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三十三 豺豹虎狼

这时黄香道:“哈这有什么好玩的没意思!”身子一旋从虎皮椅上跃下到了一张案几前伸手撕下一个鸡大腿大嚼了起来!
盖鸿图大笑道:“两位果然不避凡俗无拘无束真令人羡慕小兄弟你也就不必客气了吧!”说着在虎皮椅上坐了下来!
夏劲道心想即来之则安之他的鸿图山庄再厉害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还是吃饱了肚子再做打算吧!打定主意伸手拉了黄香两人在一张案几之前坐下旁若无人的大吃二喝起来!
盖鸿图道:“两位不用着急请慢慢享用大家也请自便吧!”
众人齐声道:“谢山主!”一时大厅之中觥筹交错猜拳行令热闹非凡!
不一会酒足饭饱上来一列女子将酒席残羹撤下备上香茗。这些女子个个标致娟秀俊美异常眉目顾盼之间妖艳轻佻骚媚入骨!夏劲道不由面红心跳抱元守一收摄心神不敢再看!
盖鸿图笑道:“小兄弟何必拘礼了人不风流枉少年**一刻值千金你既然喜欢这十二个女子就送给你好了!”
夏劲道大吃一惊连忙摆双手推却道:“前辈使不得——我”他本待说我不喜欢这些女子可这样的话又怎能说的出口一时大为尴尬!
盖鸿图道:“小兄弟如果不要我就把她们杀了我送出去的东西是绝不会收回的!”
夏劲道不由心中又惊又怒:这十二个女子虽然无耻下流但毕竟是十二条性命你的口气轻淡已极想必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已如同家常便饭真是泯灭天良残无人道面上却不动声色看了看那十二个女子正以可怜无助的眼神盯着自己面色惨白如纸妖冶艳态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心中直觉十分不忍道:“这十二个女子想必是前辈心爱之人为何凭空送我这个一无所用的流浪汉?”
盖鸿图道:“我看小兄弟神采过人不属凡类尊夫人又有些行为失常身边无人照料却也是一番美意小兄弟就不要推却了吧!”
夏劲道看了看黄香却见她正自低头手持裙踞玩耍不休对眼前的事恍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般不由大感为难倘若推却又恐怕盖鸿图真的杀了这十二个女子此人城府深沉神秘难测一旦翻脸恐怕凶多吉少只得装出一幅无可奈何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既然盛情难却我答应前辈就是!”
盖鸿图大笑道:“早该如此!这些女子是本庄虎豹豺狼诸女之中的豹女小兄弟你真是艳福不浅呦!”
十二豹女重现妖冶动人之态对盖鸿图联袂一礼道:“多谢庄主不杀之恩!”转身又对夏劲道施了一礼道:“多谢主人救命之恩!”莺声燕语动听之极!
夏劲道心想:真是咄咄怪事这鸿图山庄如此神秘古怪自己定当小心提防才是!当下摆了摆手道:“大家都是同龄之人不要如此多礼!”十二豹女应了一声环身立在夏劲道和黄香身旁左右!
盖鸿图咳了一声正要说话忽然只听一声惨叫一条人影从案几之后扑到大厅中央大叫道:“山主救命!”正是先前打了夏劲道一个耳光的曲岛主夏劲道身怀百毒真气和采彩罗刹毒功毒性之烈就连长生散人的巨灵大蟒也不敢伤害他曲岛主贸然打了他一个耳光现在毒性作也真是倒霉透顶!
盖鸿图一见曲岛主举起手掌颜色漆黑如墨五根手指肿胀如胡萝卜大小分明是中毒之症不由面色一变沉声道:“曲岛主这是怎么回事?”眼中杀机大炽十分骇人!
曲岛主用手一指夏劲道正要说话却见夏劲道长身站起直向自己走过来他早就对夏劲道怕得无以名状慌忙后退两步颤声道:“你你又要干什么?”样子又是可怜又是可笑!
夏劲道一笑忽然伸出右手捉住曲岛主的手掌曲岛主骇得魂飞天外亡命般大叫道:“山主救我——哎!哎!”连“哎”两声声音忽然又低落了下来!
只见曲岛主的手掌须臾间黑色褪尽恢复的完好如初大厅所有的人看到这一幕奇观无不惊得目瞪口呆!
夏劲道用吸毒**将曲岛主所中之毒吸回体内对曲岛主一抱拳道:“得罪了!”转身退回原处坐下!
