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三十五章 魔鬼在世

    夏劲道惊道:“难道有人与咱们不谋而合也想盗阵图!”
    黄香摇了摇头道:“那也未必我想此人绝不是那些下流无耻之徒当中的一个他们不会有这样的胆子!”
    夏劲道道:“说的也是那些人贪恋美色还来不及又怎会想盗阵图此人究竟是谁呢?”
    黄香道:“到时便知快走!”
    两人一抬头现夜行人已经踪迹不见同时一惊道:“好快的身法!”施展轻功眨眼间扑到盖鸿图的院落两人由屋檐上往下一望但见院内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鲜血流了一地还有几人站着一动不动显然被人点了穴道!
    两人心头狂跳由屋顶跳下只见北面正房里有人影晃动屋门大开显然有人闯进!
    两人对视一眼由院内跃进屋中但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黑衣人在屋中西侧面墙而里正在以指代笔写些什么!
    夏劲道只觉此人身影十分熟悉心中顿时又惊又疑!只见蒙面人写道:夜访贵庄未谋君面实乃遗憾手下不敬稍示惩戒!愿携君手共创霸业金巨!字迹入墙二寸有余沙石落地有声触目惊心!
    夏劲道见此人果然是金巨不由双目喷火恨得咬牙切齿立时就要扑向前去骇得黄香一把抱住他连连摇头!
    这时金巨突然出一声长叹声音甚是凄凉悲伧从屋内慢慢走到屋外停了一会也不知想些什么最后腾身上房而去!
    黄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松开夏劲道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夏劲道急道:“你为什么拉住我我要杀了他为游叔叔等人报仇!”
    黄香摇了摇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说不顶就是金巨害了我父亲至少也和他有干系不过我们现在未必是他的对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开点啊!”
    夏劲道黯然道:“对不起黄老前辈是因救我而死是我连累了他!”
    黄香道:“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和父亲都不会怪你的!”
    夏劲道恨道:“金巨狗贼不得好死我一定要拿你的人头祭奠天下亡灵!”
    黄香点了点头道:“咱们还是先找盖鸿图要紧!”说着拉起夏劲道的手两人从屋中一齐跃到院中黄香松开手来到一个武士面前“啪”的解开武士被点的穴道!
    那个武士穴道被解立时清醒过来一眼看见满院的尸体骇的大叫了一声手中钢刀当啷掉地惨叫道:“鬼鬼啊有鬼!”
    黄香道:“不要大叫我们不是鬼我们是神仙!”
    武士骇的魂不附体四下张望不见一丝人影扑通跪倒在地磕头见血连连道:“神仙饶命神仙饶命我罪该万死我不该帮庄主做那些伤天害理没有良心的事我不该抓那些良家女子来我该死但我也是被逼无奈要不庄主会杀了我的请神仙饶我一命吧!:说完又磕头不止又是绝望又是害怕!
    夏劲道暗暗叹了口气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善恶终有报来早与来迟唉!”
    黄香道:“神仙有话问你你如果老实回答就饶你一条狗命!”
    武士忙道:“我老实回答老实回答神仙饶命!”
    黄香道:“盖鸿图现在哪里他恶贯满盈我们今天专程来取他狗命!”
    武士道:“庄庄主、、、、、、他在——在山庄西侧山林的乱岗神仙饶命!”吓的上下牙打战口齿不清!
    黄香道:“他在那里干什么深更半夜说!”
    武士道:“不不知道他每夜都要去那里天要亮才会回来那里埋的都是本庄得了怪病死了的人大概大概是去缅怀亡灵吧!”
    黄香“哼”了一声道:“缅怀亡灵!那些人都是被盖鸿图害死的知不知道不知道哪天轮到你头上你们还在替这个大魔头卖命!”
    “啊——?”那个武士张大了嘴巴惊骇的说不出话来浑身呆若木鸡!
