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三十八章 波澜陡起

这时只听的庄外喊杀声渐息究竟如何却又未料可知众人一时心急如焚出尘道长悲声叹道:“真乃天亡吾六大门派也!今日遭此一劫武当、华山、泰山、峨嵋、崆峒五派精英俱坠沉疴骤疾百孔千疮只恐一隳不起邪魔外道趁机横行江湖淫猥所及血雨腥风天下当真就要大乱了!”众人一时唏嘘不语悲叹连连!
夏劲道心中暗道:今日莫非真的就要丧身此地不成死虽不怕但自己身世未明大仇未报当真是死不瞑目了!低头看了看怀中的王彩雯只见王彩雯美目双合一脸娇艳之色宛似朝霞呼吸匀称正自娇睡犹酣不由爱怜又甚正要低下头去亲吻王彩雯的脸突然听的思静师太怒声叱道:“小贼你敢对彩雯师侄无礼小心老身一掌劈了你!”
夏劲道一脸苦笑抬头看了看思静师太正要说话却见妙凡师太对思静师太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思静师太你我俱是空门中人在此生死化元之际心中尘世之宿结不去又如何达到大彻大悟、大空大无的境界我佛有云:放下心中执著成就一点禅心阿弥陀佛!”说完双手稽掌胸前打了一个佛号双目微合再不开口!思静师太脸色一怔沉没片刻突然慨叹一声道:“无量天尊!多谢师太指点迷津!”说完盘膝坐于地上双目紧闭再无一言!
魏神通大叫道:“呸!你们两个出家人放的什么鸟屁!”他脾气躁如烈火一时也顾不得有**份顿了一顿又道:“你们坐在这里等死不要忘了身后还有华山、峨嵋的一干弟子、百年基业、、、、、、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全***是骗人的鬼话、、、、、、盖鸿图!盖鸿图你若有种出来和老魏面对面的较量老魏若是怕了你就管你叫爷爷——!”
魏神通这一番话犹如泼妇骂街风度全无夏劲道一时忍俊不禁终于扑哧笑出声来!魏神通猛然回头目注夏劲道厉声喝道:“小贼你笑什么!”夏劲道道:“魏前辈盖鸿图阴险狡诈他若不确信我们都已被烈火烧死的话你就是喊破喉咙他也不会出来的!”魏神通大怒喝道:“小贼你这是在教训魏某么!”夏劲道道:“晚辈岂敢我只是据实而言!”魏神通连骂两句小贼却见夏劲道不愠不躁反而对自己鞠躬有礼不禁怒气全消哈哈笑道:“小兄弟真有意思好!就凭你方才一番话老魏相信你绝不是偷书贼得罪得罪!”说着抱拳对夏劲道施了一礼!
夏劲道怀抱王彩雯无法还礼慌的跳过一旁一迭连声的道:“不敢当不敢当!”众人见夏劲道憨态可掬朴实淳厚纯属天性使然心中大为喜爱均是会心一笑大家都已将生死看开反而处之泰然对于周围的熊熊烈火恍似见而未见闻而未闻了!
司空无畏道:“小兄弟我看你的武学路数甚为驳杂内功修为更是罕异你小小年纪何以致此不知可否见告?”
夏劲道心中暗道:他的眼光果然厉害!略一沉吟心道:反正今日也是一死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说个痛快!打定主意遂道:“实不相瞒家父是二十年前响誉武林的中原双璧之一夏凌霜——!”
夏劲道语方至此却听的铁蜘蛛“呀”的出一声尖叫凄厉之极令人惨不忍闻!众人吃惊犹甚目光齐刷刷盯住铁蜘蛛!
夏劲道心涛澎湃强捺激动自他报出姓名家世这已是铁蜘蛛出的第二声尖叫!夏劲道本就有许多疑问要向铁蜘蛛问个清楚前一次在梅花峰顶被情势所逼急于脱险错过机会这一次和铁蜘蛛仅数尺之隔正可谓天赐良机但不知怎的心中却如同被无数乱麻堵住脑际一片空白嘴巴张了一张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盯住了铁蜘蛛一动不动!
