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十三章 龙争虎斗

    衍空面色一沉道:“鹰老怪你虽然声高名重老衲自然敬你三分但事关敝寺千年声威荣辱大耻怎能如此不了了之!”
    鹰九扬道:“方丈神技初成未免技痒难熬欲要以此扬威正是天赐良机又岂有半途而废虎头蛇尾的道理!不过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无相神功虽然厉害要想成为天下第一人却又谈何容易!”
    衍空道:“鹰老怪你不要东拉西扯信口胡诌!老衲意在雪耻并不想成为什么天下第一人!”
    鹰九扬道:“要想人不说除非己莫为!和尚所言所行皆都昭然若揭为何还要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
    衍空道:“鹰老怪你执意如此老衲也是无可奈何!”
    鹰九扬道:“其实你和尚做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武林大乱急需有一个德高望重武功高强的人来主持大局以便统领群雄匡扶正道——!”
    衍空道:“鹰老怪有话你就直说何必吞吞吐吐!”心中暗自猜疑不知鹰九扬意欲何为!
    鹰九扬道:“现在金巨下落不明武林盟主之职悬空自然人心觊觎欲图思变!江湖动荡不安长此以往必生事端干戈杀伐永无休止!我老怪物提议不如就此机会推选出一位代盟主人选以稳定人心统领群雄!”
    衍空想不到鹰九扬竟然说出如此话来心中不由狂喜过望口中道:“鹰老怪老衲也颇有同感现在武林正道群雄皆都齐集敝寺不如就依你之言推选出一位代盟主共同对付日月无心教!”
    鹰九扬道:“奇怪我老怪物只说推选出一位代盟主来又何时说过对付心月无相教!武林盟主大选事关天下武林黑白两道都要参加武林盟主人选更要两道肯如今选代盟主虽说是因时因势之策却已有失光明公正之嫌再要对付心月无相教恐怕人心难平黑白两道势必形同水火干戈相向!你和尚为何说出如此不识轻重有失大体的话来!”说着转对出尘道长、思静师太、魏神通、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六人道:“六位代掌门老怪物的话不知道对不对呀?”
    出尘道长六人正自怨怪鹰九扬何以明知衍空野心勃勃竟然为其摇旗呐喊将衍空自己难以启齿之事替他说了出来现在听的鹰九扬此语方才知道鹰九扬的用心此计一可终止比武之事二可快刀斩乱麻断却衍空企图令他知难而退一箭双雕岂不妙哉!六人对望几眼皆都点头道:“鹰老怪言之有理!”
    衍空情知上了鹰九扬的圈套他本以为如此一来代盟主非他莫选不料鹰九扬话中有话出尘道长六人也都跟鹰九扬站到一条线上言下之意自是反对他做代盟主以他的身份倘若出尔反尔再提比武之事非但令群雄耻笑反而欲盖弥彰连少林寺全体上下都要怀疑了他心念电转已知身处艰难稍有不慎再出差错恐怕就要原形毕露天下为敌了!不由后悔方才一时大意失言他一向自负心智不料竟被鹰九扬这个游戏风尘的老怪物算计不禁有点恼羞成怒口中道:“老衲方才确是有所失言不过鹰老怪依你之见如何推选代盟主人选呢?!”
    鹰九扬见衍空随机应变秉权果断仍能保持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不由佩服他果然大奸大智不过心下却是更加不齿口中道:“既然是代盟主以老怪物之见就不必搞的大张声势沸沸扬扬此人武不必惊人智不必过人德不必人人皆服但只要大家肯便可当然有这三个条件兼备的人选更好和尚我老怪物的意见如何?”
    衍空情知鹰九扬此语分明是先将他排除在外心中虽然又恨又恼却也无计可施现在事情件件出乎他意料之外情势已非他所能掌握不禁有点心慌意乱神志失衡点了点头道:“老衲自无异议但不知六位代掌门和各位施主有何意见?“
    出尘道长道:“鹰老怪之见于情于理切实可行贫道出尘代表武当派表示同意!”
    思静师太、魏神通、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无人齐声道:“我们五派同意!”
