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三十四章 狭路相逢

    夏劲道一时无可奈何也顾不得怜香惜玉手臂一挥从床上长身跃起十二豹女惊叫了一声夏劲道从她们的包围中跳到屋外回转身来正自不知说什么好只见十二豹女突然骚媚淫浪之态俱敛对着夏劲道齐施一礼一女道:“主人品流高洁雅贞脱俗是个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奴婢等自惭形秽深以为耻不过奴婢侍奉主人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主人该不会因此——!”
    夏劲道连忙截住她的话题道:“你们出污泥而不染我敬重你们都来不及又怎会因此责怪岂不是太没人情味了!”
    十二豹女见夏劲道这一番话纯属天成美嘉流露自然真情感人无不欣喜怡然庆幸所遇非佞要不然刚出虎穴又入狼巢岂不惨极!一女喜道:“主人是不生我们的气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众女欢呼一声拥抱在一起泪珠滚落面颊又是激动又是幸福!黄香也被夏劲道大为感动看了看夏劲道星目当中深情无限柔声道:“傻瓜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进屋来小心被风吹着!”
    夏劲道进入屋内众人各不相犯倒在床上安然入睡一夜无话!第二天一觉醒来洗漱停当吃过早饭夏劲道让黄香和十二豹女在屋中等候然后独自背负绝情剑赶往会客厅虽然盖鸿图有言在先有事才能到会客厅找他但夏劲道无心在此逗留过久一则是非之地不可久待二则自己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决意当面向盖鸿图陈说清楚向他辞行行至中途忽听的一阵刀剑撞击声传来间有人呼喝吆喊拼杀声十分慌急!夏劲道心中一动:难道有人硬闯鸿图山庄、、、、、!心念未了只听的“啪啪啪”三下击掌之音传来甚是慌促急迫!情知有大事生施展轻功掠向会客厅刚进院落忽然一条人影惨叫着凌空向自己扑来夏劲道连忙伸手将他抓住旋又轻轻放在地上原来是鸿图山庄的一个武士抬眼向院中望去只见一百多个武士里三层外三层将中央四个人团团包围刀剑齐举走马灯似的乱转喊杀声震天!
    夏劲道一眼认出四个人正是昔日抓住鹰九扬的那些少数民族怪人心中又惊又疑:他们到鸿图山庄来干什么?正不知究竟不帮手之际忽听的盖鸿图的声音道:“小兄弟这样的小事不劳动手且到这边来!”寻声望去只见盖鸿图站在客厅门前石阶上正向他招手随即点了点头跃上石阶道:“前辈早上好!”盖鸿图道:“小兄弟不也一样!温柔乡里为何不沉湎一会!”夏劲道脸一红也不加解释口中道:“前辈见笑!”站定身形向下望去!
    盖鸿图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小兄弟你看我的这些人怎么样?”夏劲道凝神细看只见这些武士武功俱是不弱一个个精悍凶顽团阵围攻进退得宜章法丝毫不乱点了点头道:“前辈果然用人有方这些人但凭纪律严明就可以与任何名门大派匹敌!”盖鸿图道:“小兄弟果然见识过人实不相瞒我正是有意和七大门派一争雌雄的!”说着忽然盯住夏劲道眼中凶光一闪即逝!
    夏劲道心中凛然一惊:原来他怀疑自己是七大门派派来的奸细怪不得一再试探!明白了盖鸿图的用心一时也不再害怕反正自己不是七大门派的人自己虽和少林派渊源不浅但少林派博大根深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岂是盖鸿图所能动那还不是自取灭亡!当下佯作未觉对盖鸿图道:“前辈鸿鹄之志佩服佩服!”盖鸿图笑道:“小兄弟见笑了过奖过奖!”大为得意!
    这时那些武林豪客相继赶来一见此情无不大吃一惊纷纷喝道:“庄主让我们动手把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拿下!”