司空无畏道:“小——!”他本欲直呼铁蜘蛛姓氏心中却激凌凌打了个冷战登时又硬生生咽了回去改口言道:“你怎么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众人只觉司空无畏言谈举止甚为奇怪就连思静师太和妙凡师太也忍不住睁开双眼向司空无畏望来!
只听铁蜘蛛叹了一声道:“哎我没事的小司多谢你的关心!我只是觉得玉树剑客夏凌霜在武林当中销声匿迹已有多年生死不知——想不到他还竟有这么大一个儿子存于世间也不知是真是假!”
出尘道长等人闻听此言尽皆释然他们心中也是颇有同感以吓凌霜当年在武林中的声望和地位他有一子焉有未知之理!那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又是谁?众人心中俱如此想目光又齐刷刷转向夏劲道!
夏劲道听了铁蜘蛛一言心中暗道:她的话未必都是实情!以她先前派张舵主和岳护法一路护送自己和王彩雯上少林寺之事来看恐怕不似她说的这么简单!这个铁蜘蛛必然和自己大有干系!心中疑云大盛抬眼一看这才现众人目光一齐盯着自己不放不由一阵恍惑嗫嗫的道:“你、、、、、、们怎么了?”
出尘道长道:“小施主我们绝无恶意!只是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小施主还请不吝赐教!”
夏劲道长出了一口气道:“道长言重了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言无不尽!”
出尘道长道:“小施主性格坦率直爽福泽深厚相信一定能脱过此劫化险为夷!”
夏劲道道:“多谢道长嘉奖有话就尽管直说吧!”
出尘道长道:“那好贫道就放口直言了!请问令尊夏大侠现在何处?”
夏劲道闻言一怔心道:当年父亲为求炼剑出还访仙把自己托付给游盛天拜在金巨膝下为螟蛉义子这件事情天下皆知出尘道长此言岂非明知故问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隐情不成、、、、、、一念至此脑中忽的灵光一闪“啊呀”一声险些叫出声来!暗道:不错既然金巨肯收自己为义子想必定然知晓自己的身世那金巨和父亲的关系定然非比寻常交情若非过逆断然不会如此!既然如此父亲为什么不把自己亲自托付给金巨反而要通过游盛天之手呢?这岂非有悖情理难道是当时情形太过匆忙父亲迫不得已才如此做的么、、、、、、?只觉此事错综纷纭百思不得其解定下心来遂道:“道长实不相瞒家父浪迹海外十多年来一直杳无音信晚辈思父心切日夜期盼能得到关于家父的消息但终不能得偿所愿——!”
出尘道长见夏劲道不似说谎稍为沉吟了一会又道:“小施主还有一事贫道不得不问先前施主曾言五派秘芨均非施主所盗但却跟施主大有干系其间缘由可否见告?”
夏劲道本欲直言相告突听的司空无畏一声大喝:“大家小心!”众人正自茫然不知所措但听的“轰”一声巨响似是房倒屋塌之音也不知是被烈火焚毁所致还是有人从外面攻了上来!众人身处火海包围当中不辨缘由但个个精神陡震气力倍增!夏劲道心中一喜暗道:莫非是黄香前来救我!
魏神通大叫道:“诸位再坚持片刻——盖鸿图休走待魏某和你决一死战!”这时果然听的四面八方“轰隆”“轰隆”之声不断传来响声惊天动地十分骇人!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再喊:“出尘师叔你们在里面吗?”“魏师伯你们在不在?”众人大喜过望正是五派弟子前来救援出尘道长高声喝道:“我们正在这里你们千万小心!”只听的外面语声喧哗呼喝、奔跑之音不断传来显然是在寻找灭火之物!众人互相对望一眼却也无计可施这时火势更加凶恶烈焰冲天猎猎有声就连剑帝那样深厚的功力也已汗如雨下衣衫尽湿!出尘道长等人早已嘴唇干裂双眼布满血丝已是油尽灯枯气息奄奄若不是有一种本能的求生**在支持恐怕早已跌倒在地!