曲岛主在原地呆了半天最后回过神来也不答谢神色木然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低头无语呀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时大厅中爆出一阵喝彩!盖鸿图道:“这是滇南百毒门司马义的不世奇功吸毒**小兄弟原来是百毒门的高足失敬失敬!”说着向夏劲道一揖手!
夏劲道心中吃了一惊:他竟然识的我吸毒**此人真是深不可测!面上不动声色正要抱拳行礼却觉一股无形暗劲由盖鸿图方向汹涌而来无声无息却又力量惊人巨大无比心下大骇这是什么功夫!脑中电念一闪“原来他要试探自己的底细”当下装做一个趔趄就势就要跌倒不料暗劲却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正不明所以只听盖鸿图道:‘小兄弟怎么如此不小心应当坐稳才是!“
夏劲道心中暗骂一句:好你个老狐狸想暗算你家小爷!面上笑道:“前辈见笑了年轻人性急心躁行事欠缺稳妥失态失态!”
盖鸿图笑道:“小兄弟真有意思言语幽默风趣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今日盖某结识小兄弟这样的异士高人真是大为高兴!”说着拾起面前案几上的酒杯仰一饮而尽!
夏劲道见盖鸿图处处试探不由益加小心笑道:“我们夫妻山野村夫哪里见过什么大世面只是被这匪人掳了一遭对于人情世态忽然有些明白而已!”
盖鸿图笑道:‘以小兄弟这样的身手想来那些匪人也非等闲之辈小兄弟如欲报仇盖某愿助一臂之力!“
夏劲道连忙摆了摆手道:“一己私仇如何敢劳前辈大驾况且我们夫妻也未受到什么损伤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我也不想再找麻烦!”说着叹了口气又道:“无端遭此罹难真是人有旦夕祸福、、、、、、!”
盖鸿图察言观色见夏劲道神态惨然凄切不似说谎疑心大去笑道:“小兄弟也真是可怜不过你们夫妻化险为夷应当高兴才是我敬小兄弟一杯!”说着端起酒杯斟满!
夏劲道道:“多谢前辈关切!”这时早有一个豹女端了一杯酒双手捧到夏劲道面前娇声道:“主人请用——!”夏劲道接杯在手心中暗自好笑:使奴唤婢的滋味果然美妙只是黄香不知道又该如何惩治自己了!心中既苦且乐看了看黄香此际早已伏在地毯上酣然大睡暗暗摇了摇头对盖鸿图道:“前辈请——!”
两人刚饮完这杯酒只见东厢案几之后一人跳到大厅中央叫道:“这小子何德何能庄主竟然如此垂爱!我心中不服愿与这小子一比高低!”
夏劲道扭头观看只见此人面无人色惨白如纸瘦小枯干不见肌肉双爪如同一双鸡爪一身白绡腊衣阴风惨人要不是一双湛蓝的眼球还在转动简直就似僵尸无二夏劲道看毕心中暗自吃惊:此人料想不怕毒要不然断不会与自己挑战!
盖鸿图笑道:“原来是‘百毒瘟君’囊无道!好大家本是自己人以武会友又有何不可!不过切记点到即止!”他武兴大一时双目烁烁生辉精光电射!
夏劲道一见骇了一跳:此人武功之高不让剑帝金巨二人!自己如要推脱惹得他翻脸那可大为不妙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当下长身站起走到囊无道三尺之处站定身形道:“既是以武会友大家点到即可百毒瘟君请——!”说着马步一扎双拳冲天扎地摆出霸王拳的第一式“霸王举鼎”!
囊无道怪笑一声也不答话双掌一错猱身进击掌音尖啸锐利一扣夏劲道咽喉一扣夏劲道胸膛膻中穴快稳狠准老辣之极!
夏劲道有意演练自己在谷中所习武功究竟如何火候当下大喝一声身形不进反退双拳攻出硬崩硬架游盛天的霸王拳本就以刚猛、凌厉著称逢强强攻逢弱弱敌拳势开阖张扬宛若长江大河!夏劲道此时功力今非夕比更是把霸王拳的刚猛之威挥得淋漓尽致这两拳攻出但听得大厅中两声巨响恍若打了两个炸雷一般!
囊无道见夏劲道竟然敢硬接自己双掌料他小小年纪有何功力心中大喜若狂喝了声:“找死不成!”身形不避不让掌式不变但见双掌两拳接在一起“啪”“啪”两声巨响震彻大厅!与此同时夏劲道右腿电弹而起直向囊无道下盘踢去!这双拳一腿一招三式是游盛天的成名绝技当年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败在此招之下当真是风云变色厉害无比!
