛果然不济事连人鬼都分辨不出来了么!”左足踢出朝那人的面门踢来!那人吓的大叫一声连忙撒刀。身形一个倒翻退了开去!夏劲道身形落地右足挑起那人的单刀轻轻踢了过去叫道:“接刀!”那人方自站稳身形眼见单刀向踢来不及避让连忙伸手接住力量大小适中就象人家将单刀递到自己手中一般败的如此奇惨立时不由满面通红!
    方才拦住夏劲道的另一人眼见同伴一招未过便已落败情知这少年绝非一般连忙道:“阁下奇人异士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多有得罪!但不知有何事要见大镖头好让在下如实转达大镖头!”
    夏劲道见这些人不肯群殴倚多为胜情知呼延守烈必定治帮严谨明法有度心下也是好生佩服口中道:“我慕名来访也无甚要事还望如实通禀大镖头一声就是了!”
    那人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大镖头!”说着飞身入门去通知呼延守烈!余下众人则虎视眈眈各展兵刃一付如临大敌的样子!夏劲道心中不由好笑不过他见的大场面大阵势多了却也不足为奇!
    不大一会的工夫通知呼延守烈的人回来了对夏劲道道:“请跟我来!”夏劲道点了点头跟在那人身后两人进了中原镖局夏劲道四下打量见两旁皆是青砖灰瓦的房子宽敞气派地下水磨石砖漫地虽比不上王宫贵宅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却也足见中原镖局财大势粗的情形了!两人连过二进院落到达第三进院落两旁厢房北面会客厅西面厢房前摆列三个兵器架子十八般兵器样样皆全!会客厅内二三十人分东西落座北面案几之后端坐着一个白银髯威仪四射的老者。夏劲道心中暗道:此人想必就是呼延守烈了当真人如其名威风凛凛!
    领夏劲道进来那人道:“大镖头客人到了!”然后转身离去!夏劲道昂阔步走进大厅对那老者抱拳一礼道:“这位想必就是呼延大镖头了晚辈有礼了!”
    呼延守烈站起身形道:“少年人不必多礼不知有何事要见老朽!”目光炯炯盯住夏劲道不放!
    夏劲道不料呼延守烈开门见山先制人当真是姜是老的辣了!想了一想道:“晚辈慕名造访确实有些唐突还望莫怪!”心下盘算如何开口才好!
    呼延守烈大笑一声声震屋宇道:“少年人想要扬名立万也不必找我一个老头子罢恕老朽不能奉陪!”
    此语无疑是下逐客令了夏劲道不由眉头一粥决计还是把屠青海的名字抬出来才好口中道:“实不相瞒我因和屠二当家的有一面之交现在身逢落魄所以斗胆来请大镖头周济一下!”
    呼延守烈见夏劲道说出屠青海的名字虽然有些吃惊面色却稍加和霁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少年人不必为此便拘礼守甚张镖头取二十两银子来送给这位少年朋友!”
    坐下一人应声而起转入内堂不一会手捧一包散碎银两出来递到夏劲道面前道:“朋友区区二十两银子权且解燃眉之急屠二当家的有事出门我们也不好多送收下吧!”语气甚豪却也是有心试探夏劲道的意思!毕竟夏劲道一介少年如何会与屠青海攀上交情心中着实有些怀疑!
    夏劲道皱了皱眉头情知他话中有话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怪当下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银子揣入怀中一抱拳道:“呼延大镖头仗义疏财济危救困果然忠义仁信之名我多谢了!”
    呼延守烈见这个少年虽然满面风尘打扮不伦不类但眉宇间英气流露语出不凡情知这少年绝非一般口中道:“不敢当!还望留下姓名以便日后向屠二当家的有个交代!”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语气和缓下来心中不由一喜暗道:看来呼延守烈不似威严不可亲近之人如此事情边便好办多了不过他和金巨是至交好友自己还要小心提防才是口中道:“我无家无业到处流浪四海为家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混蛋大镖头如不嫌弃就尽管称呼我混蛋好了!”
    夏劲道此言一出座上众人不由哄堂大笑呼延守烈见这个少年滑稽有趣也不由面露笑意道:“不知你何以认识屠二当家的怎么从未听他提起过?”
    夏劲道正盼呼延烈问起此事连忙道:“实不相瞒我是在陕西认识屠二当家的蒙他不弃肯把我当作朋友看待——!”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道“本来我是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大镖头的屠二当家的也是这个意思不过、、、、、、!”
    还未待夏劲道说完呼延守烈已是面色一变喝道:“看座——!”有人起身腾出坐椅推到夏劲道面前夏劲道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心道:呼延守烈言出令行威仪四射当真是个领袖人物自己还要小心为妙以免被他看出破绽到时弄巧成拙可就有大麻烦了!
    呼延守烈待夏劲道坐稳身形问道:“小朋友不过怎样还请直言相告!”他心中紧张不过面上仍持镇定他老于江湖情知以自己的身份如果方寸大乱必定引起夏劲道怀疑他不明夏劲道底细自然要谨慎万分!