    两人不再理会那个武士腾身上房直朝庄外西侧山林略去约莫盏茶时间已至西侧山林两人落下身形星光之下依稀可辨一方偌大的乱岗高低起伏不平磷火闪烁宛若一双双鬼眼岗上树木暗影象张牙舞爪的怪兽一般在这冬天寒冷的夜晚整个乱岗阴森恐怖异常令人毛骨悚然!
    黄香骇得浑身抖直朝夏劲道怀里钻夏劲道心里也是惊骇异常连忙搂定黄香安慰道:“不要怕别怕没事的要不你先回去让我自己来好了!”
    黄香定下心道:“不用担心不要忘了我可是天下无双江夏黄香你傻头傻脑又痴又呆我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冒险!”
    两人手牵手小心翼翼的在乱岗中四下查探到了乱岗中央只见一个石岗前面立着一块无字石碑隐隐有光线从石碑背后射出心中不由一喜黄香用手轻轻碰了碰石碑石碑无声无息的移到石岗一侧赫然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口洞内一派光明!
    夏劲道道:“我先来!”说着抢先下了洞口黄香随后跟进。洞口由石阶落下宽仅一米长有丈余两侧是坚硬的石壁两人沿石阶走下便是一个巨大宽敞的石室四壁上插有无数的火把火光熊熊猎猎作响及至两人看清楚石室内的一切顿时吓得魂飞天外手足冰凉!
    但见石室地面上里三层外三层呈圆形状整整齐齐的放着许多尸骸足有三四百具之多男女不一有的尸体已经销蚀腐烂露着森森白骨恐怖异常中有一人赤身**盘膝而坐背对着两人看背影就知是盖鸿图无疑!石室内腥臭阵阵中人欲呕!两人慌忙闭了呼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又往前挪了挪身形凝目细观!
    只见盖鸿图突然长啸了一声双掌一探掌心向外对着他面前的尸体缓缓移动只见那些尸体身上冒出一缕缕惨白寒薄之气有强有弱时有时无俱向盖鸿图双掌聚拢过来盖鸿图又出一声长啸那些惨白寒薄之气竟由他掌心吸入体内不一会便消失不见当真骇人之极!
    两人见盖鸿图竟然习练这种骇人听闻的武功相互对视一眼俱是惊凛之色!
    这时盖鸿图身形一转又开始吸另外一些尸体的尸气突然朝夏劲道神秘的一笑轻轻跃到盖鸿图背后的那些尸体后面夏劲道正自不明所以只见黄香从锦囊当中取出一把梅花神剑轻轻撒在那些尸体上面然后又跃了回来夏劲道恍然大悟伸手轻轻拧了黄香琼鼻一下表示赞赏黄香大为得意拉了拉夏劲道的手两人又向盖鸿图望去!
    这时只见盖鸿图身子竟然缓缓升空离地三尺以令人目眩的度旋转了起来一边转口中一边念念有词:“天旋地转阴长阳消阴长阳消至阴至绝至阴至绝重归冥界!”念毕全身突然出一种惨白暗淡的光芒整个石室内温度突然下降夏劲道和黄香两人只觉如坠万年冰窖寒气刺骨而入身心俱凉不由大骇黄香一拉夏劲道的手低声道:“快走!”
    盖鸿图身形突然停止旋转喝道:“什么人?”遥摇一掌向洞口击来!两人竟然还未挪动身形洞口已被一道无形气墙封住石室内寒气更浓令人不堪忍受痛苦难当!两人大骇谁也不敢再开口说话慌忙运功驱除体内寒气但体内寒气竟有愈来愈甚之势深入骨骼经络由血管直逼心脏势不可挡两人相视一眼不由大为绝望!
    这时只见盖鸿图自言自语了一声道:“奇怪怎么没有人原来是我看花眼了!”说着不再向洞口掌身体又旋转了起来!
