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四章 渗血年关

    司空无畏笑罢良久广场之上鸦雀无声静得一颗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气愤沉寂阴郁一派肃杀!
    持剑人道:“我不杀你你却要致我于死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缓缓说来字字却如千斤巨锤砸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众人皆被他气势所慑动也不敢动弹半分!
    司空无畏道:“胜王败寇又有何话可说!你今日不杀我来日我必报此仇!”
    持剑人道:“我苟且偷生早已心如死灰死不足惧但放眼天下又有谁能杀得了我!哈哈哈、、、、、、!”说罢仰天一阵狂笑棉巾突突跳跃模样又是诡异又是恐怖!
    司空无畏不复再言转身便走门下弟子紧随其后!
    持剑人喝道:“且慢!”
    司空无畏道:“玉面剑客不知有何话说?”
    持剑人道:“剑帝为何如此健忘?”
    司空无畏大笑道:“何故辱人太甚也!我面容拜你所毁又何能悦仇于敌!你若杀我尽管动手罢了我绝不肯将那件事告诉你一字半句!”
    持剑人道:“好一个辱人太甚也!好一个枉称侠义尊为剑帝之人!得意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凭喜好为所欲为失势之时食言自甘无信无耻卑鄙龌龊无以形容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正道武林人士的本来面目吗?”说罢又是一阵大笑哈哈哈!
    场上众人旁观耳听虽恨持剑人剑术毒辣狠绝但司空无畏出尔反尔确也有失光明磊落不由议论纷纷颇有微词!
    司空无畏道:“骂得好!你若不动手我就告辞了!”
    持剑人道:“似你这种小人杀又何益你走罢免得污了我的宝剑!”
    司空无畏哼了一声不复再言领着徒弟而去!
    剑帝一走场上众人更加心惊胆战不知道持剑人又要对付何人了?!
    这时鹰九扬道:“想不到剑帝都败在你的手下你习得如此神技当真可喜可贺!”
    持剑人道:“鹰老怪你再多嘴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鹰九扬道:“想不到你的剑法厉害了脾气也厉害了!好好我本欲作个和事老想不到人家竟然不领情自讨没趣我的老脸可真没处搁了!”
    持剑人道:“鹰老怪你这话是何意思?”
    鹰九扬道:“九个月前你在段王府刺我一剑我就知道事情有所古怪加之我老人家心宽量大所以并不怪你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查探此事其实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持剑人颤声道:“鹰老怪你都知道什么了?”声音颇为不善!
    鹰九扬摇了摇头道:“你不必如此紧张事情没有弄清楚以前我老怪物是不会对任何人讲的当然也包括你!”
    持剑人道:“鹰老怪我知道你一向喜欢管人家的闲事不过我奉劝你这件事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鹰九扬道:“剑乃兵中之王惜是两刃锋芒剑出江河失色何人得无受创!得饶人处便饶人该罢手时且罢手!”
    持剑人道:“鹰老怪你不要再说这些大道理当时七大门派联手将我妻子逼下梅花山断魂崖怎不念得饶人处便饶人!”
    鹰九扬道:“好话说尽千千万奈何人心金不换我也无话可说了!”
    持剑人转对出尘道长、思静师太、魏神通、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六人道:“六位代掌门你们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帮忙送你们上西天!”
    魏神通性子最烈骂道:“了断个屁看剑!”反手抽出背上长剑一招“晨光微熹”一剑三式径刺持剑人中路膻中、中脘、气海三穴!
    持剑人识的这乃是华山镇派之技“轩辕刺穴剑法”知道厉害不敢怠慢拔剑在手身形一旋绕到魏神通背后举剑便刺!
    魏神通一剑刺出不料顷刻之间眼前不见了持剑人的身影不由大骇口中喝了一声长剑圈回用了一招“苏秦背剑”护住身体!
    持剑人见魏神通变招如此之快也不由赞了一声:“好!”身体旋身疾走又到了魏神通的正面!