    夏劲道道:“实不相瞒屠二当家的在陕西中了妖人的暗算我本要劝他回来他却说干这一行的不能失信于人还是去了!我流浪到了洛阳有缘得见呼延大镖头大镖头又问起此事只得违背屠二当家的初衷如实告诉大镖头了!”
    呼延守烈点了点头道:“镖在人在镖亡人亡这是镖局的规矩。不知屠二当家的受了何人的暗算?”他口中说来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道:这个少年看来大不简单就算他说的是实情其间也大有推敲之处第一以屠青海的武功和识见倘若也被人暗算这少年又岂有幸免之理第二这少年如果是适逢其会屠青海保的这趟镖事关重大身受暗算之下又岂肯将自己的行藏告诉给这个毫不相干的少年?这个少年坦坦而言看似憨拙朴实其实是有备而来不知他居心何在?
    夏劲道不知道自己言语处处小心故作老练却还是已被呼延守烈看出破绽仍就直言相告道:“屠二当家几人是被一个叫吴瞎子的人在点心中下了蛊他们几人均遭暗算无一幸免!”
    呼延守烈冷笑一声道:“吴瞎子下蛊、、、、、、!”忽的一拍案几厉声喝道:“这其间分明有诈!我来问你你为何安然无恙?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突然难这才知道他早已怀疑自己好在脑筋转的快连忙道:“大镖头有所不知我当时正要把点心吃下忽然三四十匹快马冲了过来马背上又有和尚又有俗家弟子为的一个和尚用手射了一枝响箭钉在了点心铺的门板上面口中还喊了一句什么‘少林有难’的话然后这些就冲了过去与此同时点心铺的老板吴瞎子也不见了!我自小流浪江湖饱尝人间艰辛对于江湖险恶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见这个吴瞎子不象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就信手掰开手中点心一看谁知里面竟有条小虫子不由吓的失声大叫起来屠二当家的过来一见也骇了一大跳知道是中了蛊毒他说若不是被我现被人暗算了还不知道日后定当小心行事所以就把姓名告诉了我把我当朋友看待——!”他连说带比画脸色涨的通红这其间当然也有他不善说谎的缘故说到最后故作激动站了起来大声叫道:“我虽然出身寒微却也是个有志气的人大镖头既然如此不相信我这二十两银子我也不敢要了!”说着伸手到怀中便要掏银子!
    呼延守烈连忙道:“小朋友不要激动!你凭了和屠二当家的一面之交便慕名而来自然是把我当朋友看待了你是屠二当家的朋友自然是我的朋友了!我一介老朽反不如你小朋友心怀磊落坦荡无私见笑了见笑了!”他虽然是自圆其说但已不称“老朽”而称“我”语气自然亲切和缓多了他相信夏劲道不似在说谎已是疑心大减不过夏劲道身上披的那件价值千金的火狐裘氅委实令人有些怀疑他一生阅宝无数自然知道这件火狐裘氅的分量。火狐已是世上奇珍产自关外长白山的千年老林里纵便是经验丰富目如炬火的老猎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猎到一只火狐夏劲道身上的这件火狐裘氅纵要十几只火狐皮还要加上能工巧匠巧夺天工的手艺方能做得如此精巧天衣无缝!火狐裘氅披在身上非但冬暖夏凉而且有体不生疮祛病延年的妙处其当真是珍贵无比!俗话说“财恶露宝珍藏”夏劲道自称流浪儿却又身怀异宝招摇撞目不避人嫌饶令呼延守烈如何见多识广也摸不清夏劲道究竟是何来历了!
    夏劲道哪里知道呼延守烈有如许多心思只当他业已相信了自己随即一屁股又坐了下来道:“既然大镖头把我当作朋友我也就不嫌自弃再多坐一会儿了!”
    呼延守烈点了点头道:“当然当然小朋友通知屠二当家的遭人暗算也就是对敝镖局有恩还未盛情招待又岂能让小朋友这样而去呢!传扬出去又岂不会让江湖上的朋友笑话我们中原镖局薄情寡义!”
    这时座上有一人站起扬声道:“大当家的屠二当家的已过春节尚未回转是不是要派弟兄前去接应一下?”
    夏劲道听了此人言语不由暗暗一怔心道:怎么现在已经过了春节?自己在大钟里面暗不知天日想不到一过就是半月之久自己岂不是又长了一岁年方十七已近而立之年却仍是身无所长前途无着又想到黄香和王彩雯二女人等现在不知身落何方相思愁长伊人更切不由一阵茫然!
    呼延守烈道:“杜镖头先行坐下此事应当慎重而行——!”转对夏劲道道:“小朋友你是说当时有一个和尚手射了一枝响箭又说了一句‘少林有难’以后吴瞎子才不见了是吗?”
    夏劲道闻言一醒暗道自己不该此刻有儿女情长心态口中道:“不错是的!”