    两人大喜施展轻功由洞口跃出只觉体内真气凝滞大不如前情知已受严重的内伤抬眼望天星光惨淡已是半夜时分两人不敢耽搁相互扶持着冲出乱葬岗!
    这时体内的尸毒越来跃烈全身寒冷如冰僵硬冻结渐至不能行动黄香大叫道:“不要跑了会死的快停下来!”夏劲道看了看黄香一张花容月貌的玉颜此刻惨白如纸骇得大叫道:“黄香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黄香强挤笑容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只是、、、、、、只是感觉越来越冷!”夏劲道一把将黄香搂在怀里痛心疾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带你来我明知有生命危险的、、、、、、”黄香用手摸着夏劲道的脸笑道:“不要傻了你明知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为什么还说这种话、、、、、、”
    两人依偎着在原地坐下在这寒冷静寂的冬夜一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寂寞和悲凉夏劲道低头望着怀中的黄香黄香此刻早已无力再睁开眼睛口中喃喃的道:“抱紧我好冷、、、、、、我好冷不要松、、、、、、、开我!”
    夏劲道只觉欲哭无泪命运是多么的无奈和可怕欢乐和幸福的日子又是多么的短暂和无情前尘往事、恩爱情仇一幕幕掠过脑海大脑中逐渐一片空白、、、、、、当两人清醒过来的时候现躺在一个山洞之中洞中生着一堆火火光熊熊还有两个人正在忙着添柴!两人对视一眼又惊又喜运功一提体内真气流畅自如内伤已然痊愈全身已不再冰冷僵硬情知是这两人救了自己性命!夏劲道翻身跳起对着那两人施了一礼刚要开口答谢那两个人却一起对着他哈哈一阵怪笑!
    夏劲道一瞧两人身上穿的黑色怪衣不由大叫道:“叽里咕噜拉稀下马原来是你们两个!”
    这两人正是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吉里姑鹿道:“哈揪尾巴(久违啦)!”
    腊希夏玛道:“油院(有缘)腥灰(幸会)!”
    夏劲道不由哭笑不得:中原话学的不到家就别卖弄了!怕两人继续说下去又要纠缠不清忙笑道:“啊久违啦有缘幸会幸会!多谢二位救命之恩请受我一拜!”说着抱拳给两人鞠了一躬!
    这时黄香也已站起身形和夏劲道并肩而立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看得到我们?”
    夏劲道心中一怔:对呀我们身上穿着隐形衣叽里咕噜和拉稀下马怎么会看见难道他们不是人!
    却见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同时出一声惊叹!吉里姑鹿道:“啊美人!”
    腊希夏玛道:“啊!要是岛主在揪(就)好把(啦)砍(看)是岛主美还是塔(她)美!”说着两人一齐猫下腰给黄香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
    黄香骇了一跳又是惊奇又是好笑问夏劲道道:“他们怎么啦?”
    夏劲道笑道:“不要怕这是他们的规矩见了美人就要行礼你长得这么漂亮怪得谁来!”
    黄香嗔道:“你又耍贫嘴又痒痒了不是——不过他们口中的岛主是个女人吗?你见没见过?”
    夏劲道见她一付娇嗔可爱又是认真又是焦急的样子不由大为好笑:“你问这个干吗——”他正要打算取笑黄香两句却见黄香一双星目直象自己瞪来赶紧改口道:“我虽然没见过不过我想她肯定比不上你你比她美!”
    黄香道:“这句话还差不多!”说完不由自主的“扑哧”一笑!
    这时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鞠躬已毕站直身形吉里姑鹿道:“上一次不是塔(她)那个美人在那里你——”
    夏劲道骇了一跳他最怕在黄香面前提起王彩雯连忙截口道:“这种事情说给你们死儿共停(洗耳恭听)你们也不冻(懂)就不要再问了好不好!”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对视一眼突然大笑起来腊希夏玛道:“你还饥(记)得窝恩(我们)的滑(话)窝恩(我们)枕市(真是)油院(有缘)好窝恩(我们)不冻(不懂)窝恩(我们)不吻(不问)!”