囊无道叫声“厉害!”双掌在夏劲道双拳一推借势用力身形腾空掠出夏劲道一脚踢空不由微微一怔就见囊无道身形在空中一个倒翻仰面朝天怪叫了一声又飞了回来双掌之间光华闪闪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夏劲道见他身法如此奇诡不敢怠慢身形横移三尺他刚挪开原来的位置就见五道光芒有囊无道手中出一下射空“噗”“噗”全部钉在了大厅对面的木板墙上却是五柄飞刀刀身蓝一看就知淬有剧毒!夏劲道见囊无道以毒刀伤人心下大怒虎吼一声翻身扑上双拳闪电般捣出囊五道身在空中无处躲闪他一击未中本就有些心慌意乱这一下招架不及惨叫了一声被夏劲道双拳击个正着身子凌空由大厅门口飞出扑通摔在碎石地面上“啊”的又是一声惨叫!
这几下恍若电光石火众人正看得眼花缭乱之际不料囊无道已然落败竟然三招未过!众人相互瞅了一眼都觉得这个小子有点邪门破衣烂衫衣不遮体武功却是闻所未闻高明之极!抬手攻敌之间进退无不相得时宜恰到好处分明是武学的大行家!
这时囊无道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走进大厅也不去拾自己的飞刀走回自己的座位垂头丧气坐下!
这时盖鸿图笑道:“小兄弟果然艺业高强这路拳法好似游盛天的霸王拳不过霸王拳刚重质朴却不似小兄弟身法灵活曼妙当真连我也看不出了!”
夏劲道心中一惊暗道:“他的眼光当真厉害之极!”原来他方才击败百毒瘟君的一招正是以氤氲步法配合霸王拳将其击出客厅之外的!任何武功不论阳刚或是阴柔每一路拳法的一招一式都是经过严密筛选淘练不可拆散零解一分为二所谓“手眼身法步贯穿妙无踪”这是武学的最基本常识刚才夏劲道盛怒之下不知不觉把两种不同派别的武功糅合在一起挥出独特的威力他自己也是事后才觉别人又如何知道!
夏劲道一举击败百毒瘟君震惊四座这时又有一人跳到大厅中央这人手持两柄如意金钩叫道:“在下不才愿和朋友在兵器上一见高下!”
盖鸿图道:“钟客礼刀剑无眼小心为妙!”
钟客礼转对夏劲道道:“朋友请亮兵器吧!”意态甚豪!
夏劲道不明所以奇道:“钟大侠我两手空空何来兵器之有?”
钟客礼冷笑道:“朋友背负七剑定然奇技异能何必装聋作哑自欺欺人!”
夏劲道这才恍然记起和黄香出山之时绝情剑无处收存也就一直缚在背后当下笑道:“若不是钟大侠提醒我倒忘了不过这七柄剑既不是用来观赏也不是用来大豆的钟大侠误会了!”
钟客礼大怒道:“你故作高深莫非戏弄本人?”
夏劲道笑道:“钟大侠请看——!”当下转过身去背对着钟客礼!
众人一时看清不由哄堂大笑这乃是七把无柄之剑真是滑天下只大稽遗武林之笑柄就连盖鸿图也微露笑容表示奇怪!
钟客礼欲进不能欲退不甘突然大喝了一声:“七把破剑要它何用我替朋友把它们毁了吧!”身形展动双钩带动风声直象夏劲道背后七剑击来!他突施杀手夏劲道猝不及防大叫道:“钟大侠千万不要!”
钟客礼哪里肯听他的双钩拿捏奇准竟然不伤夏劲道一丝毫就将七剑全部钩住这手功夫当真精彩绝伦怪不得他继百毒瘟君惨败之后向夏劲道挑战!钟客礼一击得手心下大喜双臂回带双钩锁住七剑喝道:“去!”
钟客礼“去”字方落骇人的情况突然生就见七剑出“铮铮”的怪鸣在夏劲道背上跃跃跳动仿佛在挣扎呻吟一般十分骇人!接见钟客礼大叫一声双钩脱手而飞直戳到大厅的天井之上“哆”的两声入木三分钟客礼又大叫了一声恐怖异常!只见钟客礼的双掌突然爆裂肌肉断成一块块落下津血淋漓不一会便露出森森白骨爆裂之势又向钟客礼双臂蔓延毕剥有声又是诡异又是骇人钟客礼早已吓傻既不叫喊也不挣扎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臂仿佛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一般!