    出尘道长、思静师太、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五人见持剑人身法当真快得无以形容一个回合未过魏神通便已险象环生齐喝了一声各展兵刃上前助阵!出尘道长用的乃是一柄青铜剑思静师太是一柄青钢剑妙凡师太用的是一柄马尾拂尘祖业开用的是一柄独脚铜人槊米基实则用的是一把昆吾割玉刀但见五件兵刃掠起一片刀光剑影将持剑人罩在当中!
    持剑人喝道:“七大门派只会倚多为胜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他方才大战十八罗汉又败司空无畏于剑下内力消耗过甚不能再施展奴剑术当下展开轻灵的身法云剑如飞和六人斗在一起!他以一敌六竟然丝毫未落下风看得场上众人无不惊叹连连!
    衍空退在一旁多时未言这时见出尘道长六人联手困住持剑人心中一阵窃喜转对明空大师道:“明空你为何擅自出关该当何罪!”
    明空大师道:“我自知罪孽深重日后定当受戒律处罚但佛门乃清净无为圣地师兄为何引如许多施主入寺将少林化作干戈杀伐屠场?!”
    衍空怒道:“你休要口称慈悲巧言令色!我来问你为何玉面剑客扬言要杀尽七大门派中人却不杀你你倒底做了些什么还不从实招来!”
    明空大师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普渡众生事唯求善来行!师兄我并未做过苟且之事有污佛祖你误会了!”
    衍空放要作这时只见十八罗汉跌跌撞撞的跑来口中连声惊呼道:“方丈方丈大事不好了、、、、、、!”衍空乍见十八罗汉每人身上都血迹斑斑心中大惊连忙喝道:“不要惊慌慢慢道来!”
    十八罗汉本欲如实相告却又看见明空大师也在场连忙禁口不言!
    衍空何等奸猾乘机对明空大师勃然怒道:“明空想不到你闭关思过犹不得安稳现在连累本门弟子受过这又如何解释?!”
    明空大师道:“师兄我早已说过这件事我日后定当接受戒律处罚任凭师兄落但现在的事情是如何避免这场浩劫不致因起武林大乱!”
    衍空道:“怎么你想要教训我不成!这件事情全部因你而起你若不是和玉面剑客暗中勾结图谋不轨又何以凭空生此祸端!”
    明空大师饶是如何心宽量广闻听此言也不由大愤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师兄我念在同门之情对你处处忍让为何如此咄咄避人?”
    衍空道:“对我处处忍让?说的倒是满口仁义分明你心中有鬼反赖我冤枉你不成!”
    明空大师道:“师兄你非要迫我将你的行为说出来不成?!”
    衍空道:“我又有什么行为见不得人还怕你说出来不成!不过你存心诬陷我又岂可奈何!”
    鹰九扬在一旁见两人言辞激烈针锋相对恍四泼皮无赖斗口一般佛门高僧的风范一丝无存实在看不下去又恨衍空老奸巨滑心胸险恶反而处处装出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凌人居上口中道:“两位不要再争了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不成?!”
    衍空怒道:“鹰九扬你要放自尊重你不邀而来我没有将你驱逐出寺已是天大的客气!”
    鹰九扬道:“我老怪物天马行空自由往来你不要以为练成了无相神功便自认为天下无敌对我老怪物如此不客气!”
    明空大师惊道:“什么!师兄你竟然偷练本门至高武学‘大无相神功’大无相神功身为方丈之职不得修习这是少林千年戒律你究竟是何居心?!”
    衍空喝道:“住口你自身罪孽深重不配指责我!当今武林大乱纷争四起血雨腥风动荡难安!六大门派掌门皆遭横死梅花山妖人卷土重来祸乱江湖老衲秉佛祖好生之德济普渡众生之志除魔卫道匡扶正义修习无相神功又有何不可!”
    衍空此言一出只听的持剑人一声惊叫声音恍若鬼哭狼嚎凄厉之情惨不忍闻!接着身形从刀光剑影中冲天而起剑如银虹掠空直向衍空刺!来这一变故石破天惊少林僧众皆都骇叫出声:“方丈小心——!”