    余下群雄见六大门派也都肯自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衍空道:“鹰老怪各位施主既然都已赞同那就开始吧——!”
    衍空此语方落只听一个声音响起道:“如此盛会险些错过侥幸侥幸!”声音穿云裂石一般响彻广场上空群雄皆骇纷纷扭头向广场入口处望来!但见话之人乃是一个玉树临风、英姿勃的中年男子在他身旁是一个手持九环锡杖身着胡黄色袈裟身高过丈面色火红双目暴凸眶外的大喇嘛一个奇美一个奇丑一个恍似天神下凡一个好似恶煞重生!两人身后各跟着十几个背插长剑的弟子和十几个手执双环锡杖的小喇嘛再往后则是四个身着火红色长袍的人四人身后也都跟着数十人!
    夏劲道最先看清这些人心中不由狂震这些人他闭上眼睛也能猜得分毫不差!那个中年男子正是剑帝司空无畏四个身着火红色长袍的人正是大理段王府的四大总管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柳逢春至于那个大喇嘛肯定是衍空口中说的西域喇嘛教的龙木上人了!夏劲道连忙掉转身形惟恐被司空无畏等人看到自己心中暗道: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一下如何是好!
    张之雄见夏劲道行动古怪不由奇道:“小兄弟你怎么了?难道你认得这些人?”
    夏劲道苦笑道:“岂只认的简直就是冤家对头这些人等一大半都是冲我来的!”言至此处心中忽的一动:记的那日在鸿图山庄自己和司空无畏一同去救铁蜘蛛时司空无畏曾经怀疑自己的内功尚在他之上言语阴阳怪气虽然当时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事后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带自己和王彩雯离开时司空无畏曾经意欲阻拦还是吉里姑鹿用了一记“烈火神掌”才把他击退的如此看来司空无畏似乎有点居心不良否则吉里姑鹿不会施以如此重手!现在他又和上官虹四人相偕而来若不是巧合便是另有所图了看来自己得小心提防才是!——
    张之雄见夏劲道沉思不语似是有无限心事的样子不由更加奇道:“小兄弟你小小年纪何以会得罪如许多的人?我看这些人都不简单你可要小心才好!”
    夏劲道道:“何只是不简单是大大的不简单!这些人物都是武林的顶尖高手你一会便有好戏看了!”这时司空无畏众人穿过广场来到大雄宝殿前衍空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剑帝和龙木上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莫怪!”
    鹰九扬道:“小司十几年不见想不到你风采依旧如此迷人可喜可贺!”
    出尘道长、魏神通、妙凡师太、思静师太、祖业开、米基实也上前见过司空无畏!
    司空无畏一一还礼之后对众人介绍道:“众位我来介绍这位是西域喇嘛教席大喇嘛龙木上人!”
    龙木上人单手行了一礼道:“众位施主好!”
    司空无畏又道:“这四位乃是滇南武林五大奇门之千变门掌门上官虹缩骨门掌门司徒青山、地遁门掌门东方胜、百毒门柳逢春!”
    上官虹四人也向群雄打了个招呼!
    群雄听得这些人的名头无不变色吃惊!这些人有的虽位谋面但大名鼎鼎声震江湖早有所闻!想不到为了对付一个心月无相教竟然如此兴师动众滇南武林西域武林也来参加这次除魔大会那心月无相教一定非同小可!群雄有的只闻心月无相教的大名而已有的只为响应少林高举除魔之义有的也是来凑热闹而已此时此刻这些人均都暗生悔意:自己和心月无相教并无深仇大恨又何苦自寻烦恼趟这路浑水呢!?
    这时衍空道:“如今时至中午已到用斋时候大家散去吧下午再召开大会!”说着返身上了石阶撞钟一响以示散会!
    群雄络绎散去各自回转住处不提!
    衍空领司空无畏等人到知客室安排招待!
    鹰九扬、出尘道长、思静师太、魏神通、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唐天宝八人则和夏劲道、张之雄汇合又命六派弟子和张之雄十几个弟兄散去!鹰九扬这才把衍空的阴谋以及众人都已中蛊之事相告以商对策!