盖鸿图大喝一声从案几之后跃起身形扑到一个带刀之人跟前伸手“仓啷”一声抽刀出鞘身形闪电一旋又到了钟客礼跟前手起刀落红光一闪钟客礼的手掌齐腕而断“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的那堆血肉当中盖鸿图镇定如常丝毫不乱果有霸者之风大喝道:“来人扶钟先生下去给他治伤!”
夏劲道回过头来一见此情也大惊失色暗道绝情剑果然如此恐怖难怪连影子那样的绝世高人也要慨叹再三大加惊异了!心中一时升起一股伤感之情复杂莫名钟客礼虽然咎由自取但绝情剑也未免太过霸道了!
这时又上来一队武士将昏死过去的钟客礼抬出厅外又将地上收拾反竟复又退下!
夏劲道道:“前辈我——”他正要解释盖鸿图把手一摆道:“小兄弟不要说了钟客礼乘人不备突施杀手落此下场已是万幸又怨得谁来!”说着重又回到虎皮椅上坐下!
这时大厅之中一片死寂鸦雀无声众人虽都是刀头舐血枪尖讨饭吃的江湖人物其中也不乏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但谁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离奇的景象无不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盖鸿图将众人扫视了一番突然大笑道:“本庄主得此不世奇才诸位应该高兴才对为何低头不语哈哈哈!”声若黄钟大吕震底大厅之内嗡嗡作响!
夏劲道暗暗吃惊:此人好深厚的内力难道他故意炫耀想要镇住自己不成!不过此人行事决断狠辣当真不易霸者之威!
这时众人回过神来齐声道:“恭贺庄主广交天下奇能异士霸业定当指日可成!”
夏劲道心中暗道:不知盖鸿图又要成就什么霸业不过看来离开此庄定要大费周折了这可如何是好!低头看了看黄香兀自睡得香甜恍不知身外别有天地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时盖鸿图道:“大家想必都有些累了就各回自己的住处休息吧如若有事在此厅击掌三声我就会立时赶来我还要去探望钟客礼就不奉陪了!”说着对夏劲道点了点头起身离开虎皮椅步出大厅而去!
众人站起身形齐声道:“恭送庄主庄主仁慈厚爱我等心悦诚服!”说完众人各自散去!
夏劲道正自无所适丛之际只见十二豹女冲他嫣然一笑齐声道:“主人请随我们来!”
夏劲道无可奈何只得点了点头伸手拉起黄香黄香从睡梦中醒来美目半酣打了一个舒展娇声道:“呀一场好睡真是快活!”夏劲道还以为她在一直装睡没想到竟然真的睡着了摇了摇头当真无可奈何!
两人跟在十二豹女后面出大厅穿曲廊过角门一连过了七八个院落到达一个幽深雅静的小院时值隆冬这小院中央竟然开着一池兰花莹白粉嫩芬芳素雅幽香扑鼻令人身心俱爽神清目明两人不由大为惊叹!
十二豹女踏上石阶推开北面厢房正门娇声道:“主人请进!”
两人进了屋子但见一张大床停在屋子中央十分抢目流苏盖红松软舒适十几个人睡在上面还显得绰绰有余屋子四壁挂有仕女图丰丽细腻呼之欲出恍若真人俱是风流才子唐伯虎绝世手笔四角放有镜台梳妆台洗舆台胭脂口红花粉香水放满其上眼花缭乱!
夏劲道不由面红心跳瞧了瞧黄香也是玉面飞霞羞不可抑这样美妙惑人的情景纵使百练精钢也要化为绕指柔何况两人都是有血有肉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
这时十二豹女跟了进来莺声燕语娇滴可人围住夏劲道和黄香一齐动手就要给两人脱衣解带两人大羞夏劲道连忙大喝一声阻拦道:“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十二豹女一齐怔住相互看了看其中一女道:“主人一身烂泥臭死人了难道不要沐浴更衣嘻嘻!”说着忍俊不禁手掩琼鼻娇笑了起来!
夏劲道恍然大悟低头看了看身上果真衣衫破烂形同乞儿体臭阵阵熏人欲醉不由面色大红道:“原来如此不过我自己来好了!”欲待伸手解衣却见十二豹女目光盯着自己个个花颜灿烂嘻嘻哈哈笑个不停连忙止住大为尴尬!