    衍空喝了一声:“来的好!”身形周围又现出五色光圈但见那柄长剑抵在光环之上竟再难刺进分毫情形尉为罕见令人叹为观止!持剑人长啸一声长剑倒飞而回衍空乘势反击一掌击出势若排山倒海狂风大作他的掌法虽快持剑人的身法更快长啸一声势若星丸掠空而去!
    衍空一掌击空不由怔了一怔恨道:“想不到他身法如此神异否则定让他掌下生死无葬身之地!”
    明空大师摇了摇头道:“师兄杀心太狠执怨尤甚实在有违佛门风范!”
    衍空怒道:“除恶既为扬善你为何对玉面剑客心怀慈悲莫非想要包庇他不成!”
    明空大师道:“师兄你为何如此不可理喻!玉面剑客一战十八罗汉二战司空无畏又和六位代掌门拼斗许久内力早已消耗大半你难道当真认为是被无相神功吓退的吗?你恃技骄狂恐怕会给少林招来无穷大祸到时悔之晚矣!”
    衍空更加怒不可遏喝道:“明空你目无方丈信口雌黄妖言惑众究竟是何居心!”
    明空大师道:“魔由心生化境皆幻三界五行我佛为尊!师兄所言所行皆不念佛家慈悲为怀忍让谦让之德实在令人心寒不已!”
    衍空道:“诵经解佛我承认不如你但这一年来先是武林盟主金巨义子离奇失踪金巨悬赏万金捉拿后来六大门派秘籍被盗六派重出江湖又有孟尝山庄梅花山、鸿图山庄三变间有武林盟主金巨也告失踪日月无心教横行江湖干戈杀伐血雨腥风惨绝人寰你与这些事情不闻不问反怪我除魔卫道之举有违佛门风范又是何道理?”
    明空大师道:“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本应晨钟暮鼓诵经礼佛凡尘俗事一概了了不闻不问!十六年前梅花山之事已领佛门遗憾至今难以弥补现在又何苦要重蹈覆辙遗祸苍生呢?!”
    衍空怒道:“你把匡扶正义之举说成是遗祸苍生佛祖有云‘除恶即是扬善’你难道连佛祖之训也要批驳挞伐?!你数典忘祖离经叛道却口称仁义假作慈悲实在令佛门蒙羞!”
    明空大师道:“你既然如此逼人太甚无情无义我也就不再顾及什么同门之谊、、、、、、!”言下甚为悲愤又道:“你名利之心太重一直觊觎武林盟主之位贪恋红尘荣华富贵十六年前你执意挑起七大门派联手对付梅三娘和夏凌霜我就有所觉、、、、、、!”
    衍空怒喝道:“住口!你诋毁方丈用心何毒!我早知你不服我当上方丈之职想不到竟然巧立名目挖空心思想出这等无耻伎俩来挑拨离间淆惑视听!”说到这里突然厉声喝道:“戒律院弟子出列——!”
    戒律院众弟子面面相觑将方丈要对明空大师动刑一时不由大感为难!知客院长老悔空班禅院长老行空护法院长老迟空连忙挺身而出齐声道:“方丈明空师兄身为主持德高望重如若仅已言语之失受刑恐令寺中上下弟子侧衍再则此时天色以晚此事明天再议吧!”
    衍空情知众怒难犯他如此做作无非欲立声威而已不过他今天的所言所行早已是人人不齿难言亲疏他也无非是自欺欺人勉强维持罢了!当下咳了一声道:“好罢!既然大家——!”他话到半截只见由打四面天空非来无数碗口大小黑糊糊圆溜溜的东西不由惊得面如土色骇然叫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有人惊叫道:“这是炸弹——!”次人话音未落这写炸弹早已落地只听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硝烟四起血肉横飞场上群雄还有少林寺僧众死伤无数惨嗥声不断未伤之人皆都拼命逃离广场势若潮水一般不可遏止!
    明空大师悲愤莫名瞪了衍空一眼转对鹰九扬道:“鹰老怪快救夏劲道!”身形飘起径奔那口大钟!
    鹰九扬这才知道罩在大钟里面的人竟是夏劲道不由大骇喝了一声也奔那口大钟扑去!