    出尘道长等人无不大惊失色大骂衍空卑鄙阴险!唐天宝道:“事已至此骂也无益!如今之计只有按兵不动见机行事咱们大家兵分三路:一路去塔林请明空大师出关明空大师德高望重定能一呼百应领导少林寺全体僧众反对衍空;二路去查找施蛊之人此人被擒则蛊毒一解胜券在握;三路下午继续和衍空周旋以免他心生怀疑突然难!”
    众人听的连连点头皆服唐天宝机智过人!
    唐天宝又道:“刻不容缓这三件事必须马上去办!查找吴瞎子由我去办!衍空衔恨于我我不在场他高兴还来不及绝不会怀疑我至于请明空大师么——”他瞅了瞅鹰九扬道:“前辈就非你不可了!”
    夏劲道一把止住鹰九扬笑道:“鹰老怪依我看别人不在衍空不会怀疑你若不在定会天塌地陷的!这件事就由我来办我保证请明空大师出关现身说法降妖伏魔!”
    出尘道长连连点头道:“夏少侠说的不错老怪物若不在场衍空一定大起疑心!这件事就负责让你去办!”
    唐天宝虽然不大相信夏劲道小小年纪有何德能竟然自告奋勇去请明空大师但也别无它法可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众人又相互叮嘱一番匆匆上去!
    夏劲道和鹰九扬回转觉远师兄弟处吃过午饭夏劲道和鹰九扬、觉远等人告别鹰九扬嘱咐他小心行事之后夏劲道出门翻身上房施展氤氲身法蹿房跃脊直向后寺塔林方向奔去!一路行来但见屋舍殿宇栉次鳞比规模恢弘浩大之极果然佛门圣地一代名寺风范夏劲道心中不由暗自庆幸亏有氤氲心法在身否则少林寺布局如此复杂森密当真可要寸步难行了!行不多时以到后寺塔林但见大小佛塔参差错落星罗棋布其间松柏点缀地上哀草萋萋果然塔林无异!
    夏劲道飘身落到塔里内举目四望这些佛塔古朴沧桑有的塔体砖面剥落伤痕累累显见年代久远举步绕过几座佛塔之后忽听的前面说话之声传来夏劲道不由心头怦怦大跳蹑足潜踪奔到最近的一座佛塔夏劲道掩住身形探头望去只见有十八个黄衣僧人围住一个头戴竹笠白纱遮面一袭白袍的持剑人不由心头狂跳这个持剑人正是在大理段王府又要抓他又要保护他不被上官虹所伤的那个人!一霎间一股莫名的恐惧之感袭上夏劲道的心头!
    只听持剑人道:“十六年前忆昔游头颅如许尚何求!守律清屏身外事一点丹心尽忧愁——!”声音悲壮惆怅已极心中似有无限恨事吟罢又道:“故人来访大师何不现身一见?”
    夏劲道听的“故人”一句心中又是一阵大跳他在王府之时就对这个持剑人的身份有所怀疑猜测可能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夏凌霜!但当时持剑人口中言语却似乎是奉金巨的命令来抓他的再则如果真是自己父亲的话他断无和自己不认的道理所以当时又把自己的想法推翻了还只道是自己思父心切的缘故及至碰上百毒门掌门司马义司马义所受绝命伤口和后来顾伟通、黄花叠二人的一样显然都是“奴剑术”所致而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正是从东海离离岛不远万里飘洋过海来追查那个怀有“奴剑术”和“飞行术”之人知道了这些夏劲道已隐隐约约猜得杀司马义、顾伟通、黄花叠的人必是这个蒙面持剑人无疑了!而这个蒙面人十有**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夏凌霜了不过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夏凌霜在段王府竟又为何不认自己反而口称是金巨派他来抓自己的呢?!他既然是金巨派来抓自己的想必定是金巨的人了何以又会要司马义帮助共同对付金巨呢?而司马义正是反对对付金巨才遭杀害的!但是司马义之死就有许多疑点尚可推敲此是其一还有其二如果持剑人真的就是父亲夏陵霜又为何在孟尝山庄杀死顾伟通和黄花叠?!黄花叠在为自己治病顾伟通则在为黄花叠护法天底下哪有父亲杀死给自己儿子治病的医生的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父亲那也就是要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置死地于不顾了吗?那岂不是人性泯灭丧心病狂了吗?夏劲道思前想后终于镇定下来决计在这个持剑人未现真面目之前不在胡乱猜测于己于人都无益处了!饶是他理智清醒但那一丝惊疑和耿介仍是潜藏在心底最深处挥之不去召之则来这又非人力所能及了!