黄香见夏劲道的样子也不由“扑哧”一笑对十二豹女道:“他见不惯陌生人还是让我来吧你们出去一下!”
十二豹女一齐摇了摇头一女道:“一睹主人的英姿风采是婢女的无限荣幸何况侍奉主人乃是婢女分内之事又怎敢劳女主人亲自动手!”
黄香见此女十分清丽可爱玲珑曼妙不忍拂逆一时大感为难饶她精灵古怪如斯遇到这种事情也是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只得叹了口气暗道:天下美事竟何以这傻小子独得这一下还不美的他上了天!拿眼瞅了瞅夏劲道无可奈何道:“我看就依她们的话办吧!”
夏劲道想不到黄香竟也认服说出这等大胆开放的话来一时大骇通的腾身条跳到院外大声道:“那还是你们先洗吧我最后再来!”只觉心头怦怦大跳一时说不出什么滋味浑身热血沸腾火烧火燎一般!
只听得屋内豹女一齐笑了一声接着又听得黄香“嘤咛”一声娇笑衣衫落地之声簌簌传来不绝于耳夏劲道不敢回头只觉得这等体味儿远比浴血搏杀还要难受不由痛苦难当只听一个豹女道:“女主人天生丽质仙人一般真是迷人!”黄香接道:“你们的身体也不错呀骨肉匀停卓越曼妙引人入胜!”
夏劲道听在耳中心中不由恨恨的道:好你个黄香权不知我正站在屋外喝凉风看我日后怎么收拾你!心念未了只听得一阵脚步声响原来是豹女和黄乡从五内走了出来嘻哈笑个不停直向西侧浴房走去!
夏劲道连忙把身体转了转闭紧了眼睛心头直念阿弥陀佛!只听屋门“吱扭”一响众女进了浴房不一会便传出“哗哗”的撩水之音和众女嬉笑扑闹之声不可开交!
夏劲道把眼一睁一看天色红日西坠暮风渐起和谐而又温馨难得的一个冬天的暖日心头渐趋平静逐渐也清醒过来暗道:金钱美色本就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难怪那些武林高手肯对盖鸿图俯帖耳趋之若骛了不过盖鸿图笼络如此多的高手究竟意欲何为呢?心中疑云滚滚只恨不能一时明了!
这时众女已洗浴完好从浴房走了出来重又回到卧室之内!一女道:“主人请入浴吧要不要我们侍奉?”接下来一片嬉笑响起!
夏劲道连忙道:“不要!”纵身跃过门口扑到浴房抢身进内只见屋内放着一个巨大的木桶可以十几人同浴桶内暖气蒸腾桶侧平板上放有浴巾、龙涎香屋里北角生有火炉炉火熊熊烧的正旺室内温暖如春!夏劲道无暇细看将被上绝情剑解下小心放好又从怀内掏出百毒真经和武林盟主令和绝情剑放在一起这才脱衣入浴!
他一连将近三月都未曾洗澡这一番扑腾当真痛快淋漓神清气爽摸了摸脸上的胡须不知何时已被水冲下不由哑然失笑心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己当以本来面目行走江湖何必再畏畏尾!浴毕从桶内跳出只见一桶水“哗”的一声由桶底泄入地底原来桶底布有十几个小孔一会清水又从桶底小孔冒出溢满木桶当真奇妙无比!夏劲道见一个浴桶都设计的如此精巧灵敏这鸿图山庄整个又不知要凶险多少倍了叹了口气只得随遇而安从长计议了!
他穿好早已备在一旁案几的白色长衫夹袄又将百毒真经和武林盟主令揣进怀内手持绝情剑走了出来绝情剑锋刃极钝手抓掌握也不会伤及皮肉夏劲道不明所以奇怪之余也不去琢磨了!
回到卧室室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笼香焚烧氤氲袅袅一派温馨暖人气象!室内早已备好一桌晚餐丰盛之极!十三女正自笑吟吟的等他归来一见夏劲道一女惊叹道:“原来主人不是大胡子!”
黄香笑道:“他怕见生人才会装上一幅大胡子的我早就说过你们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
夏劲道瞪了黄香一眼对十二豹女道:“别听她胡说我的胡子怕见水一见水就全化了!”他说的本是实情心中却是暗暗笑!
一个豹女道:“有这样的事?”样子十分惊奇!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闲话少说吃饭!”他恐怕再说下去自己乔装打扮的事情会闹穿连忙岔开话题!