    盖鸿图笑道:“众位都是敝庄的贵宾招待不周尚且汗颜又如何敢劳大驾!”
    那些人纷纷点了点头四下散开守住各院的门口!
    那四个怪人突然哈哈一笑道:“都来了正好一并领教!”身形展动冒头抢进刀光剑影之中!
    盖鸿图面色大变连忙喝道:“快退下!”这四个怪人武功实在出他想象之外岂有不惊!
    盖鸿图话音未了但听的一阵“噼啪”“咯嘣”之声不绝于耳顷刻之间众武士手中的兵刃俱被四个怪人折断众武士骇得魂不附体抱头鼠窜四个怪人并并追赶站在原处仰天一阵大笑!
    盖鸿图又惊又怒冷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本庄?”
    一个怪人道:“鸿图山庄芙蓉城不跨鸾凤也乘龙消魂夺魄杀身地盖因鸿图是狰狞!传说中如何厉害今日一见不过如此耳!”
    夏劲道心中一惊:这诗和豹女说给自己的略有出入不过怪人的这诗舆情舆景俱是绝妙贴切无比盖鸿图心怀叵测动辄杀人血溅五步当真不只这世上的狰狞怪兽又是什么!偷眼瞧了瞧那些武林豪客每人眼中都显凛骇下色显然十分震惊只道身在极乐地不晓煞星已临头!此时一时得知鸿图山庄的秘密又焉何不惊!
    盖鸿图脸色铁青强自镇定冷笑一声道:“你胡说什么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吟诗的怪人道:“我们是青岛柴达木黑格尔王爷的殿前武略神侯大将军我叫塔尔干!”
    另外三个怪人一一道:“我叫哈德海”“我叫葛莫丹沙”“我叫萨奇”!
    盖鸿图道:“青岛黑格尔王爷的大名如雷棺耳盖某仰慕已久原来四位是他的手下不过敝庄和王爷向来无甚瓜葛四位到敝庄究竟意欲何为?”
    塔尔干道:“我们到贵庄并无恶意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盖鸿图见四人方才动手并没有打伤自己一个武士情知塔尔干所言不假脸色稍霁道:“不知四位要找什么人?”
    塔尔干道:“武林盟主金巨不过他现在已经成了落水狗人人喊打!”
    夏劲道听得塔尔干此言不由又惊又痛:怪不得巫氏五位师父手中有青岛柴达木黑格尔王爷的五行辟毒珠料想是金巨从黑格尔王爷处得来送给五位师父以此作为条件劫杀自己和游盛天!现在塔尔干等人找金巨来讨回五行辟毒珠金巨拿不出当然要东躲西藏了心中一时又悲又愤:金巨我好歹也是你的义子游叔叔更是你的知交好友你何以狠心杀害我们!不过一想金巨落此身败名裂众叛亲离的悲惨下场一时胸中也说不出什么滋味高兴之余略略有些不忍和遗憾之情!
    盖鸿图道:“对不起盖某向来和金巨井水不犯河水他不会来找我当然也不会在本庄!”
    “这——”塔尔干略微有些迟疑沉吟不语!
    身材稍胖的哈德海大声道:“绝不可能!我们一路追踪金巨到此他一定藏在你的山庄!”
    盖鸿图道:“本庄三十六院每院都有人把守要是有人闯进来立刻就会现我想你们肯定找错地方了这群山漭漭何处不可藏身四位还是到别处去找吧!”
    葛莫丹沙“哼”了一下冷冷道:“你的武士都是鞋酒囊饭袋又如何能抓住金巨!”
    盖鸿图脸色一边厉声喝道:“本庄三十六院以三十六路天罡阵布成不要说有人把守就是无人——”说到这里忽觉失言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总之金巨不在本庄你们到别处去找吧!”
    群豪一听鸿图山庄竟以三十六路天罡阵布设而成细致内讧不由更加毛对盖鸿图疑惧之心大起!夏劲道虽然不直三十六路天罡镇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肯定厉害之极心中也是暗暗吃惊!