    只听佛塔之中话声音浑厚威严正是明空大师的声音:“缘起缘灭善恶有因施主智慧之人又何苦如此执著!阿弥陀佛!”
    持剑人道:“不求善因何得善果不释其结何得解脱!佛言四大大师道法高深尚不能苦海成佛四大皆空更何况一念耻怀垢俗子!”
    夏劲道听了两人的对话虽然有些似懂非懂懵懵幢幢之感但大致也听的出持剑人似乎在向明空大师请教什么事情而明空大师则在劝说持剑人不必如此!二人俱以佛理真诠对答显见这件事情绝非一般夏劲道不由好奇心大起凝神细听二人说下去!
    只听明空大师道:“身是菩提树菩提树无果心是明镜台明镜台亦空智慧如海是深入经藏得!施主欲要和老衲谈经理佛衍解释道老衲悉心求教尘凡俗事一概了了!阿弥陀佛!”
    持剑人道:“大师师法自矜何必拒众生于佛门之外呢!佛门圣宗亦论缘起既有缘起自有缘灭否则众生又何能六根无为心生皈依佛门又如何兴于天下人心思善呢?”
    明空大师道:“佛门至圣不可相诬!施主似是明言慧辩实则曲解矣!佛法恢弘本源众生众生皈依我佛乃是体解大道至性也!施主操演执意旦旦而诘本非皈依之心又如何能解佛门至圣至慧的宗旨缘起缘灭天地至情也施主何必自寻烦恼执著之甚也!阿弥陀佛!”
    持剑人沉默片刻又道:“万事万物皆因人而起皆因人而灭人乃天地万灵之主有所为有所不为当为则为不当为则不为还望大师指点迷津!”
    明空大师道:“何为有所为有所不为当为则为不当为则不为?恶众生皈依佛愿众生一切无碍!施主执惑深也老衲也无能为助阿弥陀佛!”
    持剑人道:“何谓执惑深也还望大师明言相告!”
    塔中沉寂了一会明空大师又道:“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更要系铃人!施主之惑还在自身——阿弥陀佛!”
    持剑人道:“大师何谓还在自身?”他一连三问塔中明空大师寂静无言不再作答!
    这时只听得“当当当”三声钟响群山共鸣夏劲道心中一惊暗道:不好武林大会又开始了!衍空不知又会弄出什么鬼名堂来祸害群雄这下自己该怎么办?抬头看了看持剑人欲待现身又觉不妥只得耐住性子再相机行事!
    这时只听持剑人冷哼了一声声音甚是峻厉道:“大师既不肯现身一见难道非迫我出手相请不成?!”
    十八罗汉齐喝了一声道:“佛门圣地岂容施主如此放肆无礼!明空大师既已闭关若非念在故人之份大师断不会和你谈话如此之久施主请走吧!”
    夏劲道见这十八罗汉嘴唇翕张声音大小言词语句殊无二致宛若出自一人之口不由暗自好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了!他不知这十八罗汉朝夕相处数十载如一早已心性相通彼念一生余则相丛武功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无懈可击十八罗汉阵威名声震武林乃少林寺镇山法宝之一!
    持剑人道:“我不想滥杀无辜十八罗汉阵之名得来不易我只想向大师问明白一件事情还望不要阻拦!”说着左手平剑当胸右手缓缓拔剑出鞘剑出半鞘但见寒芒四射耀眼生辉在这冬日本已悲凉的季节平添数分肃杀之气!
    夏劲道心头暗自惊骇忆起在段王府持剑人刺伤鹰九扬一剑当真神惊鬼泣天地变色不由担心十八罗汉恐非持剑人的对手!