一会众人吃饱肚子残席撤下十二豹女团团围住夏劲道和黄香娇笑一声一齐把身上轻纱除下!夏劲道但见十二具**溜光水滑光洁如玉鲜嫩活泼美妙绝伦只觉热血沸腾不敢细看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十二豹女齐声道:“与主人侍寝!”说着一齐动手来解夏劲道和黄香的衣服黄香娇羞无限求救似的看了看夏劲道却又大含臻羞涩无语!
夏劲道想不到十二豹女如此热情大胆情急生智连忙道:“我身上有毒碰不得一碰你们就会中毒!”
十二豹女白天亲眼目睹他的毒功如何厉害一时骇住玉手停在半空一动不动一个豹女吃吃笑道:“我不信那主人夫妇二人是如何、、、、、?”说着伸手又来脱夏劲道的衣服!
夏劲道面色通红看了看黄香只见黄香臻低垂哪里再敢动弹半分见此计不灵忙道:“且慢我还有话说说完之后再动手不迟!”话一出口心中不由好笑:这是什么话完全一付好色之徒的口径!
豹女玉手收回娇声道:“主人果然再骗我们哈我没有看错!”另外的豹女也跟着吃吃笑个不停花枝乱颤十分可人!
夏劲道大为头疼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听我说!”
十二豹女道:“主人请讲!”
夏劲道也不再顾忌单刀直入道:“你们是真的侍奉——不是跟着我还是盖鸿图派你们来监视我的?“
十二豹女突然花容惨变一个豹女抢身上前玉手捂住夏劲道的嘴巴慌慌道:“主人切莫说对庄主不敬的话要是被人听到会招来杀身之祸!”
夏劲道情知她说的不假连忙点了点头这个豹女把手移开道:“我们的性命是主人所救自当忠心不二的侍奉主人!”
夏劲道道:“你们既然真心跟着我那你们告诉我这鸿图山庄究竟是个什么所在?”
一个豹女道:“怎么主任不知道吗?鸿图山庄芙蓉城二八佳丽也狰狞纵使金刚铁汉在魂归极乐命消融!”
夏劲道见豹女说的如此厉害不由笑道:“我不是金刚铁汉现在也不是安然无恙?”
一个豹女吃吃笑道:“谁又像主人这样呆板不化定力过人呢别的客人现在恐怕正连床大站兴风作浪呢!”
夏劲道脸色一红道:“那你们是庄主的什么人盖庄主也真是神通广大竟然搜集了你们如许多的美女?”
一个豹女道:“主人以为庄主是个大色魔呢错了庄主从来不近女色我们也是被他收养长大的孤儿不过庄主喜怒无常稍有违逆就会人头落地我们一方面感激他的养育大恩一方面却又时时提心吊胆恐怕性命不保不过我们的性命本是庄主所赐纵使死在他的掌下也是没有怨言!”
夏劲道听罢心中不由一怔:从来不近女色这岂不跟和尚一样了吗?难道他是天残亦或者变态?他既然收养了这些女子为何却又要将其杀死这样娇滴滴的美人疼都疼不过来又如何下得了手狠心杀死呢盖鸿图真是个怪物心中思忖口中道:“奥你们倒是些义烈女子舍身报主无怨无悔真是难得!”
十二豹女娇笑了一声道:“多谢主人夸奖!”一个豹女吃吃笑着又来解夏劲道的衣服口中道:“主人现在无话可说了吧那我们言归正传!”
夏劲道连忙道:“不要!”
这个豹女面现幽怨之色凄声道:“难道主人嫌弃我们恐怕玷污了主人的美玉无瑕?”
夏劲道见她伤心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支吾了半天自己一时也说不出个理由急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瞧了瞧黄香黄香冲他苦笑了一小也是爱莫能助!
这个豹女破泣为笑道:“既然如此主人何必再折磨自己奴婢等人每日练习玉房承欢之术还从未真正一试禁脔现在得遇主人人中龙凤定当悉心侍奉!”
两人听的豹女口中这番惊词宏论臊的脸通红至脖颈夏劲道心道:看不出她们一个个淫行浪态骚媚入骨竟然还是处子之身真乃咄咄怪事!口中道:“你们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明天还有事要做还是早早睡觉养精蓄锐为妙!”
一个豹女笑道:“主人年少英俊武功盖世日当百女都不为过就不要推辞了!”说着一齐上来替夏劲道和黄香脱衣解带夏劲道欲待伸手去推但倒处是脂粉阵圣母凤哪敢下手看了看黄香黄香此际早已羞作一团动弹不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