    两人身形还未到大钟近前只听轰的数声巨响大雄宝殿的殿顶为之炸塌梁、檩、瓦砾铺天盖地的倾泄而下势若天崩地陷一般!明空大师和鹰九扬两人对望一眼皆都心骇欲绝!鹰九扬失声叫道:“小兄弟——”不顾一切就要扑上前去!明空大师喝道:“这样做只会同归于尽!”一把扯住鹰九扬的大手飞身往后便退!这时只听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大雄宝殿殿顶全部塌下将那口大钟埋的严严实实!
    这时广场之上已无一人只余尸体无数血流成河残肢断臂惨不忍睹!地面上弹坑弥布四围墙倒屋塌一片狼籍!
    明空大师叹道:“想不到我少林佛门圣地今日竟遭此浩劫又叫我如何面对佛祖——!”
    鹰九扬这时回过神来忆起夏劲道只觉心如刀割一般!他和夏劲道虽然年纪相差悬殊但早已引为毕生至交互敬互爱意气相投现在夏劲道竟然遭此大难大殿殿顶压将下来力量何止万钧纵然是铜头铁臂也要被压成薄饼何况区区一口铜钟!两人皆都以为夏劲道定然在劫难逃当下长叹一声慨然离去!
    这时天色渐暗冬天的夜晚寒冷异常明空大师和鹰九扬两人找了一间禅房草草安顿一晚第二天一早起来到食堂找了一些残羹冷食吃过又赶到大雄宝殿前查看夏劲道的下落!两人唯盼奇迹出现其实也都知道是在自己欺骗自己而已唏嘘良久鹰九扬道:“和尚我看这件事大有古怪夏劲道是夏凌霜的亲生儿子何以如此狠心要置夏劲道于死地呢?!”
    明空大师道:“不会吧当时夏凌霜用剑逼迫贫僧之时夏劲道误以为他要杀我所以现身阻拦而夏凌霜并没有看见夏劲道的真面目所以才会出剑伤人!我亲眼目睹绝不会看错老怪你这样说来太过于危言耸听了吧?”
    鹰九扬沉思片刻又道:“和尚你这番话倒有些让我费解之处你先解释清楚了我再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以便将事情弄个明白如何?”
    明空大师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如此郑重其是贫僧一时也引起一些疑处咱们就互相印证一番以求追根朔源解开迷雾!”
    鹰九扬道:“很好!和尚我来问你你说夏凌霜用剑逼迫于你夏劲道误以为夏凌霜要杀你不知是何意思?难道你早已知道夏凌霜绝不会对你下毒手或是因为他有求于你你揣测情势才得此结论?”
    明空大师道:“这倒不是我揣测情势而得你忘了夏凌霜昨日说过除了你老怪和我俩他可放过其余之人都要丧命的话吗?”
    鹰九扬道:“这话我到是记得!不过我老怪物游戏风尘玩世不恭好事不做坏事不为唯凭己愿胡作非为夏凌霜大概觉得杀我这种人也没什么意思不知和尚你又有什么地方让夏凌霜心怀慈悲格外开恩呢?”
    明空大师叹道:“沧海为水皆缘恨悯心只为善根行!这件事情我本已在心中埋藏了十六年之久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想不到人际变幻白云苍狗皆非常人所能预料枉我穷心悟道参禅四十余载之久尤不得脱三界五行然物外、、、、、、!”叹罢良久又道:“老怪你还记不记得十六年前梅花山之事?”
    鹰九扬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当然记得!不过因为晚去一步详情倒是不太清楚!不过说句心里话你和尚别怪我老怪物多嘴这件事未免太有些不近人道太过绝情了些!”
    明空大师道:“你说的一点没错我又焉敢怪你!这也是夏凌霜之所以说不杀你的缘故当时梅三娘以色、智双绝横行江湖夫妻反目同门相恶兄弟成仇轩然血劫何其恐怖至今似在眼前未敢忘怀!武林七大门派为了诛此祸乱江湖的妖邪才召集天下群雄除魔于梅花山武林才告太平、、、、、、!”