    十八罗汉也被持剑人剑气所慑不过却也不惧齐声道:“施主既要动武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吧!”
    “好——!”持剑人喝了一声长剑出鞘但见一道银虹掠空生辉竟然一招之内遍袭十八罗汉每一人剑法快得无以形容!
    十八罗汉骇然失色叫道:“好快的剑法!”身形往后一退避开这一剑然后身形绕地疾走身法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形成一道人墙将持剑人团团围在当中!
    夏劲道看得目眩眼花心中暗暗称奇持剑人的剑法之快已是一绝现在十八罗汉的身法又何尝不是一绝!他叹罢之后眉头又是一皱暗道:持剑人的剑法虽快却不像是奴剑术何以他不施展奴剑术难道是故意向十八罗汉炫耀剑法吗?他年纪轻轻便已练得绝世武功自然有些少年英雄不可一世的气概殊不知这十八罗汉每一人都已是一等一的高手持剑人以一敌十八竟然迫得十八罗汉只守不攻厉害如何可想而知了!
    只听持剑人叫道:“各位苦哭阻拦休怪我无情去义!”手中长剑展开剑风破空呼啸一剑又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刺出但见剑锋击到十八罗汉围成的人墙之上叮咚之声不绝于耳宛似打铁匠锤砧相碰一般清脆悦耳煞是好听!
    夏劲道这才知道厉害不禁看得瞠目结舌!情知十八罗汉是欲以本身凌厉无俦的硬气功困住持剑人要他坐以待毙而持剑人则是以其快无比的剑法先制人迫得十八罗汉只守不攻双方胜负只待谁能坚持到对方功力耗竭睡便是稳操胜券了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凶险之情自是不言而喻!夏劲道不禁暗自佩服持剑人的内功深厚换了自己恐怕早已落败多时了!他想明白了这些道理武功进境自然不知不觉又更上一层楼了!
    只见持剑人的剑法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只见一团剑影恍似一个大球在十八罗汉围成的人墙当中冲突奔荡叮当之声响成一片恍似暴风骤雨一般!周围三丈之内的松柏皆被十八罗汉气功和持剑人的剑气威力摧折断枝残叶迎风狂舞地上的衰草也被席卷到空中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夏劲道看的神飞意夺要不是有事在身险不些喝起彩来!这时只见持剑人长啸了一声一团剑影须臾间化作一道匹练似的光华!十八罗汉惨叫了一声人抢立刻四崩五裂那道光华由打人墙当中转了个圈径向明空大师所在的佛塔袭去只听的“轰”一声巨响那座佛塔从中间齐齐剖成两半跌落尘埃中间露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双手合什端坐于蒲团之上巍然不动沉稳如山正是明空大师!
    这一切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奴剑术!”三字夏劲道尚未惊叫出口场上情形已然罢若江海凝光散于无形!再瞧十八罗汉都已血染僧袍受了大小不等的轻伤!但兀自横眉立目不肯散去!
    持剑人手中长剑一弹对准明空大师道:“大师既已现身请明言相告吧!”
    明空大师道:“施主此番行为无异于凶神恶煞老衲无力伏魔更不能遗祸众生老衲无可奉告!”
    持剑人仰天一阵狂笑道:“好!好!大师既然称我为魔我也无话可说就请大师做我剑底游魂罢!”说着手中长剑一挺径向明空大师刺去!
    夏劲道看到此处不禁怒冲冠七窍生烟再也按捺不住大叫一声:“住手!”挺身从塔后站出身形!
    明空大师一眼瞧见夏劲道脸色一变颤然失声道:“是你——!”
    持剑人头也不会冷喝了一声:“什么人找死不成——!”手中长剑回转化作一团光华飞奔夏劲道的胸口但听得风声雷动声势骇人之极!