    塔尔干四人对视一眼塔尔干心思较为缜密道:“那好吧盖庄主打扰了不好意思告辞!”
    萨奇叫道:“你如果欺骗我们我不管你什么天罡天地回来将你夷为平地!”说着四人腾空而起几个翻腾便已到了庄外不见踪影!
    众人见四人武功如此高强尽皆骇然有的人立时雄心豪气为之消磨心中慨叹天地之大人外有人!
    盖鸿图道:“节外生枝无伤大雅扰乱众位清兴了大厅里请!”众人6续进厅相继坐下夏劲道坐在门边最下他本意要向盖鸿图辞行不料金巨竟然出乎意外在此出现反正自己和金巨的恩恩怨怨迟早都要做个了断不如快刀斩乱麻就在鸿图山庄解决吧暗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大概是天意!”一时心乱如麻!
    这时盖鸿图道:“来人!”
    院内武士应声有一人跑进大厅双手垂肩道:“庄主请赐命!”
    盖鸿图道:“带领所有弟兄去找金巨不过行踪千万隐秘不可被那四个怪人现!”
    这个武士面现为难之色道:“庄主那个女的怎么办?”
    盖鸿图道:“那个女子武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手中一支匕削金断玉却是厉害异常令人不可近身这样吧将机关重重锁住料她插翅也难逃!”
    那个武士应了一声转身出大厅领着众武士匆匆而去!
    夏劲道大吃了一惊:难道那个女子是王彩雯?天下该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吧!不过盖鸿图是个美人收集者那女子手中仅有一支削金断玉的匕当真是她也说不定怪不得村庄突围之后一直不来和自己会合原来被盖鸿图抓到鸿图山庄来了!一时心急如焚如坐针毡全身火烧火燎一般异常难受!
    这时有一人站起身形道:“庄主在下心中有些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盖鸿图道:“欧阳寨主请讲!”
    欧阳寨主道:“金巨此际已成天下公敌人人讨之不知庄主此举何意?”
    盖鸿图道:“金巨虽然虽然已失去武林盟主的宝座再不能号令天下呼风唤雨但他的武功未失仍然是天下第一何况他现在是丧家之犬无处容身我若诚心招纳他焉肯不归附于我有他这样的人做为臂助我鸿图山庄雄霸武林的大业定然指日可待这大概是天意吧!”
    欧阳寨主道:“庄主高见欧阳雄佩服得五体投地!”说着抱拳对盖鸿图施了一礼复又坐下!
    夏劲道心中暗道:原来他要做武林盟主自己先前被他萧声吸引原以为他是什么高人雅士原来是为了这个处心积虑之下当然难免抑郁成愁竟然籍着萧声来泄心曲也真是一绝!不过这样的险恶卑劣之心却把那美妙的萧声给糟蹋了心下不由暗暗不齿若不是今天有此一来谁又会想到那美妙动听恍若人间仙乐的萧声竟藏有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这时又有一人站起身形道:“庄主恕我直言金巨武功既高无人能制如此一来岂不是引狼入室养虎为患恐怕对庄主不利!”
    盖鸿图点了点头道:“谢五侠所虑极是!只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只要小心提防料金巨也无奈我何!”
    谢五侠道:“庄主智慧过人原来早已想到了!我们谢氏五鬼定当誓死追随庄主但凭驱使!”他身边左右四个鬼模鬼样的人也一齐站起身形齐声道:“愿效忠庄主!”
    盖鸿图抱拳对谢氏五鬼一礼道:“多谢五位美意请坐!”
    谢氏五鬼受宠若惊看了看四下一脸得意之色谢五鬼道:“庄主如此殊荣厚爱谢氏五鬼愧不敢当!”说着一齐坐下!
    夏劲道心中暗道:真是鸟有鸟朋鱼有鱼友一个屎壳郎三臭虫竟然真的有人肯替盖鸿图卖命这个盖鸿图端的不可小视!