    夏劲道心道:你们不吻你们要吻才是吓死人呢!强忍笑意道:“你们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呢你们怎么会看见我们?”
    吉里姑鹿道:“我们的烟(我们的眼)飞通一万(非同一般)是爷晃烟(是夜光眼)银杏一(隐形衣)难不住我们!”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们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腊希夏玛道:“纵纸一盐难井(总之一言难尽)贱蚕的树(简单的说)我们是喂了(为了)龙虎辟水行菜(才)到这里!”
    夏劲道心中一惊:难道他们已经知道武林盟主令在我身上不看样子他们并不知道当下不作声响听两人继续说下去!
    吉里姑鹿道:“我们飞到这里现有剑气冲腾于天落下来一看原来是你们受了尸气缩缸(所伤)幸好我们练有烈火神掌妖扑(要不)你们就要万砍啦(完蛋啦)!”
    夏劲道见过他的烈火神掌的厉害情知不假笑道:“叽里咕噜多谢!多谢!”
    腊希夏玛道:“扑锅(不过)这种武功菜刀张(在岛上)纸油(只有)莎曼婆才会练相扑刀(想不到)大6刀(大6岛)爷油(也有)人会练我们一腚砍个酒井(一定看个究竟)!”
    夏劲道大喜过望心道:有这两个人在盖鸿图一定完蛋!当下兴冲冲的道:“走窝(我)带你们去!”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摩拳擦掌道:“走!屎扑一吃(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走!”
    黄香也点头称赞她从来没有吃过这等大亏现在有人撑腰当然不能放过盖鸿图这个魔鬼!
    四人出了山洞但见满天星光渐隐东方天空已然有些白这一夜快要过去了事不宜迟夏劲道和黄香两人在前引路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紧随其后不一会来到乱葬岗那座有无字墓碑的石岗前黄香伸手将墓碑移开四人由洞口下到石室只见已不见盖鸿图的踪影地面上隐隐有一滩滩血迹恐怖异常黄香大喜叫道:“好哇盖鸿图受伤了但愿我的梅花神剑钻到他心里去!”
    夏劲道见黄香巧计成功也是大喜过望!
    吉里姑鹿道:“便宜他了练这种逮猪武功(歹毒武功)和莎曼婆一样蚕无忍者(惨无人道)!”说着连几掌但见几道巨大无比的火焰由他掌上射出火焰触及那些尸骸腾的一下全部燃烧了起来石室内立时升起漫天大火!
    夏劲道拍手叫道:“好叽里咕噜做的好我算是没有白认识你这个朋友!”
    吉里姑鹿道:“朋友烧说灰滑(少说废话)被火烧着就完蛋了!”说着身形一动由洞口飞了出去腊希夏玛紧随其后也飞了出去!
    黄香一见两人的身法不由骇得目瞪口呆夏劲道笑道:“不要大惊小怪这是飞行术没有什么了不起!”说着拉了黄香跃上洞口钻了出来!
    这时无数火舌由洞口扑腾而出热浪炙人火势惊人已极间有腥臭难闻之气中人欲欧四人赶紧各展身法离开乱葬岗!
    到了乱葬岗外四人停下身形吉里姑鹿上下打量了夏劲道一番突然大声道:“你究竟会不会武功?”
    腊希夏玛道:“你菜稀饭(在欺骗)我们!”
    夏劲道骇了一跳心道:怎么他们还记得这个茬我倒早已忘到天边去了!忙笑道:“我怎么会菜稀饭你们我要是会武功怎么会给人家打伤呢?”