    夏劲道一见此剑不由骇然失色凄声叫道:“果然是你——!”好在他的氤氲心法如今已是微妙无私这一剑虽然快得神惊鬼泣日月失色但立刻便生反应夏劲道的身体本剑风一振而起升到空中无暇思索施展氤氲身法向后便退!岂料持剑人的长剑竟似怀有灵性一般也跟着夏劲道的身体而起升到空中离夏劲道胸口仅有半尺之遥紧紧相随穷追不舍!夏劲道这才明白奴剑术的厉害之处剑不嗜血必不还匣!好在他的身体籍着剑风而行也不费力也无凶险当下转动脑筋急思脱身之策!
    持剑人想不到竟会有如此天大的怪事生他本料奴剑术纵横天下坚无不摧想不到竟会有人不被奴剑术所伤不由心骇欲绝长啸一声身体拔地而起掠空追来!
    明空大师长啸一声从蒲团之声弹身而起三人前后相随在天空掠空疾驰直向少林寺前寺飞去!
    十八罗汉如同见了鬼一般骇得魂不附体饶他们武功再高也是见所未见闻所闻闻相互对望一眼拔足狂奔前去禀告方丈不提!三人风驰电掣转瞬之间既临大雄宝殿广场上空只听得语声喧哗声嚣冲天也不知道在争论什么!夏劲道想不到事情如此之巧不由大喜身形一压落到大雄宝殿之下那柄长剑如影随形也跟着落下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夏劲道身形一侧退入殿前廊柱之内瞅见那座文华钟心生一计退至大钟近前身形猛的往下一压“燕子入巢式”由打钟口钻入钟内四肢用力一撑撑住钟壁!那柄长剑恰巧击在钟壁之上“当”的一声巨响力有万钧之势悬挂大钟的铁链有一节“咯嘣”断开大钟从半空坠落到石阶之上“轰”的一声巨响将夏劲道严严实实的罩在里面!夏劲道只觉耳朵震得嗡嗡作响两眼金星乱冒不由暗自苦笑如今成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钟人”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持剑人和明空大师相继落下身形持剑人用手一召长剑飞还入鞘这一下全场皆为之轰动、震惊!
    衍空一眼瞅见明空大师面色不由大变厉声喝道:“明空你竟敢擅自出关该当何罪!”
    鹰九扬、出尘道长、思静师太、魏神通、妙凡师太、祖业开、米基实七人也上来见过明空大师鹰九扬道:“秃驴你来的正好不过谢天谢地!”瞅了那个持剑人道“咦!此人又是何人物?如此神神密密的!”
    还未待明空大师答言持剑人哼了一声道:“鹰老怪你不认得我大概也听的出我的声音罢想不到今日七大门派又齐聚一堂不知道又要联手对付谁、、、、、、哈哈哈!”说罢仰天一阵狂笑脸部面纱突突抖动笑声中充满无比狂傲之意却也似怀有无限的愤满之情!
    鹰九扬大惊道:“你是——!”他心下骇异过甚说了两个字嘴巴张了一张竟再也说不下去!
    衍空也是面色凛然一变这回比明空大师出关更令他惊骇万分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此人竟会在此刻出现饶他如何定力过人也顿觉有些手足无措偷眼觑了一下众人见别人并未注意到自己的慌张失态连忙收摄心神强自镇定下来急思应付之策!
    出尘道长以及思静师太六人听持剑人言语似乎对七大门派颇为不敬大有嘲讽之意不由大怒出尘道长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还未待他说完鹰九扬连忙一扯出尘道长的道袍同时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话!出尘道长见鹰九扬对这持剑人似乎大为忌惮怔了一怔终于将下面的话咽回口中!
    司空无畏一生钻研剑道穷极剑谱之学但也被方才持剑人一剑的威力所慑心中惊骇之情无以言表不知道持剑人用的是何剑术一时惊羡万分扬声道:“这位兄台剑技如此奇妙无斯不知是何剑术还请不吝赐教!”
    持剑人道:“海外飞天剑气如虹如啸云霞剑仙如龙!剑帝胸罗万有难道连这四句话都没有听说过?”
    司空无畏大惊道:“你是——那传说是真的了——!”他连叫两声惊奇之甚也不知是因为知道了持剑人的身份还是因为知道了那个传说亦或两者兼有!