    盖鸿图道:“武林侠义道经梅花山一役死伤过半元气大伤此刻根本不堪一击诸位和本庄联手一定可以名扬天下成就霸业威镇江湖到时候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笑傲风云叱咤威福是何等的快事!”
    盖鸿图话音刚落西侧案几站起一人大声道:“庄主我有话讲!”
    盖鸿图道:“粉面郎君有话但讲无妨!”
    粉面郎君道:“我江西平有自知之明一向是温柔乡里打滚脂粉阵中见仗对付女人还有两下子但若要拿刀动枪真杀实砍自问技不如人殆笑大方有累庄主威名还请庄主网开一面放我出庄待庄主功成名就之时我再来喝庄主的庆功酒!”
    盖鸿图面色一变冷声道:“难道粉面郎君到盖某的鸿图山庄专为了柳林花丛不成?”
    江西平骇了一跳慌忙道:“庄主误会了!实乃家中尚有七旬老母无人照料江某离家月余之久十分牵挂不下还请庄主高抬贵手——”话还未完身子突然往前一倾重重的扑到在面前案几之上“扑通”一声举座皆惊!
    江西平身旁两人骇了一大跳一人上前将江西平德望身子翻转过来但见双眼球突出眶外恐怖异常一摸鼻孔气息已绝不由大叫道:“庄主江西平死了!看不出什么原因真是奇怪!”
    盖鸿图冷冷的道:“粉面郎君受了盖某如此盛情美意现在却自食其言想必天良谴责羞愧难当惊骇而死!不过他毕竟是本庄贵客盖某还是要厚礼安葬!”
    众人齐声道:“庄主仁慈有加侠义心肠我等实为佩服!”话岁如此但江西平死的如此莫名其妙也不由人人自危毛骨悚然!
    这时江西平身边的两个人抬起江西平的尸体放到大院当中重又回到大厅坐下!
    夏劲道心中暗道:哦惊骇而死我可不相信有这样的怪事!这些人都是些大盗、强匪、淫贼之辈天底下又有什么事情会让这些人活活吓死分明是被人暗下毒手致死想到这里心中忽然一动记得自己曾受到来自盖鸿图方向的无形暗劲袭击难道是盖鸿图害死了粉面郎君不过这种无声无息致人死地的功夫倒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时有一队武士冲进大厅报告:“庄主山庄附近的山林都找遍了没有现有人弟兄们还在原地待命!”
    盖鸿图眉头一皱道:“这就奇怪了金巨既然在此出现一定会来山庄莫非他在耍什么阴谋诡计、、、、、、”沉吟了一会又道:“留下一部分弟兄在庄外待命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报告不过千万不要动手其余人等各回原地加强警备小心有人夜袭本庄!”
    这队武士应声出厅而去!
    众人见鸿图山庄如此戒备森严无不心惊!夏劲道心想:看来离开鸿图山庄硬闯是不可能了盖鸿图绝不会答应每一个人离开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盖鸿图道:“诸位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我的心事也已挑明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握起手来共创大业来我们干一杯!”说着持起酒壶斟满一杯酒双手端起道:“请——!”
    众人各自斟酒齐声道:“庄主请!”
    夏劲道也跟着众人斟满一杯酒道:“我祝庄主心想事成花开结果皆大欢喜!”
    盖鸿图大笑道:“小兄弟说话真有意思来来皆大欢喜皆大欢喜!”说着一仰脖把酒灌了进去!
    众人也跟着一饮而进!
    盖鸿图道:“诸位如果有人厌烦了屋中女子尽管开口敝庄美女如云希望大家尽情品尝纵情享受!”
    众人一声欢呼先前心中阴昧不祥之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有人道:“庄主真是大方不过屋中女子个个淫媚骚浪尚且应接不暇庄主的美意只能心领了!”接着一人道:“听说庄主美女以虎豹豺狼四女为最不知何时能让我等一睹芳颜庄主可不要金屋藏娇敝帚自珍呦!”言语轻佻淫邪下流之极!