    鹰九扬道:“又是诛妖又是除魔的说的到是正气凛然义感动天的不过我听说七大门派领着一班人物用尽了手段一路追杀梅三娘和夏凌霜才到了梅花山的梅三娘则是跳崖身亡的逼人自杀这也是武林正道的义举么?!你们和尚整天念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看全是骗人的鬼话!”
    明空大师道:“你教训的甚是!所以我当时就动了恻隐之心夏凌霜更是大受刺激当时癫痫作状如疯魔还是他的好朋友金巨替他求情才得以保全性命后来他清醒以后只求练武为乐其余之事一概忘记成了继你之后第二个名副其实的武痴!”
    鹰九扬道:“这些事情我也知道怎么难道他的癫痫症是你为他医好的么?”
    明空大师摇了摇头道:“非也!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夏凌霜根本未得过癫痫症他这么做只是想保全性命替梅三娘报仇而已!”
    鹰九扬道:“夏凌霜当然是为了替迈三娘报仇而来的不过你何以如此肯定夏凌霜从未得过癫痫症?!”
    明空大师道:“这就说到夏凌霜为何不杀我的缘故了!当时七大门派和群雄离开梅花山以后我曾借做法事渡亡灵为名滞留了七天在这七天的时间里我不顾千难万险翻到断魂崖下找到了梅三娘的尸体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鹰九扬大惊道:“难道当时梅三娘竟是身怀六甲待产之躯、、、、、、难怪夏凌霜会如此对七大门派恨之入骨杀而后快了!一尸两命这等血海深仇换了谁也会如此的!和尚你救了那个婴儿当真功德无量!”
    明空大师道:“老怪谈何功德而言!我只是受天良谴责以求弥补过错而已当时我虽然有些同情梅三娘但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深恶痛绝斥为妖佞的但一看到这个婴儿我的想法立刻就变了不但恨自己不该赶尽杀绝泯灭人性残无人道而且更被梅三娘宁肯跳崖而死也不让腹中的胎儿受血光之灾的伟大母爱所感动!阿弥陀佛幸得佛祖可怜让这个胎儿平安落世、、、、、、!”
    鹰九扬道:“那这个婴儿想必就是夏劲道了也就是夏凌霜的亲生儿子了!”
    明空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当时在这个婴儿的旁边用一件东西压着一块梅三娘从自己身上撕下的丝帛上面用鲜血写了五个大字‘夏凌霜之子’而压着血书的那件东西恐怕你绝对料想不到竟然是武林盟主令!”
    鹰九扬更加吃惊异常叫道:“什么!武林盟主令?!武林盟主令为何会在梅三娘身上武林盟主令应该在金巨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明空大师道:“这个问题我也是满腹疑问至今仍然未解!夏凌霜和金巨虽然是好朋友梅三娘作为夏凌霜的情侣自然大有机会和金巨接近但要想从金巨身上盗得武林盟主令恐怕绝无可能!再则金巨是以其天下无敌的‘金刚霹雳斩’的独门硬气功才当上武林盟主的梅三娘盗得武林盟主非但不能当上武林盟主反而会引来杀身大祸;还有梅三娘是在临死之时将武林盟主令压在留给自己亲生儿子的血书之上她这么做当然是天性母爱使然但若非天降奇迹那个可怜的婴儿又岂会活下来不过照此看来武林盟主令在梅三娘身上恐怕连夏凌霜也未必知道这更是奇中之奇令人如何也想不明白了!”
    鹰九扬道:“想不明白的暂且不要去想!天网恢恢疏尔不漏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你且说说你把那个婴儿如何了?”
    明空大师道:“当时崖下无食无水我就用易筋经心法为这个婴儿脱胎换骨护住神元好使婴儿不致无奶哺养而遭夭折然后就抱了这个婴儿和血书、武林盟主令出了断魂崖再后来我找到了金家堡夏凌霜因为癫痫症而在金家堡被金巨照顾我就把婴儿和那封血书放在了金家堡门口至于武林盟主令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就一直携在身上!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了我本以为播此善果定能天瑞人和天下太平孰料沧海桑田变幻无端十六年以后竟又恨事重提少林更是遭此浩劫又叫我如何面对佛祖、、、、、、阿弥陀佛!”声音郁闷惆怅伤感已极!