    黄香道:“会武功怎么了我们——”
    夏劲道吓得赶紧捂住她的樱口低低的道:“小姑奶奶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又对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道:“你们别听她胡说八道我说了算我说了算!”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见夏劲道如此慌张失措突然一阵怪笑吉里姑鹿道:“朋友你不要害怕我们又不会吓你(杀你)饮喂你(因为你)是好人马(嘛)!”
    夏劲道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恨恨道:还说不吓我都快吓得我魂都没了饮喂你你们才是好人马呢——你们两个鬼东西说话如此大喘气害得心惊肉跳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口中道:“啊误会原来是误会了!”
    腊希夏玛道:“堆堆(对对)乌黑乌黑(误会误会)!”
    这时黄香一拉夏劲道的衣袖道:“不要闹了天快要大亮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豹女还在等着我们呢!”
    夏劲道一看天空星光俱没东方天空曙光四射群山的轮廓分明忙对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道:“我们还要回去那个魔头的住处你们有何打算?”
    腊希夏玛道:“那太喂盐啦(那太危险了)我们妖包袱你们(要保护你们)朋友!”
    吉里姑鹿道:“我们坏衣(怀疑)小白脸有混在那些人当中那些人都向这里来了我们一放棉(一方面)包袱(保护)你们一放棉(一方面)抓小白脸!”
    夏劲道心里大吃一惊:那些人当然是七大门派和心月无相教、上官虹等人了!小白脸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父亲夏凌霜!父亲不知道离离岛已经派人来抓他万一碰到叽里咕噜和拉稀下马怎么办!一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团团乱转!
    只听黄香道:“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们两个在庄内做内应你们两个由庄外进攻来个里应外合怎么样?”
    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对视一眼道:“美人你枕葱饼(真聪明)好兵分两路!”说完两人身形一晃消失在夏劲道和黄香面前!
    黄香道:“傻瓜你怎么会认识这两个怪人的说话叽里咕噜的听都听不懂?”
    夏劲道笑道:“这回你可不如我了吧!我这叫愚者不愚用心去听又怎么会听不冻(懂)呢!”
    黄香白了夏劲道一眼道:“不用太吹牛了吧!糊涂一生聪明一时就这么自吹自擂脸皮也太有点厚了吧!”
    夏劲道连忙讨饶黄香扑哧笑道:“好了我们快回去吧要是被盖鸿图现十二豹女可就惨了!”
    两人施展轻功赶回鸿图山庄回到屋中只见十二豹女早已准备好早饭一个个正手托香腮在打瞌睡看样子一晚都没有睡觉两人大为感动相视一笑脱下隐形衣黄香将其收进自己的锦囊当中!
    夏劲道轻轻咳嗽了一声十二豹女立刻从朦胧中惊醒过来一个个见两人平安归来无不大喜若狂一个豹女道:“担心死我们了没事吧?”
    “嘘!”黄香把一根手指放在嘴边摇了摇头!
    那个豹女立刻会意吐了吐舌头声音低了下来!
    夏劲道道:“一时也说不清楚待会让黄香再讲给你们听吧先吃饭对了盖鸿图没有来吧?”十二豹女摇了摇头一女道:“没有不过昨天半夜好象一阵大乱有人叫喊吆喝不过后来又停了下来平静如常也不知什么原因!”
    夏劲道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忽听有一人跑进院子脚步声十分慌急众人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各自运功戒备!
    只听那人道:“少侠在不在?”边说着边向屋中走来!
    夏劲道听声音不是盖鸿图不由放下心来一把拉开屋门走了出来恰巧和那人打了个照面那人骇了一跳往后一跳退了两步低头施了一礼道:“少侠——!”
    夏劲道一看原来是鸿图杀庄的一个武士笑道:“你害怕什么我又不会随便害人——你跑得这么慌张是不是盖庄主有急事找我?”心中暗道:看样子盖鸿图这个老狐狸已经怀疑上我了自己可得小心应付!
    那个武士浑身哆嗦了一下吓得头也不敢抬道:“属下正是奉庄主之命前来请少侠去客厅议事!”