    盖鸿图笑道:“瑰宝奇珍与人共享才有乐趣我又怎么舍不得呢!但本庄诸女各工其技虎豹豺狼四女虽美论及床第闺帏之戏却又不如别女了!再则虎豹豺狼四女是我作为礼物欲要送给天下最为豪杰勇猛之士的大家昨天都已看到了我不是把豹女全部送给这位小兄弟了吗?”
    夏劲道心道:这只老狐狸分明是想笼络我我若不表态肯定会引他疑心!当下站起身形道:“庄主如此厚爱我无以为报实在惭愧!”
    盖鸿图笑道:“红粉赠佳人宝刀配壮士小兄弟少年楚翘英雄威猛我只不过是成*人之美而已小兄弟又何愧之有哇应当应当!”
    夏劲道笑道:“庄主如此推崇有加倒叫我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了多谢庄主!”说着坐下身形!
    盖鸿图笑道:“小兄弟真会说话年轻人当中我还没有见过象你这样有意思的来大家再干一杯为本庄有小兄弟这样的少年英雄庆贺!”
    一杯酒饮尽盖鸿图道:“日近中午时候不早了大家各自休息吧我要厚葬粉面郎君还要照料钟客礼就不奉陪了!”
    众人站起身形齐声道:“谢庄主!”
    夏劲道跟着众人一齐走出大厅各自招呼一声散去!
    夏劲道回到住处黄香和十二豹女早已备好午饭在等他众女一见他一付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黄香道:“怎么了又有事生吗?”
    夏劲道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还是吃过饭再说吧!”
    吃过午饭夏劲道把上午生的事情详述一遍众女听得心惊肉跳花容失色黄香道:“怎么盖鸿图想要做武林盟主那我们怎么办?”
    夏劲道道:“我有什么办法要是出了庄去自然可以伺机逃跑现在困在庄内笼中劳兽无可奈何!”
    黄香笑道:“你才是兽呢我们可不是不过你想的倒是简单恐怕我们出了庄去我们也逃不掉!”
    夏劲道奇道:“为何?凭我现在的本事盖鸿图纵有天大的能耐也休想拦得住我!”
    黄香道:“好了好了我不跟你争了算你的武功天下第一行了吧!你也不想想以盖鸿图的老奸巨滑再何况他用心险恶他肯定早有办法防止人们逃跑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夏劲道一腔豪情顿时凉如秋水垂头丧气道:“你说的对极了我怎么没想到!不过盖鸿图会用什么办法呢?用毒美色武功这三样我可一样都不怕、、、、、、”顿了顿恨恨的道:“只要不杀了我我迟早会冲出鸿图山庄!”
    黄香笑道:“好算你有志气!不过现在还是稍安毋躁从长计议!”
    夏劲道白了她一眼道:“也也来取笑我、、、、、、!”
    黄香道:“岂敢岂敢!夏大英雄你大大大量就不要生小女子的气了!”说着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夏劲道一见黄香怪样也不由好笑起来十二豹女依然齐声笑了起来屋中气象立时轻松下来!
    夏劲道转对十二豹女道:“我有件事想问问你们不知你们知道不知道?”
    十二豹女对他齐施一礼娇声道:“主人请讲!”
    夏劲道摆了摆手道:“什么请不请的大家年纪相当哪来这么多礼数那可要烦死人了你们以后就直接称呼我傻瓜或者混蛋随便哪一个!”
    “这——”十二豹女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黄香笑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他本来就是个大傻瓜大混蛋又怎么能怪别人这样叫他——”说着叫了一声:“傻瓜——”
    “哎!”夏劲道连忙应了一声怔怔的道:“什么事有事吗?”继尔恍然大悟叫道:“好啊你敢拿我开心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站起身来向黄香扑去!