夏劲道正自伤感忽听司空无畏道:“小兄弟果然深藏不露内力雄厚尚在我之上真是佩服佩服!”夏劲道闻言一怔忙道:“前辈何出此言?”司空无畏见状也是大为奇怪道:“怎么你身怀绝世内功难道连你自己都不清楚这可真是天下奇闻了!”夏劲道打量了众人几眼又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这才现自己身上果然与众不同别人早已是衣衫尽湿自己身上却连一些汗渍都没有不由感到大为奇怪低头沉思片刻脑际忽然灵光一现:莫非是武林盟主令的作用难道武林盟主令不但可以辟水而且可以辟火?武林盟主令效用如此神奇可辟水火怪不得那个什么离离岛的岛主要派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到中原来找了!夏劲道本待据实相告转念想了一想却又终于没有说出口这是因为第一他觉得明空大师将武林盟主令既然交给了自己自己如果不分轻重的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非但会惹祸上身更会累及明空大师一身清修之名有违明空大师的一番苦心;第二金巨正是因为丢失了武林盟主令才会丧心病狂、滥杀无辜的一旦金巨知道武林盟主令在自己身上势必前来争夺到时难免在江湖上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第三他从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口中得知离离岛主还曾派了一个夏姓的中原男子帮他寻找武林盟主令的下落这个夏姓中原男子他虽然不能十分肯定就是自己的父亲夏凌霜心中隐隐约约却已觉得十有**就是了!正是有了这些顾虑尤其是念及关系到他的亲生父亲心情矛盾重重只觉头痛欲裂虽然他觉得司空无畏不似坏人而且对自己很好却也不愿将真相告诉他听了!
司空无畏在一旁察言观色情知他必有难言苦衷遂道:“小兄弟不愿相告也无妨!其实没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对不对?“
夏劲道道:“多谢前辈体谅我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他见司空无畏不再追问心中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先前游盛天带自己滇南之行就是专请司空无畏要对付金巨现在自己却对司空无畏有所隐瞒非但有违游盛天的初衷自己的良心也是略略有些不安!好在司空无畏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否则以他的个性肯定会如实说出来的!
这时忽听有人喊道:“消捧油(小朋友)窝们(我们)菜就泥(来救你)!”声音由屋顶传将下来恍若霹雳一般众人心头均是一震!夏劲道闻其声知其人不由大喜过望高声喊道:“是你们腊希夏玛——吉里姑鹿!”
众人抬头向上望去但见火龙网上、烈焰当中有两个黑衣怪人迎空而立竟丝不怕烟熏火烧一般不由大骇!夏劲道早已领略过二人的绝技到是见而不惊!只见腊希夏玛冲着众人嘻嘻怪笑一声接着两掌一晃连连出寒冰神掌掌峰宛似一片一片的方冰在阳光底下若有若无时隐时现众人只觉寒森森、明晃晃的一团东西四下飞射开来司空无畏大声叫道:“呀!寒冰神掌!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武功!”声音促昂激利显见又是惊奇有是骇异!
但见如意火龙网上冲天烈焰不一会就在腊希夏玛寒冰神掌之下灰飞烟灭情形奇异突兀令人瞠目结舌!火势一灭吉里姑鹿身形围着如意火龙网四周俯下身去连点几点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奇异的掌法竟将一张巨大的如意火龙网无声无息的摘了下来如意火龙网一撤众人无不激奋莫名齐一声喊各展轻功从火海当中腾空而起翻身落到这座院落之外众人死里逃生无不暗叫“侥幸”!
这时腊希夏玛落到夏劲道和王彩雯跟前道:“朋友担心死我们了!”吉里姑鹿随后落到地上抖了一抖手中的如意火龙网笑道:“真是一张好网我正好用来打鱼!”夏劲道不禁有点啼笑皆非生怕两人再说下去真的令人笑掉大牙忙道:“好说好说黄香她们怎么没来她们在哪里?”
这时司空无畏、出尘道长等人一齐上来谢过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救命之恩眼见两人装束怪异言语举止绝非中原人士夏劲道却和两人谈笑风生显见相交甚厚无不觉得惊奇万分!