    持剑人道:“沧海横流八年艰苦终于被我得偿所愿也是老天见怜让你们这些所谓正义之士法网伏诛死绝殆尽!”
    持剑人此言一出群情大骇!鹰九扬先叫道:“十六年前之事已成过往云烟你何必如此饮恨终生念念不忘!”
    持剑人喝道:“住口——杀妻之恨不共戴天!我今日定当血洗少林血债血偿!”
    明空大师道:“蘖缘蘖缘——十六年前梅花山浩劫竟至如此荼毒众生祸害无穷武林正道又何时得以匡扶阿弥陀佛!”
    持剑人道:“大师你不要悲天悯人大慈悲了!这里的人除了大师和鹰老怪之外其余的全部都得死!”
    司空无畏大笑道:“好一个玉面剑客!豪气不减当年来来咱俩先较量较量你若胜了在下我不但心甘情愿将项上头颅奉送还要告诉你一件天大的秘密!”
    持剑人喝道:“剑帝果然英雄盖世!只可惜不该强自出头恃技骄人目空四海!”
    司空无畏道:“玉面剑客又尝不是狂傲不可一世!既要与天下为敌在下岂能明哲保身苟安一隅!”
    持剑人道:“既然如此请!”
    司空无畏道:“大家闪开以免伤及无辜!”他话音方落门下弟子姓柳少年早已长剑出鞘弹身而起手中长剑在空中划了一道银芒径向持剑人刺去!口中道:“何需师父动手我来对付他!”
    司空无畏大惊失色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退下——!”手中长剑弹鞘而出以防不测!他自恃身份弟子既已出手断无和弟子联手对敌之理!
    持剑人喝道:“好快的身法!”身形未动手中长剑早已出鞘但见一道光华直击在姓柳少年的长剑之上倏又飞还持剑人的剑鞘之内!情形奇异之极!
    司空无畏识得厉害长啸一声身形弹起快若流星飞矢手中一剑刺出正击在姓柳少年的长剑之上姓柳少年大叫一声手中长剑脱手飞上天空只听“砰”的一声那柄长剑在空中爆裂开来四分五裂坠于地下!
    这一下群雄无不惊骇莫名持剑人不知用的什么剑术!竟然如此惊世骇俗罕人听闻!
    姓柳少年身形落地惊得神魂出窍面如死灰!
    司空无畏人在空中剑势一变化作万点寒星向持剑人迎头罩下但见剑气纵横弥漫势如雷霆震怒矢如群帝骖龙翔这一剑的威力已非言语所能形容!场上之人无不神色沮丧惊如木机!
    持剑人长绡一声手中剑又化作一条匹练似的光华出鞘!这一次光芒更盛观者耀目生辉日月为之失色!
    但见司空无畏长剑化出的万点寒星在这道光华冲击下倏忽泯灭无遗!司空无畏神魂俱夺口中出一声骇人心魄的啸声剑势又一变他热闹在空中剑法变化之快当真称得上举世无双这一次却是双手擎剑剑在人前人在剑后连人带剑凌空击向持剑人!势若天神下凡威不可挡!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凶险万端全力一击若非志在必得胜券在握当真就要剑毁人亡了!司空无畏的这两剑前一招变化繁复无以复加后一招则是平淡无奇一目了然一正一奇变与不变两者之间嵌接无痕势如张弩节如机果然一代大师风范!
    持剑人口中喝道:“变化无穷随心所欲好一个‘人剑合一’的上乘剑法!”口中又啸了一声那道光华团身飞舞将他的身体围得水泄不通严严实实!
    但见司空无畏的长剑击在那团光华之上“砰”的一声断为两截折下一截带起啸音斜飞上天空!司空无畏手执另一截断剑收势不住直撞在那团光华之上只听的司空无畏一声惨叫传出但见血雨四溅那团光华倏又化为无形情形恐怖绝伦几至令人肝胆皆裂!
    司空无畏身形落地只见血流满面双耳一鼻俱毁形状惨不忍睹!但兀自挺身站立口中出一串长笑又是凄厉又是悲凉场上众人无不心骇欲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