    黄香边笑边躲对十二豹女道:“怎么样大家都看清楚了吧!”
    十二豹女也被夏劲道方才傻楞痴呆的样子逗的忍俊不禁一个个开心的笑了起来!
    闹了一会夏劲道怎么也抓不到黄香只得惺惺然作罢对十二豹女道:“方才我们说到哪里了?”说着一屁股坐到床上呼呼直喘粗气!
    一个豹女道:“你方才说到有事要问我们!”她们见夏劲道如此平和可亲一个个胆子都大了起来不再拘谨有礼以主人奴婢相称只觉分外轻松分外开心起来!
    夏劲道道:“好咱们言归正传盖鸿图是不是抓到了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手持一支削金断玉的匕的女子!”
    一个豹女道:“是啊当时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老头和她在一起他们两个管庄主要一个人庄主说没有这个老头和女子就坚持要找结果就打了起来!老头的武功真厉害一连打伤了七八个武士最后还是庄主一掌把老头给打伤了老头受伤以后就独自逃走了剩下的那个女子庄主要她归顺那女子不肯不过她手中的匕削金断玉一时拿她不下庄主只好用机关把她困住了现在还在地下石牢之中呢!怎么这个女子是你的朋友吗?”
    夏劲道点了点头心中又悲又痛:女子肯定是王彩雯无疑了怪老头当然是鹰九扬了不过以鹰九扬的武功和身法武林中罕有人敌盖鸿图竟然一掌将他打伤真是深不可测想到这里心中又惊又凛忙道:“盖鸿图练的什么武功?“
    这个豹女道:“庄主深藏不露平时很少动武我们对他又惊又怕也不敢打听不过有的时候庄主一脾气立时就会有人莫名其妙的死掉真是恐怖极了!”
    “哦!”夏劲道不由又惊又疑一脾气就会有人死掉粉面郎君也是盖鸿图不高兴的时候丢了性命难道真的是盖鸿图撒谎了这些人世上当真的有喜怒杀人的本领?
    黄香道:“呸你不要瞎乱猜疑害得人家心惊肉跳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盖鸿图不过是练有一种古怪武功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夏劲道苦笑了一下道:“但愿如你所说只要是武功就不可怕只要不是邪术就好!”
    众人沉吟了一会夏劲道道:“那你们可不可以带我去救那个女子救了她之后我们立刻就远走高飞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个豹女摇了摇头一脸戚然之色!
    夏劲道一惊忙道:“怎么你们不想走?”
    这个豹女苦笑道:“只要是人谁不想过开开心心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日子我们大家每时每刻都在想!”
    夏劲道急道:“那你们到底担心什么?”
    这个豹女道:“鸿图山庄是庄主穷尽一生心血才建造而成的到处是暗墙浮板枪林刀阵吊顶石牢除非有阵图引路否则我们还没有救到那位姑娘已先死无葬身之地了!”
    黄香叫道:“要阵图引路么我自有办法!”
    夏劲道没好气的道:“你有什么办法用易容术么你就是易容成盖鸿图本人也没有用盖鸿图是什么人难道会亲手把阵图交给你!”
    黄香看了看夏劲道忽然喜笑颜开的道:“咦这个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好明天我就易容成盖鸿图大闹鸿图山庄不过现在易容术当然用不上了盖鸿图又不会把阵图亲手交给我们!”
    夏劲道更加没好气了叫道:“说了半天你还不是没有办法害得大家空欢——”
    黄香骇了一跳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巴道:“我的小冤家你叫这么大声干吗找死不成!”
    夏劲道把嘴挣开道:“好我小声说话你要是想不出办法来——哼!”
    黄香笑道:“我说易容术没有办法可没有说没有别的办法不能拿到阵图你忘了影子送给我们的隐形衣了吗我们可以穿上隐形衣去偷!”
    夏劲道一拍脑门大喜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继尔恍然大悟道:“啊黄香怪不得你敢到这山庄来原来——我心里还在责怪你呢真是不好意思!”说着“嘿嘿”笑了一声!