这时五大门派的弟子还有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柳逢春等人一齐围了过来上官虹道:“剑帝还有五派上人化险为夷当真可喜可贺!”
司空无畏道:“上官大人多谢你拔刀相助如此大义在下没齿不忘!”
上官虹道:“剑帝说哪里话来!敝人虽为王府总管终究也是江湖中人江湖儿女义字当头应该!应该!”
出尘道长等人也谢过上官虹相助之恩上官虹含笑回礼夏劲道看在眼里总觉得上官虹如此作为必定大有居心不由的“哼”了一声以示不齿!不料上官虹却似闻而未闻对他也似视而未见不由怔了一怔想了一想忽的明白:看来上官虹似是不愿把与自己的事情在江湖之上公开哼绝情七剑照影子师父所言关系武林危亡自己正好是求之不得反正上官虹也拿自己无可奈何自己和他的帐就到以后再算!
这时忽听的一阵大乱有人高声叫道:“教主——教主你在哪里?”众人闻声一惊循声望去正是心月无相派的弟子由庄外闯了进来!出尘道长和司空无畏一干人等这才惊觉还有铁蜘蛛尚在火海当中!司空无畏“啊呀”叫了一声飞身又从院外跳进火海夏劲道只觉浑身热血沸腾也无暇思索将怀中的王彩雯望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一塞施展氤氲身法随后冲入火海!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伸手接住王彩雯慌的大叫道:“你怎么啦?”两人一时情急心切中原话忽然说的清楚流利起来不料还未听到夏劲道的回答眼前早已不见了他的踪影不由得叹了几声连摇其头!
出尘道长等人见夏劲道身法如此神异无不惊骇情知这少年所言非讹如果秘芨真的是他所盗以他的身法也是对他无可奈何又何必故弄玄虚骗己骗人呢!
夏劲道跟在司空无畏身后两人一齐落到院中炙人的火蛇滚滚而来令人凛然声畏!司空无畏道:“小兄弟侠骨铮铮真是少见!”夏劲道闻言怔了一怔只觉司空无畏这句话阴阳怪气也不知道是在赞赏自己还是在揶揄自己口中道:“哪里哪里只是她曾经有恩于我她现在有难我怎能置之不理!”“哦——!”司空无畏颇觉诧异却也无暇细问身形一晃来到铁蜘蛛面前夏劲道随后赶到两人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铁蜘蛛从中间开了一个大洞由洞内望进去里面空空如也连一丝人影也没有!司空无畏大叫了一声一下呆若木鸡面上毫无表情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夏劲道心念电转情知不妙这几近一年来的沧桑变故和血雨腥风的历练早已使他处事倍加小心谨慎沉稳机智“不妙”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身体随即腾空向后掠出同时大叫道:“剑帝快退危险!”司空无畏闻言一惊立即一个倒纵翻上半空两人刚一升上半空身形还未待落下就听的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炸铁蜘蛛连同整个院落被炸的粉身碎骨这一变故事出突然众人猝不及防当真是险象环生立即有数十人丧生还有不少的人被爆炸物、流焰所伤形状惨不忍睹!
出尘道长和上官虹各自指挥本派弟子退却惟有心月无相派弟子屹立不动!夏劲道和司空无畏落下身形见此情形心中暗自佩服铁蜘蛛果然奇人异能威服有加于此可见一斑!夏劲道正要上前告之心月无相派弟子铁蜘蛛下落劝他们离开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上前将王彩雯塞到夏劲道怀里然后左右一分架了夏劲道便走!
司空无畏心中一动喝道:“站住——!”
吉里姑鹿嘻嘻一笑也不答话反手便是一记烈火神掌!
司空无畏只听的“轰”的一声一道状如火焰的掌力迎面击来其形未至炙浪先临不由骇了一大跳慌忙将身形移过一旁避开扎道掌力但觉浑身皮肤火辣辣的好不难受不由心自暗惊:这莫非是上古武林谱中所载早已佚亡的烈火神掌武学境界修为果真如斯真是大开眼界!