    呼延守烈沉吟片刻道:“照小朋友说的情况这个吴瞎子应该是少林已故方丈宝仁大师的大弟子‘瞽目罗汉’才是不过瞽目罗汉俗家本姓陈又何以会姓吴呢?再则蛊术本是邪恶怪诞之术武林几百年来已是根基灭绝仅是传说而已瞽目罗汉乃是得道高僧更不会修炼此等有违佛门宗旨的邪术了我看此事必定大有蹊跷!”
    夏劲道听了呼延守烈一番话心中不由大为佩服当真是酒要陈姜要老又辣又老老辣无比了!不过自己却能给呼延守烈一个答案本来他对赵威等人四处搬取救兵何以会通知吴瞎子之事就感到有些奇怪现在听了呼延守烈的话立刻谜解吴瞎子根本就不是瞎子瞽目罗汉一定是被吴瞎子害死了然后装作瞎子在点心铺伺机下蛊毒害过路的武林人士他和衍空狼狈为奸用心恶毒听到“少林有难”的话当然要赶回少林欲图和衍空一起对付群雄了不过以自己的氤氲身法除了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两人的飞行术自愧不如放眼天下可称难逢对手吴瞎子先自己离开一时几乎和自己同时到达少林寺轻功已是了得再则他一掌击毁文殊广法天尊的佛像掌力之雄也是世所罕见这个吴瞎子身份如此神秘莫测不知是什么人?一时间满腹疑云只恨不能明了!
    呼延守烈又道:“我们中原镖局和少林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一次不知什么缘故竟然使出如此下流卑劣的手段来暗算屠二当家的、、、、、、”说到这里转对夏劲道道:“小朋友我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答应!”
    夏劲道心中暗道:不知他有什么不情之请不过他既然有求于自己自己答应了他以后也好办事口中道:“不知什么事大镖头请讲!”
    呼延守烈道:“我想请小朋友留下来作个证人不过但请放心有谁胆敢动小朋友一根手指头我呼延守烈第一个跟他过不去!”
    座上众人也齐声道:“对!有谁敢伤小朋友一根寒毛就是和整个中原镖局过不去我们绝不答应!”
    夏劲道见这些人都是血性汉子慷慨豪爽仗义之极也不由暗赞中原镖局果然不愧天下第一镖局于此可见一斑随即大声道:“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大镖头说这样的话岂不是太见外了么?”
    呼延守烈大笑道:“好!够爽快屠二当家的果然没有看错人!我们中原镖局从今又多了一个侠肝义胆铁骨铮铮的小朋友!”
    夏劲道道:“既然大镖头拿我当自己人看待我有一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呼延守烈道:“请讲!”
    夏劲道道:“少林乃天下第一大门派中原镖局乃天下第一大镖局一旦动武两虎相争必然两败俱伤!我们不如暂且按兵不动等屠二当家的回来之后到时候双管齐下铁证如山不怕少林寺不给个交代!”心想少林僧众被衍空秃驴荧惑至深又遭毁寺浩劫誓必上下一年众志成城单要倚靠个人的力量要想揭穿衍空的阴谋恐怕万难之难了!现在倘若联系上呼延守烈再加上中原镖局在江湖上的声望和地位必能造成群起响应之势到时天下相戈衍空还不乖乖束手就范?!
    呼延守烈听得夏劲道此言更觉夏劲道大不简单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识见口中道:“小朋友之见正与我不谋而合少林基深根重如无确凿证据贸然行事反落诬陷毁谤之名到时候自取其辱再想讨回公道就势比登天了!”
    这时座下一人言道:“我看大镖头不必过于谨慎行事少林寺年前遭毁寺浩劫纵使无瑕也是有渍了我们正好趁此机会檄讨身伐量少林寺也奈何不得我们!”
    夏劲道见此人提起少林寺之事心中不由大喜当下凝神细听!
    呼延守烈道:“武镖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趁人之危岂是我们正道人士所为!再则少林寺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百足之虫虽死尤僵现经受毁寺奇耻大辱势必同仇敌忾团结一心我们只求讨回公道而已倘若武力相向事态扩大恐难以收拾镖局几千名弟兄和众家孤儿老小皆要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身为大当家的虽万死不足以辞其咎还是依小朋友之见慎重行事!”
    姓武的镖头点了点头兀自气呼呼的道:“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这口窝囊气又不知何时出得了了!”
    夏劲道见呼延守烈理义分明心怀仁善不由更加佩服不过他和金巨是至交好友不知道对金巨的事情如何看待欲待一问一来不合时宜二来恐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想了一想还是忍了下来!
    呼延守烈道:“现在江湖纷争四起动荡不宁我们中原镖局欲想明哲保身偏安自虞恐怕已属万难!屠二当家的遭人暗算便是空穴来音预警之兆从今以后大家行事千万小心切莫大意!到时候屠二当家的回来了我们再相机行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