    黄香大为得意笑道:“这就是女人的好处这么聪明的主意傻男人怎么想得出来不过——”说到这里忽然一顿!
    夏劲道忙道:“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我服了你好不好不过什么?”
    黄香道:“不过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高明未卜先知赛过诸葛孔明诸葛亮先前我只是想他的山庄就是龙潭虎穴又能拿我们奈何当时只为了填饱肚子谁会想到惹上这么大的麻烦!我们两人当然来去从容任吾纵横但现在你有了这十二个娇滴滴的每人又有那个什么王彩雯妹妹我怎么忍心让比遗花失恋悔恨终身呢!何况我的匕被你轻易送热闹作了人情那可是我们黄家的家传至宝我当然要管她讨回来了!”
    十二豹女被黄香说的满脸通红娇羞无限一个豹女道:“黄姐姐你取笑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黄姐姐是他的心肝宝贝又聪明又漂亮我们十二个加起来都抵不过黄姐姐一个呢!”
    另一个豹女接道:“就是吗我们才比不上黄姐姐兰心慧质冰雪聪明呢又和人家两情依依柔情脉脉、、、、、、!”
    又有一个道:“错了错了黄姐姐只是面和心不和我说的对吧黄姐姐?”
    豹女七嘴八舌群起而攻之弄得黄香一会就缴械投降连连讨饶众女嘻嘻哈哈推推搡搡揉揉捏捏一时闹的不可开交!
    夏劲道大为头疼心道:这就是女人的好处?都这样子了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不成体统欲要制止又怕寡不敌众反遭其陷只得无可奈何听之任之了!
    好容易捱到天黑吃过晚饭两人向豹女打探清楚盖鸿图的住处然后黄香从自己的锦囊之中取出隐形衣先给夏劲道穿上刚一穿好只听的“嗤”的一声夏劲道的身体立刻神奇的消失在黄香和十二豹女眼前众女惊的目瞪口呆相互瞅了瞅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夏劲道见众女吃惊的样子大为好笑:“怎么你们真的看不到我了吗?该不会骗我吧哄我开心吧?”说着伸手拧了黄香一下琼鼻跳到一旁!
    只见黄香用手在原地打了他一下一吓子打空了笑道:“幸好你还不是采花大盗要不我们可就惨了!”说着穿上隐形衣“嗤”的一声也消失只空气中!
    夏劲道这才相信笑道:“幸好采花大盗没有隐形衣要不然你们可真就惨了!”
    黄香道:“别逗了我们快走吧事不宜迟!”
    夏劲道点了点头对十二豹女道:“你们千万别出屋子一切等我们回来!”
    十二豹女突然泪流满面哀声道:“不要丢下我们!”
    夏劲道心为之一沉一时哽咽无言脑海中浮现出在大理王府白展凤那幽怨凄哀的眼神“不要丢下我”此情洗景何其相似白展凤这件事他一直引以为憾伤情往恨深烙心田觉得辜负了一个女人对自己的期望实在不能容忍良心有愧每一念及就会痛苦难当不能自已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起抖来!
    黄香也不由黯然心伤道:“豹女姐妹你们都是好女人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又对夏劲道道:“傻瓜不要这样吗又不是生离死别!”
    十二豹女道:“你们千万小心保重!”
    两人出了屋子黄香道:“上房屋顶上想来安全些!”夏劲道点了点头两人腾身上了屋顶但见满天繁星闪烁已是初夜时分放眼四望整个鸿图山庄灯火通明更鼓鸣锣之音不时响起显见戒备森严!
    两人对视一眼辨了辨方向直向盖鸿图的住处扑去两人轻功卓这样窜房跃脊的本领自然不在话下行至中途忽见左侧院落屋顶上出现一个黑点越来越大乃是一个夜行人此人身法轻盈迅捷踏瓦无声也向盖鸿图住的北面院落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