那些心月无相教弟子从未见过如此神幻怪异的武功吓的哄然逃散!
司空无畏则回转出尘道长等人处汇合!
夏劲道放眼四望但见一派恢弘巨大的鸿图山庄如今只剩下一派内倾颓断瓦残桓好不凄凉!其间尸体累累更是恐怖异常!四人其势如飞转眼便至一个小山坳黄香和十二豹女正翘以待一见夏劲道四人赶来个个喜出望外欢呼雀跃纷拥而致!夏劲道乍一见这如花美姝莺声燕语只觉头皮都有点麻!他天性醇厚朴实难谙风流怎敌的桃花缘如山压来况且怀中还抱着王彩雯更是手足无措满面通红!
黄香道:“怎么样盖宏图如何肯放你出来?怎么这么久?”她一连两问柔情溢于眉盼之间!夏劲道心中好生感动暗道:惭愧她对我情意如斯在鸿图山庄生死叵测之时我却一丝没有念及她真是愧对伊人!经此一劫自己定当与她再不分离倾心倾意与她相伴终生照顾她一生一世!黄香见夏劲道双目呆呆的盯着自己不放她聪明剔透况且和夏劲道两人早已心有灵犀一点通此刻焉能不知夏劲道心里在想什么不由芳心大慰!
一个豹女娇声道:“你们两个别再打哑谜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夏劲道闻言心中暗道真是惭愧自己尚比不上一个女子这等情形之下自己怎的还有心贪恋儿女情长!连忙对这位豹女点了点头道:“多谢这位姐姐提醒好我们边走边谈!”
众人一齐展开轻功身法十二豹女在前面引路约莫一个时辰由打梅花山的北麓而下直抵山脚!这时众人才把一颗心放到肚子里夏劲道回望了望巍峨险峻的梅花山又想起今天这场血雨腥风的惨剧不觉恍然有重生之感心中一阵唏嘘慨叹之后对黄香等人道:“世途艰难江湖险恶我于今天幡然顿悟!我愧为七尺之躯智不能安身立命武不能全身持世惩恶扬善浑身上下一无是处、、、、、、”顿了一顿又道:“今天正好趁此机会剖明心迹大家何去何从还是早做打算以免拖累了你们、、、、、、”言语至此只觉心如刀割痛苦万端一双眼睛更是不敢看黄香的一双星目!
黄香花颜惨变星目含泪颤声道:“小混、、、、、、蛋你这样绝情绝义就是、、、、、、不、、、、、、不念往日两情依、、、、、、此生不负的情分难道也、、、、、、忘了你说过要、、、、、、帮我报仇的、、、、、、许诺么?——现在、、、、、、为何狠心、、、、、、要赶我走、、、、、、!”说到最后不禁泣不成声!
夏劲道只觉心通如搅狠了狠声道:“我意已决多说何益——!”他本不善言辞说到这里支吾了半天竟再也说不下去只觉脑海当中一片空白全身仿佛都麻木了痛苦之情当真是欲哭无泪!
十二豹女见两人弄僵不由又是可气又是可怜连忙给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打了个眼色岂料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二人均是混沌未开不晓男女情事十二豹女本是要他二人劝劝夏劲道两人却以为十二豹女让他们赶走夏劲道在二人眼中十二豹女和黄香不啻天女下凡焉敢不听成命两人对视一眼嘻嘻一笑忽的上前一把抢过夏劲道怀中的王彩雯抛给十二豹女然后一左一右架起夏劲道腾身掠到空中道了声:“再见——!”展飞行术转眼便消失于茫茫天际!
十二豹女接住王彩雯回过神来不由气得破口大骂:“混蛋——混蛋——!”连连跺足不已!
这时黄香已经清醒过来见此情形不由苦笑了一声自己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以小混蛋的那点心眼自己怎么竟没有猜透他的良苦用心他若不是为了自己着想又怎会、、、、、、唉这个小冤家!心中暗暗骂了夏劲道一句却又觉得一股甜丝丝的滋味偷偷潜上心头如此奇怪令她饶市如此聪明剔透也不禁有点莫名其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