    夏劲道伸了伸懒腰又打了个哈欠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告诉庄主昨晚因为劳累过度、、、、、、真是不好意思我吃过早饭就去!啊——!”
    那个武士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夏劲道回到屋中草草吃过饭菜对黄香道:“你想办法把十二豹女带出庄去我去见盖鸿图事情如果不妙我立刻突围出庄与你们会合!”
    黄香凄声道:“你一定要平安回来见我——要不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说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十二豹女也个个花容惨淡抽泣起来!
    夏劲道强自笑道:“黄香别傻了你的俏脸蛋我一辈子都看不够又怎么舍得丢下你呢!”伸手替她拭去泪滴又对十二豹女道:“大家都不要这样不用担心我我是命大福大造化大的小混蛋、大傻瓜阎王爷讨厌我还来不及又怎肯抓我去麻烦他老人家!”说完将心一横转身出门欲走!
    “等等——!”黄香忽然从背后叫住了他道:“那个女子怎么办?”
    夏劲道心中苦笑不已他当然知道黄香说的是王彩雯事到如今只有听天由命了强忍心头悲痛也不答话径自向会客厅奔去!
    夏劲道赶到会客厅只见厅内众人个个愁容满面危坐不语厅中气氛十分沉闷压抑又瞧了瞧虎皮椅上的盖鸿图面上无光惨白如纸恍似大病初愈往日风采俱无心中不由暗喜:盖鸿图我看你怎么再害人!面上不动声色朝盖鸿图拱了拱手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盖鸿图见夏劲道坐下这才开口道:“众位既然都到了我现在向大家宣布一个十分不幸的消息金巨昨晚夜闯敝庄杀了我九个武士提诗于墙壁之上让盖某与他合手图谋武林霸业不知道大家对此事有何看法请替盖某拿个主意!”
    盖鸿图话音甫落厅内立时乱作一团众人无不惊骇莫名!谢氏五鬼的老五谢碧仲站起来大叫道:“***金巨那厮比我们谢家弟兄还狠一下子就要了九条人命庄主你为什么放了他应该把他碎尸万断才对!”
    夏劲道心中又悲又痛:金巨就连这些人都对你唾弃不齿你还算是个人吗、、、、、、强忍心头激动端坐不动!
    只见盖鸿图道:“盖某昨晚有事外出才会被金巨侥幸得手金巨此举意在先声夺人想震住盖某让我对他俯帖耳看来盖某先前让金巨归顺于我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
    谢碧仲道:“百足之虫虽死犹僵!又何况金巨乃天下第一高手金巨虎狼之性天下侧目我早就提醒庄主庄主不听现在相信了吧!”
    盖鸿图道:“惭愧惭愧谢五侠所言极是多谢提醒不知谢五侠有何高见对付金巨?”
    谢碧仲道:“办法没有不过我们谢氏五鬼一切听命庄主行事庄主让我们咋办就咋办!”说完“咕咚”坐下!
    夏劲道心中暗笑:此人倒也干脆不过却也可悲的很盖鸿图是个大魔头你跟着他可不是自寻死路么!
    盖鸿图道:“金巨此番而来是欲借我鸿图山庄百年基业利用盖某帮他对付七大门派他想的倒是臭美、、、、、、!”
    盖鸿图话还未完只见一个人应声站起道:“庄主请恕我直言庄主如果不答应金巨的话那金巨隔三差五潜进山装偷袭杀人那——”
    盖鸿图把手一挥道:“大手先生请放心此番盖某严阵以待金巨纵有三头六臂也叫他有来无回!”
    大手先生道:“庄主有所防范最好!”说着坐下!
    盖鸿图道:“众位现在庄外潜有金巨和塔尔干等人请大家静下心来稍安毋躁不要乱动一切都由盖某来处理!”
    这时候大厅内突觉微风飒然大厅中央突然现出两个人影众人大吃一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