    鹰九扬道:“原来如此你以易筋经为那个婴儿脱胎换骨易筋经博大精深神奥浩繁乃佛门正宗心法你的内力修为又是天下第一以夏凌霜的武学修为定能洞悉其间秘密知道是你将这个婴儿送来的你救了他的亲生儿子所以夏凌霜心怀感恩之情才不会对你下狠手对不对?”
    明空大师道:“不错夏凌霜虽然知道我的苦心但对梅三娘之死念念不忘矢志报仇!十六年之后的今天他习得奴剑术神技终于来找我寻问当年究竟一则他可能怀疑梅三娘没死希望我能告诉他梅三娘身在何处;二来他也可能怀疑武林盟主令在我身上可惜这两件事我都不能给他答案后来夏劲道出现引夏凌霜到了大雄宝殿以下的情形就是你亲眼所见了阿弥陀佛!”
    鹰九扬沉思了好大一会道:“这件事情曲折离奇头绪众多一时也搞不清楚!但是有两件事情现在大概可以肯定下来!”
    明空大师道:“我自闭关以来已有半年多之久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也无心过问要不四生如此变故、、、、、、不知你说的是哪两件事可以肯定下来?”
    鹰九扬道:“第一件是梅三娘可能真的没有死可能她就是心月无相教的教主所以衍空才如此兴师动众大张声势要召开除魔大会对付心月无相教你记不记得昨日衍空说过‘梅花山妖人卷土重来祸乱江湖’这句话而夏凌霜正是听了这句话才从出尘道长六人的包围当中冲天而起剑刺杀衍空的能令夏凌霜如此震惊骇怒那梅花山妖人又会是谁?十有**可以肯定就是梅三娘了!”
    明空大师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当时明明看到梅三娘满身血渍早已气绝多时难道我因为大意失察看花了眼不成?”
    鹰九扬道:“梅三娘从断魂崖上跳下你先入为主本就以为她必死无疑再一看到那个婴儿和血书、武林盟主令就更加信之凿凿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说不定梅三娘当时只是昏死过去后来不知怎么又活了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好了——这件事就先说到这里第二件事是我亲眼所见!——”遂把在大理王府遇到夏凌霜夏凌霜又如何用剑刺伤他的经过详细叙述一遍最后又道:“夏凌霜不认自己的亲生儿子反而口称是金巨派他来抓回夏劲道已是一奇;还有他的剑法虽然神奇无比能够收随心控制自如而且的确也没有伤到夏劲道但试问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敌人手中武功再高也不能不心忖忌惮更不要说侥幸冒险以求一逞了除非、、、、、、!”
    鹰九扬方说到这里明空大师接口道:“除非他并不怕伤及夏劲道是么?”两人几乎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心情也同时一沉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沉吟片刻鹰九扬道:“不错除非夏凌霜并不怕伤及夏劲道换言之除非夏劲道很有可能不是夏凌霜的亲生儿子!要不然夏凌霜为何肯将一个八岁的孩子托付给金巨照养自己却去到海外寻找什么传说中的剑仙呢?虽然后来的确被他找到并习得惊世之技但时间前后相隔八年父子天性骨肉亲情又如何能抛的波澜不惊一干二静呢?这岂非太异于常理了么?!”
    明空大师面现悲穆之色沉声道:“如此说来事情的确古怪蹊跷令人匪夷所思难道我当时将那个婴儿救出断魂崖顶竟然是做错了不成?阿弥陀佛!——”
    鹰九扬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是一个嗷嗷待哺刚下人世的婴儿!你不要自责太甚了!不过好在你没有把武林盟主令交给夏凌霜或金巨依我看个中因由全在这块武林盟主令身上!梅花山大会金巨正是为此才致身败名裂人神共愤的奇怪武林盟主令本应该在他手中为何又到了梅三娘身上?!”
    明空大师道:“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武林盟主令并不在我这里而在夏劲道身上不过幸好夏劲道没有听到我们这番对话不然不知道他会如何伤心欲绝了!这真是造化弄人阿弥陀佛!”
    鹰九扬惊道:“什么!武林盟主令在夏劲道身上这又是怎么一会事?”说到这里忽的一阵悲痛涌上心头凄声道:“罢了!罢了!你不要说了我也不想听了!夏劲道少年英折我老怪物凭空失去一个小兄弟老天爷你为何如此待人不公呢!”
    两人唏嘘一阵鹰九扬道:“这必然是心月无相教所为我此番必定找到日月无相教的教址所在和心月无相教主替夏劲道报仇雪恨!和尚你呢你又作何打算?”
    明空大师道:“我法旬化外残年竟又遭此变故身心俱隳一如枯水但求有生时日多结善缘化些钱财能够重修大雄宝殿不致佛门圣地一隳而败千年基业毁于一旦!待得大雄宝殿重修之时我定将夏劲道敛棺厚葬以慰亡灵!阿弥陀佛!——”
    两人主意已定面对大雄宝殿遗祚祷告一番然后怀着悲痛的心情双双离去!
    夏劲道被大钟罩住当下自感有些惊慌失措片刻又镇定下来暗道:奴剑术果然神奇霸道幸亏自己有氤氲心法护提要不然定要伤在剑下无疑了!一念至此却觉自己对持剑人并无恨意心情如此奇怪令他自己也不知如何解释了想了一想暗道:大概自己天性平和素来不喜争斗现在又并未被持剑人所伤又哪能为此一着便耿耿于怀乃至结下深仇大恨呢!其实这样想也知道是自己安慰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罢了!在他的心底深处乃是不希望持剑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夏凌霜否则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一剑欲置于死地那等心情如何则又不得而知了!夏劲道苦笑了一下暗劝自己道:你本已打算不去考虑这些千丝万缕扰人心志的问题此刻为何又要自寻烦恼呢!还是想想怎么才能出去罢?当下用手摸了摸钟壁入手冰凉用力推了一推纹丝不动情知大钟沉重无比当下站起身形才知道大钟竟高过于头双臂一晃浑然无碍夏劲道不由大骇这样一个巨大的钟不知道重量有几万万斤了难怪大钟撞响群山共鸣气势雄浑之极了!
    虽然如此也要侥幸一试以求一逞当下提气运功劲力贯于双掌按住一侧钟壁用力一推却如蜉蝣撼树之感大钟分毫未移连试再三只得怅然作罢苦笑道:想我夏劲道练有家传内功心法游盛天的混元一气童子功(其实他已不是童子之身)巫氏五师傅的氤氲心法司马义的百毒真气和长生散人的七彩罗刹毒功虽然驳杂不一难言精奥但也算功力高深绝非泛泛了想不到竟然区区一口大钟也奈何不得看样子只有等鹰九扬众人在外面救我了!他自我解嘲过后遂又定下心来一心一意等鹰九扬来救自己岂料等了许久不见丝毫动静不由又焦躁起来不知道外面究竟生了何事否则鹰九扬等人又如何不来搭救耐下心来又等了许久却听的有如天崩地裂般的声音撞在大钟之上脚下石阶竟然为之迸裂自己和大钟陷下数寸有余心下狂骇情知必有惊天动地的事情生——撞击之声接连不断持续约有盏茶工夫之久震得他头晕脑涨胸中气血翻涌眼冒金灯痛苦不可形容!
    声音消失之后夏劲道只觉四肢乏力全身百骸疼痛酸楚不由自主瘫坐于地背靠钟壁大口大口喘息起来半晌方才恢复过来神智清醒之后才觉凉汽由地下腾起脚底冰凉好在他身上披着常仁义的狐袭大氅这件狐袭大氅万是上百年的火狐皮制做而成价值不下千金之巨夏劲道忆起常仁义的狼狈状态不由好笑自言自语道;幸亏有这件宝贝在身要不然天寒地冻岂不要大受活罪!常仁义假仁假义偷人妻子不说心狠手辣竟然欲置已于地我抢了他这件大氅也不算太过!当下将手脚身体全部缩进大氅里面只觉温暖舒适异常一阵困意袭来竟然沉沉睡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